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BG言情 > 悄悄不再悄悄 > 第57章 高雅李渊番外

第57章 高雅李渊番外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女儿在摇篮里睡的香甜,高雅和李渊对视一笑,各自回顾起他们的历程。

    那时。

    九月的天虽有些暖风,但是还是热的人满头大汗。

    蓉城高中刚刚开学,高雅换好军训服,嘴里叼着一只棒棒糖,慢悠悠的向操场走去。

    还没被老师发现的时候,她偷偷的躲在树后面看了一场戏。

    李渊左脚站在地上,右脚抬起来,这叫啥来的?

    高雅想了半天,恍然大悟,金鸡独立。

    “老师,我又不是鸡,独什么立?你罚我去打篮球吧,打一上午,我绝对不停。”

    “噗。”看着那个男孩笑嘻嘻的顶撞教官,她觉得好好笑。

    仔细观察了一下那个男孩,大大的眼睛,趴趴的鼻子,头发垂直而下,他的嘴唇是健康的粉红色,为他得整体颜值加分。

    怎么说呢,李渊算不上帅哥,但是就是莫名入了她的眼。

    看到教官又要向他发脾气,高雅走了出去。

    果然,矛头对准了她。

    所以落到李渊眼里的高雅,就是一副吊儿郎当,看着她坏笑的女生。

    “你说说你一个女孩,能不能站直了,糖给我扔了。”

    “……”

    教官训了她好一通。

    高雅不耐烦的笑了笑,掏了掏耳朵,转身离开了。

    李渊眼珠子都快要瞪出来了,竟然,就这么走了?

    不过几分钟后,她又回来了,手里拿着一瓶水,递给教官。

    小姑娘短短的头发,高挺的鼻梁,眼睛一眨一眨的像极了小蝴蝶,嘴角扬起露出一排贝齿。

    不算漂亮,但是特别可爱。

    “怪热的,喝点水在教训我。”小姑娘笑嘻嘻的开口,让人毫无抵抗力。

    “哈哈哈”

    “哈哈哈”

    四周哄堂大笑。

    “朝哥,你看这姑娘,要把我笑死我了哈哈哈。”

    宋朝看了一眼笑的傻子样的李渊,白了他一眼,没说话。

    军训第三天,他们进行了考试分班。

    高雅竟然看到了他。

    而李渊也在看她。

    分班没几天,李渊就对高雅展开了追求。

    高雅本就是一个性格洒脱的女孩,也没有端架子,在李渊持续给她送水送饭,买零食的第五天,她就答应了。

    毫不矜持。

    他们在一起的第十几天,李渊拉着她的手送她回家。

    刚到小区门口,高雅迅速抽回了手,放大瞳孔。

    对面的女人,好像……

    好像是……

    狗屁的好像,自信点,把好像去掉。

    那就是你妈妈。

    高雅心里犯起了嘀咕:不应该呀,这个时间,她妈妈应该还没下班啊。

    没等她想明白,高妈妈已经走了过来。

    “小雅,这是同学啊?”

    高雅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微微一笑:“嗯。”

    含糊其辞的回答。

    高妈妈是何等人物,混迹职场的精英。

    一眼就看出了猫腻。

    最后,李渊被高妈妈连拉带拽的,叫去了家里吃饭。

    李渊嘴甜,会说话,整个晚餐时间,逗得高妈妈和高爸爸捧腹大笑。

    对他非常满意。

    高雅在一旁都不想说话了。

    明明他们才十几岁,可是她妈妈就是有一种未来丈母娘看女婿的即视感。

    不出高雅所料,李渊走了之后,高妈妈就笑嘻嘻的对她说了一堆什么,这个孩子不错呀,这个孩子挺好呀,你要好好和人家相处呀。

    高雅气不过:“妈,我才十几岁,着什么急?”

    高妈妈从沙发上站起身,说了一句话就回了房间。

    “就你这个条件,这个脾气,现在不把好的孩子留住,你长大了,谁要你。”

    “哼哼……”高爸爸也站起身来附和:“我觉得吧,你妈妈说的还挺对的。”

    看着父母卧室关上的房门。

    高雅默……

    她真的是亲生的吗?

