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BG言情 > 降智炮灰觉醒后 > 第62章 正文完

第62章 正文完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唐爸做事很利落, 见劝穆雪无用,便很干脆地将她辞退了。

    而穆雪无法接受唐爸这种绝情做法,屡屡跑到公司纠缠, 弄得好像唐爸真与她有点什么一样。

    那时候唐妈恰好怀上了唐瑭, 唐爸处处呵护, 再忙都要陪唐妈去医院产检。这天差地别的待遇,让不知怎么知道这消息的穆雪对唐妈十分嫉恨。

    唐爸:“她把我的拒绝和对她的辞退都归咎到了你妈身上, 觉得我这么做都是你妈妈逼的。”

    穆雪的所有情绪好像都很浓烈, 她在短短的时间里对唐爸生出汹涌疯狂的爱意,对唐妈的恨也十分强烈。因为这份恨,她竟然在唐妈下班的路上去堵她的车,差点伤害到唐妈。

    之后唐爸报警,要追究穆雪的责任。穆雪老家的父母也被通知,在他们得知穆雪有可能坐牢时便不惜下跪,对唐爸唐妈苦苦哀求起来。

    穆雪的父母年纪大,来时头上都有了白发, 唐妈见那两口子着实哭得可怜,加上穆雪并没有对她造成什么实质伤害,就念在她还年轻的份上,没再追究。但她要求穆雪父母承诺把穆雪带走,不能再回这个城市工作。

    唐妈:“那之后我和你爸就再没见过穆雪了,猛一下子听到这个名字还想不起来,看到脸才和人对上号。”

    穆雪之后经历了什么, 唐爸唐妈不知道,但这次都被唐大哥给调查出来了。

    被父母带回家后的穆雪, 回去没多久就嫁了个男人。资料上有这个男人的照片, 唐瑭仔细看了看, 发现对方的容貌和自家老爸有些相似。

    唐瑭反应过来,穆雪这是照着他爸的模子找了个替代品。

    从资料上看这个男人各方面都和他爸相差甚远,穆雪每天对着这样的替代品,想来难免处处拿他和唐爸做对比。以她那个偏执劲儿,这样长期下来心理只会更加扭曲吧。

    果然资料后面就写穆雪和男人的婚姻没多久就出了问题,那时候穆雪才怀上穆舟没多久。

    穆雪见到过唐爸是怎样呵护怀孕的唐妈,她习惯了对比,但凡男人照顾他比唐爸差一点,就会和男人争吵。

    而且男人婚后没多久身材就走样发福,本就只有几分相像的容貌这下是半点都搭不上边了,这叫穆雪如何忍得。于是穆雪一边嫌弃男人对她不够呵护,一边逼着对方减肥。

    在外人眼里,引发这两人离婚的原因也是因为减肥这事,都笑说这原因听起来有些荒唐。但查到的资料上显示,两人离婚的真正原因是男人发现了被穆雪藏起来的唐爸的照片。

    看着那些照片,男人好像忽然明白了为什么穆雪会一边嫌弃他又一边和他结婚,还总是逼他减肥。

    这事儿没谁受得了,穆舟生下来没多久两人就离婚了,孩子跟着穆雪。

    离婚后这个男人最开始还会想着去看看孩子,只是他每次去看孩子都会被穆雪打走。而等下次他再去看孩子,就发现穆雪带着孩子搬家了。等他费力找到对方后,又一次被打走,下次再去,发现穆雪又搬家了。

    因为替身一事男人本就厌恶穆雪,连带对穆舟这个孩子的喜爱也非常一般,穆雪几次三番搬家不让他和孩子接触,之后他干脆就歇了再看孩子的念头。等到他有了新家庭,几乎彻底将穆舟这个孩子抛在脑后了。

    唐大哥的人找到这个男人了解穆雪相关时,他还在愤懑地痛骂当年穆雪做得太过分。到现在,这个男人都以为是穆雪单纯不想让他看孩子,并不知道当时的穆雪精神其实已经出现问题了。

