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BG言情 > 降智炮灰觉醒后 > 第63章 番外【作话】

第63章 番外【作话】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自盛唯和穆舟的分手视频传出, 又继穆舟被抓,他俩这对CP就彻底BE。自那之后,唐瑭和柘乘风就坐稳了内娱第一CP的宝座。

    CP这种东西, 该嗑的时候就要尽情地嗑。纵观过去那些CP, 哪家不是随着剧播完后就结束了营业甜蜜期。

    此后为了避嫌, 分明同在一个娱乐圈,CP粉却再也没法看到两人一起出现在同个活动现场的画面。

    《入夏》剧播结束后, 唐瑭和柘乘风在一起的活动痕迹比之前少了很多, 网友以为唐瑭和柘乘风这对CP也终将是这样的走向。

    但让人意外的是,这种情况好像并没有在两人身上发生。

    虽然两人同框的画面没有营业期间那么密集,但两人也从未避嫌,只要有柘乘风出现的场合,多数时候都能看到唐瑭。同理,凡是唐瑭出席的场合,基本也能看到柘乘风。

    而且两人经常是活动开始时各忙各的,等活动到一半或者结束的时候通常就待一起了, 被镜头扫到也不在意。常常让CP粉笑言,就那么舍不得分开吗,这么点时间都要黏黏糊糊的,咦~

    除了活动现场同框,唐瑭和柘乘风只要两人中的一方进组拍戏了,媒体就时常能拍到另一方去探班的画面;

    还有春节期间,有人拍到了唐瑭随柘乘风一起出现在柘乘风老家的照片。还有一小段视频, 带着口罩和帽子的唐瑭坐在收银台前,虽然外貌略有遮掩, 但粉丝一眼认出他是唐瑭, 只不过由于视频里的他扫码收钱的动作过于熟练, 一度让粉丝不敢确认。

    另外还有唐家大少爷的生日宴上,柘乘风和唐家人相谈甚欢的画面。

    不过面对这种情况,最开始的时候CP粉虽然嗑得很幸福,但其实也为此感到了一些惊讶。

    虽然同性婚姻合法化马上就要通过,但国人这方面的观念根深蒂固,并不会随着一纸合法化后也跟着改变,所以国内的情况一直是演同性剧可以,但真出柜不行。真出柜不至于被封杀,但事业也走到顶了。

    两人这不避讳的模样绝对不是简单的营业,以唐瑭的背景,也没必要一直配合柘乘风营业。

    所以那就只有一个可能了,他们是真的!

    不过随着两人同框的画面越来越多,起先还因他们是真的而激动的CP粉们,渐渐地就习以为常了。

    这岂止是真的,这是连双方家长都见过了吧!

    这叫什么,妥妥的内娱CP天花板!

    内娱第一CP还能单纯的靠粉丝数量取胜,内娱CP天花板却不是靠人数就能达成的。

    当别家CP粉还在嗑同款服饰佩饰和什么卡点,他们家都已经备好份子钱,准备吃喜宴了。就别家嗑的这些,他们现在都可以高傲地说一句:这年头,谁还嗑这些啊。

    唯一还能让CP粉们在这上面嗑一嗑的,也就是被粉丝扒出的柘乘风出席一些活动场合时会经常戴的那对,在《CP大乱炖》上两人一起写出的被唐瑭作为生日礼物送给柘乘风的定制袖扣。

    这是生日礼物吗?这分明是定情信物,两人爱情的见证!

    随着一天一天过去,由于两人的糖实在太多,CP粉慢慢地就被养刁了胃口,开始挑挑拣拣,单纯的同框已经无法满足他们了。

    好歹是内娱天花板,给他们来点不一样的行不行!

    或许是这样祈祷的人太多了,上天好像听到了他们的呼喊,于是某天酷爱揪细节磕糖的CP粉们纷纷发现,真的有什么不一样的发生了。

    在又一年一度的华风奖现场,拿下最佳男主奖项的柘乘风在登台发表获奖感言时,那握着奖杯的右手无名指上,一枚戒指在闪闪发光。

    因为代言合作,艺人的无名指上戴戒指这种事其实没什么好大惊小怪,但有人在第二天出席某活动场合的唐瑭的左手无名指上,发现了和柘乘风同款的戒指。

    CP粉们直接嗑疯。

    这基本等于公开了吧?!份子钱发起来,宴席开起来!

