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玄幻修仙 > 明月却多情:神界篇 > 第63章 神界篇终章

第63章 神界篇终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看见幻象中的东皇紫修,尚烟心中的疑虑已上升到了顶点。

    她本不想见他,具体原因,她依然不太愿意细想。可她又不得不去见他。因为,她需要跟他交代一些正事,包括魔界叛党的动向、紫恒的埋葬之地,还有紫恒的遗物处置,等等。

    所以,她写了一封信给他,约他见面。信是寄到奈落泰罗宫的,没想到紫修真的回复了,并答应她在望月雪山见面。

    是夜,尚烟来到魔界境内,望月雪山上,在军营附近等候紫修。

    魔界有四个月亮,这里的月亮形状是破碎的,而且比别处都要冷。但因为山高地险,云海连绵,所以,夜里的冷月会为雾气笼罩,描摹出朦胧奇景。

    空中飘着细雪,便像夜空抖了抖幕布,将银白的星辰,尽数抖入这渗透了人情冷暖的尘世间。

    此白色世界,并非仙界,却胜似仙界。

    又见碧华千里,照落在山脚下的世界。那里,有水中城、镜中街、暮后乍歇的塞舟会,船上还摆着商品铺。盘织交错的街道尽头,便是这座望月雪山。这山上的鹿都是白色的,在林中跳跃,一路奔向云海,展翅而飞,飞往天际的明月。

    群山失翠色,云海生银涛。

    真不愧是紫恒的家乡,如此飘渺美丽。

    就是太冷了。

    尚烟连着打了好几个哆嗦,本想施展一下术法为自己取暖。但是,这山上的雪鹿实在太可爱,它们是魔界生灵,会被光系术法吓着,想了想,还是算了。

    过了一会儿,远处军营中,主将帐篷抖了一下,里面走出一个青年。

    远远的,尚烟便看见他长发如水,锦袍如夜,身形高挑秀雅,龙角冠怀金垂紫,象征着他在“魔界之心”奈落的统治地位。

    她早已在幻象中见过紫修的样子。紫修和紫恒这対双胞胎,确实长得太像,几乎一模一样。

    所以,在来魔界之前,她还告诉过自己,绝対不能将対紫恒的思念,移情到紫修身上。

    但此时此刻,看着这熟悉的身影,她已经开始出神了。

    紫修也看到了她,使用无影魔闪,在她面前不远处的黑雾中出现。

    他低头看了看她,道:“叶小姐见孤何事?”

    这一刻,尚烟突然想起,东皇炎湃还在位时,便有同学说,魔族似乎都希望能降临一个贤明君主,取代东皇炎湃。

    她当时还说,一头凶猛残暴的狮子统治了它的王国,若有外敌来夺走王位,你觉得更可能会是温柔体贴的小绵羊,还是一头更凶猛残暴的野兽?

    她预测対了。

    和紫恒一样,紫修的眼睛也是紫色,同样细长美丽,眼尾微挑,但他眼神之中,全无紫恒眼中的缱绻温软之意。

    只有与东皇炎湃神似的杀戮之气。

    唯一区别是,他比东皇炎湃年轻、漂亮。

    可是,不论你信不信,如果你很爱一个人,即便出现两个一模一样的他,即便他已经气质大变,你也能立刻区分出来。

    所以,和他対望的刹那,尚烟便认出来了。

    是他。

    真的是他。

    一瞬间,困扰了她数百年的谜底彻底解开。她再无一丝疑虑了。

    只是,她太过震惊,反倒并没第一时间问出来。

    “我……”她抬头看着他,觉得脑中只有一团浆糊,语速也慢了很多,“我是来说一些事的。”

    “请说。”紫修缓缓将目光投落过来。

    尚烟晃晃脑袋,道:“东皇建烈逃离魔界后,与月神天上将勾结,现在正在谋划着起兵占领月神天,再回攻奈落。”

    “孤知道。”

    “你知道?”

    “嗯。”紫修淡淡道,“还有别的事?”

    “紫恒的葬身之处,在佛陀耶城外的枫树林中。”

    提到紫恒,紫修似乎有点动容,想了一会儿,道:“孤知道了。”

    “还有,他的遗物。”

    尚烟低头,想从腰间拿东西,却被紫修打断:“不必了。”

    她不解地抬头看他。

    “他的遗物你来保管便好。你是他生前未过门的妻子,対他而言,比孤这哥哥重要得多。”

    “好。”

    “可还有别的事?”

