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年代文女配沉迷搞事业后 > 第一百一十八章 番外(张成智)

第一百一十八章 番外(张成智)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张成智从不觉得当初出轨,和余亦娜离婚是错误的决定。

    他接近余亦娜一是看上了她的美貌和温柔如水的性格,后来又掺杂了一些利益上的考虑。

    余亦娜是西水市报社的编辑,人脉比较广,而张成智创办的印刷出版公司当时经济效益不太好,公司里除了他只有两个员工,每天都在艰难度日。

    后来余亦娜跟张成智结婚,余亦娜为了帮他果然介绍了好几个客户给他,张成智也因此赚了第一桶金,他的公司慢慢发展壮大起来。

    期间,余亦娜仍是陆陆续续地给他介绍客户,张成智公司大约九成的客户都是余亦娜帮忙牵的线,他吃了不少红利。

    印刷出版社从3个人增加到20多个,利润从十几块钱到几千块钱,张成智何其的意气风发,连走路都带着风,旁人见了他也纷纷恭敬地叫他一声“张总”。

    然后,张成智按照其他老板的派头给自己配了一个美女秘书。

    起初,张成智面对柴嫣的有意接近并不怎么动心,奈何那段时间余亦娜怀了孕,她孕期反应剧烈,脾气也变得敏感多疑起来,关键是根本不让他碰,一碰就喊肚子不舒服,不知道怎么那么娇气。

    张成智憋了一肚子火,在第四次被余亦娜赶下床后,一时没忍住跟柴嫣发生了关系。

    事后,张成智后悔过也害怕过,但柴嫣裸着姣好丰满的躯体搂着他,身上的痕迹还未消退,宛如一只被狠狠蹂—躏过的烈焰玫瑰。

    她垂眸轻声说:“成智哥,第一次给了你,我不后悔。你放心,我不会跑到嫂子那里闹的,我可以不要名分,只要你心里有我就好。”

    柴嫣自愿当见不得人的情妇,对张成智来说确实是好事,他打着以后在她身上发泄欲—火的主意,好一番甜言蜜语,接下来压着她又没羞没臊了一个回合。

    从那天起,张成智只要有时间就会拉着柴嫣来一发,两人的亲密几乎成了公司里公认的秘密。

    这段地下情一直持续到余亦娜生宝宝。余亦娜由于在怀孕期间工作过于拼命导致孩子早产,她本身底子就弱,生孩子时又伤了元气,最后落下了病根。

    她们的孩子小彬也瘦瘦小小的,大病小病不断。

    张成智的妈妈高秀芬本来就不喜欢余亦娜,天天说她是强—奸犯和婊—子的孩子,早产的小彬也被说成是野种,如今一大一小两个人都病歪歪的,高秀芬自然更不乐意伺候。

    “凭什么让我伺候她月子?也不洗把脸照照镜子看看她配不配!再说,那个小野种是不是咱们张家的孩子都不一定,你可长点心吧。”

    高秀芬拢了拢新大衣的衣领,瞪了张成智一眼,“你小弟家的军军也才几个月大,我还要照顾军军呢。你给我拿300块钱,就当是给你亲侄子买东西了。”

    张成智深知高秀芬对余亦娜父母的误会,懒得再做解释,掏了300块钱把她打发走,然后去请了个专业的月嫂来伺候余亦娜的月子。

    本来张成智想借着这个机会掐断跟柴嫣之间不正常的关系,可是余亦娜出了月子后几乎把全部的心力放到小彬身上,张成智每天面对的只有她疲惫不堪的脸。

    一边是憔悴到有些不修边幅的妻子,一边是鲜活可人、对他满心崇拜的情人,张成智根本没有犹豫便选择了继续跟柴嫣滚床单。

    可能是出于愧疚,张成智对待余亦娜和小彬时尤其温柔有耐心,配上他那幅天生儒雅随和的长相,街坊四邻都夸他是难得的好丈夫、好爸爸,还夸余亦娜的眼光好,嫁了个金龟婿享福。

    小彬七个多月大的时候,柴嫣也检查出怀了孕,张成智准备让她悄悄把孩子打掉,这件事却被无意间知道的高秀芬直接捅了出来。

    柴嫣做了张成智的底下情人后,故意接近高秀芬讨她欢心,怀孕的事其实是柴嫣故意告诉高秀芬的,目的就是为了挤走原配,自己好登堂入室。

    性格倔强的余亦娜根本容不下张成智的背叛。

    张成智则认为外形条件突出的柴嫣才是他的真爱,他早就厌倦了逐渐熬成黄脸婆的妻子和病恹恹的儿子,离婚就离婚。

    很快,两人扯了离婚证,公司归张成智,房子和儿子归余亦娜。

    关于儿子的抚养费问题,月收入过千的张成智却只愿意每个月支付给他70块钱的生活费。

    即使是70块钱,张成智支付的时候还是一副推三推四的肉疼模样,可是转眼他为了哄柴嫣高兴,随手买下的礼物都是大几百块钱的奢侈品或者舶来品,就连高秀芬每个月都能从张成智手里抠出五六百块钱补贴小儿子一家。

