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穿成迷恋女主O的冤种岛主 > 第95章 全文完结

第95章 全文完结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时楠再一次失去了傅昭。

    她原本以为这次的遗憾之境一定会成功,毕竟她以为自己已经剔除了所有危险因素,把前面八次所得的经验全部运用了上去。

    可还是没能成功。

    她连傅昭死前的最后一面都没见到。

    她的傅昭,又一次,孤零零地死在了某个星球的角落。

    明明这一次,已经快要成功了。

    她们一起去抛花仪式祈福,去放孔明灯,去骑着小电驴在海边兜风,去看海边的日出日落,然后再一起去看那家无主的露天影院看各种电影,爱情喜剧,战争悲剧……

    璀璨而美好的回忆,充斥在脑海里的每一个角落。

    直至现在,时楠还停留在第九次遗憾之境里,不愿意回到现实,因为她知道她一旦回到现实,就会忘记所有遗憾之境的回忆,忘记她的傅昭。

    而傅昭,将会再一次在她怀里失去所有呼吸和心跳。

    这个世界上,将不会有人再记得这些。

    所以她哀求着傅云起能让她在遗憾之境里多留些时候,她不愿意回去,不愿意失去这些记忆。

    但再怎么挽留,也到了傅云起也没有任何办法的时候。

    傅云起已经为她们做了太多,没办法继续构建第十次遗憾之境。

    这一次,是真的任何办法都没有了。

    人在绝望的时候,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就算是知道徒劳无功,时楠还是在遗憾之境即将结束的前一天晚上,不断重复地,写着傅昭的名字。

    用傅昭教她的古南柯语,用南柯岛上最古老的仪式——放天灯,来向南柯岛悠长历史中信奉的最古老的一位神,求助。

    期待着,盼望着,带着最渺小而无望的希冀,渴望神能给她最后一次机会。

    就算付出什么代价都可以。

    不管是什么代价,只要是她拥有的,就算是生命,也心甘情愿。

    她在心底不断重复着这句话。

    可似乎她的声音不能被神听到,请求也总是被神忽略。

    她只能强忍着眼前氤氲的一片雾气,一遍又一遍地写着傅昭的名字。

    眼泪和墨迹混杂在一起,晕染在每张灯纸上。

    然后再点燃她亲手做好的每一盏灯,放到天边,看着昏黄的暖光变成小点,点亮整个黑夜。

    直至漫天灯火,在天边聚集成点点星光,梦幻又如泡沫。

    她站在高处,凝视着天边点亮的一盏又一盏孔明灯飘远,眼睛发疼,胸口发疼,浑身都疼。

    在天亮之前。

    她闭上眼睛,从高地跳了下去。

    在最后一个瞬间,她还是抱着最大的希冀,许下最后一个愿望:希望她的傅昭能活过来。

    落地的剧痛,并没有如期而至。

    反而显得有些漫长。

    喧嚣的风灌入耳膜,刮得脸疼。

    眼泪因着重力的影响,一直往下坠,打在脸上有些发疼。

    往下坠的失重感,并没有随着时间而变缓,像是掉入了无底洞一般,她的身体一直在下落。

    她缓缓睁开眼睛,恍惚着看着头顶如一的天空,漫天的孔明灯似乎还在空中摇曳,轻轻飘荡着。

    接着有个悠远清淡的声音传了过来,似是好奇,又似是戏谑,

    “时楠,你真的愿意付出任何代价吗?”

