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诱捕温柔 > 第69章 、温柔【正文完结】

第69章 、温柔【正文完结】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风平浪静的周一, 平静许久的网络被一条微博打破。

    【季衡:季太太@宣清】

    配图是一张宣清窝在沙发上看书时的抓拍照片。

    午后温暖的阳光透过窗户洒进来,照的她的发丝透着微光,显得毛茸茸的, 女人低着头,目光垂在手中的书本上,长长的眼睫宛如蝶翼, 乖顺的垂着, 温婉又可爱。

    部分上班摸鱼的网友们率先发现, 顿时掀起一阵热烈讨论。

    【?宣清?季太太?我没眼花吧?!】

    【这是真的是季总的号吗?不是高仿吧……】

    【是他本人的号, 你看那个金光闪闪的认证标志。】

    【卧槽?他们俩竟然?难道之前一直是在隐婚吗?】

    【所以这就是……突如其来的官宣?】

    【不,我更觉得季总像是在暗戳戳的炫!耀!老!婆!】

    【虽然但是,我要是有宣清这么漂亮的老婆, 我也要满天下的大肆炫耀!季总之前也是真能忍得住啊 】

    公司的化妆间, 安安急冲冲的推门冲进来:“清姐!季先生他他他, 他在微博上艾特你了清姐!”

    安安看到季衡的官宣微博时,整个人吓一跳,赶忙来告诉清姐。

    结果等她走到宣清身边的时候,却发现清姐的屏幕上,赫然是刚刚编辑好的一条微博。

    没有文字,没有艾特, 只有一张照片。

    男人骨感分明的手指握住女人葱白的小手,两人指尖交缠,手上无名指上都带着一枚戒指。

    从样式上能看出是明显的一对。

    安安一愣,旋即很快反应过来:“你们这是, 说好了要公开的吗?”

    宣清抬眸, 嘴角泛起一抹淡淡的笑容, 然后点了点头。

    随后点击发送。

    这张照片, 还是季衡拉着她拍的。

    当时的季衡神色认真的握着宣清莹白的手,将那枚放在黑色丝绒盒子里的戒指戴到宣清的无名指上。

    男人的动作矜贵且优雅,一双漆黑的眸子微敛,动作格外轻柔。

    抬眸时,向来淡漠的眼底轻晃过一片柔和的笑意,声音低沉缱绻:“以后就可以一直带着了。”

    银环套入指腹,季衡顺势与她十指相扣,神色十分满意。

    男人还拉着她拍了许多张照片,最后千挑万选出来其中最满意的一张,让她官宣的时候发。

    微博一经发出,宣清的微博几乎顷刻间沦陷。

    大批网友和粉丝早在看完季衡张扬的官宣微博后就摸到了宣清的主页。

    正暗戳戳的看她什么时候回应呢。

    这不,照片一出,两人手上的婚戒就闪瞎了一众网友和粉丝们的脸。

    【行,这次是官方认证,宣清是真的季总太太,这下就算天王老子来也不可能出现反转了!】

    【惊!我的老公和老婆分别是对方的先生和太太?好家伙我竟然在同一时刻失恋了两次?】

    宣清的粉丝们大部分则对季衡表示很满意:

    【老粉看到官宣,不禁露出了老母亲般欣慰的笑容(微笑),这对cp我磕了!】

    【别说,季总和我们清清还真挺搭的,这才叫真正的男女双强!】

    【作为双方的颜值粉我直接狂喜,这一波突如其来的官宣属实是梦幻联动了!】

    也有细心的网友们回想起以前从未往其他方面想过的那些细节:

    【原来是恩爱小夫妻啊!我突然悟了,其实一切早有端倪(神秘)……】

    【同意楼上,我也突然想起来了,季总的个人微博号,当初还是为了帮宣清老师澄清炒作的造谣而注册的吧。】

    【对对对!而且季总注册微博后,啥也没发,只给宣清老师团队的澄清点了个赞。】

    【而且季总第二次登录微博,是打假某个炒作季太太身份的骗子。第三次登录,也就是这次,直接官宣了。好家伙我明白了,这个微博就是季总专门为了宣清才注册的吧!】

    【懂了,这就是季总含蓄却从不表达的深情吗?】

    【含蓄?还含蓄呢,这狗粮都直接塞你嘴里了,这还叫含蓄?这叫□□裸的炫耀!】

    ……

    一时间,网络上尽是插科打诨吃狗粮的搞笑气氛,和温馨和睦的祝福氛围。

    宣清不仅是单纯的演员,她也是盛悦娱乐的股东,宣家的独生女继承人,所以她和季衡两人的婚讯一经公布,没有那么多奇怪又离谱的非议。

    无论是粉丝还是网友路人,她们的接受程度都还不错。

    甚至在几个小时内,微博管理员已经收到了不少要求建立季衡宣清cp超话的申请。

    沈姐从季衡发博开始就一直关注着网上的舆情动态,一切都和她预想中的差不多,

    没有任何问题。

    沈姐颇为轻松的关掉电脑,轻笑一声。

    这大概是她带过的所有艺人中,官宣恋情或者婚姻时,最让人省心的一个了。

    –

    晚上,季衡照旧来接宣清下班。

    这一次,他没有像以前那样坐在车里,公司楼下的在地下车库等宣清出来。

    男人第一次堂而皇之的走进了她的公司。

    一路上,季衡那张清冷俊逸的脸,和周身矜贵淡漠的姿态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中间掺杂着不少和季氏打过交道的工作人员的一一问候:“季总好。”

