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豪横大小姐接了绿茶剧本 > 第48章 大家都有 钱钱钱钱钱钱钱钱钱钱钱钱钱……

第48章 大家都有 钱钱钱钱钱钱钱钱钱钱钱钱钱……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沉默了很久的越琛终于开口了, 声音微哑:“你生气了吗?”

    京京无视他的提问,因为脚抬得有些酸了,小脸垮下来:“过来, 给我戴上。”

    越琛看着她,眼神复杂异常,在她皱起眉的下一刻, 走向她, 蹲下身, 京京很不客气地踩在他的膝盖上, 手里随便玩着银色的脚镣,它被制作得非常精致,镂空的铐环上雕着复杂漂亮的图腾,内圈有防护作用的丝绒垫子,链条很长, 又很恰好,允许戴上的人在偌大的房间里自由行动, 却又除了这里哪也去不了。

    她把它贴在越琛的脸上,不知道是不是被冰的, 他眼睫颤了一下, 但人没有动。

    “我不是跟你说了吗?我讨厌冷冰冰的东西。”京京把铐环往下压,从越琛的下颌滑到他的脖颈, “这个戴在这里好像更合适一些?”

    越琛还是没有动,又低低地问了一遍:“你生气了吗?”

    “可惜你做得太细了。”京京有些惋惜地叹了口气, 摊开手,“手。”

    越琛静静地看了她一会,别开目光,手却按照她的话抬起放到她手心上, 京京皱起眉:“果然,你的手也是这么冷冰冰的。”

    越琛下意识想要把手指收起来,却被京京先一步握住手腕,把他的手反过来,又把他僵硬的手指一根根掰直,将脚铐放进去,拢起指,压到她踩在他腿上的脚踝处:“戴上。”看越琛还是不动,她抬手勾起他的下颌,让他看着自己,“真的不要?”

    越琛手指松松捏着脚铐,眼睛一瞬不瞬地看着她,不知道在想什么。

    京京轻哼一声,似是对这个结果并不意外,站起身,高跟鞋踩在铺在地板上的月光,向楼下走去。

    她的脚步在最后几个台阶停了下来,目光落在一楼站着的数十个专业保镖身上,慢慢挑起眉,转回头向上看,越琛站在楼梯顶端,眸色晦暗不明地垂眸看着她,抬起手,修长的指伸向她:“京京,回来。”顿了一下,又补充了两个字,“求你。”

    一楼明明都是他的人,他自己也不是让人随便对付得了的人物,但他还是用了求这个字。

    京京坐在床边,低头看着为她戴上脚铐的越琛,感觉到他的指尖在她踝侧碰了一下,她皱了皱眉:“你不许碰我。”

    越琛收起没有控制住的手指,站起身:“你应该很累了。”

    京京动了动脚踝,这个脚铐果然不只是看起来昂贵,它确实很好用,戴起来什么感觉到没有,因为里面的软垫,也不会冰到她,她一边试她的脚铐,一边冷冰冰地反问:“虽然我被你关起来了,但累不累应该还是我自己决定的吧?”

    越琛抿了抿唇,转身要走,被京京拉住了:“你把我关起来了就走,有没有责任心啊?”看了眼地上,“你就睡这儿吧。”

    越琛反手握住她的手腕,隔着衣服没有碰到她:“你愿意让我和你睡在一起?”他问话的神情波动不大,但眼里却像是有什么疯狂的东西在燃烧。

    京京甩开他,一脸嫌弃:“我让你睡在地上,又不是睡在我的床上,你激动什么?”

    越琛好像怕她后悔一样,都没让别人给他拿来合适打地铺的东西,就随便拿了个毯子放到地上,京京抓起旁边的枕头丢给他:“我可不希望关着我的人睡落枕,歪着个脖子影响我的形象。”

    越琛把枕头拿在手里,手指慢慢摩挲着她可能碰过的地方,眼里暗色的藤蔓张牙舞爪。

    京京舒舒服服地躺在柔软温暖的床上,看着抱着个枕头不撒手的越琛:“连我碰过一下的枕头都让你这样爱不释手啊?”

