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BG言情 > 是暗堕本丸婶! > 第68章 番外5/あなたと私

第68章 番外5/あなたと私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番外5/あなたと私

    5.1/おやすみのキッス

    ……

    深夜,本丸偏殿寝室。

    “……你的手还是这么冷。”

    好久没有独处的二人互相依偎,最初是一个晚安吻,后来却演变成如雨般缠绵的细吻。

    鬼切一直认真虔诚的爱惜着与她,直至察觉到她手心异常的冰冷,才有些危险的问。

    “最近灵耗多了一点。”天晴心虚的移开视线,都不敢面对鬼切的质问。

    “哦?”鬼切似乎不太买账。

    下一秒,电击般的麻痹感就从天晴的丹田附近传到头顶,使她不受控的弓腰惊呼:“呀!”

    “你确定只是一点?”

    “这个……”

    “我说过很多遍了,妖界夹缝的委托你只能处理我为你应下的。”

    “但是……”天晴还想争取一下,鬼切的手却已有所动作。

    他有意的惩罚在她的脆弱地带,使她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不!对、对不起,你别气……”

    “原来你知道我会生气。”

    “我下次……”

    “你每次都这样说。”

    “这次真、真的……”

    “不用,我已经决定了。”

    在漆黑的房间内,短暂饶恕她的鬼切再次抬头,鼻尖顺着手肘慢慢蹭到手腕心。

    明明是同一只手,但此刻已经变得温暖多了。

    鬼切鼻尖的触感虽轻却折磨,天晴被熟悉她每吋身体的坏心眼妖怪把控着,脑袋早已是一遍空白。

    她只能像堕入陷阱的猎物那般可怜兮兮的看着的狩猎者,等待着对方处置,甚至求对方快给她一个痛快。

    “鬼切……”

    “你放心,我肯定会让你受到足够教训。”

    鬼切用过于迷人磁性的声音宣告着。

    ——之后,未等她弱气的小鸡啄吻在他唇上,一个更霸道的晚安吻就把她颤抖的唇给堵上了。

    月光朦胧,半垂的眼脸下是鬼切涌动着浓烈情感的血红双瞳与形状完美的唇。

    似乎——

    为了解决手冷的问题,这个晚安吻,还久着。

    ……

    …

    5.2/视线

    ……

    最近,朝夕在悄悄进行一个“观察父亲”的游戏。

    在偷偷研究一周后,她发现,她的父亲行为模式单一,游戏结果基本能用一句话汇报。

    就是她们的父亲大人,视线和所有行为离不开她们母亲大人就对了。

    不论是说好一起教她们战斗的日子、还是普通的在本丸内做家事、一起玩耍,即使他陪着他们做得多好,还是无法不看远处的母亲大人。

    “……好厉害!父亲大人绑得和母亲大人一样好!”

    在朝夕思考期间,一声欢呼从远处传来,原来是朝阳的发带松掉了,自然的让鬼切重新绑好。

    朝夕靠近一看,发现父亲大人的“作品”也确实绑得和母亲的接近,基本看不出差别。

    “父亲大人,母亲大人有教你绑头发吗?”

    鬼切怔了怔,有些后知后觉的回答:“……没有。”

    “原来父亲大人对母亲大人的关注,已经仔细得连母亲大人会的都学会啦……”

    朝夕若有所思的呢喃,这话像在跟鬼切说、也像在对什么汇报——

    不知道“观察游戏”的鬼切一头雾水,就连朝阳也只能和父亲一脸懵逼的面面相觑,再在考虑数秒后追上自己的姐姐。

    于是庭院里,突然就剩下了鬼切。

    周围无人,想起刚才的事情,他若有所思的看了眼自己双手——刚才竟然给朝阳绑好了头发,他都未曾幻想过这双习惯握刀的手能给孩子柔软的头发绑发带。

    是因为观察得太仔细——

    朝夕这句话突然在鬼切脑海里浮现,让他明白了女儿的意思。

    因为太爱、太在意,他甚至学会了她擅长的事情。

    不,或许还有更多。

    细微得无法以“技能”冠称的小习惯、爱好,无形所以无法以五感感受的对世界一草一木的“看法”。

    很多很多。

    太多太多。

    ……

    5.3/おはようのキス

    阳光明媚。

    ……是睡过头了吗?

