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矿区美人养娃日常[八零] > 第170章 全家所向,星辰大海!

第170章 全家所向,星辰大海!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时间如白驹过隙, 很快来到二十一世纪。

    在进入新世纪的第二年里,发生一个历史性的大事件——龙国加入世贸组织了!

    那一天的龙国人有多激动,卫孟喜不太记得请了, 可能是年纪大了, 明明才过去两年的事,可她却已经模糊了, 只记得那天晚上, 矿区的孩子们,在自家这几个崽子的带领下,喝了好几箱啤的白的,还在工人广场上彻夜狂欢。

    跳迪斯科都快把地面给跳塌陷了。

    那音乐声,吵得卫孟喜这几年睡眠奇好的人都忍不住想发火,这群死孩子干啥不好偏要扰民!

    但不止他们, 就是金水煤矿的工人们也欢欣鼓舞, 那热闹劲跟过年似的, 卫孟喜中途被吵醒一摸身边,老陆又不在, 哦, 原来是他也去了。

    现在, 两年后,2003年的冬天,所有人都意识到这件历史事件的意义了。

    不说势头越来越强劲已经跃居全国第三大煤矿的金水煤矿, 单论卫孟喜这个曾经的个体户,她的卤肉和鸭脖在国外也有了一定量的销售, 虽然真空处理之后味道不如新鲜的, 但无论风味还是销量依然独占鳌头。

    现在刘桂花孙兰香等人偶尔也能因公出国待几天, 回来手上脚上都是大包小包, 各种高档化妆品包包保健品,不为别的,就图个新鲜。

    长寿山矿泉水的销量是变化最大的,以前一个月也就五十万左右的交易量,但自从搭上WTO的顺风车后,单价上涨不说,水已经卖到了三十多个国家和地区去,每月交易量基本都在五百万级别,相当于摇身一变达到以前的十倍!

    在真正走出去之前,他们的水一直在靠广交会和林氏商超出货,量都不算大,但现在就不一样了,他们能直接到互有最惠国条约的一百多个国家去推销自己的东西,能直接参与这些国家的矿泉水采购招标会,当一百多个国家联成一个大市场的时候,需求量也是不可想象的。

    至于赚钱的大头,则还是文具厂和小煤井,文具厂现在在侯烨的领导下,在深市、海城、连城、蓉城都开了分厂,已经准备开始做自主的圆珠笔头研发了,他在研发上花的钱越来越多,卫孟喜总感觉用不了多久,就不用再给人做代工了。

    而金水村小煤井,除了供给火电厂之外,有三分之一都是出口,况且因为出口之后价格与国际接轨,煤炭价格大幅度上涨,国内煤炭价格是一天一个样,最夸张的时候,达到了一个小时一个价。

    货车都是要排队拉煤的,而等着的货车司机是最煎熬的,因为很可能今天拉的价格跟昨天不一样,下午价格跟上午不一样,十点钟跟九点钟又不一样……每耽误一个小时,就要贵出十块二十块,多耽误一天可能就是上百,所以金水村煤井门口最近还兴起了一种新兴职业。

    实时报价员。

    他们搬个小马扎坐在煤井货车入口,一会儿拿着大喇叭报一个价格,等报过之后就是哀嚎声,因为比上一个小时又涨了啊!而在这一个小时里,大家伙烟不能抽,只能干跺脚,那焦虑的情绪继续蔓延之后,更加给排在后面的不明真相的货车司机以焦虑——这这这是又涨了?

    那得多拉点,鬼知道这一车回去,下一车再来的时候又是什么价!

    就这样,一个传一个,火电厂+出口已经占了小煤井产量的大头,剩下的少部分能一车车的“零卖”,但都是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供不应求。

    这钱自然也是哗啦啦的流进了卫总的账上,短短两年时间,卫孟喜拿着赚到的钱又在澳洲买了两座铁矿山,加上已经在开发的红森林,她目前也算是有三座海外矿山的矿老板了。

    不过,这是2004年出节前,过完春节后,她的矿山数量又要更新了。

    “妈你真要去?”说话的是一名稍显丰腴的短发少妇,肚子尖尖的看着得有**个月,笑容可掬,笑起来还微微有点小小的双下巴,显得比平时更多了两分可爱。

    要是不知道的,哪里敢相信这是卫氏集团里叱咤风云的赵总经理呢?要知道赵经理平时可简直就是董事长的复刻,一模一样的雷厉风行,一模一样的说一不二。

    卫孟喜的脸上满是疼爱,“哎哟你快坐下,要吃啥我让人给你送来。”

