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玄幻修仙 > 被前夫证道后我跑路了 > 第七十四章 大结局(下)

第七十四章 大结局(下)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所谓血祭, 就是高等级灵兽以身为祭,同天道定下契约,将自己的骨血甚至是灵魂全数奉献, 用来换取强大的力量。

    但是由于高等级灵兽都拥有者不低于人类修士的智慧,修行途中面临的危险也比人类修士多得多,所以几乎不会有灵兽选择用血祭这种方式来同敌人鱼死网破。

    顾吟霜想起典籍上的描述, 血祭者, 逆天而为也, 或身死或魂灭,再不入轮回。

    一股强大的力量骤然从小龙崽和九霄剑的体内奔涌而出,直冲天际。

    “害怕吗?”小九问道。

    “我不怕!为了姐姐,我什么都不怕!”小龙崽眼里写满了坚决。

    他自一出生开始, 见到的第一个人就是温宁雪。

    对于他来说, 温宁雪是他在这个世上唯一在乎的人,是唯一的温暖所在。

    结契之后的日子, 比在暗无天日的蛋壳中等待出生实在要精彩太多, 每一天对他来说都是新鲜的。

    小龙崽用双翼包裹住自己, 静静蹲坐在了温宁雪的身边。血红色的光芒缠绕着他的身体,片刻之后血光化为凶猛的火蛇, 将其包裹其中。

    在场的所有人都别过了头, 不忍心继续看下去, 却没有一个人上前阻止。因为他们清楚, 这或许是唯一能够扭转战局的办法。

    因为灵契的关系, 小龙崽共享了一部分温宁雪的记忆, 见过人间的四季流转和盛世烟火气。

    他向往着也期待着, 可若是少了温宁雪, 这一切就全都失去了意义。

    对于灵兽来说, 结契和献祭的法门是刻在灵魂里的,无师自通。

    年幼的小龙崽忍着痛意,笨拙地念出咒文。

    火焰越来越大,小龙崽的整个身体也逐渐变得透明。先是双翼,然后是右腿,很快大半个身体就变得透明,消失在无形之中。

    九霄剑浮在小龙崽面前,火焰将剑身吞噬,一龙一剑只是一息的时间,就消失在了空气之中。

    与此同时,一道耀眼的金色光芒从半空中降了下来,不偏不倚的撒在了温宁雪的身体上。

    随着白光不断地被身体吸收,温宁雪的脸色开始逐渐恢复红润,身体上的剑痕更是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周围的灵气浓郁异常,原本幽暗阴沉的镇魔塔,此刻竟如同白昼一般。白光所及之处,魔气烟消云散,足见血祭的强大威力。

    纵使隔着一段距离,众人也能感受到她身体里多了一股难以言喻的力量,虽然温宁雪现在还没有恢复意识,可威压感却让众人频频冒冷汗。

    终于,白光被吸收完毕,消失在了众人的视野之中,而温宁雪的手上多了一把新的木剑。

    剑身通体赤色,如灼灼烈焰般鲜艳妖冶,剑柄尾端刻着一条龙纹印记。那印记看来是经过精雕细琢,龙纹栩栩如生乍一看宛如真龙降世,给木剑平添了几分肃杀之气。

    温宁雪只觉得在一片黑暗之中,有谁冲她伸出了手,双眼含笑将她拉出深渊,随后却一言不发的同她挥手告别。

    她奋力的想抓住什么,指尖触碰到时却发现是一抹虚影。

    “阿宁,别怕。我们会一直陪着你,不管以哪种方式。”

    她听见小九和小红的声音,直觉告诉她有什么东西不一样了,于是她拼了命的开口说话,却发不出任何声音。

    “血祭不会痛的,姐姐不要担心我哦,小红很勇敢,不会害怕的!”

    灵契还在,识海中的感应便没有消失,她觉得自己的心脏跳得越来越快,几乎不受控制。

    血祭?

    不!不要!

    他还那么小,这一切本就跟他没有关系,他不应该承担这份因果的啊!

    温宁雪拼命地挣扎着想要起身阻止,可四肢却如同灌了铅一样,连一个抬手的动作都做不出来。

    “阿宁,打败沈决,要活着出去。”

    慌乱的心跳声清晰可闻,两道虚影的颜色越来越淡,消失在她的识海之中。

    连小九,也一起消失了吗?

