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BG言情 > 漂亮小笨o,替嫁邪神后 > 第60章

第60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阳光从窗帘缝隙中照进来, 明亮的光线将满室昏暗劈开一道缝儿,细碎的灰尘在亮光中飞舞。

    宽敞的大床上,小Omega翻了个身, 因为腰酸,他无意识哼唧了一下,一双大手立即抚上来给他揉了揉。

    过了一会儿,小Omega睁开眼, 睡眼朦胧地打了个哈欠, 眼角挤出两滴生理泪水。

    “醒了?饿不饿?”霍寒时伸手给他擦了下眼角,在他唇上亲了一下。

    “还好。”

    苏弥看着眼前的人,胡渣短短的刚长出来, 他伸手摸了摸。

    空气里还有两人交融的信息素的气味, 苏弥问道:“哥哥, 你昨天后来没头疼了吧?”

    根据钟医生他们的研究,终身标记后, 苏弥释放出来的信息素效果比之前好,应该能让殿下不再头疼了。

    “嗯,不疼了。”霍寒时额头在小Omega的额头上亲昵地蹭了蹭,又问他,“身体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还好。”

    霍寒时摸了下他脖子, 问道:“脖子呢?”

    苏弥也伸手摸了下, 那里有一圈牙印,他摇头说道,“不怎么疼了,哥哥, 那我们下午就去研究所找钟医生, 让他抽信息素给你!”

    霍寒时:“不再躺会儿?”

    “不躺了, 起床!”苏弥一咕噜爬起来,下一瞬呲着牙倒吸口气。

    霍寒时紧张地问道:“很酸?”

    “还、还好。”苏弥红着脸爬起来,心想,不是发Q期的时候,果然还是不能太过火。

    刷牙时,霍寒时仔细看了下苏弥颈后的腺体,一圈深红的牙印深深地留在上面,被牙齿刺破的地方已经结痂。

    苏弥也侧身对着镜子看了看,含着牙膏沫笑道:“哥哥,你的牙齿很整齐,牙印很漂亮呢。”

    霍寒时:“……”

    霍寒时摸了摸他的头,“辛苦你了。”

    “不辛苦。”苏弥摇摇头,眼睛笑弯了,“我很开心。”

    两人洗漱完,苏弥懒得自己下楼了,拉着殿下去坐电梯。

    早过了午饭的时间,李婶在沙发上一边剥豆子,一边看电视,见他们俩下来,拍着手笑道:“殿下王妃起来啦,我去准备饭菜。”

    听到李婶的称呼,苏弥脸色赧然,跟着李婶进了厨房去帮忙端菜,“李婶,您还是叫我小弥吧。”

    “那不行,该叫什么就得叫什么。”李婶把饭菜端上桌。

    苏弥脸都红了:“李婶,我不习惯那个称呼。我还是喜欢听你们叫我小弥。”

    霍寒时看他一眼,跟李婶说道:“你就别逗他了。”

    李婶笑起来,把一碗汤放在苏弥位置前,“好好好,快坐下吃饭,先喝碗汤,温度刚好的。”

    苏弥见她答应了,高兴起来,又去厨房把剩下的菜端出来,这才坐下吃起来。

    李婶路过时,一眼瞥见苏弥脖子后的牙印,她欣慰地笑起来。

    填饱了肚子,苏弥一刻都没停留,给钟医生打了电话后,就拉着霍寒时出门。

    “李婶,我跟殿下去研究所啦。”苏弥朝厨房里说道。

    李婶追出来担心地问道:“小弥你是哪里不舒服吗?”

    苏弥摇头,不好意思地说道:“不是我,昨天完成终身标记了,我们去研究所看能不能帮哥哥解决头疼的问题了。”

    李婶听了惊喜道:“那你们快去。”

    两人到了研究所,直奔钟医生他们的研究室。

    “钟医生,昨天终身标记后,殿下吸到信息素,就不怎么头疼了,应该可以给殿下注入我的信息素了吧?”苏弥着急地问道。

    钟医生给他脖子上消了毒,说道:“还是得检查一下,不要动。”

    钟医生抽取了一点他的信息素,和霍寒时的血液拿去检查。

    苏弥和霍寒时坐在外面等待,苏弥一眼不眨,焦急地望着研究室的门。

    霍寒时握着他的手拍了拍,“别急弥弥。”

    苏弥回过头来,抱着殿下的胳膊,“我希望今天就能解决掉这件事。”

    半小时后,苏弥看到钟医生和林教授出来了,他急忙站起来,问道:“怎么样?”

    钟医生和林教授把人带到办公室,关上门,钟医生这才笑道回答:“可以试试了。”

    “太好了!”苏弥激动地回头看着霍寒时,“哥哥,可以了!”

