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玄幻修仙 > 师尊今天被攻略了吗 > 第124章 番外

第124章 番外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十年前, 五行界同时十万修士飞升仙界时,仙界陆陆续续多了许多不不为人知的神秘小宗门。

    比如一个叫做太初峰的不起眼小宗门。

    仙界,银雾都。

    此刻一间空旷书房内, 两师兄弟正上演一出兄友弟恭的温情教学画面。

    长生手持竹节,指着身后写满了字的青色石板, 耐心道:“若是真心想要称赞一个人, 所形容的词语应当是美好、贴切、且让被夸奖者感到高兴的, 这一点师兄能理解吗?”

    书桌前,顾不凡坐姿端正, 目光炯炯地盯台上人的讲述,听到这话时重重点头道:“能。”

    “很好, 那师兄还记得当初在群英台上说的话吗?就拿‘威武霸气、顶天立地、勇猛彪悍’这几个词来讲,师兄觉得用的如何?”

    顾不凡闻言不自觉挺了挺胸, 掷地有声地答道:“好!”

    长生:“……”

    看到顾不凡得意的眉梢, 长生不忍打击师兄的积极性,委婉道:“或许,有没有可能其实并没有师兄想象的那么好?”

    “哪里不好?”顾不凡剑眉微凝,“你刚刚也说了, 夸人的词应该是美好、贴切、且让被夸奖者感到高兴的。”

    “威武霸气、顶天立地、勇猛彪悍这几个词很美好,用来形容师尊极为贴切。”

    “还有让被夸奖的人高兴, 小时候我曾说想做一个‘威武霸气、顶天立地、勇猛彪悍的剑修’, 师尊每次都会笑, 所以这么说她当然也是高兴的!”

    听到顾不凡有理有据地反驳, 长生一噎,代入师兄的想法, 居然觉得还真有点道理。

    剑修尚武, 并无明显男女之分, 像是勇猛彪悍这类词放在剑修身上,确实是种极高的褒奖。

    至于贴切,自从知道师尊披着的七个不同身份搞出的事来,他也确实觉得这些词很贴切。

    再说开心,当初师尊在大师兄小的时候用‘你一定能成为一个顶天立地的霸气剑修’为理由把他使唤的团团转的时候,确实是挺开心的。

    长叹了一口气,想到师尊前天交给他的,让他教会大师兄‘如何正确夸人’的任务,忍不住暗暗有些头疼。

    但也没办法,谁让他之前莽撞自己去破诛仙大阵还差点把自己送进去了,要不是刚刚升入仙界大家都忙着巩固实力,师尊也不会现在才来收拾他。

    而且这所谓的惩罚只是教大师兄怎么夸人而已,师尊对他已经很宽容了。

    这么想着,长生心情又恢复一些,微笑道:“师兄说的对。”

    顾不凡满意地点了点头。

    长生:“……是这样的。但是师兄有没有发现,你夸人用了一堆不同的形容词堆砌,但却没有针对任何一点细致阐述或者延展夸赞,所以这些话如果听在别人耳里,其实会有种虚假浮夸的感觉。”

    “比如我夸师兄你人好,不停说你好、很好、特别好,但从不说你具体哪一点好。这样一来,你是不是刚开始会觉得高兴,但听久了却觉得不真诚?”

    顾不凡双手放在膝盖上,冷酷但老实地点了点,“好像是。”

    能听得进去就好。

    长生脸上浮现出些许笑意,继续尽责讲道:“所以说师兄以后夸人的时候,可以夸的更细枝一些,你看能行吗?”

    “能。”

    “很好,现在我们就拿前面的词做道题,比如说你要夸师尊威武霸气,师兄觉得现在该怎么夸?”

    “威武霸气……”顾不凡拧着眉毛想了半天,眼睛一亮,高声吟道:“师尊威动四海、文武双全、雄才伟略,而且气高志大!”

    威、武、霸、气,四个字都带上了。

    而且还完美达成了师弟‘着重解释’的要求。

    顾不凡骄傲地挺起了胸膛。

    长生:“……”

    “师弟,怎么样?”顾不凡冷着脸,眼含期待地望向自家师弟。

    “很、好。”

    揉开凝固在脸上的笑意,长生垂下手从桌面上抽出另一枚玉简,平静道:“师兄,咱们或许得改一改学习方式。”

    顾不凡一脸茫然,“啊?改成什么?”

