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一觉醒来成了情敌的猫 > 第35章 ◇解释

第35章 ◇解释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对不起?”

    沈渡似乎是被他气笑了, 冷哼着反问了一句。

    “你对不起我什么?”

    羞赧沿着脖颈爬上脸颊,裴昭抱着膝盖嘴唇翕动,艰难的吐出几个字。

    “你能先把灯关上吗?我…”

    明亮的水晶灯下, 裴昭感觉自己好像被浑身剥光了一样,丢在沈渡面前, 一个慌乱的眼神,一个慌乱的举动, 都会暴露他的内心的不安。

    沈渡起身按下墙壁上的开关, 整个房间陷入黑暗。

    黑暗带来的安全感包裹住身体, 缓解了裴昭紧张的情绪,一些让他觉得羞愧的话,也变得没那么难以启齿。

    尘封的记忆被开启,那些他不愿意回首的往事,浮现在眼前。

    少年顶着利落的短发, 抢过坐在后桌沈渡的手机。

    “沈渡,我可以看你的手机吗?”裴昭兴奋的眨着眼睛。

    “抢都抢了, 还问我干什么?”沈渡笑的一脸无奈。

    裴昭嘿嘿的傻笑, 捏着沈渡的手指用指纹解锁,点进手机设置。

    沈渡撇了眼手机屏幕,好奇的问道:“你这是做什么?”

    “改密码啊!”裴昭说得理直气壮。

    “改密码?”

    “嗯!”裴昭点头,“改成我的生日, 壁纸也要换上我的照片!”

    “为什么?”沈渡问道。

    “因为我们两个是好兄弟啊!”裴昭利落的将手机密码改成自己的生日,然后对着摄像头,咔嚓的拍了张自拍照,替换成桌面壁纸。

    “人家说手机壁纸和密码, 一定要放自己觉得最重要的人, 我爸我妈我哥我姐的手机密码, 还有壁纸都被我换了,你也要换!”

    沈渡不知道裴昭从哪听来的歪理邪说,他也懒得管,干脆由着他去折腾。

    设置完密码和壁纸,裴昭将手机还给沈渡,然后把自己的手机按亮,给沈渡看他的屏幕。

    “我的手机密码用的也是你生日,里面的壁纸是你,快打开看看。”

    裴昭兴奋的样子,像是给朋友展示新玩具的小孩子。

    裴昭的锁屏壁纸,是一张全家福,裴父裴母坐在椅子上,哥哥姐姐分别站在椅子后,年幼的裴昭被抱在怀里,坐在父亲的腿上,手里还捧着一颗棒棒糖。

    “你快打开啊。”裴昭见沈渡盯着手机不动,着急地催促道。

    沈渡深吸了一口气,按下按钮让屏幕弹出数字键盘,慢慢输入自己的生日。

    咔哒轻响,锁屏界面变成主屏幕界面。

    乱七八糟的应用程序下的照片,身穿校服的沈渡,一脸严肃的坐在座位上,发色偏棕,眉眼深邃,五官轮廓还带着少年的稚气,琥珀色的眸子刚好盯着镜头。

    压住想要上扬的嘴角,沈渡别扭的将视线移开,嘟囔道:“怎么搞得像谈恋爱一样。”

    裴昭嘿嘿一笑,将手机收回口袋。

    “我这不是没机会谈恋爱,找你过把瘾嘛。”

    “嗯。”沈渡望着窗外,含糊的答应了声,脸上的表情叫人看不出情绪。

    “除非你以后谈恋爱了,否则不准把我换下去。”

    “不换,谈恋爱了也不换。”

    ..

    裴昭埋着头,偷偷的吸了吸鼻子。

    “仅仅是因为争一个喜欢的人,甘愿和最好的兄弟决裂,老死不相往来,你应该从没见过比我还重色轻友的人了吧?”

