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小饕餮今天也在努力种田 > 第114章 最终◇共白头

第114章 最终◇共白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白黎压下脑海中如水袭来的第二世记忆。

    他心神一念, 便出了这玄阵。

    他睁开眼的时候,只见身边围着一众担忧的熟面孔。

    “小黎子,你醒了!”青域惊喜道。

    白黎点头, 他此时得充沛的灵力修复重伤,身体已经痊愈。

    他抬头扫了眼周围, 只见那些瑟瑟如鹌鹑的村民抱团至一角。

    他道:“抱歉,让你们受了无妄之灾。我会补偿你们。”

    白黎说完叫青域蜜娇等几个化了形的妖兽照顾村民。

    而后他扫了眼四周, 叹了口气, 却毫不后悔。

    山岭楼宇坍塌成废墟, 入眼皆是残垣断壁,似天翻地覆星河倒倾一般,废墟中还有一湾湖泊,只是湖水是血腥发黑的血液。

    地上血蛇也已经干涸,似厉鬼不甘入地狱, 在黄泉地表留下挣扎反抗的黑爪痕迹。

    目放四野,唯一的生机便是青域这颗巨大的神树了。

    神树枝干遒劲, 碧绿绵延数里, 远远看去树干上还吊着丝丝缕缕的红线。

    白黎定睛一看竟然是那些修真门派的头目。

    白黎也只是扫一眼,便看向远处巨兽;梼杌正和金光剑气纠缠,只是看了一眼便觉天地欲碎。

    “你们小心,我去帮寂不恹。”

    凤煜道,“已经四天三夜了,寂不恹发疯似的像是灵力耗之不竭,攻势凶猛。总体来说还是寂不恹占了上风。”

    白黎点头,朝远处激烈战场瞬移而去。

    寂不恹和梼杌斗了四天三夜, 即使是梼杌巨兽此时也灵力逐渐耗尽, 看着满眼猩红的寂不恹已经心生退却。

    “哈哈哈, 你杀不死我。最后被我耗尽精力而死,我定报了这血海深仇!”那梼杌得意道。

    寂不恹经脉凸起遒劲的手腕处、寒刃剑锋上满是鲜血;几丝不羁凌乱的鸦丝飘荡在两鬓间,一袭红衣如血衬得冷厉的五官更像弑杀的暗夜修罗。

    “那就试试看,是谁先死。”寂不恹道。

    他说完,剑招划过大圆满,下空狂风碎石搅动,风吹得鸦丝飞舞,红衣猎猎作响。

    随着剑招挥出,天地间顿时轰隆一声;一道雷电划破暗空,照亮那被愤怒戾气冲红的眼尾,随着他抬臂划下,剑光引着雷电朝梼杌劈去。

    这一招引动天地雷电,聚天地之气砸向那梼杌,不死也得重伤。

    金光混着幽蓝的雷电,带着撕裂万物的威力朝梼杌袭去。

    梼杌顿时转身准备逃走,但他刚转身一道灵力将他束缚在原地。

    这秘境之灵怎么这么快就痊愈,还恢复充沛的灵力了?

    秘境之灵和他一样不死不灭。

    但是他之前受到重创灵力耗竭,定要沉睡几百年,对方怎么这么快就痊愈了。

    如果他懂得白黎前世的谋算铺路,这会儿就不惊讶了。

    梼杌只是震惊片刻,身后可怖剑招已经在他背后炸开,背脊经脉寸断。

    他忍着剧痛,不得不要施展绝招了——倒地装死,反正过个几百年他又可以苏醒。

    即使饕餮吃了他也没用。

    他已经与盘古一口浊气血脉相连,生生世世永生不灭。

    血海深仇,千年不晚!

