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有氧呼吸 > 第43章 肆拾叁

第43章 肆拾叁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藤丸立香惊愕地望着你。

    “哈、哈斯塔小姐,您在开玩笑么?”她结结巴巴地说,“如果相对论是错误的,如果上帝真的存在……”

    年轻的御主忽然反应过来,“等等,服务器是怎么回事?”

    “在狭义的概念上,服务器是运行更快、负载更高的大型计算机。”你说,“不过我猜你问的不是这个……嘛,算了,反正也不是什么秘密,我就都告诉你好了。”

    你和颜悦色地问藤丸立香:“Master,你听说过「盒子理论」么?”

    “没有,”藤丸立香面带惊恐,“那是什么?”

    “一种和缸中之脑差不多的科幻假说。”你说,“大意就是人类现在所认知的宇宙,其实只是一台电脑里演算的程序,所谓的造物主正是有能力设计和修改这个庞大程序的程序员,人并不是万物的尺度,一切皆虚然。”

    “这个假说是真的。”你注视藤丸立香那双漂亮的琥珀色眼睛,“你们人类的经典理论认为自然界连续而没有极限,可事实与之相反,科学家们发现速度的极限是光速,能量存在着能量子这个最小单位,现有的理论无法解释这些问题,于是有些人误打误撞地提出了「盒子理论」这个靠近真相的假说。”

    “程序产生超出设定的自我认知是非常严重的演算事故,路西法不得不编出一套大一统理论来掩盖它,但人类是有极限的,你们的大脑只有860亿神经元,路西法的运算系统在投胎降级后计算速率大幅下降,它到死都没能编完这套理论,晚节不保不说,还让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转而相信量子力学。”

    你摇头道:“丢人。”

    藤丸立香目瞪口呆。

    “这不可能!”她反驳道,“我知道哈斯塔小姐是更高次元的生物,但你说我们人类只是程序……证据呢?我明明好好地活着啊!”

    “活着又如何?存在这件事本来就是没有意义的。”你耸肩,“至于证据,那玩意到处都是。难道Master你从来就没有奇怪过我们这些英灵的面板上为什么会有等级和白值这种数据么?还是说你觉得你作为御主每天的行动体力上限只有140AP很正常?”

    藤丸立香:“……”

    她一脸想要吐槽却找不到言语的纠结表情。

    “Is man one of God's blunders Or is God one of man's blunders(人类是上帝犯的一个错?还是上帝是人类犯的一个错?)”你吟诵尼采的名言,“我想答案已经很明显了。”

    自古以来所有最聪明和最愚蠢的人类都在试图证明一件事——宗教和科学对立相斥。他们用迷信描述科学,用科学发展迷信,科学地迷信,又迷信科学,矛盾而分裂。

    然而这只是另一个谬误罢了,这世界既不唯物也不唯心,上帝不掷骰子,祂玩游戏。

    你漫不经心继续道:“所以啊Master,既然这世界没什么大问题,而我刚好最近有些思乡心切,你要是不介意的话,能不能在我的辞呈上签个……”

    你的声音慢慢停住了。

    因为一层水雾漫上了藤丸立香的眼睛。

    “你骗人。”她说,眼泪大颗大颗地溢出眼角,“这不是真的,不是……”

    你:“……???”

    你懵了,心说不是吧,你的新上司看上去不像是那种接受不了新世界观会被整崩溃的老古董啊?你慌慌张张地凑上前,想安慰藤丸立香,却被房间中忽然出现的黑色火焰逼退。

    戴着绿帽的英灵从藤丸立香的影子里浮现,那是一个十分英俊的男人,衣着风格酷似某日本知名假酒黑恶集团,他小心地把抽泣的御主笼罩在自己的披袍下,蛇一样的金色眼睛没有温度地扫过你的脸。

    “抱歉,哈斯塔小姐,”一身墨绿的复仇者冷淡道,“不过我想你们的谈话必须要暂时终止了。”

    你被他礼貌地赶出房间。

    4.直抵天堂

    你再次见到藤丸立香是在三天后。

    这三天你过得不算好,心里总惦记着上司那张泪眼汪汪的脸。拯救过世界十几次的人类最后的御主其实泪点和接受程度都很低——这个奇妙的发现使得你在这次偶遇时的行动异常拘谨,弄哭小姑娘不是什么光荣的事,你怀着些微歉疚地走到刚从小卖部里出来的藤丸立香跟前,扭捏地向她打招呼:“嘿,Master。”