    让别家CP粉们羡慕得直流lui。

    外界也有不少人在猜两人的同款戒指到底是不是巧合。

    有记者问柘乘风是不是交女朋友了,没有得来柘乘风的回答。

    但有记者问柘乘风他的恋人是不是唐瑭时,柘乘风倒是很浅地笑了一下。

    “是。”

    同性婚姻法合法一年后,国内某档婚姻家庭综艺上线,有传闻唐瑭和柘乘风这一同性婚姻家庭已在拟邀名单里。

    当初柘乘风大大方方地在一群记者面前公开他和唐瑭的恋情,直接引爆热搜。

    法令通过那天,许多在民政局门前排队迫切想要领证的同性情侣们,在其中发现了唐瑭和柘乘风手牵手的身影后,再度引爆热搜。

    尽管过去了一年,但作为内娱第一对在法令正式通过那天领取结婚证的男男夫夫,这一年里几乎不参加什么活动,已经慢慢淡出娱乐圈的唐瑭和柘乘风,依旧是备受关注。

    所以这个拟邀名单一被爆料出来,热搜又爆了。

    至于两人的CP粉,差点就激动疯了。

    恋情公开的那天,还在猛嗑糖的CP粉完全没想到从那之后,这对不要脸的小情侣居然就变得越来越少在媒体面前露面了。

    还好唐瑭重新把他那个社死的微博小号捡起来了,偶尔会发一发自己和柘乘风的动态,虽然发得少,几个月才会更新一次,但好歹让CP粉们知道他俩还健在。

    所以现在,没有谁比他们更想看到两人出现在综艺节目里。

    虽然有不少人是觉得综艺在溜粉制造话题引热度,但CP粉们也怀揣着一丝希望去两人的微博底下留言,希望他们能参加。

    这些留言其实CP粉们并不指望能得到什么回答,但没抱希望的事反而发生了。

    唐瑭随机挑选了一名幸运观众回复道:“^_^会参加。”

    节目组电话打到唐瑭这里的时候,唐瑭第一反应就是接下这个邀约。

    他当初进娱乐圈是因为盛唯,后来留在娱乐圈,则是因为柘乘风,他本人对这一行感觉倒是一般;柘乘风进圈子,除了是给自己积累创业资金,也是为了圆柘妈妈当年的遗憾。

    现在,他们各自在娱乐圈的事情都已经完成,柘乘风是准备将重心转移到自己的商业事业上,唐瑭自己则想做点别的感兴趣的。这一年他和柘乘风慢慢淡出娱乐圈,其实就是在为退出娱乐圈做准备。

    在彻底离开前,还是要和粉丝好好道个别。

    这档综艺叫《结婚后的日子》,综艺依旧是先直播后剪辑。

    节目组共邀请了四个家庭,八位嘉宾,唐瑭和柘乘风是里面唯一一对同性夫夫。

    综艺正式直播的那天。

    早上七点,综艺平台上四对嘉宾的直播间已经刷新出来,唐瑭和柘乘风的直播间在第一个。

    节目组定下的直播时间是早上八点开始,但此时就已经有不少人蹲守在直播间里了,且人数在不断增加。弹幕刷新速度也很快,密密麻麻,快要看不清屏幕。

    【好多人啊。】

    【暑假第一天,我居然起这么早,果然爱情使人疯狂。】

    【这俩再不出来发糖,我就要被饿死了。】

    【听说会先去嘉宾们住的地方,我可以看到糖宝和柘柘爱的小窝咩?】

    【等不及,能不能提前直播啊@结婚后的日子。】

    【还有一个小时,我终于懂了什么叫度日如年。】

    就在大家觉得难熬时,七点二十的时候,挂在直播间里发呆的网友们忽然发现直播里有动静了。

    先是一点声音,然后画面亮了起来,带着节目组工作牌的一名男性工作人员出现在镜头里。

    工作人员的声音压得很低:“大家好,这里是综艺节目《结婚后的日子》的直播现场之一,大家看到我身后的这扇大门了吗?想必大家已经猜到这是哪里了。”

    工作人员适时停了一下,似乎在感受尖叫的弹幕。

    弹幕的确已经是一片尖叫。

    【是糖宝和柘柘的家啊啊啊!】

    【不是说八点直播吗?】

    【居然提前了四十分钟。】

    【节目组这是要搞偷袭,好坏啊,我喜欢!】

    工作人员:“是的没错,这里就是唐瑭和柘乘风这对夫夫居住的地方。大家准备好了吗,我要敲门了,不知道等下来开门的是夫夫中的哪一个呢?”