    然而白黎并没给他机会,他看着砸在深坑装死的梼杌,嘴角冷笑。

    梼杌已经躺好入殓,只剩他盖棺了,省力。

    他望着远处神色惊喜又担忧的寂不恹,传音道:“我没事,这只梼杌杀不死,我们一起封印他。”

    躺在深坑一动也不动的梼杌,正闭眼等着白黎来吃它。

    但左等右等也不见饕餮动静。

    它一睁眼,便见两道可怖的灵力袭来,而他周围不知道什么时候布置下了封印阵法。

    梼杌吓得想逃跑,却被阵法死死地禁锢住了。

    在巨大灵力和阵法加持下,他被压缩成了一个巴掌大的丸子。

    白黎朝小梼杌一挥,他手心中便多了一个凶神恶煞、颠三倒四的小凶兽。

    白黎手指戳了戳这个丑东西。

    “没想到再凶猛的凶兽,化小后都丑中带着可爱。”

    寂不恹看了眼白黎,想到小饕餮龇牙咧嘴护食的模样,嘴角弯起弧度道,“确实可爱。”

    “你才可爱,老子是凶兽,定要吃了你!”梼杌吼道。

    白黎哼了一声,“你是得了盘古浊气,我现在是杀不了你,但是等我把你滋养在秘境里,千万年过后你浑身都是秘境气息灵力,到时候杀你不过我一个念头。”

    “你敢!”那梼杌跳脚道。

    “你搅乱下界,剑门宗贪欲皆因你教唆而起,你从一开始就打秘境的注意,想要吞了我。”

    “没想到吞我不成,反倒被我捏牢了。”

    白黎说完,懒得听梼杌多说什么,闭眼盘腿而坐,将梼杌镇压在秘境里。

    等白黎做完这一切,已经过去了一个时辰了。

    他睁眼的时候,抬眼便对上寂不恹浓墨紧绷的眼神;

    后者眼神微颤,一眼就将他拉入的黑渊。

    这苍穹之下,废墟之上,白黎眼中独有这一袭红衣。

    他只想紧紧抱住眼前这个男人,拂去他眉眼染着的血迹,安抚他惊惶不安的神色。

    白黎睫毛细颤着,唇角轻启,“阿恹。”

    寂不恹眼神一震,而后将白黎紧紧抱在怀里,鼻尖贪婪地嗅着白黎清幽的气息。

    “阿黎,”

    “对不起,我没保护好你。”

    白黎抬手捧着寂不恹的脸庞,亲了亲其紧抿的薄唇,扶过他耳鬓凌乱的发丝;他看着寂不恹愧疚心疼的墨眼,又忍不住亲了亲紧绷的眼尾。

    “不,你一直在保护我。”

    “第一世,你在秘境快要溃败的时候帮我击退人修,保住了秘境没有落入人修手里。”

    寂不恹摇头,眉眼懊悔,“不,我当时……”他只是单纯不想那些虚伪的人修好过而已。

    白黎用嘴堵住了寂不恹的话,“但这就是我们的缘分。”

    “第二世,我们匆匆在废庙夜里避雨,虽只是一瞥,但你却在我心里留下一抹身影。但当时一心复仇没有心思儿女情长。”

    寂不恹愣了,似拼命回想,最终摇了摇头,“我不知道。”

    白黎道,“你当时整个人如一把出鞘染血的利剑,冷漠又颓丧只求飞升机缘,自然是没注意到我。”

    “这声阿恹,这枝梨花,跨过四百多年,终于落在了你眼里。”

    寂不恹握住白黎的手腕,“我当时一心修炼,却错过了这么久。”

    白黎摇头,“一切都是缘分,那时候我们注定短暂相交,无法相伴。”

    “后来的第三世你知道的,因为你一个馒头我又重生,苏醒后进了秘境。终于等到第四世大仇得报,等到我们相守。”

    寂不恹摩挲着白黎的手腕上,而后低头吻了下,说道:“以前修炼以为是为了俯瞰众生报仇雪恨,但现在才知道,一切都是为了能和你相守生生世世。”

    浩劫雷云散尽,一缕阳光破开乌云,将光芒注在苍穹之下。

    光晕笼罩在剩山残水、废墟遍野上,劫后生机又悄无声息地开始蔓延。

    深坑碎石之上,一红一白两个人影相拥片刻,便转身朝剑门宗废墟飞去了。

    众妖见白黎两人回来,顿时爆发出欢呼咆哮声。

    “白黎大人,寂大人!”

