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当沙雕误入狗血总裁文[快穿] > 第21章 全员皆霸总 天凉了,A城警官学院该破……

第21章 全员皆霸总 天凉了,A城警官学院该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花……花魁?!”

    听到这话的刺头儿三人组, 宛如头顶闪过了一道巨型霹雳一般,震的她们的鼻孔都放大了一倍。

    “呵,我是花魁?”等她们走后, 楚承攥着舒遇的手腕, 咬牙说出了这句话。

    他,作为楚氏集团说一不二、绝对□□的总裁大人, 为了哄这么一个大学生, 拉下脸来陪她上课就算了,她居然还跟别人说自己是花魁?!

    舒遇不是第一次见到楚承这幅不悦的模样,换做平时她根本不怕, 但是眼下……

    她刚往时钟的方向瞥了一眼,上课铃恰好就在这一刹那响起。

    舒遇:……

    “呜呜呜小楚你要理解我啊……”她使出了苦肉计。

    “我要不说你是花魁, 她们一定会觉得我是被老男人给包.养了,以后大家就会聚在一起嘲笑我、给我白眼, 指责我是个为了钱什么都做得出来的拜金女人呜呜呜……”

    楚承:?

    这女人倒先他一步委屈上了?!

    “跟我在一起, 委屈你了?”

    呵, 说他老男人?多少人都说他年少有为,怎么到这个女人这里就成老男人了?!

    呵, 难不成欧阳龙庭和强子, 在他们母亲的肚子里就发了家?当初他们老娘在办理产妇离院手续时, 是自己抢在他们的老爹面前刷的黑卡?

    他这话明明是送命疑问句,舒遇听了之后却偏偏不信邪地疯狂点头。

    楚承:……

    呵!这个女人!还真是给她几分颜色她就敢开染坊!

    “那不知道你给花魁花过多少钱?”

    看到一个身穿蓝色条纹polo衫的秃头老师走了进来, 楚承自觉压低了声音。

    “先欠着,先欠着。”舒遇挣脱开他的手, “疼疼疼!你先给我松开!”

    挣开后,她白皙细嫩的手腕上,果不其然又多了一道红痕, 楚承长睫一闪,自然也看到了她的手腕。

    没来由的,他的心中闪过了一丝愧疚。

    这是他作为天凉王破总裁文男主,从未出现、也不应该出现的情绪!

    “呵,先欠着?那你要不要写个欠条?”楚承有了个主意。

    “要不你这个月的二十万别要了,就当反过来包.养我了。”多划算的买卖,换吕白莲早就一口答应了。

    但很可惜,舒遇不是吕白莲。

    “哈?你他娘的这话是什么意思?难不成你想白嫖?”她迷惑着问出了这句话。

    “每个月的二十万,一分都不能少!给不起我现在就去就找下家!”舒遇为了气他,故意说出了这句话。

    楚承也来了气,“那你上次收了我妈一百八十万那件事儿怎么说?”

    据他所知,舒遇可没有把钱还回去!

    一百八十万,都快够他包年了!

    “怎么说怎么说,咱俩上一次滚床单我难道就不需要调理费?!”

    舒遇可是清清楚楚地记得,她来这里的第一次睁眼,可就是在这个男人的床上呢!

    并且当时的她还浑身酸痛,证明这个男人并没有怜惜她这朵娇花,这要没个两百万,她能调理的过来?!

    “你是不是喝断片儿了?”这下轮到楚承迷惑了。

    “别说我根本就不是那种第一次见面就会碰别人的那种人,就说那天晚上你睡得跟头猪一样,还会打鼾,那种情况下我能对你做什么?!!”

    她不仅打鼾,还抢被子!搞得咱们的总裁大人,愣是睡了一晚上的沙发。

    嘎?什么都没做?

    舒遇自知理亏地吞了口口水,弱弱地看向了眼前的男人。

    难怪,难怪那天她睁开眼睛的时候,这个男人的神情这么不悦,敢情那天下午根本就不是什么事后黄昏啊!

    什么都没做,那他还愿意给她二十万的支票……

    等等!这他娘的跟原剧情不太一样啊!