    越琛抬起眼看向她,京京把手放在脸侧,看起来比平时乖了很多:“反正我现在也不能从你身边跑开了,你变态的本性终于要露出来了。”

    越琛没有否定,把枕头摆好,也要躺下,却听京京叫他:“谁说你可以睡了?”

    越琛停住,转头看她。

    京京轻轻眨了下眼睛,整个人好像都变了,变得脆弱又可怜,好像真的是一只被越琛折了翅膀的金丝雀:“越琛哥哥,我好害怕,你能不能保护我呀?”

    越琛很清楚她在演戏,但还是一怔,心底那些好不容易被他驯服的邪恶想法在疯狂咆哮,良久,他才轻轻点了下头:“你睡吧,我会在这里看着的。”

    “可是。”京京有些为难,眼睫轻眨,有点怯怯地说,“这里最可怕的就是你呀。”

    越琛因为心脏传来的疼痛,微微分开唇,深吸了一口气后才缓过来,眼里复苏的野兽再次变得静谧,而且这一次不只是蛰伏,好像连活气都没有了:“我不会伤害你的。”

    京京唇角勾起嘲弄的弧度,又变了回来:“你希望对你感恩戴德,谢谢你只是限制了我的自由,而没有伤害我吗?”

    越琛又不说话了。

    京京也没再搭理他,转身就睡了。

    之后的几天,京京作为被困住的金丝雀过得极其舒服,反而是她现在的“主人”越琛被她折腾得人都瘦了两圈,她醒了要不断满足她各种无理的要求,她睡的时候,还得“保护”她,只能看着她睡觉,他的病也没有好,就算意志力再强,眉宇间也有掩饰不了的病色和疲惫。

    “都这样了还不放我走啊?”京京看着蹲在她面前,帮她按摩脚踝的越琛。

    越琛还是不回答这类的问题,京京也无所谓,那就换一个:“可是你这里没有我想要的。”

    “你想要什么。”越琛对这个有反应,抬起头,“我会想办法弄到。”

    “放心,没那么难。”京京安慰地拍拍他的头顶,“我想要的很简单,你让人去叫一声就来了。”

    越琛像是想到了什么,又抿紧了唇。

    “好久没看到沈无妄和修墨了,我很想他们。”京京很真诚地按着心口,“你去把他们叫来吧,没有他们在,我真的好寂寞。”

    越琛眼里的墨色从只有一滴落下,到铺天盖地只有一瞬,他站起身,修长的指拢在她纤细的脖颈上,一字一顿:“你再说一遍。”

    他的手指非常用力,但手心并未贴在京京的皮肤上,他用力是因为他在抵制身体里那股暴戾的冲动。

    但颤抖的指尖暴露了,那股冲动非常强烈,甚至要把他本身都吞噬掉了,他离失去理智就差一条细线的距离。

    然而京京却像不知道自己就在威力恐怖的炸弹旁边一样,躲都没躲:“我说,我很想修墨和沈无妄,没有他们,我很寂寞。”

    越琛把京京推倒在床上,蓄满力量的身子压下来,手撑在她脸边,他看着她的眼里出乎意外地平静无澜,但就是因为寂静得过分才显得更加可怕,他体内的野兽已经彻底苏醒过来,这不过是掠杀前最后的宁静。

    “没有他们,你很寂寞?”越琛挑起眉,眼里无情无念,眉宇间却有股邪气在蔓延开,“那我呢?你看不到我吗?还是你觉得……”他低下头,牙齿轻轻咬着她的耳垂,“我会不如他们吗?”

    微微偏头,唇落在京京的脖颈上,他需要在每次轻轻吻她的时候停顿一下,不然他会不小心撕咬开她娇嫩的皮肤,让她变成没有生命的存在。

    “越琛。”京京声音很轻,好像还在细细发抖,“你不要这样,我好害怕。”

    越琛停了下来,抬起眼,看向她:“你真的觉得我看不出来你在耍我吗?”