    “背。”

    ‘咔’的一声,一枚玉简轻轻落在了顾不凡身前的桌面上,长生严肃道:“这部分是关于夸赞女子容貌的内容,师兄先将这些背下。”

    这有什么难的,修真界谁还没有过目不忘的本事,顾不凡神色轻松地点头,“可以。”

    ‘咔’,第二枚玉简落下,“这是不同人的脸型、眉型、唇形等五官的种类名称,师兄第二本记这个。”

    第三枚,“关于女子巾钗如何制作以及金银玉器配饰等的制作工艺。”

    “第四本,女子裙衫的名称与布帛分类……”

    “等等!”听到这里,顾不凡终于意识到不对劲了,“师弟,你让我记这些做什么?”

    长生冷静道:“师兄,你觉得比起用十个月让你彻底改变思考事情的方式来的快,还是用十天时间背会夸人的东西来的快?”

    “当然是背……但你那些乱七八糟的书也不是用来夸人的啊。”顾不凡无奈。

    “为何不是?夸一个人最简单的方式就是夸他的容貌。但若是你对人的五官没有明确了解,夸赞自然也不会准确。”

    “再有,容貌夸过,对方身上的衣物也可以成为一个很好的突破口,你若了解衣服的名称、款式,或者布料的价值,此时更能夸到对方得意的地方。”

    “再来钗簪、发冠、配饰,这些与衣物也是同一个道理,有时夸首饰也相当于夸主人,你把这些背下,到时候随便夸夸师尊基本就能完全应付过去了。”

    听到长生的解释,顾不凡愣愣想了半天,憋出一句,“哦。”

    长生继续转过身从书架上抽玉简,欣慰道:“那师兄现在就开始吧。”

    又挑了几本有关女子发髻的杂书,结果刚一转身,就看到自家师兄还在傻乎乎地望着他,坐在桌面上一动未动。

    长生皱了皱眉,疑惑唤道:“师兄?”

    “师弟。”顾不凡应了一声,突然将桌面上的几本玉简都推到了一边,认真道:“我觉得你说的对。”

    长生:“……”那你倒是开始背啊!

    顾不凡摇了摇头,眼中闪过一抹精光,“但是师弟,你漏了一样。”

    “什么?”

    “武器!”

    顾不凡严肃道:“整个修真界,谁身上没有武器!所以我真正要背的应该是《仙界武器品类大全》、《武器使用的一百种方法》或者《仙器材料指南》……”

    长生:“……”

    其实大师兄说的没错,修真界最常见的‘配饰’应该是武器才对。

    但是如果大师兄把武器这种东西套进他教进去的这套方法里,到时候的情况恐怕会是这样的:

    一、大师兄学会了如何分辨对方法宝。

    二、大师兄见面寒暄时一眼认出了对方身上最厉害的法宝,随即对其大夸特夸,从法宝的能力、材料、缺点,从头到尾一点不落地指出了法宝的所有作用,。

    三、害对方隐藏起来的必杀技失去作用,从而顺利再次结下血海深仇。

    “……”

    一想到这种场面,长生拿着玉简的手就开始微微颤抖,心头突然涌起一阵绝望。

    难怪!

    难怪师尊用教大师兄作为对他的惩罚!

    这哪是舍不得罚他?分明是下了死手,还是死不休那种!

    而且不止是对长生,这次教习对被教的顾不凡也同样的不怎么友好。

    第一天还好,顾不凡安安静静地坐在椅子上听长生讲课,甚至还极为听话的将产生准备的一堆玉简抱着看了个通宵。

    但是等到第二天、第三天的时候他就坐不住了。

    看书哪有练剑来的痛快。

    可是师尊已经下了命令,如果不能学会怎么正确夸人,顾不凡不能练剑,长生也不许摆阵。

    半个月下来,师兄弟长时间呆在书房,就连长生也再没了第一天的好脾气,声音中含着隐隐的怒气:

    “温柔大方用错了,重新组句子,再错三次你今天别想再碰太合剑。”

    教学气氛已经从最开始平和逐渐转向暴躁。

    顾不凡眼神不情不愿地从石板上被悬挂起来的太合剑身上挪开,抱着玉简,委屈嘟囔道:“我任务都完成了,以后也不用去刻意夸师尊了,为什么还要再学这些……”

    任务?