    “呵,怎么?不敢相信?感觉五雷轰顶?觉得我的形象一下子高大起来是不是……”

    “那位同学!你到底说够了没有!你的话怎么就那么多捏!”秃头老师扯着嗓子大喊,这让本就不算热闹的课堂愈发死寂。

    同学?哪位同学?

    楚承下意识地看向了周围……

    “嘿!就是你小子!你还看别人!别看了!就是你!”

    楚承不可置信地指了指自己。

    他话多?

    “对!别指了!全班最帅的臭小子!就是你!”

    好吧,既然老师说是“全班最帅的臭小子”,那看来也不能是别人了。

    楚承臭屁地站了起来,脸上浮现的是犹如雄孔雀开屏般自豪的微笑。

    “嘿!你小子还敢笑!我刚刚问的问题你到底是不会还是不会啊!”

    老师一看他那副从容淡定的模样,就气不打一处来。

    刚刚他试着更改教学PPT上的一处用词错误,却怎么都调不出中文输入法,整个人急得就像热锅上的蚂蚁,是让他本就为数不多的头发都能当场掉光的程度。

    可台下这个长得还算可以的臭小子,不仅不帮他不说,反而跟旁边一个一看就不怎么想鸟他的女生单方面聊的贼欢。

    而这,恰恰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老师,我会。”简短的四个字,已经证明了他的实力。

    他,楚承,世界顶尖芯片研发集团的总裁大人,对付区区一个调电脑输入法的问题,自然是不在话下。

    只见,他在课堂众人或是仰慕或是嫉妒的目光中,逐渐敛去了他那副好看到人神共愤的笑容,薄薄的嘴唇先是闭成一条直线,随后喉结微颤,口中低低地吐出一个词——

    “shift.”

    呵,没有困难的工作,只有勇敢的总裁!

    果不其然,秃头老师在点了一下键盘上的“shift”键过后,屏幕上就弹出了输入法的弹窗。

    见困扰许久的问题终于解决,这位人到中年的老师顿时喜出望外。

    “不错啊!看来咱们的这位同学对计算机是颇有研究啊!”

    在场众人:……duck不必!这么简单的问题,是个人都会好嘛!只是因为大家不想听你讲课,所以不想帮你解决PPT问题罢了啊!

    闻言,楚承的嘴角缓缓勾起了一个弧度。

    “interesting.”

    翻译成中文,就是,“呵,倒是有趣。”

    熟料这个单词仿佛跟这位老师有什么磁场感应一般,他听后,立马一脸震惊地对其他同学夸赞道,

    “我的天!大家快听,这位同学的英文发音,是多么的标准啊,有伦敦那味儿了!”

    旁观了全程舒遇:……

    确定这是大学生“职业规划”课,而不是大学生“彩虹屁规划”课?

    他这话夸的楚承都有些不好意思,感受到四面而来的目光越来越多,他只想找个时机尽快坐下。

    “欸,这位同学,你先别急着坐啊!我还有话要问你呢!”老师对楚承招了招手。

    “既然你英文这么好,那请问你有没有英文名呢?”

    什么鬼?不问他中文名,反而问他英文名,这叫什么事儿?

    呵。

    面对老师突如其来的询问,楚承先是用他骨节分明的手指,在木质的课桌上随意地敲了敲,样子看上去嘚瑟而欠揍,甚至还有点装逼。

    随后,就听得咱们的总裁大人那沙哑低沉,而又有磁性的声音,传遍了这间容纳了整整200个人的教室的每一个角落——

    “既然您诚心诚意地发问,那我就大发慈悲地告诉您,不瞒您说,我的英文名其实是——”

    “Bking.”

    啊!Bking!

    多么高贵而又自带疏离感的名字啊!

    让人情不自禁想起了欧洲皇室,那一群高高在上的贵族,他们拿着红酒杯穿梭在每一个高端party上,高傲的姿态与眼前这个名为bking的学生简直如出一辙!

    “啊!我知道了!快快快请坐!”老师欣喜若狂地让楚承坐下,然后便心情大好地继续起了他的讲课。

    而舒遇,则是不知何时已经溜到了距离楚承十万八千里远的地方坐下,一副“我不认识这个人”的表情。

    楚承:……

    下课后,同学们陆陆续续犹豫离开,楚承在等舒遇过来找他,脸色看起来不太好,因而也劝退了许多想要他联系方式的男男女女。

    但——

    总有那么几个头铁的。

    “同学,同学你好,请问可以给个微信吗?”

