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豪门女配想下班[穿书] > 第60章 “我追她。”

第60章 “我追她。”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郁甜的恢复速度还算快, 但依旧不能用力走路,只能在家里呆着。她倒也乐得享受这样的悠闲时光,每天除了睡就是吃, 总有小伙伴来看她, 无聊的时候还能逗逗季和邈, 总之就是特别的开心。

    季和邈跟段启迈等人已经混熟了, 情人节这天被约出了门,郁甜无聊的趴在桌子上问季和风:“季哥哥, 你今天还上班吗?”

    季和风抱着人说:“你不是一直跟我念叨情人节吗?”

    郁甜还跟他假客气:“没有关系,我是一个非常善解人意的好人,我哪能因为这种事情耽误你工作。”

    季和风对那无聊又枯燥的工作没有什么特别的想法, 整整十辈子,不只是宁城,那些乱七八糟大大小小过去未来的生意和项目, 他都已经玩腻了。

    就像是一遍又一遍的让你做一套试卷, 偶尔会有些意想不到的高级变式, 但总归万变不离其宗。

    从前是因为没有办法,不得不做,可你见谁家考完试还成天闷着做题的?

    郁甜趴在人的怀里,又高兴了,她说:“完了,季家的公司如果因为老板长期翘班出问题,那一定是因为我。”

    季和风敲敲她的头:“倒闭了养着你也没有问题。”

    郁甜强调:“我可能花钱了。”

    “嗯, 有钱给你花。”

    “今天想做什么。”

    郁甜说:“今天天气好, 要不咱们去公园野餐吧,就上次我给你看的那个那个云山公园。”

    在隔壁县,好像被翻修过了, 走高速一个小时能到。最近不少人都去那里打卡,她上次听蓉蓉去玩了。

    这阵子宅得太舒服了,她没跟过去,现在无聊倒是想起来了。

    郁甜伸爪子捏男人的脸:“季哥哥,情人节哎,我能不能吃巧克力。”

    季和风特别冷酷的拒绝:“不可以。”

    郁甜一副受了天大委屈的模样开始演:“为什么不可以?你是不是外面有狗了所以不把巧克力给我。”

    季和风好气又好笑:“昨天晚上谁一直闹牙疼半天都睡不好?自己睡不好还得折腾人。”

    拉着季和邈大半夜在院子里打羽毛球。

    郁甜特别不服:“我还给你做过巧克力呢!”

    她破罐子破摔了,反正馅儿已经露出去了,她现在说什么都不怕。

    “你知道维持两个人感情最重要的是什么吗?是有来有往!我对你好你就必须得对我好,我送你巧克力你就必须也送我巧克力。”

    季和风面不改色的耍流氓:“那前天晚上都是我对你好,你又抓又挠,今天是不是……”

    “不吃了不吃了!不吃就不吃!!”郁甜恼羞成怒的捂住了男人的嘴。

    季和风笑着掰开她的手,在指尖亲了一下,然后揉了把她的头:“自己玩儿一会手机,半个小时后出发。”

    郁甜坐在那里问:“需要我帮忙吗?”

    “乖乖待着就行了。”

    “好。”

    “不许偷吃,不能吃糖。”

    “……”

    “除非你想拔牙。”

    “……”

    坐在车里,郁甜掏出手机开始给季和邈发消息。

    郁甜:让我康康单身狗情人节在哪里?

    她还不忘记发一张自己跟季和风握手的照片,塞把狗粮以示敬意。

    季和邈那边很快回了一张照片,貌似是在山上。

    郁甜仔细看了一下,然后问:你们不会是去云山公园了吧?

    阿喵:你怎么知道?

    郁甜:我认识那里呀。

    她想了一下,还是决定不说了,如果能遇到,那他们就是有缘分。

    她问:你们爬上山了吗?

    阿喵:嗯,他们好像还要去公园附近的寺庙拜一拜。

    郁甜:那你呢?

    阿喵:我随大流,但不是很感兴趣。

    郁甜:你去了也没用。

    阿喵:为什么?

    郁甜:我佛不渡憨批。

    阿喵:对方已开启朋友验证,你还是不是他(她)朋友,请先发送朋友验证请求,对方验证通过后,才能聊天。

    郁甜收起手机偷笑。

    “跟谁聊天呢?”

