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今天也想得到叶秘书的夸奖 > 第40章、【正文完】

第40章、【正文完】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盛如月坐在叶沉谨家的沙发上, 手里端着水杯。这是她到了叶沉谨家喝的第三杯水。她没办法,坐在屋子里,就觉得口干舌燥, 不干点什么分散注意力的话,盛如月怕自己的大脑过载直接当机。

    屋子里有水声,从叶沉谨的主卧传来的, 也是她之前住的那个房间。

    此刻,叶沉谨正在洗澡。

    盛如月心跳快到几乎快要爆-炸。

    叶沉谨,在洗澡。

    她摇了摇头,甩掉自己脑子里的想法。她起身, 企图在叶沉谨的家里翻找一点什么东西来看。

    然后, 她的目光停留在了墙上的挂画上。

    她记得这些画。

    失忆的时候, 她第一次来叶沉谨的家, 墙壁上就挂着这些话。

    那个时候她说什么来着?

    噢,她说, “这些画大多笔触稚嫩,技法幼稚,没有什么收藏价值。”

    “垃圾而已。”

    叶沉谨说,“各花入各眼, 这些画, 他都很喜欢。”

    他当然会喜欢了。

    因为盛如月记起来以后,一看这些画, 就知道, 这是被她丢掉的画。

    她嫌弃这些画画得很烂,很不入流, 她不满意, 所以全都丢掉了。

    但是叶沉谨捡了回来, 还一一装裱好,挂在了墙上。

    盛如月环顾四周。

    屋子里的装潢,绿色复古基调的家具,冰箱里从来不会少的草莓牛奶。

    这个空间里的一切都在告诉盛如月一句话。

    叶沉谨这个闷骚的男人,就像他自己说过的那样,一直一直喜欢她。把对她的爱,全都藏进了生活里的每个角落。就算是她视若垃圾的话,他也当做珍宝。

    这个人......盛如月握紧手里的杯子,这个人,要叫她这么才能放得下。

    “想什么呢?”叶沉谨在身后出声。

    盛如月转过身,看了一眼,就被钉在原地了。原因无他,叶沉谨特意穿了她的喜欢制服,为她戴上了平日里工作中都不会戴的金丝边细框眼镜。

    叶沉谨推了推镜框:“喜欢吗?”

    盛如月点头,呼吸都有点不知道该往哪里放。

    她问:“什么时候买的?”

    叶沉谨走过来,接过她手里的水杯,喝了一口:“眼镜吗?”

    盛如月:“嗯。”

    叶沉谨放下杯子,笑:“上次你说喜欢我戴眼镜,我就买了。”

    盛如月抓着他的西装边角,“叶沉谨,我发现你好像知道自己长得很帅。”

    叶沉谨摇头,在她耳边轻轻说:“我只是知道,你对我没有自控力。”

    话音刚落,叶沉谨就伸手把她抱了起来。盛如月吓了一跳,搂着男人宽阔的肩膀,以此来获得安全感。

    “去床上?”叶沉谨的声音很低,在盛如月的耳边响起的时候就像是有琴弦在被轻轻拉动,这声音很性感,性感到让盛如月有点受不住。

    她有点害羞地说:“我还没洗澡。”

    叶沉谨搂着她的屁股,把她往上兜了兜,亲上来之前,说,“没关系,等会一起洗。”

    他抱着她,边吻边走。

    盛如月觉得自己浑身上下都在发烫,她大概是在这个人的怀里发烧了,汗意也涌来。明明这种时候跟人肌肤相贴只会更热,可她现在就想要这样紧紧靠着叶沉谨。

    叶沉谨大概是打定主意要让她快乐,拿了枕头放在她的脑后,又当着她的面,慢条斯理地解开领带,跟故意要勾引她的男狐狸一样。盛如月馋死了,没等叶沉谨动作结束,就挺着腰往他面前送,把唇也送他,要他含着吻个遍。

    到了这种时候,盛如月才清晰无比地看透了这个人的坏心思。

    他居然,居然要她在这种时候数数。

    一下,两下。

    像这样数。

    盛如月红着脸推他:“你疯了?变态啊你。”

    叶沉谨取下镜框,擦掉盛如月额角的细汗:“你不是,想数学吗?”

    盛如月都懵了:“什么数学?”

    叶沉谨提醒她:“高尔夫,球场,数学。”

    ——!

