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一觉醒来成了情敌的猫 > 第66章 ◇倔驴脾气

第66章 ◇倔驴脾气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纵使宁知后来追上去向裴昭解释, 他也像个没事人一样笑着对宁知点头,说什么都答应。

    “那你真的不生气了?”自从宁知被裴昭当众表白后,一直都是躲着裴昭走, 这还是他第一次像跟屁虫一样粘在裴昭身后,连同学们异样的目光都顾不上了。

    “我本来就没生气啊!”裴昭一副没所谓的样子, 好笑的看着宁知,“快回班级吧知知, 等会儿上课要迟到了。”

    “那我下课再来找你。”上课铃声响起, 宁知来不及多做解释, 只能先回班级。

    “嗯。”裴昭勾着唇,轻快的点了点头。

    从宁知跟着裴昭进来的时候,丁子深就把耳朵竖的跟两根天线似的,这会儿宁知走了,他得赶紧八卦一下。

    “牛X啊老裴, 这么快就把人追到手了?”丁子深朝裴昭丢了本书,兴奋得就差放鞭炮庆祝了。

    你还别说, 裴昭这小子还挺有一手的, 上午还被宁知躲着走,一转眼的功夫就好上了。

    裴昭双手插在口袋里抖着腿,不管丁子深说什么都不作回应。

    随着上课铃声结束,沈渡慢慢吞吞的回到教室, 走到裴昭身边的座位前犹豫了半晌,安静的坐下。

    沈渡靠着裴昭坐下的瞬间,裴昭插着口袋起身朝后排走。

    沈渡抿着唇望着裴昭。

    走到丁子深的座位前,裴昭抬腿踢了踢他的凳子。

    “铁子, 换个座。”裴昭对丁子深说道。

    “卧槽, 这什么情况啊?”被迫抱着课本坐到裴昭位置上的丁子深, 用手肘推了推同桌沈渡的胳膊,“你俩咋了?闹掰了?”

    沈渡转头,视线越过丁子深望向窗外,盛夏的蝉鸣依旧,阳光洒在操场的塑胶跑道上,偶尔能瞧见几个穿着校服的学生并排走在一起。

    他忽然发现,总是在上课时绕着教学楼盘旋的白鸽,其实也没那么好看了。

    ——

    裴昭眼含热气,勾勒在眼睫的眼线被揉的一干二净,露出形状本来就很好看的眸子。

    纤长浓密的睫毛还坠着几颗晶莹剔透的泪珠,一抹胭红代替浅淡的大地色眼影挂在眼尾,一眨一眨的撩拨着沈渡的心弦。

    “其实直到宁知出国的前一天,他还在向我解释那天的事,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就是什么都听不进去。”

    连裴昭自己也想不通,他小时候的脾气怎么就那么倔强。

    “倔驴脾气。”沈渡轻笑,取出一张纸巾递给裴昭。

    “你不是也一样?”裴昭擦了擦脸,嫌弃地吐槽沈渡道,“都到了那种时候了,还什么都不肯跟我说,我又没给你嘴上贴封条。”

    “是没贴封条,”沈渡撇撇嘴,嘟囔着说道,“可是我的解释你肯听吗?天天躲着我跟瘟神似的,我还没走到你面前就甩脸子跑了,我还能说什么。”

    “那就大声喊呗,就算走远了也能听到。”裴昭扶了扶脸上的镜框,狡辩的模样像极了狡猾的小狐狸。

    餐厅顶部的吊灯撒下带着冬日暖意的光芒,照进裴昭褐色的眼眸里,映出点点星光将瞳孔里沈渡的影子牢牢包围。

    “先去洗个脸吧。”沈渡抽出一张纸巾糊在裴昭的脸上,盖住那双让人忍不住心神荡漾的眸子,“你这副样子别人还得以为我把你给怎么着了。”

    经沈渡这么一提醒,裴昭立刻反应过来,偷偷的瞥向四周,发现周围的人都在专注的低头用餐,或者是在和朋友聊天,根本没人注意到这里。

    裴昭松了口气。

    “那你在这儿等我。”裴昭抹抹脸感叹自己真的是年纪大了,稍微回忆点以前的事情就开始掉眼泪,看来他以后没资格嘲笑葛秋了。

    看着裴昭的身影消失在卫生间的方向,沈渡挥手叫来候在一旁的服务生。

    卫生间里,裴昭将脸洗干净以后,双手撑着洗手台的边缘,凝视着镜子中的自己。

    发际边缘被水迹打湿,凝结着大滴大滴的水珠悬在发梢摇摇欲坠,恢复如初的清秀脸庞看着和之前化妆的样子没有太大的区别,可能是因为底子好的缘故,化妆师并没有在裴昭的脸上花费太多的心思。

    对着镜子捏捏脸颊,裴昭反手给了自己一巴掌。

    他居然现在才意识到,自己从未考虑过沈渡的感受,也没有问过他的想法。

    因为志趣相投灵魂契合,两个人成了好同桌好兄弟,因为一个莫名其妙的误会,他就下定决心和沈渡老死不相往来。

    即便很多人都帮忙解释过,可固执的他把那些话全当成了耳旁风,一个字也没往心里记。

    强烈的自责感退却后,涌上心头的是对沈渡无尽的心疼,明明是自己一直恃宠而骄,可沈渡从不对他生气,甚至连一句重话都没说过,阔别多年依旧记得他的喜好,要什么都依着顺着,生病了还照顾着。

    “还真是一头倔..猫咪!”裴昭嫌弃地对着镜子里的自己说道。

    对着镜子拍拍脸,裴昭暗暗下定决心,这次和好他一定会把沈渡捧在心尖上宠着,就像上学的时候沈渡宠着他那样。

    打起精神重新振作起来,裴昭将半干的刘海向后拢,满意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点点头,快步走出洗手间。

    刚拐出洗手间的门,裴昭差点撞上站在拐角等待的沈渡。

    沈渡一只手臂上搭着裴昭的外套,百无聊赖地靠着墙不知道在琢磨什么,见到裴昭终于出来了,忍不住揶揄道:“你再不出来,我可能就要买个渔网进去捞人了。”

    眼尾的红晕还未完全消散,裴昭眼波流转瞄了沈渡一会儿,难得没有开口回怼,硬生生地吞下这口气。

    被沈渡说两句怎么了!忍着!

