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豪门女配想下班[穿书] > 第62章 对象跑了

第62章 对象跑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小灾星最后喝茶的时候还是被热水烫到了手, 但所幸那时的茶水已经没那么烫了,只是皮肤有点发红。

    季和风把她带回房间,什么都不让干了。

    郁甜趴在人家的床上, 看着他拎来小棉袄的笼子, 一脸忧愁的说:“难道我们娘儿俩的缘分就到这儿了吗?”

    季和邈轻飘飘的看了她一眼:“依照你现在的倒霉程度, 如果你们的母子缘不及时斩断, 它可能会一口把你咬死。”

    郁甜认真的强调:“它只是一只无辜的兔子。”

    季和邈说:“是啊,但你现在是个倒霉蛋。”

    郁甜怒了, 抄起自己抱着的小鸭子玩偶就砸了过去,季和邈接住了她的小鸭子,然后离开了。

    郁甜看得牙齿痒痒, 季和风那边刚帮小棉袄挪好了窝,这边手机就响了。

    他好像突然就变忙了,郁甜不动声色的观察着, 然后见他看完消息走到床边揉了一把她的头:“我得去一趟公司, 你在这里乖乖等我。”

    郁甜一翻身, 在他的腿上躺了下来,一脸悲伤难过:“怎么,刚成亲拜了堂你就要去打仗了?”

    季和风捏了捏她的脸:“别瞎说,这是工作。”

    郁甜有点儿不服:“你前两天不还说公司根本没什么可忙的吗?”

    季和风说:“计划赶不上变化。”

    郁甜转了转眼珠:“那你带我去吧,我不会打扰你工作的,我就在沙发乖乖的呆着。”

    但是这个人明显是不打算带她去,把自己的手机扔给她就站起来了。

    “你前两天不还说节日没过, 购物网站有很多促销活动吗, 自己在家里买点东西。”

    郁甜:“……”

    然后季和风就拿着他工作的手机又去打电话了。

    “季哥哥。”

    站在门口的季和风被叫住,转过了头。

    郁甜问:“你的地下室到底藏着什么秘密?”

    季和风微微一笑:“明天就告诉你。”

    季和风出门了,季和邈也有事情要忙, 郁甜自己一个人待在对象的卧室里,蹲在小棉袄的笼子前,开始跟它倒苦水:“小棉袄啊,你说你爸到底在干嘛啊,是不是又有什么事情了?”

    她说着,把手指伸到了笼子边,她的小棉袄一直很听话,两辈子加起来都没攻击过她。

    但不知她现在是不是真的已经被老天爷打上了灾星的标签,乖乖巧巧的小兔子本来都是屁股对着她的,可当她的手指伸进去的时候,小棉袄突然转过了头,嗷呜一口就朝她咬了过来。

    幸好郁甜早有准备,及时缩回了自己的手,她有点郁闷的看了看笼子里的小兔子,又郁闷的看了看那张大床,只能慢吞吞不情不愿的挪回了小地毯上,拿起了遥控器和手柄,打算玩一会儿游戏。

    在虚拟世界造作不能被人身伤害了吧?

    她这游戏打了一个通宵,天亮的时候实在撑不住,这才睡了过去,醒来的时候已临近中午,床上没有人回来的痕迹。

    郁甜揉了揉眼睛,爬起来看了眼还开着的电视机,又摸到了自己的手机,一条消息都没有。

    “啊,季哥哥到底去做什么了!怎么身上有那么多秘密!!”

    她这话说完还觉得有点儿心虚,她自己不也有秘密吗?

    不不不,这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她有什么秘密就连她自己都想不起来了QAQ。

    那边的季和风回了公司一夜没睡,高秘书拉着自己的好朋友在黑珍珠级餐厅吃了一顿最好的饭,把人家吓得以为自己的朋友在老板身边呆了这么多年终于疯了。

    首先就是从陈家开始,刚一回国季家就动手了,由于早已布局,所以就像那多米诺骨牌一样,只要轻轻推倒第一个,后面就会起连锁反应,让对方措手不及。

    老实讲高秘书不太明白为什么还有好几家,甚至有施家,他们老板之前和施小姐的绯闻就不说了,据他所知这两家从前的关系应该很好……罢了,反正现在老板已经疯了。

    高秘书正这么想着,季和风从文件中抬头,看了眼手机中的最新消息,然后抽了一张合同拿起外套就走。

    “可以开始了。”

    他办公室的门打开,人却没有出去,高秘书还站在原地回想着这突然的一切,就见季和风的面前似乎站了一个人男人。

    与季和风是不太一样的类型,他也穿着一身干净利落的西装,脸上还戴着一副眼镜。

    这是谁?他怎么从没见过。

    既然都能来到总裁办公室,那么前台应该会有通知啊!