    京京第一次看起来那么柔弱可欺,只能承受,毫无反抗的能力,看起来格外可怜。

    【大小姐,您看,统子跟您说什么来着,叫您不要惹越琛,您偏得……】终于被主脑放行,并秒传回来的系统看着面前的马赛克画面,连连叹气,好像比京京更发愁,【主脑那边也猜到越琛会黑化,而您会被他囚禁起来,所以他觉得,您没有和他谈条件的资格,反而还需要他的帮忙,不然就会被越琛一直这样那样……】

    【所以他现在给您的条件是,他帮您换一个没有越琛他们的世界,而您要把您封印的魂珠,心脏,灵骨都交给他,并且把这个盒子里的红线剪短,他就可以保证越琛他们再也不会找到您,更不可能像现在这样伤害您了。】

    我说了封印的那些我不在意。

    京京似乎有些动心。

    所以,只要剪断红线就行吗?

    【是的,大小姐!】系统松了口气,没想到事情这么顺利,它还以为要花很多时间说服京京放弃越琛他们。

    不过,就像主脑说的,她根本没那么在乎他们,只是想把他们留在身边当做玩物,如果她发现自己根本驾驭不了他们,就会为了自保抛掉他们了。

    系统把红线盒子交给京京:【大小姐,剪这个不用剪刀,您用意念就行,快剪吧,剪完,主脑就会破开时空,统子就可以带您走了。】

    刚刚还一脸惊恐的京京听到系统这样说,眼里却满满地蓄起笑意:

    主脑以为我真的需要他救我,才能从越琛手里逃出去吗?

    【越琛的武力值是四个神明中最高的,就算在小世界里神力被封印,那您也不是他的对手。】系统怕京京想不开和越琛,尤其是黑化了的越琛硬刚,那她一定会比现在更惨的。

    谁要跟他打架了。

    京京闭上眼,再睁开,眼角有饱满的晶莹滚落,系统被她变脸的速度惊吓到了,但京京哭得实在太逼真了,鼻尖都红了起来,声音也细细地颤抖:“越琛,我真的好害怕。”

    越琛分辨出她声音里的恐惧,从黏稠的欲海中慢慢抬起头,却没有因为看到她的眼泪而就此停下,俯下身轻轻吻掉她的眼泪:“你不可能不害怕我这种人,我只能让你慢慢习惯我。”

    京京安静下来,似乎已经认命了,但一只白皙的小手却颤颤地抬起来,她看起来很怕,但五指却准确地掐住了越琛的脖颈。

    他对她充满怜惜,就算被疯狂侵占了理智,这一点也没有变过。

    但京京不同,她毫无忌讳地收紧手指,让越琛把头抬起来,并在越琛还未来得及反应的时候,翻身,把他压到身下。

    她的眼泪还在啪嗒啪嗒掉下来,落在越琛的肌肤上,让他的心尖不断颤栗着。

    她控着他的脖子,昏暗中漂亮得过分的小脸让人无法区分她此刻是真的伤心,还是在捉弄人心。

    “越琛哥哥,你觉得我害怕的是你吗?”

    她的手指还在收紧,越琛看着她,呼吸越来越困难,抬起手,想要推开她。

    “不是哦。”京京没有管他,她自顾自俯下身,在越琛眼角落下唇,“我怕的是你做得太过分,以后得不到我的原谅,会很可怜。”

    越琛绷紧的身子一下松下来,手也落下,闭上眼,任由她一寸寸夺走他的呼吸。

    但京京没再继续,直起身,就好像自己没坐在越琛小腹上一样,旁若无人地摆弄起刚刚系统交给她的红线盒子。

    盒子不大,很精巧,有股淡淡的木香味,盒子里除了几道交错的红线没有别的。

    【大小姐,您冷静一下。】系统用很不冷静的声音劝着京京,它真没想到短短几秒内,这剧情就直转急下,变成它看不懂的样子了,它努力让自己镇定,【您,您也不用以为这个盒子是什么了不得的东西,它里面装的只是您和越琛他们的姻缘线,剪断了,您和他们就没关系了,您不剪,把它放在那,也不会对主脑有什么影响。】

    我和越琛他们还有姻缘线呢?京京觉得有意思,勾起唇,那主脑为什么不把它们剪了,这样他的四个神明就可以安分地回去帮他看着六界了。

    【越琛他们就是怕有人会剪断和您的姻缘线,再也没办法找到您,所在在上面结了他们的法印,只有您才能把它们剪断。】系统也不怕把这个告诉京京,【大小姐,主脑都已经让步了,只要您剪断和越琛他们的联系,就可以自由地行走在别的世界,想干嘛就干嘛,您不是说不想当魔女,想享受生活吗?有越琛他们这些醋王在,您怎么享受啊?他们勉强能接受彼此的存在,能接受更多的男人嘛?不可能的……】