    “嗯。”霍寒时握紧苏弥的手,心绪也禁不住震荡起来。

    苏弥又着急地跟钟医生说道:“那现在就开始吧。”

    钟医生看他这一副火急火燎的样子,忍不住失笑,说道:“你比殿下还着急。”

    “哎呀,钟医生,别浪费时间了,你快开始吧。”苏弥催促道。

    钟医生却摇头:“现在不行。”

    苏弥一愣,“为什么?”

    霍寒时也看向钟医生。

    钟医生看看两人,解释道:“得在晚上才能进行。”

    “为啥?”苏弥问道。

    钟医生:“需要殿下变形,在晚上邪神残念最活跃的时候,再把小弥的信息素注入殿下身体里,这样的效果最好。”

    苏弥和霍寒时都一愣,苏弥皱眉,“可这里不够大啊。”

    他可是见过殿下邪神本体的,这里的房间都太小了。

    林教授说道:“地点不是问题,问题是,我们都无法在那个状态下接近殿下,小弥,只能你去完成这个任务。”

    对于这点苏弥倒是很愿意,他毫不犹豫地说道:“好,我可以,需要打到什么位置?”

    “弥弥。”霍寒时一顿,拉住苏弥的手。

    苏弥疑惑地看着殿下:“嗯?”

    霍寒时低声道:“我自己来。”

    苏弥瞪大了眼:“你自己怎么来?针筒那么小。”

    殿下的触手那么大,怎么握住那么小的针筒?

    霍寒时闭了闭眼,心里极不情愿让苏弥看到自己那样的完整形态。

    他睁开眼,说道:“可以的。”

    苏弥想了想,通过标记,他大致能感觉到殿下的情绪,仔细感受了一下现在这份闷闷的情绪,他有些懂了。

    他反手握住殿下的手,小声说道:“哥哥,没关系的,我不怕的,我想看到真实的你。让我来,好吗?”

    霍寒时拗不过他,最终还是无奈地叹口气,低声道:“好。”

    苏弥顿时放心了,又问钟医生:“我要先练习一下吗?”

    “不用。”钟医生说道,“只要扎进去就好,殿下那个状态下的血管很难找,你把信息素注入进去就可以,最好注到脖子里,离头部越近越好。”

    “好,我知道了。”苏弥郑重点头,又问,“今晚就可以了是吗?”

    钟医生又摇头,“不行,终身标记时殿下多少会吸到你的血液和信息素。之前临时标记时,每次殿下都能依靠那一点血液撑大半个晚上,这次应该会更久点。到时候看殿下的状态才可以。”

    “需要先抽信息素吗?”苏弥又问。

    “提前一小时抽就行。”

    “哦哦,好,那我们等着。”

    这一等就等了四个晚上。

    苏弥每天都很焦急,坐立不安的,画画都静不下心来,还被林梅老师批了两次。

    直到第五天晚上,差不多十点半的时候,苏弥看到殿下皱起眉头,忍不住揉了揉太阳穴。

    “哥哥。”苏弥立即放下书走过去,“是不是开始了?”

    霍寒时抱住小Omega的腰,闻着他身上的气息,闷闷道:“嗯。”

    “太好了!”

    霍寒时:“……”

    苏弥一手抱住殿下的头,另一只手立即拨通了钟医生的电话。

    “钟医生,快来,今晚可以了!”

    霍寒时埋在苏弥的怀里,忍不住失笑出声,“弥弥……”

    苏弥低头看着他,“怎么了,很痛吗?我给你点信息素?”

    霍寒时摇头,又深吸一口小Omega身上淡淡的信息素气味,然后起身说道:“不用,这样不是说不能吸吗,我先下去了。”

    “我跟你一起。”苏弥跟在殿下身后。

    霍寒时停住脚步,按住他肩膀,“弥弥,你等十二点再下来。不是还要等钟医生过来抽信息素吗?”

    苏弥不愿意,想陪着,信息素也可以在地下室抽,可看殿下严肃的脸,不得不抿着唇点了点头。

    “好吧……”

    钟医生和林教授很快到了,还带了不少药物以防万一。

    钟医生准备了两只注射器,抽了苏弥的信息素给他准备好,叮嘱道:“尽可能扎脖子,如果脖子不行,触手也行。最好两只都扎下去。”

    苏弥接过针剂握在手心,郑重点头:“好。”

    准备妥当,几人往地下室而去。

    到了石门前,季福和钟医生他们停下了,苏弥往石门里面走去。

    已经接近十二点,石门打开,几人就听到山洞里传来隐隐的声音,即便有那么多隔音系统,在这个距离还是听到了。

    苏弥听得更清楚,他心里一紧,飞快往山洞跑。

    再次来到这个昏暗的山洞,苏弥没心思再看旁边都有什么,他心里没有害怕,只有满心的担忧和焦急。

    来到拐角洞口的位置,苏弥停下来,上次他就是在这里看到了殿下的邪神本体,还被一条大触手甩过来差点卷走。

    现在,他又看到了殿下的本体,黑雾裹着的庞然大物,被手臂粗的链条紧紧锁在石壁上,粗壮的触手到处挥舞,隐隐的痛呼让苏弥心疼。

    他深吸一口气,怕手里的注射器被甩掉,他把两只注射器分开,一手握一只,然后释放自己的信息素,慢慢走近山洞,走向自己的爱人。

    “哥哥,是我,我是弥弥。”

