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新婚燕尔 > 第88章

第88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心有明月昭昭。

    梁今若方才平稳下来的心又开始怦怦乱跳。

    这么会说!

    她不心动才怪!

    这男人现在说情话是一套一套的,她怀疑他是偷偷装了本情话大全,随时以备不时之需。

    梁今若伸进他的口袋里。

    周疏行垂眸,“找什么?”

    “我看看你是不是装了小抄。”梁今若嘴里嘟囔着,面颊绯红,“怎么嘴巴那么会呢。”

    “满意么?”周疏行问。

    “勉强……”梁今若拖长调子,“达到本公主的要求了。”

    她越口是心非,便越如此。

    三月初的夜风刮得如同初冬,周疏行也伸进口袋里,攥住了她的小手,温暖隔绝。

    “达到就好,不要忘了你的东西。”

    梁今若嗔道:“我才不会忘。”

    自己的小名来源于明月昭昭,别人很少知道,也从来不会当真,只是她从小到大都会以月为形象。

    就连画画的艺名也是如此。

    梁立身沈向欢以前为她定制的礼物也多是月亮,京市许多人都以为是她喜欢月亮而已。

    周疏行若有所思,半晌开口:“昭昭,你对我说一句情话。”

    梁今若在口袋里勾了勾他的手,“你也想听啊?”

    周疏行神色淡然,“有什么我不可以的?”

    “你什么都可以,你上次还找我要项链,要句情话算什么。”梁今若在这方面记性特别好。

    周疏行不置可否。

    那条项链总共他就戴了一分钟不到。

    他难得主动说想听,今晚又气氛正好,梁今若打算满足一下他的小愿望。

    她绞尽脑汁,搜罗了一阵,没想出来。

    周疏行没催她,只是提醒道:“月亮都听见了。”

    这是上次梁今若拿来堵他的话。

    梁今若说:“就你记性好。”

    她忽然想起什么,要抽回自己的手,从口袋里,他的掌心里拿了出来,瞬间冰冷的空气覆盖住。

    梁今若翻到了自己之前的一条微博。

    因为许久没有更新,最近也只是公布了端午生产的消息,所以上一条微博很容易就看到。

    还是拍的周疏行的蓝钻小蝴蝶耳钉。

    梁今若掩住手机屏幕,“你不能看。”

    周疏行收回目光,“你刚刚又没说不能看。”

    梁今若敲了敲,随后按灭手机,昏暗路灯下星眸璀璨:“好了,情话写好了。”

    周疏行将信将疑,漫不经心:“写?”

    梁今若催促:“你去微博看。”

    周疏行不知道她哪来那么多花样,但习惯了她一件事弄成几件事的多余行为。

    他许久未上微博,私信空空荡荡。

    因为没开。

    周疏行毫无查看评论的想法,转至梁今若的微博,一分钟前她刚刚发了一条微博。

    他罕见的心跳一快。

    梁今若:【我爱你。@周疏行】

    他捏住手机的指尖一紧。

    再抬头时,梁今若已经离开了他的身边,俏生生地站在不远处。

    “周疏行,我忘了还有前半句!”

    “明月为证。”

    她又道:“你不要太沉醉。”

    明月为证。

    我爱你。

    周疏行低头重新看了眼文字,熄灭手机。

    他的嗓音在空旷的环境下清越动听:“我沉醉在周太太的情话里,犯法么?”

    梁今若被他说得耳朵一热。

    “合法也合理。”

    男人从不远处被她落下的位置走近,再度将她微凉的手揣进口袋里,温声道:“回家了。”

    梁今若眨了眨眼。

    她抵抗不了。

    原来这男人听过情话这么温柔!

    明天她让闵优多找点情话大全,以备不时之需!