    从沈渡的手里接过自己的大衣,裴昭好脾气的安慰着自己,时不时地还冒出一个极致温柔的笑脸展示给沈渡。

    从穿上外套到跟在沈渡身侧走到门口,裴昭都是一副乖顺的模样,就差用顶着飞机耳,用毛茸茸的小脑袋蹭蹭沈渡求撸了。

    按照以往裴昭的性格,别人说他一句他后面能有十句在等着,今天不仅没炸毛,反而还温顺的朝他笑,看来是真心想要和沈渡重修于好。

    说起来沈渡还挺享受他和裴昭现在的相处模式,熟悉的互动不仅仅是留存在回忆里,而是真切的呈现在眼前。

    绝对是好的开始。

    裴昭跟着沈渡走出门口,寒夜的冷风拍在脸上将香槟带来的微醺吹散了大半,脑子一清醒他突然想起来自己还没结账,拉开门就要往回走。

    “你去哪儿?”沈渡扯住裴昭的手腕,将人拉了回来。

    裴昭抬头看向沈渡,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子,喃喃道:“我还没买单,你在这儿等我,我去签个字就回来。”

    裴昭的长腿刚向前迈了一步,又被沈渡扯着胳膊给拉个回来,身高腿长的大小伙子在沈渡的胳膊底下就像小鸡崽似的。

    “不用去了,我已经买完了。”扯着人离开餐厅门口,沈渡停下脚步将裴昭外套的衣领竖起来。

    “说好的我请客,为什么是你来买单!”裴昭听说沈渡已经付好了钱,脸上的笑容消失的一干二净,“我去帮你把单退了,让他们记我的账上。”

    沈渡扯住裴昭的已经将人拉回来,心下一横揽着这个急脾气的肩膀,将人整个束缚在怀里,省的他话都不听人说完就闷头跑。

    “这次的设计你帮了我不少忙,怎么还好意思让你再请我吃饭?”

    裴昭的肩膀上搭着沈渡的胳膊,整个人被死死按在怀里,身体也不由自主地倾向沈渡靠拢,只要稍稍偏过头,就可以看到曾经让他目不转睛的侧颜。

    “明明是说好的事情,怎么能反悔呢?”裴昭还是有些不甘心,小声的嘟囔着不满。

    沈渡斜睨了眼裴昭,勾起唇角笑了笑没说话。

    裴昭像一只提线木偶一样被沈渡推着往前走,若有所思地打量着沈渡的侧脸吞了吞口水。

    每次看到沈渡的侧脸,裴昭的目光总会像被吸住一样无法移开,优越的下颌角线条,高挺的鼻梁,凸起的嘴唇,不知道被裴昭用目光描绘了多少次。

    多到给他一根铅笔,他可以在纸上速写出来,可惜他画画的功力实在是拿不出手,否则非要画一幅摆在家里才行。

    心里七上八下的打着鼓,香槟带来的微醺感重新麻痹大脑,刺激着裴昭的心跳。

    像是整个人被丢进酒杯里,耳边满是气泡炸裂的哔啵声,微醺的飘飘然一波一波的冲击着神志。

    裴昭舔了舔唇,摒起呼吸小心翼翼地朝沈渡侧脸靠近。

    侧颜近在眼前,只要裴昭胆子够大,撅起嘴唇就可以轻易触碰到。

    “哦对了裴昭,我..”

    “噗咳咳咳..咳咳咳!”

    沈渡突然开口吓了裴昭一跳,像极了偷做亏心事,担心被父母发现的小孩。

    “你鬼鬼祟祟的干什么呢?”沈渡浑然不知自己差点被人吃了豆腐,一下一下地拍着裴昭的背帮他顺气。

    “咳没事没事,我就是被咳咳..被口水呛到了。”弯着腰的裴昭脸色涨红,也不知道是因为心虚,还是真的被口水呛到了。

    眼角的红润还未消散,眼眶里又被呛咳出泪花,细腻的脸颊被冷风吹的煞白,让人忍不住想要伸手摸一摸。

    见裴昭恢复的差不多了,沈渡轻咳一声,移开粘在裴昭脸上的目光道:“你刚才想说什么?”

    他以为裴昭是有什么事想说,结果被打断了。

    “没..没有,我忘了我想说什么。”裴昭的头埋得更深,不敢看沈渡的眼睛。

    “你刚刚是不是也要说话?”裴昭挨着沈渡继续往前走。

    经他这么一提醒,沈渡这才想起来,刚才他确实是有事情要和裴昭说。

    “小崽子在你家住那么久了,我这边忙的也差不多了,明天早上你要是有时间可以把它送回来。”沈渡对裴昭说道。

    作者有话说:

    修完啦,麻烦小天使们复读一遍,啾咪(施展失忆魔法,Biu——
【全网热门完本耽美小说 www.danmei.la 手机版阅读网址 wap.danmei.la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