    他对待自己的亲生儿子好像陌生人一样,让余亦娜寒心不已。

    张成智丝毫不觉得自己的做法有问题,在高秀芬的洗脑下,他也对孩子的生父将信将疑。

    他的死对头——时光出版社的老板艾时光曾经追求过余亦娜一段时间,虽然他凭借自身魅力最终赢得了余亦娜的芳心,但是新婚之夜,她却没有象征纯洁的落红。

    余亦娜解释说是当初陷害她爸爸强女干的女学生的家长故意报复她,用手指捅破了她的那层膜,那年她才12岁,因为这件事,她的母亲彻底疯癫了。

    在和余亦娜浓情蜜意时,张成智压下心底的不快选择相信他,不过私底下他还是觉得是艾时光夺走了妻子的第一次。

    这种念头在余亦娜怀孕后不让他碰时慢慢达到顶点,再加上小彬是在她怀孕七个月的时候早产的,也许,余亦娜给了医生什么好处,故意让医生瞒报怀胎月份。

    小彬不是早产儿,而是足月儿,是余亦娜和艾时光的孩子。

    有了这种怀疑后,张成智越看小彬越不顺眼,尤其是他那头有些发黄的头发,在张成智看来简直和艾时光一模一样。

    如果余亦娜知道张成智的怀疑,肯定认为他是脑子进了水,艾时光头发发黄是因为他和小彬一样都是早产儿,娘胎里带的营养不良。

    再者,小彬的五官和张成智小时候有三四分相似,不是他的亲儿子是谁的。

    可惜,你永远也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

    张成智坚信自己的猜测。

    离婚后,张成智笃定带着孩子的余亦娜会活不下去,会跪下哭求他原谅她,谁知,余亦娜迅速卖了房子拿着钱消失得无影无踪。

    不久,为了给柴嫣肚子里的孩子一个正经的出身,张成智在柴嫣的暗示下给她买了套新房结婚。

    他让柴嫣辞了工作安心养胎,千万不要像余亦娜那样只顾工作却伤到孩子。

    一切进展顺利,张成智的爱□□业双丰收。

    可是好景不长,他的印刷出版公司突然出现一大堆问题,先是公司被竞争对手恶意打压,然后是许多长期合作的大客户陆续撤销订单,还扬言再也不会跟他合作,弄得他焦头烂额。

    公司的营业额和利润骤降,张成智想了无数办法,四处求爷爷告奶奶,却依旧收效甚微,公司没有丝毫起色。

    无奈之下,张成智只能裁撤掉绝大部分员工,把柴嫣从家里拉出来继续工作。

    就这样苦苦支撑了几个月,利润和账面资金不知怎么越来越少,张成智愁得整宿整宿睡不着觉,头发大把大把地往下掉。

    柴嫣和高秀芬一点儿不了解他的难处,还是像从前一样有事没事就伸手要钱,这时候张成智才觉察出余亦娜的体贴与懂事。

    余亦娜曾经的编辑工作赚钱不多,但她接了不少私活,当初张成智的条件不好,买房的钱一大半全是余亦娜出的。

    怀孕、生娃养娃、家庭开支等等绝大多数花的也是她自己攒下的小金库,她很少朝他伸手要钱,即便在他月入上千时也一样。

    一贯擅长察言观色的柴嫣哪里看不出张成智的不满,于是她故意暗示张成智,他公司出问题全是艾时光搞的鬼,而余亦娜八成当了艾时光的情—妇,吹枕头风让艾时光帮她报复张成智。

    听到柴嫣的话,张成智的怒火瞬间直冲脑门,坐车跑到时光出版社想质问艾时光。

    结果等了足足三天也没见到人。

    然而张成智不是毫无收获,他留意到时光出版社的一个大客户《美丽标界》杂志,眼珠子一转,铆足了劲准备抢走这庄生意。

    艾时光抢他的客户,他自然要报复回去。

    艾时光敢做初一,就不要怪他去做十五。

    思及此,张成智整理并修饰美化好公司资料,信心十足地出发前往南桥市,去找《美丽标界》的老板秦秋意谈判,只要能拿下《美丽标界》一小半的订单就足够他打个漂亮的翻身仗,资产翻上几番。

    对这单生意,张成智势在必得。

    谁知他竟然在秦秋意的杂志部见到了失踪几个月的余亦娜。

    余亦娜看上去过得很不错,以前在家照顾孩子的憔悴全部消失不见,整个人容光焕发,那神采奕奕的样子直接刺痛了张成智的眼睛。

    原以为余亦娜离开他根本活不下去,事实却是余亦娜离开他后日子不仅不难捱,反而过得比从前还要滋润,这无疑不深深打击到张成智的自尊心和自信心,令他恼羞成怒地找借口要好好教训她一顿。

    后面事情的发展却忽然脱离了张成智的掌控。

    原来余亦娜竟然成了《美丽标界》的主编,收入不菲,而他因为要打余亦娜的事彻底上了杂志部的黑名单,纵使他千般乞求忏悔,余亦娜依然不为所动。

    最后,秦秋意以让他公司破产为由威胁他,叫他以后不许再找余亦娜的麻烦,也不许再踏入南桥市一步。

    时至今日,巨大的恐慌感才如同翻涌的波涛一样将他吞没,让他抓不住任何一根救命稻草。

    他后悔了!

