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BG言情 > 喜欢你的第十年 > 第35章 [最新] 番外 恋爱日常

第35章 [最新] 番外 恋爱日常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一)情侣头像

    凌市一院住院部忽然流传起了一个小八卦。

    据说, 被坊间评为院草的骨科程医生换女朋友了!

    说起这个称呼,源自去年院里的某次运动会。

    运动会上,程越之凭借出色的表现夺得了跑步的单人冠军, 也代表骨科拿了接力和篮球两项团体冠军。

    同时, 他因突出的外表得到了摄影师的宠爱, 被抓拍了好几张照片。

    阳光下, 男人挺拔的鼻梁和利落流畅的下颌线十分抢眼,皮肤白皙透亮。加上宽肩窄腰的身材和清晰分明的肌肉线条。整个人显得阳光清俊又不失运动美感。

    在一众男性中, 帅得很突出。

    于是,“院草”这个称呼当天就传开了。

    同时传开的,还有他的个人简历。

    比如年龄身高学历等等。

    在医院, 年轻帅气学历高的男医生是很抢手的存在。

    巧了,程越之属于三项全占。

    许多其他科的内部人员向骨科同事打听程越之的情况。

    不过可惜的是,得到的答案统一得令人遗憾。

    “程医生啊?他有女朋友了。”

    几乎所有的同事都这么说。

    有八卦者, 问的会更进一步, 比如女朋友。

    “听说是一中的老师, 眼睛大皮肤白,很漂亮。”

    “怎么认识的?之前崴脚在这里住院,程医生是管床医生。”

    ……

    程越之不是一个喜欢和别人说私事的人。他和乔稚宁之间的事没几个人知道。

    于是这个半真半假的传闻就这么传了出去。

    医生和老师在普通人眼里是高稳定型CP。不过最近,不知怎么就传出了程医生换女朋友的消息。

    这天中午,值完夜班程越之交接完所有工作,换好衣服下班回家。

    路过走廊时,迎面而来的护士热情地打招呼。

    “程医生下班啦?”

    程越之点点头, 轻轻“嗯”了一声。

    和护士擦肩而过, 他径直向电梯走去。

    两个小姑娘都忍不住回头目送他的背影消失在楼梯口。

    白色衬衫挺括,衬得他肩膀宽阔平直,手臂肌肉结实有力。即使不看程越之的学历和能力, 光是外表也足以吸引一票女生了。

    “程医生真的和女朋友分手了吗?”其中一个女生忍不住嘀咕。

    另一个摇头:“不知道。你去问啊。”

    “不要,我才不去。”小姑娘拒绝。

    程医生工作起来很严肃,有点冷冰冰的。对同事属于礼貌中透着些疏离。

    这么隐私的问题,她怕自己问了程医生也不会回答,还会给他留下一个不好的印象。

    两人回到了护士站,正好遇到了在那开医嘱的林霄。

    如果是程医生是骨科最帅的,那林医生就是骨科最能聊的。

    林霄为人亲近,爱开玩笑,常常把大家逗得哈哈大笑。

    在女生眼里,林医生比程医生要好说话得多。

    两个女生互看一眼,交换了眼神。

    主动和程越之打招呼的女生犹豫着开口:“林医生,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林霄潇洒地签完字,把笔插进口袋。

    “什么?说。”

    “那个……程医生是换女朋友了吗?”

    林霄一愣,下意识问:“哪个程医生?”

    看到小姑娘含羞带臊的脸,他蓦地明白了。

    “你说程越之啊?”

    两个小姑娘连连点头。

    原本和林霄说话的护士也好奇地看过来,眼神亮亮的。

    林霄笑了:“谁说的啊?我看程医生最近没什么特别嘛。”

    林霄是为数不多知道程越之和乔稚宁本就认识的人,也算是见证了他们从朋友到情侣的过程。虽然程越之这人嘴巴紧得很,很少透露消息。

    一开始说话的女生愣了愣。

    另一个女生连忙接话:“我们也是听别人说的。有人说程医生忽然换了一个情侣头像,肯定是新女朋友在宣誓主权。”

    林霄笑起来:“我说他怎么换了个狗,这是情侣头像啊?”