    知道殿下现在可能神志不清难以维持清醒,苏弥边释放信息素边开口跟祂说话。

    不过,他的话刚说完,一条大触手就朝他飞了过来,瞬间卷着他的腰把他提了起来。

    苏弥惊呼一声,但是没反抗,不过因为重力不稳,他的身体被晃了几下。

    他死死握着手里的注射器,双眼盯着昏暗里的祂。

    山洞里没有灯光,只有山洞口的光线照亮了一点。

    苏弥被祂的触手带过那层黑雾,举到了祂跟前。

    黑雾隔离了光线,苏弥只能隐隐看到个影子,但是他伸长了手臂,却还没碰到祂的躯体。

    苏弥加大了信息素的量,软软叫道:“哥哥,是我呀。”

    他又被移近了一点,直到他迎面碰上一个冰凉冷滑的身体。

    苏弥看不清,只能伸长胳膊用手背去摸索。他这里碰碰,那里摸摸,终于识别出来,这好像是祂的脸?

    不过,祂的脸好大啊,苏弥感觉自己一米八的身高可能还没祂的脸长。

    低重沉闷的呼吸声就在苏弥面前,他干脆张开双臂抱着祂……的脸。

    “哥哥……”小Omega软软地唤道,“把我放低点好吗?我想抱抱你的脖子。”

    苏弥只能希望祂能恢复一点理智,不然他真的找不到他的脖子在哪儿。

    因为他的胳膊现在根本够不到!

    他贴在人家脸上,感觉到身体被触手紧紧压向祂的脸,听到祂深深吸取他身上信息素的声音。

    “哥哥,放我下去一点,好吗?”

    苏弥摸着祂的脸,也不知道把信息素扎到头上有没有效果?

    钟医生也没说,他自己也忘记问了,失策。

    不知道是不是吸了些信息素恢复了些理智,祂移动着触手把人往下放了一些。

    苏弥摸着祂的脸,感觉到忽然变细的躯干,他思索着,这可能就是脖子了?

    但是他也不能确定,他的手在那处比上面脸要细小一点的地方碰了碰。

    “哥哥,这是脖子了吗?”

    应该是脖子吧,总不能没有脖子全是腰?下面好像就是触手了呀。

    苏弥看不清祂的身体构造,只能猜。

    一道沉闷的声音响在头顶:“嗯。”

    得到确认,苏弥心中一喜,举起手里的注射器,把针管上面的罩子取下,两只手拿着注射器左右开弓,对着祂的脖子就是一扎,大拇指按着针筒尾端,用力地把针管内的信息素推挤出去。

    开始祂还没什么反应,过了一会儿,祂忽然低吼一声,放开了苏弥,身上触手胡乱飞舞,砸得石壁上砰砰响。

    苏弥从祂脖子位置掉到祂身上,他伸手胡乱摸索想抓住什么东西,可祂身上滑腻腻的根本抓不住,还在不断挣扎,差点把他震下去。

    直到他摸到祂身上的大铁链,他当即伸手抓住了,然后紧紧抱住那条大铁链稳住了身体。

    看祂反应这么大,身体里的信息素应该起作用了正在压制邪神残念?

    祂的触手到处乱挥,暂时管不了他了,现在山洞里到处都被祂的触手在甩砸,反而是祂的身体上这会儿是最安全的。

    苏弥心脏怦怦跳,祈祷着殿下的触手不要发现自己,又祈祷着殿下赶快撑过去,好起来。

    石门门口,季福和钟医生他们听到山洞里传来的声音忽然变大,都担心起来。

    季福往里看了看,“林教授,钟医生,我们要不要进去看看?”

    钟医生和林教授对视一眼,说道:“老师,小弥应该是成功了?”

    林教授点头:“嗯,不然不会忽然反应这么大。”

    李婶和季福闻言,心中又高兴又担忧,高兴小弥成功了殿下就会很快好起来,又担心这种状况下小弥会出事。

    季福急得在原地转圈,他一咬牙,“我去看看,小弥不要出事了。”

    说着他就往山洞里跑。

    钟医生没拉住他,握了握拳,也跟了上去。

    林教授和李婶也跟着下去了。

    几人远远地就听过到殿下痛苦的吼叫,到了山洞口,他们看到里面的景象都惊呆了。

    乱飞的触手把山洞里占满了,人根本就进不去,不然肯定不小心就会被这些触手砸死。

    几人在洞口停下,担忧地看着。

    “小弥……”

    季福往山洞里迈一步,一条触手随即就甩了过来,吓得他又赶紧退回来。

    钟医生拉住季福,说道:“别进去。”

    “可小弥他,小弥呢?”季福担忧道。

    林教授神情凝重地道:“小弥跟殿下终身标记过,殿下不会伤害自己的Omega的。”

    李婶眼睛都红了,“殿下现在这样,还能认出来小弥吗?”