    长生‘腾’的一下从椅子上跳了起来,黑黝黝的眼中珠里闪过一丝激动,“你说得对!”

    顾不凡被他吓了一跳。”

    长生拉起大师兄的肩胳膊,按捺下脸上的激动,“师兄,走,我们去找师尊!”

    “啊?这么快?可是我还没学会怎么夸……”

    “不必学了。冤有头债有主,要学也不该是你学。”

    别忘了,他们几人的任务都是天道布置的!

    想到能把那只现在整天在师尊面前装乖卖巧的傻鸟拖下水,长生心头顿时一阵舒畅。

    没道理他们兄弟俩在这里互相折磨,那只傻鸟却舒舒服服的过好日子。

    要死大家一起死!

    一个时辰后。

    云轻舟看着下面两个一脸控诉的弟子,危险地眯起眼睛,“也就是说,你们那些反常行为都是他搞的鬼?”

    长生坚定点头,“对,当时他自称为‘系统’,这些事都是他让我们做的!”

    看着两个徒弟一前一后离开,云轻舟坐在大殿的椅子上,想到之前几度社死的场面,脸一点点黑了下来。

    怪不得大徒弟坚持要当着那多人的面疯狂吹她彩虹屁。

    怪不得二徒弟喜欢追着驯兽宗的人打。

    怪不得无忧不停要送她礼物……

    等到鱼月捧着几颗紫红色的仙果回来,看到到云轻舟一脸不高兴的样子时,不食人间烟火的脸上浮现了一抹关切,“谁惹你生气了?”

    云轻舟翻了个白眼。

    还能有谁。

    十年前为了脱离五行界规则束缚,鱼月自愿放弃了天道的身份,但也因此修为尽失,不得不从头开始。

    好在云轻舟与他签订了契约,而他的本体又是上古神兽鲲鹏,进阶速度远强与普通人,所以现如今修为也终于追上了云轻舟,到了散仙阶段。

    不过这十年来两人间的关系虽然没有更近一步,但也比一般人好多了。

    听到云轻舟的控诉,鱼月哑然一笑,温柔解释道:“你还记得你刚到五行界时的时候吗?”

    “那时候你的修为还不够,连买把武器都要犹豫好久,所以我想如果有机会一定要给你很多灵石,让你能随便买你想要的东西。”

    “还有苏渺渺。我身为天道不能插手下界之事,所以只能眼睁睁看着你被他们打的奄奄一息,除了让草木生长的更茂盛一些来藏住你的身影再无他法。”

    “所以我希望,如果可以,我要替你将欺负你的那些人统统铲除。”

    鱼月精致地眉眼上落上宠溺,“至于阵法,你说这东西学起来实在太让人难受了,但又不得不学,要是多个人陪你大概会好受许多。所以我挑中了长生。”

    虽说之前早就对‘天道’对她的偏爱有所猜测,但她却没想到,鱼月做的比她的想象的还要多的。

    想着这些年鱼月对她无微不至的照顾,还有山茶、如意时不时的打趣目光,云轻舟耳根渐红,心虚道:“我说过那么多啊?”

    “不多。”

    鱼月目光清澈地望着她,温柔中又有些落寞:“我是天道,但同样不能窥视普通人的生活。海镜中只偶尔会浮现你的画面,而且大多是你遇到危险,或者你默认旁人可以看到听到的时候。”

    所以百年来,他能听到的她的声音实在太少了。

    云轻舟这会儿也不知道说什么,避开他的眼睛,胡乱的‘嗯’了一声。

    鱼月又缓缓道:“还有……那次夏冠玉派人来太初峰退婚,但是你不愿意,结果被那些人当众嘲讽。他们说你仗着父母曾经救过夏冠雨,挟恩以报,死皮赖脸缠上这门亲事,活该父母被妖兽杀死。”

    “那天夜里你就坐在长寿峰的山顶上哭着说,以后一定要让他们后悔自己所说过的话,要让所有人都知道你有多厉害,所以我找了如意……”

    “坐在山顶上哭?”听到这里,云轻舟耳根红意稍褪,表情有些古怪,“那……应该不是我吧?”

