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豪门女配想下班[穿书] > 第65章 立家规

第65章 立家规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郁甜眨眨眼:“家里管的不严吗?”

    季和风觉得这个倒是提醒了他, 确实需要立立家规了,他的甜甜就爱四处“沾花惹草”,朋友遍地, 一进门就能被一个穿红衣服的小子给注意到, 老这样还得了。

    郁甜不知道季和风还在琢磨什么, 她被烟熏小肋排给香到了, 立马将盘子里的肉分给了季和风。

    “季哥哥你快尝尝,这个真的特别香, 饿死我了!”为了营造仪式感,她还跑去找老板娘要了两个装扎啤的大杯子,仔仔细细的擦干净倒上了他们点的冰红茶, “砰”的一下和季和风碰了杯。

    碰完杯之后她还觉得不太满意。

    “这冰红茶温度不够,一点都不冰。”

    季和风碰了一下透明的玻璃杯,然后制止了她的动作:“不要喝太凉的东西。”

    肉串太油腻了, 一会儿她的胃肯定受不了。

    郁甜板着脸教训他:“不喝冰饮的烧烤是没有灵魂的。”

    季和风不听她讲歪理, 郁甜见他不肯妥协, 只能不情不愿的老实了。那边的直播似乎进了球,爆发一片欢呼,与此同时,郁甜接到了好闺蜜曲蓉蓉的通话邀请。

    蓉蓉的身后是一片空地,隔着老远还能看见那边的赛场。

    “小甜甜啊,我就知道你肯定没睡。”

    郁甜咬了一口肉串说:“你猜我在哪?”

    曲蓉蓉有点好奇:“是上次咱们去过的那家烧烤店吗?”

    “是啊,”说着还把摄像头翻过来对准那边欢呼的人群。“他们跟你看的应该是同一场比赛吧。”

    曲蓉蓉仔细的瞧了瞧, 还真是。

    她忍不住翻白眼:“我根本就看不懂好吧, 只是过来跟小柳凑个热闹,有了球他就不需要我了,这不待一会儿就想你了。”

    还是姐妹好啊!

    “你跟谁去吃烧烤, 是季哥吗?”原本曲蓉蓉对季和风是有些疏离感的,虽差不多是同龄人,但季和风跟他们的差距太大了——他们还在吃喝玩儿的年纪季和风已经当上了季家的当家人。

    所以就像对待自己亲爹那样,曲蓉蓉下意识就因为对方的成就而把他当做自己的长辈。

    现在不一样了,那长辈成了自己小姐妹的男朋友,让她一下子就拉近了距离,这季哥叫的特别顺口。

    “是啊,你以为只有你有男朋友吗?”郁甜咬着肉串跑到季和风的旁边把摄像头对准了人家的帅脸,季和风转头跟对面的曲蓉蓉打招呼。

    “晚上好。”但是那边应该是白天吧。

    曲蓉蓉笑眯眯的:“晚上好。”

    “甜甜啊,过两天来国外找我玩儿吧,这边有个活动……好像叫什么烟火大会,我看他们现在就开始准备了,到时候海滩上一定特别热闹。”

    曲蓉蓉最了解自己的小姐妹了,哪里有热闹哪里就不能少她。

    郁甜一听眼睛都亮了:“是吗?要庆祝什么节日吗。”

    可仔细一想,最近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日子。

    蓉蓉也摇头:“就是个特别策划吧。”

    她也说不好,但她现在所在的海滨城市一直主打旅游行业,活动一直都没停过,她想在这里拍个旅行视频呢。

    郁甜应了下来,又跟她说了两句,然后就挂掉了视频。

    他们最后也没等到老板娘的免费炒饭,因为郁甜吃饱喝足之后就有点犯困,季和风想把她送回家,但却被她给拦了下来。

    “家的方向有点远,去我隔壁的小公寓吧,10分钟就到。”

    段女士这个时间也睡了吧,回去闹出什么动静说不定还会把人给吵醒。

    这个小公寓她回来之后还没去过呢,上次好像也就跟蓉蓉在那里做过两顿饭。

    季和风按照郁甜的指示朝那边开车,但是还不到两分钟,郁甜就开始肚子疼,疼得嘴唇发白浑身出虚汗,这副模样把季和风给吓到了,赶紧调转车头往医院开。

    郁甜都没有力气说话了,这胃疼来的太突然,她自己都被打了个措手不及。

    医生诊断过后,结论冷酷又残忍。

    “饮食不规律、烧烤太油腻导致的肠胃炎。”

    现在的年轻人都不怎么爱惜自己,当心老了落下一身毛病!

