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一觉醒来成了情敌的猫 > 第97章 ◇do了,还是没do?

第97章 ◇do了,还是没do?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一颗心沉到谷底, 沈渡动作利落的抓起外套想要追出去,离开的时间不算太久,现在追应该还没出小区。

    刚转过身, 酒柜上的人影一下子吸引了沈渡的注意。

    身高腿长的男人穿着单薄的衣衫,不知何时爬到了酒柜顶, 两只手模仿着小猫咪的姿势,攥着拳头摆在下巴处, 迷迷瞪瞪地一看就是醉酒的模样。

    沈渡悬着的心放了下来。

    “你跑到酒柜上面干什么?危险, 快下来。”沈渡朝裴昭走过去。

    醉酒的裴昭歪头仔细的辨认了会儿, 似乎没认出来是沈渡,见他一步步朝自己靠近,躲闪着想要站起身朝另一个柜子爬过去。

    脚下的酒柜占用了不少的高度,即便是沈渡家的举架再高也禁不住一个大男人站在酒柜上直起腰身。

    不出意外的,裴昭的头撞到棚顶, 砰的一声撞击让他疼的缩起身子,脚下的酒柜颤颤巍巍, 里面的酒也跟着摇晃发出玻璃器皿撞击的叮叮当当声。

    “小心!”沈渡不敢继续上前, 维持着双臂张开护在下面的姿势,“裴昭,别乱动。”

    捂着头蹲在酒柜上,裴昭疼的龇牙咧嘴。

    “昭昭, 快下来。”沈渡尝试着一点点接近裴昭。

    裴昭似乎很抗拒沈渡的接近,模仿着猫咪喵喵的叫声,阻止沈渡。

    听见裴昭模仿猫叫,沈渡似乎明白了什么, 换了一种称呼。

    “幺儿?”

    “龇哈!!”

    蹲在酒柜上的裴昭冲着沈渡露出一口白牙。

    沈渡沉默。

    缓和过来的裴昭揉揉脑袋, 猫着腰小心翼翼的朝另一个柜子爬。

    脚下的酒柜再次叮叮当当, 几瓶红酒禁受不住抖动跌倒,其中一瓶跌破,暗红色的液体沿着柜子的缝隙淌了一地。

    “崽儿,过来抱抱。”沈渡换了个称呼。

    这一次裴昭听到沈渡的呼喊没有再抗拒,而是停下动作好奇的盯着他瞧。

    “崽儿?”沈渡又试探着叫了一声。

    裴昭似乎很喜欢这个称呼,脸上露出喜悦的表情朝沈渡喵了一声,纵身就要往下跳。

    沈渡顾不上太多,一个箭步冲上前接住从酒柜上跳下来的裴昭,猛烈的撞击让他在接到人后连连后悔,最终身形不稳,抱着怀里的裴昭一齐倒在地上。

    醉酒的裴昭被沈渡护在怀里毫发无伤,倒是充当人形肉垫的沈渡一阵眼冒金星。

    裴昭还以为自己是小猫咪,勾着沈渡的脖子撒娇般地蹭了蹭似乎觉得不够,又凑上去吐着小舌尖在他嘴角舔舐。

    送上门的买卖岂能不做?

    沈渡反手按住裴昭的后脑长驱直入,肆无忌惮地索取。

    「小猫咪」不过是想和主人贴贴罢了,没想到被沈渡反客为主,连呼吸都不得。

    裴昭两只手捶打着沈渡的胸口,挣扎着想让他放开自己。

    沈渡怎么可能让他撩完就跑?捏着手腕控制住他不准乱动,然后翻身把人压在地上重新吻了上去。

    “呜——”

    惹火上身的「小猫咪」只能在喉咙里发出低声的呜咽。

    宽实的手掌小心的护在后脑,裴昭被压在冰冷的地面,硌得浑身的骨头疼。

    沈渡停下索取,半蹲在地上将手臂从裴昭的腰下穿过,把人从地上捞起来,抱在怀里往卧室走。

    柔软的床铺比地面要舒服的多,裴昭在接触的瞬间,眯缝着眼睛哼唧了声。

    沈渡的眸色深沉,重新欺身压上去。

    摆出像俯卧撑一样的姿势,沈渡小臂撑在裴昭的脸侧,另一只手将他额前的刘海撩起,露出光洁饱满的额头,拭去上面细密的汗水。

    不同于前两次的疯狂掠夺,沈渡轻轻的用嘴唇触碰裴昭的面颊,怜爱的目光像是在对待一份贵重的礼物,从额头至眉心,再轻啄眼皮。

    裴昭很享受这种亲昵的触碰,他喜欢沈渡身上混杂着烟草气的味道,平时他只敢凑到沈渡身边偷偷地闻,眼下被沈渡圈在怀里,满心满眼都是这个男人,就连口腔里残留的都是属于沈渡的漱口水味道。

    清凉的薄荷香气,浇不灭心头燃烧的。

    被酒精麻痹的大脑停止工作,裴昭醉醺醺地躺在床上,享受着沈渡的服务。

    嘴角被人蜻蜓点水般的啄了一口,一触即离让裴昭心生不满,追着味道寻上去,急切的啃在沈渡的下唇。

    “嘶——”猝不及防被小野猫咬了一口,沈渡倒吸一口凉气。

    裴昭:0^0;

    沈渡用食指按住裴昭的额头,把人压回床上。

    “给你两个选择。”沈渡深吸了一口气,“第一个现在,立刻,马上,闭上眼睛睡觉。”

    裴昭:QAQ;

    “二,你可以选择继续玩然后被吃干抹净,我倒要看看明天早上起来是谁会后悔。”

    裴昭:0o0!