    这样的父母,独一份吧!

    就这样,他们的事高雅的父母就知道了。

    景悄悄转来学校两个星期后,李渊磨磨唧唧的跟着她回家,闹起了小脾气。

    “小雅,你天天和景冰冰混在一起,你都不理我了。”

    高雅叹了口气:“悄悄是我的第一个朋友,也是唯一一个,多在一起一些时间怎么了。我不是说了明天带你出去了吗?”

    “那我还是第一个男朋友,唯一一个男朋友呢?”

    “懒得跟你说了。”

    看着高雅的背影,李渊默默的给宋朝打了个电话。

    他一定要撮合宋朝和景冰冰。

    一定。

    最后,李渊得偿所愿,宋朝和景冰冰在一起之后,小雅果然和他在一起的时间多了。

    其实李渊感觉,他和高雅还是比较普通的一对高中情侣,他们呢不像宋朝和景悄悄一样轰轰烈烈的。

    但是,平淡才最真。

    李渊还记得高雅跳舞的样子把他迷的七荤八素的。

    她永远都是他心里的小天鹅。

    不过他们也像最普通的情侣一样,吵过架,闹过分手。

    第一次吵架是在他们文理分班的时候。

    李渊的成绩去不了理科班,可是高雅可以。

    “李渊,我是肯定要去理科班的。”

    李渊鼓着腮帮子,没好气的回答她:“你去啊,我拦着你了?反正老子考不进去。”

    高雅其实是一个性格很刚的女孩,可是李渊此刻的态度,她的眼泪一下就夺眶而出。

    她不介意为了李渊留在文科班,因为她是舞蹈生,她学什么都可以。

    可是,她只是想要李渊一个态度。

    就一个态度而已。

    李渊看到她哭了,也有点慌,他们在一起一年多,他还真的是第一次看高雅委屈的流泪。

    他从椅子上站起身来,伸出手想擦掉她的眼泪:“小雅,小雅。”

    高雅一挥手把他的手拂开,跑了出去。

    她和李渊冷战了五天,尤其是知道了宋朝是怎么对景悄悄说的之后,她更加的难过。

    李渊也很愁,他知道他自己一事无成,而高雅是翩翩起舞的蝴蝶,她注定要站在最高点的。

    可是,他就是该死的不想和她分开。

    能怎么办呢?

    冷战的第六天,李渊默默的跟着她送她回家。

    “小雅。”他默默的跟了她六天,第一次开口叫她。

    高雅猛地顿住脚步,停了下来。

    “小雅,对不起,前两天是我态度不好,我只是,我只是不想和你分开,我知道我挺差劲的,我配不上你,可是,我还是不想和你分开,你要去理科班,你就去,我在文科班我会好好学习,我会和朝哥一样努力,和你考同一所大学,你能不能,不放弃我。”他的声音诚恳至极,发自肺腑。

    高雅的眼泪顷刻而下,她伸出手抱住他:“我学文,我已经提交了表格了,我没说要和你分开。”

    意外之喜。

    “你学文?可是你……”

    “我是舞蹈生,学什么都没关系的,我就是想要你一个态度,你之前的态度,我感觉不到丝毫你是在乎我的。”

    李渊将她抱紧:“我在乎,我当然在乎。就是因为在乎,才怕你会离开我。”

    ~

    第二次吵架是他们第一次集体为景悄悄穿皮卡丘玩偶服那天。

    “景冰冰,我真的是豁出去了,我都没给我们家小雅这样过,我的天,快闷死我了。”

    高雅穿着皮卡丘的玩偶服踢了他一脚:“你怎么还有脸说出来的,你看看人家宋朝,你连人家万分之一都没有,我真是瞎了眼了当时和你谈恋爱。”

    高雅说完就气愤的走出了学校,李渊连忙追了上去。

    “小雅,小雅。”

    “小雅,你走慢点。”

    高雅回头,恶狠狠的骂他:“滚,我现在不想看见你。”

    李渊瞳孔瞬间睁大,不但没“滚”,反而加了速度上前,一把将高雅抱在怀里,两个人滚在了地上。

    差点撞上高雅的那辆车,呼啸而过。

    高雅反应过来,额头冒出了汗珠。

    “李渊,你伤到哪里了没啊。”她焦急的四处检查他有没有受伤。

    “没有没有,你呢,伤到哪里了吗?”