    原来是那个时候,叶沉谨贴着她的身后教她打球,问她为什么失神,她说,在想数学。

    那个时候,脑子里的确在想,要是叶沉谨是她的数学老师的话......

    可也不是这种数学吧!!

    盛如月挣扎:“数数太简单了,我不要。”

    叶沉谨挑眉:“那等下次我们再换个难的。”

    “现在。”叶沉谨靠近她,眼神似海,薄唇轻启的时候如吐露爱语,“一百零三。”

    盛如月闷哼一声,憋着声音问他:“你什么时候才结束?”

    叶沉谨眨眼:“小姐,这才只是开始。”

    他拉过她的手,压着十指紧扣,头发都散乱,一会结束起来,洗了澡,又要让叶沉谨给她梳头。

    叶沉谨很温柔,他一向是个温柔的人。但他也很坏,有的时候故意吊着盛如月,不肯全都给她,就这么慢慢的,柔柔的,盛如月哪里受得了这个?她从来都是想要什么就要什么的人,为了得到更狠更深的奖励,她会红着脸开口。

    叶沉谨就喜欢看她这样。

    于是快起来狠起来的时候还要说,“小姐,这是你要求的。”

    把自己摘得干干净净。

    累得要死的时候,盛如月倒在叶沉谨的怀里,一根手指头都不想动。她觉得这种事情就是浑身上下都要用力,每个地方都在流汗。整个人结束,全都湿漉漉的。

    她这么不行了,叶沉谨却很稳得住。

    还能够替她整理头发,亲吻她的额角,搂着她说:“阿月,我还想继续。”

    “想和你在客厅,在沙发,在镜子前。”

    盛如月真是要疯了,她拿出最后的力气反手捂住叶沉谨的嘴巴:“你够了啊!”

    叶沉谨无辜死了:“是你的说的,有什么就告诉你。”

    盛如月发现自己还真是给自己挖个大坑。

    她麻木不仁地说:“这种事情以后就不用告诉我了。”

    盛如月狐疑:“当真?”

    叶沉谨低头对她说:“我不告诉你。”

    “我用做的。”

    盛如月气得伸腿踹他,却被他抓着脚踝。叶沉谨往下,亲了亲她的脚趾,又含住舔了舔。

    盛如月的眼角红得像桃花,她躲:“你疯了呀?脏死了。”

    叶沉谨不让她躲:“不脏。”他吻上脚背。

    盛如月受不了:“你放开,我要洗澡。”

    盛如月很警惕地说:“你刚说了,要让我去洗澡的。”

    叶沉谨点头,起身,把她抱起来。

    盛如月抗拒:“叶沉谨!我真不行了!”

    叶沉谨瞧她这样,知道自己大概是把她折腾狠了。他轻叹一声,道歉。

    盛如月看着他这样怪可怜的,她拉了拉他的袖子,解释:“我们慢慢来,下次再继续,好吗?”

    “我没有讨厌你,也没有不喜欢。只是......”她红着脸超小声地说,“我怕坏了。”

    叶沉谨忍住自己心中的野兽,吻了吻她鼻尖:“我抱你进去,帮你洗澡。”他认真地说,“不碰你,我发誓。”

    他有的时候还是有点信用的。

    他当真没碰她。

    洗了澡,盛如月窝着叶沉谨的怀里,两个人开着空调,盖着被子。

    叶沉谨看出她的心思,问她:“又在想什么招?”

    盛如月仰着头撒娇:“叶沉谨,你想不想让大家都知道你的身份。”

    “嗯?”

    盛如月的算盘打得好:“只要你的身份放出去,我想股东大会基本没什么困难的地方了。”

    叶沉谨伸手揉着她的耳垂。盛如月发现,他好像很喜欢这个动作。

    他说:“阿月,有件事,我要跟你坦白。”

    盛如月警惕:“不会又是那种事吧?我们说好今天不继续了。”

    叶沉谨失笑:“我答应你的事情,我会信守承诺。”

    “我想说的是,公司的事情,你完全不用担心。毕竟从一开始,盛景言就只是你的磨刀石。不然,你想,你爷爷当年不乐意把公司给你二伯,现在怎么会让盛景言再接手?”

    盛如月眼前一亮:“你的意思是?”

    叶沉谨喜欢她这样的眼神,没忍住,亲了她一口,继续说:“之前盛景言找我谈合作,让我帮他一个忙。很简单,我顺手帮了。所以,现在,盛景言也是你的人。”

    盛如月:“我们的人!”

