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美强惨只想早点下班[穿书] > 第61章 原之卿番外·完结

第61章 原之卿番外·完结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原之卿同胞四胎,夭折了两个,只剩他和他英武的哥哥相依为命。

    他是黑猫,他哥却全身纯白。有些迷信的仙人看到它,总觉得不吉利,甚至会当面掐算一番,但看了他哥却没那么多事。

    原之卿虽然没因此觉得自己有哪不好,但也多少受了些影响,长久下来,他看他哥,只觉得高贵冷艳,如同冰山上的一抹飞雪。

    然而不知是哪个春日,飞雪沾尘。半夜,原之卿被凄厉的猫叫声吵醒,它腾地站起身,支着耳朵警觉地听了听,循声飞奔过去。

    猫爪生风,紧急刹在林中,原之卿抬眼望去,就见他哥压在一只小母猫背上,正喵喵叫得很大声,还伸口要去咬人家的后脖子,没了一点曾经的优雅模样。

    原之卿惊呆了:“……哥?”

    他脑中腾地浮现出几个危险的大字——走火入魔。

    在白猫哥哥成功咬住三花猫的一瞬间,原之卿咬牙冲过去,一头撞开了他:“你清醒一点!”

    然而白猫却本能地凶狠朝他哈了一口气。原之卿正有些无措,身侧忽然一软,刚才那只三花猫居然没有跑,反而贴近过来,暧昧地蹭了蹭他。

    原之卿猛地打了个激灵,一下转过头,就见三花猫眼水盈盈地看着他,一副正在期待着什么的样子。

    “……”

    原之卿感觉自己彻底看不懂局面了。

    对未知的恐惧,让他本能跑开。躲到树后回头一看,就见一白一花两只猫又重新贴到了一起——看上去并不存在什么强猫所难的行为。它们似乎都是自愿的,自愿做出了这种走火入魔般的古怪举动。

    “……”原之卿只觉得一股凉意从爪垫升起,像被迎头浇了一盆冰水: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他哥到底在干什么?这,这是一场噩梦吧。

    他转过头,浑浑噩噩地跑远了。

    ……

    第二天,原之卿在野外的一只草窝中醒来,忽然感觉身边有猫。

    他倏地睁开眼,入目一抹雪一般的纯白。哥哥正要伸爪拍他,看到他醒了,又收回爪子:“怎么跑出这么远,不回家吗?”

    原之卿警惕地站起身,看着已经恢复了正常的哥哥,烦躁地甩了一下尾巴,一时有些弄不懂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

    白猫围着他转了两圈,嗅嗅他,思忖道:“我们岁数其实相差不多,你应该也快到年纪了。不过你身架确实长得比我慢,或许要晚一些,嗯……”

    原之卿:“?”什么?什么年纪?这跟身架又有什么关系?

    他有些疑惑,但想起昨晚大哥莫名其妙朝他哈气的事,不想服软询问,只好高冷地哼了一声。

    白猫似乎清楚他的脾气,并未多说,很快离开。

    当天晚上,原之卿犹豫了一下,想起大哥还算不错的态度,最终回了窝。并决定姑且当作这件事过去了,等之后明白了缘由,再慢慢查。

    谁知第二天他睁开眼,却猛然发现,床边站着一只漂亮的三花小母猫,比昨天那只要小一点。

    三花上下打量他片刻,露出满意的眼神,回过头朝白猫点了一下头。

    白猫于是看向原之卿:“来认识一下,这是小小花。”

    三花贴过来闻他。

    原之卿一呆,昨天那种古怪的感觉又一次有了苗头,他毛都炸了,腾地跳开,没留神把三花撞了一下。小花猫被撞得打了个滚,很懵地爬起来,委委屈屈地贴到了另一只三花旁边。

    大三花叹了一口气,给她舔了舔毛,看向白猫:“你弟弟可能还小,有的猫就是成年比较慢。”

    原之卿渐渐感觉自己听不懂这几只猫的话,强压下心里的惊恐:“你们到底在说什么?”

