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七零之娇气美人穿成对照组 > 第149章 、正文完

第149章 、正文完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好在清醒过来之后,记忆回笼才想起来,鹿芝芝现在正在首都那边上大学。

    他的思念一直刻在骨子里,但是此刻面对着鹿芝芝,却也不想隐藏了。

    猝不及防的听到叶峥对自己的真情流露,诉说思念,鹿芝芝人都傻了。

    过了好几秒之后才忽然惊讶的捂住嘴唇。

    “你说什么?!”

    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她竟然有一天能够亲耳听到叶峥对自己说情话!

    “再说一遍,我刚刚没听清!”

    鹿芝芝只恨现在自己手边没有任何录音设备,不然的话一定要将刚刚叶峥说的那番话录下来,然后反复播放。

    只是更可惜的是,叶峥在说完那番话之后,却是死活都不愿意再开口了。

    他避开鹿芝芝灼灼的目光,捏了捏她的手,之后便放开了。

    “不是要带我在学校里逛逛吗,时间还早,逛一会就去吃晚饭吧。”

    说完便率先往前走了起来。

    而鹿芝芝落后他几步,本来还想再试着挣扎几下的,但是余光忽然落在叶峥那红的跟炭似的耳朵上,没忍住弯了弯眼角。

    好吧,看在他那么害羞的份上,她就不逼他了!

    于是最后两人便在鹿芝芝的大学逛了起来。

    既然叶峥都来了,那不顺道看看叶江和叶溪显然是说不过去的。

    所以在逛了一会之后,鹿芝芝便带着他去了叶江和叶溪的大学。

    好在两人下午刚好有空,便约着一块吃了晚饭。

    叶江和叶溪比鹿芝芝更长时间没有见到大哥叶峥了,所以饭桌上的时候,哪怕是平时话很少的叶溪,也都没忍住和叶峥说了不少的话。

    这就导致了鹿芝芝和叶峥的聊天时间变得越来越少。

    但鹿芝芝觉得自己好歹作为大嫂,要有长辈的样子,是不应该跟叶江和叶溪两个晚辈争的,只是嘴角却不自觉的下垂。

    旁边的叶江叶溪可有眼力见了,见鹿芝芝这表情,便对视一眼,接着赶紧开口。

    “大哥,大嫂,我们吃的也差不多了,就先回学校了,你们也回去吧,一会从大嫂那边去火车站还更近!”

    叶峥见他们确实也吃得差不多了,况且时间也到了六点多,他记得鹿芝芝她们宿舍是有门禁的,晚上九点就必须回去,不然的话就关门了。

    所以还有三个小时的时间,叶峥也不想就这么真的和弟弟妹妹们待在一块。

    最后他和鹿芝芝从饭店出来之后,便陪着鹿芝芝一块往鹿芝芝的学校走去。

    这个年代也没什么特别好玩的东西,鹿芝芝想来想去,最终还是选择带着叶峥压马路去了。

    于是两人就这么在外头逛到了八点多,叶峥才将鹿芝芝送到了她宿舍楼下。

    眼看着还有几分钟就要关宿舍大门了,两人都有些依依不舍。

    “上去吧,时间不早了。”

    叶峥清楚,要是自己不开口的话,鹿芝芝恐怕真的会等到最后一分钟才上去。

    只是他刚刚看了一下,宿舍楼下的大妈已经伸着脖子不耐烦的朝这边看了好几眼了。

    叶峥担心一会大妈会出来骂人,骂他倒是还好,但之后鹿芝芝还要在这里待上个四年,一旦真的被大妈给记住了,那恐怕也是不会好过的。

    所以尽管他心里也很不舍,但到底还是狠心开口让鹿芝芝进去。

    鹿芝芝撅了噘嘴,有些不开心。

    “知道了!”

    虽然嘴上说知道了,但最后还是忍不住对叶峥叮嘱了一句。

    “你自己晚上坐火车的时候要小心点,反正以后有什么危险的情况的话,一定得想想我,哼,反正你要是出事了,可别想着我会等你,我一定立马改嫁!”

    “不行!”