    “不严重,开点儿药就回去调养吧,你是她男朋友还是哥哥?以后注意一下。”

    郁甜蔫蔫的坐在旁边,耷拉着脑袋听着医生数落她,直到季和风的一句话,让她如坠冰窟。

    季和风站在她后边问:“养病是不是要忌口?”

    医生点点头:“少吃点儿辣的。”

    郁甜:“……”

    “凉的也别碰了。”

    “……”

    “其他刺激性的食物也不行。”

    “……”

    “饮食一定要规律,早中晚按时吃饭,烧烤这种油腻的夜宵能避免就避免。”

    QAQ。

    季和风一一记下,拿了药带郁甜离开医院,到家时她的胃口还是有点儿疼,没有力气也不想说话,下了车动都不想动。

    季和风打开车门绕到副驾驶把人的安全带给解开,看着郁甜委屈巴巴的模样,问她:“还疼吗?”

    “疼……”

    一边说还一边伸手。

    季和风把人给抱出来,看她的小脸儿没有刚才白了,就知道这难受可能有几分是装出来的。

    他有点无奈还有点心疼,抱着人一边上电梯一边说:“真娇气。”

    郁甜娇气的在男朋友的怀里蹭了蹭,然后说:“季哥哥你别回家了。”

    “你都这样了,我怎么放心回家?”

    郁甜又乖乖的在男朋友胸口蹭了一下,把钥匙递给他。

    “我得去洗澡,”她“身残志坚”。

    季和风某种程度上很理解她,带着一股烧烤的油烟味是休息不好的。

    她去自己卧室的卫生间里面洗澡,草草冲了一下然后穿着睡衣出来了。此时的季和风已经在外面的浴室也冲了个澡,连热水都烧开了,看郁甜出来,他说:“过来。”

    季和风塞给她一杯热水,郁甜又不高兴了:“我不想喝热水。”

    “你得把药给吃了。”

    她眼巴巴的看着季和风:“有糖吗?”

    “没有。”

    说完还批评她:“裙子太短了,你不是还难受吗?”

    郁甜不甘心的指男朋友身上的居家服:“情侣的呢,就是没来得及送你。”

    季和风拿她没辙,拉人进了卧室,找了一套长些的睡衣,郁甜耍赖不动,季和风还得伺候她穿衣服。

    这回她倒是听话了,虽然自己不动,但是让伸手就伸手,让放下就放下。

    郁甜看着自己男朋友来回的忙,一下子就笑出了声,她指着那个柜子:“季哥哥,那里面有暖宝宝。”

    于是季和风就去给她拿暖宝宝,她高兴得歪倒在自己的软枕头上舒服的喟叹:“居家必备季哥哥。”

    季和风似笑非笑的给她撕开暖贴的包装,然后还不忘记跟她翻旧账:“谁叫我是男仆呢。”

    郁甜:“……”

    郁甜一时没能跟上他的脑回路,想了一下还是没想起来,于是季和风好心的提醒了一下。

    她这才想起来。

    那时的她跟蓉蓉一边直播唠嗑一边在季家吃烧烤,她好像喝醉了……是这么回事儿。

    郁甜转头捂着开始发热的暖宝宝,一脸认真的解释:“那是上辈子的我干的事情,与这辈子的我无关。”

    说完,她还补充:“你听差了,我话都没说完,我没说你是男仆,我说你是男菩萨。”

    救苦救难的男菩萨。

    男菩萨似乎没听进去她的话,不但没打算救苦救难,还把那几片儿苦药重新塞进了她手里。

    郁甜也知道生病了就得吃药,见她怎么磨季和风都不服软,只能不情不愿的扭曲着一张脸把胃药给吞了下去。

    “还疼吗?”

