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和前男友炒cp后我爆红娱乐圈 > 第62章

第62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后台。”许乘洲将声音压低, 走进一间杂物间将门关上才敢将音量放大,“马上要上节目了,你怎么现在才打过来。”

    陆延平静地开口道:“倒时差。”

    通话那头时不时能听到有欢笑和交谈声, 能看出来应该是个什么应酬的舞会饭局。

    许乘洲顿了片刻应了声「哦」,靠在储物柜上懒散道:“那现在你那边几点?”

    陆延抬了抬眼皮淡淡道:“凌晨。”

    许乘洲还想再说什么,但就被外面工作人员焦急的声音给打断了:“小洲哥,你好了没有啊。”

    “李娜姐快要拖不住了。”

    李娜是《疯狂星期四》的主持人, 在娱乐圈也算是有资历的前辈, 总归得罪她并不是一件好事,陆延听到外面的催促声,淡淡道:“挂了。”

    “该你上台了。”

    “知道了。”许乘洲将这三个字拖得有些长, 虽然心里很不情愿, 但是仍旧无法将正在进行的节目视若无睹。

    电话挂断后他就上了台, 整个综艺的流程都是有台本排练过的,现场节目效果也不错, 但他全程都心不在焉,只是靠着记忆在走流程。

    想起早早被掐断视频电话则是越来越后悔,怎么早不打晚不打非要在自己上台的时候打,而且已经那么就没有见过陆延,没多说几句真是亏大了。

    录制结束后, 一个刚刚同台的小演员询问道:“小洲哥, 你今天怎么不在状态啊,我看你排练的时候挺好的啊。”

    许乘洲被这问题砸得有些懵,不自然地仰头喝了口水:“有吗。”

    小演员点了点头,但又急忙宽慰道:“不过小洲哥你不要担心, 今天的录制没什么差错。”

    “那就好。”许乘洲暗暗松了口气, 将瓶盖拧紧, 这才意识到,自己好像真的有那么一点想陆延了。

    综艺结束后许乘洲的行程被苏甜甜排得满满的,一点喘息的机会都没有,时间就在这一个个通告间不断流逝。

    短短两个周许乘洲就上了四五个综艺,可谓是狂转了一波路人缘,再加上春节档《通缉》的加持算是某种意义上的真正红了。

    某天早上,程雨刚打开微博,而后就激动地仰头喊道:“小洲哥你快看,你入围今年年度玉兰奖名单了。”

    “是吗。”许乘洲刚睡醒,才从房间里出来,黑色睡衣松松垮垮得套在身上,抓了抓头发,走过去扫了一眼热搜词,打了个哈欠镇定道:“年轻人不用这么大惊小怪,这只是入围,能不能得奖还不一定呢。”

    玉兰奖可以说在娱乐圈有一定的含金量,先通过广电层层严格的筛选,再结合艺人自身演技知名度以及路人缘来拟订入围名单,要做到真正的有实力有演技有名气,很多有资历有作品的娱乐圈老前辈都不一定能拿到,就更别说初出茅庐的新人。

    程雨虽说不是艺人,但好歹也在嘉行当过很长一段时间助理,对玉兰奖的难度也算有所耳闻,不过还是自信道:“小洲哥,你跟陆影帝合作的《通缉》都破小五十亿票房了,玉兰奖也不是没有可能。”

    许乘洲思索片刻,装做不经意地开口道:“还是有点难度。”

    如今凭借着《通缉》的大爆搏一搏这个奖也不是没有可能,许乘洲虽然嘴上说着有难度,但是心里却比谁都盼着这个奖能到自己手里。

    就算业界将玉兰奖吹得再难当时陆延不也是二十出头就拿到玉兰奖了,为什么陆行他就不行。

    虽然他现在跟陆延在一起了,但是这种暗戳戳的竞争心理从未消失,可能这就是雄性动物刻在DNA里的天性,也可能是跟优秀的人在一起所萌生的自卑感激发出的危机意识。

    但不论是哪种感觉,许乘洲现在都不愿再想,他接通了苏甜甜打来的视频电话。

    屏幕那头苏甜甜刚刚敷上泥膜,连洗都没来得洗就一脸激动道:“许乘洲你太争气了,知道吗你入围玉兰奖了。”

    许乘洲平静道:“程雨刚跟我说了。”

