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活偶都市 > 第一百一十九章 “爱。”

第一百一十九章 “爱。”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最近新闻编得越来越离谱了, 你五十岁阿姨徒手砌城堡,还有这个……某漫画家现场签绘日签百张,为了博流量真是啥谣言都编。”

    “妈, 养病少刷点短视频。”

    “不然像你一样,整天抱着手机看你那什么职业联赛?”

    “您不懂就别唠叨,这可是咱们赛区第一次打进世界总决赛, 这新人跟怪物一样……”

    病房里的电视调了好几个台, 滚动播报着富华地产因被证监机关责令停业调查的新闻。

    护士长走进门, 取下了隔壁床头“精神分裂症”的病历卡,微笑着朝正在收拾东西的年轻人打招呼。

    “没多大问题了, 出院了也要记得定时吃药, 保持心情愉快。”

    “我会听医嘱的。”颜格收拾好东西,走出病房时, 护士长又叫住了他。

    “对了小颜啊, 我们护士站的小丫头们托我问问你谈对象了吗?”护士长笑得慈爱, “要不要加个联系方式聊聊?”

    颜格轻轻摇了摇头,像是反应迟钝一样,又说道:“不用了,谢谢。”

    他从“慈陵”回到慈陵已经有半个月了,和其他“患者”一样, 他们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精神问题,有区别的是,他们很快就把那个地方的故事遗忘了,只有他忘记得很慢、很慢。

    在允许的范围内,他给每个人都打过电话, 对方都怀疑他是打错了。

    对他们来说,他只是个陌生人。

    等颜雪潮为他办出院手续时, 颜格坐在等候区,看着腕上停止了时间的手表。

    一阵细微的歌声传入耳中,颜格转眸看向坐在旁边玩手机的小姑娘,

    “你听的是谁的歌?”

    小姑娘本来没太想搭理人,扭头一对上颜格的眼睛,立马坐直了身子,摘下耳机回答道:“L2的,你也是他的Fan吗?”

    “……”颜格眼神空茫地点了一下头,却又说,“我不是。”

    小姑娘见他视线移开,又偷偷瞥了他两眼,觉得实在养眼,主动道:“明天L2要在慈陵竞技场开音乐会呢,机会难得,可以去听一听呀,不然我们加个联系方式?”

    颜格正要开口,颜雪潮已经办完手续回来了。

    “走吧,去三医院看看你姥姥。”

    “嗯。”

    对着失望的小姑娘说了声抱歉,颜格跟着父亲离开了医院。

    路上父子两人没有多说什么,过红绿灯的时候,颜雪潮才开口:

    “……多余的话我就不再啰嗦了,整个事件有很重要的研究价值,消息也会被压下去,你还是正常上学工作,其他的有我。”

    颜格看着车窗外的车水马龙,轻轻应声:“爸,我想在慈陵多住一段时间再回北宁。”

    “可以,一会儿我和安院长还有个视频会,你先上去看你姥姥吧。”颜雪潮从车里又拿出了一个小东西,塞进颜格怀里。“这是你姥姥的,记得带着。”

    颜格低头一看,是那只招财猫。

    离开了那座活偶都市,它又变回了普通的瓷猫,灵动的模样仿佛只是一场梦。

    颜雪潮说,当时发现他昏迷在大桥上时,怀里就抱着这只瓷猫,他问起是不是还有一把小提琴时,他们却都说没有看到。

    最终,他什么也没能留下来。

    在这几秒的沉默间,颜雪潮仿佛看出什么,叹了口气,让颜格下了车,打起了电话。

    三医院里人来人往,窗外不远处的南大桥车流不息,一切正常得让人不适。

    叮一声,电梯门打开,颜格走出去,正好撞上脸色苍白的三舅。

    “格格,回来了啊。”三舅神色慌张,朝颜格身后看了一眼,没看到颜雪潮的身影,才稍稍安心,“你爸……回北宁了吗?”

    颜格静静地看着他,三舅愣了一下,不由得退后两步,有那么一瞬间,他觉得颜格眼睛里像是住着另一个人。

    “怎、怎么了?”

    “罗建坤死了吗?”颜格直截了当地问道。

    三舅脸色瞬间惨白,眼神慌张道:“是、是你爸告诉你的?”

