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古代架空 > 女配被女主洗白的日常 > 第一百二十四章 “再见。”……

第一百二十四章 “再见。”……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贾玉缓缓道:“老夫待如絮如亲女,正是因为她的母亲。”

    图南:“是谁?”

    “是柳楼主的亲妹,柳卿女侠是老夫发自肺腑而尊敬之人。”

    图南不可思议道:“柳卿?”

    霞飞楼现任楼主柳月曾经确实有一名妹妹,柳卿,曾经的江湖第一美人,后来却嫁给了一名谁也想不到的人。

    当年塞外被魔教所统领,魔帅孔秋挥兵南下,想要一统天下,而江湖隐隐有传言,恐怕前任皇帝是死在孔秋手里。

    但京城却没有一个人胆敢提这名字,甚至刻意想忘记他,皇陵在魔帅面前远远不堪一击,当年大晋的百万大军,只是魔帅一人便死伤惨重。

    若非柳卿,现在谁也不知道这大晋会变成什么模样。

    图南缓缓道:“可世上之人只知道,柳卿只有柳凌芊这一名女儿,而且她是病逝。”

    贾玉道:“她是生如絮时难产而死,并且……她执意要我收养如絮,并不许我们通知魔帅。”

    图南沉吟下来,这样的要求何等奇怪,仿佛是刻意防备孔秋,可为了柳卿,曾经的魔帅确实改邪归正,甚至曾任武林盟主一职,甚至妻子病逝后也未曾再娶亲近女色,一举一动皆无可指摘,那柳卿又是为何?

    贾玉难过道:“或许……柳姑娘是怕,魔帅会因为她的离世,而为难如絮。”

    图南:“所以你说的救兵——”

    贾玉长叹一口气:“如今那陆雪鳞不知捉如絮去作甚,北斗剑阁从来只闻其名不见其踪,更不知何处寻人,想来这世上能对付天下第一剑的,恐怕只有他了。”

    图南低声喃喃道:“……万魔之帅,孔秋。”如絮的亲生父亲?

    楚凤仪垂下眼帘,握紧了拳头,缓缓道:“不行。”

    贾玉:“?!为,为何?”

    楚凤仪:“当年孔秋与柳卿有过三道约定,其中之一便是,孔秋此生皆不能踏入大晋疆域半步,不然她便与孔秋和离。”

    贾玉:“……可这么些年。”

    楚凤仪缓缓道:“这么些年,那魔头依旧守着誓言,留在塞外的第二神剑山庄,京城这座神剑山庄在柳卿去世后,早已荒废。”

    贾玉:“那絮儿便不救了么?!”

    楚凤仪缓缓站起来:“人要救,但我也不能为了私情不顾大晋安危,当年柳卿以身饲魔,把他留在塞外,我若是请他来了,便是这天下的罪人。”

    图南闻言,忽地明白过来,站起来:“我去准备。”

    贾玉迟疑片刻,问道:“那我们……”

    楚凤仪点头:“去塞外亲自请那魔帅,去救他的亲生女儿,贾老爷您可有证据证明自己所言。”

    贾玉点头:“我,我有一枚柳女侠留给如絮的玉佩,那玉佩为她亲手所刻,上面是如絮的名字,而她的另一名女儿也有这玉佩,想来孔秋看到,便会明白。”

    楚凤仪缓缓颌首:“好,既然如此,事不宜迟,我与父皇告罪一声,走罢。”

    “好。”

    茨山。

    温凉伸手:“柳姑娘!!!!!”

    然而他根本拦不住某人,直接穿过他,往山崖下跳。

    茨山巍峨高大,山峰直冲云霄,云雾也只能在山腰上徘徊,这一条下去,柳如絮必死无疑。

    温凉倒吸一口冷气,顿时化作一道剑光冲下去,片刻后回到崖上,他放下柳如絮,松了口气。

    柳如絮恶声恶气:“你干嘛坏我好事!有病啊!”

    温凉苦口婆心:“柳姑娘!这性命如此珍贵,怎么能轻易赴死?”

    柳如絮:“难道你要看雪儿杀了我才高兴吗?虽然我想死!但是我才不想变成她最难过的记忆!走开!”

    温凉震惊:“你为何想死?”

    柳如絮:“关你屁事,滚啊!”说完她又趁机往下跳去。

    【放弃吧,人家都会御剑了,反正死都死不了,还吹这冷风嗖嗖的,不冻吗?】

    ‘你也滚!不要动摇我的斗争决心!’

    【好叭,我去看看小说评论咋样。】

    柳如絮又一次被捞上来。

    她打了个喷嚏,指着温凉鼻子怒骂:“难道你以为你很善良,你是在帮助别人?不是,你是为虎作伥,你分明知道那个狗|屎爹要做什么,但是你根本不去拦他,你只能拦住我这样的受害者,然后假装善良的看着我走进最坏的结局,伪善,呸!”