    小燕自从怀孕后就喜欢吃鱼,跟小姑子卫小陆一样,闻见鱼味儿就眼睛发亮,现在都快生了,依然是一顿不能无鱼。

    “我就喜欢回家来跟爸妈吃饭,在外面都吃不着这么好的鱼。”

    卫孟喜点点她鼻子,“我们也是沾你的光,不然卫东能想到给我们送鱼?对了,你爸妈那边送了没?”

    “送了,跟咱们这儿一样多呢。”她现在肚子大了,还经常往外跑,所以饭也是有时回金鱼胡同吃,有时回矿区吃,反正不管在哪儿吃,两个妈都把她伺候得好好的。

    她捏着软软的脸颊苦恼,“唉,这这一身膘啊,也不知道啥时候才能瘦下去。”

    嘴上说着,眼睛却往还在冒热气的红糖桂花糕上瞟,她早就说想吃了,可两个妈都不许她吃,馋啊!

    卫孟喜赶紧拍她,“膘什么膘,胡说,你又不胖,双身子的人肯定要比别人多吃点,你不用担心以后减不下去,慢慢会瘦的,就是现在,得控制一下了,孩子长太大不好生,到时候你受罪。”

    尤其吧,卫东还是个大个子,肚子里这个肯定像他,她已经联系好最好的省医院妇产科主任了,不行就剖腹,什么顺产好不好的,安全第一。

    小燕点点头,想再夹一块糖醋鱼的手就顿住。

    “对了妈你还没说呢,年后真要去非洲?”

    最近吧,当年的国际找矿人史密斯夫妇拿着赚到的大钱,买了更先进的设备,又去到了非洲,有了新的发现,并第一时间联系了卫总。

    “乖,这次的铁矿石品位也不差,但价格比澳洲便宜,我想去看看,不过你放心,不是年后去,最早也得等你娃满半岁。”

    那年从澳洲回来没半年,卫东和小燕就结婚了,现在婚后三四年了,小两口就商量着要孩子,一切都顺顺利利的,现在孩子也即将出生了,卫孟喜这当婆婆的,即使出不了多少力,但人必须在。

    “到时候啊,就把你妈接来,咱们一起陪着你,照顾你月子的人那天你也见过了,有丰富的育儿经验,还是一名合格的营养师,你要是不喜欢,咱就换。”

    月子房她都给准备好了,去年在山清水秀的长寿山脚下盖了一栋大别墅,就是为以后养老去住的,给小燕和孩子留的月子房是阳光最好,最安静的一间,早就让人打扫干净,空调啥都装上了,拎包就能住。

    至于照顾的月嫂和育儿嫂,也找了好几个备用的人选,要么是妇产医院退休的医护人员,要么是给大领导家当过保姆带过孩子的,经验十分丰富,人是小五找来,卫孟喜亲自面试过的。

    但凡小燕说不喜欢,立马换换换。

    但小燕是个善解人意的姑娘,“没事儿妈,到时候我就在矿区家里做月子,您把人叫来家里就行,照顾月子可是很辛苦的,您跟我妈就好好的陪着我就行。”

    卫孟喜高兴极了,人到中老年,小辈们善解人意是件很幸福的事。这矿区的煤嫂们,现在已经退休一批了,可不是谁都能像她运气这么好,遇到这么好的儿媳妇的。

    卫东四个已经二十**了,但家里第三代还影子都没,以前卫孟喜是不着急,现在却有点眼馋人家有孙子孙女的,她自己没时间也没精力带,但她有钱啊,啥样的月嫂和育儿嫂找不到?儿媳妇和闺女们生了要恢复身体,要调养体质,她都能有钱帮她们搞定。

    “唉,以前我是希望她们以事业为重,不要太早结婚生孩子,可现在还一心只想搞事业,我又老觉着心里不得劲。”

    “妈您是不是说卫红和卫雪啊?”小燕因为是从小跟她们一起长大的,都是直呼其名,不叫“姐”。

    至于陆卫国,大家都自动忽视他,因为男女婚嫁跟他好像就不沾边,人现在马上就从美国博士毕业回来了,以后就是国内最年轻的脑外科专家,哪有时间谈恋爱?