    早知道余亦娜的本事那么大,他绝对不会出轨的,即使出轨,也会努力瞒住余亦娜,坚决不同意跟她离婚。

    现在,一切都晚了,都完了!

    秦秋意在把张成智赶出杂志部之前,特意点出他账面亏空是柴嫣在“偷钱”,更换成更便宜的油墨厂和造纸厂合作,柴嫣从中扣下不少好处,这也导致了印刷品质量直线下降,许多客户自然跟他们公司断了合作。

    张成智听完目眦欲裂,咬牙切齿地跑回西水市找柴嫣算账。

    结果不算不知道,一算吓一跳。

    柴嫣利用职权之便和张成智的信任,前前后后划走了两万多块钱,更不要说她从油墨厂和造纸厂拿的回扣,她家里十几口人,个个被她喂到富得流油。

    明明“偷”走了那么多钱,在张成智的公司需要资金周转时,柴嫣却一分钱也不掏,还在他想变卖她的首饰应急时和他大吵大闹了一场,差点把孩子作流产。

    如今柴嫣挺着八个多月的孕肚,张成智也拿她没办法,只得大骂她一顿勒令她把钱还回来。

    柴嫣开始不愿意,后来见张成智态度坚决,显然是跟她离了心,她便假意示弱同意还钱,降低张成智的戒心,转头就悄悄把写着她名字的房子给卖了,拿着钱坐车跑到港城,找私人医院做了引产手术后想继续逍遥快活。

    她压根就不爱张成智,勾引他只是看上了他的钱,哪料她千辛万苦上位后,张成智的公司居然出了问题。

    奔着享福才和张成智结婚的柴嫣,怎么可能甘心跟着即将破产的他受苦。

    所以再被拆穿的一刹那,柴嫣便想好了退路。

    只是计划赶不上变化,那家私人医院是家不正规的黑心医院,给她做引产手术导致大出血,最终只能切掉子宫。

    麻醉药失效后醒过来的柴嫣得知了这件事,不顾身体情况跑到院长办公室大闹着要赔偿,院长见她是一个人从大陆偷偷跑过来的,身份肯定见不得人,再加上她手里有钱,索性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把她卖到情—色场所去**。

    柴嫣经历的痛苦张成智并不知道,他在知道柴嫣卷款私逃后第一时间跑到柴家去要人。

    柴家反咬一口,说张成智因为柴嫣做错了事气愤之下杀人埋尸,毕竟张成智在家摔摔打打发泄时,周围的邻居全部听了个正着,中途隔壁好事的大妈还敲门劝过张成智不要跟孕妇发脾气。

    这件事即使告到公安局,嫌疑最大的仍是张成智。

    柴嫣的哥哥和弟弟嚣张地打折了他一条腿,威胁张成智要是报警就把他杀害柴嫣的事情捅出去。

    张成智只能认栽,自掏腰包住院做手术。

    他还没出院,仅剩的几个工人也洗劫了公司卷起包袱跑路,给他留下一堆烂摊子。

    不久,仅有的三个合同到期,张成智因为没有及时交货,不得不变卖掉厂房支付违约金,至此,他的公司彻底倒闭,他引以为傲的事业以失败告终。

    张成智从此一蹶不振。

    高秀芬因为没法从大儿子手里拿钱补贴小儿子一家,被小儿媳妇赶出了家门,只能跟张成智住在一个小破窝棚里面相依为命。

    酗酒度日的张成智记恨高秀芬赶走了余亦娜,喝得酒气熏熏时便拖着那条一瘸一拐的腿揪住高秀芬的头发使劲打骂。

    高秀芬可不是被动挨打的人,她抄起家伙反抗,往往打到最后两人全部挂了彩,可惜家里没有多余的钱买药,只能硬忍着。

    几年后,张成智在电视上看到了余亦娜,彼时她已经成了年收入几百万的成功人士,而她的身边,也有了一个长相俊美气质略带忧郁的年轻男人。

    那天张成智喝的更多了,失足掉进了那条迎娶余亦娜进门时经过的小河,她穿着一身红色的嫁衣,衣服是她特意跑到省城定做的,柔美的小脸上有两团羞涩的粉意,美丽极了。

    如果再给他一次机会,他一定会好好珍惜她,绝对不会出轨……

    可惜,没有如果。

    张成智在那条小河里,再也没有起来。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陪伴我一路的小仙女们~

    (全书完)
【全网热门完本耽美小说 www.danmei.la 手机版阅读网址 wap.danmei.la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