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古代架空 > 女配被女主洗白的日常 > 第一百二十五章 大结局

第一百二十五章 大结局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距离神剑山庄一里处。

    图南上下打量柳凌芊片刻,她的容貌美到了极致,出现在这样荒郊野岭的地方,近乎荒谬,但不会给她的话更荒谬了。

    图南问道:“你凭什么不让我们过去?”

    柳凌芊提着剑,剑光泛着魔气,而她的眉目也越发凌冽,她冷冷道:“谁过去,我便杀谁?”

    颜楚楚眯起眼睛,拔出剑来,图南却及时拦住她。

    楚凤仪上前一步,缓缓道:“我们此次前来无非是拜托孔前辈去救一个人,柳姑娘又何必这般前来拦人。”

    她眸光微闪:“孤所求之事,又怎么碍到了姑娘?”

    柳凌芊一怔,而后语气更是冰冷:“因为我不想让父亲被那突然出现的柳如絮夺去关注。”

    图南微笑:“你为何知道,孔大侠会比你这养在膝下的女儿,更关注柳如絮?”

    她探寻看向柳凌芊的双眸:“你这般阻拦,倒是不合常理,除非,还有别的什么我们不知道的理由?”

    柳凌芊顿住,眼眸闪过一丝复杂,而后她长剑一指:“无论如何,今天你们都不能过去。”

    铮一声,颜楚楚也拔剑了,她笑意盈盈道:“那便得罪了。”

    柳凌芊眼中泛起杀意,一剑刺来,显然她的态度很明显,即便是杀了她们,柳凌芊今日也不会让人过去。

    然而就在剑刃相击一刹那,忽地一股无形压力落下,紧接万籁俱寂,众人心中生出一股恐怖的危险预兆。

    柳凌芊面色一白,哪里顾得上颜楚楚,回头看到一人静静站在不远处,一双漆黑如最深沉的夜色眸子静静望着她。

    她顿时如堕万丈深渊,心头涌上绝望。

    孔秋缓缓道:“芊儿,既然是客,岂能无礼?”

    柳凌芊握紧了剑,神色复杂望了众人一眼,垂下手去。

    京城,公主府。

    李霞飞与陆雪儿御剑而至,却从改了姓名的白月薇与叶灵口中得知柳如絮被抓走一事。

    李霞飞瞪大眼睛:“陆雪鳞?那家伙抓我的有缘人做什么!”

    叶灵摇头。

    陆雪儿紧皱眉,问道:“你知道他在哪吗?”

    李霞飞歪头:“北斗剑阁……大概是知道一点,不过那地方太远了,我没去过。”

    一听柳如絮被抓走,陆雪儿哪里还顾得上其他,招出剑光,急声道:“那我们走,去救如絮。”

    李霞飞皱眉:“这么远,你的灵气够不够?”

    陆雪儿摇头:“我们先上路,灵气之事,路上再说。”

    李霞飞这时候也没了抱怨,立刻答应下来。

    两人便再化作一道剑光,往北方去了。

    茨山。

    卧龙渊。

    陆雪鳞缓缓道:“若是你敢死,我便杀了他。”

    他的剑光直指夜貅的心脉,但夜貅根本不看他,只是神色温柔望着柳如絮。

    柳如絮握着剑抵在脖颈上,她笑眯眯道:“我们早已下定决心,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死,你能威胁得了我?”

    陆雪鳞眯起眼,看着这个陆雪儿修行路上最大的阻碍,刚刚的闹剧他也看在眼中,倒是没想到她竟然是个不怕死的人。

    陆雪鳞忽地道:“你想死,可有没有想过他未必想死。”他指的是夜貅。

    柳如絮:“他愿意与我一起死,我尊重他的决定。”

    陆雪鳞:“你倒是冷血无情。”

    柳如絮冷笑:“既然是我的选择,我便已经做好了承担后果的准备,我以为做人最大的基本原则是尊重他人意愿,而不是自以为是为别人好,实际上做着狗|屎不如的操作。”

    陆雪鳞静静看着她,而后道:“若是你练无情道,恐怕成就不下于我。”这话,说的是她坐看心上人去死的冷漠。

    柳如絮:“靠,你自己是坨屎,就别以为谁都跟你一样爱当屎,我就是死,都才不会去练这什么狗|屎道?”