    她来的时候是原主正好被永丰尊者一掌震碎心脉的时候,那时候她人都快死了,这婚约也就在那时退了。

    至于第一次拒绝退婚被嘲讽,那应该是原主在的时候的事了。

    “傻丫头。”鱼月伸出手掌轻轻覆在她头顶上,一道低低地叹息慢慢消散在空中,“你就是她啊。”

    云轻舟一怔。

    “夏冠玉那一掌已将你的神魂震碎,为了保住你的性命,我将你的魂魄送到了异世。其实,你本来就是五行界的人。”

    听到鱼月亲描淡写地这几句话,云轻舟简直难以形容此刻内心的震惊,“什么?!”

    “你是此界唯一的变数,你若死了,五行界便之随着消亡。所以我在你濒死时将你送往异界,并且尽我最大能力时刻保护着你,但我却没想到……”

    鱼月缓缓伸出手,将不可置信的云轻舟轻轻揽入怀中,笑意中混着浅浅柔情。

    “却没想到,我会喜欢上你。”

    云轻舟还没从自己本来就是五行界中人的事情中缓过神来,结果就又被鱼月这突如其来的表白砸的满脸通红,一时竟没能从他的怀抱中挣脱。

    鱼月满足地将头放在她的颈窝,蹭了蹭她的耳朵,“所以,你不需要因为‘你不是本来的云轻舟’而拒绝我。”

    你从来都是你,而我喜欢的,也一直都是你。

    耳边传来的温热呼吸轻轻喷洒在她垂落的发丝上,云轻舟耳根的红云一层层向前蔓染,逐渐浸透了整张脸颊。

    就在殿内温度逐渐上升时,大殿外突然传来急促的脚步声。

    云轻舟一慌,手忙脚乱地把鱼月推开,脸上的红霞却迟迟不退。

    “师尊!”

    殿外的人很快走到门口转角出出,无忧满腔怨气地走进来,本想跟自家师尊的告状,结果一看到鱼月就炸了,“你这个骗子!”

    无忧愤怒指责:“师尊,他是个骗子!”

    云轻舟半捂着发热的脸‘哦’了一声,含糊道:“他怎么了?”

    “师尊,他是天道,他还是系统!他骗我灵石,还骗我感情!”

    ???

    骗灵石还有点说头,骗感情是什么鬼?

    要不是知道天道之前给无忧布下的任务,她恐怕真要被三徒弟那张妖孽脸蛋带歪了。

    云轻舟压了压翘起的嘴角,一本正经道:“骗了多少?”

    “一百万极品灵石!”

    云轻舟点了点头,表示了解,“那感情呢?”

    感情……系统是在他十岁那年出现的,几十年的陪伴下来,又怎么能没有感情?

    之前甚至有一段时间无忧还把系统当做了比师尊更亲的亲人,所以在做最后一个任务时故意墨迹了很久,甚至再系统消失后还低落了好一段时间。

    不过这么丢脸的事儿是绝对不能说出来的!

    反正,要不是今天长生告诉了他真相,他还以为系统真的消失了,说不定还会一个人偷偷难过……

    真的太过分了!

    “反正就是欺骗我感情了!”无忧恶狠狠地瞪了鱼月一眼,居然还借着任务让他把鲲鹏蛋送到师尊身边。

    呸,厚脸皮!

    注意到云轻舟调侃的目光,鱼月抿了抿唇,眼中也浮现出笑意,大方道:“确实欠了。仙界灵石无用,回头我赔你一百万极品仙石可好?”

    无忧:“!!!”

    他现在口袋里连一千仙石有没有。

    无忧瞬间变脸,双手乖巧地放在身前,笑容可掬道:“师公你也太客气了,都是一家人,您老慢慢给就行,我不急!”说完一溜烟跑了。

    云轻舟一口气差点没喘上来:“……”

    臭小子,为了一百万仙石连师公都叫上了,孽徒!

    鱼月对这个称呼极为满意,但是看到云轻舟恼羞成怒的模样,还是没有继续火上浇油。

    她在感情一事上是慢性子,不能太着急,不过他有耐心。

    鱼月笑着扯了扯她袖子,“孩子不懂事,慢慢教就是,别急。”

    云轻舟:“……”什么孩子?谁家孩子?都多大了还孩子!

    “我……”鱼月刚想再说什么,门外又传来了一阵轻快的脚步声,何山茶清脆的嗓音响起,“师尊,我来了!”