    哪怕只是听鹿芝芝这么故意说,叶峥都急的赶紧开口了。

    “我答应你,以后一定会注意安全,不会让自己受伤。”

    一想到以后鹿芝芝会和别的男人在一起,叶峥的心便猛的一紧。

    见他这么着急,鹿芝芝倒是心情大好。

    “反正你自己知道就好。”

    说完,这下是真的不能再耽搁了。

    两人只能就这么依依不舍的分开了。

    但是经过今天的相处,他们都知道,哪怕是短时间内见不到对方,他们的心却都是前所未有的靠近。

    在下一次见面到来之际,他们一定会用更好的状态去迎接对方的!

    ......

    自从叶峥千里迢迢跑去见了鹿芝芝一面之后,酒楼的经理能明显感觉到叶峥工作的态度更认真,更用心了。

    也不是说他之前工作不用心,人家叶峥毕竟是从那么多选手中千挑万选比出来的大厨,手艺当然不在话下。

    但是他之前吧,工作的时候就只是工作,一旦炒好了菜之后就只站在一边,也不怎么跟人说话,不跟人交流,甚至和另外两个大厨之间也没有所谓的合作和沟通之类的。

    要知道另外两位大厨和叶峥所熟悉的菜色根本不是同一种,所以他们之间完全不用担心谁会偷学谁的技能,但若是双方合作的话,说不定还能创造出更多更新的菜色来呢。

    只是很可惜,叶峥就像是个机器人似的,完成了自己的工作之后就下班回去了。

    说句难听点的话,一不做菜,他的魂就立刻飞了出去,不知道飘到哪里去了,完全没有把他们的酒楼当成一个“家”。

    经理之前都还想着要不要去找叶峥聊聊天,说点什么了,结果还没等他去开导他一下,人家叶峥倒是自己想通了。

    现在工作之余也会和其他的同时交流,最明显的体现就是在他会和另外两个大厨请教一些问题了。

    他是三个大厨中年龄最小,资历也最浅的,由他去主动询问一些问题,另外两个前辈当然也不会吝啬,毕竟都是同事嘛,而且叶峥年纪小,未来那绝对是很可期的。

    就这样,叶峥在酒楼这边的工作越做越好,酒楼上上下下的人都对他很满意。

    不到三个月,叶峥的工资就直接涨了不少,从最初的一百出头变成了一百五十多。

    这样的工资,哪怕是在渔城这样的城市,也不多见了。

    当然,最重要的是,叶峥的表现摆在这里,之前酒楼说好的会给表现优异的员工买房补助,还有落户什么的,叶峥也都被经理分到了名额。

    所以等到明年开年之后,叶峥只要回老家把手续办齐了,再过来的话,就能在渔城这边安家,正式成为城里人了!

    而鹿芝芝在学校这边的生活也是风生水起。

    她本来长得好看,一走在人群中便是引人注目的焦点,更何况她的性格也很落落大方,为人处世也都很讨人喜欢,因此鹿芝芝的人气很高。

    这人气很高不仅仅表现在学生中,连带着在老师群体中也有着不小的名气。

    至于为什么,除了鹿芝芝的各门学习成绩都不错之外,还有就是她出色的外语。

    这年头能有这么好的口音功力的学生,实在是太罕见了。

    当然,鹿芝芝为了能够不让自己的实力表现得这么突出,还下了血本托在香江那边的姑姑叶欣蕊和亨利他们,帮忙给她寄了一台收音机过来,每天早上都忍着强烈的睡意打开某个外语原声广播频道开始学习。

    所以当被老师们问到她的口语怎么这么好的时候,鹿芝芝就给出了一个她很早以前就开始跟着收音机练口语的解释,顺利的让其余人放下了疑惑。

    而一口流利的口语让鹿芝芝被不少老师记住的同时,还给她提供了不少珍贵的机会。

    比如她会被本系的校领导和老师们带着一块去迎接外宾,还会让她充当陪游人员带着国外的友商们游历校园和周边的环境。

    就这样,鹿芝芝在第一学期就接触到了许多学生可能到大四都不一定能够接触到的人,积攒了不少的经验。

    经验和人脉是当下最宝贵的财富之一,鹿芝芝深谙这个道理,所以哪怕是有的时候她累得在床上都不想爬起来,也还是咬牙坚持了下去。

    因为每当她想躺平的时候,就会想一想在渔城那边的叶峥,此刻的他肯定正在刻苦钻研厨艺。

    因为他说了,等之后有机会了,他一定要自己开一家店。

    在酒楼工作了这么久,外面的社会环境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叶峥身处渔城,是改革发展最快最大的地方,他只觉得仿佛每一天,每一秒,渔城这边都在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

