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整个留学生寝室就我一个直男 > 第75章 番外1

第75章 番外1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早上七点了,天灰蒙蒙的,一团浓雾,和往年一样,是个阴天。

    宋子言掀开薄毯,从躺椅上起来,一晚上没睡,骨头有点酸,活动几下筋骨,进厨房简单做两个三明治,走到一个卧室前,敲敲门:“施特。”

    喊了两声,没人应,他推开门,屋子里空无一人。

    宋子言正欲去卧室拿那部备用机,忽然想到了一个可能,止住脚步。

    下楼的时候,一楼花店已经开了门,老板和店员小妹正从车上搬运花,看到宋子言后打了声招呼,“这么早啊。”

    “是啊,今天要去墓园。”宋子言顺手帮老板从车上搬最后一盆花下来。

    “哦!”老板想起来,手指指着他摇了摇,“三月二十五,去看你……”那个称呼他似乎不好说。

    宋子言笑说,“看我老公。”

    旁边店员小妹顿时瞪大了眼。

    老板笑了笑,问他花束是否还和去年一样,得到肯定答案后给他包了一束,宋子言付好钱,寒暄两句便离开了。

    他走后,店员小妹立马惊声,“老公?!那帅哥不是男的吗。”

    “大惊小怪,亏你还是年轻人。”老板整理着花。

    “我的天……”店员小妹还在惊讶中,“他们结婚了啊?”

    “听他说是的。”

    “咱们国家同性恋不是不准结婚吗……哦,他好像是外国人。”

    “中国的,混血。”

    “他老公在墓园工作?”

    “没有,”老板叹了口气,“去世了,不然他买白玫瑰干什么。”

    “啊?!”

    ……

    这个时间点,巷子里的早餐店陆陆续续开了门,卖肠粉煎饺的小摊贩也到了巷口,三两穿校服的学生站在摊位前。

    宋子言来到公交站,没两分钟,等到了他要坐的那趟公交。

    运气不错,后排有许多空位。

    他走到最后一排,坐在靠窗的位置,摸着无名指上的戒指。

    一个小时的车程,到了地方。

    有人来过,墓碑打扫得很干净,放有一束白色菊花。

    宋子言将那束白玫瑰放在墓碑前,而后缓缓蹲下,看着墓碑上的照片,那是一个有着深黑色头发,墨绿色眼睛的清俊男人。

    宋子言伸手抚摸,清浅笑道,“艾维斯,我来看你了。”

    “你在那边过得怎么样,有没有想我啊?”

    “你问我?”宋子言把包垫在地上,坐下,脸贴着他的照片,笑着说,“我当然很想你。”

    “这一年过的呢,也就那样,没什么特别的,就是马上快30岁了,哈哈,有点怪怪的。”

    “哦,还有你弟弟,菲格莱因,你说都是一个妈生的,怎么性格就相差那么大呢,你那么温柔,他却那么高冷,是的,他今年好像也没交到朋友。”

    “不过有没有我也不确定,以前有什么事还会和我说,这两年不爱跟我说那些了,动不动就发脾气,来见你都不和我一起。”

    宋子言笑了下,“我觉得可能是他意识到自己有个男嫂子,就觉得不自在了吧,毕竟十八岁了,什么都懂了。”

    “也挺有出息的,上个月他生日那天忽然给了我一张卡,里面居然有二十万,他说是自己做编程代码赚的,都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学会了那些。”

    “厉害吧,喂,你得感谢我啊,是我的功劳啊,我把他养这么大,要不你奖励我一下,让我今晚梦见你?”

    宋子言摸着他名字下面的数字,-,轻声说:“你说你怎么就不让我梦见你了呢……”

    宋子言醒来的时候,发现天已经快黑了,下着毛毛细雨,衣服全部潮湿,拿出手机,三月阴雨天,才发现手冻得冰凉的,哈一口气在手上,打开手机,已经晚上六点多了,靠着墓碑睡了三个多小时。

    宋子言脸贴着照片出了会儿神,笑了笑,在上面亲了一下,“我该走了,六月再来看你。”

    宋子言起身,缓过腿那股麻劲,捡起包,慢慢往台阶那儿走,倏地,脚步一顿,看着台阶最底端撑一把黑伞,身穿天青色风衣,背对他站着的男人,心重重跳了一下。

    男人似乎听到脚步声,转过身。

    黑色头发,墨绿色眼睛,薄寒月光一样的神色与气质。

    宋子言愣了愣,回神,笑说:“……我还以为是你哥呢。”他眼中闪过一缕明显的失望。

    菲格莱因握着伞柄的手收紧,脸色冷了两分。

    “你怎么来了?”宋子言走下台阶,“没去学校吗。”