    【哈哈哈这个点还不知道糖宝和柘柘起床了没。】

    【节目组就不能直接撬门进去么,不知道大家想看什么吗?!】

    【把摄像头给我怼到他们床上!】

    镜头已经转向大门,工作人员按响了门铃。

    因为提前搞突袭,直播间基本都认为唐瑭和柘乘风应该还在睡。本以为工作人员这门铃要按一阵了,没想到才过去几十秒,门开了。

    来开门的是柘乘风。

    他穿着宽松的家居服,头发湿湿的,瞧着刚洗过澡的样子。

    这个样子的柘乘风,没了大众所熟悉的精致规整,却疏懒随性到让直播间里的观众一样尖叫。

    看到节目组的人,柘乘风眉眼微动,“这么早?”

    工作人员:“早上好柘老师,节目组临时调整了开播时间,不过由于匆忙,没来得及通知二位。”

    这借口太敷衍了,一看就是节目组的套路。柘乘风也不可能和他们计较,侧身道:“请进。”

    工作人员:“需要换鞋吗?”

    柘乘风:“不用。”

    一行人鱼贯而入。

    工作人员:“唐老师呢,还没起吗?”

    柘乘风还没回答,对着镜头的侧前方,一扇卧室门忽然打开,唐瑭打着哈欠走了出来。

    打到一半,唐瑭就发现一群扛着摄像机的陌生人站在自家客厅里。

    唐瑭愣了愣,慢慢抬手捂着嘴巴,另一只举起摇了摇,“大家……早上好啊。”

    【哈哈哈哈糖宝早上好!】

    【我刚睡醒:邋遢,别人刚睡醒:和平时一样好看。大家都是人,为何差别这么大!】

    【情侣睡衣!】

    【糖宝衣领子歪了,我好像看到一个草莓印……】

    【我我我也看到了!】

    【看来昨晚战况激烈。】

    【啊啊啊嗑到了!】

    “先去洗脸。”柘乘风走过去,随手给唐瑭提了下领子。

    领口的红印被遮住了。

    唐瑭无知无觉,刚醒来的他反应还有点慢,慢吞吞地“哦”了一声,去了卫生间。

    镜头就依旧跟着柘乘风。

    只见柘乘风进了旁边厨房,端着两个餐盘出来,放下后,又去热了两杯牛奶。

    工作人员和直播间一样感到意外。

    工作人员:“这是柘老师您自己做的早餐吗?”

    柘乘风:“嗯。”

    工作人员:“看您这样子,您经常负责两人的早餐?”

    “平时会有专门的阿姨来做。”柘乘风将热好的牛奶端出去,“这次出门录节目,给阿姨放假了。”

    但这也让人惊讶了,主要是柘乘风看上去一直是和做饭完全搭不上边的样子。但看他动作很流畅,和当初爆料里唐瑭在小超市里扫码收钱一样熟练,一看就不是临时装出来的。

    唐瑭也洗漱好出来了。

    和工作人员就提前开播这事儿聊了几句,之后唐瑭和柘乘风吃早餐,工作人员则在经过两人同意后,带着镜头将除卧室之外的地方都逛了一遍。

    两人住的是大平层,两百多平米的空间只住他们两人,一般来说这种情况会对显得有些空旷冷寂,但室内装修得很温馨,很有生活气息。

    镜头从沙发上的抱枕,移到阳台上的躺椅,从颜色温馨的窗帘上,又移到中央的电视柜。

    电视柜旁边放着几个相框,镜头慢慢从上面扫过后,落在了一副特别的合照上。

    这是半年前唐瑭和柘乘风在婚礼上的合照,照片上容貌不俗的两个年轻男人眉眼含笑,正在嘉宾们的见证下交换戒指。

    这几年从公布恋情到领证再到婚礼,由唐瑭和柘乘风引起的动静一波比一波大,但最大的还是要属两人的婚礼。

    那时的唐家在吞了一些盛氏的产业后发展势头愈发强盛,而在那之前,摘下影帝桂冠后因开始淡出娱乐圈而未再对身上各种代言合约续约的柘乘风,在被黑粉嘲讽了一波过气并准备抱紧唐家大腿后,忽然以某上市公司董事长的身份出现在某项目的剪彩仪式上。