    和他対望了一会儿,察觉到他有意回避自己的目光,她心中愈发肯定,紫恒真的撒了谎。

    半晌,她摇了摇头。

    紫修道:“那孤回去了。辛苦叶小姐专程跑这一趟。”

    见他转过身去,她轻声道:“紫修哥哥。”

    风雪乱舞。紫修的身体却僵了一下。

    “我知道,当年的‘紫修哥哥’不是紫恒。”她上前一步,不住发抖,口中呵出浓浓的白雾,“……是你。”

    大雪纷飞,落在紫修的黑发上。

    “孤不知你在说什么。”

    “在孟子山亲……亲我的人,在魔界抱我的人,也是你。”她极少说话如此笃定。但是,対她而言,“紫修哥哥”实在太熟悉了。熟悉到不需要任何多余的证据。

    “不是。”紫修大步往军营走去。

    尚烟从腰间拿出竹笛,用力吹了一下。

    两声清脆的笛音同时响起。一处在她这,一处在他那。

    他站住了脚步。她放下了竹笛。

    “你送我的竹笛,我一直待在身边。你就是紫修哥哥。”

    良久,紫修才道:“是我又如何,不是我又如何。这重要么。”

    他的态度如此冷漠,让她觉得没来由地害怕。她终于知道,为何这么长时间以来,她都不想面対这个现实。因为她有预感,紫修可能给不到她想要的回应。

    但是,她还是鼓起勇气,道:“当然重要!我知道,紫恒骗我,是因为身不由己。我一点也不怪他,我只想知道真相……”

    “尚烟。”他似乎没耐心听下去,打断道,“有的事,彼此心知肚明便好。没必要拆穿。”

    尚烟已经猜到了他将要说的话。以往,她也是很懂知难而退的人,但此刻,她有点不到黄河心不死了,喘息了几口气,道:“我不懂,为何心知肚明便好?请月魔王明明白白讲出来,行吗?”

    “你不是已经把答案说出口了么。”他转过身来,冷冷地看向她,“孤是魔神,是东皇氏,统治奈落,征服魔界,是孤的生平之志。孤不可能娶一个神族女子。”

    “那你爱的人是谁?”

    紫修搭在身侧的手指握成拳,随后又放开。

    “孤也不会爱一个神族女子。”

    “不要说什么神族魔族!我不在乎你是什么人,要娶谁,要完成什么大业,这些东西一点都不重要!”尚烟大怒,提高了音量,但随后鼻尖一酸,眼泪便快止不住了,“我只有一个问题……紫修哥哥,爱不爱我?”

    他不说话,只远远遥望着她,眼神空洞,任凭飞雪落满他的肩头。

    等了良久,却只等来了他的再度转身。

    这一刻,尚烟已经临近崩溃边缘。她飞奔过去,从身后拽住他的衣角。

    他的背脊挺直,身体僵如石雕。

    “我没有想要和你成亲。更不敢想长相厮守,朝朝暮暮。”她紧紧攥着手中的衣料,闭着眼道,“你只要告诉我,你爱我,哪怕只是爱过,也够了。”

    飞雪之中,紫修的眼中闪过愕然之色,但也只是转瞬即逝。

    见他没有反应,尚烟突然回过神来,意识到自己有些太失控了。她自小经历了诸多动荡,比寻常人更深刻明白,何为“一时失足千古恨”。而大部分的“失足”,几乎都源自于冲动行事。

    这一刻,她异常清楚,她対紫恒有愧疚之感、怜悯之意,但是,她爱的人是紫修。

    那么,她便不能因为失控,错失了他。

    更不能强迫他做自己不想做的事,用自己的不安全感绑架他。

    她放开了手,然后,深呼吸两次,柔声道:“紫修哥哥,你很累,対不対?”

    紫修眉头紧锁,不说话。

    “我知道,你有苦衷。可能是因为功业负担太重、太多人死去,让你觉得很心累,导致你现下不想谈儿女情长。我理解的。我在拼学业之时,都会无暇顾及他人感受,更别说你为了报仇、夺回王位,一个人扛了这么多。”

    紫修闭上了眼,眉头皱得更深了。

    尚烟道:“你和紫恒藏的这些秘密,都是为了躲避东皇炎湃的追杀。你们不告诉我,是为了我好。因为,如果我也是知道秘密的人,我也会被卷入其中,対不対?所以,我从未怪过你们一点点。那个你是否爱我的问题,你不想回答,便不要答了。我会回神界等你,待到你心情好些了,再来找我。”

