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漂亮作精在年代文躺赢 > 第126章 大结局

第126章 大结局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小汤圆和小团子两个很开心, 因为今天很多人来陪自己玩。

    纵使是自己心爱的小车车,也没有一直死死地抱着,反而是让他们一人转了一圈, 最后……没电了。

    吃饭的时候,坐在那小凳子上晃着小jiojio,肥嘟嘟脸蛋满是亮晶晶的开心。

    然后, 就听到了姥姥说妈妈有了?

    “有了什么?”小团子疑惑的看向了叶明珠, 满脸都是茫然的不解。

    “我们团子可能很快就要有弟弟妹妹了哦。”担心两位大宝贝不喜欢有个小的出来争宠, 陈红梅温声的哄着小团子。

    弟弟妹妹?

    小汤圆在小团子还没有出口回答什么的时候,就第一时间反驳姥姥的话,“不要妹妹。”

    像团子这样的妹妹实在是让人觉得讨厌极了,他, 他宁愿要个弟弟, 都不要妹妹。

    小团子本来还想说什么的,被小汤圆这么一打扰, 立马就嚷着声音瞪向了小汤圆, “就要妹妹。”

    汤圆笨笨, 根本就不知道妹妹多好。

    两个人在那儿奶凶奶凶的为了要弟弟还是要妹妹而争闹起来。

    坐在一旁的褚南延,余光怪异的看了一眼叶明珠的肚子, 又看了一眼饭桌上的食物, “是不是, 今天的饭食不新鲜?”

    那话语刚落下, 就被褚老头子大大的白眼瞪了过来, 立即就不乐意了, “什么?怎么可能不新鲜?我可是今天去买的!亲自挑的。”

    他看这小子就是找打。

    褚南延的事情, 没有跟其他人说, 所以, 对于褚南延用这样的借口时,一个个都瞪向了他。

    “南延,你是不是不喜欢我们明珠怀上啊?”陈红梅皱起了眉,十分严肃的看向了褚南延,想要从褚南延的脸上看出他现在到底想怎么样。

    “怎么可能呢,我们可高兴了,肯定是南延高兴坏了,才会这样,现在都已经大晚上了,医院的医生也该下班了。”褚老头子见陈红梅不高兴,立马就帮褚南延回答。

    “对对对,得去医院检查一下,现在也的确晚了,不着急,明儿再去,反正现在还放假。”叶家的其他人也点了点头的讨论起这个来。

    而坐在那儿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开口的褚南延,只能够默默地抿着唇。

    他总不可能在饭桌上,当着所有人面,说自己去做了手术的事情。

    只能够等晚上的时候,再跟叶明珠聊这个了。

    “爷爷,之前不是泡了酸萝卜吗?我想吃那个。”天天吃肉,叶明珠现在又莫名的觉得自己可能怀上了,孕吐中,所以想吃点酸酸的压压味儿。

    “成,我去给你拿。”褚老头子站起身,大概也是以为叶明珠怀上了,哎,他又要多个小曾孙孙了。

    成为了家庭保护对象的叶明珠,其实还有那么丝丝的忧愁,事实上,叶明珠还真没有多想再怀多一胎。

    之前只有小汤圆和小团子两个孩子时,一直都过得挺开心,又没有怀上,所以也没有怎么在意避孕这种问题。

    都过去了四五年了……

    突然怀了,叶明珠摸了摸自己肚子,而旁边的褚南延,神色就更加的怪异了起来,但是又不好说话。

    算了……

    今天不仅是和乐融融,还得了个好消息,临离开时,还劝说叶明珠好好休息,早点睡觉。

    南延,要照顾好明珠哦……

    ……

    房里,叶明珠坐在床边,而褚南延就站在了她的面前,欲言又止的看着她。

    搞得叶明珠一头雾水,只能够无奈的叹了口气,“南延,你怎么了啊?有什么话要说的,直接说就是了,有什么是我们之间说不得的?”