    罗建坤死了,不是被抓的,是被追债的人打死的,听说就是和最近破产的富华集团那帮人有关。他一死,三舅终于从发财梦里被吓醒了,现在恨不能天天躲着家里人。

    颜格捏了捏耳垂,道:“我猜的。”

    役者的能力在他身上还有严重的残留,只要他想,他还能像卢卡一样听到一些人心里的蛛丝马迹。

    绕过浑身冒冷汗的三舅,颜格放松了神色,推门走进了满是午后阳光的病房。

    “……最后呀,朱丽叶服下了毒药倒在了死去的罗密欧身上,两家的父母终于意识到了争斗是多么愚蠢的行为,至此两家消解了积怨,为他们两个立下了黄金铸成的雕像。”

    顾月圆的病床前,趴着几个隔壁儿童病房里的小孩,他们围在老人四周,聚精会神地听着她讲故事。

    一个故事结束,有的孩子眼泪汪汪,有的孩子闹着要好奶奶再讲一个,不多时,就都被闻声赶来护士们带走去吃药了。

    颜格将怀里的花插是玻璃瓶里,放在窗台上,阳光照在花瓣的水珠上,像是撒了一层细碎的珍珠。

    “不是说腿伤没事吗。”顾月圆合上童话书,有些担忧地看着颜格,捋了一下他额前的碎发。“怎么愁眉苦脸的?”

    颜格摇摇头,顾月圆让他枕在床边,轻轻拍着他的后背,温柔地笑着问道。

    “格格,你可从来没有这样过,总不会是失恋了吧。”

    “姥姥。”颜格有生以来第一次问道,“爱情是什么?”

    顾月圆愣了一下,反应了许久,才判断出颜格说的并不是什么戏词。

    她并没有随口糊弄过去,轻声反问道。

    “那你觉得是什么呢?”

    “一直以来,我觉得那只是带来矛盾的东西,是大多数不幸的源头,是作家、艺术家吃饭的东西。”

    可当他想去描绘它时,又觉得脑袋一片空白。

    它就像是隐形的荆棘,每当颜格想去抓住它、挽留它,就被毒刺扎得鲜血淋漓。

    可它偏偏又那么尖锐地、真实地存在过。

    “姥姥,你有爱过什么人吗?”颜格问道。

    窗外薄淡的阳光从花朵上的水珠折射进来,落在顾月圆霜白的眉睫上,她轻轻合上眼,嘴角露出微笑。

    “有呀,当然有。”

    “他是谁?或者说,是什么样的?”

    “他是……”顾月圆慢慢地露出回忆的神情,“他是个伶人,只要上了戏台,他总会吸引所有人的目光,和他搭戏的女主角也是那么光彩照人。而我,却是家里最笨手笨脚的那个。”

    “姥姥那时,做了很多关于他的梦,梦里他带我去过很多地方,他到的街道,大大小小的玩偶都为他歌唱。”

    “我们去过夕阳下的码头,人声鼎沸的马戏团,午夜时分的钟楼。”

    “我此后的人生里,再也没有那样的时光……说来奇怪,分明只相处了那么短的时间,却要用一辈子来回想。”

    颜格抬起头,这一瞬间,他仿佛看到的不是一位迟暮的老人,而是一位待嫁的少女。

    她温声答道:“这就是爱,爱是让人学会难过的东西,但它也是……你拥有了之后,便不会为之后悔的东西。格格,如果你遇到了,就鼓起勇气寻找它吧,你会发现这个世界充满奇迹,爱就是其中之一。”

    奇迹?

    颜格很难相信这世界上有什么奇迹,那违背了理性。

    但这一刻,他想放任自己相信一次。

    “我知道了,我会去试试。”颜格站起来,走出病房后,又回头看向顾月圆,“您留在慈陵这么多年,也是为了等那个‘奇迹’吗?”

    顾月圆一副被问住的神情,顿了顿,才说道:“这是姥姥的秘密。”

    ——妈,你为什么留在慈陵?这里有什么好的?

    有什么好的?

    似乎没有什么好的,她在这里失去了家,记忆里满是它焦土遍野的模样。

    但……顾月圆有个约定。

    这里有他诞生的土壤,他们出生于同一片土地,这里也终将是她埋骨的地方。

    他们终会在这片故乡的泥壤下相拥。

    “……十五始展眉,愿同尘与灰。”

    顾月圆轻轻抚摸着膝上的小瓷猫,半梦半醒地呢喃道——

    “你说是吧……卢卡。”

    窗前花朵的影子落在小瓷猫的眼睛上。

    无人看到的地方,它眨了一下眼睛,轻轻蹭了蹭,安静地在顾月圆的怀里睡着了。

    ……

    走下楼时天色已近黄昏,颜雪潮正在楼下打电话,看见颜格来,他放下手机,递给他一张门票。

    “爸?”颜格接过那张门票,一时哑然。

    “双倍年假和一个同事换的。”颜雪潮色是一如既往地淡漠,“这之后我希望你尽快回校上学。”