    高秘书皱了皱眉,难道昨天加班一夜全都加傻了?

    季和风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人,何伦也在看他。

    何伦看看他又看看他身后远处的高秘书,忽然伸手将人拉了一把,顺手“砰”的一声关上了门。

    “跟我走。”

    高秘书回神,大步上前拉开门,楼道里已空无一人。

    郁甜电话没打通,有点奇怪,想了想,打给了季和邈。

    季和邈正在忙着开学的事情,此时正跟段启迈等人在一起。

    “我哥不是说有事去公司了,他昨天一夜没回来吗?”

    不应该呀,自从跟郁甜在一起之后,季和风就已经不当工作狂魔了,而且据他所知,现在公司也没什么要紧事情,没理由一晚上都不回来啊。

    郁甜想了想:“我好像有高秘书的联系方式,要不我打电话问问他吧。”

    结果还就巧了,郁甜电话打进来的时候高秘书也刚刚发现季和风与那陌生男子一起消失,甚至监控都查不到两个人去了哪里。

    “老高啊,你是不是加班一晚上所以做梦了,你看这楼道里明明就什么人都没有,哪有有你说的男人啊,这不总裁自己一个人出公司吗?”

    “那他出了公司去哪儿了?”

    高秘书觉得自己要疯,紧紧盯着监控,但还是看不出丝毫破绽。

    “这谁知道啊……有什么急事吧……”

    刚好这个时候郁甜给他打来了电话,望着高秘书似乎要抓狂的表情,一旁的保安悄悄靠近他们公司一个平时为人和蔼的高层,就是那个昨天和高秘书去吃了一顿豪华晚餐的男人。

    “高秘书最近是不是加班有点严重?”

    那男人想了想,也有点郁闷:“我们最近也没加班啊……可能是精神出了点问题……”

    “郁小姐,我也不知道老板现在在哪……什么?你现在就过来?可……”

    高秘书还没弄明白自己现在的情况,那边的郁甜就挂掉了电话。

    郁甜跳下床换了衣服直奔季氏,冲进总裁办公室的时候高秘书还在试图联络季和风,找出自家上司的下落,门口的动静把他吓了一跳,一看来人是郁甜。

    “你们最近要做什么不得了的事吗?”

    郁甜看着桌子上的合同,眼睛立刻危险的眯了起来。

    高秘书挠了挠头:“不知道……”

    这话该怎么回答?

    身为季和风最贴心的下属,他自然知道郁甜在老板心中的地位,就是因为知道,所以这话他才不好回答。

    郁甜问起季和风的下落,高秘书没办法,还是把这件奇怪的事情给说了出来,说的时候他自己都快怀疑是自己疯了。

    郁甜却相信了他的话。

    她说:“我要再看一次那个监控。”

    高秘书有些莫名,但他手头还有事要要忙,于是问:“郁小姐你自己可以吗?”

    郁甜转身就走出了办公室。

    看了毫无破绽的监控,郁甜走出大门,季和邈也已闻风赶来。

    “你干嘛,不是不让你出门吗?”

    季和风临走的时候还叮嘱他,没想到郁甜还是出来了。

    因为自己身上的离奇经历,季和邈现在也不得不信宿命这回事儿,说不定郁甜真的是水逆,他哥也不简单,或许真的知道什么,所以才不让郁甜出门。

    出门都不让了,开车就更不行了,以她现在的倒霉程度,万一出车祸怎么办?这可跟摔一跤的程度不一样啊!

    季和邈夺过她的车钥匙,问她:“你要去哪儿?”

    郁甜也不跟他抢,“我要去陈博之那里。”

    季和邈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你去他那干什么。”

    “我要去找季和风!”

    “……他应该不在那里吧……”

    她刚才见那桌子上的文件,说的就是陈氏的事情。

    季和邈拿她没辙,打了个车跟她一起离开了,刚到大门口就碰见了陈凯。

    陈博之一大早就受到消息公司被人举报,被带走调查了,现在公司股价受到影响上下乱作一团,只能抓还在泡妞的陈凯过来顶锅。

    陈凯看这两个不速之客的眼神不是很友善:“你们到这里来干什么,是季和风让你们来的?”

    他很忙,如果这两个人是专门过来挑衅的,倒大可不必。

    郁甜却左看右看,问他:“季和风没来吗?”

    陈凯愣了一下,有些阴鸷的看着她:“季和风来了?”

    见他似乎是真没见过季和风的表情,郁甜又问:“你小叔去哪里了?”

    陈凯只当她是在故意消遣自己。

    “如果二位没别的事情,就先离开吧。”

    “这次又要去哪?”