    苏甜甜眉头微蹙,一边摆弄着脸上的泥膜,一边催促道:“那你还不快收拾行李出发。”

    “颁奖典礼在A市,我已经把地址发到你手机上了,后天早上的机票好好准备一下获奖词吧,万一今年这白玉兰真落到你头上了呢。”

    A市碑林区西津大礼堂。

    许乘洲看着熟悉的定位,到嘴边的话突然了一下噎住了,离一中还不到一百米,自从高三那年转走,他就再也没回过A市,对那里的记忆也就永远停留在了十七岁。

    “许乘洲,你听见我说话了吗。”苏甜甜对着屏幕前正在发愣的人呵斥道。

    许乘洲回过神来敛了敛目光,退出了微信定位 :“知道了,甜甜姐。”

    苏甜甜一眼就看出了他不在状态,叹了口气:“那就收拾收拾吧,最近几天的通告我给你推了,好好休息一下。”

    许乘洲应了声「嗯」就将电话挂断,程雨看着表情凝重的人,语气生涩地安慰道:“小洲哥你别太紧张了,你才刚进娱乐圈就能被白玉兰提名,以后肯定多得是机会。”

    许乘洲听出了他话里的意思,笑了笑:“想哪去了,我不可能为了这么个奖就紧张成这样,这种心里素质以后在娱乐圈还怎么混啊。”

    “那你刚刚…”程雨欲言又止,他刚刚明显感觉到许乘洲的目光都在手机上顿了好久。

    许乘洲很自然地打断了他的话,随口瞎扯道:“那只是没睡醒。”

    他并不是为了白玉兰奖而担忧,只是一时间想到那个地方有点失神,在A市的回忆实在算不上美好,虽然已经过了这么多年,但要是说真正的释怀还是不可能。

    程雨应了声「哦」就不再多问,半信半疑地转移话题道:“那要不…小洲哥你再休息会,我帮你收拾一下行李吧。”

    许乘洲打了个哈欠应了声「好」,目送着他走进房间的背影又坐回了沙发上。

    他点开微博,刚刚只是扫了一眼没看仔细,现在货真价实地看见了热搜头条的#白玉兰入围演员名单#

    点进去一看,好像是除了他之外都是些有资历在娱乐圈有些年头的演员,要不就是童星出身,虽然看着年纪轻但实际上已经在圈子里摸爬滚打多年。

    评论区更是褒贬不一。

    【许乘洲?他不就是个三四线小糊团出身的idol吗,怎么配跟程靳陆一起入围。】

    【今年玉兰奖也太水了了吧,这种新人也能入围,有理由怀疑今年评委眼睛是不是瞎了。】

    【楼上别阴阳怪气,《通缉》五十亿票房了解一下,你们家哥哥的票房加起来有许乘洲一半多吗,娱乐圈不一直都是凭本事的吗。】

    【别cue许乘洲好吗,有本事你们自己去当评委啊,今天真的是让我见识了微博物种的多样性(白眼jpg.)】

    许乘洲草草翻了翻评论,而后就退出了微博,这种小场面他早都已经见惯了,对于这种粉丝间的掐架他已经是见怪不怪。

    不过仔细想想这一年过多也挺梦幻的,去年这个时候他还是个不知名的糊咖,现在都能跟程靳这种国际top的顶流争玉兰奖。

    陆延的微信。

    xx:【白玉兰颁奖典礼你来不来?】;

    .: 【行程结束来不及。】

    许乘洲眉头微蹙,打字道:【你这都快两个月了,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半晌后聊天框弹出回复:【快了。】;

    许乘洲扫了眼对话框没有回复,性质缺缺地将手机掐灭,A市虽然是有不好的回忆,但这些事情他们都很默契得没有提过。

    玉兰奖这种他人生中第一次的大型颁奖典礼还是希望陆延能去的,一方面是想风光风光面子,但更多的还是想他了。

    从节目开始到现在,要不是陆延时不时打来的视频通话,他都快忘了陆延长什么样了。

    “小洲哥,我行李收拾好了,你要不要来检查一下。”程雨在房间向外探头道。

    许乘洲的思绪被就此中断,伸了个懒腰站了起来:“来了。”