    沈渡:=_=

    裴昭:zZ zZ zZ;

    勾着沈渡脖颈的手臂逐渐卸掉力道,最后软绵绵的垂落在额边,裴昭这次是真的睡着了。

    拉过一旁的枕头垫在裴昭头下,沈渡抖开被子帮他盖好,然后再把露在外面的手臂一同塞进被子。

    收拾完这些,沈渡疲惫的爬起身,单手捂着一直抽痛的胃部,喝了许多的烈酒,又摔了那么一下,就算是铁人也受不住。

    客厅里的医药箱有铁打损伤的药酒,沈渡看着地上的一片狼藉,皱着眉捏了捏眉心,然后将药酒倒在掌心缓慢揉搓。

    裴昭第一次醉酒来他家的时候还挺乖的,喝醉了就只是睡觉,没有耍酒疯也没有折腾人,这次闹腾的太欢,沈渡不敢把他一个人留在卧室太久。

    顾不上收拾打碎的红酒,沈渡匆忙的擦过药酒,回到卧室,在见到整齐的叠放在床脚的衣物时,忍不住笑出声。

    床上这位哪里是矜贵的小少爷,分明是皮肤娇嫩的豌豆公主。

    刚才回来时沈渡只是帮他脱了外套就让他睡下了,谁知道这少爷可能是觉得不舒服,趁他涂药酒的工夫自己给自己剥了干净,这会儿裹着被子像一只蚕宝宝。

    沈渡绕到床的另一侧,拉开被子躺下。

    担心身上会有药酒的味道,沈渡故意和裴昭隔开了一些距离,谁想到自己刚躺下的一瞬间,那家伙就像八爪鱼一样地缠了上来。

    “晚安,崽儿。”沈渡的眼皮变得沉重。

    第二天裴昭睡醒后,一共用了三次机会才说服自己接受现实。

    第一次睁开眼,裴昭是侧着身子的姿势,一只手臂和大腿都搭在沈渡身上,两个人头抵着肩,四肢交缠和普通同居情侣没什么区别。

    重点是他身上除了一条内裤外,根本没有其他的衣服。

    裴昭不敢将沈渡惊醒,小心的收回身体,保持平躺的姿势双手交叠在腹部,重新闭上眼。

    第二次睁开眼,裴昭忍着身上浑身跟散架似的疼痛从床上坐起来,对着地上散落的衣物发呆三秒,再次躺下闭上眼睛。

    第三次睁开眼,不等裴昭做出动作,睡在一旁的沈渡悠悠开口。

    “没错,就是你想的那样。”

    沈渡的声音还呆着浓浓的睡意,裴昭不可置信的看了他一眼,发现对方并没有睁开眼睛,而是翻了个身面对着他,将胳膊搭在他腰间抱住。

    沈渡在说梦话?

    裴昭僵直着身体,屏住呼吸不敢乱动。

    “怎么醒这么早?昨晚折腾的不够累?”沈渡嘟嘟囔囔的又说了一句,裴昭得以确认他是真的醒了。

    可是..昨晚..

    裴昭努力地在脑子里搜索和昨天有关的记忆,心灰意冷的发现他确实是喝断片了。

    裴昭的断片并不是完全失去记忆。

    他记得在酒吧的卫生间里,沈渡把他按在墙上摩擦!

    再后来..沈渡把他带回家的事情已经记不清了,只是眼前偶尔会闪过几个让人血脉喷张的画面,好像是在客厅的地上?

    裴昭的嘴角抽了抽。

    在他仅存的记忆碎片里,他一直是被压在下面的那一个,莫非..

    裴昭扭了扭四肢,酥麻酸痛一股脑的涌上来,疼得他龇牙咧嘴。

    他追了沈渡那么久,千算万算也没算到最后一步的紧要关头时,反被沈渡给吃干抹净了。

    裴昭想想觉得有些不对,虽然他身上酸痛,可是刚才坐在床上时,不可描述的部位并没有感到不适,这非常不科学。

    在他刚变成猫住在沈渡家时,曾有幸见过一次沈渡的那玩意儿,当时他还偷偷感叹过,以后谁要是跟了沈渡,免不了前几次要吃些苦头。

    难不成他裴某人天赋异禀?

    “昨晚,我们..”裴昭心里不甘心,想要把话问清楚。

    沈渡被裴昭闹得没了睡意,无奈的叹了口气,单手撑着头居高临下的看着他。

    “忘了?要不要我帮你回忆回忆?我不介意在你清醒的时候再来一次。”环在腰间的手不安分的曲起手指在肌肤上画圈,沈渡勾着唇笑得像得逞的猫。

    “不不不,还是不用了,我去洗漱!”裴昭并不介意自己在上面还是下面,只要对方是沈渡就行了,他只是想要确认到底有没有do过。

    就算是他在下面,do过了他也是要对沈渡负责的。

    仓皇地从卧室跑出来,裴昭见到客厅的狼藉,彻底相信了沈渡的鬼话。这场面他在不同的电影,电视剧里看到过无数次。

    无非就是男女主在路上压抑着内心的冲动,回到家关上门的瞬间,一边脱衣服一边啃,边啃边往卧室走,路上还得撞碎点什么东西。

    比如——酒柜里的红酒。

    这时候肯定会有一方清醒想要停下,另一方追上去继续啃,两个人一路纠缠到卧室摔到床上,再然后就是第二天满地的衣物了。

    中间内容不是电视里能免费播放的,大家心知肚明。

    “oh no!”裴昭一巴掌拍到额头上。

    作者有话说:

    有些内容就算是付费,也不能看(捂嘴哭);

    ——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全网热门完本耽美小说 www.danmei.la 手机版阅读网址 wap.danmei.la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