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同步心跳 > 第52章 . 同步心跳 “苏择,苏择,我害怕。”……

第52章 . 同步心跳 “苏择,苏择,我害怕。”……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在赞阳村度过了元旦三天以后, 胡桃回到城市里,开启了大二上的寒假假期。

    也不知道是巧合还是怎么,胡桃在和贝可可逛商场的时候, 在市中心的大悦城里的一家连锁咖啡书店里, 遇到了有些日子没见的苏芒珥。

    苏芒珥站在店外摆书店的推书单牌子, 正好和路过想去转转的胡桃两人打了照面。

    在美人学姐似是无意的一句邀请下, 胡桃也跟着她去书店当了学生兼职工。

    一是她还没有做过这方面的兼职,很想尝试一下, 另一方面是...美人学姐的邀请她真的很难拒绝!

    就算兼职会辛苦,但是如果每天都能和苏芒珥学姐是在一块共事就还好。

    每天能看见美女,做好工作还有薪水拿, 顶级颜控的胡桃哪有拒绝的理由!

    书店里悠扬的英文音乐随机播放着,书架那边偶尔游逛着几个客人在翻越书籍,寻找自己喜欢的书。

    咖啡消费区坐着的顾客们或是看着书, 或是用电脑办着公。

    她往那边走去, 看见苏芒珥正在给一个用电脑打字的顾客送茶, 这个姐姐似乎是个熟客,她在这里做不到一周,就见她来了好几次,听学姐闲聊的时候说,好像是个全职作家。

    苏芒珥穿着统一的工作服,普通的棕色围裙,在她身上穿着就显得那么高级特别, 苏芒珥工作的时候非常认真, 那漂亮的黑茶长发也是紧紧的束高,干净利落。

    在与人说话的时候,她那素颜都十分漂亮的脸上就会扬起几分笑意, 与胡桃那甜如蜜桃般的笑容不同,她的笑是只含在眼里的,那股气质,有点像飘着几缕茉莉香气的薄荷冰茶。

    胡桃拿着文件板,回到在清理咖啡吧台的苏芒珥面前,笑容甜丝丝的,递给她:“学姐,我理完书啦。”

    苏芒珥在围裙上蹭蹭有些湿的双手,接过那单子,看了看,挂着淡然的笑,问她:“A区和B区的都理完了?”

    “嗯!还有没有我可以做的?”胡桃走进吧台,抽了几张厨房用纸,帮她擦干洗过的咖啡杯。

    苏芒珥抬头望了一眼时钟,在理书单子上签字,摇摇头,告诉她:“不用,快到点了,待会到时间你就回去吧,今天辛苦了。”

    说完,她眼角稍翘,对胡桃笑了一下。

    “好!”胡桃应着。

    苏芒珥刚走出一步,又回来倚着吧台边,似是带些揶揄地问她:“桃子,你和那个苏择,在交往?”

    胡桃一听,小脸一热,无声地点点头,掩饰自己的羞赧。

    她站直身子,了然,笑着带了一句:“挺好的。”

    到了时间,胡桃下班,她换完衣服出店门边打开手机看,正巧看到了苏择发来的微信。

    [Ze:下班了?我在附近,去接你。]

    她刚看完消息,苏择的电话就打了过来,她欣喜地接起,熟悉的男声从听筒传来。

    胡桃小跑向商场出口,满眼笑意流转,“我刚刚看到消息呀,你在哪?”

    ...

    广场外有一条很宽的马路,胡桃站在斑马线一段,苏择正好在马路对面,她站在人群里眺望着,看见了站在红绿灯下的他。

    胡桃跟他挥挥手,远处的苏择看着她颔首一笑。

    六十秒后,立着的人行道路灯由红转绿,两端的行人同时向对面走来。

    正是下班放学的时间,又是周五,商场这边的人比平时要多出一倍。

    胡桃被挤在人群里,随着人流走。

    苏择就在对面,她恨不得马上飞到路对面,心里无尽雀跃着。

    行人浩浩荡荡,走在最外面的电动车行人聊着闲天,伴着旁边机动车道此起彼伏的鸣笛声,街道顿时嘈杂热闹。

    苏择望着女孩,心情愉悦,这时,他兜里的手机剧烈震动起来,他接起,熟悉的干枯声音出来,周围环境嘈杂。

    “苏择,你猜,我现在在哪呢?”

