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嘘,我其实知道他是谁 > 第70章 尾声下

第70章 尾声下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此时万籁静寂, 浮空相拥的厌西楼与鹿雁显然是万众瞩目。

    鹿雁伸出一根手指头,按在厌西楼嘴唇上,“算啦, 太多人了,一会儿恩人再和我说,我爹娘他们该担心我了, 先下去。”

    她在笑,仰头看着厌西楼, 眼里止不住的高兴,厌西楼被她的目光看得有些脸红, 他一本正经点了点头:“都听你的。”

    鹿雁抱着厌西楼脖子, 依赖地蹭了蹭,抬头亲了亲他唇角, 随后拉着他往下落去。

    红色的裙摆在金光里闪烁着圣洁的光,落在地上后, 她脚边的草木都仿佛更茂盛了一些。

    此时鹿烬和鹿归、兰霜、黎素素等都回过神来行到鹿雁身边, 将她围成一个圈。

    “雁雁!”先开口的是激动的鹿归,他上上下下打量鹿雁。他能感觉到妹妹身上那一股凌驾于众人之上的气息,虽没有压迫, 却是令人止不住向往与崇敬。

    鹿雁高兴地看向鹿归, 眼睛弯弯的:“哥哥。”

    她又快速看向兰霜, 看向鹿烬,看向所有人:“阿娘, 爹爹,师父, 师叔, 师弟, 银前辈……大家都还好吧?”

    鹿雁的声音还是和从前一样,柔软清脆,十分乖巧,但神情比从前更平和了,让人看一眼便心头宁静。

    “好着呢!”兰霜笑着点头,她的目光扫过周围,脸上的笑容没有像此刻这样轻松过。

    鹿雁的视线从相识的每一个人脸上掠过,她的嘴角始终噙着一抹笑,最后落到了那几个上界残魂之上,开口说话之前,她抬头望了一眼天。

    北狼窟结界打开,此时与外界合二为一,这里的天空很蓝,说明此时整个修仙界的天都是蓝的,没有聚灵阵抢夺灵气,没有魔种肆虐,连无定九幽之下跑出来的邪魔都消亡了。

    “死之前,你们有什么话要说呀?”

    鹿雁收回视线,看向那几个上界残魂,她声音乖巧,看起来一点不像是在说生死的事情,更像是在与人闲聊。

    厌西楼就站在她身边,明艳的双眼朝着那几人横了一眼,他刚想说话,就感觉鹿雁摸了摸自己的胸口,低头就见她的目光又落在他身上,她说:“被他们伤了,很疼吧?”

    他怔了一下,随即嘴巴一瘪,特别委屈地控诉:“当然了,特别疼!”

    鹿雁嗯嗯点头,“尾巴呢?”

    厌西楼立刻放出九条大尾巴,鹿雁的手抓着其中一条摸了摸,此时尾巴上的伤口已经愈合了一些了,是她帮着愈合的,可她记得之前尾巴上伤痕累累的模样。

    鹿雁安安静静地摸了了会儿,然后牵住厌西楼的手,再看向面前几人残魂。

    她生气了。

    鹿雁乌溜溜的大眼冷冷地看着这些残魂,明明白白传达出一个意思——你们已经死了。

    那俊美冷漠的上界修士对上鹿雁的眼神,不自觉垂了眼睫,道:“无话可说,败者为寇。”

    “大师兄!”在他身后上界修士忍不住小声喊了他一声。

    鹿雁看着他,眨了眨眼,学着厌西楼的模样哼了一声,很肯定地说道:“让我猜一猜,上界,没有神种,无人能成界神,却窥探到了一丝天机,模拟出了魔种,没有神降灵力,便夺取比之弱小的界之灵力。到了现在,你们的上界,低我一等。”

    那俊美冷漠的修士听了,忍不住抬头朝着鹿雁看了一眼。他想不通,此界的神种会是这么一个小姑娘,最后竟让她真飞升成了界神,而此时,她竟然能猜到这些。

    到了此时,他也没什么可隐瞒的,刚硬的声音冷冷的:“是,弱肉强食,向来如此。”

    他说完后,又看着鹿雁,冷声道:“你想去吾界?”