    这次出门只有两个人,没带司机,车子是季和风在开,看见郁甜坐在副驾驶上笑得那么开心,他看了过来。

    “在跟阿邈说话呢,你说巧不巧?他们也去云山公园了,但我没告诉他咱们也要过去,看看能不能偶遇。”

    “你不是只想在那野餐吗,腿都受伤了。”

    郁甜点点头:“是啊,我也不想爬山,太累了,就是想出去呼吸一下新鲜空气。”

    季和风觉得这样的话,偶遇的几率就又小了。

    最好别遇上,也最好别有人过来捣乱。

    许是放了暑假的缘故,今天公园里的人还挺多,两个人找了半天才在一棵大树旁发现合适又凉快的位置,铺上野餐布,郁甜坐在上面,然后把小棉袄从笼子里放了出来。

    怕它乱跑,所以戴上了牵引绳,是一个红色的小马甲,背上还带蝴蝶结,小兔子穿上去可可爱爱。

    郁甜撸了一把兔子,然后看季和风一个人在那里忙,她倒是有心帮忙,但刚才搬一个小箱子的时候差点摔跤,季和风就直接把她给摁坐在了垫子上。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自从从楼梯上滚下来,她好像就一直挺倒霉,还好次次都是有惊无险。

    郁甜甚至觉得,要不是自己现在腿脚不好,她应该一步一叩,也去拜拜菩萨。

    毕竟水逆这块儿不归她家男菩萨管啊。

    此时已是中午了,他们的主食牛肉饭被放在保温盒里,打开的时候还是温热的。几样爽口的炒时蔬,咸口的小点心,还有一个漂亮的果盘。

    郁甜抱着小兔子跟它挨个介绍今天要吃什么菜,多有营养,多好吃,最后她把小棉袄一挪,放到了一边,特别不当人。

    她自言自语完,看季和风还没回来,就数了一下垫子上的东西,有些奇怪。

    “应该全在这里了吧,又去干什么了?”

    她转头轻轻捏了捏小棉袄的耳朵:“宝贝啊,你爸丢下咱们娘俩跑啦!”

    这话还没说完,季和风去而复返了。

    今天出门游玩他们穿的是情侣装,在郁甜看来,上辈子在施家宴会上被她设套穿的那身根本就不叫情侣装。

    这次她买的是浅蓝色牛仔裤和黑色卫衣,卫衣上面还有一模一样的烫金图案,简单又有点酷。把她平时精英范儿的季哥哥打扮的像个明星。

    现在那个偶像明星终于出现在了她的视野里,高大帅气的样子吸引了不少路人的目光,当然吸引目光的不只是长相,还有他手里那几乎把人的上半身给盖住的大束玫瑰花。

    郁甜捏着兔子,看见那一大束玫瑰还没反应过来的样子。眼看这个人越走越近,她忽然转头:“小棉袄啊,幸好你爸有良心,原来他不是抛下咱们娘俩远走高飞了,是妈妈错怪他了。”

    季和风已经走近了,问她:“说什么呢?”

    郁甜特别正经的拍马屁:“我刚才夸小棉袄他亲爸有良心。”

    季和风才不信呢,这小丫头一定是看他总不回来所以偷偷说他坏话了。

    他也不戳穿,将那束鲜艳欲滴的玫瑰花朝她递了递:“喜欢这个吗?”

    郁甜点头点头点头:“喜欢,你送的就喜欢。”

    季和风就知道郁甜嘴甜又招人喜欢,浅笑着把花送进了她的怀里。

    “情人节快乐。”

    郁甜抱着大那一大束玫瑰花笑眯了眼:“快乐啊,特别快乐。”

    她凑过去,在她季哥哥的脸上亲了一下,然后还不忘给自己争取福利,疯狂暗示。

    不,是明示。

    “要是能吃一块巧克力就更快乐了。”

    “人不能太快乐,容易乐极生悲。”

    “……”

    咬死你:)。

    “吃饭吧,一会儿想去哪?”

    郁甜有点儿不太乐意,撅着嘴拿起地图,随口咬过他递到嘴边的草莓,然后鼓着腮帮子,手指顺着那路线滑动。

    也没什么特别的。

    就是吹得好,结果跑了大老远就吃了个饭,还是家里自带的。

    “要是爬山应该很有意思,但是我现在实力不允许。”

    郁甜点开手机,递给季和风:“去这个广场看看,晚上好像有灯光秀表演,节日活动。”

    “好。”

    有点儿计算失误了,早知道她应该找个有水的公园喂鱼,然后再看看水幕表演。

    这话还没说,她就收到了段启迈的视频邀请。

    刚一接通,段启迈那张大脸就糊住了整个手机。

    “姐你们也来这个公园了吗,跟谁呀,跟我姐夫吗?”