    大众因柘乘风的新身份而大跌眼镜,那些黑粉的言论一下成了笑料,就以柘乘风现在的身家,人家需要去抱大腿?这分明是真爱下的强强结合。

    而这样两个人举办婚礼,出席的莫不是各界的大佬名流。

    比较遗憾的是,两人结婚没有邀请任何媒体前去,爆出来的婚礼现场的零星照片也都出自一些受邀人的朋友圈。但尽管如此,这场婚礼也让人津津乐道了好久。

    节目的正式录制地点是在别市的一个叫洒意村子里,吃完饭后的唐瑭和柘乘风便提着行李,坐着节目组的车赶往机场。

    坐了几小时飞机,又转车,整整六个小时后,临近下午四点,两人终于抵达了洒意村……的山脚下。

    之所以是山脚,那是因为想要进村还需要爬一条蜿蜒上升的公路,洒意村在上面。

    两人进村的路没有车接车送了,得靠他们自己拉着行李箱靠双腿走进去。

    唐瑭赶路赶得七荤八素,得知还要费老鼻子劲儿爬山,顿时捶着自己的手脚,一阵呼喊:“我的这个胳膊腿儿啊……”

    直播间也无语。

    【这个综艺也太折腾人了。】

    【这真是来玩儿的吗?】

    【不过这周围的风景看上去还不错。】

    【感觉空气好好。】

    现在正值盛夏,外面热得像烤炉一样。

    “幸好我机智,带了小风扇。”唐瑭原地打开行李箱一阵翻找。

    柘乘风则拿出两顶遮阳帽,一顶自己戴上,一顶扣在还在埋头翻东西的唐瑭脑袋上。

    柘乘风:“抬头。”

    唐瑭脑袋一仰,“昂?”

    柘乘风给他戴上太阳眼镜,最后拿出一把撑开足够两人避阴的遮阳伞。

    等他把这些做好,唐瑭的小风扇也找出来了:两个挂脖小风扇,一个手持的。

    柘乘风脖子上挂着小风扇,一手撑着伞一手托行李箱,唐瑭也拖着行李箱,不过他就比柘乘风享受些,还能有只手拿小风扇。

    他拿着小风扇一会儿吹吹自己,一会儿再吹吹柘乘风的胳膊,瞧着是比柘乘风还忙。

    两人爬到一半,地势越来越陡,但脚下的路总体呈现越来越平的趋势。

    两人面前很快出现了一座桥,桥下是绵延的河流。

    看唐瑭和柘乘风都没注意到,工作人员不由提醒:“唐老师,你看这座桥叫什么名字?”

    唐瑭在工作人员的指点下,看向桥头刻着名字的地方,惊讶地咦了声,笑道:“糖糖桥?”

    柘乘风不知想到什么,看着唐瑭的眼神十分柔软。

    工作人员:“是的,后面还有一条‘糖糖路’。”

    直播间不明所以。

    工作人员对着镜头讲述,这座桥包括等会儿他们会走的一条糖糖路,其实都是经由唐瑭个人慈善基金会捐款修建的。

    原来的洒意村名字叫十八沟,村民出山的方式是先走一条土路,然后下一个很陡峭的山道,再渡过桥下这条河,然后再爬一道很陡峭的山道,之后还要走很长一条土路,方能进城,出来进去一次都十分不易。这样的地方偏远是其次,穷才是最大的问题。

    是糖糖路和糖糖桥的出现,帮村民们打通了一条通往外界更为便捷的路。那之后,村民们进城一次再也不用跋山涉水,自己种植的果蔬可以卖出去了,生活质量得到了非常大的改善。

    因为洒意村景色特别秀美,由当地政府扶持开发成旅游景点,他们这期嘉宾是第一批来这里的客人。

    直播间之前还只是觉得桥和名字取得挺可爱的,没想到背后还有这样一段故事。

    【这样的桥和路,真的可以给许多家庭乃至一个地方带来翻天覆地的好变化。】

    【我天,我家这里也有一条糖糖路,之前也是觉得名字好玩儿,不会也是糖宝捐款修的吧?!】

    【呜呜呜好感动!】

    之后两人继续走,过了桥后,果然看到一条路的旁边立着一块刻着“糖糖路”三个字的路石碑。

    在路石碑旁边,还停着两辆六人座的游览车。

    一名肤色黝黑的中年汉子走出来,向唐瑭和柘乘风两人伸出有点粗糙的手,带着点口音道:“欢迎两位光临洒意村,欢迎欢迎!”

    “你好。”

    “你好。”

    挨个问候后,中年汉子就面色紧张地闭着嘴巴,显然不擅长和陌生人搭讪聊天。

    工作人员忽然道:“李老板,不是说了不能出来接嘉宾,得让他们自己走进去吗?”