    ——

    三天后的飞机是晚上的航班,到达A市的时候已经很晚,A市现在是阴天,云层将月光遮蔽了个严实,程雨开着车直接赶往颁奖典礼现场。

    今年是大年三十,车上播放着新年联欢晚会的广播,一路上的店铺树植景观基本都挂上了喜庆的灯笼和大大小小的彩灯,将路面都映红了一片。

    程雨看了看窗外不禁流露出艳羡的目光,握着方向盘的手紧了紧:“小洲哥,今天颁奖典礼过后,你不回家吗。”

    许乘洲靠在后车坐上昏昏欲睡,将卫衣的帽子往下拉了拉,看着车窗玻璃上勾勒出的倒映,轻飘飘地道了句:“不了。”

    休假的这几天他几乎天天都在医院陪许梅,本来打算大年三十也这么过,但是医生告诉他患者情绪最近不是很稳定,尽量还是不要跟家属见面了,计划也就就此作罢。

    程雨有些担忧地朝后视镜瞥了一眼,虽然娱乐圈很多艺人因为工作原因几年回不了家是常态,但是至少作为老板许乘洲还是帮衬了他不少,如今又因为许乘洲红了,他的工资也跟着水涨船高。

    程雨想了想这几天拿到的那些德不配位的奖金咬咬牙,开口道:“那你是打算一个人留在A市过年吗,要不我留下来陪你。”

    许乘洲一眼就看穿了他的心思,环抱着双臂嗤笑道:“得了吧,别为难自己了,把我送到现场就放你回家过年。”

    程雨虽然归家心切,但还是秉承着对工作认真负责的态度将车靠近会场停好,开口问道:“那你一个人在这行吗…”

    许乘洲看了看表推开车门,下车的同时宽慰道:“放心吧,酒店和返程的机票都订好了,只是在这住一晚上,我又不是生活不能自理。”

    “那我就先走了。”程雨见许乘洲都这么说了,这才将车窗玻璃摇了上去,笑道了句,“小洲哥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许乘洲同样重复着这句话,直到车走远,他脸上的笑意才淡了下去。

    程雨的家就在离A市只有几十公里的G市,现在家里人应该已经做好饭在等他了,要说不羡慕是假的,毕竟他已经很久都没过过年了。

    去年这个时候正是选秀录制的时候,是和楚风跟几个练习生在宿舍过得年,除了他几个人都在抱怨,本来以为今年能跟陆延一起过年,但现在看来应该是没戏了。

    他这么想着在一堆保镖的簇拥下走进了会场,颁奖典礼的会场如今已经被保镖和人群围得水泄不通,今天到场的明星无一不是娱乐圈中顶流的存在,举着灯牌的粉丝和看热闹围观的人群都被保镖挡在了最外围。

    许乘洲在会场大门关闭的一瞬回头看了一眼,跟会场一墙之隔的地方就是人民广场,零点倒计时已经在屏幕上亮起,虽说被这万众瞩目的颁奖典礼分走了一部分人气,但是依旧热闹。

    观众席台座无虚席,大多都是自家经纪人陪坐在艺人后排,等待着今天几个奖项的颁发,一共有四个奖项,其中最有含金量的就是白玉兰奖。

    许乘洲在会场转了一圈都没找着自己的座位,苏甜甜实在看不下去他这无头苍蝇般的行为,站起身来不看道:“眼睛长着出气呢,招呼你半天了没看见。”

    许乘洲拍了拍刚才袖子上被苏甜甜蹭上去的粉,狡辩道:“这不是人太多了嘛。”

    他刚刚找好位置落座,一旁的肖毅就转头打招呼道:“好久不见,小洲哥。”

    到肖毅许乘洲就有些担忧地问道:“你最近怎么样,看你那行程也太满了吧。”

    自从陆延「帮他」解释清楚后,他跟肖毅就又退回了朋友的位置,前几天无意中刷到肖毅朋友圈发的行程表,每个行程几乎精确到了秒,一点喘息的时间都没有,一连接下来几个月都是如此。

    要不是肖毅签的公司香瓜娱乐在业界好名远扬,他都要担心这小孩是不是被公司坑了。

    肖毅笑了笑:“没事,都是我自己要求经纪人加的。”

    许乘洲不解道:“你现在这么红,又不愁没资源,没必要损失健康去赚这些快钱。”

    肖毅的红是娱乐圈公认的,几个童星出道的里面,就他如今发展的最好的,再加上香瓜娱乐的老板把他当亲儿子一样捧,只要再多点火候肯定能在圈子里闯出一片天。

    肖毅咬了咬嘴唇,思索片刻还是开口道:“虽然这么说不太好,但我还是很想快点超过陆影帝。”