    她一边点头一边伸手:“疼,季哥哥你过来。”

    郁甜抓着自己的人形大抱枕,然后钻进了人的怀里,季何风抱着她开始教训:“记住医生的话了?”

    郁甜装傻:“我没记住。”

    “装傻也没用,我确实该给你上上家规了。”

    郁甜:“……”

    季和风仔细想了一下,之前确实忽略了这一点,郁甜实在是太随心所欲了,喜欢玩儿倒是没什么,但是不能因此伤了胃,这丫头好像还挺喜欢喝酒?

    郁甜试图卖惨:“那都是因为我以前没遇见你啊,你以为我想那样吗,可是只有灯红酒绿热闹喧嚣的生活才能填满我空虚的内心……”

    她还没装完,就被季和风给捏了脸:“别说没用的,以后必须好好吃饭,不能再吃夜宵了。”

    吃也只能吃清淡的,烧烤这种东西在胃口养好之前都不能碰了,冰激凌也不行,酒也不行。

    郁甜听着他的话,像被上刑一样。

    她欲哭无泪的伸手推人:“离婚吧,不过了……”

    还没推开人,就又被抱住了。

    家规还没立完。

    也不能再熬夜了。

    郁甜心绞痛。

    然后又听男人说:“熬夜可能是因为精力过剩,如果以后还有这种情况,我可以帮你。”

    “……”

    郁甜头一次痛恨自己优秀的理解能力,她悲痛欲绝的说:“男人不能对女人管得太死,这样会让她感到窒息,想要远离。”

    黑夜中,季和风温柔的抱着她,抚着她的头发。

    听见这话也一点儿没害怕,暧昧的壁灯散发出柔和的幽光,将他的轮廓打得愈发英挺,那眸中深沉和快让人溺毙的爱意将她整个人笼罩着。

    他轻勾着唇角:“谁想远离?”

    郁甜:“……”

    郁甜默默扭头,怂了。

    她不知道自己是几点睡过去的,不知道是因为吃了药还是有季和风在身边陪着,郁甜这一觉睡得很沉很沉,醒来之后胃好像也不疼了。

    她迷迷糊糊睁开眼的时候,身边的位置已经空了,郁甜撑着胳膊坐了起来,看见床头的手机才确定男人没有离开。

    她没睡醒,但是又奇怪人去了哪里,于是踩着拖鞋就打开卧室的门走了出去。

    桌子上摆着几样香喷喷的早饭,站在那里还能闻见一股粥的清香,郁甜走过去拿起勺子尝了一口,然后眼睛发亮。

    正好季和风刚从厨房出来。

    “季哥哥,这是你做的?”

    季和风诚实的告诉她:“不是。”

    他可没有那个本事,这是一早让家里的人送过来的。

    “好喝。”郁甜舒服得眯起眼。

    季和风摁了一下她头上翘起的呆毛问:“还困吗?”

    “困。”郁甜喝了一口粥,点点头,“吃点东西再睡觉。”

    她咬了一口香脆的芝麻小烧饼,手机上忽然来了消息,她看完才想起来今天是段启迈同学的生日,这家伙老早就跟她过了,结果昨天晚上折腾了那么小半宿,她差点把这件事给忘了。

    “怎么了?”

    “今天是小段的生日,喊我过去呢。”

    季和风轻飘飘的看了她一眼,郁甜一个激灵,乖乖巧巧地蹭到人的身边,往他嘴里塞了一块小点心:“季哥哥,我给他送个礼物就回来,你要是不放心就来接我。”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有一天会如此“惧内”。

    季和风接了个电话就要离开,临走的时候还亲眼看着郁甜把药给吃了。

    然后还不忘记嘱咐她,十二点会有人上门给她送午饭,郁甜说什么都听,坐在那里不停点头。临走的时候还不忘抱着男朋友的脖子在他脸上啃一口。

    喝完粥她又爬回去睡了一觉,中午是被季和风的电话给弄醒的,一打开门已经有人送来了午饭。

    郁甜端着一碗养胃汤,觉得自己现在就是季和风养在圈里的一只小白猪。

    她被自己这个想法给逗乐了,吃完饭也没有再睡觉,给自己挑了身衣服跑回家跟段茹喝了个茶,看看时间差不多了,刚要离开,季和邈却上了上来。

    郁甜有点儿惊讶:“你过来干嘛?”