    次日一早,梁今若睁开眼就摸到手机,给闵优发消息:【找几本情话的书。】

    闵优意会:【您放心!】

    梁今若清醒不少,退出去后又看到许乘月那一栏里无数个感叹号,迟疑地点开。

    许乘月:【昨晚上偷偷秀恩爱是不是太过分了!】

    许乘月:【过分!!!】

    许乘月:【除非你教我两句!】

    梁今若弯唇,【与生俱来,你学不会的,歇歇。】

    许乘月酸里酸气:【拉倒吧。】

    梁今若知道她说的是微博,昨晚发了之后也没上线看,现在一登录,差点卡顿。

    太多转评赞了。

    【把后面的@去掉,我就当是在对我说了。】

    【@周疏行 有人抢你老婆情话!】

    【小公主恋爱后嘴巴这么甜,哎呀】

    【端午都生了,你什么时候生啊?】

    【我记得,两个月之前,你们也是这么说的,端午都怀孕了,什么时候怀孕哈哈哈哈!】

    【这么久不发微博,憋个大招!】

    【落日夫妇就是最甜的!嗑死我了!】

    热评第一还写着:【周总什么时候回?】

    梁今若回复她:【他偷偷和我说过了。】

    评论里楼中楼一片想要她公开周疏行说了什么的,梁今若一概不理,老公的情话当然要自己一个人听。

    而在中世总部,也一片热闹。

    员工们茶水间里不时地往上看,似乎能透过层层楼板,看到总裁办里的男人。

    真羡慕苏特助,可以时时看到。

    被众人羡慕的苏特助这会儿正在给梁今若的微博点赞,反正他是小号,也没人知道。

    那些塑料瓜哪有豪门真夫妻的恋爱日常甜。

    营销号比谁都会蹭热度,总结梁今若和周疏行的婚姻日历。

    文案也不知道是哪个先写出来的,最后全网都在用。

    【商场如战场,他是百战百胜的国王,在他的无边疆域里,她是唯一的公主。】

    评论里嗑疯了,现在狗仔都这么会了?这不是在抢她们cp粉饭碗吗?

    梁今若看到这条文案,也不由得惊诧。

    太会了,她要学习一下。这个营销号等找到了,她要打赏。

    周疏行他休想有第二个公主。

    除非是他们的女儿。

    昨晚那条微博是梁今若第一次直白地告诉所有人。

    也是她第一次直白地告诉周疏行。

    距离他们领证已经快一年时间了,梁今若却觉得他们好像刚刚结婚,一切都才开始的样子。

    别人想老夫老妻,她只想新婚燕尔。

    梁今若在床上翻了个圈,开心地发微信给周疏行:【耳钉忘了给你。】

    周蝴蝶:【你可以送到公司来。】

    这是暗示她去接他下班,一定是。

    上次就是这么干的。

    不过,梁今若也很心动,【等着。】

    去上班前,她去看了下端午和她的崽崽们,虽然才两三天,但小猫已经能看出来和之前大不一样,十分软萌。

    她到公司时,自己的办公桌上摆了足足十本关于情话的书,还有各种诗人的情诗集。

    梁今若翻了翻,感觉都是宝藏,告诉闵优:“我觉得,苏特助一定做不到。”

    闵优推着眼镜笑,谦虚道:“说不定苏特助会自己原创。”

    梁今若:“……”有可能。

    她怎么没想到。

    昨晚负责人那边报警,下午时分就给了回答:“警方说会调查,不过监控里显示,她确实没做什么。”

    梁今若嗯了声:“给个教训就行。”

    她猜梁清露也不敢做什么。

    至于她要说什么,梁今若都能猜到,无非是梁家的事,方家的事,恰好她一个都不想听。

    也别想从自己这边弄到钱。

    五点一到,梁今若便拎着包包,开着自己久违的少女粉超跑,张扬地往中世总部而去。

    来往目光无数,一直到大厦前。

    所有人都知道,周太太是来找周总的。

    苏特助亲自下来接,偷偷问:“太太,我能有幸知道昨晚老板说了什么吗?”

    梁今若摘下墨镜,“你怎么不问你老板?”

