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古代架空 > 偏执太子天天演我 > 第67章 直到生命消亡

第67章 直到生命消亡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林言书努力了很久,江释雪依然对他很冷酷,非常吝啬于给他一个笑脸,明明什么都忘记了,为什么还对他如此无动于衷?

    林言书在那个世界是读到大学的,虽是文科,却也知道很多事情,因此即使没了侯府撑腰,他想活下去也并不难。

    而唯一让他比较欣慰的是,江释雪也会去山里打猎,去城镇换了银钱,买些生活用品回来。

    这样的生活方式让林言书觉得他们应当就是一对平凡的夫妻,然而他们却没有任何身体接触,只要他想触碰江释雪,江释雪便会将他的手拍开,一副嫌恶他至极的模样。

    明明对其他人态度都是温和有礼的,偏偏对他这般恶劣,这让林言书有些挫败。

    这一天,林言书看见江释雪在放鸽子,不由得吃了一惊,问:“你在干什么?”

    江释雪瞥了他一眼,走回来,说:“没做什么。”

    林言书怀疑他已经恢复了记忆,放鸽子是在跟外界联络,但是他没有证据,他很慌。

    晚上吃饭的时候,林言书便言语试探道:“你不觉得在这种穷乡僻壤很不方便吗?你想去县里吗?”

    江释雪冷淡地道:“随你,你想去就去。”

    林言书犹豫了一会儿,又说:“你以前很会读书,你难道没有想过去考科举,为我们国家尽一份绵薄之力吗?”

    江释雪道:“没想过。”

    他讽刺一笑,“我想的话你愿意吗?”

    林言书说:“我当然会支持你的决定!”

    江释雪没有说话。

    林言书看着他那一直没有变化,无论是买时候都无比耀眼的容貌,眼里的痴迷逐渐浮现出来,脸也慢慢红透了。

    江释雪一阵恶寒,用这种表情和眼神看人并不会让人觉得骄傲又或者是其他,反而会让人觉得浑身都黏满了蜂蜜,又爬满了贪婪的蚂蚁,即使林言书长得很不错,但是他那种眼神实在是糟蹋了这副皮囊。

    江释雪饭也不吃了,搁下碗筷去院子里编竹篮。

    而林言书看着江释雪的背影,也站了起来,从角落里拿起一块石头,背到了身后,慢慢走到江释雪身后,小声问:“方才那个鸽子,你为什么要放跑啊?抓回家的话我还能给你煲个鸽子汤。”

    江释雪没理他,林言书哀求道:“你理理我啊,明明我们是夫妻,你难道嫌弃我是男人不能给你生孩子吗?”

    江释雪手上编竹篮的动作不停,林言书在他身后停下,小声说:“你的手不是做这种事情的,你放下,我来做好了。”

    江释雪依然没理他,林言书慢慢地举起石头,朝江释雪头上砸去,只听一声“砰”,江释雪应声倒地,但是他并没有昏过去,林言书还要砸第二下的时候,江释雪眼神立即凶狠起来,他一把夺过了林言书手里的石头,一拳头将他打倒在地。

    林言书的眼周都被他打出了血,林言书不可置信地说:“你打我?”

    江释雪对林言书一直都有杀心,不过没有命令,他不能杀这个人。

    江释雪头上的血流到了眼睛上,他闭了一下眼,血水立即流到他眼下,他伸手擦去,冷冷地看了林言书一眼,转身进了屋子。

    林言书捂着脸在地上坐了很久,才爬起来,跟着进屋道歉道:“哥哥,我错了,我不是故意的,你原谅我好不好?”

    江释雪并不理会他,林言书还欲再说些什么,忽然外边一阵吵闹,林言书犹豫了一下,往外边走去,看见里正和一伙健壮的乡民在丈量路面,不由得好奇起来,凑过去询问。

    里正对他笑眯眯地说:“县里有事儿派下来,咱们村里要修路,据说燕京到处都做了那种路,做好以后路又宽又平还干净。”

    又说:“这是咱们燕国的国师给出的法子,据说天上的神仙就是走这种路的哦。”

    林言书一听,心里便是一个咯噔,他自然而然的想起自己交上去的那份计划书,但是江释雪还未看到,就已经失忆了。

    那么现在的皇帝是谁呢?