    褚南延看着她的肚子,而后,十分严肃的跟她出声,“明珠,你没怀上。”

    褚南延从不会怀疑叶明珠是不是做了什么对不起自己的事情,而是担心叶明珠的身体有没有出什么毛病而已。

    “嗯?”一听到褚南延这种慷锵有力的语气似是十分肯定,就让叶明珠下意识的抬起头看他,“你怎么知道?”

    “我就知道,你只是最近吃的东西有些油腻了,该吃点清淡的。”既然不是食材不新鲜的问题,那么就是另外一个问题。

    叶明珠对于褚南延说的这个话满是怀疑的盯着他,恍若在说,你继续说,我听着。

    褚南延也知道自己这个理由十分的牵强,抿着唇,下一秒,就坐在了叶明珠的旁边。

    认真的看着叶明珠,眼底泛着歉意的认真出声,“明珠,首先,有件事情,我想跟你说,但说之前,我想跟你说声对不起……”

    此话一出,叶明珠的眼睛猛地瞪大瞪圆看向了褚南延,神情冷凝,“你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情了?”

    此个眼神,此个语气,此个动作,让褚南延顿时就明白叶明珠这是怀疑什么了。

    “明珠,你之前怀着汤圆他们两个,又辛苦,生孩子时又痛,我在外面守着,心里又担心害怕,你知道吗?”

    褚南延没有回答叶明珠的话,反而是说起了他们曾经的事情。

    想起了自己那会儿站在产房门口,听着里面明珠传来的痛楚呼声,心里的那一股难受,现在想起,都觉得心里揪着揪着的。

    叶明珠挑眉看他,没有回应他的话,而是这么静静的看着褚南延,示意褚南延继续说。

    “我,不想你再那么辛苦难受,我担心,你从产房里出不来,我,受不住……”褚南延说着,也不知道是不是想到了什么可怕的画面,眼眶都微微红了起来。

    叶明珠也想起了自己曾经生孩子的可怕与痛楚,那简直就是撕心裂肺的,只是过去了很久,在自己记忆中,稍微淡去了许多。

    但仍然还记得自己当时生完了孩子就哭着嚷着说以后再也不生了。

    只是此时……

    抬眸,看向了褚南延,还有他此时的神情,让叶明珠不得不多了几分沉思。

    “对,我去了一趟医院做了结扎手术,女人做结扎手术,对身体不好,只是,以后不能够再让你怀上第二胎了……”

    褚南延这会儿才暴露出来了,只是,在说完时,房间里一片寂静。

    下一秒,叶明珠起身,抱住了褚南延。

    带着温暖的紧紧抱在一起,似是要摄取对方的温暖,又似是想要将自己的温暖传给褚南延那般。

    “我们都会好好的。”甜甜软软的声音像是带有魔力那么一般的传入在褚南延的耳朵里,像是敲鼓一样击打着他的心脏。

    “嗯。”喉结微微滚动两下,压低的嗓音随着他的压抑,紧紧地抱住了面前的叶明珠。

    他当时在饭桌上,在听到别人说明珠是不是怀上时,第一时间是害怕。

    害怕明珠会不会出什么事儿,现在……在紧紧抱住几秒钟之后,褚南延的眸子又深深的看了叶明珠好几眼。

    下一秒,被抱了起来,想要将自己所有压抑的害怕在这一刻尽情的释放出来。

    ……

    两天后,褚南延去工厂,叶明珠则是拖着两个孩子,往叶家人买的房子去了,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那么碰巧还是如此幸运,买的房子离得也不算很远。

    隔了几条街,叶明珠倒不是自己一个人出门的,褚老头子还顺便去找自己叶老弟下下棋。

    之前的那个大院离着的确远了点儿,还是叶老弟这儿比较近。

    又是亲戚关系,现在明珠跟孩子们要出门,他这个身为长辈的,帮忙看顾一下孩子,很理所当然。

    也算是第一次来,前两天晚上他们离开之前,跟自己说了在哪条街哪号门,叶明珠跟褚老头子都是走街串巷的人,当然晓得那是哪里。

    叶家的人虽然是搬进来了,但是该搞好的清洁卫生,房间布置什么的,都需要好好收拾一下。

    不过幸好的是家里还有两个老人带着孩子帮忙,不然以叶大勇他们每天要上班的情况,肯定辛苦很多。

    “爸妈!”

