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穿成美强惨男主的后妈 > 第98章

第98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小姐,隔壁又送东西过来了。”

    赵叔捧着手里的礼盒有些无奈,说实话他也年纪不小了,自认为见过的世面不算少,可真看不懂南妧和斐以峥之间是个什么章程。

    两家就隔这么近,你说你胸口都挨了一刀,不好好躺在床上养着休息,每天还要特地坐在轮椅上送礼物过来干什么?

    来就来了吧,他还不进来!

    似乎只是个送礼物的工具人!

    现在的年轻人啊……

    赵叔摇头。

    “嗯,赵叔你放旁边就行。”

    南妧头都没抬,继续沉浸在电影中,好像完全不在乎送的是什么东西。

    ——小姐也很奇怪!

    赵叔放下东西后默默离开,不拒绝也不说什么,就连他也摸不透南妧心里在想什么。

    听到关门声的南妧也没有马上抬头,而且看完电影中一个高潮片段才按了暂停键,然后随意瞥了一眼桌上的礼物。

    看包装今天又是什么奢侈品。

    斐以峥这个行为已经持续大半个月,每天早上八点就会准时送礼物过来。

    因为斐以峥受伤的原因,斐云瑾的课也暂停了,不过小家伙隔两三天就会到斐以峥的别墅拿几份“作业”,巩固知识或者提高自学能力,一点也不耽误课业。

    所以南妧也有大半个月没见过斐以峥,除了每天的礼物一直在刷这个人的存在感。

    这些礼物中有昂贵的珠宝首饰,也有斐以峥花园里新摘下来的各种鲜花,然后都会配一张卡片。

    南妧慢悠悠起身,打开盒子就看到了今天的礼物。

    一个紫到通透,质地细腻的玉镯,一看就知道价格不菲。

    至于一旁的卡片,则是一句简单的话。

    【妧妧,我花园里的茉莉开了】

    字迹苍劲有力,隐透风骨,拿出去卖钱倒也不错。

    只不过对南妧来说:“……啧。”

    虽然以前就知道斐以峥看似清雅的外表下有张城墙厚的脸皮,但没想到自己还是低估他了。

    南妧几乎敢确定,要是她一直不回应,斐以峥能一直送下去。

    把盒子盖上,和之前那堆礼物放一起,南妧继续回到自己的懒人沙发上,把刚刚暂停的电影再次播放,只是这次她的目光焦点似乎有些空虚?

    斐、以、峥……

    要不给个机会试试?

    说实话,一开始斐以峥只是脸符合她的口味,但后来“神经病”好了以后,性格就…也还行吧?

    至少现在相处起来还挺自在的。

    反正不结婚的话也没什么束缚,斐以峥打又打不过她,万一以后撕破脸了他好像就孤身一人,自己背后还站着南家和小瑾呢。

    南妧似乎没觉得自己现在的思想就是妥妥的渣男思维,只能说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吧。

    平静又普通的一天就这样过去,晚上躺在柔软的大床上,南妧本来还想再玩会儿手机,但不知道怎么回事今天好像特别困,她索性关灯,顺从困意缓缓闭眼。

    “南妧。”

    “南妧。”

    当南妧再次有意识时,发现自己正处在一个纯白的空间里,上下左右都是一片白,好像方正的盒子。

    “神秘人?”

    南妧反应很快,她第一时间就意识到自己不是在做梦。

    所谓的“那一刻”终于来了吗?

    “你好,南妧。”

    一道身影慢慢在南妧面前凝聚,然后变成了一个她十分熟悉的人。

    能不熟悉吗,毕竟这张脸自己也看了一年多,哪怕有些细微差距,可还是一眼就认出来。

    “南妧?”

    叫自己名字的感觉怪怪的,可面前的人的确就是南妧。

    这个世界原本的南妧,那位“恶毒后妈”?

    不!