    京京没听系统的碎碎念,还看着手里的盒子。

    你刚才明明说主脑提了两个要求,一个是剪断红线,还有一个是把我封起来的魂珠,心脏,灵骨给他,但你怎么把盒子给我,让我把红线剪了就说主脑能打开时空,让我换到别的世界呢?

    我的魂珠,心脏,灵骨该怎么给他?

    而且以主脑,也就是天道的能力,他连我被封印的魂珠都拿不走吗?还需要我的同意?

    系统一顿,接着也有点稀里糊涂地答:【这个等您换了世界,和越琛他们断开联系以后再弄也不晚,虽然主脑没告诉统子怎么做,但肯定是有办法的。】

    京京笑了一下,没再搭理系统,低眼看越琛,他把手抬起放在眼上,自己平复着心里暴虐的野兽。

    “你想让我原谅你对我做的事情吗?”京京指尖轻轻点了点越琛的下颌,她一动,脚上的脚铐也在响,越琛也不知道是因为她的轻触,还是因为耳边的响声,身子颤了颤,接着把手放下,他的眼眸还是很淡漠,但现在和刚才完全不同。

    京京把手里的盒子拿到他面前:“你能看到里面的红线吗?”

    越琛不知道她从哪拿出的这个看起来很有历史感的盒子,但是没有多问,看了一眼里面,点头:“能。”

    “我要你把它们扯断。”京京看越琛露出疑惑的表情,“不许问为什么,能做到吗?”

    越琛真的没有问为什么,在系统惊慌地呼喊中,再次点头:“能。”

    “别答应得那么快。”京京指尖按在越琛因为刚释放过本性而变得有些鲜红的唇上,“如果我说,你扯断红线,会死呢?”

    【大小姐,您在干什么呀?】系统急死了都要,【法印是越琛他们下的没错,但他们下的是绝对死咒,不要说天道,就是结印的他们自己,想要弄断红线都会死的!这一点,主脑特意嘱咐了统子好几遍。】

    他们要是死了,那维系他们和我联系的红线不也就没意义了吗?京京凉凉地问,那他们的法印到底守护的是什么?

    真的只是我和他们的联系吗?

    系统懵了,这个问题它是真的不知道。

    果然,天道没有告诉你这个,因为这个才是事情的关键,他很清楚你脑子不聪明,很容易说漏嘴。

    系统想要反驳,但没有合适的论据,只能又翻回去,把刚才说的话重新说一遍劝京京不要折腾了,赶紧换世界多好啊。

    京京再次无视它,看向越琛:“你的答案是什么?”

    “你真的会原谅我吗?”越琛反问。

    “当然。”京京本来也不怪越琛,她就是故意要演这场戏,让主脑以为她掌控不了局面,从而自大地妄想和她重新谈条件,暴露他现在最着急也最在乎的事情。

    包括刚刚让越琛压着亲也是一样,不这样,就要想别的办法从系统那拿来主脑给它的东西,但有什么办法能比利用越琛更好玩呢?

    “好。”越琛伸出手,去拿盒子。

    “不要觉得我在骗你,你也看到了,这个盒子是凭空出现我手里的,它没有看起来那么简单。”京京很体贴地提醒他,她低下身,故意贴在他耳边吐气,“我以沈无妄的人格保证,你碰了里面的红线真的会死的。”

    听到沈无妄的名字,越琛下意识又有点不好,他闭了闭眼,还是把盒子接了过去:“我知道你不会骗我。”

    “这么相信我呀?”京京轻声问,气息扫着越琛的脖颈,他眼里的平静被打破,有忍耐了很久很久的伤心慢慢浮出来。

    他的声音同样很轻:“我相信你很希望我这样的变态赶紧去死,这样就不会有人把你锁在这里了。”