    耳边和听筒里响起一模一样的车辆鸣笛声,苏择的瞳孔骤然缩紧,猛地看向斑马线中央。

    他抬腿跑起来,急切难掩。

    走到中间,对立的两团行人对撞,穿插而行。

    胡桃个头娇小,不免像是被人群淹没似的,她视线直视着前方的人,加快步速之时与前面迎面而来的人擦肩而撞。

    胡桃被撞了一个趔趄,她下意识偏头去看撞自己那人,与身侧这个盯着自己的佝偻中年人对上视线以后。

    “锃”的一声,她倏地耳鸣一阵,他阴冷又邪恶的眼神与记忆里的一幕幕画面对上号,毛骨悚然的感觉从脚底冲到头顶,胆寒阴森的感觉侵袭了她的大脑。

    梁远统与胡桃对视一眼后转身,重新融入人群,往胡桃身后的马路对面走去。

    “你女朋友吧?长得挺漂亮。”梁远统举着手机,缓缓说。

    他猥琐地笑了一声,威胁道:“快点找我要的东西,别让我等太久,不然,你身边的这些个人...哼哼。”

    说完,他挂了电话,混迹消失在人群之中。

    苏择根本没空理会他,绷着脸把手机掖起来,跑到她面前,着急地问:“没事吧桃子?!”

    胡桃眼底震颤,喉咙抖到发不出一声,伸出手,回头指向梁远统离开的方向。

    她脚底发软,苏择赶紧扶住她,“怎么了,你说。”

    “抓,抓,抓住他......”胡桃声线虚弱,说完这句话,两眼一翻,浑身脱力晕了过去。

    胡桃晕倒在苏择怀里,周围人皆望了过来,他拍拍她的脸,“桃子,桃子!”

    “哎哟这是怎么了!”

    “小伙子我们帮你抬到马路对面吧,这么多车过不安全!”

    苏择拦腰把人抱了起来,往马路对面走,对旁边热心的居民们说,“麻烦你们帮忙叫一下救护车吧!谢谢!”

    ...

    浓重的消毒水味道叫醒了胡桃,她忍着剧烈的头疼睁开眼睛。

    苏择坐在她身边,握着她的手,看见她睁眼,赶紧凑近温柔道:“桃子,你醒了?”

    胡桃睁眼看见苏择的瞬间,眼泪决堤而出,坐起身钻进他怀里,紧紧抱着不敢撒手,身子还在颤,带着哭泣:“苏择,苏择,我害怕。”

    “别怕,我在呢。”他收紧自己的手,抚顺着她的后背,问:“到底怎么了,告诉我,嗯?”

    胡桃靠在他怀里,下唇不止地颤。

    胡桃记起了所有。

    六岁,她在放学时候被一车人绑架。

    她不记得那是什么地方,但是应该离市区很远。

    那些人包了一栋矮楼,她被锁在地下室。

    于她而言,那不是地下室,那就是一座牢狱。

    没有窗,墙和地都是水泥涂的,到处都散发着阴冷的气息。

    连灯都很少开,他们似乎更喜欢点蜡烛,好像古装剧里关押犯人的牢狱。

    她被又粗又重的铁链子捆住了右脚,只要哭叫大声了,就会被看守她的人辱骂。

    没有光,吃不上饭,她缩在角落里吓得魂都丢了。

    最让她绝望的,是那些人的头目。

    那个男人,只要生气了,喝醉了,就会下到地下室,用鞭子抽她,蜡油烫她,骂些她听不懂的脏话。

    “爸爸!妈妈!”

    “你们在哪啊呜呜呜!”

    “为什么不来找我...呜呜呜...”

    胡桃怎么哭,怎么喊,都没有用。

    她只要躲,跑,就会被他打得更狠。胡桃浑身嫩如蛋白的皮肤,没两天就被虐待得尽是血痕。

    让她此生最不想回忆起的,是那次,男人醉醺醺的,而且比平常喝醉时的表现更加的奇怪。

    他望向自己的眼神变得畸形又猥琐,跌跌撞撞地去翻找他施.暴的那些工具,嘴里念叨着一些她都不想启齿的污秽言语。

    胡桃背靠着墙角,随着退缩的动作,铁链子哗啦哗啦的响,她已经退不能再退。

    她不知道他要做什么,但是小孩子的直觉告诉她,自己在劫难逃。

    黑暗,绝望。

    她从极度恐惧,逐渐到面临死亡的茫然麻木。

    就在他走近自己的时候,胡桃泪眼朦胧中听见一道女声,打断了这一切。

    “你在这干什么呢?”

    “一个小破孩有什么好玩的。”

    “酒还没喝完,走,你想玩什么样的,我都陪你,这地方多冷,你也提得起兴致。”

    砰!

    地下室的门被关上,胡桃再擦干眼泪,地下室已然空无一人。

    虽然她逃过一劫,但是那阴影,永远地刻在心里,难以痊愈。

    苏择搂着她,听完这一切,眉头紧紧地皱在一起,脸色变得很差,问:“你说,撞到你的人,是绑架你的那个人?”

    怎么会...怎么会这么巧。

    但是,真的是巧合么?

    他在心里掂量着。

    “嗯,当时警察来救人,没有抓到他。”胡桃经过一番回忆,浑身已经没了力气,挂在他身上,有气无力地说。

    “桃子!”

