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一觉醒来成了情敌的猫 > 第27章 眼前一黑,裴昭直直向前栽了过去。

第27章 眼前一黑,裴昭直直向前栽了过去。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从茶几到地面无一处幸免。

    裴昭坐在沙发上抻着脖子, 两只手无措的举在身旁,无处安放。

    “你..你闲的没事儿瞎说什么!”下巴滴滴答答的淌着奶渍,裴昭气不打一处来。

    沈渡看着满地狼藉, 无奈的抽出纸巾递给裴昭。

    “擦擦脸。”

    裴昭接过纸巾顾不得擦脸,先低头清理衣服上的污渍, 黑色的V领马甲背心是葛秋亲手做的,全世界独一无二, 只此一款。

    黑色的布料沾上牛奶, 看起来格外明显。

    沈渡见裴昭只顾着擦身上的衣服, 跟着从纸抽里抽出几张纸巾,坐在沙发旁帮他擦拭沾在脸上的牛奶。

    柔软的纸巾触及皮肤,指尖淡淡的烟草味冲散了牛奶的香气,裴昭手上动作顿了顿,扭头看向沈渡。

    “别乱动。”沈渡嫌裴昭动来动去, 左手自然的扣住他的后脑,手指穿进发丝。

    裴昭轻咬下唇, 不习惯沈渡亲昵的动作, 却又依赖他手上淡淡的烟草味,纠结着是应该推开,还是老老实实的让沈渡帮他清理。

    不等他纠结出结果,沈渡已经擦完奶渍, 将纸巾揉成一团丢进垃圾桶里。

    “衣服要不要换下来洗一洗?”

    沈渡了解裴昭的脾气,衣服脏成这样他是绝对不会穿出门的,只不过他担心的是裴昭宁肯穿成这样出门,也不愿意换他的衣服。

    裴昭木讷的点点头, 随后又惊醒般的摇了摇头。

    沈渡不语, 双臂环抱靠在沙发上, 看着裴昭一脸为难的样子。

    “你有新的衣服吗?要不..先借我一套。”裴昭眨着眼睛,艰难的开口道。

    “我去拿给你。”少爷难得肯开尊口,沈渡站起身回房间去给他取衣服。

    沈渡家里的衣服不多,都是一些日常出门穿的,平时出席正式场合的衣服,全都放在工作室的衣帽间里。

    站在柜子前看了会儿,沈渡突然起了个坏心眼。

    “裴昭!”

    “啊?”

    “睡衣行吗?”

    “..新的吗?”

    “嗯。”

    “行吧。”

    裴昭勉为其难的答应下来,抱着沈渡递给他的睡衣,一溜烟儿的跑进洗手间。

    “你先去换衣服,我把桌子地面清理一下。”沈渡看着他落荒而逃的背影,好笑的勾了勾嘴角。

    将卫生间的门落锁,裴昭缓缓吐出一口气,平复好情绪,这才动作缓慢的,一件件将衣服脱下来。

    光着脚站在洗手间的地面上,裴昭抱着沈渡拿给他的睡衣,鬼使神差的放在鼻子下嗅了嗅。

    “唔..还真是新的。”

    睡衣上除了柜子里的清新剂味道以外,什么味道都没有。

    裴昭撇着嘴将衣服抖开,刚要往身上套,大脑后知后觉的炸起一朵蘑菇云。

    他..他刚刚都干了什么?

    他竟然偷偷的躲在洗手间,抱着沈渡的睡衣偷闻!

    闻不到属于沈渡的味道,心里竟然还有些失落!!

    裴昭面无表情的放下睡衣,僵硬走到洗手池前打开水龙头,双手捧着冷水朝脸上一顿猛泼。

    裴昭!你清醒一点!

    清醒一点!!

    啊啊啊!!

    待情绪恢复理智后,裴昭对着镜子加油打气,并且给自己找了一个绝佳的借口——

    他一定是因为受到那只猫的影响,身体才会跟着变得奇怪!

    说不定那就是一只小公猫精,垂涎沈渡的美色,所以才干了夺舍这种事,想要和自己换身体,结果中途不知道出了什么岔子,把他变成了猫。

    所以裴昭现在对沈渡气味的依赖,也一定是因为那只小公猫精!

    这个理由,不管裴昭怎么想都觉得天衣无缝,简直堪称完美!