    “有什么好惊讶的,我们魔尊天下无敌!”

    “我们白黎大人才是天下无敌!”

    “我们魔尊才是!”

    “我们白黎大人才是!”

    本来欢呼雀跃的喧闹声,顿时划分成了两个正营,争得面红耳赤直到两人落下才逐渐平息。

    白黎将那些村民清除记忆,让吃吃将整个村子送回去,再送一些海底珍宝,撑开结界庇护村落。

    这村落算是因祸得福,成为一方桃源之地了。

    处理完村民的事情后,白黎开始清算了。

    他看向了神树本体上,那倒挂着的各门派的宗主岛主们。

    修真者都偏爱白衣,此时各个白衣染血,似一块红绸一般挂在树枝上。

    远远看去,神树倒像是众生祈福挂着红绸的古树。

    青域叉腰,拍了拍一晕死过去的人修,“醒醒,你爹叫你起来吃饭了。”

    那人修昏昏沉沉中,不知身处何地,睁眼便见一双双兽眼冷眸盯着他。

    一个激灵吓得尖叫劈叉,本着不能独自一人害怕的本能,又晃醒了身边倒挂着的人。

    片刻间,那些人修都清醒过来了。

    “求你们别杀我,要我们做什么都愿意。”一人哀求道。

    “是啊,我们知道错了,不应该自己贪婪掠夺秘境。”

    “都是剑门宗威胁我们做的,我们也是被逼无奈啊。”另一人道。

    死活还不知悔改,鬼四一听龇牙怒目,待白黎点头,瞬间将那人撕扯吞吃了。

    白黎微笑道:“看来你们也没有活的必要了。”

    众人惊慌,神树上挂着数千人,纷纷挣扎着道歉求谅解。

    他们数万的弟子现在只剩数千人。

    其中一部分死于妖兽口中,另一部分确却是被桃茽鸣以邪功吞噬修为惨死。

    不过桃茽鸣最后也死得很惨。

    他准备杀孙清河的时候,被桃灵拦住,误杀了自己女儿。

    最后他彻底疯魔将孙清河撕裂,不过他最后也是被龙凤几只大妖活活撕咬而死。

    他们这一部分能活下来的,都是主动投降,是赵之曦求下来的。

    众人以为妖兽是看在赵之曦的面子才放他们一条生路,殊不知这是白黎特意嘱咐的。

    白黎道,“你们都是当初参加人妖大战的各宗门领袖,对当时的罪行可承认?”

    这些虚伪的正道领袖,平日傲骨清高得不行;

    但是经过这四天来的惨烈血腥战况,傲骨都碎成稀泥了。

    一个个争先恐后道:“我知道错了,是我们贪婪是我们残忍掠夺在先,是我们罪该万死。”

    “不过死不足惜,请让我们活着受罪。”

    “我们保证从此以后一定洗心革面,连小动物的毛都不敢碰一下。”

    白黎道,“饶恕你们可以,但你们要写一份联名告罪书,将你们的罪行告知世人,并将告罪书刻在三山五岳之巅。”

    修真门派最重脸面,如果白黎一开始叫他们这么做,他们定会已死抵抗,绝不答应。

    但是他们见识过比死还恐怖的场景,骨气这东西,早就不知为何物了。

    而且他们的宗门被妖兽包围,定如这剑门宗一般残垣断壁不复存在。

    比起那些死去的人,他们写下告罪书便可以活下去。

    那些死去的人又有什么资格嘲笑他们?