    “小洲哥,你别有心里负担,我就只是有点不甘心,不会来打扰你的。”

    “我知道。”许乘洲没有再劝,毕竟谁年轻的时候没有轻狂过,肖毅才十九岁正处于意气风发的年纪,与其去讲什么大道理,不如就借这件事推他一把,“那就祝你成功吧。”

    肖毅感觉听到的回答有些出乎意料,嘴角扬了扬,点头应了句:“嗯。”

    在二人交谈的间隙,主持人在台上将一切的流程都走完,几乎这一刻所有的艺人都屏住了呼吸:“经过组委会一系列的研讨,确定本届白玉兰奖的得主是凭借《通缉》斩获五十亿票房的——许乘洲。”

    “真的是要恭喜他了,这么年轻就拿到了玉兰奖,上一个这么年轻就斩获玉兰的还是陆延。”

    场馆寂静了一瞬,而后就被掌声所淹没。

    “恭喜你啊,小洲哥。”肖毅笑着鼓掌祝贺道。

    “甜甜你带的艺人这才刚出道就拿白玉兰,前途不可限量的呀。”坐在苏甜甜两边的经纪人见状都开始狗腿得要联系方式。

    “不就是蹭着陆延的热度拍了部《通缉》嘛。”

    “今年居然还不是程靳,上次就在陆延那栽过一次了。”

    许乘洲还没来得及回应这些冗杂的声音,就在闪光灯和镜头的围绕下被推上了台,主持人拿着话筒官方地问了几句获奖感言就颁了奖杯,一切都跟先前在公司排练的大差不差,没出什么纰漏。

    但出乎意料的是他居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高兴,他只是感觉这奖杯拿在手里沉甸甸的,听着台下轰鸣潮水般的掌声,心里反而空落落的。

    许乘洲下场后,一路从后台绕回了座位,刚坐下苏甜甜就很自然地把奖杯接了过去,一脸兴奋道:“我现在就把这个拍下来帮你发个微博。”

    许乘洲被闪光灯晃得有些头晕:“甜甜姐我出去透口气,这儿太闷了。”

    苏甜甜摩挲着白玉兰的奖杯,已经笑得没功夫管他:“快点回来,一会还有记者招待会。”

    “知道了。”许乘洲将这三个字拖得很长,他将口罩往上拉了拉,身上的黑色西服也脱下来换成了卫衣和羽绒服外套。

    出了会场冷风一下就灌进了脖子,许乘洲冷得缩了缩脖子,将帽子又压低了几分,外面候着的大多都是一些记者,等着里面一散场就去第一时间收集娱乐咨询。

    许乘洲只觉着被吵得头疼,绕过这些叽叽喳喳讨论不断的记者,独自走到场馆的围墙处,刚想从口袋里掏出打火机,手就被人从后面捉住了。

    陆延将黑口罩往下拉了拉,将打火机从他掌心里抽了出来,随手扔到路边的垃圾桶,发出「哐当」一声闷响,沉声道:“不是戒了吗。”

    许乘洲有些意外,但又马上平复了心情,也没功夫管被扔掉的打火机,瞥了瞥嘴:“怎么现在才来,颁奖典礼都结束了。”

    陆延余光扫了一眼一脸失落的人,平静道:“飞机延误。”

    他将左耳的蓝牙耳机摘下来,收进大衣口袋:“拿到奖了?”

    “那当然。”许乘洲说这话的时候就差把「嘚瑟」写在脸上,“可惜没破你当年二十岁就斩获白玉兰的记录。”

    陆延眼皮抬了抬,淡淡道:“想要就送给你。”

    许乘洲「嘁」了一声:“谁稀罕。”

    他双手插进口袋,昂了昂下巴接着道:“我现在还年轻,有的是拿奖机会。”

    陆延淡淡地应了声:“嗯。”

    “我没机会了,毕竟能提名的就这么多。”

    许乘洲差点一口气被他噎死,在心里暗骂一句「装逼狗」,但是仔细想想事实确实是如此,陆延在娱乐圈这么多年,只要是能拿的奖都已经拿了个遍,他有这个傲的资本。

    想到这里他才平衡了一点。

    “陆…”许乘洲刚想开口,余光却瞥到了围墙外穿着一中校服的学生身上,同样是两个拿着烟花棒追逐的少年,他的大脑瞬间一片空白又将要说的话咽了下去。

    陆延见他不说话眉心蹙了蹙,偏头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

    许乘洲条件反射地就要去拉他,但是已经来不及了,陆延的目光已经落在了两个穿校服的人身上,眼底的阴翳加深,淡淡道:“走了。”