    他边说边点开程越之的头像,屏幕上显示出一个白色小狗的图案。

    “林医生这就是情头啊!”几个小姑娘惊呼,顺便给林霄科普,“另外一个头像是猫!”

    林霄摆摆手:“年纪大了,不懂你们年轻人那套。”

    他的话音一顿。

    说起来程越之也老大不小了,怎么谈着谈着忽然换情头了?

    难道真换人了?

    “我问问他。”

    林霄八卦心起,发了个微信过去。

    另一边,程越之刚在一中门口接到乔稚宁,准备一起吃饭。

    林霄语音消息响起的时候,程越之正在开车。

    “林医生找你哎。”乔稚宁提醒。

    程越之瞥了一眼架在前控台的手机:“帮我听一下。”

    乔稚宁倾身点开,林霄的声音通过车载蓝牙瞬间响彻车厢。

    ——“听说你换女朋友了?是不是真的?”

    话音落下,车厢里有片刻的安静。

    乔稚宁眨了眨眼,率先提出质问:“怎么回事?”

    程越之皱起了眉,摇头:“不知道。”

    乔稚宁抿唇,拿过手机回复林霄。

    【没有啊,为什么这么说?】

    林霄很快回了语音过来。

    “事出反常必有妖,你突然换情侣头像干嘛?”

    听到这个回答,乔稚宁顿时乐了。

    她瞥向旁边面色不虞的男人,笑嘻嘻地说:“哎呀怎么办程程,你的品位被质疑了。”

    如果林医生知道这情侣头像是程越之提出的主意,估计眼镜都会吓得掉下来吧?

    话音落下,乔稚宁的手里一空。

    程越之拿过手机,趁着红灯的时间回复了语音。

    “建议你去门诊6楼找崔主任看看。

    程越之说完,随手将手机放回了口袋。

    乔稚宁好奇:“崔主任是谁?”

    程越之的声音淡淡:“精神病学科的专家教授。”

    乔稚宁:“……你好毒。”

    (二)发树洞帖被男朋友发现了怎么办

    相对于工作时间稳定的乔稚宁,程越之的工作时间要不稳定得多,还常常需要值班。

    大部分时候,都是乔稚宁迁就程越之的时间。

    为了能多在一起,乔稚宁有时会趁着周末在程越之家小住两天。

    这天周五,乔稚宁带着周考的卷子去了程越之家。

    路上,原本说会早点回家的人打来电话,说科里临时有事要加班,回家会晚一点。

    “噢……”乔稚宁掩饰掉失望的情绪,轻快道,“那你记得吃饭。我自己在家吃。”

    程越之应声,挂断了电话。

    乔稚宁在程越之家里陆陆续续留下了不少东西,平时只要人过去就可以了。

    到程越之家已经是晚饭时间了,乔稚宁打开冰箱,里面满是红红绿绿的蔬菜水果。

    程越之不在,自己还有一堆试卷要批改。

    乔稚宁也没了做饭的心思,从橱柜里翻出一桶泡面,草草解决了晚饭。

    洗过澡之后,她换了身家居服批改试卷。

    这次周考的试卷比较简单,同学们的成绩还可以。

    乔稚很快就改完了一个班的卷子。

    看看时间已经是10点多了,程越之还没有回来。

    乔稚宁发了条消息过去,趴在桌上玩起了手机。

    过了一会儿还没有收到回复,乔稚宁的困意却渐渐上来了。

    手机从指间滑落,掉在了桌上。

    乔稚宁没有在意,闭上眼睛打算小憩一会儿。

    ……

    乔稚宁是被程越之抱起自己的动作惊醒的。

    她睁开眼睛,自己正被程越之抱在怀里往主卧的方向走。

    “你回来了啊?”乔稚宁的声音微哑,带着朦胧睡意。

    程越之“嗯”了声,表情微微有些复杂。

    眼神迷蒙的乔稚宁没有发觉,继续问道:“几点了啊?”

    程越之:“十一点了。”

    “唔。”乔稚宁从他身上下来,四处观望,“我手机呢?”