    离婚后的穆雪带着孩子回了娘家,没多久她就开始混淆想象与现实。

    在她的认知里,她和唐爸其实是真心相爱的,但因为唐妈从中作梗,唐爸不得不抛弃她和孩子。但这样唐妈还不善罢甘休,赶尽杀绝,总叫人来抢她和唐爸爱的结晶。

    她将来看望孩子的男人当成了唐妈的眼线,虽然她恨唐爸,但还是希望孩子能和自己的父亲相认,于是为了躲避唐妈的眼线和暗中黑手,她只能带着孩子一直搬家。

    而当男人歇了看孩子的念头,穆雪见不到男人,便也认为自己终于逃脱了唐妈的威胁,不再歇斯底里地要求搬家,她和穆舟的生活也终于安稳起来。

    穆雪的父母是最早知道女儿精神出了问题的人,最初他们不愿意承认自己的女儿成了别人口中的精神病,也不愿意送穆雪去治疗。他们认为只要男人不出现在她面前刺激她,她就和正常人无异,于是老两口还主动帮着穆雪躲避男人。

    但病了就病了,没有接受治疗的穆雪的症状一年比一年严重。资料上显示穆雪偶尔发病时会把路人男人当成唐爸纠缠骚扰,也会攻击一些她觉得是唐妈眼线的人。穆雪父母终于认清现实,开始送穆雪去治疗。

    这么多年来穆雪一直在吃药控制,病情反复,时好时坏。

    到穆舟出事之前,穆雪的父母已因车祸去世好几年,穆雪被穆舟安顿在本城一个疗养院,聘请了专业人士照顾。

    穆舟被抓一事肯定要通知家属,显然受到刺激的穆雪病又犯了,因为整个长微博的讲述都是建立在穆雪的幻想之上。

    虽然穆雪的病让唐瑭唏嘘,但一码归一码,该澄清的他们唐家还是要澄清。

    一旦突破了逻辑禁忌,穆舟的所有过往便全都大喇喇地摊开在唐瑭面前,针对长微博的澄清,也变得十分容易。

    不过在那之前,唐瑭去见了穆舟一次。

    穆舟还被关押在看守所,他戴着手铐出来,头发被剃短了一点,容貌依旧清秀斯文,只是沾染了许多的憔悴。

    穆舟只知道有人要见他,却不知道竟是唐瑭。乍然见到唐瑭,穆舟的脚步猛地一顿,面上闪过深重的难堪与屈辱。

    隔着铁栏,唐瑭看着穆舟。

    穆舟慢慢在对面坐下。

    “唐瑭,你是来看我笑话的吧。”穆舟的声音嘶哑,“我要坐牢了,而你还能继续做你风光的大明星、唐家小少爷,你现在是不是很得意?”

    唐瑭今天并不是来幸灾乐祸的,他直接开门见山地问:“穆舟,你是不是以为你是我爸唐建德的儿子。”

    穆舟手指一紧,“你知道了,谁告诉你的?”

    “你妈妈。”唐瑭将那篇长微博的事简单地告诉他,“你之前屡屡针对我,就是因为这个?”

    听到自己的妈妈,穆舟攥着的手指越发收紧。

    待听到唐瑭的质问,穆舟目露嘲讽地看着唐瑭,“我恶心你,你也恶心我,但我俩居然是同父异母的兄弟。唐瑭,这个发现是不是让你很生气?”

    穆舟似乎想看唐瑭生气的样子,然而他只得来唐瑭怜悯的一眼。

    “你为什么这么看我!”穆舟被他这个眼神激怒了,他的声音含着愤怒一下提高,“凭什么都是他的孩子,你能像个珍宝一样被人捧在手里疼,我就只能像多余的垃圾被他扔开。我就是要让他看看,我比他珍爱的儿子优秀百倍!我要他后悔,后悔抛弃了我和我妈!”

    唐瑭终于想通了为什么书里他们唐家在败了以后,那栋唐家别墅会被穆舟买下。

    老实说以他和穆舟这样对立的关系,他是没兴趣买下穆舟住过的别墅。但穆舟不同,在他眼里他是唐家的孩子,他渴望获得父亲的认可,必然也有过某天以胜利者的姿态扬眉吐气踏入唐家的幻想。

    如果穆舟真是唐家的孩子,那他之前所做的一切都有理由来解释,且显得那么正当。但现在唐瑭只觉得用“荒谬”二字都无法精准形容穆舟这一场报复。

    “你不是我爸的儿子。”唐瑭眼神平静地看着穆舟,“我爸也从未和你妈相爱过,于我爸来说,你妈妈只是一个曾给他带去过些许困扰的钟情妄想者,你的生父另有其人。”