    “你的意思是,除非你死,都不会放我走,是吗?”京京倒是没想到越琛恢复理智后还这么执拗。

    “怎么扯断?”越琛没回,举起盒子看了看,习惯性地问清楚再去做。

    【不能扯,不能扯!】系统要哭了,【六界因为魔灵复苏已经够乱套的了,神明要是再不在,天道的力量就要维持不住平衡了,天道也会,也会没的!】

    京京笑了一下,把越琛手里的盒子不客气地拿回来:“果然是这样。”

    她就说天道搞这么多弯弯绕绕肯定是有什么秘密。

    原来是为了自保啊。

    呵,她还以为他有多高尚呢。

    魔灵复苏就让它们复苏好了,所谓的神,所谓的正邪,所谓的天道,不都是天道他自己定的吗?

    天和天道是完全不同的东西。

    他代表的只是一种立场,如今他势力已经不够,就应该乖乖滚蛋。

    现在非要逆天而为的明明就是他自己。

    系统被京京的心声惊得说不出话,终于明白京京的前世为什么是混沌魔女了,她确实不分善恶,在她眼里都是一片混沌,只有立场,没有对错。

    【大,大小姐,您说这样的话会让天道震怒的!那样的话,统子也罩不住您了!】系统好害怕,已经开始环顾四周,担心天道突然下达愤怒的天谴了。

    京京勾起唇,他现在应该没心思震怒了。

    系统想问京京这话是什么意思,但京京又开始不理它。

    捏着越琛的下巴:“我决定不这么快原谅你了,就要你慢慢赎罪好了。”

    越琛没懂她的意思,刚要开口问,就被她咬住了唇。

    “赎罪的其中一个方式就是,肉/偿。”京京微微抬起头,看向越琛的眼睛,他漂亮的桃花眼满满都是受宠若惊,无法相信她为什么愿意亲吻他。

    “解开扣子。”京京傲慢地下达命令。

    越琛还在看着她,京京有点不耐地捏住他的下颚:“怎么?你做了那么久的猎人,难道就没见过一只食肉的金丝雀吗?”她看着他的眼睛,低下身,“猎人先生,被你抓回来的金丝雀现在饿了,你是不是有责任有义务献出自己满足她呀?”

    越琛漆黑的眼底燃起星星点点的疯狂,虔诚的疯狂,看着她,抬起手,一颗颗解开扣子。

    京京舔了舔唇,指尖滑过他漂亮的肌理:“放松一点,不然我不好下口。”

    系统吓得赶紧又打了两层马赛克,房间起初安静到极点,沉默在某一点破冰,男人好听又隐忍的声音,轻轻地将旖旎的颜色涂满昏暗的房间。

    系统还以为这要很久,一直焦急地想要联系主脑,看看主脑那边有没有发现京京可能又要搞事情了,但它一直联系不上刚刚还跟它说过话的主脑。

    怎么回事啊?

    系统的疑惑很快就被解开,窗口响起一个轻响,接着有人跳进来。

    “京京,你这样是不是对我太残忍了?”

    这个声音是……系统一惊,看过去,果然看到一号男主蒋绥长身玉立在窗前,明明没人对他做什么,但白玉似的耳垂却和越琛一样红通通的。

    “我为把天道都抓来了,你竟然还这样折磨我。”蒋绥目光落在越琛身上,眼里显出赤果果的羡慕。

    天,天道?系统怀疑自己听错了,不可能的,蒋绥又没恢复记忆,怎么可能知道天道呢?

    越琛听到蒋绥的声音,知道自己失态的样子让他看了去,眉心紧紧一皱,虽然没有京京发话他不会起来,但还是侧脸,冷冷命令他:“滚出去。”

    “啧啧。”蒋绥不仅没滚出去,还往越琛这边走来了,“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你让我滚出去,不就是让你自己滚出去吗?”看越琛神情越来越阴沉,他像才想起来一样,“啊,对了你还没恢复记忆呢,所以这些都不知道。”

    蒋绥细长漂亮的手指挑开自己的衣领,一颗小巧且成色极好的红宝石落在他的锁骨处,狭长的眼微微弯起:“这也不怪你,谁让京京就给我一个人这么珍贵的东西呢。”