    温凉面色煞白,但却依旧拦在柳如絮面前。

    柳如絮抄起桌上东西往他身上砸过去,顿时他下意识一躲开,柳如絮又往山崖跳去。

    然后又被救上来。

    柳如絮气得跳脚:“你这伥鬼!你要是但凡有点勇气,就去挑战那坨狗屎啊,你来拦我有什么意义,世界上最恶心的是没良心做坏事的家伙,其次就是你这种有良心做坏事的混账狗东西,你和陆雪鳞一家货色。”

    柳如絮虽然怒气冲冲,可她的话语却尖锐至极,直接穿透了温凉最隐秘的内心,把他所有的难堪都提出来,让他甚至忍不住生出一种怒气,分明是在救她,可她却不识好人心。

    见这货被骂傻了,柳如絮又往下跳去,这一次,那家伙好像不来了。

    她感受到失重缓缓从四肢百骸流入心脏,紧紧攥住那颗心,让她越发难受,柳如絮捂住胸口,蜷缩成一团,她本不想变成这样,可这样的环境,她除了不怕死没有别的抗争方法了。

    或许是得偿所愿,但是,她好像食言了……下次就不要许什么一起死这种超难实现的愿望了。

    柳如絮笑出声来,紧闭的眼睛溢出生理性的泪水。

    她差点忘了,没有下次了。

    “再见。”

    这个世界。

    哐——

    柳如絮感觉下坠一止,她顿时所有的难过悲伤统统被抛在脑后,只剩恼怒,抬头一看,果然还是那个混账。

    她凶狠着脸,恨声道:“你就非这么贱?怎么难不成你还觉得你是忍辱负重?你是在坚持心中的正义?不是,你就是个伥鬼!你分明眼睁睁看着陆雪鳞做了那么多坏事,或者,你自己为了修那狗|屎一样的剑道恐怕也做了,你以为你改邪归正了?不,才不是,你依旧是个伥鬼,刽子手,冷血恶魔,所谓的放下,只是你自以为是的麻醉……”

    温凉面色惨白的仿佛生了一场大病,额头渗出冷汗,柳如絮是怎样一个恶魔般的存在,把他心里最深处的秘密直接揪出来,并且用带锯齿的刀割的血肉模糊。

    柳如絮说完,看着他的表情,露出一个笑容:“你知道受害者想要什么?”

    她低喃的声音仿佛恶魔低语,刺入温凉的内心。“血债血偿,你害死了她,你也去死好了。”

    温凉惨笑一声,柳如絮不说话了,盯着他。

    片刻后。

    他颤声道:“好。”

    话音落下,柳如絮感觉失重感再次传来。

    这一次,有人跟她一起死了。

    然而下一刻,柳如絮感觉自己落到树上,稀里哗啦刮了一堆树枝,眼看要落地时,她却落入了一个本不该在这的怀抱。

    夜貅轻轻松了口气,轻笑道:“找到你了。”

    柳如絮一呆,然后目光落在刚从地上爬起来,失魂落魄的温凉身上,他似乎摔骨折了,一只手扭成奇怪的模样,而另一只手勉强支持着自己,但他的飞剑却抵在脖颈处,显然要自杀。

    柳如絮冷冷道:“要死找个没人的地方自杀好吗?没人关心你想死谢谢,喔,你不会以为我们看到你死了会很难过震撼惋惜后悔?不会噢,只会觉得这家伙好晦气,滚。”

    她一番尖酸刻薄的话语刺来,顿时温凉的剑一抖,落在地上,哐当一声。

    柳如絮啧了一声,就这还偿命呢?显然是不想死。

    她捏住夜貅的脸:“你怎么过来的。”

    夜貅弯起眼睛:“我追着剑的气息而来。”

    柳如絮:“?这是哪?”

    夜貅:“灵州。”

    柳如絮目瞪口呆:“这么远?”她就这么一会就从大晋正中的京城到北方的灵州了?这速度简直不科学?高铁速度乘以十都没这么快吧?!

    夜貅摸摸她头发。

    柳如絮:“既然你来接我了,那就一起回去吧。”

    温凉:“等等。”

    柳如絮:“别理他,我们走。”

    温凉忽地察觉到什么,立刻行礼道:“师父。”

    夜貅瞬间把柳如絮藏在身后,亮出黑爪,死死盯着突然出现的陆雪鳞,他到底是何时出现,夜貅竟然半点也没有察觉。

    陆雪鳞语气微凉:“既然来了,便一同上山。”

    柳如絮:“?”啥?这还买一送一

    此时。

    京城众人已经往塞外而去。

    塞外。

    第二神剑山庄。

    咄咄——敲门声响起。

    孔秋放下手中信件,沉声道:“进来。”

    一道倩影款款走进来,她面容完美近乎天人,山庄的庄主神色温柔看着自己的女儿,随着越来越大,柳凌芊也越发像她的母亲。

    柳凌芊缓缓道:“父亲,女儿有一事相告。”

    “说罢。”

    ……

    柳凌芊出了书房,轻轻舒了一口气,眸光一冷,她回房间拿起墙上的剑挂在腰上,这次她是借口出门采风,但真正的目的并不是这个。

    京城寄来山庄的信件被柳凌芊截下来,她正是要去解决这个问题。

    柳凌芊牵起她的马,在一片问候声中,独自一人走出山庄大门。

    无论如何她决不能让父亲知道,关于她那突然出现的妹妹,柳如絮的半点消息。
【全网热门完本耽美小说 www.danmei.la 手机版阅读网址 wap.danmei.la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