    一个长相甜美、穿着可爱小裙裙的女生在朋友的怂恿下主动走上前来,对着冷脸的总裁大人说出了要微信的话。

    这个女生一看就是平日里被要微信的人,此刻脸上的表情拘谨而羞涩,脸颊红的都能掐出血。

    楚承原本正靠在椅背上,听了这话后,他懒懒抬眸,淡漠疏离的眼神在这个可爱姑娘的脸上扫过,有礼貌地而又不失际距离感地答,

    “抱歉,出于个人原因,我不能给你我的微信。”

    他不敢在舒遇的同学面前,直说他们的关系,怕对舒遇的名誉有什么不好的影响。

    否则的话,舒遇真就这辈子都不会理他了。

    “个人原因?”姑娘一愣,“是什么个人原因?你能举个例子吗?”

    失去耐心的楚承:“我不举。”

    呵,他可是总裁,傲娇的总裁!怎么能别人问什么他就答什么呢!

    姑娘听了他的话,表情一时变得有些微妙,再看向他的眼神中,也多了几丝怜悯。

    多么好看的男人啊!怎么就……怎么就偏偏不举了呢!

    “同学!我佩服你的坦荡!”她给楚承比了个大拇指。

    “不过你要相信,现在的医疗水平这么发达,你有朝一日一定可以重振雄风的!”

    女生说完这句话,就和几个同学一起嬉闹着跑远了,只留楚承留在原地回味这句话。

    什么鬼重振雄风?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他不就说了个他不举……等等!什么鬼他不举,他明明全世界第一举好吗!

    “哈哈哈哈哈哈哈!”吃瓜群众舒遇,在远处已经笑的不成人样。

    “女人,你给我闭嘴!”楚承冷着眼看他,却不料老师还没走,如今偌大的教室,就只剩下他、舒遇,以及秃头老师三人。

    “楚总!楚总您怎么会来听老朽的课啊!您的突然来访,真是让我的课堂蓬荜生辉啊!”

    老师下台,也不顾楚承愿不愿意,抓着他的手就疯狂地握了起来。

    楚承:……

    “老师,实不相瞒,我最近对我的职业规划有点迷茫,所以特意来听听您的课解惑。”

    这个老师他记得,楚氏集团作为全国智能芯片制造领域的佼佼者,与各大高校也建立了联系,这名老师恰好就是他们在A城警官学院建立的一个实验室的对接老师。

    这名老师虽然不是智能制造行列的人员,可他胜在做事情滴水不漏、八面玲珑,所以在楚氏集团刚提出要与A城警官学院合作的时候,学校就派他为代表过来对接。

    而他,想必是在把楚承叫起来没多久后,就后知后觉地认出了他,又出于不敢直接问他的名字来确认,所以就转而问了他的英文名。

    “啊!楚总!您说这话也不怕被雷劈!”秃头老师谦虚地摇摇头,脸上是讨好般的笑容。

    楚承:……

    天凉了!楚氏集团伫A城警官学院的实验室,也该关了!

    见楚承的神色有些不悦,老师立马见风使舵地改口,“您瞧我这记性!”

    他一拍秃秃的脑门儿,“楚总您这种文化人,都喜欢中文夹英文,既然如此,我便叫您的英文名吧!”

    随后,他就在楚承没有反应过来之际,紧紧握着他的手,大喊,

    “b总好!”

    “噗!哈哈哈哈哈!”不远处的舒遇直接笑瘫了。

    霸道总裁进校园,谁知道校园里的同学一个比一个霸道!

    “您……您好,再会。”楚承强颜欢笑地收回手,转身走到了舒遇的面前,提着她的脖子就把她给抓了出去。

    他一路把她提到了校园小路,眼下正是中午吃饭时间,故而这里来来往往的都是刚下课冲去干饭的学生,楚承见人多,要给舒遇留面子,便松开了她的脖子,转而抓住了她的手。

    “你干嘛?!”舒遇被他抓着,一时有些不好意思。

    周围的情侣不少,但却没有一个人有着楚承这样夺目的长相,这让舒遇莫名有些慌张。

    “我干嘛?你不是要去南校区补考游泳吗?”楚承气不打一处来。

    这个女人还真是一点时间规划都没有,对自己的事情都完全不上心,补了个大学生职业规划课,就能把回校的主要目的——补考给忘掉。

    真是傻得可爱QAQ!