    “叶老弟。”

    站在了门口,就朝着里面喊了一声,还在里面指挥着孩子帮忙的陈红梅,听到外面的声音,好像是自己闺女的声音,连忙放下了手中的抹布。

    “诶!!来了!!”一边应声,一边将自己的步伐走了出来。

    就看到了明珠带着孩子,还有褚亲家也过来了,乐呵呵的让他们进来。

    “还在收拾东西呢,顺便也准备着去转学的事情,我们都去学校问过了……”陈红梅是那种不需要别人搭话,就可以自言自语的人。

    “要上学吗?学校允许进吗?”听到这话的叶明珠本来还想说点别的,就顺着陈红梅的话题去了。

    “行是行,但人家老师说要先考过试再说……”说到这个,陈红梅就叹气了,就生怕自家大壮大妞和二壮他们考不上啊。

    “哦?那可要多努力学习才行了,不过现在临场发挥的话,什么时候考试?”叶明珠点了点头,让两个胖娃娃跟哥哥姐姐们玩。

    叶老头则是跟褚老头子聊着天,还觉得手痒痒的想要下棋呢。

    “元宵过后,就两三天了。”说起这个来,陈红梅能够不皱眉担忧才怪。

    她还听说人家首都里的孩子读书都很厉害,自家大壮他们在乡下接受的教育,怎么能跟首都里的孩子相提并论?

    “不仅是二壮三壮,就是二妞三妞他们,户口搬来了首都,也要上学的啊……”陈红梅叹气,好几个孩子呢。

    叶明珠在这儿帮忙出着主意,“要是只有大壮一个我还能够辅导一下,但是这么多个孩子一起的话,还真有些困难呢。”

    “那可不嘛。”陈红梅的确一开始有想过,但后来又看了一下其他几个孩子,这么多孩子,又是不同年级的。

    “妈,我帮忙看看孩子们的学习进程……不过,书带来了吗?”叶明珠疑惑的问向了陈红梅,在说完之后,又突然想到了个主意。

    “其实,如果不着急在这下半学期上学的话,可以在暑假过后,重新再读一次,大壮现在不是五年级了吗?就重新再读一次五年级,首都的课程进度跟我们大队里的不同,如果现在着急进去读书的话,很难赶得上,还不如重新多复习一下上学期的课程……”

    叶明珠说完后,陈红梅皱着眉的沉思了好久,“这个我决定不了,要跟大勇他们说才行。”

    现在自己就不用操心这些了,他们父母在身边,交给大勇他们操心就成了。

    自己只是有些担心……

    叶明珠也点了点头,也没有将这个事情真的操心操力的去帮忙干这干那儿,反正她给了个主意,对方听不听,是对方的事儿了。

    自己已经算是完成了自己身为姑姑的职责了。

    要是自己非要坚持如何的说服他们,将来出了什么事儿,肯定会怪罪自己。

    就算大哥几个不会,大嫂几个肯定会。

    叶明珠十分了解,并跟陈红梅转移话题,“妈,你在首都过得习不习惯?”

    “哪能不习惯?妈只要你们在身边,都习惯得很咯,对了,明珠,你这肚子,检查出来没有?”要是以前,肯定会说不习惯。

    但是人老了,就希望自己的儿女在身边。

    上年留守在村里的时候,陈红梅就已经知道,住在哪儿没关系,重要的是自己子女在不在身边。

    就算是有大壮几个孩子,都还是有些寂寥。

    “已经检查过了,没有,只是吃错了东西,最近吃的可清淡了。”叶明珠有些淡淡的笑容轻柔的出声,只是用着借口。

    倒是在那边坐着下棋的褚老头子听到她们这边对话时,诧异的看了一眼叶明珠。

    这两天,叶明珠有没有待在家里,有没有出门,他可都知道一清二楚。

    不过,想起了那天晚上褚南延斩钉截铁的说不是有了,而是吃错了东西,算了,儿孙自有儿孙福,肯定有什么自己不知道的内幕。

    他老咯,就不去追求真相了。

    有句话叫什么,不聋不哑,不做家翁。

    “来,叶老弟,我下这里,将你的军了,哈哈……”思绪收回来之后,全身心的放在这盘棋上,并给予叶老弟一定的嘲笑,“叶老弟,不行啊,你这棋术,看来退步了很多,肯定在村里的时候,没有人跟你下棋是不是?”