    不一样。

    哪怕面前的人就是南妧的模样,可无论是眼神还是气质,都和她记忆中的“南妧”不一样。

    那个南妧年轻时是任性骄纵,中年时就变成了狠毒泼辣,可现在出现在自己面前的人,明明是二十多岁的容貌,却有着一双八十岁的眼睛。

    不是说里面透着苍老,而是包容。

    是那种历经很多事后沉淀下来的包容。

    “我是南妧。”

    似乎察觉到对面人的想法,这道身影轻轻一笑:“不过你要是不习惯,叫我妧姨也行。”

    南妧:“……”

    让她叫一个二十多岁的小姑娘“姨”,她还真叫不出口。

    这位妧姨又笑了:“我灵魂虽然看起来年轻,但实际上已经活了很多年,你叫我姨还是我占便宜呢。”

    这句话里透露的信息有点多,南妧眨眨眼睛看着“妧姨”。

    她真的是原来的南妧?这得经历多少事才能变成现在这模样啊?

    “我时间有限。”妧姨右手一挥,本来空旷的小方盒立马出现两张懒人沙发:“就先听我说吧。”

    手里突然出现一杯看起来很好喝的果汁,看着对面瘫倒在沙发上,浑身透着懒意的“妧姨”,南妧忍不住低头喝了一口。

    不是她没定力,而是这杯东西真的无时无刻不在散发着诱人的香气,好像是什么琼浆玉液般让人垂涎。

    说来也奇怪,南妧并不是一个警戒心低的人,可到了这个陌生的地方,面对不知是敌是友的“妧姨”,她完全没有任何警惕的心理,整个人更是无比的放松。

    就像这杯果汁,等入喉的那一刻,南妧的眼睛刷的一下就亮了!

    妈耶!好好喝!

    比她喝过的任何一种饮料都好喝。

    这是一种形容不好的味道,硬要说的话大概就是感觉自己整个人的灵魂都升华了。

    “这是精灵母树的树汁稀释后的饮料,好喝吧?我也挺喜欢的。”

    ——这位同志,你是不是又讲了什么奇怪的话?

    精灵母树?是她想的那四个字吗?

    哪怕现在这种手段一看也不是正常普通人能用的,可这位妧姨还是让南妧大开眼界。

    妧姨显然没有想解释太多的意思,她直接和南妧说了三点。

    “第一:我是南妧,经历那些最后死在臭水沟旁边的那个南妧。但是运气好被一个大佬看中了,让我去各个世界做任务,只要积累到一定积分,就能给我一个机会。”

    “第二:你在那个世界已经死了,是我在你死前最后一刻把你拉进了这,你以后也回不去,一辈子都得在这,等这个世界死了就真的是死了。”

    “第三:命运已经被你们打破,以后的日子就靠你们自己过了,过成什么样都看你们。”

    一口气说完的妧姨也端起果汁大大喝了一口,然后发出一声满足的喟叹:“有问题想问吗?”

    “有!”

    南妧举手:“为什么是我?”

    “你自己来不是更好?”

    妧姨:“因为我的灵魂诞生在这个世界,我原本已经死了,再重新出现会让规则混乱,最好的结果是我失去全部记忆,最坏的……”

    她露出一抹你懂得笑容,一切尽在不言中。

    “至于为什么是你。”

    妧姨又喝了一口果汁:“选人不是随便选的,必须和我的灵魂有80%以上的相适性,你不是我选的第一个人。”

    竟然还有前人?