    这些变化也让他逐渐意识到了,一辈子在酒楼当一个厨师是没有多大的前途的。

    这个前途或许对普通人来说,是完全足够的,有相当高昂的工资,还有友好的工作环境,如果没有犯什么原则性的错误,在这个岗位上兴许能够安然无恙的干一辈子。

    只是对于叶峥来说,还不够。

    妻子鹿芝芝现在已经跟着领导们接见了外国友人,不出意外的话,以后这样的机会还会更多,或许某一天她还会走出国门。

    这样优秀的她,作为她的爱人,叶峥必须要更加努力的提升自己,不仅仅是实力,同时还有身份。

    厨子做到顶了也始终是厨子,但要是他有一家属于自己的店的话,好听点的称呼就能换成老板了。

    不过这事他还得在过年的时候跟鹿芝芝聊一聊才行。

    时间一晃而过,距离新的一年的到来还有两天的时候,鹿芝芝终于接到了叶峥的电话。

    电话里他很愧疚的告诉鹿芝芝,他没办法及时赶回家陪她过年了,只能让她一个人回鹿家过这个年了。

    本来如果叶峥回来了的话,那到时候他们就可以在镇上的老家,小两口一块过年。

    但是谁让叶峥那边工作太忙,过年去吃饭的人特别多,别说是叶峥了,就连不少的小工都没能回去,他作为大厨,自然更是不可能回去了。

    而且他之前还请了几天的假去首都看鹿芝芝,这个时候便更不好意思开口了。

    鹿芝芝闻言,虽然多少有些失望,但其实也早已经有了心理准备。

    本来她其实就已经猜到叶峥回不来了,不过没有到最后一天她都没有放弃希望。

    毕竟万一这个年代的人没有那么多闲钱过年去外面吃呢,结果事实告诉她,不管哪个年代,人们过年喜欢热闹和犒劳自己的心都是没变的。

    所以叶峥作为大厨,节假日的时候最忙也是合情合理的。

    不过她也只是失落了几秒,在第二天便拎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开开心心的回了娘家。

    至于叶家那边,她打算等会过去一趟,给叶家老两口提些过年的礼物过去,在一块吃顿午饭就算了。

    反正尽到自己做媳妇的礼数,她觉得就可以了。

    反正叶峥不再家,她是不想一个人在那边去住的。

    至于叶江和叶溪,当时他们是约好一块回老家的,在火车上的时候聊天也聊得差不多了,也没啥再说的了。

    一大早,鹿芝芝便提着东西从镇上出发,还不忘叫上她干妈唐素素和何老先生一块去鹿家。

    在她去外地上大学的时候,干妈一家和她娘家的关系可以说是走得更近了。

    毕竟她这一走,何老先生每天可就没地方去跟人闲聊了,去找女儿唐素素吧,她又得上班,整个镇上四处逛吧,却又没啥可逛的。

    最后他干醋直接厚着脸皮去了乡下鹿芝芝家,去找鹿奶奶和鹿爷爷这两个年纪相当的老人家说话聊天了。

    还别说,这还真的解了他的无聊。

    而后来鹿奶奶和鹿爷爷还担心他年纪大了平常走动不方便,干脆直接让何老先生在鹿斌的房间里住了起来。

    反正鹿斌现在都在厂里,也只有过年放假的时候才回来住几天,平时房间都是空着的,用来让何老先生住更好!