    天晴看着身旁属于鬼切的位置,床褥与被团已经被他折叠好整齐的放在一旁,看来他已经离开房间许久了。

    “不对,昨晚他说他答应陪阿时修行了……”

    天晴打了一个呵欠,也不知道两父子几点出去的,她竟完全没发现。

    于是她慢吞吞的披上外套,正伸手慢悠悠的拉开寝室的门扉,走廊尽头就传来二人的脚步声,还有低低的谈话声。

    “已经结束了?”

    天晴有些意外的看向来人,那一高一矮的两道身影形成巨大的对比,但不论多少次看见这两人心情都会好。

    “……母亲大人,早上好!”

    朝时见到从房间内出来的天晴,小脸上浮现出笑。

    虽然此刻他大汗涔涔的,却没有半点疲惫——反而是格外满足的跑近了她。

    “你们正准备去洗嗽?”

    “嗯,父亲大人说得换一身衣服。”

    朝时嘴角浅浅上扬,和鬼切同一个模子出来的样子带着孩童独有的朝气,高兴时连双眸都会发光似的。

    “……好。”

    她为朝时整理着鬓发,和鬼切点点头就不打算打扰父子的相处时光了。

    只是朝时刚迈步前走,天晴就感觉自己的手腕被谁用力拉住——

    她有些受惊的抬头,得到的却是一个短促的、带着淡淡气息的吻。

    天晴有些反应不来的瞪圆眼睛,正打算开口要个说法,鬼切竟体贴的自行解释了——

    “落下的早安吻——”

    “我想补上。”

    ……

    …

    5.4/想い

    ……

    雨淅淅沥沥的下。

    刚和鬼切跑了一趟万屋回到本丸,发现他湿透的一边肩膀,天晴忙的催促他去洗澡。

    “不,接下来还有事。”

    “欸?”

    “地狱。”

    鬼切说话偶尔还是会犯懒惰病,只过于简短的吐出关键词。

    只是这个事情是鬼切曾经说过的,所以天晴马上就联想到了:“啊!你说过今天要带阿时去找鬼灯大人……”

    “嗯。”鬼灯将湿漉漉的雨伞放在一旁,就准备去喊儿子。

    天晴却还哀怨的跟在他身后:“我都不记得你要出远门,今早你怎么不提醒我,早知道就不让你陪我去万屋了……这下还会耽搁你的行程。”

    “这趟得在地狱逗留数天,耽搁一点没事。”

    鬼切头也不回,旁人听的话肯定觉得他这话说得没头没脑,但天晴自然懂得翻译成“因为几天无法见面所以陪陪你”的意思。

    被鬼切这样一说,她都有些不安了起来:“对哦,这次你还把我儿子都拐跑……”

    她有些委屈的撅嘴,鬼切闻言有些无奈:“会尽快回来。”

    “说说而已啦,当然是你和阿时安全最重要啊。”

    “我不在的数天,你多休息,你才刚病好。”

    “我知道啦,那轮得到你来碎碎念我?倒是你,不要带着阿时乱来,你自己也不要乱来——”