    李老板看了眼唐瑭,眼神里流淌着感激道:“糖糖桥、糖糖路,不能让帮助过我们的朋友这么辛苦。”

    唐瑭愣了之后就笑了,“你知道我是谁啊?”

    李老板:“知道,导演说过。”

    人车子都开出来了,工作人员无奈接话道:“这是洒意村民宿的李老板,接下来的三天所有嘉宾便是入住他那里。”

    李老板点点头,紧张得又说了两句“欢迎”。

    天气实在太热,几人也没在烈日下多耽误时间,唐瑭两人很快上了游览车,被一路载着进村。

    村子被开发得很好,一路房屋错落有致,景色穿插其中十分有层次,让去过不少好地方的唐瑭都不得不感叹一句,仿佛来到了世外桃源。

    直播间里也为一路所见而哇哇感叹,有人已经开始打听详细的旅游路线,就等景点正式开放后好好去那玩一玩。

    折腾了大半天,入了民宿安顿好,洗过澡的唐瑭和柘乘风就到楼下大厅里看电视。

    他俩是来得最早的,目前民宿里只有他俩入住,民宿的工作人员都不见身影。

    看不到其他人,于是唐瑭渐渐忘记了身处环境,原本坐在沙发上玩手机看电视放松的他坐着坐着就靠在了柘乘风肩膀上。

    靠了一会儿想换个更舒服的姿势,就像条毛毛虫沽涌沽涌到柘乘风腿上躺着;躺着躺着,眼睛渐渐眯上了,熟练地朝里一翻,把柘乘风的腰当成抱枕一搂,直接睡了。

    柘乘风拂了拂唐瑭的头发,伸手拿起旁边的薄毯轻轻盖在唐瑭背上,以免他被空调吹感冒。

    这一幕太美好了。

    【这一幕将被我永久珍藏!】

    【QAQ每天都在为别人的爱情流泪。】

    【这样的相处我能看一辈子。】

    唐瑭这一觉没能睡多久,二十多分钟后,其他嘉宾陆续到了。

    彼此自我介绍,熟悉了一番。

    等所有人安顿好,缓过神来,到该吃晚饭的时候。

    这时候主持人出场了,说节目组给嘉宾们准备的晚餐是烧烤,食材已经准备好,不过得嘉宾们自己动手。

    作者有话要说:

    烧烤的地点在村子外面的河滩上,主持人说这里以后开放,旅客们可以来这里露营烧烤,到时候还会在这里安装屏幕,放露天电影。

    此时天空还有最后一点落日余晖,粼粼河面染着橘色,四处已经挂上一串串闪亮的小灯。周围做过驱蚊,河面一阵阵凉风袭来,驱散了众人身上最后一点暑热。

    嘉宾们一边烧烤,主持人一边抛出话题引导,让每对嘉宾都讲一讲彼此认识的经历,恋爱期间遇到的阻碍或婚姻中面对的问题。

    其他嘉宾讲过后,主持人最后将话题抛给唐瑭和柘乘风。

    “相比于其他嘉宾,两位的情况又要特殊一些。虽然同性婚姻已经合法一年,但并不是每个同性恋都会如你们这般坦诚地面对自己,面对亲朋。有些人一辈子不敢出柜,就算出柜也可能会和无法接受的家人闹得决裂。我想大家都很好奇两位当初决定在一起时,家里人是个什么样的态度。他们有很反对吗,你们有过争吵吗,痛苦吗?”

    导演说的时候,声音越放越轻,神情越来越严肃。他大概是想要让唐瑭和柘乘风说出他们当初出柜后曾面临过的痛苦,走煽情那一套。

    唐瑭吃掉一串烤平菇,擦擦嘴,神情也严肃起来。

    “你说的这些问题,我和柘柘都……”

    唐瑭沉默几秒,脸上忽而一笑,“都没经历过。”

    嘉宾们没忍住,跟着笑起来。

    【主持人在想什么啊,唐家人如果真的那么反对糖宝喜欢男人,当初也不会允许他送那么多资源给盛唯了。】

    【大好日子别提这个晦气的名字。】

    【就唐家人护短的德行,莫说糖宝喜欢男人,就是糖宝想和炸鸡腿结婚,在唐家人那里估计也不是不行。】

    主持人不死心,又把目光转向柘乘风。

    柘乘风:“很支持,没争吵,不痛苦。”

    主持人:“……”