    只要他们活着,就是最后的胜利。

    修真界的出世大能几乎身陨,他们只要活着,那些凡人就得永远仰望他们。

    甚至还有人阴暗的想着,此番妖兽大劫修真界势力大减,但是他们活下来的人却能借此出头了。

    剑门宗不复存在,他们就是修为最强的,站在巅峰的胜利者。

    “好,我同意。”一人开口后,其他人也跟着说道同意。

    白黎将事先写好的告罪书落在它们面前。

    众人看了一眼,以他们自述的口吻批得自己淋漓尽致,丝毫不留一点颜面。

    什么觊觎灵宝残杀生灵,浮尸遍野惨无人性,如今激起众妖兽反抗,贪婪成性终究得到反噬,给天下带来动荡,给无辜百姓人修带来生死浩劫,是天下罪人毒瘤。

    今后门派弟子定谨记仁爱之心,自省内视,不可随意以一己私欲造下杀孽危害苍生。

    灰头土脸的各门派宗主见状,迟疑了下,狼狈不堪地对视一圈,又纷纷咬牙,将门派印信印在告罪书上。

    门派都没了,他们从此做个逍遥散仙,人们饭后谈资他们眼不见心不烦。

    白黎将告罪书收好,而后扫了一眼挂在树上的众人。

    白黎对众人只差欢呼雀的神情看得十分透彻。

    他微笑道:“莫忙,咱们清算步骤还没走完。”

    众人顿时一惊,神情僵硬道,“还要什么?我们愿意划出宗门势力,赔偿灵石法宝。”

    白黎摇头。

    “那您要什么?”

    那些倒挂的人修对视一眼,而后朝白黎道:“您要我们做奴隶臣服妖兽?”

    白黎不置可否。

    又一人出声道,“我们可以给您提供源源不断的人类做奴做婢,我们也愿意为您驱使。”

    白黎笑了下,“你们犯下的罪孽,我要其他门干什么。”

    他看着神色逐渐惊恐的各门派领袖道,“你们以为脸皮厚就能逍遥活下去了?觉得告罪书只是个形式?”

    “你们身上的修为都沾染了妖兽们的鲜血,我定要废了你们修为,为死去的妖兽祭奠。”

    “你们提出了各种条件,就是没想到自身应该付出什么,完全没忏悔自己的罪孽。”

    “我要你们苟活在这世上,日日悔恨自己对妖兽的掠夺残杀!”

    白黎说完,众人一听要废修为沦为凡人,顿时吓得面色刷白。

    他们纷纷挣扎拱手道,“我们忏悔,我们知道错了。”

    “我忏悔,求不要废除修为。”

    青域撇撇嘴道,“真是晦气,别人都是祈福树,我这倒是忏悔树了。”

    白黎道,“将他们放下来吧。”

    青域虽不情不愿,但是还是乖乖地松开了众人,各门派大佬像是下饺子一般砸在了血泊湖里。

    灵力修为被抽出,经脉断裂痛地他们惨叫不断,血水四溅。

    众妖见他们如此狼狈,顿时咧嘴笑得欢快得劲儿。

    鬼四一身银盔铠甲,身上血迹斑驳,神色肃杀也龇牙笑了起来。

    他做梦都渴望报仇的愿望,终于实现了。

    然而就在这时,变故徒生。

    蓬莱岛的宫岛主纵身从血池跃起,掏出一把匕首朝鬼四刺去。

    蓬莱岛功法诡异,速度极快,众妖都没反应过来。

    鬼四正在欣赏白黎废除人类修为的盛况,更加没注意到数千人中的异变。

    眨眼间宫岛主的匕首已经接近鬼四胸口。

    待白黎察觉准备出手时,鬼四手腕处红痕变成了一个铃铛,红铃突然爆发出一阵结界将他罩住。

    片刻间隙,宫岛主便被白黎甩在了地上。

    他捂胸口吐血,眼睛却瞬间睁大,不可置信地望着鬼四。

    切确地说,望着鬼四身边多出的一个人。

    “段师兄。段师兄是你吗?”

    宫岛主激动得神色有些失控,急速涌动的气流在嗓子乱蹿,他咳得凶猛却不肯低头错过那人一秒。

    段飞奕却没看他,转身对着鬼四,神色愧疚道,“对不起。”

    鬼四一脸莫名戒备,“你谁?”