    陆雪鳞神色冷漠,抬头看向天边,淡淡道:“来了。”

    柳如絮猛地回头,发现两道光芒从天边而来,一闪即逝,她眨眼,便看到陆雪儿和一名少女出现在面前。

    李霞飞:“到了!”她一看山上对持的场景,神色便生出怒意:“陆雪鳞你这个混账!你自己发疯就算了还绑架我的有缘人!”

    柳如絮呆了呆,忽然想起来,这个少女她还见过。

    陆雪儿立刻上前;“如絮!”

    铮一声,陆雪鳞的剑光竟然再分出另一道,指着柳如絮,他淡淡道:“站住。”

    陆雪儿眼睁睁看着柳如絮颈部被剑光封面刺出一缕血迹,便立刻僵在原地。

    李霞飞大骂:“陆混账!你想做什么?”

    陆雪鳞平静道:“按礼而言,你该叫我师伯。”

    李霞飞:“那我上辈子还是你祖师爷!你个不肖子孙王八蛋!”

    陆雪儿冷冷等着这中年男子,质问道:“到底如何,你才肯放开如絮?”

    然而出乎柳如絮预料,陆雪鳞却什么也不说,只是淡淡道:“等着。”

    李霞飞又跳脚骂了一串话,柳如絮忽然发现这个少女骂起人来,好像是和她一样凶的,不过她也不想再被这么指着,反正既然陆雪鳞希望是陆雪儿杀她,那他肯定不会自己动手。

    仗着不怕死,柳如絮伸手去握住胸|前的剑光,剑光一闪,躲开她的操作,柳如絮又往外走去,却被剑光拦了回来。

    陆雪儿面色一变:“如絮!”

    但忽然第三、第四道剑光出现,这次指着的是李霞飞与陆雪儿,李霞飞立刻蹦起来,当时便御剑打来,但陆雪鳞不慌不忙操纵剑光与她对敌,竟然半点不落下风。

    李霞飞气得鼻子都歪了,这陆雪鳞抛弃要不是她没有上辈子的修为和记忆,不然她一定暴打这个狗贼。

    陆雪儿担忧看着柳如絮,想要动手,却苦于灵力枯竭,不敢动剑。

    夜貅静静看着柳如絮,没有动手。

    一时间,场面便僵持下来。

    就在柳如絮准备叫上夜貅一起揍这家伙时,忽地原本一片洁白的茨山瞬间涌出滚滚黑气,众人一同停下手,望着北方。

    无边魔气涌来,铺天盖地,仿佛深渊之门打开。

    陆雪鳞冷着脸,静静看着北方。

    一道身影从魔气中缓缓走来,他长发已是银色,而双眸却依旧是最纯正的黑,五官线条利落而俊美,眉目中沉淀着岁月。

    陆雪鳞缓缓道:“孔秋。”

    孔秋却不看他,目光落在柳如絮身上,顿时柳如絮感觉后背微寒,紧接见他微笑道:“如絮,为父来接你了。”

    清脆一声,拦在柳如絮面前的剑光碎成粉末。

    众人静下来,沉默看着这一幕。

    柳如絮皱眉,看着面带笑容的孔秋,问道:“你丫谁啊?”

    孔秋:“我便是你亲生父亲。”

    柳如絮:“你开什么玩笑,我爹明明是贾玉。”

    孔秋眉目柔和:“贾老爷只是受你母亲所托,抚养你成人,如今你该回家了。”

    柳如絮摇头:“不去,你走。”

    孔秋笑容不变,然而下一刻,汹涌魔气涌来,夜貅面色一变,连忙冲过去,却一同被魔气淹没,陆雪鳞瞬间抽回剑光防御。

    整个茨山与山上的人都被魔气所淹没。

    滴答——滴答——水滴落地声响起。

    柳如絮睁开眼。

    她发现自己处于一座大殿之中,大殿外皆被魔气所覆盖,看不清方位,而大殿内部正中却放着一座石台,台上长满了绿莹莹的兰草,开着雪白的花,她隐隐看到花中藏着什么,因为离得太远,却看不大清。

    大殿四周躺着许多人,夜貅、陆雪儿、李霞飞还在昏迷,柳如絮定睛一看,惊了,为什么南南、清清、楚楚还有公主都在?!