    “啊啊啊啊啊对我忘了我约了老师补考!”她抬腕看了一眼手表,发现距离她结束补考的时间只剩下十五分钟了!

    可是……可是南校区离这里,光是骑车也要骑十分钟啊!!

    “怎么办!现在赶去南校区肯定来不及了呜呜呜!”她有些慌张。

    “别急。”楚承往周围扫了扫,看到有几个人骑单车路过,他灵机一动,顺手抓住了一名骑车的学生。

    “欸,同学,请问能借一下你的单车吗?”他诚恳地问对方。

    “不好意思,我赶时间。”对方有些歉意地摇摇头,他的车筐里装满了资料,看上去的确很急。

    “不过如果你愿意等的话,我可以十五分钟后骑过来借你。”他说。

    十五分钟,舒遇再去也来不及了。

    “不用了同学,谢谢你。”楚承朝他摆摆手,对方很快就骑走。

    “哎呀!你这样不够霸气,人家听了肯定不愿意借你啊!”舒遇挣开他的手,从他的钱包里拿出了那张A城唯一的、全球销量的黑卡,顺手拦下了一位男同学。

    她:“呵,同学,给你二十万,把你的自行车,借我。”

    对方先是十分嫌弃地往后缩了缩脖子,随后又把舒遇上上下下地打量了一遍,在确认没有人逼迫她后,这名同学发出了量子力学的轻蔑笑声,

    “靠,神经病啊!”他踩着单车离开了。

    舒遇:……

    最后,还是楚承一开始问的那位同学,在两分钟内把单车骑回来借给了他们,说是资料他让另一个同学替他送了,单车可以先借给他们。

    急中送车,楚承对此十分感激,“谢谢你了同学。”

    “害,没事儿!”对方阔气地摆了摆手。

    “我他娘的要不是看你长得好看,肯定也不会借给你啊!”

    楚承和舒遇对视一眼,二人:……

    “上车。”楚承抓着车把手,对舒遇说道。

    这是一台二人座的小单车,楚承打算带着舒遇一路飙到南校区。

    呵,带心爱的女人的飙车,是霸道总裁的职业操守!不论是布加迪威龙,还是凤凰牌自行车,他都要让他的女人感受到何为风驰电掣!

    “我上来了啊已经。”舒遇的声音从他的正后方传来。

    “你上来了?”楚承迷惑,“那我怎么踩不动?”

    他开始站起来踩,但是轮子也只是前进了不到一厘米。

    舒遇:“因为我他娘的脚卡里边儿了!!”

    楚承:“……”

    我错了!下次还敢!

    ……

    “你为什么愿意来学校陪我上课?”去考试前,她对他问。

    楚承摸了摸她的头,“因为我想带你回家见家长。”

    “可是我和你妈八字不合,一见面就吵架。”舒遇抬头问他。

    楚承笑了笑,“要的就是这种效果。”