    她们看样子一个都没成功,不然也轮不到自己。

    妧姨点头:“对,她们全部失败了,你以为对抗命运那么简单?我不能给你们多少提示,只能等命运削弱至少一半以上才能稍稍动点手脚。我想想啊,除你外还有八个人,只有两个拿到了我的提示。”

    “其他的人,即使拿到了我的记忆还有原著做参考,都落得一样的结局。还有两个人也没挺过命运的最后一搏。”

    妧姨随便给南妧举了几个例子。

    有一开始不选择搬出斐家,试图抱男主,也就是斐云瑾大腿的,结果因为南妧在斐家没势力,斐云瑾在她看不到的地方,依旧被人虐待,还看穿了“南妧”的虚假情义,最终黑化走上和原著一样的道路。

    还有拼死拼活搬出斐家,却不管斐云瑾和南霁的未来,自顾自逍遥了二十年后,南家破产,她攒的那些钱全部被人骗走,安逸然又迁怒导致最终结局一样。

    “你的每一步,都有可能被矫正。”

    妧姨放下手里的东西,温柔的目光对上南妧:“所以你做的很棒,谢谢你。”

    面对这份道谢,南妧摇摇头:“我没有做什么,如果没有这次机会,我也早死了,哪还能享受现在这样的快乐生活。”

    虽然中途的确有一些麻烦,可是比起其他,南妧觉得都不算什么。

    而且……

    南妧看向面前这位年轻女子:“你很辛苦吧?每次机会肯定来的都不容易。”

    南妧不相信真有好心的大佬会保证成功率,更大几率还是攒到一定积分换了机会,失败后再重新攒积分这样。

    要能逆转时空,又要选合适的灵魂,这需要的积分绝对不是一笔小数目。

    加上她一共九次,那“南妧”得做了多少任务,努力了多少年?

    妧姨垂下眼睑,明明脸上的笑意未变,却莫名透出一股释然,仿佛放下心中大事的释然。

    “一开始是挺难的,但后来顺手了也就好了,我现在可是那里最厉害的任务者哦,成功率有99.17%呢~”

    说完她调皮的朝南妧眨眨眼:“你不用对我感到愧疚什么的,我们之间本来就是一场交易而已。”

    还是一场没有经本人同意就直接开始的强买强卖交易。

    她其实一直都在看着南妧,看她一点点改变大家的结局,看南霁拥有一个美好的家庭,看南家越变越好,爸妈脸上的笑容越来越灿烂。

    经过那么多年的任务,对斐以峥的爱和斐云瑾的恨早已消磨殆尽,支撑她一直拼命做任务的只有家人,只要他们能有一个幸福美满的结局,她可以付出任何代价!

    妧姨起身:“时间也差不多了,我不能在这里待太久,你还有什么想问的赶紧问吧。”

    南妧还真有:“斐以峥的那个能力是怎么回事?也是你给他的吗?”

    虽然这个能力有些坑爹,但总归也算个金手指吧?后面能成功摆脱命运,斐以峥的能力也起了很大的作用。

    “不是哦。”妧姨笑的有些幸灾乐祸:“是命运给他的能力。”

    一切都是设定好的,只是原著里没提而已。

    “补充一句,前面八个可没有一个成功救下斐以峥,你是第一也是唯一一个。”

    “而且,那个家伙还爱上你了,哈哈哈,真是风水轮流转!”

    作为全程围观的人,妧姨很了解南妧对爱情和对斐以峥的态度,她笑容又扩大几分:“对了,别那么快答应他啊,那家伙会得寸进尺的!”

    沙发消失,南妧知道这次以后她不会再见到“南妧”,也不知道她心愿实现后会继续任务还是什么,自己只能笑着点点头:“好,南妧,你要幸福啊。”

    “哈哈哈,我会的,你也是!”

    她直接转过身:“再见!南妧!”

    刷——

    南妧从自己的大床上醒来。

    她看了下时间,凌晨三点。

    明明感觉没聊多久,外面时间的流速会快那么多吗?

    现在已经丝毫没有睡意的南妧坐起上半身,明亮的眼睛很快适应周围的黑暗,露出发呆的神情。

    原来,她的穿书还真不是意外。

    或者说,这可能根本不是一本书,南妧很怀疑只是为了方便,“南妧”才把它弄成一本书自然而然地放到自己的记忆中。

    不过这些都无所谓了,反正最后是她赢了!