    “我口袋里。”程越之说。

    乔稚宁忽然想起,临睡前她正在刷自己之前发的贴子。

    她一个激灵,手立刻伸向程越之的口袋拿手机。

    刚伸进去,手腕猛地被人按住了。

    男人紧实的肌肤隔着薄薄的一层口袋布,触感清晰。

    乔稚宁愣了愣,抬头看他。

    程越之的眼睛很深,嘴角上扬,语调懒洋洋的:“再往里点啊。”

    乔稚宁动作一顿,不理他的调戏。

    “不是这个口袋。”

    她急忙从另一只口袋里掏出手机。

    正要舒口气的时候,她听见程越之不紧不慢的声音。

    “你那么急着要手机干嘛?有秘密不能给我看?”

    乔稚宁心脏一跳,故作镇定。

    “当然没有,我就看看有没有人找我。”

    她转了个身,变成背对程越之的姿势。

    偷偷解锁了手机,屏幕干干净净的。

    睡觉前退出来了吗?

    乔稚宁有些不确定。

    怔忪间,程越之的声音再次响起。

    “谁找你啊?”

    “是不是——”

    程越之的声音没什么情绪:“阅读了《从小认识的朋友突然向我表白了》的网友啊?”

    听见自己发的贴名从程越之嘴里说出来,乔稚宁的脊背瞬间僵硬,脑子里忽然一片空白。

    房间很安静,空气似乎都凝固了。

    还没有想好说辞,程越之已经绕到了她的身前。

    乔稚宁僵硬着脖子抬头,有些心虚地对上程越之的目光。

    程越之是个不喜欢对外说私事的人,自己偷偷在帖子里写了些两人的片段,不知道他会不会生气。

    “我在里面说过到此为止,以后不记录了……”她解释。

    程越之看着她不说话。

    乔稚宁眨眨眼,小声试探:“你生气了?”

    程越之不问反答:“你说呢?”

    乔稚宁仔细观察程越之的神色,总觉得他好像是不高兴了。

    犹豫片刻,她心下一横,垫脚亲了亲程越之的唇。

    “别生气了程程。”

    程越之唇线紧抿,看不出神色。

    乔稚宁顿了顿,打算好好解释一下。

    刚张开唇,眼前一暗。

    程越之忽然俯身吻了过来,气势汹汹,将她未说的话都吞了进去。

    乔稚宁很快反应过来,伸手抱住程越之,仰着头回应。

    渐渐的,男人的吻从嘴角移开,一路蔓延到别处。

    当耳朵被含住的时候,乔稚宁忍不住战栗,耳根红得滴血。

    ……

    乔稚宁精疲力尽地倒在床上时,男人温热的唇又凑了过来。

    她半闭着眼伸手推他,声音模模糊糊:“程程我错啦,不要了……”

    就算她有不对,也不用十八般武艺全上吧?换姿势也很累的。

    程越之轻笑一声:“有这么累吗?”

    乔稚宁瘫着喘气:“累啊大哥,我想睡觉。”

    程越之似乎很好说话:“行,那下次。”

    乔稚宁:“……”

    一连好多天,乔稚宁为自己不小心掉马的事做了很大的牺牲……

    她一直对此懊恼不已,再也没登录过自己的小号。

    直到几个月后,两人领证。

    乔稚宁在刷论坛时无意中发现自己的帖子又被顶到了首页。

    她一怔,点了进去。

    就在前两天,自己领证的当天,帖子竟然更新过。

    “最后一次更新,我们结婚了。”

    下面是两张结婚证的照片。

    见鬼的是,这分明是自己的小号发的。

    乔稚宁:“……”

    她立刻截屏,发微信质问程越之。

    正在办公室午休的程越之听到手机的震动。

    打开,一张屏幕截图和一个怒气冲冲的兔子头跳了出来。

    【程越之!】

    程越之笑笑回复:【老婆,故事需要一个结局】

    乔稚宁:【你又耍我!】

    这是指他假装生气哄骗美色的事。

    程越之认错很快:【我错了,要不你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惩罚回来?】

    回应他的,是一串长长的省略号。

    乔稚宁:【你同事知道你这么幼稚吗?什么时候才会玩腻啊?】

    程越之:【怎么办?我觉得我能玩一辈子】

    乔稚宁没有回复。

    程越之看看时间,快要上班了。

    要起身时,摆在桌上的手机再次震动了一声,屏幕上跳出乔稚宁的回复。

    只有短短两个字——

    【奉陪】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