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豪门女配想下班[穿书] > 第57章 到底是谁暗恋谁?……

第57章 到底是谁暗恋谁?……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今天的季家本应非常和谐——如果没有这个意外的话。

    始终都没有收到请柬的施可岚此时正站在季家的大门口。

    现在宴会已经开始, 宾客皆已入场,只有她一个人站在那里,身后还站着一直纠缠不休的丁思铭。

    施可岚重生回来可不是只有季和风这一件事情。

    除了季和风, 还有她父亲的病、母亲在大伯一家那里受到冷遇的事情需要处理。还有很早以前就开始的、施伟斌那一家子在公司里做的弯弯绕绕。

    她先前一直在外面和丁思铭经营那个刚刚起步的小公司, 由于父亲不同意两个的事情, 就怄气一直没有回家, 这也是施伟斌一家能够成功使绊子的根源之一,但是现在不一样了。

    她站在一个上帝视角看着曾经发生过的一切, 半点犹豫都没有的处理了丁思铭,回到了施家,对施伟斌一家人发起了强势的攻击。

    一阵忙碌之后, 她才恍然惊觉已经到了季和风的生日,可是她还是没有收到曾被季家人亲手送来的请柬。

    施可岚再也坐不住了,她想找季和风谈一谈。她以为重来一次, 所有曾经失去的东西都会重新回到自己的手里, 但是却还是算有遗漏。

    她不甘心。

    这次她没有像前几天那样大吵大闹, 毕竟这里也来了不少外人,她怎么也算是大小姐,闹成那样确实谁都没脸。

    可尽管是这样,她光是僵硬的站在那里,也不怎么好看就是了。

    潘连珍听到施可岚找上门,谁也没通知就独自出战了,还特别不客气。

    施可岚上辈子到死左不过是个没有完全成长起来的大小姐, 哪有潘连珍这种在社交圈中混了几十年的贵妇会说会做。

    “小岚的心意我替小风收下了, 毕竟老施还病着,听说你又进了公司,应该有不少事情要忙吧, 我在这里就不多留你了,今天家里客人比较多。”

    潘连珍话说到这个份上,她再不走,那就真的是厚脸皮了。

    可她怎么甘心呢?liJia

    咬了咬牙,她顶着潘连珍的目光,还是坚持说道:“和风在哪里?让我见他一面。”

    潘连珍有些讶异的看了一眼这个女人:“甜甜的腿受伤了,他正照顾着呢,应该没空。”

    “你们不是有联系方式吗,有什么事的话私下发消息就好了,如果是要紧事,他一定会回复的。”

    施可岚还是不太能接受这样的局面,倒是追着她过来的丁思铭看不下去了,他放软了语气,想要去解救站在那里似乎随时都会倒下去的女朋友。

    他也是刚知道施可岚的真实身份的,这让本就不太想分手的他更加坚定了自己内心的想法。

    他从来都没想到是自己的女朋友会是宁城施家的那个千金,如果早知道她的身份,他还费什么功夫到处拉投资呢?女友家的资源不就是天上掉下来的外挂吗。

    “我不相信,您一直都不同意我们的事情,所以这些话我都不会相信,请您让和风亲自过来说给我听。如果他拒绝我,不想再见到我,那么以后我都不会出现在他面前了。”

    情急之下,施可岚的老毛病又犯了,还是那样的倔。

    潘连珍见她如此不识好歹,也生出了些恼意。

    她看了一眼旁边那小子,强忍住了怒火。

    说什么喜欢她儿子,这不是还有个男人深情款款的在她旁边站着吗?

    “那我就说得再直白一些吧,咱们两家从前住的近,关系也好,我确实非常喜欢你。小风那个孩子从小就重感情,我相信你一定不会看不出来他对你的心思,可若你真对他没有意思,不拒绝也就罢了,当着他的面一直与别的男孩子交往是怎么回事?

    你应该猜得到吧,他当初选择出国,一半就是为了逃避你。”

    施可岚抿了抿唇。

    确实,在那之前,季和风从没有过出国的想法的。

    这个消息出来的时候,她刚跟对方分享过自己的初恋。那是一个长相非常干净的男孩儿,是她那时候的同班同学。

    季和风比她年龄大,是学长,她也一直都将对方当成是自己的哥哥……啊,不,自己就没有必要骗自己了。

    她那时确实隐约察觉到了一些对方的心意,但是那又怎样呢?她并不擅长处理这样的感情,只能逃避。

    她只能装作不知道,等待他自己退出。

    现在他真的退出了,退得远远的,退到了国外。

    仔细想来,这都是当初自己一手促成的。

    当初为什么这么傻呢?