    季和风忽然觉得段家的小子前途无量。

    “你们怎么知道啊?”

    段启迈还没回答,董珍珍就凑过来抢了手机。

    “刚才我同学去山下买饮料,然后就说看见个特别帅的帅哥捧着一大束玫瑰花朝林子那边走。

    她还拍了张照片给我们看,是个背影,没露脸,但是阿邈一眼就认出来了。

    “姐你们在哪儿啊,我们一会儿就下山了,去找你玩儿啊。”

    郁甜特别不客气的批评他:“你有没有眼力见,不知道我们在过二人世界吗?”

    “这倒也是。”

    结果就是这么有缘分,一波人从山上下来没有刻意去找,却又好死不死的碰见了。

    董珍珍大喊甜姐,此时郁甜正咬着一块肉松小饼干。听见熟悉的声音,回头,董珍珍已经朝小棉袄跑过来了。

    “这是你养的兔子吗,好可爱啊!”

    后面还有三男一女,都是熟悉的面孔,段启迈举双手以示清白:“我可没要故意破坏你们的二人世界,真是巧合。”

    季和邈上去就抄起了一瓶没打开过的水灌了两口。

    “渴死了,他们为了赶路早饭都没怎么吃。”

    郁甜指指垫子上的东西:“别客气,来吧。”

    杜良有点儿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但看那两个牲口已经不客气的开吃了,眼看着没剩下多少马上就精光,他也急了。

    季和邈左右看看,这才想起他好像还有个哥。

    “我哥呢?”

    郁甜说:“他去给秘书打电话了,一会儿就回来,这地方信号不好。”

    几个人围着郁甜坐起来,然后郁甜问他们:“山上好玩儿吗?”

    董珍珍说:“爬山嘛,不也就那样,不去的时候天天都盼着,爬到一半就想打退堂鼓,累得要死,腰酸腿也酸,还没空吃东西。”

    尤其是这几个牲口体力太好,也不懂什么叫绅士风度怜香惜玉,就把她们两个女孩子落在后面。

    听了董珍珍的吐槽,段启迈马上就不乐意了:“你有没有良心啊,你那包还是我背的呢,可沉了!”

    段启迈就反驳了这么一句,然后转头就开始对郁甜八卦:“姐啊,你们俩是谁追谁呀,这季大哥回国也没几天,怎么你连玫瑰花都抱上了。”

    说真的,当季和邈跟他说他哥喜欢郁甜的时候他还吓了一大跳,但看郁甜受伤住进季家以及朋友圈发的那只手,他也多少能琢磨出点味道来了。

    他就更好奇了,因为那传说中的三角恋关系不应该有施家人吗?他还有点儿不乐意呢!

    那季和风外边都传着喜欢自己青梅竹马呢,要是他姐是单方面的暗恋,他可不会就轻易让人这么得手。

    郁甜还没说话,背后一个男声就回答了他的问题。

    “我追她。”

    段启迈回头,大家听见这声音也都下意识转过头,季和风出现在他们身后,众人只觉两个人身上一模一样的装束亮瞎了他们的狗眼。

    段启迈一听这来劲了,见季和风和郁甜都不排斥这个话题,立刻就打开了八卦的小马达。

    要听八卦就得把人哄高兴,要想把人哄高兴就得继续叫姐夫,为了能够听到最真实最新鲜的八卦,段启迈跟郁甜一样夸人不要钱。

    “姐夫啊,我听外面那些人可不是这么说的,你可不能给我姐委屈受,你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她的?”

    季和风在郁甜旁边坐下。

    “很久以前就开始喜欢了,外边传的都是假的,我只喜欢过她一个人。”

    “咳咳咳……”郁甜被肉松蛋糕噎到了,开始疯狂咳嗽,季和风一边淡定的给她递水一边说,“我人在国外,别人怎传也管不了,现在回来了,他们亲眼看见,就不会再乱说了。”

    段启迈一想也是,好像施家人连生日宴都没被邀请呢,于是他信了。

    “这好说,要真是这样,以后应该也不会有人乱说了。”

    一群人蹭了点儿东西就特别有自知之明的离开了,不打算在这里做电灯泡。

    两个人租了个观光车围着公园逛了一圈儿,来到了一出无人的山脚,再往前都是草地,车子没法儿过去了。

    “返程?”