    钟医生和林教授都没说话。

    季福心里一沉,大声朝里面喊道:“小弥,小弥你在哪里?小弥!”

    在砰砰砰的巨大声响中,苏弥忽然听到了管家爷爷的声音?

    他赶紧喊道:“管家爷爷,你不要进来,我没事!”

    洞口几人听到了,顿时大喜。

    季福稍稍安心:“你有没有受伤?”

    “没有,我在殿下身上抓着铁链呢,你们离远一点,别被殿下扫到了,祂现在很狂暴。”

    钟医生又问:“你扎了几针进去?”

    “两针都扎了,脖子上。”

    闻言,钟医生和林教授放了心。

    几人往后退了几步,远离殿下触手的范围,焦灼得等着祂平静下来。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祂才渐渐安静下来。

    苏弥惊喜地正想出声,脚下却忽然一空,身体往下坠,他赶紧死命抱住了铁链,身体险险地挂在铁链上。

    苏弥一愣,反应过来,殿下应该是变回人形了。

    “哥哥?哥哥你怎么样?”

    苏弥顺着铁链梭下来,黑雾没有了,他凭着昏暗的光线在地上找殿下的身影。

    “殿下?小弥?”管家爷爷他们冲了进来。

    苏弥喊道:“管家爷爷,这里太黑了,我还没找到殿下。”

    忽然,一束光照了过来,苏弥听见钟医生说:“光脑里有手电筒。”

    苏弥一愣,他还真忘记了,赶紧打开光脑上的手电筒功能,很快在不远处找到了殿下。

    霍寒时此时光着上身,身上到处是血痕,胸膛上是被铁链勒出来的,胳膊上应该是那些触手上的伤,伤痕累累,触目惊心。

    苏弥当即红了眼,“哥哥……”

    “在这里。”苏弥转头朝钟医生他们喊,“钟医生,林教授,殿下昏过去了。”

    几人过来一看,也怔住了。

    “身上的伤没事的,殿下的自愈能力很强,很快能好。”季福安慰小弥道,“就是昏迷,钟医生……”

    “去研究所。”钟医生说道。

    几人很快把霍寒时抬了出去,又送到研究所。

    钟医生他们检查过后,抽了霍寒时的血去检查。

    苏弥和季福李婶等在病房。

    看着昏迷的殿下,三人心里都不好受。

    这还是季福第一次看到殿下昏迷躺医院里。

    霍寒时身上的伤口已经在愈合,但是上面的血迹却没有消失。

    苏弥拿来毛巾给殿下擦身,李婶先出去了。

    “殿下会醒来的,小弥你不要担心。”季福安慰道。

    “嗯,我相信殿下。”苏弥擦着殿下的胳膊,把上面的血痕擦掉。

    他对殿下很有信心,当初殿下被邪神吃掉了都能打败祂活下来,现在,也一样可以。

    过了一会儿,检查结果出来了。

    “钟医生,怎么样?”苏弥问道。

    钟医生高兴道:“成功了!”

    正当这时候,霍寒时也睁开了眼睛清醒了过来。

    “哥哥!”苏弥扑上去一把抱住了他,激动得眼泪都飚了出来。

    “哥哥,你醒了,听到了吗,钟医生说成功了!”

    霍寒时抬手抱住小Omega,唇角扬起:“嗯,听到了。”

    多少年了,他都差点要记不清这样白天夜晚人不人鬼不鬼地过了多少年。

    如今,他终于能再次活得像个人一样了。

    他捧住小Omega的脸,大拇指把小Omega眼角的眼泪抹掉,在他唇上轻轻印下一吻。

    “弥弥,我终于能好好爱你了。”

    “哥哥。”

    小Omega扑进殿下怀里,两人紧紧地拥抱在一起。

    李婶和季福也都红了眼,抹着眼泪走出病房,把安静的空间留给他们。

    “季叔,殿下终于好了,真是太好了。”李婶吸了吸鼻子,高兴地说道。

    季福叹口气,望向走廊窗外的天空,露出欣喜的笑容。

    “是啊,终于雨过天晴了!”

    【更多热门好书尽在女生小说网http://m.dmwx.org】
【全网热门完本耽美小说 www.danmei.la 手机版阅读网址 wap.danmei.la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