    所有人都在看鹿雁,也在想这个问题,鹿雁同样在想,当时北狼窟废墟里遇到的那位衣着华贵的前辈曾让她飞升至上界,来彻底斩断被上界窥觊一事。

    可是,她想到了富贵,想到了万界拨正器,三千世界,小世界无数,被吸取灵力的灵力枯竭的界也数不清,但是像她这样的由万界拨正器引导的神种必然不是一个。

    被打破的平衡正在修复,她所在的修仙界是其中之一,必然也有许多小界一同崛起,新的平衡与秩序也已开始悄然成立。

    像是他们那样的‘上界’已经走向衰亡,他们终将被天道舍弃,从万界之中消亡。

    她就算去上界,也不是去他们的‘上界’,她当然要去其他各色的小界,甚至去界神所在的神界,哪里需要费精力去搭理他们那样的腐朽的所谓‘上界’?

    如今这个修仙界很好,她想要保护的人都好好的,爹娘也已经找到,她所有的愿望都已经达成了。

    鹿雁挽着厌西楼的胳膊,摇了摇头:“没有必要。”

    那修士愣了一下,眼神里浮出了迷茫。

    鹿雁不给他们机会去想明白这件事,她抬起手,轻轻挥了一下,面前的那几率残魂瞬间带着疑惑消散于天地之间。

    至此,修仙界‘异物’全部清理干净。

    鹿雁偏头看厌西楼。

    厌西楼咧开唇笑了,挑眉:“想去哪里?”

    鹿雁抱着他的脖子也笑了,声音雀跃:“去一切开始的地方。”

    厌西楼瞬间就懂了,他抱着鹿雁脚尖一动,人已经在半空中。

    还没来得及和女儿说上一句话的鹿烬立刻在下面高喊了一句:“早点回家——!”

    远远的,他听到了女儿传回来的声音——“嗯!”

    鹿雁和厌西楼走了,被毁得差不多的北狼窟大城急需要修建,所有人开始忙碌起来,而外界的秩序也等待着重建。

    ……

    无定九幽,依然在下雪,好似修仙界如何变化都影响不到这里。一眼望去,尽是雪原,一眼望不到尽头。

    地上铺着厚厚的一层雪,脚踩下去,竟是没过了膝盖。

    厌西楼带着鹿雁到这里时,没有飞,而是落在了地上,他偏头就朝着自己的背看了一眼,眉眼飞扬,道:“上来呀。”

    鹿雁立刻明白了,她看着他微微蹲下身弯腰,她踮起脚尖就趴了上去,双手环住了他的脖子,就和当初他背着她离开无定九幽时一样。

    雪落在她身上,脖子里,那寒凉也依旧。但是她却不觉得冷,因为她的恩人身上仿佛有源源不断的热气,温暖着她。

    鹿雁深呼吸一口气,把脸埋在他脖子里,等着他开口。

    结果厌西楼先将那《智书》取了出来,鹿雁不明所以,接了过来,这《智书》是当初宁风免的天行楼所化的宝物,上面有关于厌西楼的第九尾生出的秘密。

    现在翻开来看,鹿雁确实看到《智书》上后面好几页都写着愿力的积攒值,后来每一次她与恩人还懵懵懂懂的时候,《智书》比他们先感应得到,先积攒了这情之所起的愿力值。

    鹿雁问:“这书怎么啦?”

    厌西楼却没有回答这一句,他清朗的声音含着笑意,停顿了一下,似乎在想从哪里说起。但好在,他没有想太久。

    他说:“小器灵,我是天狐族最天赋异禀的九尾天狐,每日随便修炼一下,速度就超过普通妖族。我们天狐族住在一座隐秘的山里,那山名为青璃山。当时此界灵气浓郁,不论修士还是妖族,甚至是魔族,都达到鼎盛的状态,几万年前,高境修士多不胜数。”

    “我出生五百年便化作人形,再过五百年,已是到达渡劫境,即将迎来飞升。妖族与寻常修士飞升不一样,以妖身飞升要比人族更难,当然了,这肯定难不倒我的,你放心,我那么厉害,没什么难得倒我!”

    “妖族渡劫飞升,除了要经历劫雷之外,还要经历心魔劫或是情劫,除却心中障念,而我天狐一族九尾天狐还有一种独特的本事。”

    说到这,厌西楼卖了个关子,尾音上扬,好像在等着鹿雁问自己。

    鹿雁特别配合:“哇,什么本事呀?”