    走进屋内,仿佛没看到两人之间怪异的气氛,何山茶笑着将一个储物袋递给云轻舟,“师尊,佛宗又派人催了,说这次您和小师妹两个人至少得去一个。”

    储物袋里除了一堆宝物之外还有一叠厚厚的佛经。

    云轻舟果断拒绝,“不去。”

    何山茶淡定点头,对这个答案早有预料。

    自从佛宗知道了如意是圣人转世,云轻舟是险些担当前任佛子的智如,现在天天派人堵在太初峰门口哭着喊着想把人要回去。

    可惜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半点成效。

    “对了。”何山茶又从自己储物袋里取出一只小玉瓶,“今天门外还有一对名为绿素和绿意的姐妹,知道您曾化名舟夜雨后,送了这么一瓶灵泉水说感谢您之前在天意城的救命之恩。”

    “天意城?”提到这个名字云轻舟有了点印象,没有接山茶手里的东西,反而从储物袋力扒拉出了一条项链形状的防御法器递给了二徒弟,“你把这东西给她们,然后让他们走吧。”

    “好。”何山茶接过手中这件放在下界还算珍贵的极品法器,没有提出任何疑问。

    其实刚开始是有的。

    但自从师尊是‘舟夜雨’的名头爆出去,找上门人太多了,渐渐的何山茶也就不问了。

    反正跟舟夜月牵扯上关系的,要么是报仇,要么是报恩。

    看今天这反应,八成就是之前这两姐妹家里人没藏住这件法器,师尊就顺手把东西拿了。

    现在俩人找上门感谢,所以师尊又顺手把东西还了。

    而且想想,就连青绿门的正元老祖都受过师尊恩惠,这两姐妹不算什么。

    提到青绿门,就不得不提太初峰换了掌门这件事。

    原本掌门和无浮长老看好的是顾不凡。

    但这么长时间观察下来,他们终于发现了顾不凡表面沉稳实则憨批的本质,最终只能无奈换人。

    无浮长老的小弟子周安不错,性格和煦,爱护师门,但奈何过于憨厚,守成有余,进取不足。

    这种性格在下界当掌门还行,但在如今处处都是强者的仙界,就显得有些不够了。

    这么一番挑选下来,大家发现何山茶是个很不错的人选,所以就干脆定了她。

    何山茶也没辜负宗门的期望,当上掌门第二天,就成功将自己招揽的青绿门一众老祖带回了自家宗门,成功为太初峰添了一股新的强大助力。

    当然,事情这么顺利,也跟自家师尊是舟夜雨、云游尊者、佛修智如、神剑宗周青等几个身份被传绿出去脱不开关系。

    谁能想到这些一个个几乎将修真界搅的天翻地覆的人居然是一个人!

    这简直就不是人!

    将师尊的这些事一一处理好,何山茶临走前终于望向了鱼月,微笑道:“听说鱼师叔打算送三师弟一百万极品仙石?”

    面对这‘寡汉未死而子女为争家产各出手段’即视感的画面,鱼月微微沉默,无奈道:“……你们每个人都有。”

    何山茶满意了,笑眯眯道:“师叔大气!”

    云轻舟:“……”每个人都有,她的呢?

    师叔都这么慷慨了,何山茶觉得她做小辈也不能不识趣。

    于是离开前不忘投桃报李,特意说了一句,“秦师叔过几天就要带小红回来了,大概打算来太初峰借住几日。”

    昔日脱发的小红在仙气充足的仙界,终于摆脱了之前由于营养不良而造成的秃头困境,现在最喜欢的就是到处炫耀自己的满头桃花。

    神剑宗就是它现在最喜欢去的地方之一。

    但这绝不是这棵吃里扒外的憨树带只大尾巴狼回来的理由!

    鱼月脸一黑,看着软椅上清丽动人而不自知的云轻舟,终于下定了决心。

    “轻舟,我们打个赌吧。”

    “???”