    “早上好。”藤丸立香笑着回应,你见她的表情并没有厌恶,马上打蛇上棍地缠了上去。

    “Master要去哪儿?”你问。

    “我刚刚从达芬奇小姐那领到了这个月的呼符,正准备去抽卡。”藤丸立香说,她忽然想起了什么,迟疑地问:“我记得哈斯卡小姐的个人资料上写着曾在地狱就职,你认识红阎魔么?”

    “认得呀,阎魔大王的养女嘛,做饭特别好吃的那个。”你说,“怎么了?”

    藤丸立香面露羞涩,“这么说虽然有点不好意思,但我们迦勒底真的很缺高星的剑阶从者……不,应该说一个五星剑单体都没有,这类从者全是高贵的期间限定,我运气不好,召唤不到。”

    “尽管兰斯洛特卿也十分优秀,但我还是想要一个新的高难主力。红阎魔就很不错,又是蓝卡单体,又是混沌特攻,还那么可爱……哈斯塔小姐能不能作为因缘角色陪我去抽卡呢?说不定有熟人的存在,红阎魔就愿意来迦勒底了。”

    “诶?”你一愣,也迟疑道:“可以是可以,但这样真的能抽到她么?”

    “其实我也不清楚,不过玄学这种东西,聊胜于无吧。”藤丸立香说,“反正迦勒底不是没有先例,之前我在白色|情人节卡池开启的时候,边抽卡边拿平板播放《梅林传奇》——你猜发生了什么?桂妮维亚出场不到五秒,亚瑟王就回应我的召唤出现了。”

    你:“……”

    你:“他口味真独特。”

    御主眼里带上些笑意,她把食指竖在嘴前,做出一个嘘声的动作。

    “虽然亚瑟总跟我说那是一个意外,”藤丸立香说,“不过这样的意外当然越多越好,不是么?”

    也是,你想,横竖这事和你没什么利害关系,陪藤丸立香走几步也没什么。

    你欣然允诺,主动勾住她的胳膊。

    在去往管制室的路上,御主向你道了歉。

    “抱歉,Avenger上次的反应有些过激了。”她说,“他平时其实很绅士的,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满羁绊的缘故,在遇到类似的情况时总是优先偏向我,可能会让你感觉他很不讲理……”

    你理解地点点头,说没事。

    “我并不是不相信哈斯塔小姐说的话,只是……只是有些难以接受。”

    藤丸立香低落道,“哈斯塔小姐知道所罗门么?”

    “知道呀。”你说,“那个毛茸茸的黑皮笨蛋嘛。怎么,Master也想抽到他?”

    “抽?”藤丸立香茫然了一瞬,她摇头:“不不不,所罗门是抽不到的。”

    她苦闷地向你讲述了一个名叫罗马尼·阿其曼的男人的一生。

    曾经有一位将一生献于神明、全知全能的王,在死后作为英灵被人类召唤,并得到了向圣杯许愿的机会,怀着某些细碎而渺小的愿望,这位国王许愿成为人类。

    于是罗马尼·阿其曼诞生了。

    没有神谕,没有统御,没有魔术,名为罗马尼的年轻人类得到了平凡而崭新的一生,但这份新生包含着沉重的代价,他原先身体已经死去,被他留在遗体中的诸多魔神因此得到了他生前的伟力,那魔神正是人类的七大恶之一、持有『怜悯』之理的兽——盖提亚,盖提亚否决了人类存在的意义,在其后制造了人理烧缺的灾难。

    何等不幸而操蛋的转折。

    知晓了这一切的罗马尼不得不惶然地放弃了作为普通人的一生,为了弥补自己的错误,他竭尽全力地学习知识,掌握技术,以医生的身份夜以继日地为人理观测机构迦勒底工作,他接受了所有英灵的嫌弃和抱怨,并在最终战的时候放弃了生命,以不存于世的代价换来和魔神王的同归于尽。

