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当骤雨初至 > 第87章 薄荷糖

第87章 薄荷糖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演奏会结束将近一小时, 仍旧有观众在陆陆续续离场,或笑或闹行走在街道上。

    霓虹灯亮,晚风轻拂, 不远处的商场正在播放音乐,朦朦胧胧听不太真切。

    周围是夜晚的喧嚣热闹,徐嘉宁却只能看清站在不远处的男人。

    不同于访谈中的西装革履,闻朔现在穿着一件黑色休闲外套,拉链随意敞开, 懒散站在街边的一盏路灯下。他嘴里咬着一根烟, 过往车辆灯光闪烁,轮廓冷峻的侧脸明明灭灭。

    也许是因为光太刺眼, 他的眼睛下意识眯起,坚定望着徐嘉宁, 然后在看到她转身的瞬间笑了。

    那笑容并不明显,明明只是嘴角懒洋洋勾起,徐嘉宁却呼吸骤停,紧接着心脏疯狂跳动。

    不论过去多久,即便是无意识的对视, 她都能感受到一种熟悉又鲜活的心动。

    见她呆滞在原地,闻朔低笑着扔掉烟头踩灭, 迎风徐徐迈步朝她走来,他每踏出一步, 徐嘉宁心脏也就跟着酸胀一分。

    被突如其来的惊喜砸在原地, 她在闻朔还有几步之遥时突然动了。

    怀里是娇艳玫瑰,徐嘉宁一路奔跑, 一头撞进他的怀抱里, 最后被紧紧搂住。

    猛得吸一口气, 徐嘉宁被残留的烟香呛得溢出眼泪,仰着头问闻朔:“你怎么来了?”

    抬手将她眼角的泪水拭去,闻朔见她呛得鼻尖红红不由发笑,揉了揉她的头发说:“再不来我老婆就要生气了。”

    “生日快乐。”

    徐嘉宁眼睛睁大,唇角微微掀起,别扭着故作不满道:“你还记得啊,我以为你直接忘记了。”

    “还有谁是你老婆。”

    “想给你惊喜,”牵起徐嘉宁的手,闻朔带着她走进附近一家餐厅,“为了补偿我们小徐老师,今晚请你吃大餐。”

    餐厅环境优雅,音乐曲调悠扬,落座点完菜后,闻朔取来提前存放在餐厅的蛋糕。

    芒果味蛋糕,是徐嘉宁喜欢的口味。

    蛋糕外包装只有简单的纸壳,并没有任何Logo或者图标,将蛋糕放在正中央,闻朔走到徐嘉宁身后,给她带上生日帽,点燃蜡烛,低声唱着生日祝福歌。

    低沉沙哑的嗓音萦绕在侧,徐嘉宁脸颊微红闭上眼睛,低头眼睫轻颤着默默许愿,最后用力吹灭蜡烛。

    取出一小块蛋糕放在碟子里,徐嘉宁用叉子尝了一小口。

    奶油香甜而不黏腻,蛋糕胚松香柔软,恰恰是她喜欢的。

    “好吃吗?”

    闻朔懒散靠在椅背上,见徐嘉宁吃得开心,手指放在桌子上闲闲敲了敲,无意识蹭过唇角。

    徐嘉宁认真点头,刚想抬头说话却突然失声,紧接着眼睛红了一圈。

    ——男人唇边微红,冒着几颗些许熟悉的小泡。

    芒果味蛋糕,隐蔽的过敏反应,答案昭然若揭。

    瞧着事情败露,闻朔暗骂自己试吃时没注意,表面却神色如常笑了笑,抽张纸巾走到徐嘉宁身边坐下,垂眸认真给她擦眼泪。

    “啧,小姑娘今天成了小泪包。”

    徐嘉宁抓过纸张,低着头自己擦泪,许久才眼眶红红骂他:“笨死了,你是不是嫌自己命长啊?”