    段飞奕捏着拳头,原本英姿勃发的气质此时颓丧狼狈,“我是段飞奕,小狼。”

    鬼四眼眸顿时放大,他抬手朝后者衣领揪去,却抓到了一抹空气。

    “对,你已经死在我手里了。”鬼四道。

    段飞奕道,“对不起,我知道我犯下的错无法挽回,我不求你原谅。看到你重新得到肉身,周围有很多朋友过的开心,我就足够了。”

    “段师兄,你哪里错了!分明是桃茽鸣诓骗你去秘境的,后来你察觉到宗门意图后已经无法阻止了。”

    “你怎么那么傻,故意在大战中给这狼妖替死!”

    “我眼睁睁看着你为了狼妖甘愿送死,你知道我心多痛吗!”

    青域小声啧啧道,“又是一个狗血虐恋。”

    白黎摇头,“你看鬼四就知道了。”

    鬼四听两人说这么多,只问道:“你不是死了,怎么还能出现?”

    段飞奕苦笑了一下,“你手上的红铃,是我当时送你的。你喜欢戴在脖子上在森林里叮叮当当地跑着玩。后来大战爆发,你也忘记取了,我死前便将一缕神识放在了这红铃里。”

    鬼四道:“所以这四百年来,你一直都在我身边?”

    段飞奕点头,“我只想陪着你,想守着我们当初在森林里那段无忧无虑的时间。”

    鬼四一把扯下手腕处的红铃,狠狠摔在地上,“你欺骗我,让我成为秘境的罪人,你现在给我说怀念和我一起的时间?”

    鬼四说道这里,古怪地看了段飞奕一眼,“你,你是喜欢我?”

    段飞奕缓缓点头,“小狼,我不奢望……”

    鬼四突然眉开眼笑,朝白黎道:“白黎,我这是不是掰回来一局。他四百年前欺骗我,却喜欢上我了。”

    白黎道,“你这么想也没问题。”

    鬼四看向段飞奕道,“从前我记恨你欺骗我,现在你却告诉我,你喜欢我。”

    他朝段飞奕龇牙冷眼道,“我要告诉你,我狼四,啊不,鬼四,是你永远得不到的男人!死也得不到。”

    众人都发笑了,唯独当事人一个一脸得意严肃,一个失魂落魄痛苦不已。

    鬼四看着段飞奕悔恨莫及的模样,心里十分舒坦,还煞有其事思索着:

    “我回去后定要在《狐九话术》中添加一条,报仇最高的境界就是让对方喜欢上你,然后在一脚踢开让其陷在求而不得的痛苦中。”

    段飞奕似揪心难过一般,说道,“只要小狼开心,我便心甘情愿。”

    鬼四被麻了一身,“你死心吧,我永远不会原谅你,也不会喜欢你!”

    段飞奕怔怔在原地,一副心碎欲裂的模样。

    一旁宫岛主却疯了一般,“哈哈哈,剑门宗的报应啊,派出去的一个两个精英弟子都喜欢上了妖兽,可笑,真是可笑。”

    “一个两个痴情种,为何不看看身边人,被妖兽迷得颠三倒四。”

    他笑着笑着,眼睛流出血泪来。

    一直郁结的眉头舒展了,他对段飞奕道:“段师兄,你就不曾喜欢过我一刻吗?”

    “不曾。”

    “好,好,哈哈哈。”

    他一把匕首刺入胸口,倒在血泊中。

    而段飞奕叹了口气,身影也越发单薄了,显然神识耗尽要彻底消失了。

    “再见,如果有来世……”

    “我不想和你有来世。”

    鬼四见段飞奕凄苦的样子,纠结了片刻,严肃道:“我没办法替死去的同胞,说一句我原谅你。”

    段飞奕点头,对鬼四展开笑容,一如他们初见时那般英姿勃发气质清朗。

    鬼四勉强挤出一个笑意回应,这是他能做的唯一回应了。

    一切终于落幕了。

    原本仙气浩荡的宗门此时一片废墟,方圆千里移位平地,血气凝固不散。

    白黎看着浑身狼狈,神色悲凄的赵之曦道,“你今后有什么打算?”

