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古代架空 > 江春入旧年 > 第62章

第62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可是戚风不愿意说,苏九年也没有多少办法。

    她在扬州城呆了十天左右,就准备要离开。她有些不舍得戚家的两个孩子,尤其是戚柔。小孩子还没有满三周岁,父亲不经常在家,哥哥虽然能带她,可等过段时间之后虎子说不定就要去学堂,到时候孩子一个人怎么办?

    这件事情倒是没有纠结太久,因为某天晚上戚风抱着孩子来了客栈,托她照顾一段时间。

    事情有些突然,丫鬟很快上了茶,绿枝抱过小孩在一旁哄着,苏九年这才问:“是有什么事情吗?”

    “嗯,我要往西南走一趟,带着孩子不方便,麻烦你照顾她一段时间。”

    “西南?”苏九年想起来秦三爷现在就是在西南,难不成是去西南参军?她提了一句:“三爷刚好也在那边,若是有需要的话,你可以去那边找他帮帮忙。”

    “我此去就是找他。”戚风倒是没有瞒着:“西南战时正酣,我过去帮帮忙而已。”

    他顿了顿,又问:“需要我帮忙带信件或者其他东西过去吗?”

    苏九年脸上一热,低下头下意识说:“不需要,我同他……没有什么好说的。”

    “嗯。”戚风慢吞吞应了一声,然后侧过脸来看她,脸上假装出一抹惊讶来,“我还以为你有很多话想要同他说呢。”

    “没有的事情。”苏九年轻声说,又同戚风说了几句话。

    在戚风要离开的时候,她没有能够忍住,从里间拿出一封信来,“我……若是有机会遇见三爷的话,就交给他。”

    信件是原先就写好的,一直没能够有机会送出去。事情做完之后,苏九年倒是轻松许多,笑着说:“烦请你带句话,就说我会在盛京等他回来的。”

    戚风妥帖地将信件收了起来,点点头,“会回来的。”

    他站在门口,看了戚柔几眼,而后径直转身离开。

    苏九年并没有在扬州城逗留多久,很快就带着戚柔一起离开,抵达盛京时,依旧是深秋时节。

    她回去之后先去给寿平长公主夫妇请安,寿平长公主夫妇问了一些扬州城的事情,就没有再多说什么。但是他们两个人倒是对戚柔的到来很是欢喜,整日带着戚柔玩。

    苏九年毕竟是没有出嫁的姑娘,带着孩子不是特别方便,戚柔刚好又合了寿平长公主的眼缘,就被抱到寿平长公主院子里养着。不过苏九年既然是答应了戚大哥要照看孩子,自然不会就这么放手不管,但凡是有时间,都会去看看孩子。

    今年冬天来得早,也比往年要冷上不少,一盆热水泼出去,不到一刻钟就全都结冰了。在这个天寒地冻的日子里,皇帝还是没有能够熬过去,在某个晚上殡天。

    西南正在打仗,为了不扰乱军心,消息被死死封锁起来,可是盛京还是不可避免的乱了起来。巡逻的队伍多了不少,家户户闭门不出,生怕一个不注意就被人当乱臣贼子抓了起来。

    寿平长公主是宗亲,却从不插手朝堂,因此寿平长公主府还算是安全,可也架不住这样担惊受怕。

    寿平长公主抱着戚柔时候,还在说:“也不知道这种日子什么时候才能到头,听说太子已经把控了文臣和京城的守卫,六皇子逃了出去,想要去调动郡阳的将士,怕是开年的时候,又要打一场仗。多亏西南并无异动,否则内忧外患,大周处境堪忧。

    驸马爷依旧是慢慢悠悠的,“这些都不用我们去操心,只要将自己日子过好就行。”

    寿平长公主瞪了他一眼,他觉得自己是无辜极了。太子已将盛京掌握在手中,另有精军十万,六皇子就算是要反,名不正言不顺,兵力还不足,能有什么威胁,不过是多浪费一些时间罢了。

    苏九年心里虽担心,也没有敢直接表示出来,天天掰着手指头,算算西南的信件会什么时候到。西南战事尚不稳定,她写的信件大多都不能及时送到秦江春那边,只能盼着那边的信件过来。不过秦江春是个报喜不报忧的,西南到底什么情况苏九年也不比旁人多知道多少。