    喜滋滋的套上睡衣,裴昭连蹦带跳的从洗手间走出来。

    推开门余光闯入一个黑影,裴昭吓得嗷一嗓子,又蹦回洗手间。

    “嘘,大半夜的瞎叫什么。”沈渡靠着门框,看向满脸写着「我以为我见鬼了」的裴昭。

    “大半夜的你在这儿站着干什么?”裴昭压根没想到门口会站着人。

    “给你洗衣服啊。”沈渡目光越过裴昭,朝他身后指了指。

    裴昭回过头,见到一个方方正正的洗衣机,安静的立在靠墙壁的角落。

    “..”裴昭也觉得自己有些过于一惊一乍了,不过在沈渡面前气势绝对不能输。

    尴尬的清了清嗓子,裴昭甩甩宽大的袖子,双手向后一背,昂首挺胸的迈着方步走出洗手间。

    “外面那件黑色的只能干洗!”

    “知道了,祖宗。”目送裴昭离开洗手间,沈渡进去将裴昭换下来的衣服抱进洗衣机。

    刚按下洗衣机的按钮,客厅里又传来一声嘶吼。

    “哎?沈渡!你这新睡衣怎么还少个扣子啊?”

    沈渡蹲在洗衣机前将衣服塞进去,抬手摸了摸鼻子,掩住上扬的嘴角,没有搭理他。

    「砰」的一声关上洗衣机门,沈渡嘀嘀按下按钮,等待机器注水运转,然后才起身离开。

    从洗手间出去,裴昭正穿着他「精心挑选」的睡衣,盘腿坐在沙发上,睡衣领口的扣子少了一颗,松垮的吊在肩膀处,露出一截精致的锁骨,和胸口大片的皮肤。

    裴昭从小娇生惯养,皮肤略白,上学时和同学随便打打闹闹,身上就能留下好些红印子,过一两天才能消下去。

    刚才冲泡的牛奶裴昭只喝了一口,剩下的还放在桌子上,裴昭觉得扔了有些浪费,便双手捧着杯子,一口接一口的喝。

    装牛奶的杯子略大,裴昭捧杯喝奶的时候,杯口几乎遮住大半张脸,放下杯子嘴唇上方留下一条白色的奶胡子,再伸出舌头沿着舔一圈,满足的像一只小猫咪。

    沈渡的嗓子紧了紧,略微有些慌乱的将视线从裴昭身上移开,从茶几上摸出一盒香烟,打开盖子轻轻一弹,一根香烟从盒子里弹出半截。

    抽出弹出来的哪根香烟,沈渡捏着烟横在鼻子下深吸一口。

    裴昭抱着杯子,目光锁定在沈渡手里的烟盒上。

    “我去外面抽。”注意到裴昭的目光,沈渡站起身往阳台走。

    裴昭点点头,抱着杯子继续喝奶。

    屋外的雪已经停了,沈渡点燃香烟,双手撑在栏杆上,看着窗外的雪色。

    小区里的绿植,早在刚入冬就掉干净了叶片,丑的沈渡没眼看,这会儿裹上银装,还别有一番滋味儿。

    沈渡搬到这里住了好几年,平日里不是窝在工作房设计画图,就是往工厂工作室跑,从来没仔细观察过小区究竟是什么样子,有什么风景,有多少设施。

    借着楼层高的优势,沈渡居高临下的将地形在心里盘算一遍,估摸着那只小崽子要么就是被人抱走了,要么就是躲在哪栋楼的楼道里。

    楼道里也有取暖设施,外面温度这么低,小崽子聪明的跟成精了似的,绝对不可能让自己流浪在外。

    在心里梳理一遍刚才看到小崽子的位置,大概盘算出他可以逃跑的方向,沈渡掐灭手里的烟头。

    养了个小崽子,心里就多了一份牵挂。

    转身走回客厅,沈渡一眼便瞧见沙发上的「大崽子」。

    裴昭已经歪在沙发上睡着了,手里还捧着喝的一干二净的牛奶杯。

    “裴昭,醒醒。”沈渡走上前,轻轻地推了推他,“别在这儿睡,快起来。”

    裴昭拧着眉砸吧砸吧嘴,胡乱的用手推开沈渡。

    牛奶杯从手中滑落,沈渡眼疾手快的接住。

    “裴..”算了,这会儿时间都快亮天了,跟着他在小区折腾大半宿,估摸着是累坏了。

    眼皮跟着跳了几下,沈渡按住眼睛揉了揉。

    从屋子里抱出一床棉被帮裴昭盖好,沈渡拎着外套再次离开。

    找不见小崽子,他总觉得放心不下。

    ..