    “那您可就放心吧,张江求婚都求了好几次了,他可是跟我们夸下海口的,今年七夕节之前一定要结婚的。”

    卫孟喜点点头,“卫红最近忙啥?”

    “不就是她的娱乐公司,听说新签约了几个二十岁的小年轻,要学台湾的娱乐公司搞个什么组合,最近忙着呢。”

    卫孟喜点点头,对自己不了解的行业,她也不多评论,“那上次,她那两个艺人的事怎么说?”

    小燕哈哈大笑,这可就是一桩大快人心的事了。上世纪最后几年,港台的娱乐流行方式几乎统治着整个大陆地区,大陆很多流行歌曲热门电影啥的,都是从港台传过来的,同时也把一些不好的行业生态,行业潜规则给带过来了。

    譬如,影视剧是投资方出钱拍的,那投资方就是爸爸,就有绝对的话语权,想用哪个演员不想用哪个演员就是一句话的事,导演和剧组只能乖乖听话,为了保住饭碗,为了得到更多的露脸机会,自然就有年轻男女自愿饭局,陪玩,甚至献身……可在卫红的公司里,不行。

    她手底下的人,甭管是男的还是女的,下班了就下班了,除非紧急公关事件,不然谁也不能强迫手底下的艺人陪吃陪喝,更别说搞那些乌烟瘴气的勾当,一旦发现她就是丝毫不留情面的。

    小卫总自己不仅是娱乐公司的董事长,自己还在电视台当主播,不带编制但是能露脸,能私底下接活开公司那种。谁能想到晚上的她在直播新闻上端庄温柔,大方得体,白天在公司却是手腕强硬到无人敢与之争锋的女强人呢?

    话说上次不是有个本子嘛,本来已经定了当红小生张江的师妹,那姑娘卫孟喜也见过,明艳大方,浓浓的异域风情,性格大咧不太有心眼的样子,跟电影女主角的角色契合度是非常高的,所以当时公司把这块饼分给她,也是本着电影演得好,票房大卖,公司利益最大化的原则。

    谁知另外一位风头正旺的女演员,也看中了这部大导演的作品,也想要靠这部电影冲奖,就用了些不体面的方式,接触了投资方的公子,把角色给抢过来了。

    而原本的女主演呢,心里肯定咽不下这口气啊,就想了个更不体面的方式,明知道男主演张江是老板的男友,都快谈婚论嫁那种,居然假借工作餐的机会,和狗仔合作了一把“男女主假戏真做”的戏码,那天还特意的穿着“情侣装”,目的是给外界放烟雾弹,想要让投资方知道自己跟男主演可是情侣,要是临时换了女主演,他也不会干的。

    这损招儿当时可差点把卫红给气个倒仰,她一直一直给手下人灌输的都是清清白白做事,堂堂正正做人,这俩女演员说好听是演员,其实也就是她手底下的员工而已,员工明争暗斗使手段也就罢了,还把她男人给拖下水?

    这真是忍无可忍!

    因为当时事情大家都知道,所以都想看看小卫总是怎么处理的。

    “俩女演员,都被她解约了,她直接跟那投资方闹掰了,放话以后但凡是他们投资的片子,他们公司都不接。”

    卫红因为起步早,又有家里老妈和姥爷的资金支持,她的娱乐公司现在已经是整个大陆都赫赫有名的大公司了,她不接的片子,那其它公司还敢接吗?谁要是接了不就是明摆着跟她卫红过不去吗?

    所以,别人是投资方封杀经纪公司,她这是反过来,把资本爸爸给封杀了!