    苏特助说:“这我可不敢。”

    梁今若很冷酷:“那我也不说,你想知道,你自己去问吧,这是夫妻间的秘密。”

    “……”

    您以前不是这样的!

    一推开总裁办的门,梁今若就扬声:“老公!”

    还没走远的苏特助停住脚步。

    斜对面的秘书室偷偷门开了一条缝。

    “门关上。”周疏行抬起眼。

    “哦。”

    梁今若走过去,从包里掏出一个小盒子,“我带来了,你现在就必须戴上。”

    早戴早看。

    周疏行手上翻着文件,看向她耳垂上的蓝色小月亮,慢条斯理道:“昭昭,我还在忙。”

    梁今若倚在办公桌上,“停下一秒钟会损失几百万?”

    “当然不会。”周疏行手上动作不停,眼眸如墨,声线平稳:“你可以帮我戴。”

    梁今若明白了,他就是想她帮他。

    这狗男人,说话这么婉转。

    梁今若最喜欢他的耳骨钉,当然不会拒绝,婷婷袅袅地走过去,取下了那只新年礼物的小蓝蝶。

    同样是蓝钻,无数碎钻勾勒的小月亮要璀璨许多。

    在西装革履的正经男人耳骨上,平白增添了几分痞气。

    梁今若爱死了,捏着他的耳朵。

    为非作歹不过十几秒,她整个人被直接揽进男人的怀里,跌坐在他的腿上。

    周疏行低头,“好玩吗?”

    从他这个角度,正好唇边便是她戴了耳钉的耳垂,深海蓝映出莹白如玉。

    梁今若娇俏道:“好玩啊,等我拍张照片。”

    她直接用了周疏行放在桌上的手机,倚在他怀里,“我真好看,你也不错。”

    “……”

    梁今若又打算p图,被周疏行抽走手机,温热碰到她的耳垂,她睫毛颤了一下。

    “你快工作。”

    “不会损失什么,也不想加班。”周疏行的的呼吸都洒在她的耳朵里,描绘着她的耳廓。

    梁今若缩了缩,察觉出他的意图,提醒道:“我没锁门!”

    周疏行空着的手随手按了一下,“不用你锁。”

    他一点也没给她离开的机会。

    梁今若趁此空档,扭头对上他的侧脸,明明衣襟正经,她却看出了一种“好欲”的感觉。

    去年没有来得及解锁的地点,今年成功打卡。

    单面玻璃的落地窗外,有温柔的夕阳落进来,如同开了暖灯,自带一种暧昧不清。

    日落很温柔,但人间最浪漫。

    梁今若坐在冰冷的桌面上,手抵在周疏行身上,雾蒙蒙的眼睛里只能看见他耳骨上晃动的蓝色月亮。

    等办公室的门再次打开时,已经夕阳落山,天色昏暗。

    这一层人早在梁今若进入办公室后半小时还没出来,就识趣地全都不加班回家了。

    梁今若开不动小粉,催促周疏行去开。

    她披着他的西装外套,笔直的腿裹在裤子里,“还没见过男人开粉色超跑,你是第一个。”

    周疏行餍足过后,很容易说话,声音也有些低哑。

    “那我很荣幸,能开公主的车。”

    梁今若捏了捏耳朵,这声音真是要命,太欲了。

    回去的路上,她把在办公室那张图p好,其实也没什么要p的,原图可以直出,但她要精益求精。

    最后发到了微博上。

    ——用的周疏行的手机。

    从昨晚嗑到今天的cp粉们还没从糖窝里清醒,就收到了微博推送的新消息。

    关注的博主@周疏行发微博了!