    裴昭醒来时已经是下午了,抱着被子缓了好一会儿,才成功将大脑开机。

    伸着胳膊想要翻个身,裴昭发现他的腿竟然动弹不得!

    不仅动弹不得,根本就是毫无知觉!

    裴昭瞬间惊醒,猛地向前一冲想要起身,抬起不到十五度,便又跌回去。

    “嘶——”

    浑身疼的就像是被人打了一顿。

    咬着牙将被子掀开,只见两条长腿,姿势竟然和昨晚一样,依旧是牢牢地盘在一起。

    “淦!”

    裴昭艰难的用手掰着两条腿,想要让他们分开,因为盘了一夜,这会儿几乎是一点知觉都没有,只能靠用手帮忙。

    好不容易顺利的把腿伸直,不出几分钟从脚尖到大腿根涌上一串刺痛麻木,就好像老旧电视屏幕里的雪花,在两条腿里疯狂旋转跳跃。

    沈渡一进门,就看见裴昭躺在沙发上龇牙咧嘴。

    “痛苦面具?”沈渡挑眉。

    裴昭疼的眼角噙着泪花,连骂人都骂不出口。

    “少爷该不会是第一次睡沙发吧?”沈渡好笑的看着裴昭。

    “这不是沙发不沙发的问题,就算是躺在床上盘腿睡一宿,你也得腿麻。”裴昭怀疑根本就是沈渡克他。

    放下手里的东西,沈渡坐在沙发边,想要帮裴昭揉腿,两只手刚按在腿上,裴昭就「嗷」的一声,从沙发上弹了起来。

    “别别别动!疼疼疼。”腿麻的时候,只需要静静的等待这种感觉消退就行了,千万别碰。

    沈渡缩回手,静静的看着裴昭瞎折腾。

    两条腿逐渐恢复知觉,裴小少爷开始抱着被子黑脸,态度和昨晚截然不同。

    “饿不饿?”沈渡递过去一杯豆浆,还有两个热乎乎的肉包子。

    裴昭绷着的表情出现裂纹,最终嘁哩喀喳的瓦解在美食的诱惑下。

    左手捧着豆浆,右手拿着包子,裴昭坐在餐桌上吃的满脸幸福。

    他一向这样,脾气来的快,去的也快。

    两个包子一扫而空,沈渡又用微波炉加热了两个,给他填进碗里。

    裴昭也不客气,抓着滚烫的包子,左手颠完右手颠,连呼哧带吹的咬上一口,再配上豆浆,那滋味连米其林餐厅都比不上。

    “还是他们家的豆浆好喝,好久没喝到了。”裴昭曾经试过自己去沈渡家楼下去买,可是找了好几圈也没找到。

    他曾经一度怀疑,是不是沈渡搬家时,连带着把豆浆铺子也一起搬走了。

    “好吃?”沈渡坐在裴昭对面,斜靠着椅背,一只胳膊搭在餐桌上,指尖轻轻叩击桌面。

    裴昭戒备的看了他一眼,点点头。

    “好吃就多吃点。”沈渡漫不经心的说道,“等吃饱了,就好好跟我说说。”

    “说什么?”裴昭放下手中的肉包子,抬头看向沈渡。

    “说说你的目的。”借着胳膊撑在桌子上发力,沈渡身子前倾向前逼近,几乎是贴着裴昭的脸,发出质问。

    “你该不会昨晚是突发奇想,才出来帮我找猫的吧?”

    裴昭眨眨眼,手里的肉包子突然就不香了。

    气氛陷入尴尬,沈渡神情放松的端坐在椅子上,脸上看不出什么情绪。

    也正是因为没有表情,所以才会显得更加严肃。

    “说吧,别以为昨晚我没问出来,这事儿就那么糊弄过去了,你最好从头到尾,仔仔细细的把前因后果给我说清楚,记得要逻辑清晰,不要让我发现一点矛盾,否则——”

    沈渡眯起眼睛。

    “否则什么?”