    京京看了眼蒋绥的锁骨,他是四人中长得最有佛性的,狭长的眼垂下便是慈眉善目,普度众生的样子,但这么妖冶的点缀落在他身上却也是最合适的。

    但她给他那颗红宝石耳钉可不只是因为合适。

    她那时候在系统里成页成页买东西,并不是有钱随便花,她那么买,才不会引起主脑那边的怀疑。

    那些东西里有一些她觉得可能会用到的道具。

    比如这颗有转移功能的红宝石。

    她自己研究了一段时间,在一些奇怪的东西,她怀疑是修墨梦里说的魂珠之类的,但也不确定,所以就一股脑都转移到了宝石里。

    她那时候不确定蒋绥能不能明白她的意思,好好研究那颗红宝石,也不确定他到底能不能真的研究出来一些东西,也不确定就算他真的研究出来了什么,有没有能力把幕后搞鬼的家伙给她揪出来。

    她那时候甚至还没试探过系统,对一切都只有个模糊的猜测,而蒋绥做到了。

    三个不确定,现在都成了确定。

    不愧是知道被她救了还要怀疑她是不是别有居心的家伙,这颗红宝石要是给了别人,肯定都不会像蒋绥一样,研究这颗宝石背后到底有什么奥妙,就拿修墨说,他肯定是直接把它戴到身上,想都不会多想。

    而且眯眯眼都是怪物的法则确实好用。

    蒋绥不是四个人里武力值最强的,但京京觉得,也就他这样的能力莫测的骚狐狸才能把天道给她抓过来。

    “不错。”京京冲蒋绥点了下头。

    记忆恢复伴随的是神力的回归,就算被世界限制发挥不出来,但蒋绥也和从前有很多微妙的不同,他圣洁端方的感觉重了很多,纵然他从进来就一直努力给她暗送秋波,狐狸精的味道很重,但也压不住他骨子里的那种感觉。

    听到蒋绥和京京说的都是他听不懂的话,京京还夸蒋绥,还盯着他看,越琛抿起唇,眼里暗色翻涌。

    蒋绥发现了,恢复记忆的他很清楚越琛这个片片的尿性,却没收敛,还冲京京笑了一下:“有奖励吗?”

    京京也笑了一下:“有啊。”低下身,亲了越琛一口。

    眯眯眼的蒋绥笑不出来了,据他所知,四个人里好像现在就他最为清水。

    但他活干得明明是最多的。

    不公平。

    “先说正事,以后……”京京心情好,语气也轻快,“来日方长嘛。”

    蒋绥深深看了她一眼:“你说的,来日方长。”转身从窗外拽进来一个小个子老头。

    京京一开始都没敢相信他就是大名鼎鼎的天道,嘲讽地勾唇:“这就是天地法则,善恶秩序的创造者和维护者天道啊?看起来也不怎么样吗?”

    老头闭着眼,头发乱糟糟的,还在装模作样:“邪祟当道,吾为了苍生将修为损耗大半,才让你们找到了空子。”

    京京没给越琛解释,也没让他回避,就让他在旁边听着,自己慢悠悠地开口:“我还以为你一直忙着想怎么从我这里把我封印的灵骨,魂珠,心脏拿走,好让你快要干涸的法力重新大放异彩呢。”

    老头还闭着眼,但手指紧张地搓了一下,就这一下也被京京看到眼里:“我猜的没错吧?”

    “吾乃正道,对你身上的邪恶存在嗤之以鼻!”老头说得铿锵有力,“让你交出来,是为了毁掉这些邪祟,出世的魔灵很可能就是受到你的吸引,才会这样猖狂!”

    “我要真是什么魔女,你还真不一定能瞧得上我的东西,但我来自混沌啊,这力量你也能用,魔也能用,你可不急了吗?”京京看老头明明都被戳中心里秘密还想死乞白赖地狡辩,也没心情跟他胡搅蛮缠,直接说她的结论,“不过你这个样子倒是提醒了我,我有能让天道都觊觎的东西,为什么还要屈居于天道之下,而且我还有……”她看了蒋绥和越琛一眼,“四个神明给我撑腰,把你踹下去,我来当这个道怎么样?”