    “村里的人都得干活呢,哪有这么多闲工夫,我还是好久以前下过棋咯。”叶老弟对此没有半点儿的羞愧,并表示我都是好久没下了,你才占到我便宜的。

    褚老头子呵呵一笑,你说,我任你说。

    而在他们争论下棋的事情时,陈红梅拉住了叶明珠,在那儿悄悄的说着私话,“明珠啊,你看那俩孩子都四五岁了,也是时候该怀二胎了。”

    叶明珠听着陈红梅的催生,心里嘀咕,我才不要,又疼,而且,你女婿现在可没有这个条件了。

    我要是真生出来,才奇怪呢。

    “我尽量。”不能够将这种事情告诉别人,叶明珠只能够傻呵呵的表示我会努力的。

    “而且,妈,我觉得现在就已经挺好了,有他们两个就已经很调皮了。”叶明珠给陈红梅打着心理预防针,别祈求渴望太多。

    陈红梅还想劝说,叶明珠无奈的随意点头,这种敷衍,陈红梅都看出来了。

    没好气的瞪了叶明珠一眼,“我是真的说不通你了,好吧,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

    “对了,不是还要摆入伙酒吗?现在准备好了没有?要买什么东西的,需不需要帮忙啊?”叶明珠赶紧转移话题,请不要继续将这个注意力放在我身上了。

    “大勇他们会买回来了,也不是请很多人,就我们两家吃个饭,再请一下大勇他们的工友,以前的那个房东就是了。”

    在首都生活了一年,也不是全然没有任何存在感的。

    “妈,我还没有看过这个房子呢,你不带我走走吗?”叶明珠好奇的看了一下这个房子,既然到时候请那么多人来,自己怎么也要先看一下他们买的这个新房子是怎样的啊。

    “二楼还有房间呢,挺大的,要不是人家着急出手,大勇他们还捡不到这个便宜呢。”现在好多人拨乱反正后,都选择卖掉房子离开,所以不少人都卖房子了。

    有些幸运的,一下子就卖出去了。

    有些不幸运的,一两年都没卖出去。

    “那的确捡到便宜了。”叶明珠也记得自己之前询问过价格,那个价格能够买到这个大房子,确实不错。

    叶明珠逛了一下这个大房子,也不算是特别大,不过能有那么多间房间,是因为上下二层楼,还在隔壁开辟了个小杂物间。

    反正,四兄弟(大壮到四壮),四姐妹分别在一个房间,年纪还小,不着急要自己的一个房间。

    倒是买了两张床,不需要四个人挤在同一张床上,另外还有一个空房间,用来装杂物之类的。

    “确实不错,以后哥哥嫂嫂他们勤奋干活,日子肯定会过得越来越好的。”叶明珠唯有这个夸赞声鼓舞着,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听着叶明珠的这声话,陈红梅也知道什么叫做勤劳致富,满意点头,“对,我们以后的日子,会越来越好的。”