    唇角抑制不住上扬,闻朔挑眉慢悠悠道:“没,还想和你过一辈子呢。”

    他打算去蛋糕店买一个庆生,无奈转一圈没找到徐嘉宁喜欢的芒果味蛋糕,最后只能亲自动手做。

    毕竟是生日,蛋糕总不能敷衍应付。

    “我真没事,”闻朔低声哄她,又蔫坏把她的手指放在自己唇边,咬了咬,“要不你摸摸它,回去前肯定就好了。”

    嘀嘀咕咕骂着不要脸,徐嘉宁推开他破涕为笑。

    两人吃完晚饭后,走在路上返回酒店,中途路过商场,正中央的音乐喷泉有街头艺人表演。站在一群人中间,徐嘉宁吹着干燥微凉的晚风,捧着一杯珍珠奶茶,静静听着乐队演唱。

    周围嘈杂,闻朔揽住她的肩膀低头,在她耳边说去接个电话,徐嘉宁点了点头应答。

    一曲终了,见人还没有回来,徐嘉宁拿出手机准备给闻朔发信息,前方突然传来一阵麦克风的尖鸣声。

    “接下来是今晚的特别节目。”主唱声音清亮浑厚。

    倏忽亮起一道光芒,她下意识抬头看过去,却见正中间的主唱早已不见。

    取而代之的是迟迟未归的闻朔。

    他姿态闲散坐在高脚椅上,眉目洒脱不羁,手指搭在话筒上,确认设备无误后撩起眼皮,目光笔直看向徐嘉宁所在的位置,轻笑着低声道:

    “这首歌叫做《红豆》。”

    舒缓温柔的曲调,伴随着男人低沉沙哑的嗓音,在广场弥漫扩散,围观的人群越来越多,甚至有人忍不住轻声跟唱。

    整个世界落入了温暖的柔软之中。

    “等到风景都看透——”

    唱至尾声,闻朔突然将话筒一把拽起,脚步坚定朝着徐嘉宁走来,他牵起她的手,笑着唱出最后一句:

    “也许你会陪我看细水长流。”

    周围满是尖叫起哄声,徐嘉宁耳朵又酥又麻,看着闻朔笑着开口,一字一句道:

    “徐嘉宁,你是我的永垂不朽。”

    没有什么会永垂不朽,但你会。

    音乐演奏会结束后,徐嘉宁又恢复到教学科研两头抓的生活。比起最初无法掌控课堂的生涩,她已经在摸索中逐渐成熟,形成了自己独有的教学风格,工作也更加如鱼得水。

    只不过新教师总是会格外忙些,人际关系也好,学校各种各样的活动也好,虽然相较年前轻松,徐嘉宁依然忙得连轴转。

    比起徐嘉宁,游戏新作平稳运行的闻朔则空闲许多。他每天正常上下班,中午有时候还会拎着一堆好吃的到学校找她,晚上下班接人也会早早守在学校门口。

    出现频率太过频繁,钢琴系老师几乎没有人不认识闻朔,碰到徐嘉宁就忍不住打趣她一番,以至于她有段时间碰到同事就忍不住头皮发麻,下意识想要躲避。

    虽然羞涩,徐嘉宁一开始也没察觉到不对劲,只当是闻朔的确是工作告一段落,手里时间一大把才会时不时找她。

    直到她偶然间看到程越的加班吐槽朋友圈。

    周五下午,闻朔照常开车接徐嘉宁下班。正值下班高峰期,道路拥挤堵塞,略微晕车的徐嘉宁打开窗户,等风慢慢透进来,她胃部的恶心感才慢慢压制住。

    临近六月,江城温度逐渐攀高,傍晚微风也稍稍带着股燥热,头顶在玻璃窗户上,徐嘉宁望着窗外颜色愈发浓深的树叶,半阖着眼睛笑了。

    夏天就要来了。

    颠簸中昏沉欲睡,就在徐嘉宁准备一路睡到家时,车辆突然停靠在街边,停顿感让她头稍稍晃了下。耳边是安全带解开的声音,她迷迷糊糊睁眼观察周围的环境。

    熟悉得过分,他们停在了江城二中附近。

    受晚自习影响,学校旁边的摊贩基本晚上才开始活动,只有个别流动性小摊还按照从前的时间出摊。

    比如神出鬼没的竹筒粽子摊,还有以前颇受欢迎的烧烤摊。

    车门被打开,半睡半醒的徐嘉宁搂住闻朔的腰,轻轻蹭着闭了会眼,脸颊被捏了捏,才慢吞吞跟着他下车。

    “怎么想着来这里?”