    男人似乎早就习惯被众人注视,偶尔微微颔首算是回应,身姿挺拔,脚步不停,不紧不慢的穿过走廊,停在宣清拍摄杂志的大厅玻璃门前。

    这次杂志的服装,是一条性感勾人的酒红色的裙子,穿在宣清身上,更衬得她肌肤白皙。

    不断更换pose动作时不经意间流露出的万众风情,让她如同勾人心魄的妖精一般,格外引人瞩目。

    季衡的目光越过无关的人群,落在宣清那身酒红色裙子上,不知想到了什么,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

    眸色渐暗……

    里面的工作刚好结束。

    即便是屋内开了暖气,单穿一件淡薄的裙子也有几分凉意,所以一结束,宣清就立刻从安安手中接过外套披在身上。

    又端着保温杯慢吞吞的喝了口热水,这才缓缓吐出一口气。

    抬眸时,一眼就望到了等在门外的挺拔背影。

    男人似乎有所察觉,顺势看过来,漆黑无波的眼底泛过一丝柔和笑意。

    宣清把保温杯递给安安,拢着外套小跑了过去。

    推开玻璃门,她抬头轻声问:“你怎么上来了?”

    季衡懒懒的一扬眉,动作自然的伸手把她耳边的一缕发丝撩到耳后,目光下落在她左手的无名指上。

    婚戒在她的指骨上戴着,镶嵌的钻石泛着夺目又璀璨的光。

    格外显眼。

    季衡勾唇笑了一下,凑近了些,语气缱绻:“因为,急着见你。”

    大庭广众,众目睽睽之下,宣清忍不住脸热了一下。

    屋内不少工作人员的眼神都暗戳戳的往这边飘。

    她有些不好意思,压低了声音:“小声点。”

    季衡挑眉,抬手揽住她的肩,声音懒倦:“大家都知道,怕什么。”

    “工作结束了吗?”男人将人往怀里紧了紧,低头问她。

    宣清点头:“结束了。”

    季衡垂眸,修长的手指与宣清垂在身侧的莹白玉手,与之十指相扣。

    “走吧。”他沉声道:“爷爷和外公已经在等我们了。”

    今晚是两家家长第一次因为两人的婚姻而正式见面。

    还是季爷爷先提起的。

    以前两个小孩始终不想公开,藏着掖着,现在公开了,怎么写也得把以前该走的流程都走了。

    毕竟结婚可是一辈子的事。

    –

    季家老宅。

    一众佣人们早早地忙碌了起来。

    整个餐厅被布置的格外精美,往日净白的白瓷餐具被换成了鎏金描边的精致样式,桌布都换成了酒红色带着暗纹花样的绸缎。

    通往餐厅的走廊上,每一个花瓶内都插了一束娇艳欲滴的玫瑰花。

    每一个角落都充斥着喜气洋洋的气氛。

    宣老爷子和宣母来的比较早,一个被季老爷子拉去茶室里下棋,一个被季衡母亲请到了客厅,两人一边品着茶一边聊着天。

    季父还在公司,可能要等一会儿才回来。

    夫妻俩早就被老爷子敲打过了,即便再不愿意面对,也不得不承认季衡早就不再是以前那个只会依赖他们的小男孩了。

    他已经在不知不觉间长成了一个成熟且优秀的男人了。

    季衡父亲的感觉才最为明显,自从季衡成为季家掌权人后,他作为父亲的落差感是巨大的。

    但由于老爷子三天两头的敲打他,季衡父亲内心的想法也在被潜移默化的改变。

    更别提今天是个无比正式的场合。

    宣清和季衡回到季家老宅时,天色已经擦黑。

    两家的长辈和老人们都已经落座,只等着他们两人回家。

    两人手牵着手走到老宅的餐厅时,宣清直接被装潢精致,入目尽是低调奢华的各种红色装饰给震了一下。

    本以为就是两家聚在一起吃个饭,没想到竟然这么隆重。

    宣母和两位老爷子均笑眯眯的望着她们,季父季母的笑容虽然有些勉强,但也能看出其中掺杂的几分真心实意来。

    宣清眨了眨眼,心里一时还不适应在长辈面前如此光明正大的凸显两人的亲密,无意识的蜷了蜷手指。

    男人则神色自然的握紧了宣清的手,牵着她落座。

    季爷爷率先举杯,笑眯眯道:“今天是一个喜庆的日子,让我们举杯同庆。”

    数只盛着红酒的杯子在桌面上空相碰,发出清脆的响声。

    老人清了清嗓子,目光缓缓扫过众人,神色郑重:“今天请老宣和亲家母来,主要是想商量一下两个小孩的婚礼该怎么办。”

    婚礼?