    而陆雪鳞则站在大殿角落,神色冷漠,仿佛事不关己。

    “过来。”正这时,她忽然听到有人低声道。

    柳如絮抬头,发现石台前不知道为什么站着那名自称她父亲的傻叉。

    柳如絮挑眉,呸了一声,足以证明她的态度。

    孔秋却并不发怒,只是微微一笑“靠近一些?你,想不想看你的娘亲是如何容貌?”

    柳如絮心头一动,母亲,世上最美好的人,也是她从来没有见过的人,虽然从来没有想过为什么柳如絮没有母亲,可当知道这样的存在,即使知道并不是她真正的母亲。

    柳如絮的心绪开始蠢蠢欲动

    铮一声,一道魔气汹涌而出,在孔秋与柳如絮面前划出一道界限,紧接一道身影挡在柳如絮面前。

    柳凌芊低声道:“不要去!”

    柳如絮:“?你又是谁?”

    孔秋微笑:“芊儿,你这又是何必?何必拦你妹妹?是嫉妒了么?”

    柳凌芊冷冷盯着他道:“若是娘亲知道你为了复活她,甚至要血祭自己的亲女儿,她一定会恨你。”

    孔秋弯起眉眼:“那又如何?”

    柳凌芊恨声道:“当初便是因为母亲知道您会这么做,才要在临盆时只身前往中原,甚至要被妹妹拜托给别的男人,也不给你这疯子!”

    孔秋含笑:“你倒是知道清楚。”

    柳凌芊眼中带着怨怼:“若不是我不够格,恐怕我也是你手中的祭品,你这疯子哪里有什么父亲的样子,当初母亲看上你,不过是可怜你这——”

    她瞳孔一缩,捂住胸口,孔秋收手,见大女儿倒地神色也没有任何波动,只是对柳如絮招手:“乖,过来,莫要让我为父去捉你。”

    柳如絮问:“你要献祭我?”

    孔秋点头:“是。”

    柳如絮眨眼:“好。”

    见她答应,孔秋神色并不变,或者说,他眼中世间万物皆是一般,无论柳如絮做出什么举动,说出什么话语,他都并不关心。

    陆雪儿爬起来,摇摇头,忽地听到陆雪鳞冷冷道:“雪儿,杀了柳如絮。”

    陆雪儿:“?!”

    众人醒来时,便听到陆雪鳞缓缓道:“那魔头要把柳如絮做祭品,献于魔神,但柳如絮只是钥匙,真正的祭品是大晋与狄戎的百姓,白莲教便是为了这血祭而成为孔秋的工具。”

    楚凤仪面色一沉,这简直是糟糕到不能再糟糕的消息。

    图南看着柳如絮往前,厉声道:“柳如絮!”

    柳如絮停下,扭头看她。

    图南冷冷道:“你便是为了死,不顾我们也罢,甚至连大晋也不顾么?”

    柳如絮困惑看着她,仿佛并不明白她在说什么。

    柳凌芊化解了心脉里的魔气,咳着血道:“从她答应父,那疯子话语,便已经被他所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陆雪儿握紧剑,随即化作一道剑光杀上去,李霞飞同时也一同往前,然而孔秋一挥手,两人便被一道魔气杀回来,狠狠摔到地上。

    陆雪儿捂住胸口,还想再战,却听陆雪鳞道:“你杀不了孔秋,但是你可以杀了柳如絮。”

    陆雪儿怒道:“即使是我死,我也不会杀她。”

    陆雪鳞:“若是她不死,待祭坛启动,那死的便是大晋千千万万的百姓。”

    陆雪儿:“那又如何?!”

    陆雪鳞:“你救她,又有想过,她可愿意?”

    陆雪儿怔住。

    陆雪鳞:“她分明想死,你又为何要强迫她活着,,而你现在既救不了她,却宁愿眼睁睁看着她背上百万生命的孽债?”

    他一双眼睛看来,刺入陆雪儿心中:“你一昧的救她,可有想过她想什么?”

    陆雪儿僵在原地,仿佛又回想起柳如絮反复寻死的记忆,她一心去忽略那些,却从未想过,她真的想要这些么?

    柳如絮那样的好人,她怎么可能愿意成为刽子手……陆雪儿握紧了剑。

    李霞飞:“你放屁!杀百姓的是孔秋这个傻叉!而逼雪儿杀柳如絮的又是你这个傻叉!你们这些垃圾男人!都是傻叉!难道这里面就没有别的选项吗!雪儿别听他的!”