    林言书想到这个,便问了出来。

    里正本来还笑眯眯的脸,一下子就变成了匪夷所思,他看着他,说:“你不知道圣上是谁吗?自然是之前的太子殿下。”

    又笑眯眯地说:“这个皇帝好啊,好极了,听说燕京的国师就是个神仙,有神仙庇佑,何愁大燕不兴啊!你们这些后生赶上了好时候啊!”

    林言书越听,越觉得奇怪,江释雪明明在他身边,怎么可能还是皇帝——但是转念一想,乡下本来就消息极为滞后,先皇死了好几年,这个村里还有不少人以为还是之前那个皇帝,里正说的话自然也是有待商榷。

    想到如此,林言书暂时放下了心,然而,他心里又冒出一点酸涩,江释雪是皇帝,应该在龙椅上闪闪发光的,而不是跟他一样在乡下泯灭与众人。

    男子汉如果不立业,那也是白来了这世间一趟。林言书这么想着,却并打算带江释雪回燕京,立业与不立业,跟他关系并不大,他并非贪慕虚荣,享受富贵的人,只要江释雪在他身边就好了。

    想到这里,林言书不再去理会,而是回去继续去哄江释雪,当然,没什么效果,江释雪依然对自己冷暴力。

    过了几天,林言书忽然惊醒,他从床上爬起来,走到江释雪房门外,并没有敲门,而是绕到窗后,舔了舔手指,戳破了窗户纸,往里面偷看———因为月光很明亮,因此他能清晰地看见里面的场景。

    江释雪不在床上。

    林言书恐慌起来,果然那次不应该手下留情的,现在江释雪绝对想起来什么,然后跑了!

    林言书这么想着,鞋子都不穿,就要出去追人。

    然而还未走出院子,江释雪从外面进来,看见他,露出了一个笑容,“你怎么醒了?”

    林言书不敢置信地看着江释雪脸上的笑容,眼泪夺眶而出,“你、你竟然对我笑了!”

    他十分感动,想冲上来去抱江释雪,还未碰到他,便被江释雪用一根竹节抵住了胸膛,“我应该跟你说过,我有洁癖,不准碰我吧?”

    林言书吃惊,他还真的不知道江释雪有洁癖。

    江释雪语气轻松地对他说:“去睡吧。”

    林言书问他:“上次的事情,你能原谅我吗?”

    江释雪说:“原谅你了。”

    林言书感动至极,欢天喜地地跟着江释雪回房去睡觉了。

    另一边,温岁与江释雪日常用小电视去看林言书与“江释雪”的日常。

    温岁问:“回来的那个十七怎么样了?”

    江释雪道:“我给他放了半年的假,让他好好休养一番。”

    温岁想起前几天的事情,依然有些匪夷所思:“林言书简直丧心病狂,也不怕真的把人打死了。”

    又想起什么,对江释雪说:“你跟你那些影卫还有心腹说,要是不努力工作,就送他们去林言书那里坐牢。”

    江释雪笑了起来。

    温岁收起小电视,正要回家,被江释雪拉住,低声道:“今晚留宿罢。”

    温岁想了想,应下了。

    江释雪含笑,吻住了温岁,温岁也没抵抗。

    吻着吻着,江释雪便要将他往榻上带,温岁却想起什么,推开了江释雪,说:“不行,得回去,三天后就是婚礼了,前三天是不能见面的,不然会倒霉的。”

    三天后的婚礼,同时也是江释雪二十岁的弱冠之礼,两件喜事一起办,倒是喜上加喜。

    他们的婚事是由国师指定的,因此文武百官也不敢有意见,虽说国师从前与皇帝有不和,但国师既然回来,那必定是达成了和解,这几年国家发展远超邻国,国师给予的神迹,自然也从燕京一地扩散到全国范围之内,连最偏僻的山村都听闻燕国是被神庇佑的国家,所以风调雨顺,年年都是丰收年。

    对于国师的话自然无底线听从,因此江释雪娶男妻的事情并没有收到什么阻拦,顺利的不可思议。

    江释雪听了温岁的话,道:“只是迷信而已。”

    温岁却说:“不,我挑的时间是非常好的吉日,绝不会有任何问题,百分百白头到老,但是如果这三天有见面的话,这个吉日就会被破坏了。”

    江释雪:“……”

    温岁说:“你别不信啊,这也不是什么迷信,而是我用工具测出来的,这几天时间都不算好时间。”

    江释雪只好松手。

    温岁正要起来,却被江释雪拉住了手,导致他整个人都跌到了江释雪怀中,温岁吃惊地看着他,说:“不是吧,三天你都忍不了?”