    紫修没说话。

    “紫修哥哥,可能你已知道了,但我还是想告诉你,不论发生什么,我対你的心意都不会变。跟你在一起的每一刻,我都很珍惜。爱上你、等待你,这两件事本身,已经足够令我感到幸福了。”尚烟微笑起来,情绪稳定了很多,“那,我先不打扰你了。我回神界啦。”

    其实,她已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他可能会说:“我爱过你,但已不爱了。”

    抑或是:“我没爱过你。”

    亦或是:“我没兴趣回答。”

    但在她即将离去之际,他给出回答,比她设想的,可怕得多。

    可以说是致命一击。

    只听见他轻轻笑了一声:“烟烟,你真是个孩子。跟孤这样的男人,谈什么爱或不爱。”

    她怔了一下:“什……什么意思?”

    “但是,你若真的想跟孤谈情说爱,也可以。”他转过身来,伸手揽过她的腰,几乎将她带入他的怀里,眼中满是柔情蜜意,“待孤立了王后,可以考虑收一些神族姬妾。”

    他的手指微凉,靠近他,她的心脏依然会失序狂跳。

    但是,消化他这番话,耗费了她很长很长的时间。

    这段时间里,她的脑中是空白的:

    “你说什么?”

    “孤听说,东皇炎湃见了你,回去一直在念:‘只晓昭华多丽色,不觉世事久凄寥。’跟中了蛊似的。可惜他败了,被孤剁了,丽色却只会向赢家投怀送抱。”紫修轻轻笑了两声,“江山也好,美人也好,终究还是归孤一人所有了。”

    “你……你到底在说什么?”这下不仅是身体在发抖,尚烟听见,自己的声音都在得得发颤,“紫修哥哥,你在说什么啊……”

    “啊,孤想起来了。我们烟烟不止有倾国之色。你是昭华氏,父亲又是佛陀耶刺史,只当姬妾,委屈了。或可为妃。”紫修伸出食指关节,微微抬起她的下巴,“当然,你可能觉得,当月魔王的侧室,还是不能享荣华富贵之乐,呼风唤雨之威。那你可再等等,待孤成为魔界之主,再入泰罗宫来。”

    虽然方才见他第一眼,尚烟已察觉到了他的改变,但真正听到这些话,她还是害怕了。她开始往后退,声音越来越小:“你……你在跟我开玩笑的,対不対……”

    “开玩笑?”紫修漂亮的眉峰轻挑,眼眸深紫,多了几分邪气,“不,孤今日所言,终生有效。烟烟如此貌美,便是为你摘日月星辰,填海移山,颠覆乾坤,孤也愿意。”

    云海尽头,残月中,旋舞着飞花般的雪点。

    尚烟忘了如何思考。

    见她一动不动,紫修柔声道:“莫不成,烟烟已等不到那时,今夜便想与孤成为真夫妻?”他的手用力了一些,让她完全贴在他身上,语调暧昧撩人:“那么,随孤入账内?”

    “啪——!!”

    她卯足力气,狠狠甩了他一个耳光。

    眼前瘦削白皙的脸颊上,即刻出现了红红的五指印。

    打完他以后,她低头看了看自己发烫的手,不敢相信,自己第一反应是——紫修哥哥会不会疼?

    显然,他不疼。

    紫修用手指关节擦擦脸,也不动怒,只微笑着,用食指关节擦了擦脸颊,一副完全无所谓的模样。

    “你……”尚烟踉跄着后退,却不慎踢到了石块,一屁股坐在雪地里。

    见眼前的姑娘跌倒,纤瘦的身体几乎要被风雪吞没,紫修快速上前一步,眼中露出慌乱之色,但又站住。

    尚烟抱着双臂,只觉得比刚来时更冷了。也不知是因为他,还是因为雪。

    虽然父母的爱情是一场灾难,也彻底摧毁了她的童年,但她一直觉得,自己成长得很健康,很有力量。不是她自己如此觉得,谁都是如此觉得的。

    尤其是成年后,她那么有出息,和紫恒从头到尾都只有彼此。

    她堪称叶家逆天改命第一人了。

    外加母亲最终成了佛,父亲又“改邪归正”,善待他后来的妻妾们,一个个温暖正义的结局,已经足以弥补她的童年创伤。

    所以,她觉得,她已有足够多的力量,去爱紫修。

    可她高估自己了。以至于被反噬。以至于这一刻,她被恐惧吞食了。

    源自幼时的,无数乱七八糟的声音,恶鬼般涌入她的脑海:

    爹说:“尚烟,若你爹要离开这个家,你跟你爹,还是跟你娘?”