    “嘿嘿,我都跟她说了,别怕,只管放手的去干,大不了我给她投资,她想拍啥我投资啥,她以前买的好多小说不是还没拍摄嘛?到时候我随便挑几个。”她的春来皮鞋现在也是闻名全国的皮革大亨了,国外也有好几个厂,还真不差这点给二姑姐捧场的钱。

    “再说了,即使我不成,这不还有老妈嘛?老妈你随便投资拍几个,都说煤老板们现在就喜欢拍电视,到时候老妈你就让他们见识见识,啥叫真正的矿老板,煤老板。”

    卫孟喜哭笑不得,“可别扯我,我不沾惹你们那些事。”

    不过这也说明,小卫总目前在业内声誉不错,这是一个很好的开始,希望以后娱乐界的乌烟瘴气能少一些。

    正想着,忽然小燕“哎哟”一声,捧着肚子,“妈,妈,我咋肚子这么疼呢?”

    卫孟喜是有经验的,虽然已经是上辈子的经验了,但不妨碍她的警觉,“是不是快生了啊?”

    于是赶紧掏出手机,叫来孔师傅,留下方师傅看家,带上早就准备好的待产包,直奔省城。路上就赶紧给卫东和亲家公亲家母打电话,让他们先去省医院妇产科等着,她们大概二十分钟到。

    卫东目前正在国外打比赛,幸好已经结束准备往回赶了,此时一听也就不再等队友,直接就改了最近一个航班。

    按理来说,媳妇儿的预产期是下个月,所以他才没拒绝这最后一场赛事,要是知道会提前他就不去了。

    “别废话,生孩子的事儿谁说得准,赶紧回来。”

    “诶诶等等,妈,我媳妇儿可就拜托给你了,我马上回来,啊。”臭小子声音都有点发抖。

    挂掉电话,车子就到医院门口,早已联系好的主任众人忙将小燕送进顶楼特护病房,然后开始一些列检查。

    卫孟喜和赵春来唐云凤在门口走来走去,他们要进去也是可以的,但大家都不忍心进去,因为怕会听到小燕的痛呼声,他们只能干着急,一点忙也帮不上。

    那种只能看着孩子痛苦,自己却束手无策的感觉,太难受了。

    “不是说还有二十多天嘛,咋就……”赵春来有点糊涂了,他本来打算送闺女的路虎车,都还没到位呢。

    “你啊,生孩子的事谁说得清,又想你的车子了是吧?”唐云凤气呼呼的,孩子就是被这糟老头子惯的,人婆婆都还开着小破车呢,让儿媳妇开个大路虎,也不想想合适嘛。

    卫孟喜倒真不在意这些,她现在别说买车,就是私人飞机也能买,只是她不感兴趣而已,等明年小孩们能带出门的时候,再一口气买个两三辆不香吗?

    幸好,肚子里的小家伙真是个急性子,这边专家组正评估着那边护士就说能看到头了。本来大家的方案都是剖腹产的,毕竟孩子大,但小燕跑上跑下,运动量很足,体能也足够好,胎位也正……要不,就顺顺试试?

    结果,这一试,半个小时就给生下来了!

    听到孩子哭的一瞬间,卫孟喜眼泪都快下来了,小燕真是受上天眷顾的人啊,她身边见过这么多生孩子怀孩子的,她是第一个这么顺利的,从头到尾,都没让她受多少罪!

    “卫总,恭喜卫总喜得千金。”主任笑眯眯地说,心里有点打鼓。

    卫孟喜一愣,“真是小姑娘?”因为人小两口想要等着开盲盒,不愿事先看男女,一家人都尊重他们的意见。

    “是的,是个长手长脚的很健康的小姑娘。”主任其实还有点犯怵,卫家这么有钱的人家,按常理来说是更希望生儿子的,还真没想到她会这么高兴。

    “我儿媳妇怎么样?还好吧?”

    “好,一切都好,生命体征平稳,你们先看看孩子吧。”

    赵春来两口子听说小燕好好的,这一颗心终于放回肚子里,听说外孙女可就来了兴致,踮着脚尖歪着脑袋去看小襁褓。

    以前,卫孟喜见过的新生儿都是小猴子一样皱巴巴红通通的,有的五官都在羊水里泡得泡肿泡肿的,跟漂亮压根不搭边,可大孙女不一样啊,那叫一个干净!

    皮肤虽然不是很白,但眉眼五官都很清秀,一点也不泡肿,尤其是一双眉毛,生得十分挺拔,一看就是很磊落,很机敏的孩子。

    关键这小胳膊腿儿的,很长!

