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主角总在深夜召唤我 > 第53章 完结章

第53章 完结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周预听到姜胡的话挑眉:“你说团子?”

    “对啊,你那时候那么宠他,还专门带回来,碰都不让我碰。”姜胡看似抱怨,语气里却透露着一股子得意。

    姜胡还记得,小白团子一看到他,就上蹿下跳,变成他最喜欢也最可爱的软白体,那种没化形的原始魂体状态,眼睛和鼻子都不明显。

    然后就喜欢和他往撞墙游戏,对着室内的墙壁一通乱撞,硬生生把自己从一只小阿飘撞成只扁扁的团子。

    他争不过,还有让他哥放在心上的鬼,小白团子比这个披着漂亮外皮的黑心鬼可爱一百倍。

    周预在姜胡说宠的时候皱了下眉,并不很认同,但也没反驳。

    说起那段时间养过的一只不安稳的小鬼,周预才发觉确实好久没想起小团子了。

    至于为什么姜胡叫他小白团子,大概是那小鬼和胆小,一见陌生的鬼,恨不得把自己缩成小小一团,使劲释放体内的黑气,然后化成和他们度司明晃晃的白色壁砖一样的颜色。

    那时候,周预把团子捧在手心的时候,黑色小人鬼变成白乎乎软团子,还不知道自己变得更显眼了,每次见到度司的其他鬼,都会用这种形态,以为能躲过那些总凑上来的度司鬼。

    小鬼还爱在自己手心里滚来滚去,撒娇的功夫一流。

    遗憾的是,带小鬼去趟人间,想找到他的出处,想让他也有一个完整的人脸人形,只是出去就把那只懵懵懂懂不会说话的小家伙弄丢了。

    时满嘴角噙着笑走到周预身后,手探到他的腰间,在姜胡面前毫不掩饰地亲昵。

    “哥哥还养过爱宠啊,一养就宠地撒不开手那种。”

    那手从侧腰摸索到后背,周预浑身发麻,他僵着脸回头看时满:“没有宠,就带回来玩玩......”

    背后的手不停:“哥哥玩的真花。”

    周预把时满在背后作乱的手扒拉下来,无奈地转过身,搂住他。

    身边的门也在同一时间被大力关上,甩出来的惯性把姜胡从二楼弹到了一楼。

    趴在地上的姜胡万万没想到自己当了一回助攻,也没想到他哥竟然是这种鬼,连小白团子都不管了,一心去哄恶鬼头子开心。

    “团子是我到人间的时候遇上的,那时候他被一个恶鬼追着跑,我见他既没有戾气,也不是普通的亡魂,就把他带了回来。”周预解释道。

    他看出来了,时满有情绪的时候就会笑得异常温柔,然后说出让他无力反驳的话来。

    “真善良,看见个小可怜就想护着,怪不得周哥那时候这么帮我,原来是个可怜卖乖的就行。”

    果然......

    “也不是......”

    周预觉得要是换个人,那本书的主角再凄惨,他顶多给他找个住处,定期送上一捆符,保他鬼怪不近身,绝对不会是个男人扭了脚就给抱起来,后来还直接把人带到家里,睡同一张床......

    虽然是时满故意塑造的悲惨身份,和他脑海里莫须有的穿书记忆,但救不救、护不护,不愿意的话,也即使再可怜所谓的主角也不会轻易动心。

    现在想来,他最开始以为对时满的同情和不忍心也没有那么单纯,怪不得时满提到睡觉的话题,自己会那么生气,恼羞成怒不算冤枉。

    思绪跑偏,但也解释不了他是不是真的看见个小可怜就想护着,因为遇见团子的心情确实和第一次见时满差不过。

    “那是例外。”

    “哦,那我也是例外,哥哥的例外有点多。”

    周预被他换着调叫哥哥,还真有点吃不消:“这种时候别这样喊我。”

    “嗯,这种时候......”时满点点头,余光扫过那张大床的时候停了下,小声嘀咕了句:“很大,看起来也很舒服。”

    “什么?”