    这时候,姜与蓉推门而入,看着脸色苍白的女儿吓得惊慌失措,“怎么会突然晕倒,把妈妈吓死了。”

    胡公诚走在后面进来,和苏择对了下视线,他颔首示意。

    “妈你怎么来了。”胡桃疲惫地眨眨眼,问。

    胡公诚从苏择手里接过女儿,让胡桃靠在自己怀里,胡桃靠在爸爸怀里,瞬间被另一种厚重的安全感包裹,眉眼放松了很多,“没事...可能就是有点低血糖...”

    “是我联系叔叔阿姨的。”他告诉胡桃。

    苏择站起身,走到姜与蓉身边,小声说:“阿姨,能不能借一步说话。”

    姜与蓉看向苏择,有些疑惑。

    病房外,两人站在走廊里。

    隔着玻璃板,能看见胡公诚正给胡桃剥橘子,她跟父亲聊着天,脸色好了很多。

    “刚刚桃子说,你们在路上遇见当初绑架她的那人了?”姜与蓉皱眉,眼神严肃又认真,褪去了平时在生活中温柔贤淑的气质,散发着令人不容置喙的气场。

    “是,阿姨,当初绑架胡桃的人,是不是叫梁远统。”苏择直截了当地问她。

    姜与蓉的眼神霎时间变了,她看向面前的苏择,“孩子,你怎么知道?!”

    苏择眼神划过隐忍,下颌线绷了绷,顿了下,然后缓缓开口:“阿姨,您认不认识柳茹禾。”

    她的表情震惊中带着疑惑,然后,眼见着面前的男孩子告诉了她一个从未试想过的答案。

    “柳茹禾,是我的母亲。”

    .......

    四十分钟以后,得知全部苏择全部经历和当年所发生的的事情后,姜与蓉一时间竟很难消化这么多信息。

    她深呼了一口气,扶着他的胳膊,深沉道:“孩子,这些年你受苦了。”

    苏择摇摇头,想起梁远统在胡桃心底留下的那些笼罩她半生的阴影,憎恨和愤怒几乎快要按捺不住,他忍着所有,看着她,说:“阿姨,您和叔叔最好找些借口,这些日子不要让胡桃离开你们的视线之内,保护好她的安全。”

    他思考完备后,继续道:“我会联系警方,保护好你们一家人。”

    一股不好的预感串上后背,姜与蓉问他:“孩子,有事我们一起解决,你千万别做傻事。”

    “没事阿姨,我知道,我有分寸。”他露出往日里那副温柔和润的笑容,安慰着她:“胡桃在里面等您很久了,进去吧。”

    “您和她说,我先回去了。”他留下这一句话后,转身独自离开了医院。

    姜与蓉望着男孩颀长又单薄的背影,心头被复杂的情绪笼罩。

    当年的那些事情,再次被翻覆了上来。

    她想不到,当年一念之间,竟然能造孽至此。

    ...

    苏择回到家里,在书房里存放旧东西的箱子里不断翻找着,可明知道什么都没有,再怎么找也不会有东西的。

    死局,现在无论怎么想,都是死局。

    距离梁远统要东西只剩一天。

    现在该怎么办。

    盲目地联系警方,一定会暴露,而且他那么狡猾,绝不会上钩。

    书房里的东西被他慌乱地翻乱一地,他一拳锤在桌子上,桌面上的东西被震得颤动,苏择眼里的恨意,翻倍再燃烧。

    如果可以,他恨不得不顾一切地活剐了梁远统。

    他颓然地坐在床上休息,余光之中,他忽然瞥见放在床边,叠加在其他书摞上的老旧小说。

    是一本年代久远的英文小说,书体瘦长,书边发黄卷着,是柳茹禾生前最喜欢的一本书,他一直保留着,却因为种种感情障碍,几乎没怎么翻开看过。

    苏择记起来,被母亲撕掉一半的那张合影就被夹在这书中间。

    他弯腰捡起来,拍拍上面的尘土,重新翻开,照片还原封不动地夹在中间那页。

    苏择抽出那张破碎的照片,望着母亲的笑容,前所未有的挫败涌上心头。

    就在这个瞬间,突然有什么东西从这本书的某一页掉出来。

    苏择察觉到,视线缓缓下移,定在那张被折起来也有些泛黄的纸条上。

    他捡起来,缓缓翻开,看到里面写着的几行字以后,漆黑如夜的瞳孔猛颤,惹得他头皮发麻。

    他猛地站起来,去抽屉里拿出另一部手机,打了一个电话。

    电话响了几声以后,对方接通。

    “聂凛,帮我个忙。”

    “帮我联系褚正。”

    苏择面色冷漠,缓缓掀眼,“这一次,我要让他自取灭亡。”
【全网热门完本耽美小说 www.danmei.la 手机版阅读网址 wap.danmei.la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