    “昨晚你不是已经看到了么。”大三花眨了眨眼,邪魅一笑,“怕什么,我们是猫呀。这样是很正常的,等你长大就懂了。”

    “……”

    原之卿不懂。

    想起哥哥那种可怕的样子,他也不想懂。

    他下意识地看向他哥,却见白猫被大三花一贴,原本冷淡的神情瞬间变得难以描述起来。两只猫黏黏腻腻地对视了一会儿,居然又滚在了一起。

    轰——

    门被撞出一道缺口。一道黑影冲了出去,再也没有回来。

    ……

    春回大地,万物复苏的季节,身为一只即将成年的灵猫,原之卿……

    毅然离家出走了。

    然而可能是季节到了,周围这一带猫又很多,不管他往哪走,居然总看到类似的场景。

    原之卿:“……”怎么会这样。

    难道这就是身为猫的宿命吗。

    ……不,他死也不要变成那种不优雅的模样!

    世界观遭到重塑的黑猫,一路风餐露宿,自闭地躲着同类走,第一次独立,有些爪忙脚乱,过得像个落魄流浪猫。

    一日,原之卿躲在废弃的鸟巢里睡觉。睡到一半,又听到了那种标志性的嘶哑猫叫。

    它眼角一跳,尾巴烦躁地拍动起来——明明他已经快要离开灵猫的领地了,怎么还有这种动静,有完没完啊!

    精神紧绷到极致的原之卿目露凶光,从鸟巢中豁然起身,决心要把在下面乱叫的猫全都打跑。

    站起来的时候,它一低头,正好看见一只橘猫扑向一团雪白毛球。那一身和他哥一样蓬松柔软的白毛,让原之卿看得怔了一下。

    短暂停顿的一瞬间,“白猫”回身一爪,啪一下拍在靠近了她的橘猫脸上。

    橘猫咕噜噜滚了出去,晕头转向地爬起来,感觉有哪里不对,喵喵喵地骂了几声。

    “白猫”哪忍得了这个,龇牙要扑。橘猫警觉地停嘴,怂怂地扭头跑了。

    原之卿看着这一幕,呆住了。

    ……没想到除了他自己,竟然还有其他懂得拒绝的优雅好猫。

    看到那一团雪白要走,原之卿下意识地跳下树,追了过去。

    离近了,没了层叠的枝叶遮挡,原之卿又是一怔。

    这只“白猫”,虽然体型相近,长相却和它们完全不同,这好像……是一只狐狸?

    白狐察觉到身后的动静,回过了身。

    那一回眸,原之卿感觉自己心跳都剧烈了一点,他想起那些跟在哥哥身后、无忧无虑快乐捕猎的日子,下意识地靠近过去。

    下一瞬,白狐优雅地抬起一只爪子。

    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啪”一声糊到了原之卿脸上。

    随后她汪汪骂了几声,转头跑走。

    原之卿莫名其妙地被拍了一巴掌,它像刚才那只橘猫一样咕噜咕噜滚出一段,撞到树才停下,很懵地站起来,这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白狐似乎以为它也要跟刚才那只猫做同样的事。

    正好此时,树干后面,还没走远的橘猫听到动静,“喵?”了一声,疑惑地探出了头。

    “……”

    对视片刻,原之卿跳起来就打:都怪这只猫害他挨揍!