    厌西楼这才咧开嘴角笑了:“渡劫飞升,劫雷之下,窥见星轨天机。”

    鹿雁听不太懂,但是很认真听着他继续往下说:“我从小在青璃山长大,从来没有离开过,就和荆北一样,周围都是妖族,生活简单。我没有什么害怕的东西,无畏无惧便无心魔,所以,我的心魔劫在窥见星轨天机后,化作一场梦魇。我看见了大片大片的雪,我行走在雪里,背上背了一个浑身破烂的小姑娘。”

    说到这里,厌西楼的步子也没有停下,他的语速越来越快:“梦魇是断断续续的,后来我还梦到了修仙界灵气稀薄,梦到了我妖族被后来崛起的御兽宗驱使,梦到了天行楼,还梦到了……你在北狼窟成神那一幕。你高高立于半空中,下方是伸出双手嚎叫的面容扭曲的邪魔恶鬼,梦里看不清楚,我以为你是站在山崖之上,我见不到你的样貌。”

    “我好奇心重,不理解我看到的是什么,就知道一件事,妖族未来的惨况,于是我硬生生折损了修为,停止了渡劫,毁去了半身修为,那次我受伤可严重呢!醒来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将梦中所见的在我居的狐狸洞里画了下来,毕竟,星轨天机,不能与人说,任何一个变数就会影响未来,但我已经窥见天机,哼,现在想想,我就是那个变数。”

    “再后来,我重新开始修炼,在青璃山等着,终于等到了御兽宗崛起,妖兽被大量从各地捕猎受人驱使一事。为了保护妖族,我散尽修为灵力,在早就选好的地方,替他们划下妖域,以自身几千年灵力为守护妖域之结界。”

    鹿雁听着,这些事,恩人以前也和她说过的,那次他想骗她吃真心丹,结果他自己反倒吃了那一次,他想让她问他曾经的过往,她问了,他就告诉她了。

    厌西楼还在说:“我死后,神魂不灭,被阿槐用天狐族秘法在妖域养护着,养护了很久,我想想,可能得有两千多年。终于我于十八年前重生,因为我神魂力量强大,所以重生时就是人身,但狐身的我少了一条尾巴,且从前记忆全失。”

    如今厌西楼的记忆已经全部想起来了,并且也能将所有事情全部梳理好。

    他说起这些,语气高兴:“重生后,我每日被阿槐他们拘着修炼,被他们告诉我从前的厉害,心里又难过又强行骄傲镇定,我很想要恢复第九条尾巴。青璃山内无人知晓如何令第九尾重生,我就偷偷离开了妖域。”

    “离开妖域后,我……”厌西楼懊恼了一下,在西南城里曾经被捉的事情不想再提,他只轻哼一声说道:“我后来听说有个人叫宁风免,他有一个叫做天行楼的秘境,每个人能得到心之所往的机缘。而我心之所往的当然就是第九条尾巴长出来,于是我准备去天行楼。”

    “结果我那时刚从妖域出来,对什么都很好奇,又在西南城里经历了一点事,所以当我看到天灵网上有人说无定九幽之下有一神器名为定海神针时,我高高兴兴就来了无定九幽。”

    鹿雁听到这里,忍不住笑出了声,回想起自己与厌西楼的初遇,再联想他说的关于当初他渡劫飞升之时见到的星轨天机所化的梦魇,忽然之间就都明白了。

    从厌西楼一千岁时准备渡劫飞升,窥见到星轨天机时,从他决心折损修为那一刻起,她的命运改变了。

    之后厌西楼做的每一件事,都能与她命运息息相关——

    他散尽修为保护妖族,后来重生,八尾天狐为了生出第九尾离开妖域,又因为富贵在天灵网发布的信息,他被骗到无定九幽,成了救出自己的那个人。

    而这一切,都在他渡劫飞升之时的星轨天机里见到过,甚至他后来背着自己离开无定九幽这一件事,九尾天狐厌西楼也曾窥见过。

    富贵说,她是神种,或许在银戮前辈失败时,天道就开始为她这颗神种的“发芽”做准备了。

    厌西楼就是那一滴甘露,滴在了她的心上,他是她的引路人,他们的命运很早便联系在了一起。

    鹿雁想明白这些,高兴极了,她附在厌西楼耳旁,说道:“恩人,所以,你那么早就见过我了呀!”

    厌西楼低着头也笑了起来,他点头,“是呀。”

    鹿雁又问:“可你为什么在恢复九尾时没告诉我这些?”

    厌西楼语气略带骄傲,道:“我当初没有飞升,就已经是一个变数,我窥见星轨天机,要是再告诉你,不知道还会生出什么变数,横竖我会保护好你的。”

    鹿雁喜欢极了厌西楼自信的模样,她偏头就亲了他一口,很是开心,说道:“恩人,你改变了我的命运。”

    厌西楼也开心道:“我听见了,所以你以后要每天更喜欢我一点,不管是八尾天狐还是九尾天狐,你都要喜欢。现在喜欢,以后也要喜欢,在你梦里面我也必须是最好看的狐狸!”