    上学时,两个人好的恨不得穿一条裤子,交换心里不愿意和父母说的秘密,只要一个眼神,或者是一个小动作,对方很快就能明白你的意思。

    这种可遇不可求的知己,被裴昭亲手弄丢了。

    “那个..你手机壁纸不是宁知吗?为什么又换..换成了我的?你是不是..不喜欢宁知了?”裴昭探出脚尖,轻轻地踢了踢沈渡的小腿。

    “现在肯听我的解释了?”沈渡看向裴昭,一字一顿的说道。

    “从来没喜欢过。”

    裴昭身形一顿,交替的晃荡着腿,神情故作自然的问道:“那你喜欢谁?”

    沈渡弯腰贴近,裴昭缩着脖子向后躲。

    “你说呢?”沈渡看着他,微微一笑。

    裴昭心虚的朝沙发另一端挪了挪,眼神飘忽,哼哼唧唧道:“你喜欢的人我怎么会知道..那什么..你..在你心里,我是不是特别没良心,特别混蛋?”

    沈渡站直身体,脸上露出一副十分欣慰的样子。

    “不错不错,蛮横不可一世的小少爷,终于长大懂事了,知道疼人了。”

    裴昭嘟着嘴,没有底气反驳。

    “不过,你之前的所作所为再混蛋,也没有这两次突然出现在我面前,看起来更混蛋。”

    “..”

    裴昭语塞。

    行吧,他都退让到这个地步了,沈渡竟然还能咬住这件事不放。

    看来,他今天要是给不出沈渡一个满意的答案,这个坎儿怕是过不去了。

    “我上次去你家,是因为在调查一件事,当时没有确切的证据,所以只能对你撒谎。”

    抬起手背胡乱的在脸上抹了一把,裴昭喃喃道。

    “这次来是因为我抓到了蔡闻出卖你的证据,所以急着赶来告诉你,我怕你出事。”

    “这件事你是怎么知道的?”沈渡仍旧有所怀疑。

    面对沈渡的质问,裴昭面不改色,继续扯谎。

    “戴萌萌之前来过我家,想让我妈帮她设计礼服,让她能在红毯上压过佩琪,我妈没同意,后来她在院子里打电话,被我不小心听到了。”

    裴昭的话半真半假,沈渡静静的听他描述。

    “当时我..我对你还有些偏见,所以不太想管,后来宁知回国,我喝醉酒那次住在你家,看到你还留着我上学时候的作业,和我的照片,当时脑子特别乱,我就跑了。”

    “后来我仔细想了想,觉得我当时干的事挺混蛋的,可是又拉不下脸来和你和好,所以..”

    说完,裴昭偷偷抬起眼睛,暗中观察沈渡。

    虽然他的话经不起推敲,但是戴萌萌去他家,和醉酒留宿那些事都是真的,而且时间线也特别吻合,还能完美解释裴昭突然转变的态度。

    就算沈渡不相信,一时间也找不到他的漏洞。

    “那你的衣服是怎么回事?”暂时放下心中的疑虑,沈渡抬眼对上裴昭的视线。

    裴昭的瞳孔颤了颤,不敢与沈渡对视,慌乱的移开视线,磕磕巴巴的说道:“坏了。”

    “坏了?”沈渡侧头,借着窗外的月光打量他。

    “丢..丢了!”裴昭急忙改口,“录证据的时候弄脏了,我穿着不舒服,就全都丢了。”

    “丢哪儿了。”沈渡的声音不带一丝温度,紧紧逼问。

    “厕所!”

    话音刚落,裴昭恨不得抽自己个大嘴巴。

    沈渡问的太急,他根本来不及思考,脑子里莫名其妙的蹦出来一个地点,直接脱口而出。

    为了证实裴昭所言非虚,沈渡起身朝厕所走。

    完了。

    死翘翘。

    他的衣服被他藏在沈渡家小区,消防通道的一个箱子里。

    除非奇迹出现,否则怎么会凭空出现在,相隔十万八千里的H市酒店?