    季和邈说:“我哥让我来的,让我看着你。”

    郁甜震惊了:“阿邈,想不到你这浓眉大眼的小伙子居然叛变了!”

    “谁叫你胃口出问题?”

    郁甜心痛难当。

    段启迈的生日是在家里过的,有一半是他的同龄人,还有一半是经常与段家来往的朋友,不像季家的生日宴那样拘束盛大,反而一进门就让人觉得非常热闹温馨。

    她进门的时候,董珍珍还戴着个生日帽子。

    段启迈等了很久,郁甜一进门他就凑上去朝人家不客气的伸手:“姐你来晚了。”

    郁甜马上上道的把礼物袋子递了过去:“我认错,我有罪,求组织放过我。”

    段启迈咧嘴笑:“那就勉强放过你吧。”

    郁甜给他挑了一个手表,还有托小柳弄来的一个签名球衣,是段启迈喜欢的球星。

    留在那里吃了饭,季和风准时按约好的时间来接她了。

    段启迈还有点儿不甘心:“来都来了,不多留一会儿吗?我这还有预留节目没上呢!”

    郁甜摆摆手:“年纪大了不能熬夜。”

    说完就上了季和风的车。

    季和邈的任务就此结束,郁甜跟季和风离开了,他可还得留在这里一起玩儿呢。

    车里,郁甜转头看季和风,在试探的边缘大鹏展翅:“季哥哥,我想吃冰淇淋。”

    季和风开着车,都不转头看她,特别冷酷的拒绝:“不可以。”

    郁甜鼓了鼓腮帮子,不服的说:“我也要立家规!!”

    “好。”

    郁甜瘫在那里左思右想,前思后想,然后悲哀的发现,她季哥哥真的什么毛病都挑不出来。

    她本来就是对人家始于颜值,后来人家对自己也好得没话说,她自己也知道生病了就是不能胡作,刚才完全就是恃宠而骄。

    郁甜有点儿郁闷,但还不等她表示什么,就听季和风跟她说:“你右手边有个盒子。”

    郁甜闻言往下一看,那里有果真有一个巴掌大的小盒子。

    “咦??”她惊喜的拿起那个东西,然后瞄了一眼季和风,“是送给我的礼物吗?”

    男人“嗯”了一声。

    郁甜嘤了一声,被感动了。

    她季哥哥不但长得帅、惯着她,还安排惊喜给她。

    郁甜甚至觉得自己的良心开始隐隐作痛。

    “这是什么啊?”她笑着凑近了人问。

    “打开你就知道了。”

    但是郁甜不愿意现在就打开,她握着那个盒子说:“不打开,我先猜一猜。”

    季和风似乎是笑了一下,然后说:“那你猜吧。”

    “宝石?”

    自从知道她喜欢bulingbuling的东西,季和风就特别喜欢给她买珠宝。

    “不对。”

    郁甜“啊”一声,怀疑地说:“黏土钥匙扣?”

    “不对。”

    她又想了一下,然后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捂住嘴惊讶的说:“难道是戒指??”

    “不是。”

    “……”

    “那还能是什么啊!”

    她等着手里的盒子,试图把它瞪出花儿来。

    这么小的盒子,也不像是项链什么的。

    而且盒子就很朴素,也没个logo。

    季和风看了她一眼:“打开吧。”

    郁甜狐疑的看了一眼男人,忽然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

    但是她又实在猜不出来。

    于是她慢慢吞吞的打开了盒子。

    小盒子里面是一块折得整整齐齐的卫生纸,掀开,里面躺着几粒眼熟的……胃药。

    季和风不忘贴心的给她扔来一瓶矿泉水,还是温过的。

    郁甜:“QAQ。”

    “把药吃了。”

    “……”

    不过了!!!
【全网热门完本耽美小说 www.danmei.la 手机版阅读网址 wap.danmei.la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