    高雅摇了摇头,她不再生气了,她明白了,每个人的爱都是不一样的,不能用宋朝的标准来衡量他们的爱情。

    她的李渊,也会在她遇到危险的时候挺身而出。

    她的李渊,没有花言巧语,没有浪漫情怀,但是他也是她的盖世英雄。

    ~

    他们唯一一次闹过的分手。

    是在他们大三时,高雅去外地公演,和高雅搭档的那个男孩子,一直在追求她。

    李渊请了假,去看他们公演,本来想偷偷的去高雅的酒店给她一个惊喜,结果看到那个男孩把高雅围在怀里,高雅一直在挣扎。

    李渊不管三七二十一,上去把他拉开拳头就要落下。

    可是……

    “李渊,别打。”高雅拦在了他的面前。

    李渊差异的看向她,他此刻终于懂了宋朝当时的心情。

    自己爱的女孩当着自己的面维护别的男人。

    优秀。

    真优秀。

    其实高雅想的也很简单,明天要公演,来不及临时换搭档,如果他伤了脸,怎么演出。

    李渊拔腿就走,高雅连追了上去。

    两个人都在气头上,激烈争吵了几句。

    “哦~高雅,你早就受不了我了吧,好,那还说什么,分手吧。”

    高雅猛地一怔。

    她万万没有想到,李渊会说出分手。

    她是一个敢爱敢恨的女子,别人都说分手了,她为什么还要赖着人家。

    可是,腿不听使唤。

    怎么,都动不了。

    其实这句话说出口时,李渊自己也震惊了,恨不得给自己来一巴掌。

    说的什么鬼话。

    可是,自傲的大男子主义思想在作怪。

    反悔的话,哽在喉咙,怎么都说不出口。

    高雅公演时,状态不好,错误百出,一个旋转她摔倒在地。

    台下的人都在笑她,她的眼泪滴滴落在地毯上。

    突然……

    身子腾空而起。

    李渊抱着她,长腿阔步出了演出公馆。

    到了后台。

    “小雅,伤到没有,给我看看。”李渊着急的掀开她的舞蹈服检查她的脚踝。

    “放开。”她的声音几度哽咽,“你不是都说分手了吗?不用管我。”

    “我错了,小雅,别生气了,我错了。”

    高雅的眼泪了越流越凶,脸上的妆都花了。

    李渊的心脏出传来密密麻麻的针扎痛感,他将她拥在怀里,小声哄她:“不哭了小雅,是我的错,你打我,你骂我,我以后再也不会动不动就说分手了,我错了小雅。”

    吵架归吵架,又不是不爱你了。

    为什么,动不动就要说分手呢。

    ~

    他们毕业那天,李渊穿着毕业服,手捧着鲜花,从管理系一路走到舞蹈系。

    单膝下跪,向高雅求了婚。

    “小雅,我爱你,7年了,始终如一,嫁给我,我想和你共同有一个家,下班接你,上班送你,睡觉时抱你,醒来时吻你。”

    那枚戒指套入她的无名指。

    无名指有了名字,叫:从一而终。

    临近结婚前,高雅突然检查出来怀孕了。

    两家人都很高兴,提前了婚礼的日程。

    婚礼上,李渊对高雅说:“从我第一眼见你,我就知道我未来老婆,必须是你,一定是你,只能是你。”

    现在,他们的女儿出生了,李渊取名:李梓榆

    小名:万万

    李渊看着高雅,看着万万。

    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他们的爱情没有如诗如画,没有轰轰烈烈,普通到不能再普通。