    陆雪儿深吸一口气,盯着陆雪鳞:“我不知道你是谁,又为什么执意让我杀死如絮,但是以我认识的那个柳如絮,她即使是想死,也不会想死在我手中,你根本不了解她。”

    陆雪鳞淡淡道:“那你没有选择,只能眼看她成为千古罪人。”

    陆雪儿回头,只见柳如絮又往孔秋方向走去。

    这时,石台前的地面却打开,变成一座巨大沸腾的血池,而孔秋正站在血池前,对柳如絮微笑。

    颜楚楚拔剑冲上去,却被一道魔气杀回来。

    图南、上官清、楚凤仪更是无法突破汹涌魔气的拦截。

    而柳如絮,任凭她们如何呼唤,也不见回应。

    只能眼睁睁看着她一步一步,缓缓走向那血池。

    京城。

    百姓们不安看着天空,原本一片晴空的天际,如今已经被乌云覆盖,黑压压看不到头。

    “这、这黑气是什么?”

    “不祥之兆,不祥之兆。”

    “娘!娘!呜哇哇哇哇啊——”

    “救,救命!”

    皇宫里。

    楚玄钧带着诸多大臣站在大殿门前,仰望着黑压压的天空,天光越来越暗,渐渐变成仿佛伸手不见五指的程度。

    忽地有人来报:“圣上,百里外皆是被这黑气覆盖,不见天日。”

    大臣面面相觑。

    楚玄钧苦笑:“好了,不用报了,恐怕这整个大晋,皆是被这魔气覆盖。”

    大臣试探道。

    “圣上,这天象古怪至极。”

    “从未见过如此天象。”

    “皇上,这,这恐怕是天狗食日。”

    楚玄钧面色十分难看摇头道:“不对,这是魔气。”

    “魔气?”

    楚玄钧深吸一口气道:“这世上,能造成如此天象,宛如魔神在世的人物,朕只知道一人。”

    他话已说完,诸位朝臣里较为年轻的面面相觑,而经历过曾经百万魔军压境的老臣,则不约而同通通想到那个恐怖的男人。

    孔秋。

    空气死一般寂静。

    不知有人低声道。

    “大晋……完了。”

    却没人去看他,只是皆是绝望看着天空那魔气。

    大殿。

    血池咕噜噜冒着泡泡,它越来越大,而大殿随着血池的扩大变得更大。

    柳如絮依旧一步一步往血池走去。

    孔秋等着她,他为了这一刻已经准备很久,孔秋充满耐心。

    【哇哇哇哇!!你知不知道!我们的小说——哎?】

    突然出现的心声,让柳如絮脚步一停,上官清见此不由更大声喊道:“柳如絮!”

    【咦?喂?喂喂?喂喂喂?靠,你怎么回事?】

    孔秋缓缓道:“如絮,过来。”

    柳如絮:“…………”

    她又往前走去。

    【靠!苏果!你丫疯了!你怎么突然开始当祭品起来了!救命!】

    柳如絮停下来。

    【喂喂,听得到吗?苏果苏果苏果苏果!!你要回家了!!】

    柳如絮猛地一惊,眼神瞬间从懵懂化作清明,她下意识喃喃道:“我要回家了?”

    【对!你要回家了!我的小说过稿了!反响非常热烈!你看我给你节选。】

    孔秋眯起眼睛,看着不动的柳如絮,忽地伸出手来。

    角落。

    陆雪儿遍体鳞伤,却始终冲不破魔气阻拦,不得不回头低声下气道:“你救救她!求您了!”

    陆雪鳞摇头:“与我何干。”

    陆雪儿露出愤怒的神色。

    陆雪鳞:“若是你的实力足够,又何必来求我?而剑之一道,最不需要的便是牵挂。”

    陆雪儿冷笑:“真的么?如果没有牵挂,你现在为什么不走?你真可怜,欺骗自己,实际上,连你真正想要什么都做不到。”

    陆雪鳞:“……我是你父亲。”

    陆雪儿:“我知道。”

    陆雪鳞面色一震。

    陆雪儿握着剑,勉强站起来:“但是,那又如何?你可以滚了,老娘不牵挂你这种爹。”

    说完,她又化作剑光,冲向魔气。

    血池。

    柳如絮打断它:‘现在重点不是这个,而是那个会献祭大晋的说法是真的假的?’