    妹妹说:“我娘说了,你娘就是个生不出儿子的废物。”

    弟弟说:“你若是不想听爹爹教诲,还対我们家如此不满,可以滚出叶府!”

    后娘说:“叶尚烟,你爹是什么人,你心里不清楚吗?他这样的人,可能只有一个女人吗?你娘自己擅妒,不容妾室,把自己活活气死了,你赖我?!”

    爹说:“烟儿,爹知这么多年来,你対你娘的事有怨。但这事何尝又不是一种教训。你已经慢慢长大,対感情之事,不能再过分天真了。你得知道,人之欲,体现在方方面面。一个男人若想征服更多的领土与权力,他便会想征服更多的女人。”

    ……

    尚烟抱着头,拼命告诉自己,不要再想了,不要再想了。

    可是没办法。成年后圆满的结局,无法治愈源自童年记忆深处的伤疤。

    记忆里高大残酷的父亲,如今卑微慈爱的父亲。

    记忆里悲惨无助的母亲,如今平和淡定的母亲。

    无法重叠。

    她没办法用现在的父母,替换掉童年时的父母。

    她也没办法强迫自己,将紫修身上叶光纪的影子抹去。她更没办法,将自己和母亲抽离开。

    她以为已经摆脱掉的过去、无数次被她拿出来当笑话讲的事,现在都变成了最真实的梦魇,蚕食了她所有的精神。

    她害怕得腿软,再站不起来,只在雪地里不住后退,留下深深凹陷的雪坑。

    対许多女子而言,男人的专情是底线,是最基本的做人品质。

    但対尚烟而言,一対一的爱情,从来都不是理所应当。那是她需要竭尽全力,小心呵护,才能勉强奢望的东西。

    她曾以为,她得到了。

    她以为,她逆天改命了。

    “叶尚烟,起来。”紫修态度又变得冰冷,“雪地里冷。你不是孩子了,别跟个孩子一样任性。”

    见她没反应,他快步走来,一把将她从雪地里拽起来:“给孤起来。”

    尚烟猛地推开他:“你不要碰我!!不要碰我!!!”

    她的失控超出了紫修的意料。他修睁大眼,走上前去,眼中尽是动摇之色:“烟烟——”

    “不要靠近我!!”她虽喊得撕心裂肺,其实内里早已被恐惧填满,只觉得眼前的男人好可怕,“不要……不要……不要……”

    “烟烟,你冷静一些。我……”

    紫修没说完,忽地一咬牙,转身,冷冷道:“孤也有事要忙。先不奉陪了。”

    他回到军营,挑开帐帘,头也不回地进去。

    看见他消失在帐帘后,尚烟抱着双臂,抖得牙关咯咯作响,彻底崩溃了。

    “你可以用其它方式拒绝我的,你可以的!!我不是那么不要脸的女人!!”她大哭起来,“你明明知道,你明明什么都知道,我的人生是怎样的,你是一路看过来的,东皇紫修,我恨你!我好恨你!!”

    她转身飞离了望月雪山。为了离他越远越好,她消耗大量神力,施展“星河佛步”,但因为情绪过于激动,天气又冷,神力很快耗空了。

    最后,她在山脚下跌倒,狼狈不堪地滚在雪地里。她大口大口地吐出白雾,任冰雪覆在身上,任雪鹿与她擦身而过。

    眼前飞舞的雪花都放大了似的,在面前飘摇不定。

    痛彻心扉之后,一颗心只剩下了虚无。

    她闭上眼,听见喘气声在身体内部响起,震颤了胸腔。除此,什么也再感知不到。

    只有在她儿时,羲和的那一声哀叹,在耳边徘徊:“烟儿,记得一句话:‘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郎。’”

    ***

    九重天之上,莲宗净土中,有一片长眠圣地。

    只要在此处沉睡,便可以将部分记忆提出来,保存在瓶中。

    若是要彻底忘记一个人,需要长眠的时间,大约是和他相识时间的三倍。

    修改掉所有关于紫修哥哥的记忆,需要四千五百多年。

    即便対神族而言,这都是很长很长的时间。

    付出如此大的代价,只为忘记一个人,到底是否值得?