    “以后肯定是个大高个,像卫东。”

    “我看这嘴巴像小燕,肯定能说会道。”

    卫孟喜觉着亲家们说得有道理,“耳垂大,以后肯定是个有福气的。”

    “对!”三人异口同声。

    等小燕安全的躺回床上,沉沉睡去,卫孟喜才想起赶紧给几个孩子打电话,给苏奶奶卫姥爷孟舅公报喜,刚才一忙都给忘了。

    老陆这时也风尘仆仆的赶来,“怎么样?”

    刚才打电话通知的时候他在井下没信号,出来以后听见矿区的人都说他要当爷爷了,这才赶紧开着车子杀来,衣服都还没来得及换,黑漆漆的。

    “好,都好,从今儿起,陆工就要多个大孙女咯。”

    老陆龇出一口大白牙,“好。”

    他也当爷爷了。

    很快,请的月嫂和育儿嫂也到医院了,交由她们看着,卫孟喜和唐云凤就轮流着出去吃饭,其实啥都不用她们做,只是当妈的嘛,总觉得哪怕是看着点,心里也安稳。

    一直住了一个星期,确认没什么事了,小燕母女俩才出院回矿区,刚到矿区门口,大家伙就呼啦啦围上来,要来看老陆和卫总的长孙女!

    住院期间为了防止打扰,卫孟喜一律不让人进去看,说好等回家再来,可把大家伙都给等急了。

    卫东跟个宝贝似的把婴儿提篮护在胸前,“不行不行,你们不许吓到我闺女,都走开。”

    “我闺女还没睡醒呢,你们别扰人清梦。”说着,一手抱着提篮,一手搂着媳妇儿就进门,上楼,关门,一气呵成。

    大家都说这小子真是妻宝闺女宝,看一眼都不行,忒小气!矿区不成文的规矩,谁家要是新生了孩子,带回来的时候大家伙都要看看,倒没什么恶意,但新手爸妈心疼啊,孩子还睡不安稳呢,也怕人多眼杂有个万一,但以前大家都只能暗自叫苦,面上还得陪着笑脸给人看。

    卫东他就不这样,自己闺女和老婆自己疼,没门儿!

    卫孟喜哈哈大笑,“谢谢大家关心,但孩子还小,等满月了有机会带出来一定让大家看个够,反正大家只要知道孩子漂亮就行。”

    众人笑哈哈,虽然没能看见,但还是散了。

    当天晚上,被通知到的大家伙都齐齐赶回来,但一家子嘛,也不敢马虎,都是洗了澡换了衣服,才能进月子房里悄咪咪看一眼,一眼就被卫东用眼神瞪出来了。

    卫小陆扁着嘴,“妈你看我四哥,小气,我就看一眼我大侄女咋啦?他小时候看我那么多眼,我现在看看他闺女怎么了,真是小气鬼,哼!”

    “就是,小气巴巴的,下次我可不给他带进口奶粉了。”

    就连卫雪也委屈极了,“卫东尾巴都快翘上天了。”

    苏奶奶可不会放过机会阴阳怪气,“知道就好,兄弟姐妹里就他当爹了,他能不骄傲吗?”

    她话是这么说,但眼睛却是看着张川,这兔崽子都三十老几了,还不要孩子,她能怎么着?不是孙媳妇不要,是孙子觉得卫雪的事业正是上升期,怀孕的话会错失良机,生育以后因为身材骨骼结构都会改变,到时候就不利于冲奖了。

    他倒是想让媳妇儿好好的拼事业,却不管他自己多大年纪了。

    卫孟喜看在眼里,心里得意,也有这么一天啊苏大娘,当年你怎么把我吃得死死的,现在我俩闺女就把你的宝贝孙子吃得死死的,一报还一报。

    大家嘴上是这么埋怨,但心里也为新生命的到来而由衷的欢喜,骄傲。

    这孩子,太有卫家人的特色了,那一对英气而舒朗的眉毛,简直就是卫姥爷的翻版啊!