    煽情失败。

    唐家里人对唐瑭性向接受度很高,在发现他喜欢男人后,除了第一时间去调查被他看上的男人,就是给唐瑭普及各种男同之间的安全性教育。

    在他和柘乘风交往后,因见柘乘风品德没有问题,才爱屋及乌地催着他把柘乘风带回去见家长。等到一起联手围剿了盛氏之后,也彻底地认可了他和唐瑭的关系。

    至于柘乘风那边,柘乘风出柜时柘妈妈虽然惊讶,但用她的话说,和男人女人在一起都没问题,只要这一段关系带来的反馈是良好健康的。所以在柘乘风把唐瑭带回老家一起过了一个年后,观察过他们相处的柘妈妈很快就接受了唐瑭在她面前新的身份,没有丝毫反对。

    两人这条路的确是走得出乎意料地顺畅。

    之后嘉宾们聊什么,主持人就没有特别的引导了,就随嘉宾们随便聊,想到什么聊什么。

    因为奔波了大半天,唐瑭有点累,虽然下午睡过二十来分钟,但吹着凉爽的小夜风,听别人聊天的唐瑭听着听着就靠在柘乘风肩上睡过去了。

    回去时,柘乘风背他回去。

    唐瑭睡迷糊了,趴在柘乘风背上嘟嘟囔囔,“柘柘,有人捏我屁股……”

    “是我。”

    柘乘风沉默一下,又道:“没捏。”

    唐瑭却认定了,声音含着睡意表示不服,“我要捏回来。”

    柘乘风提醒道:“我们在录节目。”

    唐瑭:“录节目也要……这个亏我怎么能白吃呢。”

    柘乘风:“回去让你捏。”

    唐瑭满意了,两只手勾着柘乘风的脖子,终于没再出声。

    听了一路的直播间早已笑疯。

    当然,直播九点就结束,虽然直播间很好奇,但回去后唐瑭到底有没有捏回来,又是怎么捏的,外人就不得而知了。

    综艺录制的第二天,所有嘉宾们都领取了一个任务:在太阳出来之前登上山顶,然后观看日出。

    五点钟的时候,所有嘉宾就已经在民宿大厅里集合了。

    洒意村的清晨空气还有点凉,唐瑭穿着薄外套站在大厅里仰着头,柘乘风拿着民宿提供的清凉油,正往唐瑭太阳穴抹,驱赶睡意。

    尽管如此,唐瑭依旧哈欠连连。

    他打一个哈欠,和他同样早起蹲在直播间的许多观众就跟着来一遍。

    抹好清凉油,又喷好驱蚊液,嘉宾们齐齐出发。

    洒意村周围山不少,想要看最美的日出,必定要站在没有任何遮挡的位置。嘉宾们在主持人和村民向导的带领下,沿着一条经过修整铺了石阶的山道,慢慢往上行去。

    整个爬山过程持续了整整一个多小时,众人才气喘吁吁地登上了山顶。直让直播间感叹,日出好看,但美景不易得啊。

    用在爬山的时间比大家预计的多些,此时日出已经隐约冒头,主持人让嘉宾们自己找个位置观看,也不强行聊什么话题了,他自个儿都喘得快说不上话了。

    经历过绝症的威胁,唐瑭后来有很注重保持身体健康,运动是常事。柘乘风也有健身的习惯,因此两人虽然觉得有点累,但很快就缓过来了。

    他们所站位置是山顶上的一块平地,周围装有安全护栏,唐瑭和柘乘风向前走了几步,不由发出小小惊叹。

    镜头跟随唐瑭的视线移动,一副临眺悠远的寥廓之景突然出现在直播间里。

    金灿灿的日光一点点蔓延而出,渲染了大片天空;远处墨影绰绰,是错落矗立的群山;几片云雾飘摇在山峰之间,随风叠荡翻涌。

    日光倾落,其下一条弯弯曲曲的黛色缎带,泛着微光,是横穿而过的看不到尽头的长河;两边犹如青色泼墨的,是密密丛丛的山林。

    太美了。

    这一个多小时的攀爬,在这一刻都是值得的。

    “柘柘,我们拍个照吧。”唐瑭拿出手机。

    柘乘风接过唐瑭的手机,递给旁边的工作人员,“请你帮我们拍一下。”

    唐瑭和柘乘风背对着身后美景,站在一起。

    工作人员倒数:“3、2、1。”

    “耶……”唐瑭比着剪刀手,咧开嘴。

    然后在快门按下的那一秒,柘乘风搭在唐瑭肩上的手忽然一抬,将还比着“耶”的唐瑭脑袋按下去。

    于是留在镜头里的是唐瑭比耶低头的样子,柘乘风手按在他头上,目光看着镜头,唇角漾着一点笑意。

    “柘柘!”