    刚睡醒的缘故,徐嘉宁的声音有些软,拖着长音。

    领着她来到烧烤摊前,闻朔把钱递给老板后,带着她走到一处偏僻角落里遮阳,最后语气沉沉说:“没什么,突然想吃了。”

    鼻尖溢满咸香,徐嘉宁嘴里也跟着开始犯馋,瞧她干站着有些无聊,闻朔把人揽进自己怀里,垂眸低声问今天发生了什么。

    挪动着找到舒服的姿势,徐嘉宁打了个哈欠,说课堂上发生的趣事,还有食堂又推出的新奇菜品。

    很琐碎的日常,甚至有些许无聊,但闻朔听得认真。

    拎着烤串上车,徐嘉宁刚系好安全带就迫不及待打开,口腔内充斥着烧烤的香气,她幸福地眯起眼睛,接连吃了好几串。

    如果没有闻朔阻止,让她回家好好吃饭,她说不定真的会在回家前吃干净。

    把袋子封好口,睡意全无的徐嘉宁点开微信,最新一条朋友圈来自程越,里面大肆吐槽最近永无止境的加班,字里行间充斥着对闻朔的怨念,逗得徐嘉宁笑出声。

    不过很快,她就觉得不太对劲。

    偏头看向正在开车的闻朔,徐嘉宁语气有些严肃:“公司最近是不是挺忙的?”

    手指搭在方向盘上敲了敲,闻朔目视前方,“没感觉,挺闲的。”

    “那怎么程越这几天总是说自己在加班?”徐嘉宁越想越不对劲,“你要是有事情不用管我,晚上我可以自己回家。”

    仔细想想,过完年后闻朔似乎就有些许反常。

    深夜骑摩托车带着她出去兜风,五月份又在公司举办什么辰光第一届运动会......

    “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红灯亮起,闻朔停在路口,漫不经心扯了扯略紧的安全带,“程越手头上有新项目,和游戏周边有关,我不负责这块。”

    语气懒洋洋的,他伸手在徐嘉宁额头敲了下,“小姑娘成天想东想西。”

    一时理亏,徐嘉宁摸着微红的额头讷讷,最后小声哦了一声。

    晚上躺在床上,徐嘉宁正在和沈川聊沈暄钢琴课的事情。商量得差不多,沈川话锋一转,提起令她振奋的消息。

    方想和沈川,还有余飞扬想要挑出早年翻唱的作品重新录制,上传微博回馈粉丝,问她要不要一起。

    地点就在他们以前录制的录音室。

    盯着手机屏幕上的消息翻看好几遍,徐嘉宁激动地差点把字打错,在四人小群里面敲定时间后,她兴奋地抱住旁边的闻朔。

    “有一种时光回溯的感觉,很神奇。”她形容道。

    闻朔抓住她的手指,十指相扣间在她额头落下一吻。

    他最近格外钟爱亲吻她的额头,早上分别、晚上见面、以及睡觉时都会亲她。

    徐嘉宁很喜欢这种温馨亲昵的吻。

    细细碎碎的吻顺着额角蔓延,徐嘉宁的身体悄无声息滑落,整个人温软躺在床上,眼眸温润明亮,长发在床单上纠缠缠绕,偶尔有几缕蹭着她的脸颊,平添几分春色。

    低笑着摩挲她被吻得嫣红潋滟的唇瓣,闻朔衔着她莹润的耳垂,又咬又吮,等到微微红肿才轻轻亲了下。

    耳根烫红,徐嘉宁身体又酸又胀,汗水沾湿她的眼睫,嘴边间或溢出无意识的轻/吟。

    意识浮沉间,她大脑混沌凌乱,只听见男人嗓音暗哑道:

    “有点遗憾,挺想看你以前唱歌的模样。”

    双臂无力搭在男人的脖子上,徐嘉宁试探着主动吻上去,唇舌缠绵间很快被剥夺了主动权。

    “不要遗憾。”她哑着嗓音回答。

    不要遗憾曾错过我的青春。

    因为你本来就是我青春的全部组成。

    八月底,浓绿震颤,蝉鸣声声。

    成年人的世界远比学生复杂,三番两次推脱延期,徐嘉宁他们终于在录音室相聚重逢。

    这天天气很热,闷热又潮湿,有几分下雨的意思。

    录音室在巷子深处,在外面停好车后,徐嘉宁和闻朔顺着路往里面走过去。

    时隔多年,这条小巷仍旧是多年前的模样。两旁是高大浓密的树木,落下清凉舒适的阴影,一堆老人家搬着马扎坐在树荫底下,或是摇着蒲扇聊天,或是摆桌玩象棋,偶尔有铃声响起,几个意气风发的少年骑着自行车穿巷而过,零碎的光点落在他们脸上跳动,格外意气风发。

    行走其间,就好像瞬间回到了高中的夏天。

    回头正望着少年离去的背影,徐嘉宁下巴被人钳制住,脸颊掰正对上闻朔放大的脸庞,嘴唇被惩罚性地咬了咬,男人脸色有些黑,语气不爽道:“有什么好看的?”

    眼睛转了转,徐嘉宁笑着答:“很耀眼啊,朝气蓬勃。”

    紧接着,她又眨了眨眼睛,垫起脚尖吻了下他的脸颊,悄声说:“不过,你最好看了。”

    趁着男人怔松,她狡黠一笑转身向前跑去。高跟鞋落地声清脆,闻朔摸着脸颊笑得懒散,随后双臂撑在后脑勺,慢悠悠迈着步伐跟在徐嘉宁身后。

    阳光将他们的身影拉得很长。

    等徐嘉宁和闻朔到时,录音室已经挤了一堆人。除了余飞扬、沈川还有方想之外,程越、赵玫、以及许柚夫妻俩也跟着凑热闹。

    一开始只是许柚想要过来,她一直很想看徐嘉宁录歌,加上刚生产完无聊,听说徐嘉宁准备去录音室,她直接把女儿交给父母,然后拉着宋砚过来旁观,也算是趁机过过二人世界。

    而消息传播得飞快,赵玫和程越闻讯而来,征求沈川他们同意后,赵玫和程越就加入了今日的活动中。

    毕业工作后,没时间打理的沈川将录音室交给专业人员管理,不见颓势反而蒸蒸日上,成了江城有名的录音室之一。知道沈川要带着一堆人过来,负责人早早就对外宣称休业,送上零食饮料后微笑离去。

    围坐在沙发上认识寒暄一番,翻唱录制正式开始。

    提前在家练过,徐嘉宁他们翻唱重制的速度很快,只需要沈川后期调音修音就大功告成。距离午饭的时间还早,想着在场大部分人没接触过歌曲录制,沈川又开了一间录音室供大家娱乐。

    徐嘉宁是最后录制完的,嗓子唱得干哑,她接过闻朔递来纸杯喝了口水。

    不远处,麦霸程越正在闭眼忘我唱着悲伤情歌,赵玫和许柚嘻嘻哈哈笑作一团,宋砚站在沈川他们背后,讨教有关歌曲录制的事情。

    融洽而又充满活力的氛围。

    唱到尽兴的程越推门离开,徐嘉宁刚准备问谁还想进去唱歌,手腕突然被攥住,整个人顺着结实有力的手臂站起来,等回过神来已经和闻朔站在录音室内。

    在挤眉弄眼中,徐嘉宁和闻朔一起录了首歌曲。

    是经典对唱情歌,《想把我唱给你听》

    视线不自觉被对方吸引,徐嘉宁和闻朔偏头静静看着彼此,清润和磁性的嗓音慢慢交缠融合:

    我把我唱给你听

    我把我唱给你听

    ......