    ……

    元宵节的那一天。

    摆席都是在中午,毕竟人家晚上还要回去吃饭,因为过节的关系,叶明珠还让褚南延特地给工厂的工人们放了一天假。

    虽然说摆席,不求热闹,两家人贺一贺就算了,但习俗可不是这样的啊,暖房嘛,越多人,才热闹,才旺盛,才吉祥如意。

    所以,这一天,还有不少人过来做客,工厂里的员工都知道叶家人是厂长亲戚,没有任何的诧异。

    以前住在叶家旁边的邻居跟房东,也不认识叶明珠跟褚南延是谁,只知道人家买了新房子,庆贺庆贺,当然是说着好话,十分的热闹开心。

    午后。

    大家吃过席,聊了一会儿天,也陆陆续续的离开了。

    终于将所有客人给送走之后,叶明珠都觉得自己今天的运动量远超其他时间了,坐在凳子上,瘫软成泥。

    叶家三妯娌也开心的收拾饭桌洗碗筷去了,而叶家三兄弟,则是在跟叶明珠说着家里孩子上学的事情。

    毕竟他们虽然以前在首都生活了一年,但都是上班下班在家里和工厂两处走,从来没有去了解过学校的情况。

    褚南延坐在旁边,同样一起聊着这件事情……

    等到叶家三妯娌都洗碗碗筷出来了,看到他们在讨论这个,也赶紧坐过来,谁家的娃儿谁疼,她们怎么可能不在意呢?

    聊完了利与弊之后,叶明珠也不帮他们做决定,而是让他们好好思考一下。

    ……

    过了元宵,就是该到开学的时候了。

    大四的下半学期,叶明珠在学生会的职位上卸了会长这个位置,全心全意的学习了起来。

    叶明珠发现,现在钱老师是越来越变态了,在给自己补习上课的时候,都不拘束于上哪个语言的课程了,直接一起来。

    叶明珠好想问钱老师一声:老师,你就不怕我学混淆了吗?

    钱老师也不知道是不是看出了叶明珠脸上的那一抹神色,言语间满是没好气的回答:“你要是学了这么久,还能够搞混淆的话,那就真的堕了我的名头了。”

    叶明珠‘嘿嘿’一笑,那样子,十分的古灵精怪。

    只是,没有再提这个问题,而是开始认真上课了,钱老师也发现了叶明珠的基础打得很结实,心里满意点头。

    这才是她钱老太教出来的学生。

    将来要是真的去了外交部,那些人说话可不会一个一个排着队说,要是几个一起出声,叶明珠不学会的话,岂不是要乱套?

    而在叶明珠疯狂学习的时候,叶家的那边也传来了消息,主要是跟她说一下,他们决定让孩子在家里复习一年,暑假过后才去上学。

    主要是因为……大壮考试没过,学校那边不让他入学,叶家人都急坏了。

    最后,在褚老头子的帮忙下,寻了另外一间学校,也同意了暑假过后的那个学期入学,但是有一点,也是必须通过入学考试。

    毕竟,他们学校可不是什么学生都招的!

    这件事,对于叶明珠来说,不过是个小插曲,也没有太过放在心上。

    因为,大四的下半学期,不仅是她忙,褚南延更忙,他们老师也不知道是不是发了什么疯……咳咳,可能是爱才心切,褚南延最近沉浸在实验室,就差回不了家了。

    因为褚南延忙碌的关系,最后,工厂的事情,叶明珠不得不每个星期六去坐镇一趟,下午叶家的几个孩子过来,复习功课。

    周日就去钱老师那儿上课补习,大四的课程也不是每天都是满满的,其他时候还能够回家陪一下自家奶娃。

    安排得明明白白,妥妥当当。

    本来,叶明珠没打算给叶家几个孩子补习的,太麻烦,而且还浪费自己精力。

    只是,家里的两个孩子似乎对于叶家的几个孩子到来十分开心,没办法,唯有按照上课模式那般,就连是小汤圆和小团子两个人,都被安排了学前任务。

    争取明年去读书时,不会比别人家的孩子差。

    就这么一天天过去,天气也一天天变热,毕业的时间,也一天天的到来……

    距离叶家离开吉利大队已经半年了,吉利大队里的村民们,不知道多想念他们。

    “带着几个孩子一起出门,看来,是真的在首都落户了。”

    “之前还以为是假的呢,看来,叶家闺女真的是嫁对了。”

    “哎,早知道当年……不说当年了,就不久前,那梅子要是给我们透露个口风,我们家阿志说不准还能去首都当个工人呢。”

    “你就乱想吧,哪儿轮得到你?”