    她心里着急着,几个月下来清减不少,细腰两只手就能全部握住。

    来年三月,六皇子起兵谋反,兵败,被诛杀与于长阳,乱党者依律论其刑罚。同时西南传来捷报,我军大获全胜。消息传来盛京,苏九年心里才安定不少。

    牡丹心里也是高兴的,私下里找苏九年说了,等国丧之后就准备她的婚事。

    苏九年虽说有些害羞,但还是应了下来。她想,她也是想要同三爷共度一生的。

    在府里闷了这么长时间,现在外面时局稳定了一些,苏九年便想着要出去走一走,顺便买上一些胭脂水粉什么的。

    她原本只是想出去逛逛,花费不了多长时间,因此也没有带多少侍卫,转悠一圈之后很快就准备回去。

    出店铺门时,绿枝很快见到巷子末端有人影一闪而过,她皱了皱眉,只觉得那个人的打扮很是奇怪,这晴天白日里,好端端要穿一身黑色衣裳做什么。不过她也没有太过放在心上,跟着自家姑娘一起很快就上了马车。

    可渐渐她发现有些不对劲了,来的路上并没有多少颠簸,怎么回去就这么颠?

    苏九年也察觉到一些不对劲,递给绿枝一个眼神,绿枝就掀开车帘准备去问问前面的车夫。可等她自己一眼,她脸色一白,连忙去喝止车夫,“这不是去牡丹府的路,你快给我停下!”

    车夫古怪笑了一声,狠狠在马背上抽了一鞭子。马儿受了疼,一路狂奔起来,整个车身险些都要直接飞起来。绿枝整个人往后面倒去,苏九年反应得要快些,一把拉过她,另一只手死死攥着窗户两个人才不至于直接滚下去。

    苏九年也不是头一次遇见这样的情况,经过开头的慌乱之后,很快就冷静下来。一个车夫还不至于真的临时起意想要谋财害命,这背后多半是有幕后主使。这样大费周章将她抓过来,至少能确定暂时她们没有什么生命危险,可是再拖下去可就真中说不定了。

    她努力想让自己镇静下来,然后拔下自己头上的簪子,附在绿枝耳旁小声说:“你等会抓住车壁,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要松手。”

    “姑娘,你要做什么?”绿枝盯着她手上的簪子,说:“您让奴婢来吧。”

    这倒不是苏九年非要逞能,而是只有她精通人身体上的穴位,而这次一定要一击毙命,否则只会让车夫发怒,最后倒霉的还是她们。

    苏九年没有时间去解释太多,又忙着交代一句,“等会看着情况不对的话,你就直接打开后面的门跳下去。”

    在危难之前,绿枝心头狂跳,身体都克制不住地变软,险些直接滑了下去,从车厢里甩出去。然后她就被姑娘拉了一把,抬起头就看见姑娘坚定而冷静的样子,“我们一定都可以平安无事的。”

    她是丫鬟,原本应该是她来保护姑娘的。现在姑娘比她还要镇定,就算她不能帮上什么忙,也不能去拖姑娘的后腿。这么一想,她倒是生出了不少勇气,朝着姑娘说:“姑娘你不用顾及我,我会保护好自己的。”

    苏九年应了一声,然后就沿着车壁慢慢往前移动。实际上她心里也没有多少底,但是这是她最后的机会,她可不想成为砧板上的肉,任人宰割了。

    她吉艰难地向前面移动着,车夫像是察觉到身后的动静,转过头来朝后面看。苏九年就趁着这个机会,双手握住簪子,直接对着车夫的喉咙间刺了过去。

    当簪子没入男子喉咙间时,她能清楚看见车夫惊恐地睁大眼睛,太阳穴处的青筋凸起,继而他眼里迸发出凶光,大手伸了过来,就想过来将苏九年一把抓住。

    苏九年闭上了眼睛,很快将簪子抽出来,很快又刺进去。接连刺了几下,温热的血液飞溅开来,她的脸上都是粘湿的感觉。车夫很快就没有动静,身子往旁边一倒,直接摔了下去。

    马儿在前面受了惊吓,开始狂奔起来,苏九年没有设防,直接被震得摔了出去。

    她的头像是磕在什么地方,剧烈疼痛起来,很快就昏迷不醒。

    她再次醒过来的时,外面的天都已经完全黑了,这种黑暗会将人的恐惧给无限放大。她心跳一时失序,连带着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

    屋子里还有人在,听见这边的动静,笑了一声,“你醒了啊。”

    声音十分熟悉,破空而来,苏九年浑身一震,浑身的肌肉的都变得紧绷。

    是秦明尧。

    他将自己绑到这个地方来做什么?