    老头终于急了,把眼睛瞪起来:“你你你好大的胆子,一介魔女竟然妄想维护正道……”

    “我对维护正道没兴趣。”京京打断他,“我就是单纯地喜欢站在最高点的感觉。”

    “你都说你没有兴趣再做魔女了!”老头都要跳起来了,被蒋绥一脚踹了回去。

    “对呀,我不做魔女了。”京京勾起唇,“我要做六界的道,天地的道,所有人,无论神明还是魔物心里的那个道。”

    “你!”老头被京京眼里的野心震慑住了,她向往权力的心思那么纯粹那么干净,不是虚荣,不是享受别人的崇拜,她就是想要她想要的。

    “你做梦!我现在就算力量不胜当年,但我创造了那么多个小世界,你知道那些世界的人会给我创造多少力量吗?”老头哼了一声,“我劝你们赶紧把我放回去,不然吾之天谴不会放过你们!”

    “小世界的力量我不了解。”

    老头露出得意的表情。

    “但是,我知道一件事。”京京把之前那个红线盒子拿了出来,“这个肯定是你很想毁掉,但又毁不掉的东西。”

    老头眼睛紧盯着她手里的盒子,京京继续:“既然你拥有那么多小世界,那么多小世界都会向你提供力量,那你怎么会让我一个疑似引起魔灵复苏的邪祟存在呢?你为什么不为了你的苍生直接灭了我的魂魄?”

    “还不是因为有他们护着你!”老头恨恨地瞪了蒋绥他们一眼。

    “那么问题就来了,作为天道怎么会任由四个神明拿你最在意的正道开玩笑呢?你明知道他们为了我做了什么,也知道他们骗了你,根本没有毁掉魂珠,只是将它们封印起来,你怎么没有处罚他们?”

    老头表情微微一变:“因为他们在遇到你之前为六界做了很多贡献,我看在他们本性向善,只是被你带坏了的份上,给他们一次弥补过错的机会。”

    “他们好像没想弥补过错,而且还在继续惹事。”京京毫不客气地掀了老头的遮羞布,“你没动他们,也没动我,是因为跟他们做了交易吧?他们给了你一些你迫切需要的,可以维持住你快要无力维持的……力量?”

    老头瞪向京京,京京冲他笑了一下,突然问了个问题:“这些小世界真的是你创造,哦,不,是你的力量创造的吗?”

    老头像是被人捅了一刀,痉挛了一下:“不是我的力量还会是谁的?他们的吗?”他看蒋绥,“他的记忆恢复了,你问他,还记得这件事吗?”

    “看来交易达成的时候,你要求他们永久地删除了自己这部分记忆啊。”京京才不问蒋绥,她比他聪明多了,“不过,他们也不是很放心你,所以留下了一个就算他们忘记真相是如何,也会掣肘到你的一个东西,一个你想毁掉但是毁不掉的东西。”

    她再次举起手里的小盒子:“让你苟延残喘的力量来自小世界,小世界的力量不属于你,而属于四个神明,所以蒋绥才能轻易把你抓回来,你想要让力量彻底归属于你,就要将小世界真正主人的限制打破,才能把它们都抢过来,而这个限制就在这个小盒子里,唯一能够打破它的人就是我,这样即使四个神明忘记了一切,你也不敢随意地动我,是这样吗?”

    老头疯狂摇头:“你在胡说,你在胡说!我是天道,我不需要别人的力量……”

    “你把它伪装成我和他们的红线,以为我不在意和他们的联系,肯定会无所谓毁掉它。”京京停了下来,她知道蒋绥和越琛都看着她,她勾起唇,“你猜的不算错,但也绝对不对。我怎么可能不在意他们?”

    蒋绥笑眯眯,越琛虽然没听懂别的,但他听懂京京说在意他了。

    “毕竟他们可是杀死我一次的人啊。”京京凉凉地把话说全。

    蒋绥和越琛同时移开了目光,假装自己不是当事人。

    “你说的都是错的!你就是魔女,你勾引了神明,引出魔灵,让天下大乱,我这次一定要杀了你,一定要……”老头凶恶地瞪着京京。

    京京笑了:“就你现在这个样子能杀了谁啊?”