    “好好好。”叶沉谨掐了掐她的脸,“疗养院那边也给我发消息了,你父亲的状态恢复得不错,再过几个月,大概就可以恢复日常生活了,只是工作强度定然不能和之前一样。”

    “所以,我想问你的是,你想要他的那个位置吗?”叶沉谨自信地说,“只要想你,盛世就是你的。”

    盛如月想了想,抓着叶沉谨的指尖摆弄:“我们之前签的合同还作数吗?”

    “嗯?”

    “月薪十万,你帮我处理公司的事情。”盛如月狡黠一笑,“既然叶秘书能管得了叶氏和守越,我想盛世对你并不困难,不是吗?”

    她真是太聪明了。

    花十万块,买了一个顶级操盘手,帮她赚钱。

    实权什么的盛如月根本不在乎,她只在乎赚的钱。更何况,还有谁能比叶沉谨更听她的话,对她更忠诚呢?

    他们都说,叶沉谨是盛家的看门犬。

    可他们不会知道,叶沉谨是守家的狼。

    盛如月昂头问他:“算数吗?”

    叶沉谨勾着她的下巴吻上来,厮磨着:“我现在更便宜。”他笑,“不要十万,只要十次,怎么样?”

    盛如月当真开始盘算:“一个月?”

    叶沉谨亲她:“一天是不是太过分了?”

    “别逼我开除你!”

    盛如月凶巴巴地瞪他。

    “一周?”

    “叶沉谨!!”

    叶沉谨笑着搂着她揉了揉她的脑袋:“好了,不逗你了。”

    “阿月,只要你想,不管什么事,我都会为你完成。”

    这是他的承诺,也是他的信仰。

    第二天,盛如月更新了微博。

    @盛如月:恋爱了。[图片]

    她发了一张男人站在她身边刷牙的照片。

    圈内人有人在底下评论:不是吧,盛如月,你就跟秘书谈恋爱啊?

    八卦的人闻风而来:呃,看了大小姐的微博,想知道秘书一个月的工资能抵得上女朋友的一个包吗?还有,这种吃软饭的秘书还没有空位,给我留一个啊。我觉得我也长得不比他差啊。

    盛如月见了,点进这个人的微博,看到他的自拍,yue了。

    男人,不必如此自信。

    盛如月不乐意,又拍了另外一张图,重新编辑了下。

    照片里,是她拉着男人的手,而男人的手上有沉黑色腕表,价值百万。

    穷玩车,富玩表。

    盛如月以为这下就能给叶沉谨正名了,哪知道网友又说:富婆啊,包养我吧。这表肯定也是大小姐给买的吧!

    盛如月气呼呼地丢开手机。

    叶沉谨瞧见了,心念一动。他其实不太在意这种事情,被说成是她包养的小白脸,他也无所谓。只是瞧着她跟网友赌气的样子,叶沉谨觉得,这口气,他得替她争一争。

    没一会,盛如月的手机消息被弹满了。

    熟悉的,不熟悉的人都在跟她聊天。

    陆曼桃直接发了八百个感叹号,叫她看微博。

    盛如月不明所以,点开一看,发现她的那条微博被狂转了。

    守越集团官微转发:谢谢夫人愿意给我们总裁名分。

    络泰纸业:谢谢夫人愿意给我们总裁名分+1。

    明月娱乐:谢谢夫人~~转发这条微博送新上映电影票一张!上不封顶~欢迎转发!

    叶氏集团:小叶家的老板终于露面了tvt恭迎夫人和老板回家!

    太、太夸张了。无数大大小小的公司官微都在转发她的微博,叶氏旗下的艺人和导演,有过接触的资方都忙不迭地表态。

    盛如月这才清楚地认识到,叶沉谨到底有多深藏不露。

    而这样的人,拉开了她的车门,站在她的面前,朝着她绅士地弯腰,递出手,笑着问她:“到公司了。”

    “请问这位叶夫人,愿意再多给我一点名分吗?”

    盛如月忍住心中汹涌,迈开长腿,昂着头,把手搭在他手上,和他十指紧握。

    她偏过头去,藏住害羞:“便宜你了哦。”

    叶沉谨看着和她十指相握的手,勾唇。

    “嗯,小姐,我会好好珍惜的。”

    任世间再嘈杂,他自有他的月亮。

    完-
【全网热门完本耽美小说 www.danmei.la 手机版阅读网址 wap.danmei.la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