    绝望如同潮水一般将温宁雪淹没,她不懂,为什么事情会变成现在这样。

    而随着虚影的消失,温宁雪的手心不断地有灼热感传来,身体渐渐回暖,半晌睁开了双眼。

    是,梦吗?

    抱着一丝侥幸,温宁雪这样想道。

    周围是熟悉的人,塔心处是被魔纹催化得已经面目全非的“沈决”,一切好像都没有变。

    “你终于醒了。”顾吟霜说道。

    温宁雪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脸颊,是湿的。她下意识的捶眼,看到手中已然大不一样的九霄剑,沉默了一瞬。

    然后又像是想到了什么,眼泪在那一刻夺眶而出。

    一双杏眼中再没有往日的神采,她求救似地看向眼前的顾吟霜,颤声问道:“告诉我,这不是真的。”

    顾吟霜想起刚才那一幕,心中仍觉得有些悲怆,难得地放缓了语调说了句,“节哀。”

    温宁雪的眼泪终于再也无法抑制,决堤而出。

    她抚摸着熟悉的剑身,却再也感受不到任何除了小九的气息,仿佛剑灵小九从来未曾出现在这个世界上一般。

    温宁雪的手指不住的摩挲着,泪珠掉在了剑刃上,瞬间蒸发的泪珠化作微弱的雾气,朦胧之中她似乎看见了小龙崽的虚影,伸手一抓却什么也没抓到。

    温宁雪心中泛起无限的悲苦,紧紧咬着下唇一言不发。

    如果当初自己没有遇见沈决,没有执意赴死要替他成就所谓的无情道,是不是也就不会有今天的场景?

    多年前自己种下的孽障,却要由小九他们来替自己承受,这世间不应当有这样的道理。

    她自己的因果,今日就让她自己来做个了断!

    没有人看见她是怎样出招的,只觉得眼前一阵微风吹过,温宁雪便消失在了众人眼前。

    须臾之间,镇魔塔的中心处就多了一道红色身影凌空而立。

    “沈决”看着上方一脸冷漠的温宁雪勾了勾唇,“阿宁,你总是这样固执。”

    “是啊,我一向固执。”温宁雪应了一声,手上的动作却丝毫没有放缓。

    心念一动,灵剑便停在了眼前,随着法决地催动变得越来越大。

    温宁雪低眉,像是在回答他,却更像是说给自己听,“可你知道么?在今天之前,我从不后悔我的固执。”

    每一个自己做的决定,都是遵从本心,无谓对错她从不后悔。

    温宁雪右手一招,散落的兵器堆中,一枚匕首飞到了她的手心。

    “可是现在,我后悔了。”

    后悔一念执着,害了小九和小红,也害了在场七大宗门所有的修士。

    温宁雪淡漠地看着沈决,将匕首贴近心口处,双唇开合,“我想了很久,究竟要怎样做个了结,如今看来,只能用你的命来结了。”

    在“沈决”略带惊讶的眼神之中,温宁雪将匕首刺入了心口。

    匕首刺得很深,连围观的人都感受到了痛意,而温宁雪却面无表情。

    她强忍着保持理智,将心脏撑开一个小口,从中取了一滴心头血出来。

    温宁雪根骨奇佳,早年修行时便已经领悟到剑道的最高真谛,那就是人剑合一。

    以身为剑,心坚则无坚不摧,一剑破万法。

    而这一滴心头血,就是催动人剑合一的引子。

    修士的心头血是有定数的,所以这招她从未轻易用过,今日对上“沈决”她心里清楚,如果这一招还不能够起效,那便再也没有能制服他的办法了。

    “阿宁连心头血都祭出来了,当真是想要我死了。”

    虽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可“沈决”的识海已经开始混乱。他强作镇定,不甚在意地腾空而起。

    温宁雪将匕首拔出,也没有管伤口,直接将心头血抛向灵剑。

    “是啊,你去死吧!”