    苏九年脑子里一片混乱,根本不敢出声,僵直着身子等着男人接下来的动作。

    黑夜中响起了火石摩擦的声音,迸发的火光舔上烛芯颤巍巍燃烧着,屋子里很快就亮堂起来。男人穿了一身玄色的长袍,头发没有好好整理过,显得有些乱糟糟的,丝毫不见当初的光鲜亮丽。

    他走上前来,直接在床边坐下,伸出手去摸面前人的脸,神色里有种疯狂。看见女子颤动的睫毛之后,他也只是笑笑,“我知道你已经醒了,没有必要装下去。”

    苏九年仍旧不肯睁开眼睛,只是冷声问:“你把我抓到这个地方干什么。”

    “自然是因为想你了,六皇子谋反失败,连带着我都受了牵连,像是条丧家之犬般东躲西藏着。但是幸好之前我就留了一个后手,在边境的地方买了一块地,院子什么都已经准备好了,我也有足够的钱财,足够我们能够在那里过上一个舒服的日子。”秦明尧看着女子的脸,目光越发温柔起来,“年年,我来接你回家了。”

    明明是温柔至极的语气,苏九年却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她忍不住往旁边躲了躲,秦明尧却是不让,直接攥着她的胳膊要往前面拖。

    苏九年忍着喉咙间的惊叫,低声怒骂着:“秦明尧,你已经疯了是不是。那不是我的家,而是苏静和的,你应该要想办法带她走!”

    “你是不是还在怪我,怪我当初没有保护好你,才让你遭了那毒妇的算计。”秦明尧面上闪现出痛苦的神色,而后说:“你放心好了,以后世界上都不会有苏静和这个人,我会好好照顾你,以后就守着你什么地方也不去了。年年,我会对你很好很好的。”

    秦明尧简直是疯了!

    苏九年避开他伸过来的手,眼里的憎恶都要溢出来。

    这种憎恶刺痛了男人的眼睛,原本不应该是这个样子,原本她的整颗心都是放在自己身上的,怎么就过了这几年的时间,以前那个会害羞看向自己的小姑娘就完全变了呢。

    秦明尧嘴角慢慢上扬。

    但是,这又有什么关系呢,他会将她带走,去一个没有人的地方,与她生生世世都在一起。日后还有那么长时间,他一定会有办法,将曾经的那个小姑娘给找回来。

    外面响起了敲门声,接着就听见一个男人的声音,“主子,马车已经准备好了,现在可以出发了。”

    “嗯。”秦明尧应了一声,然后对苏九年说:“我们可以离开了。”

    他话虽是这么说,可却直接拽着苏九年的手,不容置喙地将她往外面拖走。

    苏九年不是傻子,心里清楚,要是真的就这样走了,那就真的没有人能够找到自己。她不愿意,最后没有办法,直接在秦明尧的手上咬了一口。

    她下口很重,很快嘴里就有了淡淡的血腥味。

    秦明尧没有多少反应,漆黑的眸子看着她,眼神晦涩,“你当真就这么讨厌我吗?你以前不是这样的。”

    说到过往时,他的嘴角甚至往上翘起了一个弧度,“你说过了,会一直陪着我,一辈子和我在一起。怎么,我现在就是在满足你的愿望,你为什么还不愿意呢。”

    过往的那些事情过于惨痛,以致于苏九年每次回想起来的时候,心脏的地方都会痛到没有办法呼吸。

    她的眼角滑过泪水,声音嘶哑,“都已经过去了,秦明尧,为什么这么久了,你都不愿意放过我呢!你告诉我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事情,你要一直这样折磨我。明明我现在的生活已经很好了,我已经努力去忘记从前的事情,你为什么要突然出现在我的面前,一遍又一遍提醒我过去的事情。”

    在那些日子里,她未尝不曾有半分的心动,可就那么半分的心动,就已经要了她和她娘亲的性命,所以为什么就不能放过她呢。

    眼泪模糊了眼前的视线,苏九年就像是陷入了臆想当中,整个人都有些疯癫,只是在不停地重复着同样一句话,“你为什么不肯放过我呢。”

    秦明尧只是笑了,直接将她抱起,往外面走去。

    秦江春回到盛京时候,就得知了苏九年失踪的事情。新帝即位,朝廷之上仍旧有许多要处理的事情,秦江春仍旧请了长假。

    曾经的太子也是当今的皇上,说:“福安朕会尽力派人去寻找,如果有消息的话,会立马通知你。你现在能做的,也不过是等待而已,不如帮朕一把,这朝廷需要你。”

    “微臣知道,可是她也需要我。”秦江春请辞,目光落在远处,“她看着什么都不害怕,实际上胆子也很小的。”

    “我知道,她在等我去找她。”