    按下墙壁上卫生间的灯,沈渡推开门走了进去。

    裴昭坐在沙发上,眼前突然一阵天旋地转,待眼前恢复清明,客厅里的灯「啪」的一声,全部亮起。

    裴昭抬起手遮住眼睛,适应了会儿眼前的光线,缓缓将手臂放下。

    沈渡站在沙发前,手里捧着一团脏兮兮的衣物,上面的灰尘几乎是成团状的挂在上面。

    “..”

    裴昭眨了眨还有些红肿的眼睛,吓得打了个嗝。

    “要不要帮你洗干净?”沈渡问道。

    衣服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只是看起来特别脏,沈渡一进卫生间,就看到丢在地上的一团衣服。

    想想刚才佩琪一直在这里换裙子,不知道她看到这几件衣服,会作何感想。

    “太脏了,丢掉吧。”裴昭猛地回过神,疯狂摇头。

    不管是从前还是现在,裴昭依旧是那个有点矫情的小少爷,还真是一点都没变。

    沈渡勾了勾嘴角,将手里的衣服悉数按进垃圾桶。

    “得亏你在我房间找到衣服穿,要不然明天佩琪的头条,肯定要被你抢去。”

    “蛤?”

    “H市街头一年轻男子当众裸奔。”

    “..”

    裴昭随手抓起一个抱枕丢向沈渡,被对方笑着接进怀里。

    暂时打消心中的疑虑,两个人静静的在客厅对视,气氛逐渐变得融洽。

    裴昭两只眼睛哭红红的,像一只受了惊的小兔子,怯生生的摇着头。

    “几岁的人还哭?丑死了。”沈渡在吐槽裴昭这方面,从来都是不惜余力。

    “要你管!”危机解除,裴昭放下心里的重担,恢复活力,“没见过比小爷更帅的人了。”

    “那你不如看看我?”沈渡靠着墙,勾着唇角低笑。

    “不看不看王八下蛋!”裴昭气恼,一个鲤鱼打挺从沙发上爬起来,闷着头想要钻进浴室去洗脸。

    裴昭从小就是在蜜罐子里泡大的,生的一副乖巧伶俐的模样,任谁看了都喜欢的不得了。

    夸赞的话听多了,就习以为常了,对于自己长得好看这一点,裴昭从来不否认。

    直到他遇见沈渡这个可恶的男人。

    更可气的是,这个男人似乎真的比他要好看一丢丢。

    一丢丢而已。

    裴昭只承认一丢丢。

    沈渡见裴昭洗完脸出来,又一屁股坐回沙发上,忍不住开口问了句:“你今晚有地方住吗?带身份证了吗?我帮你再开一间房?”

    “不用了,我妈好像也是今天的飞机,等下我给她打个电话,然后去找她。”裴昭瞥了眼柜子顶端,随口编了个理由应付沈渡。

    “那也行,我去洗澡。”沈渡没有继续跟他争,折腾了一天他也有些累,只想赶快回房间休息。

    “好。”裴昭乖巧点头。

    从浴室里洗完澡出来,见裴昭依然坐在沙发上,沈渡将浴巾甩到肩膀上。

    “给阿姨打电话了吗?”

    “打了,她说在外面逛街,等下才能回来。”

    裴昭发现,他现在撒谎的功力越来越深厚了,脸不红心不跳的。

    “等下回来她给我打电话,我..现在你这儿呆会儿。”

    “那你等下走的时候记得关好门。”沈渡点点头,转身朝卧室走。

    “沈渡!”

    裴昭转过身跪趴在沙发上,叫住沈渡。

    “嗯?”沈渡回过头。

    “蔡闻的事情你想怎么办?”

    裴昭突然想起来,沈渡还没跟他说要怎么办,明天就要走红毯了,绝对不能让这两个小人得逞,毁了沈渡的名声。

    沈渡蹙起眉头,认真的思考一番,然后对裴昭说道:“这件事我自有办法解决,你不用担心了。”

    “哦。”

    沈渡的话,让人听起来莫名安心。

    “还有别的事吗?”放下手里的浴巾,沈渡站在卧室门口问道。

    挺直的腰杆瞬间缩了回去,裴昭将自己藏在沙发背后面,双手扒着边沿,只露出两个兔子眼睛,小声问道:“那..”