    就这样,何老先生这一住就干脆在鹿家这边住了一个多月,最后还跟着鹿爸爸鹿妈妈他们一块去下地干活,也算是体验了一把当农民伯伯的快乐了。

    也就是前两天鹿斌回家了,何老先生才想起回镇上看看。

    结果在镇上住了几天之后,他竟然还觉得自己在镇上住得不太习惯了,每天好像不下地干点什么,不去看看自己撒的菜央子长没长起来都觉得不舒服了。

    所以在昨天晚上鹿芝芝叫他一块回去的时候,他是欣然答应了,可把唐素素在一旁乐得不行。

    “要不咱们去问问亲家他们,那边还能不能批到地基,去修一栋房子在他们隔壁算了。”

    唐素素本来是开玩笑这样提议,但是这提议听在何老先生的耳朵里,却忽然让他激动的直点头。

    “这事我看行!我也觉得一直住在人家家里不太好,最好的办法还是自己就在那修一间房子!”

    虽说鹿家人一直很热情,但是住久了何老先生自己心里都过意不去,到底还是住自己的房子比较安心啊。

    只是他现在是真想住在乡下,也离不开那些菜地了,所以思来想去,最后何老先生便下定决心,一会去到鹿家那边,便跟鹿爸爸提一提这事。

    很快,几人便来到了鹿家。

    鹿芝芝在刚从学校放寒假回家的时候就回来了一趟,那次鹿家人就把他们对鹿芝芝的稀罕给用光了,所以这会看到鹿芝芝也没啥反应,可以说是相当冷淡了。

    鹿芝芝心里暗暗吐槽一句,没想到她有一天也能体会到上辈子网上那些段子的感觉。

    第一天回到家,你是家人的心肝宝贝,第二天也是,但是第N天之后,哪里来的回哪去,别烦!

    这就是家人。

    不过看了一眼旁边还被鹿爸爸和鹿妈妈叫着去砍柴烧火挑水的亲儿子鹿斌,可比自己惨多了,鹿芝芝心里顿时平衡了。

    她在这边陪着家人说了一会话,接着便提上了给叶家那边送过去的礼物,慢吞吞的往隔壁大队走了。

    走在路上的时候,鹿芝芝看着大队上的变化,忍不住发出感慨。

    她去念书到现在,也就四五个月没有回家吧,但是家里的变化就已经很大了。

    之前他们这边的几个大队都跟省里的食品厂进行了合作,去年第一批合作的蔬菜和瓜果收效很不错,质量也很好,所以今年食品厂那边便放开手脚大干了一场,将几个大队大部分的土地都给进行了征用和合作,当地的社员们种田种地的都很少了,大部分也都选择了跟着大队长他们一块和食品厂合作,干起了食品厂的田里的工作。

    他们不想干也没办法啊,实在是太眼馋去年那一批社员们的收获了。

    去年有一部分人肯吃苦耐劳,也有拼搏精神,当时就舍弃了传统的种植粮食以供口腹,而选择了去种食品厂那边的地。

    其余一大部分的人选择观望,因为他们不敢贸然放弃赖以生存的粮食,甚至还觉得这群人实在是太异想天开了,他们可是农民,不种粮食的话拿什么来吃,难道光是吃什么蔬菜水果就能吃饱吗?

    这简直是笑话!

    而且所谓的分钱,鬼知道那些东西最后卖得如何啊,指不定最后一分钱都分不到呢。

    只是让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的是,第一批食品厂的种植物被拉走之后,竟然很快就有了反馈,还是非常积极的正面反馈,那一批种植物做出的食品进行了加工之后,恰好又碰到了国家政策改革,直接出口了海外,食品厂这边赚了一大笔,他们也很信守承诺的跟当初帮忙种植的社员们,每个人都发了大大的红包。

    他们后来每个人比了一下,发现哪怕是发的最少的人都有五百块!

    五百块,这是什么概念,要知道就算是当初按照正常的记工分算钱的算法,他们整个大队分钱分得最多的人也都才不过刚刚四百块。

    而现在去种那个食品厂的合作地,最少的人都分到了五百块,最多的好像分到了七百!

    七百块啊,一个月下来可是有五十多将近六十块,可比镇上一部分工人的工资都要高出不少了!

    这下大家还有谁不心动的!

    于是赶在前一个月,食品厂那边进行第二年的作物种植的时候,很多人便早早的报了名。

    今年,他们也要行动起来,争取年底的时候也分到多多的钱,然后过个好年!