    最亲爱的人啊

    路途遥远我们在一起吧

    脸颊微红,被赵玫和许柚来回揶揄的徐嘉宁不堪其烦,找到偏僻的角落坐下,抬头看向还在录制的闻朔。

    他刚才有一段收音效果不好,需要再录制一次。

    出门没来得及充满电,徐嘉宁的手机停电关机。她拿起闻朔的手机,给正在唱歌的他拍了一张照片,想要留作纪念。

    屏幕解锁,她打开图库仔细挑选照片,手指下意识往左滑,一张截图错不及防出现在她眼前。

    那是一张计划表的截图,表名是“小姑娘的心愿清单”。

    1.新年整点祝福

    2.一起去高中的烧烤摊买东西

    3.在篮球比赛上送水

    4.运动会两人三足夺冠

    5.深夜一起骑摩托车兜风

    6.不是隔着纸巾的额头吻

    ......

    14.一起合唱一首歌

    .....

    眼睛发酸,徐嘉宁刚想关闭页面,身前落下一道阴影,手掌被人温柔拉住,她抬眸对上闻朔的目光。

    惯有的漫不经心之下,是浓烈的牵缠。

    心脏一窒,徐嘉宁伸手紧紧抱住男人的腰,撞进他的怀抱里。

    起哄声此起彼伏,闻朔闷笑着微微俯身,伸出双臂将人紧紧拥入怀中。

    录制结束以后,一群人热热闹闹吃了顿饭,最后趁着下雨前告别回家。

    乌沉沉的天空闷闷压下来,空气愈发潮湿闷热,来时葱绿的树叶也变得蔫蔫耷耷。

    暴雨将至。

    不约而同,徐嘉宁和闻朔都没有谈及回家的事情。他们牵着手重新踏入小巷,最后在拐角处找到熟悉的辉远超市。

    还是涂着绿色油漆的屋檐,也仍旧是不过40平方米的占地面积,超市的老板依然是从前的大叔,他如从前般悠然躺在竹椅上,拿着手机打游戏,见有客人来也是爱答不理的模样。

    一条路梦里走无数遍,徐嘉宁静静站在一堆糖果面前,轻声回忆道:“当初我在这里拿薄荷糖,你正好要去拿上面的水果糖,然后起身时我们手指轻轻碰了一下。”

    “你说了句‘不好意思’。”

    那时,她只感觉心乱如麻,却不知是少女爱恋的开端。

    “要不要再来一遍?”闻朔嗓音低哑。

    又闷又热,逼仄的空间内空气稀薄,徐嘉宁仰头望着他,恍惚间点了点头。

    昏黄的电灯摇摇晃晃挂在头顶,徐嘉宁弯腰俯身去拿最底部的薄荷糖,抓住冰凉铁盒的瞬间,一只骨节分明的手丛她背后探过来,连带着湿润酸苦的香烟气息一同将她包围住。

    蓦然,她心里开始下了场雨。

    算准时机,她找到盒子伸回胳膊,手指恰好不经意蹭过闻朔的,脸上熟悉的热度在蔓延。

    然而,预料中的“不好意思”却并没有响起。

    正疑惑回头,她的手迅速被牢牢抓住,紧接着腰部一紧,徐嘉宁落入闻朔的怀抱中。

    后背抵住男人滚烫的胸膛,热气缓缓吹拂,徐嘉宁耳朵滚烫,响起闻朔轻狂恣意的声音:

    “不好意思,抓住你了。”

    望着瓷砖地板上两人交叠的身影,徐嘉宁缓缓笑了。

    故地重游,抱着怀旧的心态把当年买过的东西如数买齐,徐嘉宁走到收银处找老板结账。

    望着旁边写着‘不向未成年人售卖烟酒’的告示牌,她眼底浮上一层怀念。

    “一共40块。”

    将东西全都装在袋里子,老板等着顾客结账,却没想对方突然愣在原地。

    被老板轻叩桌面的声音唤醒,徐嘉宁急忙扫码付款,离开前左思右想还是没忍住问出了口:“老板,您确定是40块吗?”

