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一觉醒来成了情敌的猫 > 第63章 ◇裴昭的心中隐约浮现出答案

第63章 ◇裴昭的心中隐约浮现出答案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沈渡急匆匆的出了门, 裴昭在家将屋子简单地收拾了一遍,然后给笼子里的流浪猫们换上了新的水和食物。

    沈渡临出门之前给宠物医院打了电话,他们会上门接收这几只猫去医院做全面检查, 大概需要两三天左右,之后才会给送回来, 裴昭得留在家里等他们把猫接走以后才能离开。

    闲来无事,裴昭翻着手机里的联系人列表, 找到了孔淮南的名字。

    电话拨过去好一会儿, 听筒里才传来孔淮南那千回百转的声音。

    “哟, 这是哪股风把我家小猫猫给吹邪门了,怎么突然想起来给我打电话了?”孔淮南还是那副没正经的老样子。

    “你在哪呢?我有点事想找你当面说。”裴昭懒得搭理他,直接切入主题说正事。

    “什么事还要当面说?电话里不能说?你知不知道电视剧里那些找人当面说的,十个里面有十个都被人在半路咔嚓了?”

    听声音孔淮南好像刚睡醒,旁边悉悉索索的声音不知道是不是在穿衣服。

    “你就不能说点好话?”裴昭被孔淮南气的哭笑不得。

    “你该不会是想借机会把我约出来吧?”孔淮南的语气夸张, 隔着电话都能想象到,他肯定会再配上几个做作的动作。

    裴昭隔着电话做出一个无奈的表情, 他不明白这个世界上怎么会存在这样厚脸皮的人。

    “我昨天有些发烧, 吃完药睡觉的时候做了个很奇怪的梦,醒来后我明显的感觉到体内的能量比之前强了许多。”

    裴昭见电话那端的孔淮南默不作声,只好继续说道。

    “那个梦先是一片黑,然后又是一片白, 而且我亲眼看着那只猫钻进了我的身体,我也可以清晰的看到体内流转的金光。

    虽然醒来后我的能力增加了,可我还是觉得有些不放心, 想问问你什么时候有时间, 见个面看一看。”

    虽然孔淮南看起来不靠谱, 但是这件事除了他以外,裴昭没办法求助任何人。

    “恭喜恭喜,恭喜我的小猫猫长大成人了,能量提升是好事,赶快去开瓶香槟庆祝一下。”孔淮南的语气听起来有些敷衍。

    “你在哪儿?要不然你把地址给我,我过去找你也行。”裴昭觉得电话里说的还是不清楚,还是要亲自见一次面才行。

    电话那端沉默了数秒,紧接着传来孔淮南显得有些尴尬的声音:“哎呀,小昭昭这可真是太不凑巧了,我最近在P市出差,估计没有三五个月回不去。”

    “你去P市做什么?”裴昭想着孔淮南顶多在H市,也还不算远,没想到他居然去了P市。

    要知道,从S市坐飞机去P市,至少要6个小时。

    裴昭有点晕船和飞机,长途飞行5个小时是裴昭个人的最高纪录,6个小时他怕不是要直接交代在飞机上。

    面对裴昭的疑问,孔淮南说道:“你别管我干什么,反正最近我俩是见不到面了,而且这个梦对你一点坏处也没有,你就把心放回肚子里吧。”

    孔淮南说的信誓旦旦,给裴昭的心底添了不少底气。

    “那行吧,等你什么时候忙完了回来在联系我,请你吃饭。”左右两个人短期内也见不到面,裴昭只好作罢。

    “那没什么事我就先挂了。”

    孔淮南急匆匆地想要挂断电话,被裴昭开口制止。

    “等一下!”