    唐瑭抬起头,笑着抗议,拍开柘乘风的手,去捏柘乘风的脸。

    柘乘风拥着他动也不动,一脸淡然,即便被唐瑭用两只手把脸往中间挤,自己俊逸的面容变得搞笑起来也没在意,由着唐瑭使坏。

    【麻了,谁说柘乘风高冷的。】

    【这狗粮也太好吃了。】

    【他们好幸福呜呜呜。】

    【这一幕也被我永久珍藏!】

    【慕了慕了,看得我也好想谈恋爱啊啊啊!】

    两人在原地闹了一会儿,之后老实下来拍了不少照片。

    在山顶上待了半个小时,众人下山返程。这次不用像上山时那么赶,大家边往下走边看风景。

    这个节目总的来说就是个旅游聊天节目,没什么强制任务,于是这一天余下的时间,主持人让嘉宾们自由活动,反正都有直播镜头跟着,可以宅民宿里吹空调玩,也可以去体验一下村子里的旅游特色。

    所有嘉宾自然是选后者,因为后者互动镜头多。

    唐瑭和柘乘风选这个倒没在乎镜头什么的,他们就是想看看由唐瑭捐款修路后给村子带来的那些变化。

    这一天除了天气热了点,唐瑭和柘乘风过得还不错,直播间在他俩的带领下把整个村子都逛完了。不过在回民宿时,遇到了坐在大厅的主持人。

    主持人手里拿着一把红绳,让两人选一根出来。

    “选这个做什么?”唐瑭问。

    主持人神秘地笑笑,“明天才能公布。”