    云轻舟头猛地一点,刚刚因打瞌睡而造成的失重感随之消失不见,回过神来,眼前出现的就是一张极具现代气息的白色橡木书桌。

    长长的书桌右侧是一个三层的小书架,上面摆满了高三各门课的教科书和辅导资料。

    桌面上散发着柔和光线的小台灯还在不知疲倦的工作,恍惚间又将人带回为了高考而熬夜复习的那些年。

    回头一看,身后那张她睡了十几年的粉红色的公主床上被褥整齐地码放着,显然熬夜到凌晨主人暂时还没有光顾过。

    墙上挂着同学送她的明星海报,东一处西一处贴的有些凌乱,但却又有着女孩房间独有的温馨。

    突然,门外传来女人温柔又严厉的敲门声。

    “舟舟,该睡觉了,再不睡觉明天开学报名要迟到了。”

    是妈妈的声音。

    “好,马上就睡!”云轻舟心中一慌,下意识想把手中的东西藏起来。

    手中的东西?她今天熬夜看的小说?

    云轻舟一掌将书和上,不出意料,果然在封皮看到了书的名字——《渺渺仙途》。

    她竟然回到了大学开学前的这一天!

    夜色愈深,一阵浓重的困意袭来,睡梦中,云轻舟关于修真界的记忆渐渐淡去,仿佛一张褪了色的彩铅画,被蒙上了一层看不见的云雾。

    一夜时间很快过去。

    第二天,早已忘记昨夜经历的云轻舟不出意料的起晚了,在被妈妈拉起来时还闭着眼睛不情不愿的嘟囔,“妈,你再让我睡一会儿!就一会会儿……”

    “再不起床就迟到了,别磨蹭,快起来。”

    经过一阵兵荒马乱的早饭,一家人终于坐上了自家汽车前往学校。

    路上云妈将仍带有困意的云轻舟拉到自己肩膀上,皱眉道:“让你不要熬夜看书你不听,今天真的起不来了吧?你现在都上大学了,得有点自制力,以后……”

    听着往日里自己不耐烦的唠叨,云轻舟不知为何鼻子和眼睛有些发酸,嘴角却不知不觉翘了上去。

    她觉得她可能是被老妈骂傻了。

    终于到了海X大学,云轻舟所在的设计专业人不多,没一会儿就轮到了她。

    “名字?”

    “云轻舟。”

    “云轻舟……?”负责登记的学长突然抬起了头,露出了一声清新俊逸的帅气脸庞,笑着夸道:“很有意境的名字,很好听。”

    云轻舟被他那张脸恍了一下,有一点点羞涩道:“谢谢。”

    登记好姓名,学长直接将报名册丢给了旁边的女同学,笑着接过云妈手里的东西,“阿姨你好,我叫鱼月。您二位是这位学妹的家长吧,我带你们去宿舍。”

    云妈对这个主动帮忙拿行李的小伙很有好感。

    云爸则是被他夸的那句‘名字很有意境’取悦到了,感觉当初翻烂了诗籍的功夫没白费,这小伙子是个文化人、

    云轻舟撅着嘴跟在他们身后,听着这位名叫鱼月的帅气学长跟父母侃侃而谈,对他最初的好印象一点点变淡,甚至还有点讨厌。

    因为这人从头到尾没跟她主动说过话,彻彻底底将她忽视,生怕被她缠上了一样。

    哼,长得好看了不起?自大狂,她还不稀罕呢!

    直到一切安置结束,这个被她在心底骂骂咧咧说了一路坏话的自大学长拿着手机站到了她面前。

    “学妹。”男生抿了抿唇,只望着云轻舟说了这么一句话,白皙脸颊上就迅速染上了一抹绯红,灿若星辰的眸子也带上了少年人心动时独有的窘迫。

    “能加个微信吗?”

    仿佛一只正在充气的气球被突然被人放开,云轻舟心里的小小怒气瞬间瘪了下去,又仿佛有人冷不丁在心间为她放了一只烟花,满天都是粉红色的烟霞。

    她也红着脸,结结巴巴道:“能、能啊。”

    “轻舟,我们打个赌吧。”

    “什么赌?”

    “如果我能在那个世界追到你,你就和我在一起好吗?”

    “如果不能呢?”

    “如果不能……那我就继续追吧。”

    作者有话说:

    算是(勉强)满足所有人要求番外了叭?扒马甲的反应不太好写,毕竟相较本文来说更像上一辈的事了,所以就这些了。

    如果没有其他要求我就标完结了哦!撒花花!

    预收!!你们快来看预收昂!

    (PS.我真的不会写感情戏!!)
【全网热门完本耽美小说 www.danmei.la 手机版阅读网址 wap.danmei.la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