    他背着鹿雁在无定九幽走着,不知不觉之间竟是已经到了当初那一处墓穴。

    墓穴已经被雪填满了,但厌西楼和鹿雁都知道是这个位置,这里下方被关着的邪魔气息很浓。

    如今还留在九幽之下的,都是被当时的鹿雁吓到的胆子小不敢出来的,至于胆子大出来搅混水的,都消亡了。

    鹿雁还有一个问题:“那当初为什么妖道云昼的密室底下的壁画也有你在狐狸洞的那一幕啊?”

    厌西楼长眉一挑,道:“既然有银戮,也有你,那自然像是我这样窥见到天机的,也有其他人,但他们都没有我有用,还得是我!本大爷天下无敌!”

    鹿雁抱紧了厌西楼。

    过了好一会儿,她在他耳旁大声喊:“恩人天下无敌!鹿雁在世间最爱厌西楼!”

    厌西楼哪想到她竟然这么大胆,忽然就在他耳旁说这些爱不爱的,弄得他脸都红了。

    但是脸红归脸红,心里却高兴得好像开了花。

    他重新拿起那本《智书》,对鹿雁一本正经说:“这种话怎么能你先跟我说,肯定要我先说的,不过,《智书》上都有我……厌西楼爱鹿雁的证据。”

    说到爱,厌西楼脸更红了。

    这《智书》分明是开他情智的书,从陈则和狐女,蛇妖多墨和小兔,则是在告诉懵懂的他,什么叫做情,再到后来,他真正懵懂开了情智,情窦初开,生出的愿力便是他生出第九尾的原因。

    这大约就是他渡劫的情劫,渡过了,便生出第九尾。

    他从天行楼拿到的机缘便是这《智书》明明白白告诉他的情该如何。

    可惜他笨,看得懵懂,当初只以为小器灵多喜欢他一点,他就能早点长出第九尾,差也是差不多的,但关键在他,不是她。

    鹿雁如今再翻开《智书》,发现上面的字自己能看见了。

    她一页页翻过去,看到了陈则和狐女、多墨和小兔的故事,再到后来浮秋郡后,恩人对她情窦初开,他替她扛雷劫时,恩人对她初尝情事,甚至每一次神修都有记录。

    到最后他替她挡住‘上界修士’,助她成神。

    鹿雁看完后,便咕哝着:“这《智书》都记得不全,恩人对我的好在这上面都没有十分之一。”

    厌西楼背着她看向天,眼睛弯弯的:“小器灵知道就好了,管它记不记!”

    鹿雁也仰头看天,此时雪停了下来,天空湛蓝,与当初她离开无定九幽时截然不同。

    天空是那样澄澈,入眼之处尽是美好与希望。

    鹿雁忍不住笑,“恩人,我们下一站去哪里?”

    没有任何负担了,他们可以随心所欲去任何地方看一看了。

    “小器灵,你想去哪里,我肯定就陪你去哪里,十方各界,天南地北,只要你想,我们都能去!”

    鹿雁觉得没有一刻像是此时这样美好了。

    她说:“先回家看看!”

    “好,回家!”

    ……

    重新回到北狼窟,已经是半个月之后。

    那天鹿雁虽然说要早点回家,可是从无定九幽出来,忍不住拉着厌西楼逛了长芦镇,又去了人参镇,将北归路上他们曾经去过的地方都去了一遍。

    一路上,他们看到了如今生机勃勃的修仙界,看到了修士们在经历魔种一事后很快又开始恢复秩序。

    不少以前没听说过的宗门崛起了,各宗门的弟子大会也开得如火如荼。

    靠着法宝与警觉性在此次几乎没有损伤的天御城里更迎来了许多修士投靠,极为热闹。

    等到北狼窟后,鹿雁和厌西楼远远地就看到了荆北在鸡山喂鸡,看到了爹缠着娘在广场晒药,看见哥哥又被黎素素追着打,看见清虚剑宗的师弟们正被师父教导着练剑……

    鹿雁握紧了厌西楼的手,大声朝前喊:“爹,娘,哥哥,黎姐姐,师父……我们回来了!”

    忙碌着的众人一下回头,看到两人,纷纷停下手里的事情,围聚而来。

    厌西楼低头看鹿雁时,发觉她也在看自己,相视之间,他笑容灿烂,他情不自禁喊她:“小器灵。”

    “恩人,我在呢!”

    厌西楼点点头,一直看着她。

    他这一生,最幸福的事情便是遇见她,他堂堂九尾天狐,此生,足矣。

    ———正文完番外见———
【全网热门完本耽美小说 www.danmei.la 手机版阅读网址 wap.danmei.la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