    赵之曦看着白黎道,“我打算游离各地,打磨自己的剑道,总有一天我要重新建立起正道秩序。”

    白黎点头,朝赵之曦肩膀拍了下,一片桃花落在了他眼前。

    “这是?”赵之曦疑惑不解道。

    “秘境桃林处的桃花,你想看的话,随时欢迎你。”白黎道。

    赵之曦神情动容,点头道,“谢谢。”

    他抬眼看向乌云散开的天空,“天晴了。”

    与赵之曦同样感叹劫后余生的,还有各地的普通百姓们。

    这四天三夜彷如地狱降临人间一般。

    白天如暗夜一般鬼魅,天空中飞来飞去各种恐怖的妖兽,咆哮嘶吼声吓得他们闭门发抖。

    还有胆子大的百姓出门,目睹两只巨兽大战的震撼场景,吓得屁滚尿流地爬回家了。

    他们惊慌一片,求神拜佛,只希望劫难赶紧过去。

    也许他们的祈祷有用,那些兽潮只是从他们屋顶掠过,朝更远处聚去了。

    昏天暗地不见日月,热闹的街市清冷透着惶恐不安。

    家家户户闭门不出,一双双害怕的眼睛透着窗缝望着昏暗的外面,只求一线天光破开暗夜。

    盼啊盼啊,终于盼来了乌云散去,日光又重新降临在这片土地上。

    百姓们出门欢呼庆祝,这时天空中彻响一道清冷缥缈的声音。

    这是他们才知道这几天的异象,都是那些修仙宗门造下的贪婪杀孽。

    百姓一时间愤愤不已,对那些被废除修为的宗门高人沿街打骂。

    而那些各门派高人一路被打怕了,不敢白天露面只得偷偷摸摸晚上跋山涉水。

    终于他们来到自己宗门的时候,却见宗门完好无缺,寸草不损。

    一切和他们出去时一模一样,顿时生出一种恍然若梦的错觉,好像自己还是那个号令四方的宗主。

    “宗门不是被妖兽包围了吗?”宗门前门主诧异道。

    守门的扫了一眼如乞丐一般蓬头垢面的陌生人,“滚,仙门重地,岂是你区区凡人能靠近的。”

    这样的闹剧在各大宗门接连上演,往日威严的门主像是丧家犬一般苟活度日。

    这些虚伪假意的仙人从高高在上的神坛跌落,变成凡人却不被凡人接受,过着人人喊打的日子。

    各个仙门犯下的罪孽被永远刻在三山五岳之巅,被后世百姓口口相传。

    百姓开始教育孩子不能虐待虐杀动物牲口,渐渐形成了杀猪宰牛之前要敬神祈祷一番。

    百姓也逐渐悟出了一个真理,敬畏天地生灵才能获得气运馈赠,神明才会赐下灵雨,赐予他们人畜兴旺,五谷丰登。

    千百年后,这片土地上灵力衰竭,普通人再难修仙入道。

    但是一位叫赵之曦的仙人在尘世间游离千载,他一路匡扶正义传播善念;

    最后被追随者奉上高位,为他建立了新的正一剑门。

    他锄强扶弱,建立起新的正道秩序,将正义守护剑意发扬光大。

    悠悠长街青天细雨,街市繁华喧闹更甚往昔。

    一对红白衣衫的年轻人撑伞漫步在街上。

    一个小姑娘提着篮子朝其一瞥,眼底顿生惊艳,犹豫片刻,已擦肩而过。

    她想起两人神情,提着篮子转身追上,问道:“公子,比翼簪买一个吗?”

    “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寓意很好的。”

    那红衣人转身,“怎么卖?”

    “五十文。”

    “不用灵石啦,我不缺钱,只是希望我的簪子卖给相爱的人,希望他们白首与共比翼双飞。”

    两人相视一笑,撑伞走远。

    人间烟火落在他们身上,好像再说许久不见。

    作者有话说:

    完结啦;

    会有两个短小的番外讲下成亲和飞升后的事情。【更多精彩好书尽在耽美小说网http://www.danmei.la

    笔芯感恩。
【全网热门完本耽美小说 www.danmei.la 手机版阅读网址 wap.danmei.la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