    无影爪落在橘猫脸上,愤怒委屈的猫叫中,橘猫又一次咕噜噜滚远。

    原之卿收回爪子,冷哼一声。他抬头看了看白狐离开的方向,犹豫片刻,跟了过去。

    ……

    跟到最后,穿过层层叠叠的云障,面前出现了一座漂亮广阔的府邸。

    原之卿:“……”原来是仙人家里的狐狸。

    面前有一片屏障,他停在那里,忍不住伸爪触碰。

    然后诧异地发现:这层屏障竟然没有拦它,它能进去。

    犹豫片刻,想起刚才那一抹白影,原之卿狠了狠心,低头钻入屏障,一跃跳上墙头。

    扒着墙头,探出脑袋一看,就见院中,一位仙君正靠着躺椅,懒洋洋地翻动著书页。而那只白狐趴在他腿上,正吱吱嘤嘤地说着什么。

    狐狸没发现墙头的动静,那位仙君却忽然看了过来。

    原之卿冷不丁跟他对视,整只猫都紧绷了起来。

    好在仙君似乎并没有计较它擅入府邸的意思,他很快收回了视线,继续专心听腿上的狐狸叨叨,似乎早就习惯了墙头不时冒出的各种小动物。

    原之卿沉默片刻,默默跳下墙。然后看了看身后府邸的高墙,又远远看着深林的方向,短暂有些迷茫。

    跟过来的时候,他没想太多,只想多看几眼。如今他却又不知道应该做什么了。

    正想着,身后忽然多了一股气息。

    “?!”原之卿倏地转过头,就见刚才那个在院子里撸狐狸的仙君,不知何时竟然已经来到了院墙外。

    他低头看了看原之卿,在它面前放下一只漂亮的青石盘,里面盛着几块仙气盎然的灵石。

    然后又很快消失,想来是又回到了院子里。

    “……”

    原之卿看了看那些灵石,又低头看了看自己,爪尖忍不住在地上磨了磨:他看上去有那么像流浪猫?