    可是这就是他们的一生。

    李渊见高雅的第一眼,万万没想到,他的宿命中,未来都是她。

    五分钟里出现了近100多幅画面。

    每一个画面里面都是……他们两个。

    有她吃饭时,在学校时,打工时,上课时。

    只是景悄悄从来没有转头看到过他。

    “我操……我都要哭了,朝哥真的是,爱惨了景冰冰啊。”向宏畅和李渊吐槽。

    “这算什么,你是没看见朝哥给景冰冰买的一堆衣服,从我们家小雅这里了解了尺码,买了一堆,都放在他家里了。”

    眼泪哭花了妆面,心似被撕裂。

    100多次,她竟然一个回眸都没有给过他。

    而他,始终跟在她的身后。

    不打扰,不接近。

    就为了,维护她那可笑的自尊。

    那自尊,和宋朝比起来,算什么?

    “宝儿,别哭,我给你看这个,只是想告诉你,昼夜交替,我们从未分开,我一直与你同在。”

    扑进他的怀里,身子哭到颤抖。

    这一刻,她突然发现,她真的好蠢。

    她早就应该明白,在宋朝心里,她才是最重要的。

    她早就应该明白啊。

    还好,为时不晚。

    还好。

    ~

    婚礼结束后,他们回了家。

    不是宋朝家,不是景悄悄家,而是他们共同的家。

    房子不大,是一个300多平的小别墅,房产证上写的他们两个共同的名字。

    宋朝抱着她,把她放在床上,在酒店的时候宋朝就给她把衣服换下来了,敬酒的时候也让她穿的常服。

    即使这样,她还是累到不行。

    景悄悄躺在床上,宋朝给她捶着后背,按摩肩膀。

    床单被罩是白宓初早就换好的棕色。

    宋朝告诉过白宓初,她不喜欢白色和红色。

    躺在柔软的大床上,宋朝按摩的力度也很舒服,不知不觉她有点犯迷糊。

    “宝儿。”她听到他在叫她,强行支开眼皮。

    “嗯?”

    “洗个澡再睡吧,累一天了,洗个澡舒舒服服的再睡。”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景悄悄睡着了……

    他笑了笑,吻了吻她的额头,给她换好衣服后把她塞进了被子里。

    把东西都收拾好后,他快速的洗个了澡。

    穿着他们的情侣款睡衣,躺进被窝里抱着她。

    他感觉,他的新婚之夜好像也没有比李渊强到哪里去啊。

    不过,他不着急,他们还有一辈子的时间。

    他看着她的睡颜。

    有很多时候,他还在恍惚。

    直到现在他都不知道她那天为什么突然来找他。

    本来,他都做好等她一辈子的准备了。

    上天真的是公平的啊。

    他们刚分开的时候,李渊江良他们总是在他面前吹耳朵风。

    后来,对景悄悄的事他闭口不提,他怕他词不达意,让别人误会她,她的好,她的坏,她的温柔 甚至她的绝情 ,他知道就好.

    直到前段时间,他才知道,原来,他始终不是一个人在这段感情里。

    原来在我喜欢你的同时,你也在悄悄的喜欢我。

    这个事实,让我接受了命运的所有不公。

    岁月静好。

    宋朝自愿娶景悄悄为妻,忠诚她,爱护她,信任她,包容她。

    不论对方健康贫穷,健康疾病,宋朝都愿意陪在她身边,不离不弃,直至生命走到尽头。

    ~

    婚礼过后的两个人,感情比之前还要腻歪。

    早上要早安吻,晚上要晚安吻,分开还要吻别。

    不分时间,不分地点。

    他做饭时要吻,洗澡时要吻,写东西时要吻,她画画时还要吻。

    甚至,他视频会议时也要吻。

    导致他们公司里,都传开了……宋总是一个吻妻狂魔……

    但是景悄悄发现了一点,就是宋朝和她那啥的时候,喜欢……带套了……

    他明明说过,不喜欢这个东西的。

    她没有细想。

    因为最近她实在是忙得很。

    林正德还有半年要出国做一个手术,她被迫接手了父亲的公司。

    新手小白,简直忙到焦头烂额。

    春节假期,他们没有去老宅,宋朝临时决定带她去了三亚。

    景悄悄最近忙到头晕,直到上了飞机她还在迷糊。

    “我们去干嘛?”