    她反击回去,而鬼切没有打断仔细的听着,还任由她一直跟着到时空穿疏装置面前,并在梅雨的季节中出行。

    ……

    往后接连数天,本丸都在下雨。

    下雨天使道场地板潮湿肮脏、动物屋的动物也无法像平日那般放牧了,眼看着晾衣服、清洁等许多家事都成了徒劳,刀子们每天用过早饭基本上都是窝在一起休息过日子算了。

    大殿那边是连着数天的热闹,又是太刀讲故事、打刀搞笑表演的,加上栗田口带着其他刀派的短刀玩起了各种孩子爱玩的游戏,天晴也放任两个女儿跟着一起疯。

    通往庭院的门扉上挂了一串又一串的晴天娃娃,虽然是夕阳姊妹亲手制作的日和坊,但她却不觉得两姊妹有多盼望放晴——不用练习天天玩的生活,她们简直求之不得。

    所以天晴也在第三天检查了朝阳做的日和坊——果不其然,娃娃裙摆用灵力写上了“不要放晴”,那还未习成的言灵术使她的文字能量比发光术还要弱,反而在搞笑方面达到奇效。

    天晴噗嗤的笑出声,之后恨铁不成钢的坐在廊道上,枕着外套合上眼睛。

    淅淅沥沥的雨恰到好处的盖过了许多杂音,她很快进入了梦乡。

    ……

    睡梦中,她梦见好久不见的知世、源辉与夏目。

    他们在江户大街上走走停停,说着期间发生的事情,然后在知世推荐的一家茶屋坐下。

    “今天只有天晴,很少见呢。”

    “因为鬼切出门了。”

    “但是天晴出门都有好好穿着外套呢。”

    “因为鬼切出门前都特地把羽织挂出来了,不穿总感觉会被知道……”

    两个女生一边说着,茶屋老板已经把甜点端上来了,天晴随手拿起一个杯子,才喝一口眉头都皱了起来——

    太烫了,烫得没法喝——而且她也不习惯喝这种带茶叶的。

    她小心翼翼的把茶杯放下,结果面前要喝的甜汤竟加入了咸的海带。

    天晴有些懵的坐在桌边,嗅到这屋内不太自然的熏香与骤降的温度,突然脑壳刺疼。

    对了,她冬天大病一场,鬼切叮嘱过她多休息……

    “天晴,怎么了吗?”

    “这里有点冷……”

    “那就把我的暖炉借给你吧,有好点吗?”

    天晴接住知世专用的暖炉,同样是散发着暖意的手炉,她捧在掌心却还是觉得缺了点什么。

    “天晴?”

    “我……”

    “还冷吗?”

    “不……”

    她感觉思绪繁乱,但仔细看着周围还是得出了一个答案,声音竟哽咽起来。

    “估计是我发现,平常鬼切给我偷偷准备的东西太多了,鬼切不在,我才知道自己有这些习惯……”

    “噗,鬼切大人比天晴你还要了解你自身吧。”

    梦中的知世也像本人一样聪明的听懂了天晴的意思,温柔的笑容把事实道出,使天晴更加委屈起来。

    “嗯,我想见他了。”

    “现在就想见他,我想他了。”

    这可是难受得近乎要哭泣的思念——并非是脱离了鬼切的照顾无法自理,只是,当发现那人的体贴早已融入到她生活中的每一个细节,她就无法不从生活中每个细节想念他。

    什么时候回来呢?

    什么时候……

    天晴从茶屋内站起,干脆跑到店内,在大街上努力的奔跑起来。

    雨水还在淅淅沥沥的下——

    吱呀——

    ……

    ……!

    “吱呀”的一声刺耳的木头声响,使得天晴从廊道上睁开了双眼。

    梦境外的世界不知从何时起已放晴,从地板的视线水平晚上看去,能见到那还残留着几片薄薄的乌云的天空。

    只是雨肯定是停了,因为阳光已经充分的漏进她的院子内,还挂着雨水的植物在日光底下像藏宝地般闪闪发光。

    没了雨水的遮盖,本丸的热闹声又变得清晰了,天晴挨着腰背酸痛从廊道上坐起,身上竟突然滑下一件熟悉的深色羽织,天晴认出上方的源氏家纹,察觉外套上尚有余温。

    “外套……”

    她有些反应不来,甚至有些混淆刚才的梦境与此刻,她是还未醒来吗?

    怎么她记得自己睡前没有盖被子,现在甚至用了鬼切的外套来用……

    直至一个她朝思暮想的声音从后插.进——

    “虽是让你休息,但我没想过,你居然会在这么奇怪的地方睡着。”

    是那人无奈不已的声音。

    天晴心头一紧,马上惊喜的回头——再和寝室内正在收拾行装的鬼切对上了视线。

    “你回来了?我不是在做梦吧?”