    第九次遗憾之境结束。

    时楠和那位所谓的神,达成了交易。

    交易内容是,如果第十次遗憾之境还不能成功的话,她就可以真的代替傅昭去死。

    这是她梦寐以求的结果。

    和神的交易很公平。

    既然愿意再给她一次机会,那也就意味着她必须要付出代价。

    而神似乎比她想象得要平易近人,代价不是缺胳膊少腿,只是失去记忆。

    游戏人间的神,似乎更喜欢看两个相爱的人互相折磨。

    达成交易的条件,就是剥夺她前面所有遗憾之境的记忆,让原来的那个她,重新进入遗憾之境。

    而傅昭,则被放入了不同的时间线,变成另外一个人再重新被投入遗憾之境。

    那位不谙世事的神,更好奇,她们两个人在失去所有记忆,和变成另外一个人的情况下,还会不会认出彼此,还会不会继续相爱着。

    显然,这一次遗憾之境的难度更大。

    至少傅云起就是这么想的,但她见到时楠的时候,对方的状况似乎比她想象的要好得多。

    每天待在南柯岛上,看海、看日出、看日落,奔走在南柯岛的岛民之间,眉眼弯着,就算是岛民都用着愤恨的眼神看着她,她也不生气。

    仿佛变成了另外一个傅昭。

    时楠似乎很习惯第九次遗憾之境里的生活。

    在傅昭从21世纪的时间线回来之前,时楠都需要待在第九次遗憾之境里,等着被剥夺所有的记忆,投入到第十次遗憾之境里。

    在即将开始第十次遗憾之境之前。

    傅云起再去见了时楠一面,第九次机会结束之后,她没再敢和时楠见面,就是怕时楠又用那双带着希冀的眸子望着她。

    但现在……

    傅云起看着面前的时楠,沉默一会,把手里的茶杯放下,动了动唇,嗓音有些干涩,

    “这次遗憾之境,我也会进去。”她说了这么一句,顿了顿,又马上补充,“因为你们两个都失去了记忆,所以我得进去看着点,但在结束之前,不能告诉你们之前发生的事情。”

    时楠点了点头,面上安安静静,语气轻松,“也应该这样才对,不然失败的几率也太大了。”

    傅云起恹恹开口,“就算是这样,失败的几率,也比前几次都大,前几次都没成功……”

    她没把后面的话说下去。

    但时楠却把话接了下去,垂下眼睫笑了笑,“更何况这次呢?”

    傅云起微微一怔,时楠看起来很轻松,至少远比她想象得要轻松。

    她不知道时楠和那位具体的交易内容是什么。

    只知道她们突然又多了一次机会。

    她还只当是那位又起了玩心,想要拿时楠和傅昭做实验。

    可现在看来。

    这个交易,远比她想象得要复杂许多。

    “但是没关系。”

    还没等她想清楚,时楠就开了口,抬眼看了过来,眼底的光晃了晃,似是泪光在闪烁,

    “就算这次失败了,结果也比现在的好。”

    傅云起听着这句话就蹙起了眉心,抿着唇问了一句,“是什么意思?”

    “我和那位约定的事……”时楠低下眼笑了笑,表情不知道是愉悦还是悲伤,“你到时候就知道了。”

    傅云起还想再问,可下一秒时楠就又抬眼望了过来,从善如流地把话题转移到了正事上,

    “既然你也会进入遗憾之境的话,我有几件事要拜托你,虽然不能用直白的方式提醒我们,但在必要的时候你可以通过这种方式给予我们一定的帮助。”

    傅云起愣了一会,双手扣在双膝上,轻轻开口,“你说。”

    时楠坦坦荡荡地看了过来,开口的语气轻松,

    “第一,关于退婚的事情,如果我失去这几次遗憾之境的记忆,傅昭变成另外一个人的话,我们肯定会在第一时间退婚。我希望你可以尽量阻拦我们退婚。当然,是在那位准许的情况下,合理地给予提醒。”

    傅云起点了点头,“好,我可以和傅昭的家长说一下。”

    时楠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睫毛微微颤动一下,“第二,我买了一家露天影院送给傅昭,但是她应该还不知道,你一定要在那家影院里,多放这场电影。”

    “这场电影?”傅云起看着时楠给过来的电影名称,似乎是悲剧电影,她有些不明白,问了一句,“为什么?”

    时楠嘴角的笑意敛了下来,声音放轻了许多,“就只是为了提醒我自己,要记得傅昭为我做的一切,不要……”

    说到这里她有些哽咽,缓了好一会才又开了口,“不要像前几次那样,还觉得是傅昭带给了我无限的愧疚。”

    傅云起攥住时楠给过来的卡片,语气有些复杂,“好,还有吗?”