    只是,再怎么想都没用,人家都不在村子里,只是叹气,若是哪一天,他们回村了,一定要好好说道说道他们。

    又十分可惜与懊悔,不过,再怎么想,人家不在,自己的日子该过还是要过的。

    只是偶尔在想起来的时候,还在自己嘴上嘟囔了几句,表示自己对他们的‘思念’。

    而那些知青点的知青,大部分都考试回城走了,因为之前胡雪花的事情,搞得那些知青唯有奋力学习,才能离开这个充满怪异目光的地方。

    唯有三四个,考不上,又不会做生意,只能苦苦的守着这个破旧的知青点,在期望,什么时候,还有再下放的知青?

    ……

    村里的人怎么说闲话,对于叶家人和褚家人来说,根本没有多大的影响。

    此时,他们更重要的是:褚家下一代顶梁柱褚南延与叶明珠同学,毕业啦!!!

    这一天,天气晴朗,阳光明媚,恍若是太阳公公都晓得大地上要举行欢喜雀跃的仪式——毕业典礼。

    因为允许家属过来,所以,这一天的清华大学,人声鼎沸,不少毕业生的家属都拖家带口的来了。

    要知道,这可是他们恢复高考后的第一届毕业生呢。

    叶家的几个孩子,第一次踏足清华大学,从进门时的外观到走进去后的辉煌与沉淀的古朴气息,都浓浓的充斥着他们的心灵。

    “怎么样?喜欢吗?”看见几个孩子那震惊的瞪大眼睛左看右瞧的样子,叶老头乐呵的出声。

    自己声音落下后,他们抬起头看向了自己,叶老头继续说道,“觉得震惊,喜欢的话,好好学习,向你们姑姑一样,考上这所大学!”

    叶老头的话一说,叶家的几个儿子儿媳们都纷纷点头赞同了自己老父亲的说法,“对,没错,以后好好学习,我们家有这个……这个,基因。”

    这个词,还是从明珠那儿学来的。

    几个孩子一边走,一边看,充满着古朴而壮阔的学术气氛,几个孩子看到了,都忍不住点点头,同意了爷爷跟爸妈说的话。

    “我一定,会好好学习的。”认真的点头。

    而他们那样子,路过的人,都露出了一个会心的笑容,同时低头看向了自家孩子,“你也要好好学习呀……”

    这个年代的人们都比较淳朴,并不会因为别人的奋斗说辞而嘲笑,反倒是给予了同样的鼓励神情,表扬着这种做法。

    校长已经说完了他的毕业演讲词,看着底下这群欣欣向荣的学子们,满是欣慰的鼓舞着他们。

    这些,都是未来的国之栋梁。

    还专门请了照相馆的人过来,为这些毕业生拍照留念,看着叶明珠穿着学士服毕业,拿着的毕业证,叶家的人都凑前了过去。

    还有一束褚南延提醒他们要带的花束,阳光下,一切都如此美好。

    “以后要像姑姑一样厉害哦。”叶家的人拍了拍自家孩子脑袋,因为,已经分配了工作单位,叶明珠……就被分配了外交部。

    每个同学分配的工作都由一张介绍函与证明信,让他们到时候去办公地方报到就是了。

    当然,如果调到外地去的话,还得转户口(他们在考上清华大学时,已经将户口转到首都来了)等一系列手续。

    叶明珠在得知自己被分配到外交部而不是对外贸易部时,还颇为诧异,因为两次去了那儿实习,看那边对自己好像也挺满意的。

    而且老师们的培养,叶明珠不是蠢货当然看得出来,但……好像也挺好?

    晚上。

    庆祝叶明珠分配了外交部工作和褚南延分配去了他们老师以前做过的研发工程师的工作,就在某个专门研究开发国外最新产品的研究所里。

    褚家的几个人再加上叶家的几个人,都在一起吃饭聊天,“真好,我就说我们南延跟明珠,未来肯定前途无量!!!”

    外交部啊!!!