    一时间,无数人涌进去,看到了一张图片。

    周疏行:【我的两个明月。@梁今若】

    梁今若发完后喜滋滋地看着评论数蹭蹭涨,“你的微博都长草了,竟然还都是活粉。”

    “托你的福。”他懒散回道。

    红绿灯旁的其他车主投来诡异的目光。

    车主这么帅,开粉色超跑,副驾驶的女人真美。

    梁今若微博文案的本意是指,第一个是他的月亮耳骨钉,第二个是坐在他怀里的自己。

    但cp粉们都以为是他和她的耳钉是一对。

    当然了,对于照片是谁拍的,文案是谁写的,她们达成了一致共识:“梁今若。”

    这不是爱情是什么。

    【太好嗑了,今天刚入坑,已经躺平。】

    【小公主多发几条!】

    【好甜,甜死谁了我不说!】

    【我就爱看这种互相登对方微博官宣的戏码!】

    梁今若登着他的微博号,堂而皇之地去了cp超话。

    粉丝们一见正主来了,可劲儿地发微博,想要被打卡,却不约而同地点赞了一条微博与评论。

    ——【小公主于周总,恰好明月渡孤舟。】

    热评第一回复:【倘若是孤舟赴明月呢?】

    其他人越品越有味。

    原来两个月亮还能这么解释,小公主也是!

    对于周疏行,她们印象里都是严谨神秘,中世内部传闻是冷面阎王,甚至于根本不能得知他的新闻。

    和梁今若在一起后,完全不一样。

    “倘若”二字流传最广的来源处是“倘若我问心有愧呢”,几乎人尽皆知。

    而在这里,大家对于两种观点争执不断。

    一方认为是明月渡孤舟,作精梁今若融化了冷面阎王。

    一方坚信是孤舟赴明月,之前讨厌作精,现在又爱惨了作精,绝对是主动奔赴明月。

    两边打起来的同时还有人劝架。

    “就不能两个都有吗?”

    “别吵了,双向奔赴yyds。”

    梁今若看了半天,问周疏行:“你觉得你是孤舟吗?我怎么觉得是一条贼船呢。”

    上了就下不了了。

    孤舟说得周疏行好像很惨的样子。

    梁今若看不出来,不过网络文案嘛,一般都是这么文艺的,贼船用起来不好看也不好听。

    “嗯?”

    “你就说,你是不是爱惨了我!”

    “是。”

    这个问题显然只有一个答案。

    否则就是死。

    梁今若看向微博上的评论,心想不用争论了。

    吃过晚餐,回到星麓洲时,已经夜色渐深。

    头顶的月亮依旧明亮璀璨,弯弯地挂在天空,只是在京市这样的城市里,看不到几颗星星。

    梁今若突发奇想:“哪天我们去看星星吧?”

    周疏行侧目,见她不是说笑,问:“怎么突然想看星星?”

    梁今若拢着西装外套。

    “我这是约会邀请,情侣们不是经常去山顶上看星星吗,你都不带我去。”

    “星麓洲后面的山就不要了,在这儿都看不见几颗星星,他们拍的星河啊银河啊多好看。”

    周疏行抬眸望了眼夜空。

    看不见星星,只有月亮最惹眼。

    梁今若嘴上一说,回到暖和的屋子里就将这件事忘到了脑后,撸了会猫上楼泡澡。

    由于今晚的夫妻交流提前在办公室做过,晚上她睡得尤其安稳,照例滚进他的怀里。

    周疏行并未睡着。

    他不是一个面上容易分辨出情绪的人,很多话就如同一些事,藏在心里。

    有些事,却很清晰。

    周疏行伸手拂开她的头发,不知是说给她听,还是自己听。

    “星星再亮,我也只能看见月亮。”

    清晨,屋外的鸟雀声响起。

    梁今若从朦胧中醒来,意外发现身旁的男人竟然还未离开,难怪被窝里这么暖和。

    她不甚清醒,咕哝了一声。

    周疏行依稀辨得出是一个“早”字。

    他回道:“早安,公主。”

    -星河璀璨,只有你是月亮。

    -而我看月亮,看的是你。
【全网热门完本耽美小说 www.danmei.la 手机版阅读网址 wap.danmei.la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