    歪斜在沙发上的身体坐直,裴昭不安的攥紧拳头,思量着应该如何开口。

    “嗯?”孔淮南不解。

    “你说..猫..会不会影响人的意识?”裴昭的瞳孔紧张的左右乱颤,余光撇见笼子里几只探头探脑的小猫崽子,瞬间有种被偷听电话的错觉,赶紧拿着电话躲进卧室,把门反锁。

    “影响人的意识?什么意思?”孔淮南问道。

    “这只猫寄生在我的体内,会不会影响到我的思维和行动,就比如说某些时候我脑子里冒出来的一些想法,其实不是我自己的意识,而是猫的意识。”

    裴昭清了清嗓子继续说道。

    “再比如说,可能我很讨厌某个人,但是因为我身体里的猫喜欢,间接的对我产生了影响,导致我对那个人从讨厌变成喜欢。”

    说完疑问后,裴昭静静的屏住呼吸,等待孔淮南的答案。

    “不可能。”孔淮南想都没想,直接否认。

    “为什么不可能?”裴昭问道。

    孔淮南解释说:“首先按照你的说话,你和你体内的猫是两个独立的个体,它存在的时候你消失,你存在的时候它消失,就像是人格分裂症,每一个人格都有独立的性格特征,而且兴趣爱好也大相径庭,怎么会产生影响?”

    “其次,你现在无法证明猫是猫,你是你,在我的眼里就是一只可爱的小奶猫,如果这只猫就是你的本体,那它的想法就是你本身的想法,或者是你的潜意识,何来影响一说?”

    “原来是这样。”裴昭对着电话点了点头。

    “别没事儿瞎琢磨了,多读书多看报,少吃零食多睡觉,等我忙完就回去见你哈!”

    孔淮南急匆匆的挂断电话,留下裴昭一个人呆呆傻傻的站在沈渡的卧室,一只手还在搭在门把手上,反复琢磨着刚才听到的一番话,内心久久不能平静。

    这段时间,裴昭将自己对沈渡的所有喜怒哀乐,都归咎在猫的身上,就像是有了倚仗,他就可以利用这个借口,肆无忌惮的做所有事。

    静静的看着沈渡发呆时,裴昭安慰自己说要时刻保持警惕,防止被吸。

    每当控制不住自己想要靠近沈渡时,裴昭安慰自己说是因为沈渡的身上的味道可以缓解他的不适。

    可是当他一个人在家里时,为什么会想起沈渡?为什么会一旦经历某些似曾相识的小细节,就会想起以往在校园里的日子?

    为什么在一次次变回人形后,他不是第一时间逃离这个最讨厌的人,反而还找着各种借口回到沈渡身边?

    为什么在沈渡经历背叛后,他没有冷眼旁观,没有幸灾乐祸,反而是第一时间帮他解围,避免被蔡闻陷害?

    会为他心疼,为他难过,为他愤愤不平,会在趁他不注意时偷偷接近,会在他低头工作时暗中凝视,也会因为他在熟睡时搂住自己的腰而窃喜。

    他对沈渡的那些偏见,早已在朝夕相处中潜移默化成了喜欢。

    像小时候校门口卖的秀逗糖,入口酸涩惹得人口水横流,只要熬过前面的60秒,剩下的便是无尽的甜蜜。

    裴昭的心中隐约浮现出答案。

    一个即将呼之欲出,他却又不敢面对的答案。

    趁着在家等宠物医院上门接猫的功夫,裴昭给沈渡发了条信息,问他今天大概可以几点结束,沈渡说会议第一阶段进行的很顺利,如果不出意外第二场可以直接敲定,估摸着点左右就能结束。

    -行,那你把地址发给我,晚上我去接你。

    沈渡对于裴昭的热情并没有感到太意外,他太了解裴昭了。

    和沈渡沟通完,宠物医院的人也上门将几只流浪猫接走了,那些人前脚刚离开,后脚裴昭就火速出门打车回家。

    回到家里他先是变回猫身录了段小视频,然后再剪辑成好几段,让视频看起来就像是不同时间拍的,以用来应付沈渡的询问。

    处理好视频后裴昭洗了个澡,之后就一头扎进衣帽间。

    晚上应该穿点什么好呢?裴昭有些苦恼。

    在衣帽间里折腾了大半个钟头,裴昭终于选好一身行头。

    休闲宽松的黑色衬衫胸前不对称式交叉,露出穿在里面的纯白衬衫,下身套着一条脚踝处束口的黑裤,一身行头瞧着既不像正统西装那样拘束,也不会在各种场合上失了优雅。

    满意的瞧着镜子里的自己,裴昭拿起抽屉里的香水挨个闻了闻,最后选了一瓶木制香调的喷洒在身上。

    从衣架上取下厚外套,裴昭抓起钥匙就出了门。

    来到地下车库,看着停在角落里的布加迪,裴昭勾起手指轻轻叩击前引擎盖。

    “好些日子没见你,我自己都快忘了我也是个富二代,走吧,带你出去兜兜风,别委屈在这地下车库了。”

