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BG言情 > 直男炮灰被主角受看上了 > 第33章

第33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虞知颐毕业以后成为了一名医生, 和孟潺住在了一起。

    孟潺接手公司以后,整个人很忙,虞知颐每天要做大量的手术,也忙, 见面的机会反而少了。

    再过几天就到了孟潺的生日, 虞知颐一直在想关于礼物的事, 前年虞知颐生日的时候,孟潺送了他一对对戒, 这个礼物肯定不能再送了。但是孟潺几乎什么都不缺 , 虞知颐想了半天也不知道送什么。

    他每天都在想这件事,就连两人约会的时候也经常走神。

    他们两今天去看电影, 电影演了什么,虞知颐一概不知。

    电影结束以后, 孟潺问他“你小子是有心事吗?怎么闷闷不乐的。”

    虞知颐收敛了脸上的情绪,笑了笑“没有啊哥哥,你看错了。”

    现在临近深秋的季节,虞知颐穿着大红色的卫衣,他皮肤白,衬的一张脸明艳精致, 笑起来潋滟生辉的。

    孟潺则是穿了一件深蓝色大衣, 随着年龄渐长, 他的眉目更为深邃冷峻,岁月在他脸上添了一层独属于男人的成熟稳重。

    周围人的目光时不时放在他两身上,没办法,他俩实在太养眼了。

    “没有最好。”孟潺牵着人的人放进自己口袋里,和他走出影院,“有什么事别瞒着我。”

    虞知颐心虚地支吾着。

    孟潺偏头瞥他一眼, 挑着眉毛,伸出一只手捏着他的脸,“怎么?真有事瞒我?”

    虞知颐白净的脸被他捏的变形,他委委屈屈地嗯哼了一声,含糊不清地嘟囔“哥哥,你捏疼我了,好痛的。”

    “你该。”孟潺收回了手,“一天天心事多。”

    虞知颐眼睛弯起,月牙似的,乖的不得了。

    两人坐电梯的时候,进来了一个女生,女生穿着jk套装,大冷天里只穿了一件白衬衫和黑色短裙,不怕冷似的。

    孟潺莫名想起了自己妹妹孟帘大冬天的也这么穿,他的直男脑回路不懂这种穿法,难道都不怕冷的吗?

    他觉得不可思议,多看了一眼那女生,只一眼就收回了视线。

    这一切刚好被虞知颐看到了,气的牙痒痒,同时心里突然知道给孟潺送什么礼物了。

    在孟潺生日那天,他从公司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很晚了,刚打开门,客厅还亮着灯。

    孟潺以为虞知颐在房间里,扯开领带脱下西装丢进了洗衣篓里,往房间走去。

    刚走到门口,虞知颐的声音突然传来“哥哥,别进来。”

    但是已经晚了,孟潺已经按下了门把,并开了门。

    入目是一个漂亮至极的“女人。”

    他半坐在地上,上身穿着一件白色jk制服衬衫,下面则穿了一条灰色百褶裙,堪堪只到大腿根。他还穿了一条薄款黑丝,包裹住了骨肉匀停的两条长腿,长腿微微弯曲着,有一种别样的诱惑。

    “女人”一头长卷发,肤色冷白,嘴唇嫣红,眼尾细长,配上因为惊吓而张大的眼,整张脸有一种极其欲感的清纯无辜。

    孟潺站在原地,有些没认出来眼前这漂亮女人是谁。

    直到虞知颐惊慌地喊“哥哥。”

    他才反应过来这是虞知颐,不禁笑出了声“你做什么呢?”

    虞知颐脸颊泛着羞耻至极的红晕,耳垂都红透了,他从地上站了起来,抿了抿唇,“不好看吗?”

    平心而论,好看的,甚至到了特别好看的程度。

    虞知颐的脸本就生的明艳精致,有几分女生相,他不知道从哪里买的假发,质量很不错,戴上的时候和真发差不多,嘴唇可能是抹了点口红,什么色号孟潺分不出来,只知道是红的 ,将本就嫣红的唇染的更瑰丽了。

    皮肤又十分素白,一张脸好看的逼人。

    他的身材清瘦颀长,穿着这一身女装很搭,特别是穿着黑丝的两条长腿,长而瘦。

    欲的不行。

    孟潺觉得莫名口干舌燥,“好看。”

    虞知颐忍着心里的羞耻,没有穿鞋子,踩上了孟潺的脚,他原本就比孟潺高一点,踩在他脚上的时候差不多可以俯视孟潺。

    “那哥哥喜欢吗?”虞知颐圈着他的胳膊,咬了咬孟潺的耳垂,轻轻地往他耳朵里呵着气。

    孟潺搂住他的腰,虞知颐实在太魅惑,他有点忍不住,哑着嗓音“喜欢。”

    虞知颐却突然使小性子,往后退了几步,眯着眼看他“哥你果然还是喜欢女人的吧?看见我穿女装这么大的反应。”

    “……”

    孟潺无语,他捂着额头,“你脑子里都在想什么?”

    虞知颐双手抱胸,目光审视着他,还带着隐隐的委屈“今天坐电梯的时候,你多看了一眼一个女生,别以为我没看见。”

    孟潺才知道他说的是什么,就算两人已经在一起了好几年,孟潺有时候还是不能理解他神奇的脑回路。

    他把事实说了出来。

    虞知颐半信,“真的?”

    “嗯。”

    他的脸色好看了一点,露出了一种被顺毛的愉悦,别别扭扭地说“那我和她……谁好看?”