    周预见时满被他转移注意力,不再揪着团子不放,也看向他目光瞟过的床,耳边却被一股微凉的柔软触碰,然后就听见一道熟悉透着股勾人心魂的低音:“这种时候应该叫老公吧?”

    一秒后,房门重新被封住,这一次,杜绝了任何鬼的骚扰。

    昼夜明亮的房间被命令降下夜色,骤然放大的喘息声,彰显着黑暗中的不平静。

    暧昧的夜色在一两句隐忍的轻语中蔓延。

    青年闭着眼睛嗓音有点颤,感受着男人的憋闷,努力平缓气息:“不、不对,位置错了。”

    伏在身上的动作突然停下,默了两秒后再一次扑了上去。

    ......

    鬼域的鬼不需要休息和睡眠,除非有特殊情况,度司里的鬼差得了假期,大多选择去换人间一日游的体验。

    姜胡枯坐在启恒脚边:“还没和周哥叙旧呢,按人间的时间来算,他和恶鬼头子在同一个房间待了两天两夜了。”

    启恒注意到他对周预的称呼,诧异地低头看一眼。

    被踢出来前,姜胡听到恶鬼头子那声“哥哥”肉麻地不行,也不好意思喊周预哥了,万一某天急着喊了两声哥连在一起,他就洗不清了。

    “两天就出来才不正常,周哥战斗力不错的。”启恒自然知道那两个会在房间做什么。

    “哈?他俩闷在房间里打架?”姜胡疑惑,他哥对那恶鬼头子这么好,怎么会打起来。

    启恒嘴角染上一丝笑意:“嗯,也可以这么说。”

    鬼生漫长,周哥他们很幸运。

    姜胡唉声叹气,度司除了他,就没有鬼反对时满当他们嫂子的,讨了个没趣,他保留着最后的挣扎:“想看,你就不好奇?”

    启恒翻书的动作不停:“不好奇,你要是再打扰他们,就不只是被扔下来了。”

    打架了还不能被打扰啊,等等,两个鬼打架,不是你咬我就是我吃了你,但他们度司的鬼不会像恶鬼那样争斗。

    所以他哥到底和恶鬼头子在干嘛?

    度司按人间昼夜计时三天过去,周预一个鬼从房间出来了,早早守在一旁的姜胡跳出来到周预面前,张口就问:“哥,不,周哥,没事吧?”

    问完就愣住了,他哥现在的状态,说得难听一点,像一头十分餍足的慵懒大兽......还真把恶鬼头子给吃了?

    姜胡一时表情复杂,恶鬼头子其实也没这么让鬼反感,一门心思黏着他哥,现在反而被他哥给吃了......

    周预怪异地看他一眼,托着怀里的白色阿飘远离他。

    “!小白团子!”

    周预挡住姜胡伸过来的手:“咳咳,是满满。”

    怀里的小鬼也会疲惫,现在处于无意识的休眠状态,几近透明的白,说明他受了不小的刺激,下意识释放了自以为很安全的形态。

    “???”姜胡迷惑。

    “满满就是曾经那只小鬼。”

    被他带回来,在度司待了几个月,得到了认可的气息,才能在盗走年轮渡的时候这么顺利。

    捏了捏露出大概轮廓的小鬼耳朵,真想亲近他也不必这么折腾,即使是恶鬼司的鬼,是团子,姜胡和启恒都会认可。

    时满感觉自己陷在一个熟悉的怀抱中,耳边的聒噪声也让他动了动,继续往那个怀里缩。

    “什、什么?”姜胡震惊到结巴,保持了正常人肤色的脸皮第一次变成鬼的惨白。

    不可能吧,他跑到周预房间看了一圈,没有鬼。

    他哥和恶鬼头子进房间后一直没出来,有鬼离开的话他肯定能知道,现在出来的只有他哥和小白团子,那恶鬼头子真的是小白团子!

    那他都干了什么!