    灵剑触碰到血液的一瞬间,周围龙息缭绕,温宁雪的身影如同一道闪电般融入了剑身之中。

    那剑仿佛有了意识一般,当即调转了方向,像是要朝着沈决逼近。

    剑虽未发,可剑气肆意挥洒,凌厉而又凶狠。众人见势不妙,结好了防御阵法,将伤员笼罩其中,一边还分心观察着战况。

    终于,灵剑动了。

    冲天的火光将镇魔塔的黑暗驱散,那把剑宛如白昼流星一般,刺向沈决的胸口。

    由于速度太快,剑尖处隐约能看到微弱的火星,只一个眨眼的功夫,沈决周身的炽天锦便被融毁。

    他甚至来不及反应,下意识的想用归一剑阻挡却发现右手根本不听使唤。

    他暗骂了一声,心里对这原因一清二楚,只得另想法子。

    千钧一发之际,“沈决”倾尽全力一个闪身,躲开了这一道攻击。

    围观的人心都提到了嗓子眼,这一击没能对“沈决”产生任何损伤这可如何是好?

    然而本来同“沈决”擦身而过的利刃竟然调转了方向,在空中化作了繁星点点,火光之中犹如陨石一般坠落了下来,不偏不倚全都砸在了沈决的身体上,暗黑色的魔气顷刻间涌出。

    没有给他任何的反应时间,剑芒将涌出的魔气撕了个粉碎,“沈决”吃痛一声,以头朝地的姿势坠了下去。

    碎片聚了起来,重新化为灵剑,在空中盘旋了一阵,随后一阵白芒闪过,温宁雪执剑缓缓落了地。

    “龙息和上古灵木都是克制心魔的利器,不要挣扎了。”她看着失血过多的“沈决”冷冷开口。

    无论怎样灌注魔气,伤口都始终无法愈合,眼见自己好不容易得来的身体变得千疮百孔,“沈决”的脸上此刻终于露出惧意,“你,你杀了我,他也会死。”

    他死死盯住温宁雪,他在赌,赌温宁雪心中对那人还有情意。

    然而回答他的,是一道猛烈而又灼热的疼痛。

    温宁雪毫不犹豫,一剑刺入他的心脏。

    “从今以后,我们二人,才真的是两不相欠了。”

    在“沈决”震惊的眼神中,龙息顺着心脏渗入了他的五脏六腑,惨叫声不绝于耳,魔气四处逃窜,却被龙息一一吞噬,一丝不留。

    温宁雪别过头,从储物袋中掏出一张手帕,轻轻地将灵剑擦拭干净。

    众人见沈决倒下,立马欢呼雀跃了起来,这一仗比他们想象的要简单许多。

    温宁雪被簇拥在中间,却开心不起来,她总觉得有哪里不太对劲。

    方才那一剑,他本来是可以躲掉的。

    “靠!大家小心,他还没死!”

    身后传来一身惊呼,温宁雪猛的一回头,在触到那人眼神的一瞬间,她才恍然大悟。

    众人纷纷亮出武器准备补刀,却被温宁雪阻止,“心魔已死,他是沈决。”

    是了,方才那人不躲,想来是那一半的善念从中做了什么。

    沈决呕出一口鲜血,伴随着猛烈地咳嗽。

    “你,不杀我?”

    他虽然被压制在识海深处,可不代表他对发生的事情一概不知。

    温宁雪波澜不惊,“我要除的是魔,而你是人。”

    末了她又补了一句,“你没死也好,我也少些杀孽,从今以后,我们就是陌生人了。”

    “温师姐!他要是再入魔了为祸人间可怎么办,应该斩草除根啊!”人群中有人急切地说道。

    这么想其实也不无道理,毕竟无情道易生心魔,这是整个修仙界都知道的事情。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都认为不能放过沈决。

    沈决苦笑道:“我修为尽失,你们大可放心。”

    道心破碎,剑灵蒙尘,他的一身修为自然也不复存在。

    此话一出,全场哗然。

    他们今天也算是见证了一个天之骄子的陨落。从登仙几步之遥的长老,沦落成一个修为尽失的普通人,这是怎样的人生境遇。

    温宁雪:“既然这样,大家先尝试联络一下长老们想办法出塔。至于沈决,就留给玄青门发落吧。”

    她看也不看沈决,心里只想快点出塔。

    等到这一切结束,她就能去翻阅天书,查找复活小龙崽和小九的方法。

    不管多难,不管要付出什么样得代价,她都不在乎。

    “阿宁,等等。”

    沈决的身上全是血窟窿,此刻却顾不得许多,用极其嘶哑的声音将温宁雪叫住。

    他眼中带着忐忑和期许,问道:“如果从今以后我们是陌生人,可不可给我一个重新开始的机会?”