    季和邈已经认命了。

    “去施可岚的医院。”

    “……”

    总觉得不太可能在那里找到人呢:)。

    倒是施可岚没有想到郁甜会来医院,此时施伟延刚做好手术,被妥善的照顾着。

    有了上辈子的记忆,施可岚非常看重父亲的身体,如果没有丁思铭的破坏,她父亲应该会康复的。

    但她现在的日子也不好过,不知道没人帮助的她前面还有多少坑要踩。

    季和风没来医院。郁甜不欲多留,她走出医院的时候,施可岚还是追了上来。

    “昨天的事情……还是谢谢你……”

    郁甜听见这话,停了一下脚步,虽然没有转头看她,但似乎是听进去了。

    “到底去哪了?”

    这下,季和邈也觉得有些不对劲儿了,季和风应该不会一声不吭消失的,他没理由这么做,更何况郁甜还在这里。

    “再找!”

    郁甜不知道,但是季和邈知道。

    季和风的公司和手下的产业不止季氏那么简单,他的钉子插得很深很深,宁城没有也还有宁城之外,他的哥哥远不止看上去那么简单。

    郁甜心里已经有了一个猜测,她握了握拳,表面上没有什么反应,但还是还是跟季和邈一起上了车子。

    季和风不知为何一晃眼就来到了那个梦中的办公室,这次那个办公室不再仅存于梦中,甚至那华丽白色办公桌后面还坐了一个看上去有点儿发福的男人。

    男人一身白色运动装,就那么看着他,托腮的模样有点儿发愁。

    季和风不理解他为什么发愁,但他被莫名其妙带来这个地方,郁甜一定会找他的,几乎是想也不想的,他转头看向何伦:“让我回去。”

    何伦还没说话,局长先怒了:“让你回去?让你回去造反吗??你这叫干的什么事儿!!你可是我的接班人,你是要维持秩序的,不是要造反的!!”

    季和风隐约明白了他的话,但又没完全明白。

    在没弄清楚形势之前,他不会贸然做事,更不会贸然发言,于是他就只这么站着,看着那个男人,等他的解释。

    局长似乎被气到了,他的手里多了一个牛皮纸袋,他站起来,手里拿着那个东西,“啪”的一声就把东西扔在了地上。

    季和风低头一看,是他的那份“造反”文件。

    这里的人果然什么都知道。

    “你这是要干什么!你这是要干什么!!为了摆脱轮回在秩序之内做事也就算了,你居然想把气运之子所有可以求生的路都堵死!!”

    季和风冷眼看着他:“是你先动手的。”

    局长一听这话就生气:“什么叫是我先动手的?你知不知道这么做的后果!”

    这个恐怖的男人不但在那地下室写“回忆录”,他甚至还能按照原本发展的轨迹做出预判,算出施可岚都会得到谁的帮助,大到一个公司,小到一个街边的路人,他要彻底扼杀这个天选之子,让她比死还要难。

    “你们怎么称呼这个被选中的人,主角?天选之子?不管如何,在你们这里她也只是一个高级玩具。”

    这世界就像偌大一盘棋,如果说这个主角有什么特别,大概就是她与生俱来的幸运,即便幸运,也只是命运的玩具罢了。

    所以这盘棋,那看不见的世界意识能下,他为什么不能下?

    季和风弯腰拆开了那个牛皮纸袋,慢条斯理、一张一张抽出了里面的文件,直到最后一页。

    他停下动作,将它递给局长,局长一看,立马狂掐自己的人中,一副要昏厥过去的模样。

    何伦终于起了点好奇心,他夺过那张纸一看,也惊讶得瞪大了眼睛。

    这纸上的陌生名字……是谁?

    似乎看懂了他的意思,季和风特别好心的解答了他的疑惑。

    “不是谁,只是我随手选中的人。”

    他不是想摧毁,他只是想破而后立。

    施可岚是世界意识选中的主角,是世界意识最主要的傀儡,但是当一切将她摧毁,所有的生机都涌向一个毫不起眼的路人,他将成为那个新世界的宠儿,而这一切,都是他季和风赋予的。

    他是新秩序的上帝,他也会亲手创造主角。

    世界意志可以,他就可以。

    这,才是真正的胜利。

    “行了行了,我知道了,停手吧停手吧!!那个臭丫头变成灾星跟施可岚一点关系都没有

    !!”

    见他终于肯说正题,季和风也终于正眼看他。

    “过来坐。”

    局长一指旁边的桌子,“你那是什么眼神,你给我坐下!我是你的老前辈,我的话你不听吗!!”

    “她为什么会变成那样?”

    难道不是世界一直在排斥她?