    宋朝抱着她,把毛毯盖在她身上:“去三亚,带你度蜜月顺便拍结婚照。”

    “结婚照?”

    她这才想起来,她们结婚比较仓促,她也没有经验,竟然把结婚照给忘了。

    宋朝,竟然还记得。

    她觉得宋朝应该也挺忙的吧,为啥,还能记得这样清楚。

    其实,宋朝只记得关于她的事情。

    到了三亚之后,他们去了宋朝提前订好的酒店。

    在三亚……需要穿短袖。

    更诧异的是,宋朝竟然给她带了。

    宋朝自己的摄影团队本来以为到了就可以拍,机器都准备好了,结果……

    收到的消息,原话为:

    你们先找地方休息,我家宝儿累了,明天再拍。

    得……

    你家宝儿重要,全世界都知道了。

    不是开玩笑的,不说全世界,之前整个蓉城都知道了。

    因为她们结婚那天,景悄悄说我愿意那三个字的视频,被宋朝挂在QZ集团大厦的荧屏上……

    整整一个星期……

    最后听说还是景悄悄和他生气了,他才不情不愿的撤下来了。

    ~

    “宝儿,起床吧,早上中午都没吃东西,起来吃点东西。”

    “嗯,一会儿。”

    景悄悄困极了,好不容易出来度假不用学习,不用工作,她只想多睡一会儿。

    宋朝抱着她,又亲又哄。

    最后,还是来了点实际动作,景悄悄才彻底清醒过来。

    宋朝给她把衣服穿上,牵着她的手出了门。

    他们的酒店楼下就是海边,宋朝带她简单吃了一点东西,买了椰子,牵着她的手边在海边散步边喝椰子汁。

    “宝儿,我有个事,一直想问你,都没找到机会问。”

    “嗯?”

    “你,你腰侧的疤痕,是怎么来的?”这个疤痕宋朝早就注意到了,一直没有合适的机会问她,也不知道怎么去问。

    可是,他还是听到了他最不想听到的回答。

    “大二的时候,肾衰竭,动了一个小手术。”

    宋朝心里猛的一咯噔,脸上突然冒出了许多汗珠。

    他感觉,他的手都没有力气了。

    肾衰竭?

    所以,他没陪在她身边?

    感觉到他停下的脚步,景悄悄呼了口气,轻轻拍着他的手:“没事了,宋朝,过去了,我这不是好好的吗。”

    他猛地将她抱进怀里。

    一直到晚上睡觉的时候,他的手还在摸索着那个疤痕,一直抱着她跟她说:对不起。

    他不敢问手术的细节和她生病的原因。

    他怕,他会疯掉。

    如果,她要是真的出了什么事,他该怎么办。

    还好,她没事。

    还好。

    第二天,第三天,第四天。

    这几天都是在他们拍结婚照中度过的。

    把照片拍完,宋朝带她去潜了水,去了天涯海角。

    景悄悄问他:天涯海角,到底是什么地方呢?

    宋朝抱着她,笑了笑:有你在的地方。

    你在的地方便是我的天之涯海之角。

    回了国后,景悄悄参加了一个设计大赛。

    为这个比赛她准备了四个多月,在这期间她全面接手了父亲的公司。

    林正德去了国外动手术,临行前把景国安曾经留给她的资产全额交给了她。

    天气最热的时候,设计大赛拉开了帷幕,历时两天的比赛过程,景悄悄最终不负所望,荣获第一名。

    国安集团因为景悄悄比赛的名气被打响,在林正德的鼎力支持和她自身能力下,所有不看好她的董事们都闭上了嘴。

    七月份,景悄悄正大光明的坐上了国安集团的第一把交椅。

    八月份,高雅生下了一个女儿,高雅生产的那天景悄悄一直都陪在她的身边。

    宋朝看着高雅痛苦的样子,脸色逐渐变白。
【全网热门完本耽美小说 www.danmei.la 手机版阅读网址 wap.danmei.la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