    冬季的天色比起夏天要黑得更早,才刚过六点钟,整个天就已经全部暗了下来,轰鸣的马达声行走在街头,暗夜色的布加迪威龙不论是停在哪儿,都能吸引到街道两侧行人的抬头注目。

    反正时间还早,裴昭先是去造型室简单的做了个造型,然后询问了丁子深的位置,决定先去酒吧和他汇合,等沈渡那边差不多结束,再去接他。

    这个时间酒吧里的人还不算太多,双手插着口袋走到老位置,一打眼就瞧见了几个熟悉的脸孔,东倒西歪的栽在卡座里,桌子上花花绿绿的摆着一堆东西,光是酒水就有十多种。

    “哟!稀客!”丁子深喝的不算太多,见到裴昭来了还能站起来跟他打招呼。

    裴昭点头与诸位依次打了个招呼,随后抄起一瓶果汁,坐在丁子深的旁边。

    “哎哎哎,你自己说你都多久没出来跟我们玩儿了?”丁子深夺下裴昭手里的果汁,换了一杯光是闻起来就让人忍不住皱眉的白酒塞了过去。“喝这个,罚三杯!”

    众人听到裴昭要罚酒,立刻吹着口哨拍着巴掌,兴奋的起哄。

    “别闹,今天开车了,不能喝酒。”裴昭推拒着丁子深递来的白酒,重新拿起果汁。

    “不喝酒你来干什么?”丁子深没好气地白了裴昭一眼,似乎是在不满他扫兴的样子。

    也就是这一眼,刚好头顶的镭射灯转到裴昭的脸上,照出他精致的面容。

    “卧槽,我才他妈发现,老裴你打扮这样是要约会去吗?”丁子深惊讶地说道。

    虽然裴昭不像丁子深一样不修边幅,但也很少去造型室做造型,除非是参加宴会,或者是跟着家里去一些重要的场合。

    裴昭翘起二郎腿,小臂轻搭在膝盖上,手里还捏着喝了一半儿的果汁,似笑非笑地看着丁子深。

    “不会是真的吧!”丁子深激动的连喊三声卧槽。

    丁家和裴家生意上有一些来往,有时候出席一些宴会两家都会参加,裴昭嫌葛秋化妆做头发时间太久,每次都是约丁子深一起去做造型,丁子深清楚地记得,裴昭向来是做个头发就结束了,不喜欢化妆师拿着刷子在脸上涂涂抹抹。

    每当丁子深被人按在椅子上修眉毛的时候,裴昭就会在一旁偷笑,顺便还要感叹自己天生丽质,根本不需要修饰。

    可他今天的造型,丁子深一眼就可以看出他绝对有被化妆师动手!

    “说真的老裴,虽然我从小就知道你长得比我好看这件事,但是一直以来也没觉得有什么影响,今天突然见到你,我觉得我也可以弯一弯。”

    丁子深揉搓着掌心,脸上还挂着色眯眯的笑容,满身酒气地朝裴昭身边蹭。

    “滚。”裴昭斜睨着丁子深。

    “好嘞!”被裴昭骂了一句,丁子深浑身舒坦,收起那副不正经的模样,乖乖坐回原本的位置。

    一行人早就习惯了两人之间的相处模式,该劝酒的劝酒,该起哄的起哄,其中一个染着绿毛的男生拿着酒杯上前碰了碰裴昭手里的果汁,打招呼道:“昭哥最近忙什么呢,上回见到你好像还是宁知哥回来那次。”

    杯里的澄黄色液体摇晃,裴昭微笑着刚要开口,就被丁子深那边突然插进来一句。

    “你昭哥最近忙着谈恋爱呢。”

    丁子深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说完自己还挺幸灾乐祸,觉得自己终于抓到了裴昭的把柄,闲的没事可以拿来揶揄两句。

    只不过他刚笑到一半,似乎是突然想起了什么,笑容瞬间凝固在脸上。

    “卧槽!你他妈打扮成这样,该不会是要去和沈渡约会吧?”

    作者有话说:

    芜湖-裴喵喵要去约会啦——
【全网热门完本耽美小说 www.danmei.la 手机版阅读网址 wap.danmei.la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