    菲格莱因今年读大一,在隔壁G市理工大学读书。

    今天是周一。

    菲格莱因语气不好,“不想去。”说完,他把脱下的风衣放宋子言手上。

    “……不想去今天就不去吧,明天再去,”宋子言把衣服还给他,“不用,我又不冷。”

    “你衣服湿了,会感冒。”菲格莱因没接。

    “想多了,这样就感冒了像话吗,何况没湿,有点潮而已。”宋子言示意他接,菲格莱因不接,他就想放他撑伞的臂弯里,谁料对方手一甩,衣服便掉到了地上。

    “哎,你看!”宋子言忙去捡,拍了拍,地面虽然是湿的,好在干净,“还好没弄脏。”他说着又要还,忽地对上了菲格莱因冷若冰霜的目光。

    “你至于吗?”

    “?”宋子言皱眉,一句‘什么’还没有说出来,手被抓住。

    “你看看你自己手有多冰!看看你自己脸色有多苍白难看!每年今天都是这副样子!”菲格莱因抓紧他的手腕,“宋子言,你是不是也想像艾维斯一样去死啊!”

    “艹,”宋子言被弄出了火,用力甩开他的手,“你他妈傻B是不是,我这样跟你有屁关系?”

    菲格莱因冷冷看着他,几秒后,把伞放他手里,大步离开了。

    宋子言望着他的背影,忽然有点头痛,叹了口气,往前走,等他到马路边时,菲格莱因已经不见了,路边停了一辆空的出租车。

    宋子言走过去,弯腰透过开着的车窗问,“走吗?”

    “走啊。”

    宋子言没急着上车,“您刚才有没有看到一个年轻人,很高。”

    “有啊,他坐另外一辆的士走了,我就是他喊来等你的,对了,”司机问,“你是姓宋吧。”

    宋子言放下心,说是姓宋,拉开车门坐上车,车内开了空调,身上寒意去了一半,有种疲惫的感觉,不经意一瞥,看到车窗玻璃上自己的样子,分明不是很清晰,但却能看得出他脸色有点不好,唇无血色,三十岁的人了,一晚没睡,眼底有些青不说,整个人透露出来得就是满满的颓靡。

    难怪施特那小子说他,没说错,可话也着实够难听的,什么叫他也想像艾维斯一样去死,这话也像没把艾维斯这个哥哥放在眼里似的。

    宋子言不爽归不爽,没必要跟才成年的小孩子置气,手机飞行模式关了,弹出一些糟人的信息,划了,给菲格莱因打电话,拒接,转而发信息:[晚上吃什么?]宋子言想想:[要不吃凉菜吧,你肯定先到,别买夫妻开的那家,不好吃,买说话有口音的那个。]几分钟后,菲格莱因才回信息:[你不知道吃那些不卫生?]宋子言:[呵呵,吃了三十年,也没见把我吃死了。]菲格莱因:[……]菲格莱因:[我做饭。]宋子言:[哈哈,哟哟哟,真懂事啊小施特。]菲格莱因:[别把我当小孩。]宋子言:[你不就是小孩。]对方没再回他,宋子言退出窗口,看到来自老妈的十多条未读消息,他叹了口气,没点进去看,老妈这时却又打电话过来了,没办法,他只好接通。

    “终于舍得开机了啊,”老妈张口就是阴阳怪气,“回去了啊?”

    “您要再这样我就挂了。”

    “你以为我想这样?”老妈说,“一个当妈妈的,看着自己儿子为了一个死去的人,不像个活人样,你说她会是什么心情?”

    宋子言无奈了,“我有不像活人样吗?”

    “那你为什么还忘不了他,不找一个新人,”老妈深深叹了口气,“八年了啊,言言,妈妈也不是个冷血不知心的人,但艾维斯都去了八年了,你怎么就……唉……”

    宋子言也叹气,“……妈,我不懂您的逻辑,我忘不了艾维斯我不找新人跟我不像活人样完全没有任何关联,何况我没有不像活人样,你实事求是,难道我现在过得不好吗?你也知道,我都在S市买房了好吗。”

    “这是两码事,”老妈说,“你也知道的,我和你爸爸并不赞同你在S市买房。”

    “你们不赞同的事多了。”

    “你还在记挂当初我们接受不了你喜欢男人的事?”老妈说着声音大了起来,“你说那么突然要我们接受?你自己不清楚自己的牛脾气?闹到断绝关系是我们的错,可是我和你爸爸反应为什么那么大?你邮寄个请帖过来说你和艾维斯结婚办喜宴了,请我们还有亲戚们去喝喜酒……老天爷啊,我现在想想都还气得发晕啊。”