    舒遇进去重考游泳科了,楚承在游泳馆外等她。

    这里是A城警官学院的南校区,由于是老校区,因此无论是绿化还是景色,都要比新建的北校区更有年代感一些。

    树影婆娑,清风拂面,清脆的鸟叫声不绝于耳。

    莫名地,他想起了他的大学时光。

    那年他刚刚高考完,对于高中时代的好感对象吕白莲的毅然出国,他嘴上虽是不说,可心中却犹如被一块儿大石头紧紧地压着,压的他喘不过气。

    吕白莲坐飞机离开的那天,他收到了A城大学的录取通知书,从那以后,他就发誓这辈子都不会再与任何一个女人有所接触。

    女人是毒药,让他受内伤。

    后来,他一路读到硕士毕业,在父亲的安排下,他从楚氏集团的小职员做起,直到在董事会以碾压孙建东的票数坐上总裁之位,他孤独了太久。

    母亲的咄咄逼人,妹妹的小女儿心思,他又岂能不知?但他不想管,这个世界于他而言就像一个精心编造的泡影,他只想独自一人走完这段旅程。

    直到他遇到了舒遇,应酬上那个唯唯诺诺的大学生,她在人群中不安地坐着,活像一只受惊的小兔,后来有人把她推到了他的面前。

    他一看,这女人的眼神,像极了当年的吕白莲,里面有的,是对金钱的渴望。

    恰逢那天晚上他听见了孙建东与其他高层的谈话,说他工作上虽是无可挑剔,但性格太过淡漠疏离,不会应酬。

    于是他为了堵住那悠悠众口,便编了个“她有几分像吕白莲”的借口,故意将那个女人带了回去。

    谁知道,他从聚会上随手拎出来的阴影,竟然会成为自己生命中的一道光。

    往事扑面而来,他想,他应该释怀了吧。

    他开始思考起了有家庭的未来,他想,和这样一个有趣的灵魂共度余生,一定是一件快乐无比的事情。

    思及此,他从袋中摸出了那包放了许久的香烟,严格意义上来说,这是一盒价值不菲的雪茄。

    忘了是谁送的。

    他从中抽出一根,白皙的手指与深棕色的雪茄颜色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他倚靠着路灯柱,将点燃的雪茄夹在两指之间。

    树影斑驳中,多出了微微亮着的火点。

    游完泳的舒遇出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副景象。

    高挑清瘦的男人,慵懒地靠在路灯柱旁,他的头微微低着,露出的脖颈好看而修长,他的手中,还有一点星光。

    靠!真他娘的好看!

    “小楚!小楚我考完了!”

    她拿着补考证明单蹦蹦跳跳地朝他跑去,男人一看到她,冷漠的神情中立马浮现出了几分笑容。

    他的光,正在朝他奔赴而来。

    只见他如同偶像剧男主一样,随手将雪茄扔在地上,用脚撵灭,随即朝她张来手臂,笑的好看。

    “考完啦?考的怎么……”

    “同学!你能不能有点素质!”

    他话音未落,角落里就窜出了一个推着小绿车、手臂别着红袖章的环卫阿姨。

    阿姨身高不高,嗓门却是顶顶的,她指着楚承脚下刚刚碾灭的雪茄,毫不留情地大声命令他道,

    “你在无烟校园里抽烟就算了,竟然还敢乱丢垃圾?!你!现在立刻马上给我把这个烟屁股捡起来!”

    楚承:“阿姨您误会了,这是雪茄,不是烟头……”

    “别狡辩了!雪茄雪茄,阿姨我还是迪迦呢!”阿姨叉着腰,声音更为暴躁。

    “今天就是天王老子来了,这玩意儿它还是烟屁股!你!赶紧你给我捡起来!”

    “好好好,您息怒,我这就捡。”楚承乖巧地捡起了那根抽了不到两口就被自己踩灭了的雪茄,顺手扔到了阿姨所推小绿车的框框里。

    “同学!”阿姨气急,“你是什么垃圾!!”

    楚承:嘎?

    “A城实行垃圾分类已经半年啦!你竟然还敢把烟屁股给扔到有害垃圾里!你赶紧给我捡起来重新分类!”

    “呜呜呜阿姨,可是都已经扔进去了,怎么捡啊……”楚承发誓,他这辈子都不会再来A城警官学院了!

    “不捡是吧!也行!”阿姨冷笑一声。

    “不捡,你就戴上红袖章,下午跟阿姨我在这里守着,一起监督同学们进行垃圾分类!”

    阿姨指着他们身后的巨型垃圾回收处,对楚承二度命令道。

    “等等!”楚承快哭了,“阿姨,我觉得这个处罚有点太重了……”

    “什么你觉得!”阿姨大手一拍,吓得垃圾桶原地转了几个圈儿。

    “我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阿姨扫了楚承、以及远处的吃瓜群众舒遇一眼。

    “如果你不愿意,也行,阿姨我,不介意跟你,还有你的女朋友,玩处分游戏!”
【全网热门完本耽美小说 www.danmei.la 手机版阅读网址 wap.danmei.la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