    每次都对团子恶语相向,遇到危险还拦着不让救,

    “那、那我......团子是不是讨厌我了?”他冲出来追上周预,伸就要往周预怀里探,一瞬间将什么时满是恶鬼头子全都抛在了脑后。

    周预看着那只不规矩的手伸过来不动声色,姜胡却发现他怎么也动不了。

    鬼身一个激灵,才想起来,周预怀里的是他未来嫂子,而他想对他嫂子动手动脚,他哥不削了他真大度。

    “我错了,错了,哥,你们玩......”

    多了个男鬼嫂子的复杂心绪还没有缓解,曾经一起玩耍过的小鬼伙伴一朝现身,身份大变,姜胡觉得他需要抄抄符静静心。

    启恒从姜胡大大声嚎嚎中大概明白了真相,只是没看出来那个来历不明的小鬼竟然是时满。

    他记得那小鬼当时被姜胡骚扰地四处乱撞,却没释放出丁点恶意,反而让姜胡觉得小鬼喜欢他,爱和他玩。

    这也是姜胡排斥外鬼,却对那变成小白团子的鬼心心念念的原因。

    周预怀抱小鬼,浑身上下都透露着一股无比满足的气息。

    如今他和年轮渡都已归位,人间少数自然游魂会在正确的指引下重新回归该有的命运和轮回。

    人间原本就存在亡魂和钻空子生成的恶鬼,连支插手的一番折腾,看似让恶鬼纵横,其实也不过是把那些暗地里藏了很久的恶鬼引了出来。

    怀里的小鬼有了动静,魂体在周预手中有如实物。

    小鬼的人形慢慢显现,白色的魂体也开始消褪,就要变成原来的样子。

    周预趁机掐了把怀里鬼的腰,被刺激后,魂体又恢复成小小的一个。

    白色团子在怀里软趴趴的,形状也不稳定,眼睛的轮廓已经有了,正怒瞪着周预。

    “老实交代,当初跑什么?”

    白团子有点语气不足:“没跑,再不回去就暴露了。”

    当初未到人间不惜小心着了恶鬼的道,形也不稳,被周预捡了带到度司,心思就变了。

    传说中度司头子脾气暴躁,手动捏死亡魂,也能按照自己的喜好安排亡魂下一世界的命运,为鬼散漫,整个度司都不成体统。

    但他就是被这样一个没规矩的度司吏捧在手心,放在床头,在其他好奇的鬼爪子伸过来时贴心地给他挡住,在恶鬼司被无数邪崇恶魂的怨气冲冲天缠绕,时满在度司的那段时间得到了治愈。

    恶司的鬼不会对恶鬼司有好印象,他不能用原身份待在这里,才想着去偷了那个能轮回人间的年轮度盘。

    后来发生的事情都不在他的预料范围内,也破罐子破摔地暴露了身份。

    也理解他的顾虑,周预走到沙发坐下,安慰道:“没事,度司和恶鬼司正常往来,不是仇敌。”

    “姜胡嫉恶如仇,总叫我恶鬼头子。”

    “你不是恶,下次再叫,我封了他的嘴。”

    说话间,时满已经恢复原样,从怀里坐落到了周预腿上,虽说手感和团子差了一些,但想到这三天发生的事,周预还是忍不住上脑。

    启恒走到他们面前,两人的姿势太过刺眼,他抿了抿唇,谨慎开口:“恶鬼司派鬼来问,他们的鬼什么时候能回去?”

    时满:“......”

    白月故意的。

    “还有,我们这的鬼兄弟都在传,度司和恶鬼司要闹翻天了。”

    周预看了时满一眼,皱眉道:“什么玩意?”

    启恒:“姜胡老是恶鬼头子地叫,大家都知道你把恶鬼头子关房间里三天,而且也没见到前几天都在传的嫂子,所以......”

    周预接话:“所以他们以为我和满满在抢另一个鬼?”