    孟潺觉得他这样特别可爱,大步上前,大手托着虞知颐的脸,亲了亲他的嘴唇。

    “我的知颐最好看。”

    他的语气平静,却透出一股藏不住的宠溺。

    虞知颐被取悦到了,眼睛舒服地眯起,和他接着吻。

    亲着亲着两人又亲过火了。

    等孟潺意识到的时候,两人已经躺在了床上,虞知颐的眼睛又欲又湿,像是雨天里沾了雾气的花朵。

    孟潺素来淡色的薄唇被口红蹭出一片红,染的他冰冷英俊的眉目显现出很淡的柔。

    一阵燥热裹挟在心里,虞知颐的眼底是一片晦暗的欲望。

    他将孟潺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口,低哑着嗓音“哥哥,摸摸我。”

    孟潺被美□□惑,后面的事忍不住都随了虞知颐的愿。

    在欲望到达顶峰的时候,孟潺听见虞知颐的声音。

    “哥哥,生日快乐。”

    “我把自己送给你,你接受吗?”

    孟潺忍不住笑了一声,亲了亲他的眼睛,“哥哥接受了。”

    “这个礼物我很喜欢,永远陪着我吧,我漂亮的小礼物。”

    那身女装最后是不能穿了,黏黏糊糊的,沾染了各种液体。

    虞知颐洗完澡出来,孟潺坐在床上抽着烟,烟雾缭绕中露出深邃的眉目,看见虞知颐时,把烟头碾灭在了烟灰缸里。

    “过来。”孟潺朝他勾了勾手。

    虞知颐爬上床,抱着他的腰,“哥哥,你别再抽烟了。”

    “嗯。”孟潺说,“以后不抽了。”

    是不能再抽了,他还想陪虞知颐活久一点。

    “你也不能去看别的女孩子。”虞知颐细腻的脸蛋在他胸前蹭啊蹭,语气幽怨“我才是你的恋人,我难道不好看吗?干嘛要看别人。”

    “小作精。”孟潺说他,捏着他的后颈肉,淡声“行,哥哥不看。”

    虞知颐满意了,将孟潺抱的更紧了,袖子上扯,露出手腕的疤痕。

    孟潺知道这些疤痕的来源。

    虞知颐精神状态极差的时候,经常会忍不住伤害自己,有时活着欲望太低,也会做些傻事。

    而他后背的疤是虞城曾经用刚烧开的热水淋在了他的后背。

    虞知颐说这些的时候,神情很平静,似乎在说合自己无关的事,却也让孟潺心疼了好久。

    每次看到这些疤痕,孟潺总会忍不住泛起心疼。

    他无意识地摸着这些疤痕,像是在感受虞知颐过去的苦楚。

    虞知颐安慰他,“哥哥,这些疤痕已经算不了什么了,以后也不会再有了。”

    孟潺的手摩挲着他的脸,低声“疼吗?”

    虞知颐轻轻地笑了一下“疼的。”

    “所以哥哥,你多心疼心疼我吧。我实在太爱你了,我怎么能这么爱你呢,爱到有时候觉得和你分开了几秒,我拥有的花没有送到你手里,就好可惜啊。”

    因为太爱你,你的心疼便会成为我最珍贵的希望。

    孟潺低头,亲了亲他的头发,说:“我会一辈子疼爱你,你以前没有尝过的甜,哥哥以后都会给你。”

    我最可爱的小狗,我永远对你好。

    一转眼,两人已经住在一起将近五年多了。

    两人当然也会吵架,但是因为孟潺足够宠爱虞知颐,虞知颐也是个乖小狗,两人的架经常吵不到一天。

    每一天都是热恋。

    孟潺在谈项目的时候喝的实在太多,已经醉了,虞知颐赶来接他的时候,他正岔着腿,一只手撑着额头,一言不发,气压很低,身边的人都不敢靠近他。

    虞知颐进去的时候,吸引了在场所有人的目光,他们都知道百盛集团的总裁有个同性恋人,但一直不知道是谁。

    今天见到了,才意识到为什么孟潺会喜欢一个男人。

    这张脸简直美的不像话。

    可惜美人脸色不好,冷冷漠漠的,也只有在和孟潺说话的时候才会有一点柔和。

    “哥哥?”

    孟潺神情沉沉,听到熟悉的嗓音,哑声“知颐?”

    “是我哥哥。”虞知颐托着他的手臂,对众人道“我先带他回去了。”

    两人出了门,孟潺已经喝醉了,他喝酒不容易上脸,即使是醉了,脸色也和平常一样。

    唯一不一样的,是他的态度。

    孟潺平时话少,情绪内敛,但喝醉了以后,话就多了起来,情感也更外露。

    “知颐,知颐。”他一遍遍地喊着他的名字。

    虞知颐拖着他,耐心地一遍又一遍应。

    孟潺狭长的单眼皮微微弯着,神色有一种漫不经心的慵懒痞气,说出来的话也大胆而轻挑。

    “虞知颐,虞知颐。知颐啊,我的小美人,我的宝贝,我的弟弟,我可爱的小狗,哥哥很爱你啊,你知道吗?”

    孟潺清醒的时候从不说爱,但虞知颐知道孟潺是爱他的,但冷不丁从他口里听到,受到的惊吓还是实打实的,他差点要摔一跤。

    “哥哥……你真的醉了。”虞知颐羞涩得脸都快烧起来了。

    孟潺突然一把将人按在墙上,手还贴心的放在了虞知颐的脑后,虞知颐眼神呆楞楞的,没缓过来。

    “知颐,或许以前我不爱你,但我现在爱你,全世界没人比我更爱你。”

    虞知颐眼眶立马湿润了。

    孟潺帮他吻去了眼泪,在他耳边说了一句话,虞知颐的眼泪掉了下来,而后笑着说“好。”

    或许路过的风听到了孟潺说的那句话。

    他说。

    “我最最漂亮的人啊,跟我回家吧。”
【全网热门完本耽美小说 www.danmei.la 手机版阅读网址 wap.danmei.la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