    “还有第三个……”

    时楠望着她,眸光微微晃动着,眼底的情绪悲伤又无奈,

    “不要让我轻易地离开傅昭。”

    时楠说完这句话就走了,傅云起还在回想着时楠的三个请求,有种不知从而而来的怪异感。

    时楠的这些请求,似乎并不只是为了能够让这次遗憾之境成功,因为这都和她们两个的遗憾无关。

    而像是……

    只想和傅昭在这一次遗憾之境里,好好相爱一次。

    似乎是已经知道这是最后一次,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但最坏的打算到底是什么呢?

    时楠和那位的交易到底是什么。

    在和傅云起分别之后,时楠来到了海边。

    她还记得,在这片海滩上发生的所有事情,和她的傅昭一起的,所有熠熠生辉的回忆。

    第十次遗憾之境即将开启。

    在不久之后,她就会失去所有的记忆,而傅昭会变成另外一个人,回到她的身边。

    她们会有一个新的开始。

    或者是说,她给她们设计了一个全新的开始。

    但在这次开始之前,她想再体会一下第一次遗憾之境里,傅昭死去时的痛苦。

    至少可以给失去记忆的自己,一些提醒。

    初夏的天有些闷热,但幸好,海边凉爽的风驱散了一些笼罩在南柯岛上的热气。

    海浪翻涌,日光斜晖。

    “一定要继续下去吗?”

    耳边传来的嗓音清澈干净,音色偏清润,异常熟悉。

    时楠偏过头,仿佛穿着白衬衫的身影就坐在她身边,眸光炯炯有神,轻轻柔柔地看着她,额侧的发丝似乎还轻轻随着海风飘动。

    她恍惚着抬起手,指尖差一点就要碰到熟悉的眉眼了,可惜下一秒,身影闪了一下,变得透明起来。

    “我快没电了。”身旁的人继续说着,嗓音仍然柔柔润润,没有什么起伏。

    指尖突兀地颤了一下,时楠垂了下眼,把手收回来,抱住膝盖,肩膀轻轻抖动着,是控制不住的幅度。

    是十号,不是傅昭。

    傅昭制作了一个完美地无可挑剔的替代品,放在了她身边,每一次都是如此。

    她不知道是该庆幸,还是该更悲哀才对。

    庆幸自己还可以看到一尘不变的“傅昭”,悲哀碰不到,也触不到。

    “嗯,要去的。”她回答了十号的问题。

    十号点点头,朝她笑着,“好。”

    “你可以喊一下你的名字吗?主人?”

    时楠抬起头,眼圈还红着,“为什么?”

    “你喊了就知道……”十号眸光微微闪烁着,没有什么情绪,或者是情绪不达眼底。

    时楠茫然地转了转眼睛,盯着自己眼前无比真实的身影,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思绪,轻轻地喊出了自己的名字,

    “时楠。”

    话音刚落,十号眼底突然多了分情绪,接着弯眼笑了一下,望过来的眼神真实许多,像初见那般,眸光轻轻晃动着,像是夏日清晨的阵雨。

    接近透明的手,缓缓抬了起来,贴近她的发顶,

    “你应该已经知道了,我每一次都是在爱着你的,我很庆幸,这一次我差点就能说出这句话了,不过也许过几天我就能当着你的面,把这句话说出来。”

    是傅昭的声音,是真正傅昭的声音。

    时楠浑身颤栗着,心脏也剧烈地开始了跳动,眼泪夺眶而出,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死死地咬住下唇,生怕自己一出声眼前的人就已经消失了。

    “我知道已经是第九次了,前几天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做梦梦到了这些,也许我的梦是假的,但我又想着,万一这个梦是真的呢?万一我又留着你一个人了怎么办?”