    江释雪抱他抱的很紧,听了温岁的话,他微微笑道:“我不信这些。”

    毕竟温岁用的工具,他甚至能操控,可见没什么大不了的。

    江释雪并不将这种规矩放在心上,温岁也拿他没办法,为了避免江释雪提前“圆房”破坏时辰,他开始跟江释雪扯皮,“你知道吧,我之前有过鬼压床的经历。”

    江释雪:“嗯?”

    温岁说:“你知道是什么是鬼吧,鬼神鬼神,有神就有鬼……”

    江释雪打断他,“我没见过。”

    温岁说:“我见过,你先别说话,你听我说,很久以前,我半梦半醒之间,感觉身体动弹不得,我就睁眼一看,看见一个穿黄衣服的男孩压在我身上对我笑,我都能看清他的长相,就是一个半大小孩。”

    江释雪:“嗯?”

    温岁说:“正常情况不会有人鬼压床会觉得是鬼,而是觉得是一种睡眠瘫痪的毛病,会有这种毛病也是因为失眠,压力大等等,但是呢我肯定他不是睡眠瘫痪,而是真的是鬼。”

    江释雪:“……嗯。”

    温岁说:“你知道我怎么治他的吗?”

    江释雪看着他,“我可能不是很想听。”

    温岁说:“不,你想,我用了我的童子尿。”

    江释雪:“……”

    温岁解释道:“你不要想歪,我只是用罐子装了起来,密封,然后在上面放了一把剪刀,将这两样放在床底下,就没有再被鬼压床了。”

    又叹息了一声,说:“可惜,如今我那什么就没有这个效果了。”

    江释雪说:“打住,不必说这些不雅的字眼。”

    江释雪说罢,要来吻温岁,被温岁挡下来了。

    温岁仔细地去看手掌之下的江释雪,这几年江释雪那昳丽的容貌丝毫没有褪色,反而随着时间的推移,越发显出了一股美酒似的醇美,越看越会让人着迷。

    温岁并不觉得奇怪,江释雪若不长得好,又怎会让林言书那般痴迷,如果不长得好,林言书做到那般地步也是没有说服力的。

    江释雪问:“你在看什么?”

    温岁问:“你母后长得好看吗?”

    江释雪回答:“自然。”

    温岁说:“其实看你父皇长得只是中上,但是你却这么好看。”

    江释雪看他,“你有什么话就直说罢。”

    温岁道:“其实……我之前买了一颗生子丹。”

    江释雪眯眼看他,温岁羞涩地说:“不是我生哦,我买的是攻方生子,你愿意吗?”

    江释雪一顿,微微一笑,说:“你只买了一颗吗?”

    温岁点头,压低声音说:“有点贵,要一百积分,早知道如此,我多买一些了。”

    江释雪说:“你给我看看。”

    温岁从背包里拿出了那颗丹药,江释雪接了过来,入手冰凉,嗅之药香扑鼻,还泛着淡淡的白光,江释雪轻叹道:“果然是好物。”

    说罢,手上轻轻地捏了捏,药丸立即被捏碎了。

    温岁看着江释雪有些愣住了,江释雪说:“手劲有点大,不小心捏碎了。”

    温岁:“……”

    温岁大叫道:“都不愿意为我生孩子,说什么爱我!都是假的!!!”

    江释雪按住温岁的脖颈,堵住了他的嘴。

    温岁含糊地说:我要回去……”

    江释雪道:“留宿罢。”

    说完,扯下了帘子,脱了温岁的鞋,将人推盗舜怖铩

    温岁喘了口气,说:“真的会坏了吉日的!”

    江释雪坚定地说:“不会。”

    又微微一笑,意味不明地说:“不要过于相信那些道具,命运掌握在人手里,而非天命。”

    他不是很信这些,毕竟他也曾经左右过温岁的算命工具。

    江释雪重新堵住了他的嘴唇,将温岁整个人都笼罩在了自己的身影之下。

    这就是完全的掌控,完全的拥有……还有完整的爱。

    江释雪心想,他要一直抓住他,直到生命消逝。

    作者有话要说:

    完结了!还有三个番外,积分回来带攻去现代旅游的番外,书外世界,论坛体【更多精彩好书尽在耽美小说网http://www.danmei.la
【全网热门完本耽美小说 www.danmei.la 手机版阅读网址 wap.danmei.la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