    老头还要放话,京京却懒得再听了:“好吵,还是直接杀了比较好。”

    “你们杀了我,这些小世界都会消失!”老头看蒋绥起身,尖叫起来,看蒋绥还是没有停下的意思,他终于把实话说出来了,“小世界的力量源头确实不是我,但我维护了它们这么多年,我要是死了,它们,它们就算不会消失,也都会发生极大的变动!”

    “那就留着他吧。”蒋绥淡淡地开口。

    老头刚要松一口气,蒋绥就弯起眼继续:“六界众生一向信仰天道,如果突然易主,肯定会心生怀疑,不如留着他做傀儡,我们四个在背后操纵。”转头看京京,“顺理成章,扶你上位?”

    “我喜欢这个计划。”京京颔首,“不过现在还有两个问题,一是我的灵骨还在封印,恢复不了修为。”

    “这个简单,我已经恢复了记忆,剩下三个的记忆就交给我,等他们恢复记忆,就能知道怎么给你解除封印了。”蒋绥捏了捏指节,表示,“我一定会很温柔地对待我的兄弟们的。”

    “另外一个,那个魔灵如果不听话,那也是要除掉的。”京京不分神魔,但她分听她话的还有不听她话的。

    蒋绥微笑地点头:“顺你者昌逆你者亡。”放轻声音,“众生的信仰是神明,神明的信仰是你,你若要魔物当行,那堕魔也不是不可以。”

    京京转头看越琛:“看到了吗?你和他的差距。”

    蒋绥也看向越琛:“看到了吗?你和我的差距。”

    越琛:……

    “他还把我锁起来了。”京京抬起脚,跟蒋绥告状。

    蒋绥眼眸顿时沉下来,走过来,神力受限,但也不是凡人能比的,手指拂过,脚镣便开了,低下头,轻轻亲吻了一下京京的脚背:“我来教训他。”

    蒋绥说完,起身走到越琛面前,越琛能躲,也能反抗,但他什么都没做生生挨了蒋绥一拳,蒋绥轻轻吸了一口气,他也感觉到疼了,不过没关系,能打情敌就是爽的。

    他勾起唇,痛苦并快乐地把越琛揍了一顿。

    所有事情都结束了,虽然修墨他们还在蒋绥的纯物理治疗中一点点恢复记忆,还没有能力恢复京京的修为,不过这只是时间的问题。

    有蒋绥在,天道也跑不了,小世界们都形成了自己的秩序,没有所谓的主脑也有下一层负责人分派任务,京京的系统还因为沾了她的光升官了。

    系统走的那天,又哭成了趵突泉。

    【大小姐,您绝对是统子以后再也遇不到的宿主了!统子会想您的,想您的时候,可以给您……】

    不可以。

    【那给您……】

    不可以。

    【那给您……】

    不可以,京京不耐烦了,把系统强制赶走。

    “沈无妄想起来了,他是封印你心脏的那个,让他给你解封吧?”蒋绥把奄奄一息的沈无妄拎了过来。

    沈无妄挣扎着伸出手,想要为京京解开封印,另外两个人也过来了。

    四个神明,都很想让她的心脏恢复跳动,重新领悟情爱的意义。

    然而京京却嫌弃地拒绝了:“心,又不能给我修为,是最没用的一个东西,封着就封着吧。”

    四个神明很想说服她改变主意,但都被她赶了出去。

    沈无妄很难过,他怎么就封了京京的心,明明最缺爱的就是他……他感觉有点不对劲,一抬头,三位和他同源同生的俊美神明都在用看死神的眼神看着他。

    “那个……你们打我你们自己也会疼的!”沈无妄试图让他们冷静下来,但没用。

    “行吧。”沈无妄看劝不动咬了咬牙,活动了下关节,“不就是一对三吗?老子可以。”

    管家给京京端来热茶,担忧地看了眼外面打得不可开交的四个男人,摇摇头,这四位每次打架最后都一样惨,但还总打总打。

    这是图啥呢?

    图大小姐?

    管家看向坐在窗边看得很开心的京京,也会心一笑。

    这样热热闹闹的也好,他家大小姐笑得比从前都更多更开心了。
【全网热门完本耽美小说 www.danmei.la 手机版阅读网址 wap.danmei.la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