    【当然是真的啊。】

    ‘能关吗?’

    【不知道……】

    孔秋正伸手过来,柳如絮转身就跑,魔气汹涌而来,抓住柳如絮,往血池拖去,柳如絮眼睁睁看着那粘稠血红的液体越来越近。

    正这时,忽地魔气之中,冲出一道魔气,像孔秋撞去。

    孔秋:“?!”

    【你也撞他试试,作为祭品,他一个人份量比整个大晋都高。】

    ‘?!’

    孔秋伸手从魔气里捏出夜貅,他眼睛里闪着红光,嘴角的笑容早已没有先才的温柔,只有残忍,在柳如絮看来,他与夜貅竟有些神似。

    但是,他们是不一样的,夜貅的温柔是别人所没有的尊重。

    孔秋眯起眼睛:“你——”

    然而你字没说完,柳如絮突然冲过来撞上他,夜貅也趁他分神一刹那,再次化作魔气,涌来。

    噗通——一声。

    众人眼中,只能眼睁睁看着三人一同落入血池。

    “如絮!!!!!!!!!”

    ………

    无边黑暗,仿佛是最深沉的深渊底部。

    柳如絮猛地睁开眼,哗啦一声,从血池里爬出来。

    她抬头一看,发现众人都在池边,却不看她,而是呆呆望着她身后的高处。

    柳如絮转身……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神:‘许久不见。’

    柳如絮,不对,苏果大骂:“干!你怎么在这?!”

    神:‘你呼唤了我,便来打个招呼。’

    苏果:“谁呼唤你?!”

    神:‘你这祭坛便相当于我家的门铃,很吵,不来不行。’

    苏果:‘又不是我要摁的。’

    哗啦一声,苏果扭头,发现夜貅摇摇晃晃站起来,而他旁边,是孔秋。

    苏果指着孔秋:“这是你的祭品,快把|玩意带走。”

    孔秋一怔,下一刻化作一道光消失在原地。

    ‘……今天不是来收祭品的。’

    苏果:“那你干嘛!”

    “我来说我来说。”

    忽地,众人面前出现一道光球,蹦达到苏果面前。

    “果果鸭!我们的作品获奖了!而且大受好评!”

    苏果傻了:“真的假的?”

    “真的真的!我给你看反馈。”

    一道温柔的声音响起:“我叫嫣然,我很喜欢你,苏果,因为你有教养,却不傲慢,有系统,预知未来身怀重金,但她面对那些女主女配们,却并没有觉得她们是纸片人,也没有跟着剧情的套路去伤害她们。反倒是以诚相待,真正把她们视为平等的朋友……”

    苏果瞪大眼了眼睛。

    另一道沉稳的女声响起:“我叫Fraye·Molosi,确实,你能看到她们的优点并肯定她们,她们又因为与苏果的羁绊而保护你,女孩子间明明有很好很好的感情,而不是耽于情爱,只会雌竞。”

    陆雪儿呆呆看着那道光球。

    一道生气勃勃的声音道:“我是风染墨竹,对!她们可以是三秋月,也可以是树上花,没有所谓的女孩子应该做什么,也没有所谓的“女主”应该是什么样子。她们追着梦的方向,活成了自由的模样。纵死侠骨香,不惭世上英。她们在自己向往的地方发光发热,为自己,为后来者点起了长夜的明灯……”

    图南打量那颗光球,眯起眼睛。这样的东西,典籍里根本没有提过。

    一道活泼的声音道:“我是糖盐!就是!女孩子就要热热烈烈的在阳光月光下活成自己最想要最好的样子,然后对唧唧歪歪的人说:滚aaaaaa!!”

    上官清摸摸额头,没有发烧。

    一道从容的声音道:“我是汤汤,是的,职业是自己的,能力是自己的,钱财是自己的,生活是自己的,这比为了得到一个男性的青睐而付出,而竞争更值得人期待,女性依附者的位置上分离出来,原本就很优秀的女性才能绽放出自己的风采……喜欢这个故事,不只是因为柳柳可爱,更因为这个故事让更多人意识到男主在女主的生命中并非必需品,女主自己也可以活的很精彩。”

    楚凤仪若有所思。

    一道可爱的声音道:“我是贺小鱼!小夜真的太好太好了,他爱果果,所以愿意包容她的一切,哪怕是她赴死的意愿。之前果果说过不喜欢这个世界,我相信现在应该是变成了“虽然我不喜欢这个世界,但是我喜欢你”。”

    夜貅走到苏果身边。

    苏果:“…………”

    系统:“果然你说对了!你真的很招人喜欢!”