    裴昭紧张的吞了吞口水,深褐色的眼珠子滴溜溜的转。

    “哼。”沈渡勾起一边的嘴角,从鼻孔里发出一声气哼。

    “沈渡,我好心帮忙,你不要狗咬吕洞宾行不行?”一口吞下手里的包子,裴昭抬起的眸子里盛着满满的委屈。

    估计当年窦娥的表情,都没有裴昭现在这个样子看起来冤。

    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沈渡欺负他了。

    “摸着你的良心,再说一次。”沈渡抓起裴昭的手腕,帮他把手按在胸口上。

    裴昭咬紧下唇,眸子倏忽垂下,眼底升起一股雾气。

    “不准哭。”沈渡捏着他的手腕冷声道。

    裴昭气的鼓起腮帮子,拧着眉头看向沈渡。

    “装可怜这招现在对我已经没用了,有时间还是好好想想,怎么才能编出一个可以让我相信的理由吧。”松开手,沈渡悠哉的向后靠在椅子上,气定神闲的说道。

    两个人各站一边围在餐桌前,你看着我我看着你,大眼瞪小眼的对了十多分钟。

    沈渡也不着急,左右礼服的事情已经交代出去了,小奶猫也交代了物业,帮忙给业主群发消息重金悬赏。

    物业说估摸着晚上七点之前可以答复他,这会儿时间还早,他大可以陪裴昭耗在这里。

    裴昭坐在椅子上,手指不安的缠绕衣角,趁着沈渡不注意的时候,猛地站起身朝厨房走。

    “肉包子吃的好腻,你家冰箱有水果吗?我想——”

    裴昭像一阵风似的从沈渡身旁飘过,左脚刚踏进厨房一步,右脚还没来得及跟上,衣领猛地向后勒住脖子,一道力量牵引着裴昭向后连退两步。

    “沈渡!你想勒死我灭口是吗?”裴昭不用想都知道是怎么回事。

    沈渡站在裴昭身后,单手插在口袋里,另一只手牵着裴昭朝客厅的方向拉扯,然后轻轻一推。

    沈渡五官俊朗矜贵,唇片紧抿,嘴角的弧度拉直,眼皮半耷拉着叫人看不出情绪。

    “去沙发上等着。”

    “..哦。”

    沈渡的声线没什么起伏,语气听起来冷冰冰的,却莫名的将裴昭的火气,全都压回肚子里。

    垂着头走进客厅,裴昭盘着腿坐在沙发上,将一旁的抱枕扯过搂在怀里。

    厨房里传来冰箱门被拉开的声音,听着塑料袋稀里哗啦的声音,应该是沈渡从冰箱里取出什么东西,丢在了水槽上。

    水流哗啦啦的从水管涌出,裴昭坐在沙发上静静的听着厨房里的动静,体内莫名涌起一阵燥热。

    隔着衣服抓抓胸口,奇怪的手感让裴昭愣了愣。

    ?

    睡衣轻薄的布料下,并没有直接接触到柔软的肌肤,更像是隔着一层什么东西,摩擦发出沙沙的声音。

    裴昭心下一惊,拉开衣领低头朝里看了一眼,胸口竟然生出一层细密柔软的浅灰白色绒毛。

    !!

    怎么就突然长毛了!

    他不是已经变回人了吗!!

    松开扯着拎衣领的手,裴昭站起身就要往外走,路过餐厅时,被从厨房出来的沈渡扯着手臂。

    沈渡袖口整齐地挽在手肘,分明的指节凸显,手臂上还挂着晶莹的水珠,手里捧着一个透明色的玻璃碗,碗里装着颗颗饱满,色泽鲜艳的草莓。

    青色的草莓蒂已经被摘下去了,就连草莓屁股尾端白色的地方,都被细心的切除。

    “你去哪儿?”沈渡眉毛微抬,打量着裴昭。

    “我..”

    裴昭原本想说“我看你躲在厨房这么久没出来,我以为你在里面种草莓呢。”转念想想昨晚他刚用这招怼过沈渡的牛奶,被沈渡完美的怼了回来,瞬间打消了这个念头,噤了声。

    “我回家。”裴昭说道。

    沈渡依旧拉着裴昭的手腕,听见他这句话忍不住嗤了一声,笑道:“你就穿这身回家?”

    裴昭垂着头,默默地将衣领拢了拢。

    沈渡见他防自己跟防狼似的,拉着他手腕的手不禁紧了紧,上前一步凑到裴昭耳边,沉着嗓子用气音说道:“回去,吃草莓。”

    「去」字的尾音呵出一口热气,刮的裴昭耳廓痒痒的,「吃」字刻意咬重,「草莓」二字拉长了音,尾音带着笑意,就好像他嘴里说的草莓,并不是水果草莓,而是..