    “诶…”许乘洲回过神来还想解释什么。

    但陆延情绪却没有一丝波澜,他平静得出奇,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似只是得离开,丝毫没有过问一丝一毫的事情。

    两人对于当年不告而别的事情,两人一直都很默契得谁也不提,许乘洲更是能避则避,怎么说这件事也是他有错,一直小心翼翼舔剃着尘封已久的疤痕。

    但任凭他再怎么小心掩饰,如今这伤口被扯开就这么鲜/血/淋/漓得曝在寒风中,还是撕心裂肺的疼,比起如今这么冷淡的态度,他更希望陆延揪着自己的领子逼问他当年的因果。

    陆延停住脚步,转头冷声催促着身后的人:“快点。”

    许乘洲没说话跟在后面,想了想虽然心里很乱,但还是别扭地开口道:“对不起。”

    他抬眸看了一眼身着一中校服的学生,有些失神道:“虽然我知道我现在说可能已经晚了,但当时高三真的…总之就是对不起,当时还是不该就那么…那么逃跑…”

    陆延眸光柔和了下来,轻声打断道:“不用道歉。”

    许梅的情况他在公司大概都有了解,虽然那个时候真的快气疯了,但是如今想起来比起生气更多的还是心疼是失落,是生活又恢复死寂的空虚感。

    许乘洲显然不知道陆延的想法,眼泪都快要出来了硬生生憋了回去,凑上去试探道:“那你当时真的就不生气?”

    陆延没有答复,目光却滚烫得可怕,语气不容置喙:“以后不准这样。”

    许乘洲呼出一口白气,边往前走边怅然若失道:“如果我们分手了…”

    陆延的嗓音有些沙哑,目光沉甸甸得落在身边人的鼻梁处,沉得像是要洞穿人灵魂:“没有如果。”

    他半张脸盛着路灯洒下来的光,眸子却漆黑一片:“分手你想都不要想。”

    许乘洲感觉心口处被烫了一下,胳膊勾了一下他的肩膀,仍旧半开玩笑道:“话别说这么绝,要是真有一天我真干了那种丧尽天良不能原谅的事,你怎么办?”

    陆延思索片刻,声线在夜色间冰冷刺耳:“帮你把损失降到最低。”

    他也想过自己跟许乘洲之间到底有什么样的纠葛,可以让他这么害怕这个人的离开,但最后思考是没有一点结果,也许就是因为他是许乘洲,也许就是因为他出现在那年十七岁的盛夏,披星戴月得闯入了他贫瘠的生活。

    陆延的声音不大,在嘈杂的环境下许乘洲却听得一清二楚,心里的最后一根弦也断了,脑海里剩下的只有逃离,逃离接下来程序繁复冗杂的记者招待会,逃离喧嚣的名利场,逃离这纷纷扰扰的一切。

    许乘洲一把拉住身边人的袖口,笑得神采飞扬:“陆延我们私奔吧。”

    围墙下。

    陆延眼底蒙上一层阴影,沉声道:“下来,知不知道有多危险。”

    会场的围墙不是很高,但是上面的部分栏杆都做成了尖刺状,虽然因为年代久远有些生锈,但要是一不小心滑下来还是会进医院的程度。

    许乘洲半蹲在矮墙的一处缺口上,有些懒散地向下望去:“怎么,大明星敢跟我私奔,不敢翻墙?”

    从这个角度看许乘洲的下巴微微昂起,鼻尖和脸颊都被冻得通红,雪落在睫毛上,又化成水冻上,像是铺上了一层冰晶。

    他只能看见眼前人嘴在一张一合,却像是魔怔了似的听不清他在说什么,陆延的记忆在这一瞬间恍惚了,他好像又回到了一中的那个秋天,看到了那个攀在玉兰花树上招呼他翻墙的少年。

    看到了狭窄逼戾的小巷,看到了十七岁那年人民广场上新年的烟花和雪,看到了一中拉起的高考横幅,看到了老家属院里枝丫冲天的玉兰花树。

    许乘洲率先跳了下去,透过铁栅栏看着围墙另一侧不为所动的人,不满地催促道:“你快点啊,一会记者都该追来了。”