    那是什么领域?跟外国人打交道的地方,代替国家发声的代表人物,哦……原谅他们,对这种职业没有什么认知,在他们印象里,大概就是做这种事情。

    但,也超级厉害了好不好?

    而褚南延的工程师身份,专门做研究开发的,简直跟科学家差不多!!!

    顿时,叶明珠跟褚南延在叶家人心底的地位就biubiubiu的上涨,简直比老父亲与老母亲的说话份量还要大(在一般大事情方面)。

    反正,工程师跟外交部是两码事儿,他们就觉得,外交部能够接壤国外的地方,代表国家发言,就是更加高大上一点,毕竟自己在厂里面偶尔还能见到高级工程师,可却从来没跟外国人打过交道呢。

    没办法,能够在自己面前荡悠了,就没有那么稀罕了。

    而且还是外交部耶,一听外交官,叶老头可不知道多高兴的跟褚老头喝多了好几杯,“没想到,我们家,还能出个当官的!”

    以前,他们家连当个大队长都沾不上边儿。

    现在都到首都这块地儿,当官了!!!

    嘿嘿嘿,祖坟冒青烟了,他一会儿……哦,不,清明……算了,回去就在门口拜一拜。

    回去拜祖宗的话,这个时候不太合适,又挺远的,祖宗有灵,肯定知道他们搬家了。

    “对对对,咱家闺女出息咯。”陈红梅也乐呵呵的,这种事情能够落到他们家,不是祖坟冒青烟,就是老天保佑!!

    当然,一切都还要他们家明珠的努力。

    叶明珠无奈轻笑,“我到时候最多就是打个杂,别以为我真的可以出国全权代表发言……”

    她觉得褚南延比自己厉害多了,研究开发项目,说大了点就是科学家了啊……

    只是跟那些研究导弹什么的科学家相差甚远,但也在学习阶段,将来还可以更棒的呢。

    褚南延给他们倒茶倒酒,没有人恭维自己,说自己如何棒棒棒,还挺好,不然他还真的有些尴尬到受不住。

    “对,我们明珠最棒了。”褚南延点头顺着他们的话去夸叶明珠,殊不知,他这话落下之后,所有人都将自己的注意力放到了他身上。

    对哦,南延也找了好工作,他们可不能够忽略了南延。

    “我们南延也很棒啊,现在都能够成为高级工程师了,比我们工厂里的都厉害。”

    “诶,怎么说话的?工厂里的那些能够跟我们南延相比吗?我们南延可是清华大学毕业的。”

    “对,没错,将来肯定是个了不起的科学家。”

    “我们家二壮和三壮,一定要向我们南延学习,将来也要成为科学家。”

    巴拉巴拉的一大堆夸赞的话语从叶家的几个人口中说出来,搞得褚南延都有些不好意思的耳根红了起来。

    好了好了,已经说够了,不用再说了。

    不管如何,反正因为他们两个被分配了工作的事情,全家人都为他们高兴,连小孩们都知道,考上大学,就能分配到好工作,得到全家人赞赏的这件事儿,在此刻,深深的烙印在脑海里。

    他们,也要努力学习,一定要考上大学!!!

    这个晚上,不管是老人还是小孩,满心喜悦,而又充斥着一个梦想,好好学习,才能够过得更好。

    到了该报到的那一天,因为两人的工作地点相隔甚远,叶明珠都不需要褚南延送自己去上班了。

    骑着自行车,优哉游哉的迎着清晨初升的太阳,朝着她未来工作的地方而去。

    路过的街道上,来来往往的人群,不是赶着去上班,就是赶着去做买卖,要么就是老人家在家呆腻了,出来走走活动活动。

    一切,都如此的生机勃勃和鲜活,叶明珠来到了办公大楼前,犹如当年去妇联一样,只是这会儿,只有自己一人。

    没有丝毫的胆怯,脸上灿烂而自信的笑容洋溢在那张漂亮的脸蛋上,摇曳生姿。

    这儿,就是她未来,要征服的地方……
【全网热门完本耽美小说 www.danmei.la 手机版阅读网址 wap.danmei.la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