    宣清抿唇,握着乌木筷子的指尖下意识一顿,有些意外的眨了眨眼。

    她没想到季爷爷会突然提起来这个话题。

    宣母和宣老爷子听完后,相视一眼,不约而同的深深点头,表示同意。

    这个问题确实需要好好考虑一下。

    季衡和宣清当时领证领的急,一没有通知家里人,二没有举办婚礼,对于宣母和老爷子来说,难免觉得委屈了自己的乖乖女儿/外孙女。

    所以季老爷子说出这话时,两人神色虽然依旧平稳,没有什么大的变化,但眼底却划过满意与赞同。

    有些流程和程序,的确是必不可少的宝贵经历。

    与宣清意外的神色不同,季衡气定神闲的用汤勺给她盛了一碗粥,贴心的放在她面前,

    然后向一桌长辈娓娓道来他早就设计并准备好的婚礼流程和将会呈现出来的效果。

    男人的声线沉稳,言辞慢条斯理,显然是把每一个步骤都考虑到了尽善尽美的地步。

    宣母和宣老爷子听完,只觉得没什么再能挑剔的了。

    毕竟季衡的确是恨不得把所有的好东西都送给宣清。

    尤其是宣老爷子,满意的连连点头,直夸季衡的主意好。

    男人微微勾起唇角,垂在桌下的手握住宣清搭在膝头的手,粗砺的指腹摩擦着她柔软的指尖,毫不犹豫的回应了宣老爷子的一声。

    “放心吧外公,我会好好照顾清清的。”

    几个长辈凑在一起,仅商谈婚礼的各个事项就花费了将近两个小时。

    可敏锐如宣清,也早就察觉到了这件事不仅仅是季爷爷一个人的意思。

    面对宣清的疑问,季衡几乎没有什么犹豫就承认了:

    “把举办婚礼提上日程是我先提出来的没错。”男人挑眉,慢条斯理的松了松衬衫领口:“不过爷爷也正好和我想到一块儿去了,索性就以爷爷的名义,叫齐两家的父母来商讨。”

    “清清,”季衡的神色矜贵且深情,狭长的眼眸几乎让人情不自禁的沉沦其中:“我想补给你一场婚礼,光明正大的把你娶回家。”

    这样就可以再一次在众人面前重申要点——宣清是他季衡的太太。

    也是唯一的季太太。

    晚饭结束后,宣清已经喝的有点头脑发懵了。

    即便如此,她还是强撑着把宣母和宣老爷子送上了宣家司机开的车。

    宣母还专门同季老爷子再次约了时间商谈婚礼一事。

    摆手与意犹未尽的父母告别后,宣清脚步有着轻微的踉跄,在季衡面前摇摇晃晃的停下。

    世事无常,流言纷扰,她和季衡能走到今天这一步,实属不易。

    腰间突然多出一只男人强壮有力的手臂,轻柔而不失力量的扣住她不堪一握的盈盈腰肢,

    宣清终于站稳了身体,仰起头,精致的眉眼微弯,笑的可爱又温柔。

    女人伸出葱白的手指,拽住季衡的衣襟,动作轻柔的往下一扯,男人顺势弯下腰,俯下身来凑近她。

    “怎么了?”温热的鼻息喷洒在脸颊一侧,季衡的声音沙哑,如同悠扬的大提琴一般悦耳动听。

    宣清抿了抿唇,踮起脚尖迅速的在季衡唇边轻啄了一下。

    这是她第一次主动献吻。

    出乎季衡的意料。

    考虑到这里还是季家老宅,季衡扣住宣清的手腕不由分说上了车,司机不用提醒就缓缓的驶出了老宅的大门。

    季衡按下按钮,车辆中间的挡板缓缓落下,隔绝了前后排的视线和一切动静。

    男人掐着她的腰让其跨坐在自己的腿上,眸色深沉的落在宣清水光潋滟的唇瓣上,喉结上下滚动。

    指骨分明的修长手指抬起宣清的下巴,下一秒薄薄的唇就覆了上去。

    吻的炙热且急促。

    只留一句又哑又欲望的告白在唇齿间被揉碎:

    “我爱你。”

    致他此生唯一的季太太。

    ——正文完结——

    作者有话说:

    休息一两天,然后开始更新各类撒糖番外~【更多精彩好书尽在耽美小说网http://www.danmei.la
【全网热门完本耽美小说 www.danmei.la 手机版阅读网址 wap.danmei.la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