    虽然觉得这仙君很没眼光,但它还是忍不住对着反光的石块照了照。

    片刻后,原之卿沉默了一下:……看上去是有点憔悴。

    他冷哼一声,把青石盘往院墙下一推,一口没吃,扭头走了。

    ……

    下一次再出现时,原之卿已经是一只光鲜亮丽的猫了。全身皮毛锦缎般顺滑,散发着暖暖的阳光香气。

    在南弦家附近出没得多了,原之卿才发现,来这里串门的猫猫狗狗还真不少,难怪南弦投喂灵石喂得那么熟练。

    小狐狸也喜欢跟送上门的玩伴玩,只是各种各样的猫狗多了,原之卿发现,她几乎注意不到自己。

    倒是有一次,他无意间停在南弦旁边时,狐狸很快收回了投放在玩具上的注意力,嗖的看了过来,目光警觉。

    原之卿隐约感觉自己抓住了什么。

    它忽然长尾一甩,尾尖在南弦衣摆上一蹭。

    狐狸眼睛腾的睁大,毛都炸开了,整只都变得蓬松了一圈。下一瞬,它哒哒跑近,一把抱在了南弦的腿上。

    南弦原本正在看手上的经卷,被她一扑,回过神,伸手把她抱到腿上,顺了顺毛,又擦干净了沾灰的爪子。

    狐狸一边被他摸着下巴,一边转着眼睛看了原之卿一眼,露出了十分欠揍的得意表情,晃了晃尾巴。

    原之卿感觉自己此时应该被挑衅到,但它仰头看着那条甩来甩去的蓬松狐尾,心跳仿佛都停了一下。

    这种陌生的感觉让他先是一怔,紧跟着本能地警惕起来。

    原之卿下意识地退了一步,又退一步,在自己反应过来之前,扭头跑了。

    ……

    然后过了几天,又很没出息地溜了回来。

    原之卿:“……”倒不是对那只蠢狐狸感兴趣,只是这里的洞府灵气盎然,对灵兽有益。

    难得府邸的主人那么大方,随便他们过来蹭灵气。那他勉为其难地陪仙君家的小狐狸玩一玩也很正常,这只是为了不欠人情。

    日子一天天这么过下去,平静如水,却也十分甘甜。

    不知过了多久,又一日,原之卿忽然发现小狐狸身上的气息有些奇怪,像是要化形了。

    果然,狐狸很快就开始了闭关。

    原之卿虽然一点也不想她,但忽然没有狐狸欺负,猫生顿时变得无聊起来。于是他依旧隔三差五去南弦的洞府看一看情况,无聊地数着日子,等她化形结束。

    最后一次过来的时候,黑猫惯例跳上墙头。但还没等落进院中,忽然发现南弦静静看着夏夕月闭关的地方,神色不太好看。片刻后,他忽然转身离开。

    难得见仙君露出这种凝重的表情,原之卿觉得有些不对,收敛了自己的气息,暗中跟了上去。

    就见南弦一路去了人迹罕至的深林。

    远处府邸当中,夏夕月化形成功的一瞬间,天雷铺天盖地砸了下来。

    原之卿误入这里,被气机锁定,等雷降下,它已经来不及跑了。它翻滚着躲开一道天雷,一回头却发现雷竟然又追着它来来,而且速度比先前更快。

    它只能全力一爪劈过去,那一道雷轰然散开。

    南弦察觉到身后的动静,回手接住一只冒着焦糊味的猫,略微一怔:“你倒是有情有义,这么危险也敢过来帮我挡?”……只是为了几口灵石就这么拼命,看来这猫以前过得相当不容易。

    原之卿:谁要帮你挡了!

    它原本想像这样大声反驳。但却猛然察觉到一片毁灭般的森然气息。

    黑猫一下抬起头,就见天雷夹着滔天怒意,潮水般劈落下来。

    ……

    当前时间。

    南弦府邸。

    一只黑猫猛地从噩梦中惊醒,看向天空。

    空中并没有乌压压的雷云。此时万里晴空,一片湛蓝。耀眼的阳光落下,被碧绿枝叶滤过一遍,暖融融地洒在它身上。

    原之卿看了看周围,发现自己正趴在南弦府邸后院的小桌上。

    原之卿:“……”那么久之前的事了,居然现在都还能一直梦到。

    黑猫很快摆脱了噩梦的影响。它抖抖毛,懒洋洋地伸了个懒腰,正想再打个呵欠,却冷不丁发现面前多了一只笑眯眯的狐狸。

    黑猫激灵一下合上嘴,重新优雅坐好,抬眼看过去,冷哼一声:“干什么?”

    狐狸露出一点欠揍的坏笑,忽然摇身一变,化成人形。

    然后又变回狐狸。

    再然后又变成人形。

    如此往复三四次,她炫耀道:“我化形了!”

    原之卿无言地甩了一下尾巴:……化就化了,好像谁不知道似的。

    正想着,面前忽然落下一只手,摸了摸他的脑袋。

    狐狸的小短腿好躲,人的胳膊却要长上很多。原之卿躲了一下竟然没躲开,被狐狸一把按住,嚣张地摸了摸脑门。

    然后夏夕月又一拍猫的肩膀,像个靠谱前辈似的深沉道:“努力一下,你也可以!——对了,这个送你。”

    她离开一趟,取来一只礼物盒,摆在猫面前。

    原之卿总感觉这狐狸不安好心。如今低头一看,果然如此——礼盒确实是漂亮的礼盒,但上面却用十分结实的绳子,打了极其复杂的结。

    原之卿看着那个故意弄得十分复杂的绳扣,又低头看了看自己圆润的猫爪:“……”

    “要好好修炼啊。”

    狐狸前辈丢下这么一句话,嘚瑟地飘然离开。

    刚才因为她的到来,而变得聒噪起来的后院,重新变得寂静下去。

    前院倒是来了不少人。他们来参加延迟举办的典礼,庆贺夏夕月成功化形。宾客有动物,也有轮回司的同事。

    原之卿不想过去凑热闹,一直待在后院。

    ……

    等狐狸离开,黑猫看了一眼桌上的礼盒,跳下石桌。

    一阵轻微的灵力波动,桌边多了一道人影。那人黑衣黑发,穿得像个黑漆漆的反派,却生着一张看上去颇为无害的脸。他伸手拿过礼盒,嘀咕了一声“蠢狐狸”,顺手拆开。

    狭长的礼盒被层层剥开,里面露出一把折扇。

    原之卿看了好一会儿,小心拿起它,缓缓展开,就见上面竟然提着四个大字,“一身正气”。

    他怔了一下。

    在小世界的时候,他在山下的集市中看到这么一把扇子,觉得好玩,顺手买了下来。

    竟然送了这个当礼物……那只狐狸认出他来了?