    这番话被穆舟当成了笑话。

    唐瑭也知道只听他说,穆舟不可能信。

    唐瑭今天过来,将他查到的和穆雪有关的完整资料都带来了。

    将文件袋交给旁边的警员,唐瑭对穆舟道:“这些是我查到,里面有所有真相,你可以在这里看完。如果看完你还不信,那么等会儿会有人来提取你的毛发和血液。我也会开一个直播,将你和你生父血缘鉴定的整个过程都记录下来,到时候我会把视频给你一份。”

    其实穆舟信不信的唐瑭并不在乎,那个直播也不是开给穆舟看的,而是给那些万千质疑的网友。

    唐瑭是真的不想和穆舟沾上半点关系,梦里的小说他虽只是看过三遍,但每一遍带给他的那种痛苦,就像他亲自经历过一般。

    就像穆舟说的,穆舟恶心他,他也恶心穆舟,因此外界就算还有一个人在质疑他和穆舟的关系,他也会恶心得够呛。

    穆舟本人更不行。

    自唐爸的ID被艾特,时间已经过去两天。

    穆雪发微博的频率在艾特人后的当天增加了,带着控诉质问的微博接二连三。虽然她之前的微博也给人一种行文和逻辑有些赘述奇怪的感觉,但不太能察觉得出来。艾特之后的微博字里行间越来越偏激急躁,给人感觉就比较明显了。

    不过在得知穆雪有精神疾病后,唐瑭这边马上就联系了穆雪的疗养院那边。为了穆雪的健康着想,她实在不宜继续接触网络。所以在唐瑭去见穆舟时,穆雪已经没再发微博了。

    网上本就因唐爸被艾特而炸开了锅,又是有钱男人搞出私生子这一套,难怪穆舟和唐瑭不和,这私生子和原配之子打起来简直太正常了,两人不就是另个版本的柘乘风和盛唯。

    等到频繁发微博的穆雪突然安静下来,一些网友笃定这是苦主被捂嘴了。

    不过未等质疑声大起来,唐家的澄清就来了。

    通过唐爸的微博,唐瑭将穆雪和穆舟生父当年的结婚登记与离婚登记都放了上来,还有穆舟的出生证明,穆雪父母去世的车祸事故鉴定书,以及当年唐爸的报警记录。

    并简单表明,他们在准备起诉穆雪的过程中发现她曾因精神方面的疾病多次入院治疗,于是只做一个澄清,不再起诉。

    毕竟能怎么样呢,穆雪是给唐家或者说更多是给唐瑭带来了不少麻烦,但她一个病人,他能和她怎么计较?

    最后微博后面还跟了一个链接,点进去是个直播间,标题简单明了:穆舟生父与穆舟血缘鉴定过程。

    穆舟果然没有相信唐瑭的话,就算他看了那些资料,甚至他的生父在得知穆舟出事后去看守所见他,对他说起当年自己和穆雪婚姻的种种,穆舟依然不信。

    唐瑭觉得穆舟是不愿也不敢相信吧,不然岂不是显得他这么多年的仇恨挺可笑。

    但当唐家的律师带着鉴定机构的工作人员见他时,他还是沉默着不发一语,提供了自己的毛发和一管血液。

    整个过程,直播镜头始终落在穆舟和其生父的毛发和血液上,确保了没有可以作假的空间。网友们也是第一次见到这种直播,凑热闹看八卦的同时,也意识到唐家对私生子谣言澄清的决心。

    鉴定结果还没出来,许多网友已经相信唐家的那些澄清就是事实真相。

    唐家找的本地最好的私人鉴定机构,以最快的速度进行鉴定,八小时就能出结果。

    直播间的人来来去去,随着时间一点点过去,人数慢慢增加。晚上九点钟,到了出鉴定结果的时间,直播间人数达到了一个夸张的数字。

    鉴定人员将鉴定结果一项一项呈现在镜头下,并逐一讲解,最后给出鉴定意见:生物学亲缘关系成立的可能性为99.9999%。

    也就是说,穆舟的生父,的确是和他一起在直播间做鉴定的那名相对于他来说极度陌生的中年男人。

    至于唐爸,和他毫无关系。

    唐瑭很快收到看守所那边的消息,说穆舟要见他。

    唐瑭于是又跑了一趟。

    唐瑭过去后,穆舟见到他却陷入了长久的沉默。

    见穆舟见了他又迟迟不说话,唐瑭看看时间,提醒穆舟:“再不说话我就走了。”

    穆舟也终于开口了,“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可笑?”