    而此刻,路边的田地都已经被开垦得差不多了,就等着开春的时候大家进行大规模的种植。

    然后不知道是谁家,还传出了一声声“妈我要吃肉”的声音。

    若是放在往年,恐怕下一句就是——这肉是要等着明天晚上过年吃的,这么点肉吃了就没了,不许吃!

    可是现在,鹿芝芝听到的却是——要吃自己拿,别吃完了就行!

    这变化足以体现出那家人现在是不缺肉了。

    至少这个年是不缺肉吃的。

    鹿芝芝情不自禁的弯起了嘴角。

    一切都在朝着好的方向发展,哪怕她不是当事人,也会觉得很开心。

    就这样走了一路,她终于来到了许久未见的叶家。

    还没进门,便听到院子里传来了小女孩咯咯咯的笑声,清脆响亮。

    随后还传来叶妈妈的叫声。

    “哎呀,叶嵘你还不赶紧把你闺女抱进去,不知道大丫吹不得风吗,万一发热了咋整!”

    叶嵘闻言,赶紧跑到院子里将那刚刚才学会走路的小丫头给抱了进去。

    “我的闺女啊,你可别再出去了,好好的在床上玩吧,让你爸我再看会书不行吗,真是老天爷派你来讨债的啊!”

    虽然嘴上这样抱怨,但是从他的声音里却能听出怜爱。

    鹿芝芝闻言倒是忍不住诧异了起来,没想到叶嵘竟然这么勤奋,放假了都还在家里看书。

    这是怎么的,上了几个月大学之后准备发愤图强,从新做人了?

    她心里嘀咕着,脚步也迈了进去,刚好被准备去厨房继续收拾饭菜的叶妈妈注意到了。

    她顿时眼睛一亮。

    “芝芝,你过来了!”

    “老头子,快出来啊,芝芝回来了!”

    这一嗓子吼下去,不仅仅是叶爸爸听到了,叶江和叶溪,还有刚刚才踏进房门的叶嵘也听到了,几人都走了出来。

    鹿芝芝虽然许久没见到叶爸爸和叶妈妈了,但或许是时间和距离的关系吧,她现在忽然觉得之前的事情好像也没多大点事了。

    “爸,妈,我回来了。”

    她笑着朝叶家人说道。

    不过叶爸爸和叶妈妈他们高兴了一会之后,又忍不住朝着鹿芝芝的身后看去,当确定她的身后并没有其他人了之后,才忍不住失望的问道。

    “老大这是,回不来了吗?”

    他们以为鹿芝芝会和叶峥一块回来的。

    鹿芝芝闻言,也只能摇了摇头,遗憾的说道:“过年这几天酒楼太忙了,他回不来,可能过年后会看情况吧。”

    但是她觉得过年后,叶峥也不一定抽得出时间回来。

    不过这话暂时也没跟叶家人说,免得他们听了之后更伤心了。

    “哎,也没事,工作要紧,工作要紧。”

    虽然叶妈妈嘴上这样说,但神色还是明显很是失落。

    “行了,先不站在院子里了,去堂屋坐着,老三老四,你们俩快给大嫂倒水,把东西拿出来摆上,先吃着。”

    今年他们家的收成不错,虽然没了叶峥这个最大的劳动力帮忙,但是省食品厂那边发的“分红”也有一笔不小的钱,再加上几个孩子都去上了大学,现在的大学生可是有补贴的,也不用把他们俩掏钱养学生。

    这家里啊,就他们老两口和一个八个多月的大丫吃饭,根本花不了啥钱。

    所以叶爸爸和叶妈妈为了这个年可以说是下了血本,买了不少的好东西!

    物资这么丰盛的年,也不知道多久没有过过了。

    哪怕是家人都没有到齐,但是叶爸爸和叶妈妈还是很开心。

    叶妈妈见鹿芝芝进去坐好了,便赶紧招呼着叶溪一块去帮忙做饭。

    虽然家里人口不多,但是今年的年夜饭可比往常任何一年的都丰盛。

    而鹿芝芝很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进去只会帮倒忙,就没有进厨房。

    而且叶爸爸这边也叫住了他,问起了她关于首都大学那边的事情。

    首都的见闻他其实已经问过了两个小的,但是他们俩的学校到底不是鹿芝芝的大学,那可是全国最好的大学之一啊,叶爸爸都只在报纸上和别人的话里听过,根本没有想过有朝一日自己的家人还能考进这学校的,这是多光荣的一件事情啊!