    “所以我让十号留着这段影像,在合适的时候播放给你。”

    傅昭的手靠在她发顶上,一下一下,仿佛真的有轻轻柔柔的力度从掌心传来。

    时楠迎着傅昭温顺柔和的视线,努力不让自己的眼泪流下来,一直摇着头,“不要,你别走……别走好不好。”

    可惜傅昭听不到她说的话,这只是一段录制下来的全息影像。

    “如果我的梦是真的的话,如果这次也失败了……”

    傅昭顿了一下,琥珀色的眸子里多了几分润光,像是日落下被照耀着的静谭,却又突然黯淡了下去,

    “不要再继续下去了,楠楠。”

    “也不要一直一直把自己困在原地,也许我的生命就应该到此为止,但你不能一直停留在这里,你还有很好很好的未来,而你的未来里也许本来就不应该有我。”

    “这一切就不应该再继续勉强下去,所有的一切都应该到此为止。”

    傅昭一字一句地说着,眼底逐渐泛起了泪光,声音里也带着几分哽咽,

    “如果还有第十次的话,我一定一定一定,不会再爱上你了,你来南柯岛我就躲着,你不退婚我就退婚,你要是在RT星球我就一辈子也不去那里……”

    “总之,你就死了这条心吧,别再继续下去了。”

    柔润的嗓音逐渐消散,连带着接近透明的身影,一同随着风被吹散。

    时楠仍旧还是跪在海滩上,浑身发抖,用力地呼吸,却还像是呼吸不到新鲜的空气,胸口泛起密密麻麻的疼痛。

    容易心软的南柯岛岛主,连放狠话都心软得不像话,只能说出不爱她躲着她这种话。

    可是,她还是想要继续下去,她不死心。

    直到海水扑了上来,浸透了鞋底,浇到了小腿上,比她想象的要凉得多。

    她站起身,迈着步子,往海里走去。

    海水离她越来越近,荡着海浪,飘到了嘴边。

    她被呛了一下,很咸,很苦,总之很不好受。

    之前傅昭被扔进海里的时候,原来是这样的感受吗?

    她抬头望了一眼天,应该已经到时候了,眼泪无声地顺着脸颊淌进已到下巴处的海水里。

    意识开始模糊。

    她坚持着让保持着清醒,想让自己再多体会体会傅昭临死之前的痛苦,想让自己记住这种痛苦,哪怕她知道是徒劳。

    海浪声、风声越来越大。

    灌入耳膜里,一声一声,掩去了其他所有的声音。

    她就这么慢慢走进了海里。

    意识越来越模糊,胸腔里的疼痛感越来越强,耳鸣声越来越重,眼皮也几乎沉重地抬不起来。

    身体在慢慢下坠着。

    在即将失去意识的前一秒。

    隐隐约约间,她感觉到,有一双纤细有力的手环了上来,搂住了她的腰,似乎是想带着她一起冲出海面。

    即使是在冰凉刺骨的海水里,她还是感受到了熟悉的温暖怀抱。

    以及耳边海浪声的翻涌,还有和她交缠在一起的发丝。

    山呼海啸般的情感涌了上来。

    有几分是惊讶,她没想到第十次遗憾之境开启的方式,会是和第九次遗憾之境相衔接,也没想到她为她们设计的相遇被推翻,变成了这样一种宿命般的方式。

    她的傅昭又一次回来了,以这样一种方式。

    剩下的几分情绪是迟来的恐慌,她突然意识到,傅昭要是这一次来救她,出事了的话怎么办?

    那这一次机会,是不是就这样结束了?

    恍惚间,她睁开眼睛,想要再和傅昭说些什么,可波光粼粼的海面,飘了几瓣粉白色的芍药花瓣下来。

    有个飘远的声音传了过来,带着几分复杂的情绪,直达心底,

    “时楠,这只是第十次遗憾之境的开始,并不是结束。等你再睁开眼睛的时候,一切都会重新来过,你也会失去所有的记忆。”

    “祝你好运。”

    这一次,连神都在祝她好运。

    她安心地闭上了眼睛,任凭自己的意识消散,任凭自己的所有记忆开始模糊。

    因为她知道了。

    这一次傅昭救她,只是她们的开始。紧急通知:本站更换新域名www.dmwx.org。请重新加入收藏!
【全网热门完本耽美小说 www.dmwx.org 手机版阅读网址 m.dmwx.org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