    神:‘确实。’

    苏果僵着脸:“你就这么放出来了?”

    系统:“啊?那不然呢?”

    苏果捂住脸。

    图南:“系统是什么?”

    颜楚楚:“女配又是什么??”

    上官清拉住她的手,苏果打了个寒战,清清却温柔道:“这次不怪你。”

    陆雪儿拉住她另一只手:“莫怕。”

    李霞飞盯着神片刻,忽然道:“我见过你。”

    神:‘幸会。’

    楚凤仪忽地扭头,只见柳凌芊缓缓站起来,对着她轻轻一颌首,毫不犹豫转身离开。

    ……

    神:‘我本只想让你完成剧本,但是没想到你和系统会做的这么出色。’

    苏果:‘所以呢,说好的回家?让我回家!’

    神:‘自然是可以,只是我知道你有一个遗憾,要不要试试继续当女主?’

    苏果:‘?放屁!让我回去!’

    神:‘作为交换,你过去的改变的剧情,我并不追究你,而这次献祭,我也可以把它后果抹去,你作为女主,可以同时在现代与古代工作,同时我可以复活柳卿。’

    苏果:‘就这?’

    神:‘若是你做的很好,我未必不能在现代,复活你的老师。’

    苏果猛地站起来:‘!’

    神:‘你可以好好考虑,倒是不用这么急。’

    苏果:‘考虑个屁啊!快点!合同拿来!我签!’

    ……

    现代。

    苏果窜进包厢。

    她知道在老师走后,师门里的大家都很关心她,只是她过不了自己的槛。如今放下心结的她,终于久别重逢的来见了当初不敢面对的师门们。

    顿时一排视线看来。

    她立刻双手合十:“哎哎,别看了别看了,我错了。”

    搞心内的大师姐先冷笑一声:“哟,鸽了我们五年的鸽子,她竟然会来参加师门聚会?”

    搞脑外的二师兄阴阳怪气:“不知道还以为我们这师门配不上您?”

    搞肿瘤的三师姐呵呵:“大家不要生气,毕竟某人只是鸽,到底还喘气,没天人永隔。”

    眼看师门师兄姐妹你一言我一句嘲讽,苏果也不好说什么,毕竟她到底是有错的那个。

    搞康复的小师妹连忙上前拉住:“大家不要说师姐啦,师姐能来——你是谁!”

    众人定睛一看,只见大门缓缓移开,苏果身后竟然跟着一个男人。

    三师姐当机立断提起凳子:“狗男人!离我师妹远点!”

    应者如云。

    苏果:“等,等下!”

    一时间,包厢内顿时热闹非凡。

    聚餐尾声。

    大师姐勾住苏果的脖颈,笑问道:“果果呀,以后要不要回来搞医啊?”

    苏果摇头:“我最近在研究神秘学。”

    大师姐:“?”

    只见苏果双眸明亮。

    “听说练到后面,可以起死回生?”

    大师姐:“……师妹,当初老师的事,不怪你,只是你救了一个坏蛋而已,你没有错。”

    她说的温柔,苏果往下一瞅:“等等师姐!不是诈骗!我胡说八道的!!不要报警!!”

    月明星稀。

    吃了饭后,苏果走在回家路上。

    【既然你签了我们单位,当了《女主洗白女配的日常》的女主,入职了以后就好好干,神那么喜欢你,甚至为了你破格复活柳如絮的娘亲,现在世界变化那么大,神的剧本也要翻新,以后你要做的事有很多,还有很多剧本等着你去翻新!等攒够了工资!再让神复活你老师根本不在话下。】

    ‘嗯,既然有希望,我便永远不会放弃。’

    【知道了知道了,早就领教你的固执啦。】

    ‘那以后,就请多指教了。’

    【好!让我们以后来赚更多的奖金吧!】
【全网热门完本耽美小说 www.danmei.la 手机版阅读网址 wap.danmei.la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