    他问得那样卑微小心,再加上那样一张脸,换做是谁都不会忍心拒绝。

    温宁雪的脚步顿了一下,没说什么,径直就准备离开。

    就在这时,从塔顶伸出一道月白色的阶梯,没人知道这阶梯是怎么来的,可它却切切实实地伸到了温宁雪脚下。

    正当温宁雪疑惑之时,她的脑海中响起了一道庄严而肃穆的声音。

    “你以剑斩情,终悟得大道,现降下登天梯,特许你以凡人之躯登入仙界修炼。”

    登天梯?

    温宁雪总觉得在哪里听过这几个字,但是一下子却想不起来。

    “登天梯,这是登天梯啊!传说天道降下登天梯,就是对修士最大的认可。登上登天梯,就可以直通仙界,等同飞升。这是大机缘啊!”

    温宁雪却很理智,并没有被这突如其来的机缘冲昏头脑,天道有常,不会无缘无故降下登天梯。贸然登上,说不定会付出什么惨烈的代价。

    温宁雪平静地问道:“为什么是我?”

    她只不过是斩杀了一个心魔,哪里就有了走登天梯的资格。

    天道并没有因为温宁雪的怀疑而生气,反而非常欣喜,“不愧是我看中的人,没有被眼前利益冲昏头脑。”

    他解释道:“你天资卓绝,飞升只不过是迟早的事。这本是你命中一道情劫,方才你斩情悟道,心境已然得到锤炼,这登天梯自然就降下来了。”

    飞升有的时候,差的就是那一分的顿悟而已。

    温宁雪不解,“既然这样,那当年有人杀妻证道,却为何落了这样的下场。”

    天道有些不悦,“这片大陆,从未有过杀妻便能证道这一法则。他修的是无情道,而杀妻便是误入了绝情道。道心崩塌,走到这一步是因果循环,注定的。”

    温宁雪愣了一下,无情道之外竟然还有绝情道这种东西。

    更没想到的是,杀妻证道,竟然从头到尾就是不被天道所承认的事情。

    真是讽刺,温宁雪这样想。

    “如何?你可愿上这登天梯?若是拒绝,就再也不会有这样的机会了。”

    温宁雪陷入了纠结之中,且不说她修为还太低,去了仙界就是任人宰割,她不可能放弃翻阅天书,复活小龙崽和小九的机会。

    她咬了咬牙,刚想拒绝,却听见天道说:“要是你担心你那灵兽和剑灵,仙界有的是东西可以复活他们。而且他们也没有死,而是在你的九霄剑中沉睡。”

    “剑灵和灵兽,都依赖着主人的修为,其他的不需要我多说吧。”

    没死?

    温宁雪激动地问道:“你说的是真的?”

    天道一脸黑线,“天道的一言一语都有法则力量,不会作假。”

    温宁雪想也没想,飞快的点头,生怕天道反悔。

    可在抬脚的那一刻,还是犹豫了。

    “我还有事情没处理完,有很多事还没交代,可以给我几天时间吗?”温宁雪言辞恳切。

    她不能这样一走了之,至少退婚的事情还要她亲自出面。

    天道还是第一次见到和自己谈条件的,可毕竟她还有大用处,只得耐着性子。

    “登天梯可没有那么随便就能降下,两界时间流速不同,走一个来回这里也就过了一息而已。你大可放心,有事届时再回来处理便是。”

    温宁雪听出了天道的不耐,再没有犹豫,一步一步的走上雪白的台阶。

    红色长裙在登天梯白芒的映衬下微微泛着光,众人远远看着,只觉得眼前的人美得不属于人间。

    沈决痴痴地望着温宁雪,心中泛起苦意。

    从今以后,她是云上的明月,他是地上的尘泥。

    可他仍旧妄想,将那月亮摘下。

    镇魔塔的喧嚣在此时已然停歇,可属于星斗大陆的故事,还在继续。
【全网热门完本耽美小说 www.danmei.la 手机版阅读网址 wap.danmei.la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