    而下一个难题就是,孩子该叫啥名字。小名因为长手长脚小高个儿,就叫糕糕,正好生之前她妈妈还说出院要吃糖糕呢,这倒是应景。

    大名,到底是姓卫还是姓赵,卫孟喜和赵春来都没执念,所以就扔了六个小纸条,卫姓和赵姓各选三个,让她自己抓。

    六个名字也是集两家人十几口之智慧想出来的,结果小糕糕抓到的是赵寄傲。

    是卫姥爷取的,“寄傲”两个字出自陶渊明的“倚南窗以寄傲,审容膝之易安”,一点也没有很女性化的字眼,足以证明这个卫陆赵家第三代的傲气与资本。

    这丫头,压根就是坐在奶奶的矿山和姥爷的皮鞋厂上出生的,以后只要不是真的遇到不可抗力,不然她一辈子哪怕不学无术也能保证三代人衣食无忧。

    这,不就是她的傲气吗?

    她的爸爸是国家队里最出色的球员之一,肩上荣誉无数;她的妈妈,能把奶奶的担子接过来,能把姥爷的皮鞋厂做大,以后必将是一名叱咤风云的女强人,这难道不是她的傲气吗?

    她小糕糕自己,不让妈妈受罪,一出身就长手长脚高个子,这不是她的傲气吗?

    反正,这名字一出来,所有人都鼓掌说好!

    等满月之后,能偶尔抱出月子房之后,卫总就跟所有的爷爷奶奶们一样,恨不得一天二十四小时的把大孙女抱怀里,因为小糕糕啊,实在是太疼人啦!

    月子里母乳够够的,请的人都很专业很科学,完全不用当妈的操心,连夜奶和换尿布都有专人负责,小抱个十分钟都怕她累,更别说各种按摩引导修复,体态塑形……小燕这出月子,整个人容光焕发,除了丰腴一点,跟孕前也没多大变化。

    甚至,有雌激素和母爱的滋润,她好像比孕前还漂亮!

    而小糕糕呢,就特别会吃,特别会拉,更会长,短短一个月的时间就把自己吃得白白胖胖,像个小元宝,据月嫂说,她在产科待过三四十年,还从没见过这么省心这么懂事的孩子,完全就是大人管大人的,她自个儿长自个儿的。

    卫孟喜带过这么多孩子,也没见过这么乖这么聪明的,奶香香,白胖胖,笑起来还有小酒窝的小糕糕啊,把她心都给暖化了,每天下班回到家第一句话就是“乖孙女呢,奶奶抱抱,啊。”

    就是老陆,也变了个人,上班机器变成了每天含饴弄孙的小老头!

    每天晚上,抱着吃饱饱洗干净的大孙女,就去工人广场上看人跳舞,或者卫家宴门口看电影,一会儿给擦手手,一会儿给擦嘴嘴,比当奶奶的还细心。

    小糕糕的到来,让卫孟喜暂时打消了出国的念头,以前想着半年后再去,等过了百日又过了半岁,她还一点要出去的打算都没有……最后,还是小燕闲不住,替她去了。

    非洲的矿种不少,储量也很高,况且是只认钱不认人的史密斯夫妇推荐的,卫孟喜大体也是放心的,再把安华从澳洲叫回来,由他陪着赵总去一趟非洲,事情就成了。

    至于彩霞,则继续留在澳洲,帮忙看着港口和铁矿,还得照管孩子。他们两年前生了一个儿子,现在又怀上二胎了,幸好在澳洲的大房子里请了好几个保姆,不然她一个人还真顾不过来。

    不过,事实证明,也幸好卫孟喜没去非洲,因为在非洲大陆买矿山可不像澳洲那么简单,商业运作没那么成熟,没那么体系,当地部落种族关系复杂,要协调的关系也是复杂又微妙,她光跑一两趟是不行的,至少跑了十几趟,耗时十五个月,才把东非大陆上的两座铁矿山给拿下。

    钱不钱的无所谓,主要是太折腾,等她这一趟又一趟的跑下来,小糕糕都快忘记妈妈长什么样啦。

    她出门的时候,小糕糕还只会爬,等她彻底把事情办妥回来找卫总交差的时候,小糕糕都会走路啦,奶声奶气的搂着奶奶脖子,葡萄一样的大眼睛偷偷看她。

    赵总这心啊,抱着就亲了又亲,香了又香,恨不得揉进怀里。

    “哎呀行啦行啦,小糕糕快给妈妈拿好吃的,妈妈喜欢吃什么,你还记得吗?”