    可是苏九年在什么地方呢,谁也不知道。

    秦江春从车夫身上一点点查起,又去周围客栈问有没有住宿的踪迹,快两个月之后,终于在一个码头找到一个人说,曾经见过苏九年的踪迹。

    他简单交代了府中事情,就准备沿着线索找过去。

    在这个关口上,老夫人突然病了。六皇子谋逆牵连甚广,包括秦家大爷和秦家二爷。秦江春所有的忍耐都是有限度的,这次没有出手周旋,而是和两府人划清了界限,因此因此如今的淮阳侯府并没有多少人在住着,秦江春不得不留下来。

    停留了三日左右,太医便说没有什么大碍。老夫人半靠在软枕上,就算再怎么保养,也显示出一点老态来。她抬头看了一眼秦江春,问了声:“你真的要过去找她?都过了这么长时间,该发生的不该发生的都已经发生了,你真的愿意要这么一个不洁的女人。”

    “母亲,她人很好。”秦江春低头只说了这么一句,却足够表示出自己的态度来。“我只要她一个,无论怎样都好,我都能接受。”

    “你是疯了不成?”

    “那母亲呢?”秦江春抬头去看她,眸色深沉,“母亲为何不能体谅她一些?”

    老夫人呼吸一窒,接着面色一白。

    那些被隐藏在黑暗深处不能见光的秘密,头一次被自己的儿子提起,她自光明磊落一生,却始终逃不过这个污点。

    她难受极了,轻轻撇过头去,“如今你竟要为了别的女人,要拿刀来戳我的心窝子不成。”

    “她不是别的女人,而会是我明媒正娶的夫人。”秦江春起身,宽大的袖袍一拢,对着老夫人直直跪了下去,“她等着我带她回来,所以娘,我必须要走这一趟。”

    老夫人没有说话。

    外面日头一点点升起来,金灿灿的阳光撒了进来,老夫人想,她应当是身体远远不如从前了。

    罢了罢了,自己还能有多少年活头?

    她摆摆手,“你贯回威胁我。”

    “母亲饶恕。”

    秦江春走的时候,老夫人说:“旁的我不插手,不过三年孝期你得守下来。”

    “您怕是说笑了,国丧百日已经过了。”秦江春正色,面上没有一贯的温柔,反而冷冰冰的,“我姓秦,这辈子都是秦家的后人。”

    眼泪从浑浊的眼眶中涌了出来,老夫人缓慢捂着自己的脸,趴在软枕上。

    空无一人时,屋子里响起了女子低沉的哭泣声。

    “夫人还是不肯吃东西吗?”男人一边往里面走,一边问身边的丫鬟。

    “没有。”

    秦明尧的目光在触及到女人时,眼神暗了暗,抬抬手,示意丫鬟离开之后,直接走了过去,温声说:“丫鬟说你还没有吃东西,怎么了,是心情不好吗?我刚买了一匹马,说是从西域那边传来的。我先让人养着,等你恢复好了之后,我带你去骑马好不好。”

    女子坐在绣花凳子上,目光呆滞地看着镜子里面的脸。那张脸削瘦枯黄,颧骨高高耸立,眼窝深陷,若不是身上穿戴着精美的服饰,定要认为她出身穷苦地方。

    秦明尧也不管这种沉默,端着燕窝要去喂她,“多少吃一点吧。”

    女子没有任何的动作,秦明尧闭上眼睛,突然恼了,直接将碗狠狠砸落在地,而后拖着女子的手腕直接往床上拖,然后身子压了上去,对着女子脖颈的地方亲吻。

    粘热的吻一寸寸往下,可是女子没有任何的反应,像是一具只会呼吸的尸体。

    秦明尧感觉到一阵挫败,他埋首女子的颈间,良久之后才问:“如果我愿意放你走的话,你是不是就能原谅我?”

    听闻这样的话,女子的表情终于有了些细微,脸上露出一个薄凉的笑容,“你会吗?”

    不会,就算是死他都是不愿意放手。秦明尧牵着她的手,细细吻了上去,吻过每一寸地方,卑微而又慎重地说:“你对我笑笑,笑了之后我就放你走好不好?”

    苏九年闭上眼睛,没有去理会他。

    不过从那之后,她就真的没有再见过秦明尧。

    她做了一个冗长的梦,梦里有前世今生,有凡尘种种,笑的哭的全都经历了一遍,醒来时,天已经大亮。不远处传来敲门的声音,许久不见有人去看。她这才慢吞吞走上前,将门打开。

    男子着一身青衣站在门口,眉目是她熟悉的温柔。

    他说:

    “娇娇,我来带你回家。”

    【更多精彩好书尽在耽美小说网http://www.danmei.la
【全网热门完本耽美小说 www.danmei.la 手机版阅读网址 wap.danmei.la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