    裴昭抬眸看向沈渡,继而倏忽垂落,浓顺的眉头依旧搅在一起,鸦羽般的眼睫眨动。

    “我不喜欢吃草莓,你把衣服拿给我,我要回家。”

    体内的燥热愈演愈烈,裴昭没心思在这里和沈渡调.情,他只想赶快离开这个地方。

    他怕等下突然变成一只猫,会把沈渡吓成精神分裂。

    “你不是最喜欢吃草莓了吗?”目光落在碗里的草莓上,沈渡勾起的唇线拉直。

    这是他早上买包子的时候,去超市买的。

    现在不是吃草莓的季节,市面上很难买到品质好的。

    “小时候喜欢,早就不爱吃了。”挣脱开沈渡的手,裴昭回到浴室,取下挂在衣架上的衣服。

    沈渡家的洗衣机是带烘干功能的,裴昭拿到衣服后没多想,锁好门脱下睡衣,检查皮肤的情况。

    胸口处的绒毛已经蔓延至整个腹背,就连腿上都能隐隐约约看见灰白色的痕迹。

    裴昭担心蔓延太快会露馅,来不及仔细观察,急匆匆的换好衣服,推开门走出去。

    浴室门推开,裴昭一边朝头上扣帽子,一边往外走,抬眸瞧见沈渡仍旧端着碗,站在原来的地方,脚下的步子顿了顿。

    体内的波动越来越大,裴昭咬咬牙,低着头快步往外走。

    “裴昭。”清瘦的身影从眼前飘过,沈渡开口叫住裴昭。

    裴昭背对着沈渡站定,侧头。

    “我想和你聊聊。”沈渡面色凝重,端着碗的指尖泛着青白色。

    “不好意思,我现在没有空,改天吧。”扣好头上的帽子,裴昭拧开门,快步的离开沈渡家。

    「砰」声响起,房门紧闭,沈渡后知后觉的转身看着门,嘴唇翕动,最终什么也没能说出口。

    裴昭按下电梯,抬头看向上面的提示灯缓缓跳动,一层一层的往下降。

    沈渡家住在8层,电梯停留在27层,数字缓慢变动,让人等得急躁。

    躁动一波一波的冲击着理智,裴昭担心等下沈渡回过神,会推门追出来,转身推开安全通道的门,快步从楼梯往下跑。

    一圈一圈转着往下跑,胃里翻江倒海,仿佛要把刚吃进去的东西都吐出来。

    眼前的景象天旋地转,心脏剧烈跳动像是要冲出胸口,裴昭扶着栏杆闭了闭眼平复喘息,掏出手机颤抖着按下号码。

    “喂?是昭昭吗?”电话接通,葛秋的声音响起。

    “嗯,妈。”裴昭压抑着颤抖,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平静,“妈,我这几天要和朋友出去,就不回家了,你帮我跟爸说一声。”

    “跟哪个小朋友出去?”葛秋轻笑,语气里带着心知肚明的味道,“跟沈渡出去玩儿吧?”

    “嗯。”裴昭强忍着体内的不适,硬着头皮答应。

    “知道了,你自己注意安全。”葛秋叮嘱道。

    “不用担心我,挂了妈。”背靠着栏杆身体逐渐下滑,裴昭坐在楼梯上。

    “放心吧,不打扰你了,好好玩。”孩子大了拴不住,葛秋早就看清这点了,反正裴昭从小就懂事,就算性子和哥哥姐姐比起来叛逆了些,却也不是太出格的孩子,她也懒得管。

    挂断电话,手机从裴昭掌心滑落,当啷一声顺着台阶滚下去。

    扶着身后的栏杆重新站起身子,裴昭看了眼墙上的标识——3楼。

    眼下还有三层台阶,裴昭深吸一口,咬着牙向前迈出,脚下像是踩了团棉花。

    眼前一黑,裴昭直直向前栽了过去。

    作者有话说:

    裴喵:我!为什么!又!长毛了!!

    嘟嘟:每个人的身上都有毛毛,让我给你唱毛毛?!

    ——
【全网热门完本耽美小说 www.danmei.la 手机版阅读网址 wap.danmei.la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