    鹿芝芝也很好脾气的跟叶爸爸说起了首都大学的事情,而且话语还非常的熟练。

    毕竟不熟练不行啊,谁让她先前都已经讲过类似的话足足三次了!

    在鹿家讲了一次,在何老先生那讲了一次,还有大伯那边讲了一次,这些话她真是背都会背了。

    叶爸爸一听,神色激动得仿佛上首都大学的人是自己似的。

    “还是名牌大学好啊,哪像叶嵘那个不省心的,去了个偏远地区的大学,那边的条件啊,哎......”

    不过想到叶嵘好歹是个大学生了,总比没考上大学的人要好,哪怕是没学到个啥,还把自己的身体给拖瘦了不少,叶爸爸也只能安慰自己,吃苦才能懂事。

    不然你瞧,现在他一回来就抱著书看,这放在之前哪会有这么懂事啊。

    听叶爸爸这么一说,鹿芝芝才明白了为什么刚刚她看到叶嵘的时候,发现他瘦了那么多,关键是又黑又瘦,简直就跟被送去吃苦了似的。

    不过想一想,这个年代确实有很多偏远地区的人条件很艰苦,他既然选择了去那边上学,就要学会克服困难。

    再说了,他这样的人,说实话从小到大还真的没吃什么苦,现在多吃点苦也是好的。

    两人聊天的时候,叶妈妈那边的午饭也终于做好了。

    一家人坐在一块,吃起了年饭。

    知道鹿芝芝下午还要回鹿家那边,叶爸爸和叶妈妈他们也没有挽留她,而是在即将吃完饭的时候叫她一会顺便给亲家那边提些东西过去,算是他们拜年了。

    鹿芝芝自然不会拒绝,这毕竟是礼数。

    不过却没想到叶爸爸和叶妈妈这么热情,准备了不少的东西,她根本提不了。

    刚想说少提一点,叶妈妈便直接叫上叶江和叶溪一块把她送到鹿家那边了。

    鹿芝芝:“.......”

    好吧,她还能怎么拒绝呢。

    于是最后,叶江和叶溪便提着东西和鹿芝芝一块离开了。

    在离开叶家的时候,鹿芝芝忽然看到了一个比叶嵘还要瘦弱的男人朝着这边走了过来。

    虽然今天天气不算冷,但那人身上竟然还穿着薄薄的衣衫,完全没把这当冬天。

    鹿芝芝光是看着就觉得一阵冷。

    还没等她看清楚那勇士是谁,就看见那人脚步一拐,直接拐进了另一个方向。

    “哼,这个于树林,可真活该!”

    于树林?

    鹿芝芝忍不住有些惊讶。

    要不是叶溪提起这个名字,她都快要把这人给忘在脑后了,没想到还能在看到他。

    不过。

    “他不是考上大学了吗,怎么还这么,额,落魄?”

    确实是落魄,简直比叶嵘看上去还要惨。

    听到这话,叶溪就赶紧跟她解释了。

    原来当时于树林偷偷拦住鹿芝芝的事情之后,鹿芝芝他们虽然没过几天就走了,大队长也不方便把这事公开,免得影响了鹿芝芝的名声,但是没过几天,于树林却莫名其妙的被人给揍了,揍得连床都下不来,嗷嗷的在床上躺了今天,还成功的错过了开学报到的日子。

    结果等到他好不容易身体恢复,赶去大学那报名的时候,没想到竟然有人把他的名额给顶替了,他没学可上了!

    于树林当然是不服气,打算报公安,结果后来没报成,因为顶替了他名额的那个人有背景,找他“聊”了一会之后,于树林胆子小,不敢惹人家,便只能灰溜溜的回来了。

    虽然对方也补偿了他一部分钱,让于树林今年再考一次,但是于树林因为那事大受打击,再加上今年报考的人比去年多了不知道多少倍,难度也增加了,于树林发挥失常,竟然没有考上大学!