    经过一个多月的休养,斐以峥终于能自由行动,只要不做激烈运动。

    这些天他送过去的礼物都仿佛石沉大海,也不知道南妧气消了没有。

    他此刻坐在自己的花园里,清晰地听到隔壁花园传来小孩子欢快的玩闹声。

    想了想,斐以峥还是忍不住思念,来到了南妧别墅门口。

    这次他不再是过门而不入,是想真正见一面南妧,如果还生气,那他就、就……再想想办法!

    因为南妧之前交代过,斐以峥进别墅很顺利。

    只是还没见到南妧,他就被几个小孩拦住了。

    斐云瑾:“你怎么又来了?”

    李一白:“是来看南姐姐的吧?”

    一旁的吴娜娜看看斐以峥,犹豫三秒后朝他伸出手臂:“抱抱!”

    斐云瑾:“!!!”

    “娜娜,你看清楚啊,他是来抢姨姨的!”

    而且这家伙和自己长这么像,为什么娜娜就可以让他抱?

    这合理吗?

    还好吴娜娜听懂了斐云瑾的话,下一秒就收回手臂:“坏人,走开!”

    斐以峥:“……”

    一旁抱着南安瑾围观全程的南霁直接大笑出声:“斐以峥啊斐以峥,你也有今天!”

    哪怕南霁明白斐以峥之前为什么要用这么激进的方法引出斐家人,但这并不妨碍他现在笑他!

    敌视要抢妹妹的男人需要理由吗?

    完全不需要好吗!

    “啊啊——”

    偏偏这时候小公主突然背刺老父亲。

    南安瑾边啊边朝斐以峥方向探去,明显是要抱抱的意思。

    “安安!”

    南霁顿时一脸受伤,她对自己都没这么热情过,为什么要喜欢斐以峥这个臭男人!

    斐以峥也不管受伤的南霁,看到这个眉眼有几分像南妧的小姑娘,他很不客气地直接从南霁怀里抱走。

    南霁又不敢用力抢孩子,斐以峥还有伤不说,关键是万一弄疼小公主怎么办?只能眼睁睁看着宝贝女儿在斐以峥怀里咯咯直笑。

    如果此时手中有块手绢,恐怕已经被南霁咬烂!

    然而不过片刻,这家伙又大笑出声:“闺女!干得好!”

    只见南安瑾瘪嘴,一副要哭不哭的模样,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她刚刚干了什么,斐以峥更是有些尴尬地看着怀里这个孩子。

    小家伙穿着纸尿裤按道理也不算什么,但架不住某人是个洁癖,一想到刚刚自己和某些物体只有几层相隔……

    斐以峥:“……”

    “哈哈哈!”

    谁知大家看他难得露出这样的神情,都很是幸灾乐祸,而笑声最大的,竟然从别墅二楼的露台传来。

    不知什么时候,南妧和安宁竟然站在那看着下方花园的一切。

    斐以峥仰头,看着阳光下笑容灿烂的南妧,心底那些别扭早就消失的一干二净,也忍不住扬起嘴角。

    “妧妧,我想你了。”

    一个月没见,斐以峥竟然丝毫不害羞地在大庭广众下喊出这样的话。

    南霁要不是看他手里有“人质”,非得上前好好比划一下不可!

    斐云瑾焦急:“姨姨才不想你!”

    李一白点头:“就是就是,你这样是追不到女孩子的!”

    南逸然笑:“姑姑,我是不是要有姑父了?”

    对此,南妧的反应就是举起双手在胸口比了一个大大的叉:“我拒绝!年纪太大了!”

    南妧的这句回答让整个花园又响起一阵大笑,斐以峥也没有失望,他反正有大把的时间,可以用一辈子来努力转正!

    灿烂的阳光下,所有人脸上都是喜悦幸福的笑容。

    没错,他们同样还有很多很多时间,可以尽情享受这段幸福又开心的人生。

    这样的日子,真的、太好了!
【全网热门完本耽美小说 www.danmei.la 手机版阅读网址 wap.danmei.la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