    陆延顿了片刻,将下颚的口罩拉至鼻梁,应了声:“好。”

    他的动作很利落,手攀上墙檐,手肘支撑着身子的重量,三下五除二就从围墙上翻了过去,淡淡地开口道:“现在干嘛。”

    许乘洲看着眼前站着的人怔了怔,有些意外,他没想到陆延居然能答应陪自己胡闹,本来已经做好了再翻回去老老实实接受记者盘问的准备,毕竟翘了玉兰奖的记者发布会可不是只损失一个热搜头条的事。

    但如今看着翻墙过来的陆延,他反而更加兴奋,一瞬间将什么都抛在脑后,拉着陆延的袖口,在他耳边轻声道:“回家过年。”

    等记者蜂拥而至时最年轻的玉兰奖得主已经消失不见,不一会许乘洲的手机上就开始被苏甜甜电话轰炸,但他没有理会,牵着陆延的手,穿过吵嚷的人群,穿过商品琳琅满目的闹市。

    人民广场的烟花再次在空中炸响,熟悉的零点倒计时也在此刻准时响起,周围人呼声的浪潮一浪高过一浪。

    陆延逃跑的间隙余光扫了眼身边人,许乘洲额前的碎发已经被吹至两侧,围巾将遮至鼻翼,睫毛很长扑闪着,天上的烟火投下的光影将整张脸映得忽明忽暗。

    就这一眼时光像是又被拉回了十七岁,在最嚣张却又最孤独的年纪里,这些美好都像是点点星火透过光阴点燃了最黑暗的时光。

    岁岁又年年,年年又今朝,年少时的喜欢经久而热烈,让人说不清,道不明,却又忘不掉。

    ——正文完结——

    作者有话说:

    好啦-故事到这里就讲完啦,现在无法表达我现在激动的心情,这是我来小绿江的第一本文也是我真正动笔写完的第一本小说,虽然完结的过程很坎坷,也经历了很多心路历程的波折和自我怀疑,但好在坚持写完了过程还是开心的,陆延和许乘洲的故事其实还是有些瑕疵的,也有不可避免的文笔青涩硬伤,以及连我自己深恶痛绝的鸽子精体质(狗头保命)。

    所以真的感谢所有能看到这里的小可爱,你们真的给了我很大的鼓励,一个作者最开心的事就是自己的故事能被大家喜欢,我还会继续努力的,咱们下本见吧——

    最后推推自己的预收《我竟是顶流的失忆白月光》

    【蔫坏嘴贱顶流攻×钓系小白兔受】

    温然刚回国,第二天就跟顶流一起被挂上了热搜。

    #号外号外!forst空降疑似三年前跟程靳牵手的男素人#

    再加上综艺上程靳的「特殊对待」,温然一时间成了全网粉丝公认的狐狸精。

    为了避风头,在母亲朋友的介绍下暂时住进了一个高档小区。

    他自从住进来就没见过房主,但屋子里有很多程靳的专辑。

    还挺投缘,也是程靳的粉丝。

    某天温然接了张画稿,是自己和程靳的…同人图,但耐不住单主给的钱多,他还是接了。

    温然画到一半,发现笔没电了,转身去找电线的时候门被打开了。

    再回头时只见程靳站在面前。

    程靳扫了一眼电脑上画了一半的草图:这是我家,你怎么在这?

    温然赶紧将电脑黑屏,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我可以解释…

    ——

    出差回来,发现三年前甩了你的前男友在你家,画跟你的本子怎么办。

    程靳选择无视,人是他姐张罗进来的,逼走就是了。

    于是家里的伙食一天三顿都成了温然最讨厌的青椒宴。

    换作以前程靳哄着都耍脾气不吃的祖宗,这次却很不对劲,不仅会强颜欢笑着吃完,还夸他做得真好。

    不仅如此半夜温然还会梦游跑到楼上抱他。

    程靳这天终于忍无可忍,把人堵到墙角,目光沉甸甸得:想复合就直说,温然你是真想当狐狸精啊。

    温然一脸懵逼:什么…复合…

    【更多精彩好书尽在**小说网http://m.dmwx.org】
【全网热门完本耽美小说 www.danmei.la 手机版阅读网址 wap.danmei.la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