    当然,他没有放弃,据说他还准备明年再考一次。

    不过大家都觉得,他以后年纪大了,恐怕考上的机会更渺茫了。

    对此,叶溪的总结就是:“哼,果然是报应!”

    鹿芝芝听了之后倒是没多大感触,她唯一好奇的就是,到底是哪里来的正义使者,把于树林给揍了,替她出气呢?

    其实,鹿芝芝心?婲里已经有了一个猜想。

    在回到了鹿家,并且送走了叶江和叶溪之后,鹿芝芝趁其他人都在堂屋聊天,便偷偷的溜进了厨房,见鹿妈妈正在那烧火,锅里炖的是大猪蹄,小火慢炖,味道简直香飘十里。

    她忽然笑着趴在了鹿妈妈的肩膀上,鹿妈妈被吓到,转身一看是她,没忍住骂道:“多大的人了还这样,也不看看自己现在多重,跟头小猪似的,差点没把我给压垮了!”

    鹿芝芝说着,还故意板下了脸,企图让鹿芝芝深信她是真的很重。

    但对自己的体重一向控制的非常有数的鹿芝芝,对此则是直接忽略。

    然后不顾鹿妈妈的嫌弃,伸出手环住了她的脖子,像小时候一样,将脑袋靠在了她的肩头。

    鹿妈妈还想说什么,却忽然察觉到了女儿有点不对劲,忍不住问道:“这是怎么了?”

    鹿芝芝闭上眼睛,闻着鹿妈妈身上传来的熟悉的,让她感到安心的气息,就好像她来到这个世界的第一秒一样,那一刻,她睁开眼便看到了面前的鹿妈妈,看着她苍白着脸对自己微笑,叫了自己一声乖女儿,眼里满是疼爱。

    那一刻,她就知道,自己这辈子肯定会有一个好妈妈。

    一个很好很好,很爱她的妈妈。

    “没事,就是想你了呗,妈,我很想你,你想我吗?”

    鹿妈妈才不承认自己也想鹿芝芝,一个劲的嫌弃的摆手。

    “谁想你了,我现在忙着呢,赶紧一边去,去把你弟叫过来让他再去搬点柴火过来。”

    “哼,妈,你别口是心非了,我知道你肯定想我想得晚上都睡不着觉,别骗我了,爸刚刚都告诉我了,说你晚上做梦的时候都在叫我的名字,还说担心我在首都那边吃的习不习惯,冷不冷的。”

    “这个老鹿,真是什么话都给你说!!”

    她这个做妈妈的不要面子的啊!

    鹿妈妈闻言,面上一红,忍不住咬牙切齿道:“那你爸怎么不说他有次喝醉了,还抱着酒瓶子哭,说不应该这么早让你结婚,也不应该让你去那么远上学的,他还能再养你几十年呢!”

    “噗,真的吗.......”

    厨房里的声音随着暖暖的炊烟飘出,脚步都已经临到门口的鹿爸爸,又摸了摸鼻子,赶紧转身退了回去。

    哎,这大过年的,这母女俩在说啥呢,真是不给人留一点面子。

    “鹿斌,你去厨房给我装壶热水来。”

    “爸,我在吃东西呢,你自己去不行吗。”

    鹿斌看了看桌上的点心,不情不愿的说道。

    “赶紧的,还使唤不动你小子了?”

    “哎呀,知道了,知道了!”

    屋内的几个长辈看到鹿斌吃瘪,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笑声传得很远,和大队上其他人家传来的笑声混合在一起,听到的人都忍不住走出来,想看看到底是哪家过年这么欢乐呢。

    结果一出来就发现天空中飘起了小雪。

    “哎呀,下雪了!”

    “瑞雪兆丰年啊,明年一定是个好年!”

    作者有话说:

    就到这里吧,还有一部分因为时间跨度很大所以就放在番外写了,再写几章番外就彻底完结了,然后隔壁新书《穿成年代文女主的娇气继妹》已经开了,欢迎大家继续支持呀~~~

    【更多精彩好书尽在耽美小说网http://www.dmwx.org
【全网热门完本耽美小说 www.dmwx.org 手机版阅读网址 m.dmwx.org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