    不耐烦摆摆手,老板皱着眉说:“这家店我都开十几年了,闭着眼睛都能把价目表背出来,哪里能算错?”

    内心涌起一阵好笑又不可思议的想法,徐嘉宁问他这些东西十年前大概卖多少钱。

    老板是个细心人,每年每笔账算得清清楚楚。他弯腰从桌子地下捞出一本泛黄的账本,仔细比对后告诉她说:“当时是卖31块。”

    与此同时,她耳边响起男生当年的话:

    “四十二。”

    当年还钱时,徐嘉宁不明白男生意味不明的轻笑声,现在却是懂了。

    只是因为不喜欢薄荷糖,的确是张狂不羁的他能做出来的事情。

    拎着一袋子东西离开店铺,徐嘉宁找到闻朔的身影,刚想偷偷跑上去吓唬他,却不想被一把拽住手腕,最后踉跄着跌进温暖的胸膛。

    鼻尖满是男人凌冽的气息,徐嘉宁撞进一双漆黑锐利的眼眸中,嘴唇被惩罚性咬着,男人气息炽热,散漫着含糊不清道:“小姑娘不乖。”

    他今天穿着一身休闲服,黑色短袖和长裤,踩着一双白色板鞋,刚理过的头发干净利落,身材挺拔笔直,眼神疏懒仍带着少年意气,嘴角是痞气的拽笑。

    一如当年初见。

    顺势搂住他的脖子,徐嘉宁抵住他的额头,声音软软的:“闻朔,你知不知道你欠我钱。”

    “还有你偷看我微博小号的事情怎么算?”

    微愣片刻,闻朔低笑着轻啧:“好像是有点难办。”

    “那只好以身相许了。”

    还没反应过来,徐嘉宁左手被轻轻抬起,而后一枚做工精致的戒指缓缓落入指间。

    图案是一颗小巧可爱的糖果,中间镶嵌着绿色的宝石。

    大脑一片空白,狂跳的心脏仿佛要越出胸膛。

    天边雷声隐隐,乌云压得很低很低,空气黏腻潮湿,雨点慢慢噼噼啪啪落在地上。

    低头吻了吻她的无名指,闻朔抬头朝她看去,眼神坚定,澄净却也热烈:

    “既然欠了你11块,那就赔给你一生一世。”

    “徐嘉宁,你愿意嫁给我吗?”

    抚上他的眉眼,泪水顺着眼角滑落,徐嘉宁轻声说:“我愿意。”

    泪眼朦胧,过往从前在徐嘉宁眼前一幕幕闪过,最终倏忽间一飞而散,而后缓缓凝聚成眼前男人的模样。

    十六岁的徐嘉宁,在盛夏暴雨中对浪荡不羁的闻朔一见钟情,从此无论甜蜜酸苦,再也移不开视线,心甘情愿沦陷。

    而十年后,那初见心动的感觉依然鲜活明亮,在她心尖熠熠生辉,只消稍稍朝他看一眼,便是恒久绵长的念念不忘。

    所幸所幸,她的念念不忘,终有回响。

    屋檐滴滴答答作响,一阵大风刮过,将他们的衣服逐渐打湿。

    闻朔将徐嘉宁抱起,抵在栏杆上,轻轻拨开她黏在脸侧的湿发,垂眸温柔吻了下来。

    纷纷雨声中,喁喁私语。

    ——“徐嘉宁。”

    ——“嗯?”

    ——“富士山是私有的。”

    ——“......嗯。”

    ——“所以凭借爱意,徐嘉宁可以将闻朔私有。”

    因为,闻朔本就是徐嘉宁的独家专属。

    ——正文完——

    作者有话说:

    歌词引用《想把我唱给你听》

    -------

    完结啦!

    感谢大家对我地支持与鼓励,也

    番外会在两三天休整后开始更新,内容会包括大家期盼的婚后生活,如果大家还有什么比较想看的也可以提出来,我会力所能及去写的!

    总而言之,爱每一个小天使。
【全网热门完本耽美小说 www.danmei.la 手机版阅读网址 wap.danmei.la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