    季和风问。

    郁甜不满的开始翻旧账:“你没怎么追过我吧。”

    季和风就知道她要记仇,也知道她想干嘛,淡定的应对如流:“没有巧克力。”

    郁甜:“……”

    其实倒也不是喜欢到没有就不行,但是想吃的时候吃不到就好气:)。

    郁甜不高兴了:“你以后都得听我的。”

    季和风特别配合:“都听你的。”

    说着,还交出了自己的手机。

    郁甜眨了眨眼睛,没有要打开的意思:“组织在这方面还是对你有相当高的信任的。”

    季和风自己打开手机支付系统,牵过她的手,在上面录了她的指纹。

    “上交财政大权。”

    郁甜眼睛一亮,但她成心找事儿。

    “我不要钱,你得自己给我买。”

    “你想要什么?”

    “巧克力。”

    世界线再次收束。

    季和风:“……”

    两个人离开公园驱车前往热闹的广场,这里正在乘着情人节的热潮举办美食盛典,两个人手牵着手钻进人流。

    郁甜拿着季和风的手机,看见什么就直接扫码付钱,她用季和风的卡比用自己的还溜。

    溜达到了广场许愿池旁边,郁甜终于折腾累了。

    她坐在那里说:“季哥哥,咱们在这儿等表演吧。”

    季和风问她:“渴不渴?”

    “有点。”

    “喝奶茶?”

    “不,有点腻,喝水就好了。”

    于是季和风去买水了,郁甜坐在这里托腮看孩子们玩滑板。

    当一个小孩儿踩着他失控的滑板朝她扑过来的时候,郁甜就知道,自己最近的水逆真的不是错觉。

    这种情况下,她其实是能躲开的,但是躲开之后,那孩子说不定会磕在池子边,头破血流。

    所以郁甜认命的被撞进了许愿池里,幸好这里的水不深。

    “对不起对不起!”孩子的妈妈马上冲了过来,都没管趴在地上的儿子,赶紧去水里拉她。

    “没事,你快看看他有没有受伤。”

    那妈妈马上又去拉自己的儿子,然后拉着人又是一通道歉,那孩子也很有礼貌,知道自己闯祸了,低着头小声道了歉。

    季和风回来的时候,郁甜只能眼巴巴的看着他:“不用喝水了,浑身都是水。”

    “……”

    衣服不能穿了,但幸好隔壁就是商场。

    郁甜乖乖呆在车里,用车子里的备用毛巾擦了身体,等季和风拎着袋子回来的时候,她可怜巴巴的说:“想洗澡。”

    那池子里得水可不干净。

    “先换上这个。”

    这里离家太远,季和风担心她感冒,就近找了个酒店,这种日子还能订到现成的房间,纯是因为这酒店价格有点儿离谱。

    郁甜洗了个澡,出来的时候没穿季和风给她买的上衣。

    因为她嫌弃:“那个颜色跟裤子不搭。”

    于是她坏心眼儿的从季和风的车子里拿了人家的备用衬衫。

    房间的吹风机出了点小问题,季和风刚找人送来了新的,看见人从浴室走出来,手中动作一顿。

    郁甜在他身前转了一圈:“男友风白衬衫。”

    衬衫的码数太大,松松垮垮的挂在她身上,季和风失手把装吹风机的硬纸盒捏瘪了。

    “过来。”

    郁甜跑过去坐在了他的大腿上,开始让帅哥给她吹头发。

    “啊……季哥哥,咱们今晚不回去了?”

    “有点晚了。”

    “可我给你买的礼物还在家里呢。”

    季和风安慰她:“没事,已经收到了。”

    “嗯?”郁甜一脸疑惑,“我没给你啊,在哪呢?”

    男人关了吹风机,仔细用梳子理了理她的头发,然后就这这个姿势把人给抱了起来。

    “不就在这吗,现在就拆。”

    “QWQ。”

    ……

    #对象学车比我快怎么办,在线等,急!
【全网热门完本耽美小说 www.danmei.la 手机版阅读网址 wap.danmei.la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