    “蛤?”沈渡认真的等他往下说。

    “那我们两个,还能做回朋友吗?”

    裴昭的脸颊烧得滚烫,就连吐息的温度,都快要把沙发灼出来一颗洞,心脏砰砰砰的跳个不停,等待沈渡的审判。

    长睫眨动,琥珀色的眸子被狭长的眼睫遮盖,形成弯弯一道月牙状,飞舞的眼梢像一只欲展翅飞翔的凤凰,煽动艳丽的羽翼。

    沈渡缓缓勾起嘴角,朝裴昭点了点头,温柔的吐出一个字。

    “嗯。”

    裴昭高兴的缩在沙发后面,露出的两只小耳朵尖冒着粉气。

    “还有事吗?没别的事我就去睡觉了。”

    沈渡的心情看起来比较轻松愉悦,不像裴昭那样耐不住性子,激动的直蹬腿,沙发都被他踢得砰砰直响。

    推开卧房的门,沈渡刚迈出一步,又停下来转过身。

    “那个..”

    激动蹬腿的裴昭立刻坐直身子,装作无事发生的样子。

    “晚上不困的话,记得帮我喂猫。”

    沈渡指了指墙角处安静如鸡的猫笼子。

    论养猫,裴昭的经验可比他丰富多了,有他帮忙照顾幺儿,自然不需要沈渡操心。

    “好好好!”裴昭顺着沈渡手指的方向看了一眼,急忙点头。

    交代完猫的事,沈渡和裴昭互道晚安,走进卧室。

    将房门关好,沈渡背抵着门,静静的感受难以平静的心跳,脸上的笑容逐渐扩大,抑制不住的喜悦涌上心头。

    他已经错过一次机会了,这次他一定不会让裴昭,轻易地从他眼前溜走。

    ——

    客厅里的裴昭百无聊赖的趴在沙发上,盯着墙壁上的挂钟的指针,看着时间一圈圈流逝。

    盯着分针走了五六个格子,裴昭蹑手蹑脚的走到卧室门口,趴在门上探听里面的动静。

    屏息凝神偷听了半晌,确定沈渡应该是睡着了以后,这才放心的走到垃圾桶前,把自己的衣服翻出来。

    裴昭眉心紧锁,将衣物一一摊开在地面,托着下巴陷入沉思。

    这些东西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将衣服上上下下摸了个遍,裴昭确认这就是他的衣服没错,而且衣服上沾的这些灰尘,应该是也是从箱子里带出来的。

    当时他为了把衣服叼进去,蹭了一身的灰尘,沈渡还为此给他洗了个澡,这些事情他不可能记错。

    可是衣服为什么会突然出现?

    难不成是和他的意念有关?

    仔细思考几次变身前后的时间点,好像都是在特别紧要的危急关头,而且两次变成人形,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

    裴昭脑子里灵光一闪,抱着刚才沈渡坐过的沙发凳,放在柜子前,踩着椅子伸手在上面摸。

    撕裂的银行卡碎片还在柜子顶端,裴昭小心的将他们收集好,装在一个袋子里,然后继续回到椅子上,在柜子上摸索。

    如果他没有猜错的话,那东西一定会在柜子上,为什么会摸不到?

    裴昭踮起脚尖,用力想柜顶深处摸索,终于指尖触碰到一个小小的异物。

    咬紧牙关将摸到的东西捏在掌心,裴昭小心的从椅子上下来。

    慢慢摊开手掌,一个小巧的乳白色的牙齿,展示在裴昭眼前。

    作者有话说:

    沈.深情人设永不倒.渡:万万没想到,差点掉马的人竟然是我?!
【全网热门完本耽美小说 www.danmei.la 手机版阅读网址 wap.danmei.la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