    颜格握紧了手中的门票,重重地点了一下头。

    颜雪潮看了一眼手机,随口提醒道:“市中心大堵车,适当运动有益于复健。”

    话还没说完,颜格的背影就已经消失在了医院外。

    “啧。”颜爸爸不满地挑了挑眉头,难得打开搜索引擎,搜索起了“怎么有效阻止儿子早恋”的话题。

    ……

    今夜是个晴朗的夜晚。

    微寒的风里,街上行人时不时向城市中央霓虹灯闪耀的地方望去。

    在慈陵竞技场就近的广场上,平时在这里玩耍的老人和儿童,也难得驻足,听着会场里传出的音乐声。

    交响乐鼓噪出惑人的低语,映射出千姿百态的人心。

    会场里涌动的荧光海里,炽白的光束从舞台的四面八方照在中央,随着象征着高-潮的氛围音敲下,炫目的烟火冲向夜空,将星星的光也一同掩盖。

    白色的钢琴前,演奏家仰望着夜空。

    尽管观众们听不出来,但乐队的人知道他今夜的演奏不太寻常,果然,随着音符的不规则异动,他开始了即兴唱作。

    “我梦见……”

    “我梦见星辰落在雪夜的山峰,遥远的回音在不眠之夜里激荡……

    我看到怪诞的小丑行于午夜,诗人们醉倒在爱神座下……

    我追寻的影子是谁,是否打破镜子就能见到?”

    “我能听到一万个人的脚步声,却无法描摹你的模样。”

    “你好,我最想见的陌生人……”

    上万个如痴如醉的声音里,某个黑暗的角落,颜格是全场唯一一个闭着眼睛聆听了全程的人。

    从人声喧嚣,到灯光熄灭,他就这么安静地坐在角落。

    役者的力量让他像个隐形人一样坐在那里,无人发现他,直至会场的最后一盏灯灭去,只余星光落在他肩上。

    台上的是个陌生人,或许他们现实的记忆里有所交集,但他不是那个生死交契的黎鸦。

    颜格一步一步地穿过空荡荡的会场,走上了舞台。

    他坐在舞台边,眸子里映出真实的世界。

    他有一种直觉,如果他的黎鸦在这里,即便是上万人的尖叫,他也能知道他在哪里。

    但他没有来,奇迹没有发生。

    只有他一个人还沉浸在那场梦里,而现在,是时候从这场梦里醒过来了。

    颜格脱下手表,放在舞台上。

    “再见了。”

    他说着,而就在这时,他听到了“滴答”的一声。

    那是秒针走过一格的声音。

    午夜十二点,灰姑娘都要梦醒的时候,这块停摆若久的表却开始走了。

    颜格微微睁大了眼睛,他抓起那块手表,却不知何时被身后的一只手紧紧握住了手腕。

    星星与月亮的柔光下,他对上了一双熟悉的,含笑的琉璃色眼睛。

    “今晚有一万个人对我说那三个字,可我只想回应给一个人。”

    “请问,我有这个荣幸,让你成为这个人吗?”

    这一刻,颜格听到他们的心跳同调了。

    这就是奇迹。

    ——Fin.

    --------------------

    作者有话要说:

    午夜钟声敲响,童话故事未完待续

    ————————

    这是一个“爱”可以超越时间、空间的故事

    我很少去用很多个角度正面描写“爱”这种感情,写的大多数是糖精或情怀,这篇文是特殊的。

    我通篇用了很多复杂抽象的辞藻去堆砌、诠释“爱”,人和人之间,人和物之间,都有所存在,它是灾厄,也是救赎。

    感谢大家漫长的等待与陪伴,这一场奇幻的冒险愿以后出现在大家的梦中。

    ——————————————

    最后,嗯把我文艺人的面具揉吧揉吧丢垃圾箱里,下半年来点沙雕的,赛高你嗨铁鸭子哒的那种

    新坑古代言情《名侦探夏贵妃》准备开high!!!

    当里个当,当里个当。

    大理寺有个夏阎王,百姓爱戴破案强;

    真容现世惊皇上,青天原是美娇娘;

    庸官碌吏落井忙,人在天牢等流放;

    一纸御令震天响,夏郎从此成娘娘。

    宫斗我畏畏缩缩,骂皇帝我重拳出击

    大人一腔正气

    当官两袖清风

    断案三花聚顶

    恋爱四大皆空
【全网热门完本耽美小说 www.danmei.la 手机版阅读网址 wap.danmei.la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