    “医生就是所罗门。”藤丸立香说,“当他使用了第一宝具,自我毁灭地把神的恩惠归还给上天时,「所罗门」这个概念便不存在了,他已经从英灵座上消失,我们再也没有见到他的可能。”

    即使以你的眼光来看,所罗门这段经历也倒霉得堪称非比寻常,明明只是一个想要放长假的社畜卑微的心愿,却误打误撞换来了人类史的终结。

    这已经是可以被称作毁灭职业生涯的致命错误了。

    “我居然不知道他有这样的黑历史。”你惊奇道,难怪那货工作时总是勤恳耐操,原来是经历使然。

    藤丸立香苦笑一声,低落地垂下脑袋。

    “其实哈斯塔小姐说这个世界只是一个电脑程序,我是相信的,毕竟我只是一个17岁的女高中生,无论再怎么机缘巧合,成为人类最后的御主并拯救世界成功什么的也还是太不可思议了。”她说,“在迦勒底的这两年来我每天都过得像是在做梦,当你指明这一点的时候我反而松了一口气——太好了,我就说我怎么可能是救世主,果然有问题的不是我,是这世界。”

    “……可如果这个世界只是一个程序的话,医生又是为什么而死的呢?”

    “他付出一切所换来的,难道只是一个程序的恢复,或是无数段代码的保留么?”

    藤丸立香说,“我不能接受,我宁可相信这个世界怪力乱神量子纠缠,我也不要他的死毫无意义,这是在否定他的存在本身。”

    原来如此。

    你的好领导雷达哔卟哔卟地响起,你若无其事地关掉它,坚定地告诉自己:不行,还是男朋友更重要。

    你宽慰地拍了拍藤丸立香的后背,“我明白你的心情,不过说实话,「相信这个世界是一个程序」和「所罗门死去」这两件事并不冲突。”

    “其实关于盒子理论,还有一个猜测我上次没有来得及讲。”你说,“信奉这个理论的文科生们在做出设想后还加上了一个预言,说如果日后有人能找到运行宇宙的服务器的CPU,那么那个人就能穿过狄克拉之海,见到上帝。”

    藤丸立香满脸懵然。

    “虽然这个预言理论没错,但其实见到上帝还有很多方法,比如说拯救世界,比如说作为优秀员工为工作英勇牺牲数据。”你摊开手,“活着确实没什么意义,不过死亡也未必是人的终结。”

    “哈斯塔小姐这话是……什么意思?”藤丸立香惊疑不定道,“难道……难道……”

    不知不觉中,你们已经到达了管制室,你跨步挡在感应门前,礼貌地摆出请进的动作。

    “我和所罗门在同一个企划案小组工作过。”你说,“抢他草莓蛋糕还挺好玩的。”

    藤丸立香呼吸一窒,捂着胸口就要往后倒下。

    “你是说我还有机会见到医生?”她死死地抓住你的胳膊,期盼的眼睛简直在发亮:“活着的,会对我和玛修温柔微笑的医生?”

    “谁知道呢?不过乐观点总不是件坏事,万事皆有可能嘛。”

    你扶稳藤丸立香,从她手上抽出一张呼符,随意地扔进召唤阵,笑着继续道:“村上春树那本挪威的森林怎么说来着?迷失的人迷失了,相逢的人……”

    迦勒底的召唤阵运转起来,三道亮眼的白光出现,正专注着听你说话的藤丸立香督见地板上亮起的彩色光芒,呼吸又是一窒。

    “彩、彩光!是彩光啊!五星的彩光!”她打断你的话,探头道:“是红阎魔吗?!”

    于是你也看过去,召唤阵中彩色的光芒消失,金色的Saber阶卡面慢慢显露,然后——

    “Saber,继国缘一,从今往后侍奉您为主人……阿系?”

    正值青年时期的缘一从召唤阵中显露出身影,他淡淡地抬眼,恰好看见了你。

    缘一先是惊愕,接着露出喜悦的神情。

    他说,“你果然在这里。”

    藤丸立香:“……”

    你:“……”

    哎呀,你想,看来衣兜里的辞职报告可以扔进垃圾桶了。

    你在御主吃惊的声音中回以缘一一个微笑。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

    迷失的人迷失了,相逢的人会再相逢。
【全网热门完本耽美小说 www.danmei.la 手机版阅读网址 wap.danmei.la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