    局长被气狠了,说话都有点阴阳怪气。茶都不乐意给他倒,顺手就猫腰从桌子底下抽出瓶矿泉水朝他扔了过去。

    “谁敢排挤她,一个两个的都那么能造反!”

    何伦不知何时已经离开,顺便还带走了那散落一地的文件。

    “她到底是什么人?”

    局长没好气的给他解释了管理局的情况,且终于说出了他一直苦苦追寻的真相。

    三千世界像无数星子散落苍穹,管理局负责维持秩序,每隔一段时间,为了选拔时间与空间的人才,主系统会筛选出部分小世界,开始一场游戏。

    一切随机,看上去都不过是在平常的世界,一切只靠自己陷入无尽轮回觉醒,赢家升级成为管理局选拔出的人才,季和风所在的世界就是一个这样的世界,而他就是那个世界最后的赢家,也是所有世界中最抢眼的赢家,只意外的是,他遇见了郁甜。

    一个为调节“棋盘”平和的任务者。

    “她也是这样被选中的吗?”

    “一开始是。”

    “什么意思?”

    局长一想到郁甜就恨得牙痒痒。

    “她确实是被选中的,她原本也是这里的管理员,但她胆子比局长都大,没有遵守主系统的规则,从自己原来的世界里偷走一个人。”

    季和风没明白:“什么意思?”

    “她把她妈给偷走了!!她过七重轮回脱颖而出,却放不下那个世界的母亲。”

    但这倒也是人之常情,谁都有舍不得和放不下的人。

    但是人家都是时间会治愈,她却悄悄给主系统植入病毒,从那个小世界中偷走了一个人!她偷人!!”

    他至今都不知道对方怎么做到的。

    原本,游戏结束,原世界会摆脱轮回状态,重新运转,所以时间再也不可逆。

    但是郁甜却把那世界中的“一串数据”偷出来,回溯了时光,重新植入了另一个世界。

    季和风:“……”

    饶是有千万种猜想,季和风也不知道这种情况他该作何反应,这确实是他没想到的。

    局长没好气的说:“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干出来的事儿!!”

    所以高层觉得她是个人才,或许将来可以修复主系统的漏洞——就是每隔一段时间都要进行的自动大清洗,这种自动大清洗会导致世界和众生毁灭,其实是非常不人道的。

    管理局探索了不知多长时间,都没有找到改变主系统的方法,郁甜这件事倒是让他们看见了一线生机。

    说着说着,局长话头一转,一副惨痛的模样:“但是她的思想太危险了,这种行为有第一次就有第二次,她这次能偷人,谁知道下次还能偷什么!!

    所以我们一致决定抹去她的记忆,让她从头做起,她要像普通员工一样完成任务,积攒积分。

    原本还有三个世界才能完成,但我们那边却察觉到主系统这次的清洗可能会提前执行。

    甚至比他预料的还要提前。

    刚乱起来的时候,他根本没察觉到是“大清洗”要来了。

    还是请教了已经离开局里的老前辈,所以才真的确定了。

    “我们给她安排了一个特别的世界……对,就是你那里,我告诉她完成这个难度较高的世界就有三倍积分,她就可以回来,结果却出了这样的事情!!”

    “只要她不想起自己曾经做过的事,不再有那么危险的想法,这一切都可以很顺利,但是她还想偷人!她居然还敢有这种想法,失忆了都能再想起来!”

    老局长桌子拍得砰砰响,就没这么生气过。

    季和风:“……”

    “所以你能明白吗,这跟谁都没关系,你放过人家吧,都是因为她想把你偷走,所以才会那么倒霉,那是原本就附加在她身上的惩罚!”

    季和风“……”

    季和风问:“有没有解决的办法?”

    “有,但是这个世界本就岌岌可危,你又马上要脱离,所以不能再继续待了。”

    季和风想了想郁甜和那个世界中的人和谐的关系,又问:“最晚多久脱离?”

    局长算了下时间:“最多一个月……也够了。”

    “还能回去吗?”

    他不可思议:“你们还想回去??”

    季和风见老局长的情绪实在激动,于是斟酌一下,换了个问题:“那她的母亲现在在哪?”

    “就是那个叫段茹的,但她本来就是一个普通人,甚至是一个命苦的普通人,所以她这辈子都不会再想起那些事情了。”

    她虽然会做那种梦,但却一辈子都不会觉醒。

    可某种程度上,郁甜的愿望也实现了。

    事情曝光之后,他们一直都没找到被郁甜偷走的那串数据,谁知道这两人还就真的母女情深,这都能误打误撞的遇到。

    “还有个问题。”

    “什么?”

    “我的弟弟,季和邈。”

    ……
【全网热门完本耽美小说 www.danmei.la 手机版阅读网址 wap.danmei.la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