    “也可以这么说。”

    “乱七八糟。”周预脸一黑,对启恒说:“参与八卦的封口一周,姜胡禁闭抄符一个月,天天画的什么东西,还敢装人间道士失传已久的宝贵符箓。”

    那人间两本书显然是姜胡偷偷塞进年轮渡带过去的,一本在他那里,另一本跑到了时满那里,结果不知道怎么回事,被人传成了那个圈子的宝贝。

    周预扶住鬼的腰,一脸严肃道:“下次我再出现这种情况,拦着姜胡,把我自己的符或者你画的给我送来。”

    启恒:“......”

    姜胡的符是跟你学的。

    怀里的鬼笑盈盈地看着周预:“你下回想和谁再一次体验人间的生活?”

    周预手收紧了他的腰,脸贴上他的:“不会有谁了,只带你去,没了记忆也只认你。”

    启恒默默离开,决定去看一眼抓耳挠腮画符的姜胡,安抚被狗粮重伤的自己。

    时满给恶鬼司传了信,暂时不会回去了,他要和周预在人界待一段时间。

    恶鬼司办事的鬼少,也没有传音隔空聊八卦的鬼,不像在度司,有个风吹草动就能引起鬼们的注意。

    守门1号鬼冷淡的声音幽幽地传到守门2号耳朵里:“我看到周哥腿上有个男的,他俩的行为让我想起了一个词:耳鬓厮磨。”

    守门2号:“瞄了一眼,大为震惊,之前有个自裁的亡魂,生前的经历和周哥那俩很像......”

    守门3号:“2号别瞎说,让我想想,嫂子?恶鬼头子?我懂了,懂了。”

    守门1号离得最近,偷摸看的最清楚:“还掺杂了白团子的事,不愧是周哥,感情纠葛就是不一般。”

    度司对时满接受得很快,即使之前度司风评不太好的恶鬼头子,一旦得到周哥的认可,度司就不成问题,也就姜胡一时难以接受。

    索性没有恶意,启恒放任这些鬼中的流言,并在周预的默许下,给众位鬼差传音:恶鬼司以后是亲家司,双方往来的时候态度要客气。

    之后,启恒给周预和时满挑选了合适的身份,让他们再一次进入年轮渡,在人界......度蜜月。

    也不全是度蜜月,流窜在人间的鬼怪需要他们的引导。

    ......

    周预醒来的时候躺在一张柔软的大床上,他伸手往旁边摸了摸,没有人。

    起身去浴室照了照镜子,这张脸勉强和他原来有五分想像,眉峰处收敛,显得整个人都温和了不少。

    不够满意,和他的风格也不相符,希望满满不会留意到这点细微的变化。

    想到之前的经历,叹了口气,在人间第一次和时满见面并不美妙。

    除了他对时满的防备和敌意,自己刚过去的那个身体状态极其萎靡,本体模样十分之一的气魄都没有,也不知道那时候满满是怎么很快就接受了他。

    两人一起进入年轮渡,要进入不同的身体,不可能出现在同一空间,周预知道时满在什么地方,却没有立刻出门找人。

    他拿起床头柜上的手机,上面显示凌晨1点钟,重新躺在床上等待。

    闭眼两秒钟,空气有了轻微的凝滞,熟悉的眩晕感传来,睁开眼睛的同时,一股温热贴上了他的唇。

    周预毫不犹豫地揽过身边的人,回吻了过去,久违的体感热度是道催化剂,连带着两人加速跳动的心脏,比在想念时被传送到对方身边还要让他动容。

    分开时看到对方喘气中泛粉的脸颊和湿润的眸子,周预后知后觉先前他们浪费了太多美好时光。

    青年失力伏在他胸膛上,周预低头轻轻一笑:“满满的位置也错了。”

    说罢,翻身调转,重新覆了上去。

    月光被窗帘挡得严严实实,窥不得房间内的人半分。

    一两个小鬼被两个突然出现的异常气息吸引,想要靠近,却在靠近前就被甩出来的符箓套住。

    幽鬼亡魂不会彻底消失,美妙的夜晚也将延续下去。

    --------------------

    作者有话要说:

    完结了,颤颤巍巍给自己撒个花......
【全网热门完本耽美小说 www.danmei.la 手机版阅读网址 wap.danmei.la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