    “您消消气消消气,那时候确实是我不懂事。”宋子言脸上挂了笑意,那时候他十九岁,跟艾维斯在一起半年了,每一天都要比前一天多喜欢艾维斯一点。

    两个人聊着未来,不知怎么就聊到结婚,国内结不了,他们就说要去能结婚的国家,可两个人都没有签证,也没有到年龄。

    宋子言却觉得好着急好想马上结婚,觉都睡不着,艾维斯只好哄他,就给他们做了两本结婚证,上面贴着两个人在学校拍的证件照片。

    那个时候他已经向爸妈出柜,关系很僵,也是真不懂事,但让现在的他重选一次,他还是会那么做,他为了向爸妈表示自己的决心,给爸妈还有亲戚邮寄了请帖,让他们六月一号来G市喝喜酒,后来当然一个人也没有来。

    那天就只有他和艾维斯两个人,不对,还有才7岁的菲格莱因。

    两兄弟的母亲是个德国人,在教堂工作,父亲是个酒鬼,菲格莱因两岁的时候,他们母亲就因病去世了,父亲也早一年前就不见了踪影。

    艾维斯本来就不赞成他这样和家里对着干,也怕他会后悔,他生活拮据,什么都需要靠自己,还带着一个弟弟,所以对他说了一大堆道理,但在他快要生气的时候,终于拿出戒指向他求婚,与此同时还有一张存了五万块钱的卡,他说这是他所有的积蓄,他们结婚了,当然得由他保管,由他随意支配。

    他油盐不进,老妈明知道,却也免不了操心,“那个艾维斯的弟弟,叫菲什么……”

    “菲格莱因。”宋子言说。

    “对,他今年应该十八了吧?”

    “上个月满的。”

    老妈又叹气了,“你真是上辈子欠他们一家的……你不找新人肯定也有他的问题吧,一个单身男士带着个孩子,唉,他十八了,成年了,你可以不用管他了,赶紧……”

    “妈啊南……”宋子言打断,他理解老妈的担心,做父母就盼着孩子成家,但他真的不需要,不想说了,草草敷衍两句就挂了。

    宋子言还没到家门口,才进楼道,便闻到了泡椒炒牛肉的香味,一天没感觉到饿,这时肚子直叫,一步两个台阶,家门一打开,香味更浓了,果然是他家。

    他进厨房一看,菲格莱因围着个围裙在炒菜,是他的围裙,上面一个超人肌肉图案,顿时就乐了,拿出手机拍了一张照片。

    菲格莱因有所感应,看到他在拍照后皱了皱眉,然而没说什么。

    宋子言斜靠着墙,玩笑道:“你说,我要是把这照片发你们学校论坛,让你那些迷妹们看到了会咋样啊。”

    菲格莱因没什么表情,“随便。”

    真是没一点玩笑细胞,不过宋子言也知道,他就算发迷妹们估计还会觉得菲格莱因更有魅力,菲格莱因因为那张俊美的脸,在学校是个万人迷,性格臭完全不影响,反而还更招人喜欢,现在不都流行什么高冷酷哥么。

    “你先去洗澡,”菲格莱因说,“还要炒个青菜。”

    “行。”宋子言去洗澡了,出来时菜已经上桌,看到他出来,菲格莱因拿起碗开始盛饭,茶几上还拌好了一盘切好的酸奶水果,他不由在心里感叹,这孩子是真贴心。

    菲格莱因虽然性格不好,但其它方面和他哥艾维斯一样,大概是从小家庭原因吧,是真的懂事,他带菲格莱因这八年里,基本没操过什么心,有的时候对方还会反过来照顾他。

    “什么时候去学校?”宋子言夹了块牛肉放嘴里。

    “吃完饭。”

    宋子言点头,扒一口饭到嘴里,“这个周末回来一趟,搬家。”

    菲格莱因停止了吃饭,拧着眉看他,“我们不住这了?”

    “紫星一号记得吧?前两天交房了。”

    菲格莱因脸色顿时臭了,“我不去。”

    宋子言乐了,知道这孩子是在这住出感情了,也是,他也不太舍得,都在这儿住了八年了,见过楼下店铺一家家换了多少。

    “你不是总嫌这儿吵么?”宋子言说,这是老小区,隔音不好不说,楼下各种店铺,后面那栋楼还有个幼儿园,到了晚上小广场还有大妈大爷跳广场舞。

    有的时候宋子言都嫌吵,没钱的时候想换,有钱了就舍不得了,一直拖到现在。

    菲格莱因没说话,无声抗议似的。

    “那房子不退?”宋子言说,“咱们偶尔来住住?长期肯定不行,住这儿我上班麻烦。”

    从这到公司不堵车要一个小时,堵车少说一个半,还好他工作不用赶早,不然天天得扣工资。

    菲格莱因顿了下,吃着饭,一会儿后“嗯”了声。

    “同意了?”

    “退吧,浪费钱。”
【全网热门完本耽美小说 www.danmei.la 手机版阅读网址 wap.danmei.la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