    唐瑭没答。

    穆舟也不在乎唐瑭的反应,他好似把唐瑭当成了倾诉对象,絮絮叨叨地说从很小的时候,他的妈妈穆雪就喜欢指着报纸或者电视上的唐爸说是那他的父亲,唐爸欺骗了她,并且抛弃了他们母子,而唐妈在当中做了很多迫害他们母子的恶事。

    穆舟从小听着这样的言论,而他的爷爷奶奶也从未纠正过,现在想来或许是怕刺激到母亲才对此缄口不言。而两位老人当初车祸去世突然,也没来得及将事情真相告知于他。

    于是他信以为真,就算母亲发病,他也认为这都是唐爸的欺骗背叛造成的。每次母亲发病痴缠攻击无辜的路人,他对唐爸的仇恨就多一分。

    揣上对方父亲的渴望与仇恨,穆舟在矛盾的折磨中长大。

    当见到被唐家万般宠爱的唐瑭,他在愤怒的同时,难以抑制地产生了浓浓的嫉妒。

    他想毁了唐瑭让唐父痛苦。

    藏着对唐瑭的莫大敌意,穆舟初次见面对唐瑭表现得很友好,但一有机会就会对唐瑭暗暗使绊子。

    他那么辛苦,做了那么多,结果却全是一场笑话。

    他无法接受自己坚信了二十来年的事原来是一场病症臆想,也无法接受让他一直活在可笑仇恨里的人,是他无数次心疼的母亲。

    这个结果对穆舟来说无疑是非常痛苦的。

    唐瑭垂了下眸。

    他觉得穆舟可怜。

    不包含任何同情的色彩,就是如果说穆舟心内以唐家孩子自居的行为可笑,但他也确实是一直被自己母亲幻想的谎言所欺骗。

    他被莫须有的仇恨支配了这么多年,于是唐瑭只能用“可怜”来形容他。

    从看守所离开后,悬在唐瑭头顶的进度条跳了出来。

    进度条已是空的了,就在唐瑭疑惑它忽然跳出来干嘛时,进度条闪了两下,又隐去了。

    以前进度条每次忽闪忽闪,都是在格子即将消失的时候。这次格子已经没了,它忽闪忽闪后会发生什么?

    唐瑭好奇地召唤进度条。

    然后他就愣了一下,因为进度条没召唤出来。

    唐瑭又试了试,头顶毫无动静。

    进度条不见了,消失了?

    这个猜测一出来,唐瑭的心头就漫上一阵轻松之意,倏忽觉得自己身上好像脱去了一道看不见的枷锁。

    回去的一路,唐瑭反复召唤进度条,但进度条就像从来没出现过一样。唐瑭有些激动,进度条没了,这是不是说明他彻底摆脱了原定的炮灰命运?!

    以前只要是格子消失唐瑭就觉得很满足,现在进度条消失了,唐瑭心里反而生出了一点忐忑。

    进度条会不会再冒出来?

    带着这一点担忧,唐瑭从车上下来。然后他就看到了站在自家大门口,显然刚忙完工作飞回来的柘乘风。

    唐瑭的眉峰猝然一松,唇角露出笑来。

    他想就算进度条再次冒出来也没关系了。

    “糖糖,过来。”

    柘乘风的声音泛出一点想念的涟漪。

    唐瑭像以前酷爱做的那样,欢喜地跳进柘乘风怀里,手脚并用地抱住恋人。

    从某方面来说,他是柘乘风的守护者,但柘乘风之于他,何尝不是如此。

    穆舟最后被判了一年多的刑期。

    在他服刑期间,盛氏经过盛唯的努力挽救,盛氏虽不至于就此倒闭破产,但也是伤筋动骨,资产大幅缩水。以前的盛氏是山,现在的盛氏是一艘小船,还是在巨浪翻飞中航行的小破船,一个不慎就会被浪头打翻。

    穆舟出狱那天,正好是同性婚姻法通过的那天。

    当日的头条,被唐瑭与柘乘风携手领证的新闻占据。

    难得分

    唐瑭和柘乘风幸福地过了一辈子二人世界,那诡异的进度条,消失后直至唐瑭生命的最后尽头,再未出现。

    作者有话要说:

    不知道鉴定过程中直播行不行啊,不行咱也当它行吧。

    鉴定意见网上找的。
【全网热门完本耽美小说 www.danmei.la 手机版阅读网址 wap.danmei.la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