    “离认出来还早。”身后传来一道声音,“她大概是觉得少宗主和你有些相像,又想使坏给你送一份礼,所以弄了一把差不多的过来。”

    原之卿回过头。南弦看到面前熟悉的长相,笑了一下:“果然是你,什么时候化形的?”

    原之卿没有回答,展开扇子扇了扇风。

    南弦对他的态度倒是一如既往的温和:“下界的事,多谢你了。”

    “有什么好谢的,那时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做些什么,能活着回来,实属侥幸。”

    原之卿听到“下界”,脸色有些微妙,他又想起刚才听到的事,忍不住问:“你要跟她结侣?”

    南弦点了点头,罕见地有些迟疑,思忖道:“我确实是这么想的,不过在那之前,得先给她补补课,教她学会那些没怎么接触过的东西。”

    原本是很正常的一句话。

    谁知话音刚落,也不知原之卿想到了什么,倏地看过来,目光中多了几分警觉。

    南弦其实不太懂这只猫的脑回路,但被这么一盯,竟然也隐约觉得好像有点歧义。

    他补充道:“我是说那些爱情话本之类的,让她先明白自己究竟是怎么想的。”

    “……”原之卿沉默了很久,“哦。”

    他听着前院热闹的动静,忽然感觉有些吵,不想继续待下去,打算离开。

    走了两步,想起什么,又回到桌边,把装扇子的小礼盒抓起来,丢进袖口。

    “对了。”南弦却又叫住了他,“你哥问你什么时候回家——他似乎也被轮回司的那个殿主拉去渡魂了,平时就住在轮回司里。两边不算太远,你有空可以过去看看。”

    原之卿步伐一顿,点了点头:“知道了。”

    他的身影很快消失在院里。

    南弦看着他离开的方向,有些好奇猫兄弟之间到底会因为什么吵架,还吵得这么厉害——原之卿的哥哥他见过,很漂亮的一只长毛白猫,看上去优雅又有礼貌。实在很难想象究竟发生了什么,两兄弟才这么久没有见面。

    不过前院还有宾客,不能一直躲在后面走神。

    南弦又很快回到了前厅。

    院中人来人往,大多是已经化形的灵兽,也有一些还没化形的毛茸茸蹿来蹿去。

    其中一张小桌旁边,一只白白胖胖的鸟正悬停在酒杯旁,从里面专心啄酒喝。

    “怎么样,怎么样?”看到南弦过来,小胖鸟问他,“拐到了没有?”

    南弦实话实说:“我也不知道。”

    “唉,也是。猫族脾气多变,谁也不知道他们究竟在想些什么,可能今天还想上班,后天就走了,过两天又忽然回来……真是没组织没纪律,还是狐狸好。”小白鸟拍拍翅膀,话锋一转,“反正你家的狐狸也没有其他爱好,不如先在我这干着。若是你闲得无聊,之后也可以过来搭一把手。”

    南弦笑了一声,点了点头:“好。”

    如今偷渡的隐患随着化形成功,彻底消失,丢失的记忆也已经找回,顺便连仙籍问题都一并解决。

    南弦看着远处那一只时而化人,时而毛茸茸一团蹿来蹿去的狐狸,浑身轻松。

    未来还有很长。如今正愁没有什么好话本教她。而要是走轮回司这条路下界亲历几次,或许是会不错的体验。 【更多热门好书尽在女生小说网http://m.dmwx.org
【全网热门完本耽美小说 www.dmwx.org 手机版阅读网址 m.dmwx.org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