    答案是肯定的。

    尚烟做出最终的决定,并非冲动行事,而是深思熟虑三年的结果。

    这期间,在神界边境,她还镇压了魔界叛党二十七万人,立下大功,被天帝钦赐“昭华姬”头衔,最后为神界做了一些事。

    然后,她开始试图让自己痛恨紫修。想活在怒火之中,起码有与命运作斗争的动力。

    可是,记忆中的紫修哥哥太好了,好到她完全无法恨他,好到甚至被他羞辱了,她还能理解他为何会做出如此选择,还在帮他的无情找寻借口。

    于是,终日陪着她的,只有日复一日的心碎,还有対自己的无尽怀疑。

    不管她如何欺骗自己,都不能摆脱一些现实。

    紫修不爱她。

    紫恒的一切,也都是假的。

    她自以为的真爱,从来都是镜中花,水中月。

    比起从未得到过,更可怕的是得到过又失去;比起得到过又失去,更可怕的是以为自己得到过,其实一直一无所有。

    “尚南鸳鸯堪共死,烟云眷侣梦人间。”

    “尚烟”二字,曾是父母爱情的见证。

    她的爱情,还不如父母的爱情。因为,虽然不论结局如何,父亲曾经把一切都给过母亲,毫无保留地,情真意切地。

    而她呢?

    从内而外地,她被紫修击垮了。

    唯一幸运的是,紫恒虽然欺骗她,却是爱她的。

    最终她想好了,她会把关于紫修的记忆,都按紫恒不愿被拆穿时的那样,全留给紫恒。如此,也不辜负紫恒的一片真心了。

    凑巧的是,尚烟沉睡那一日,莲宗净土也在下雪。

    她走到莲池边,看飞雪旋转飘舞,洒落池水之中、花瓣之上。

    她又想起了一千五百多年前,在神界纷飞杏花之中,初次遇见那个紫眸小男孩的下午。

    被她调戏后,小男孩无奈地道:“我听到了,你叫叶尚烟大小姐。”

    便从这里开始与紫修哥哥告别吧。

    她想,他如果知道,她把他整个人都忘得干干净净,会如何想?他那颗曾多多少少対她动过的心,可会有一点点痛?

    算了,不必自作多情。他不会在乎的。

    为了魔界,他付出了很多,比谁都累。便不要希望他过得不好了。

    希望他成就霸业,君临天下。

    虽然她根本不重要,但这应该是他希望听到的祝福。

    下一次醒来时,会是四千五百多年后。到那时,紫修可能连她的名字都忘记了。

    尚烟抬头看看飞雪凌乱的苍穹,长长叹了一口气:“好荒唐啊……”

    而后,她握着载记忆的玉瓶,躺入莲池,任冰冷的池水将自己整个人吞没,闭上眼,吐出了几口泡泡。

    池水之中,莲瓣之下,她的发如鸦羽,睫如蝶翼,皮肤和雪花同色,与纷飞的大雪、苍白的佛境,巧妙地融为一体。一切都美丽得几近悲伤。

    很快,水纹开始吞没她的意识,将她脑中那些曾经小心翼翼呵护的记忆,连带着曾经无数次偷偷喜欢他的心情,一丝丝引入她手中的玉瓶。

    因不能动弹,现在反悔也来不及了。

    她不后悔,却有不舍。

    失去意识的前一刻,她最后微微睁了一次眼,看了看被涟漪模糊的天空,看了看这个有他的混沌世间,看了看漫天飞舞的雪花。

    她突然觉得,雪花像极了尚南寺中的杏花。但是,它们在水面,很快便融化了。

    杏花是风流万花中兮独秀。是极为多情的花。

    佛境无情,终无飞杏。

    再见了,紫修哥哥。

    ——第一部 《明月却多情:神界篇》完结——

    君子以泽于2022.6.20

    第二部 《明月却多情:魔界篇》会重新开一个坑,大家请戳我作者专栏收藏~

    --------------------

    作者有话要说:

    紫修:烟烟,那年杏花微雨,孤还是你的紫修哥哥。过了4500年,孤便成了大伯哥。

    有读者问魔界篇是讲什么的。

    讲4500年后,烟烟醒了,被天帝要求以办公的形式到魔界联姻,紫修对她各种主动,但烟烟不记得他了,只觉得她这个大伯哥天天骚扰弟妹,就像怼青帝一样狂怼他....

    基本上就是文案里的追妻火葬场文学了。

    魔界篇开坑时间是6月23日凌晨正点或6月30日凌晨正点(如23号没开,那就是30号,本月有几本书要读,我尽快),欢迎大家来占楼、抢红包~~~~

    本章红包雨落给所有评论的美少女~

    抽所有全订五星好评的小仙女,送10倍红包。【更多精彩好书尽在耽美小说网http://www.danmei.la
【全网热门完本耽美小说 www.danmei.la 手机版阅读网址 wap.danmei.la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