    唐瑭就忍着那点儿好奇心,和柘乘风嘀嘀咕咕一会儿,选了一根虽然和其他红绳没任何区别但莫名顺眼一些的红绳。

    然后唐瑭又注意了下,其他几对嘉宾在回来时也被要求选了根红绳。

    大家都很好奇为什么要选红绳。

    直到第二天上午,他们起床出门后,发现村里人忽然陷入了忙碌。

    在昨晚众人烧烤聊天的那片河滩上,除了四周挂着的小灯,还多了其他布景,处处透着浪漫与温馨。

    其中有四条花道,颜色不一;四条花道的一头中央,搭建着一个小小的舞台。

    这景象,怎么瞧都是婚礼现场。

    这也不难猜,其他嘉宾都有这个感觉。找到现场的主持人一问,惊讶地得知节目组居然给他们准备了一场集体婚礼。而这场婚礼,是送给他们所有粉丝的。

    这简直乐疯了所有嘉宾的粉丝们。

    【婚礼!我的天。】

    【新郎你可以亲吻你的新郎了。】

    【求一个糖宝和柘柘的亲亲现场。】

    【现在订机票去现场观礼不知道还来不来得及!】

    【恨不得立马附身在场工作人员。】

    【作为两人的粉丝,真的太感谢节目组了。】

    虽然几对嘉宾都已举办过婚礼,但对节目组这个设置也没有任何异议,就像主持人说的,是给粉丝的。

    于是今天本还可以自由游玩的嘉宾们,都加入了布置现场。

    这场婚礼非西式,也非大家常见的中式。它采用的是当地常见的婚礼仪式,含一些少民特色。不过因为唐瑭和柘乘风这对夫夫,有一些小的改动。

    婚礼现场布置好后,唐瑭他们也拿到了节目组为他们准备的礼服。

    这是村里人自己亲手缝制,包括上面的花色暗纹都是一针一线手工绣出来的。除此之外,还有他们亲手做的各种佩饰,细节十分精致华美,带着浓厚的少民特色,喜庆中又带着庄重。

    其他嘉宾颜色有男女区分,唐瑭和柘乘风颜色相同,只在佩饰上有些许区别。

    女性是红色为主,以白、棕、蓝点缀;男性则以黛色为主,以碧、棕、白为点缀。

    节目组显然都先打听过嘉宾们的身量,穿在身上的衣服都很合适。又加上个个美丽帅气,穿上衣服往那一站,仿佛马上就要登台的模特。

    其中又以唐瑭和柘乘风最出众。

    柘乘风是在场人身高最高的,常年健身的习惯让他身材始终保持得非常好,他是非常完美的衣架子,任何衣服由他穿来都能呈现最好的效果。

    唐瑭身高虽落后柘乘风一些,但也是四肢修长,身量高挑。他的容貌非常不俗,要不怎么当初在被骂那么惨的情况还有颜狗粉丝呢。

    这样的两人站在一起,互相抬手帮彼此整理身上的佩饰,冲击程度堪比之前直播间突然看到日出那一幕。

    都是美得让人一时忘了言语。

    晚上八点整,婚礼正式开始。

    嘉宾们从民宿出发,来到门外,便发现门外的道路两边隔一段距离便站了两位村民,他们穿着统一的服饰,手里挎着一个红色的喜篮,喜篮里装着满满的彩色花瓣。

    第一对嘉宾踏出门外,两边的村民从篮子里抓出一把花瓣抛向两人,并面带笑意,高声喊了一句什么。

    这种语言是当地语言,大家没听懂。

    主持人解释,翻译过来就是“祝新人百年好合,幸福安康一生”的意思。

    一路走来,他们被无数个村民这样祝福。

    来到河滩上,大家在下午时就知道的属于自己的花道两端站好。

    现场放着音乐,歌词大家也听不懂,但也知道整首歌的寓意都是对新人的祝福。

    主持人也穿上了当地司仪的特色服装,拿着话筒走上了舞台上,同样是发表了一番对这场婚礼的贺词。

    主持人:“婚姻是个彼此融入的过程,携手打造属于两人的世界。现在,请你们走向彼此。”

    唐瑭眯着眼睛笑起来,一步步走向柘乘风。

    当初他们的婚礼,他们便是这样,拥着幸福以及对未来的期许,脚步坚定地走向彼此。

    而今他们组成家庭,已携手渡过一个春秋。未来,他们还可以一起漫数无数个春秋。

    花道并不长,唐瑭很快和柘乘风站到了一起,手牵着手。

    有村民端着托盘走到他们身边。

    唐瑭侧目看去,发现托盘上躺着一条红绳。

    红色,被赋予的意义有吉祥、喜庆、热烈、奔放、激情等;而红绳,它在特定的如婚恋这样的环境里,也被赋予了特定的寓意。

    千里姻缘一线牵,它代表着一场命中注定的缘分。

    在主持人的提示下,唐瑭和柘乘风拿着红绳两头,将红绳系在彼此的手腕上。

    唐瑭拉拉手腕,笑着对柘乘风道:“把你绑起来,这辈子都逃不掉。”

    柘乘风垂眼看他,笑意浅浅,“甘之如饴。”

    两人头凑在一起,主持人见了,笑着打趣:“两位且等等,还没到我说可以亲吻彼此的环节。”

    现场一阵哄笑,直播间里更是笑得哇哇叫。

    【亲!让他们往死里亲!】

    【啊啊啊为什么要打断啊!】

    【好幸福好幸福!】

    【这么幸福的场景,为什么我他妈泪崩!】

    【我也忍不住┭┮﹏┭┮】

    婚礼的最后环节,四位阿公阿婆被人搀扶着过来,他们拿起针线,在四对新人的衣领上缝了一针。

    这也是当地的习俗,据说由夫妻和睦的长寿长辈帮忙缝线,就锁住了福气,日后小两口的日子也会像他们一样,和和美美,扶持共渡。

    不过在唐瑭这里,他发现给他们缝线的阿婆多给他和柘乘风多缝了两针。

    阿婆对着唐瑭说了一句什么,起初唐瑭没听懂,仔细分辨了一下发现她说的是“糖糖路”。

    他反应过来,大概是阿婆知道他帮村里修了桥和路,出于感激,这两针是阿婆私心多给的祝福,这三个字大概也是临时学的。

    摸了摸领子上多出来的针线,唐瑭道:“谢谢阿婆。”

    柘乘风也颔首表达感谢。

    阿婆放下针线,笑眯眯地走了,

    终于,台上响起主持人带笑的声音:“现在,诸位可以亲吻自己的新娘,或者新郎。”

    恰此时,河的对岸有烟花猛然炸响,漂亮的烟花占据了顶上天空,河面倒映出一片绚烂。

    烟花映在唐瑭的瞳孔处,台上的主持人正说着再见。

    唐瑭收回视线,转眸看向身边的柘乘风。

    最后的镜头,落在他们一旁亲吻的剪影上。

    【全文完】

    我不擅长写完结感言,之前的文也都没写,这次拉拉杂杂写了一堆,又觉得读者没必要面对作者的私人情绪,所以还是删了。

    就还是那句话吧,晋江就这么大,我们有缘再见。

    祝大家生活愉快。
【全网热门完本耽美小说 www.danmei.la 手机版阅读网址 wap.danmei.la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