    “糕糕,糖糖,葫芦……”

    卫孟喜哈哈大笑,“你爸爸当年就是靠一串糖葫芦跟你姥爷结缘的。”

    聊完一会儿,门口响起此起彼伏的汽车声,小糕糕立马哒哒哒往门口跑,“大咕咕,三咕咕!”

    每半个月,孩子们都会回来一趟,陪着老人们吃顿饭,也香一香家里的小团宠。

    不过,今天卫雪和卫红脸色憔悴,没像往常那样抱起她举高高,小丫头就歪着脑袋看她们,又去看身后的姑父们,却见他们跟傻子似的,笑得见牙不见眼。

    卫孟喜一看这架势,顿时就心头一喜,“莫非卫雪和卫红都……”看来,小糕糕魅力无穷啊,让这俩一心只想搞事业的姐妹花,都想当妈了。

    “嗯呐,有了,妈你明年还得给我们带孩子,你的星辰大海要暂时搁置了。”

    卫孟喜心说你们也太小看老娘了,这两年虽然没出远门,但卫氏集团所有事依然在她掌控中,该开辟的业务持续开辟,该稳住的也稳步推进,她才不可能提前退休,更不可能搁置计划呢。

    “我倒是不会搁置,你们的工作还是别耽搁,最重要的创业阶段就这几年,明白不?”

    “明白。”姐俩对视一眼,现在的小燕不就是最好的例子吗?孩子有了,身材保养好了,夫妻感情更好了,就是事业也上了一层楼,只要坚持,她们也能拥有这样的人生。

    等晚上卫小陆和陆卫国这大专家回来,听说这好消息,家里顿时又是一番热闹。

    要说现在卫孟喜还有啥揪心事,那就是这两个万年单身狗的感情问题了,“陆卫国你今年都三十一了,学业也完成了,该考虑一下个人问题了。”

    卫国很斯文的答应,脸上就跟老陆当年年轻时候一样淡定,但真正听进去多少,卫孟喜不知道。

    算了,还是把火力集中到心眼不多的老闺女身上吧,“还有你,不许笑,你跟许久治到底怎么回事?”

    这俩人是谈过一段时间的,但后来不知道为什么闹掰,最近柳院长和许书记都上门好几次了,意思就是撮合一下他俩,久治这孩子轴得很,他要是能放下小鹿另找一个,他们也就睁只眼闭只眼,可他心里放不下,面子上又要赌气,老两口就十分郁闷。

    “你跟谁谈恋爱我没意见,但至少要让我看到希望的曙光啊。”严格来说小鹿也不是万年单身狗,她还是谈过好几个的,只不过都不久,有的个把星期以天为单位,有的一两个月,最长的就是许久治,有半年多了。

    一开始,她一谈恋爱,卫总和陆工就紧张兮兮,商量着啥时候把人领回来看看,结果他们前脚刚说要看人,后脚就掰了……到后来,他们听见老闺女又双叒叕谈恋爱了,他们都免疫了,甚至开始打赌,这个能谈多久。

    “你是真想游戏人间了啊?”卫孟喜小声地,把许久治爸妈来的事说了,觑着老闺女脸色和缓,似乎是有复合可能,这才举了个反面例子,“你侯叔叔之所以单身到四十岁才结婚,就是年轻时候没弄明白自己到底想要什么,只知道不要什么,所以……”

    “可他现在不也跟胡大作家过得好好的嘛?事实证明,合适的人不一定要在合适的时间出现,因为爱情的酸臭味会把四十岁也腐蚀成二十岁。”

    卫孟喜:“……”

    算算算,算她白说了。

    以后的路啊,还得他们自个儿走,她卫孟喜能做的,无非就是多买几座矿山呗,反正以后即使老闺女单身一辈子,那也有她的资本和傲气。

    ———全文完结———【更多热门好书尽在女生小说网http://m.dmwx.org】
【全网热门完本耽美小说 www.danmei.la 手机版阅读网址 wap.danmei.la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