    “梦?”鬼切不解:“你又做奇怪的梦了?我们半时辰前就回来了。”

    “没在地狱遇到什么事情吧?”天晴起来,再捧着羽织靠近那颀长的身影。

    “没有,倒是你,这几天……唔!”鬼切本来打算过问她的日常,谁知道还未说完,就已经被人用力的抱了个满怀。

    她突然像个小孩子般把他抱得紧紧的,什么都不用说,鬼切已经察觉到她的思念。

    他视线柔和起来,后续的问题都不用问了。

    取而代之的,是他小心低头,把吻落在她头顶。

    “对不起,让你久等了。”

    ……

    …

    5.5/あなたを愛してる

    ……

    又是一个夜。

    “……醒醒!”

    从噩梦中惊醒,天晴第一时间做的是把身旁鬼切摇醒——平常她都不会这样做的,谁让她今天意难平呢?

    “……嗯?”

    习惯浅眠的鬼切在天晴呼唤下很快苏醒了,他撑开沉重的眼皮,又稍微转身看向一脸有话要说的天晴,眼神带着好奇——倒是对她大半夜扰人清梦的行为毫无怨言。

    看她一直不说话,鬼切还主动问:“……怎么了?你做梦了?”

    “我梦见你不爱我还跑了!”

    “……然后?”

    “就这样啊!”

    “……?”

    躺在床上的鬼切突然不解,一脸“就这?”的抬眉。

    而面对鬼切过于冷淡的反应,天晴有些不高兴的往他挪动了一点点:“鬼切,你都不否认一下吗?”

    “为什么?”鬼切有些无奈:“那又不可能发生。”

    说罢,还相当不把她梦境放在眼内的、将被她蹭掉的被子拉起,将她好好的塞回其中。

    他是打算让她快点睡回笼觉的,只是,今夜她似乎特别纠结于梦境。

    虽然他不擅长处理这些情况,想了想,还是努力把自己的睡意驱散了。

    “你还在不安吗?”

    “你居然学会用‘不安’这种词语了?”

    “我一直都会。”

    “以前你都不会说这些暧昧不定的词语。”

    “……的确,因为我不会胡乱揣测别人的想法,这个行为对我而言没有意义。”

    鬼切稍微侧身看向她,话说到半途已经再次合上双眼,但还是继续跟她解释着。

    “我会这样对你说,只因为我知道我了解你。”

    “……”

    天晴闻言怔了怔,刚才的不安是散去了,但取而代之的是愧疚和鼻酸——

    “怎么了?”

    “鬼切,你真的不会觉得我麻烦吗?”

    “为什么?”

    “因为我老是问这个、问那个,还会纠结很多小事情,还会勉强你……我梦中的你就是因为这样讨厌我了。”

    “那不可能。”鬼切还未听完已经无奈的笑了。

    “但是我有那么多的缺点……”

    “我知道你是怎样的人。”

    鬼切伸手把她抱紧,后续的话都变得很轻,但却是无比郑重、认真。

    “……而对你的感情,我能用百年、千年、以后的时间去证明。”

    他的唇贴在她的头顶,语气深情动人。

    对啊,他有自信,以后的这些时间,他还是会不变的陪在她身边,理解她、保护她。

    让他这样的妖怪,要理解一个女人本该是复杂困难的事情,但他知道他做得到。

    比她还了解她、比她还知道她需要的一切。

    希望着她的幸福,将她看成比一切都重要的存在。

    他都做得到。

    虽然,她如她所说,偶尔会胡思乱想。

    但那都不重要了,偶尔会有无法控制的、不够坚定的想法,也是她的一部分。

    反正他爱她。

    还会用百年、千年、以后的所有时间来见证。

    “我们,将以后如是。”

    ……

    …

    (全书完)

    ===================================

    ===================================
【全网热门完本耽美小说 www.danmei.la 手机版阅读网址 wap.danmei.la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