    施可岚独自一人站在冰凉如水的夜中,直到被一双大手握住了手腕。

    “小岚,咱们还是走吧,不要跟我赌气,咱们还有误会没有说明白。”

    施可岚回头,厌恶的甩开了丁思铭的手:“我的事跟你没有关系,别再跟着我了。”

    说罢,她大步走远,只留丁思铭一个人,眼神逐渐由明亮变得有些昏暗。

    郁甜不知道大门口发生了什么事,此时她还拄着拐,眼看着季和邈狼狈的从地上爬起来,还不忘记再次拍照。

    “小心点儿呀,不要被碎碴子给扎到了。”

    季和邈红着脸,不,应该说从脸红到了脚底板。

    他从地上爬起来,身上都是红酒,也亏了那件红色皮衣,后背没有被扎出口子,但这也够惊险的了。

    此时地板上全都是红色的液体和玻璃碴子。

    “赶紧叫人清理一下,不过你为什么穿成这样在这里啊。”郁甜倚在门上斜睨着他,口气相当悠闲。

    季和邈:“……”

    季和邈还是没说话。

    难道要他说是想因此引起郁甜的注意吗?听上去就幼稚死了好吗。

    他臭着脸爬起来,然后给管家打了个电话,这才噔噔噔跑上楼梯,跑过郁甜就要冲出去。

    “喂!等等我啊!”

    郁甜伸手,季和邈回头。

    她指了指自己的脚:“我可是跟着你过来的,你不会想把我扔在这里自己离开吧,这也太狡猾了!”

    季和邈这才又不情不愿的走回来扶着她。

    郁甜指了指他已经湿透的衣服:“这怎么办啊,换套衣服吧,今天你要被介绍给大家吧,穿成这样可不行。”

    季和邈说:“那我也先把你送回去。”

    郁甜笑眯眯的在他头上拍了一把,这要是换成别人,季和邈准炸毛。他是不会让别人碰他头的,就算是他哥也不行。

    但是如果是郁甜的话,他就一点儿都不生气,甚至心里还隐隐高兴,觉得自己此时已经赢过了段启迈。

    “那你先去跟我去那边一趟,不远,一会儿就好。”

    坐在一楼的沙发上,一会儿找不到人的季和风就给她打来了电话。

    “季哥哥啊,我现在在阿邈这里,等他换完衣服我们一起过去。”

    说完,郁甜还悠悠叹气:“我那双高跟鞋还是特地买的呢。”

    她不甘心的扬了扬自己的小腿,看了一眼脚上的小白鞋,为了搭配这双小白鞋,她都没穿原来准备好的那条裙子呢,这条裙子比那条素净了一些,不是她那种花里胡哨的风格。

    一会儿她得找个角落乖乖猫好了,不能让别人看见她的腿,否则是人都要过来礼貌性的问候一下,想想已经开始窒息了。

    那边的季和风问她:“我去接你吧。”

    “……”

    我就在你家啊,就几步远,也不必吧……

    “不用啊,你忙吧,我一会儿就过去了……啊,对了——”

    她想问施可岚有没有来,但转眼一想这样,这样好像容易暴露。

    季和风那么敏感,如果被他发现什么不对劲儿就不太好了。

    “怎么了?”见郁甜话说一半,季和风出声询问。

    郁甜急转弯:“你有没有给小棉袄喂水?”

    “已经弄好了,不用担心。”

    “好的。”

    郁甜笑眯眯的挂了电话,季和邈也已经换上了一身干净的西装走下了楼梯。

    郁甜转头就夸:“阿邈可真帅呀。”

    季和邈被她不要钱的夸赞弄得有点儿不好意思,干脆转移话题:“你真的行吗,要不直接去休息算了。”

    “你瞧不起谁呀。”郁甜不高兴了。

    季和邈拿她没辙。

    结果就真的如郁甜所料,一进门就有人问她的腿,郁甜囧了一下,然后挑了个角落让季和邈把她放在那里。

    坐下之后她就不客气了,开始指挥季二少爷给她拿自己先前看中的餐点。

    她手里捏着一个菜单,似乎是找潘连珍要过来的,然后拿着一支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笔,开始在菜单上面打勾。

    打过勾的就要让季和邈给她拿过来,把自助性质的宴会玩成了私人餐厅。

    季和邈都被她气乐了:“你拿我当服务生呢?”

    郁甜说:“是呀,干得好我就给你小费,买糖吃。大白兔奶糖特别好吃,你以前在国外应该没尝过吧?真是个小可怜!”

    季和邈:“……”

    幸好他已经习惯了郁甜这副不干人事的模样,只能捏着鼻子拿起菜单认命的去给她找东西,郁甜要的太多了,这里又很大,季和邈来来回回跑了好几趟都没找全郁甜想吃的东西。

    一看见郁甜和季和邈走进来,正在跟人谈事情的季和风就礼貌的终止了谈话,走向郁甜的角落。

    身为此次生日宴的主角,季和风可以说是全场的焦点。

    加上他这副青年才俊的模样,不只是那些生意人,那些适龄的姑娘们也全都盯着他。

    现在,他们就看见那个刚归国的英俊男人走向角落,一个女孩子笑眯眯的坐在软沙发上捏着手机,面前摆着不少吃的,似乎是在跟谁聊天,心情很不错的模样。

    “脚还疼吗?”季和风坐到了郁甜的旁边。

    郁甜转头,甜甜的说:“已经不疼了。”

    季和风的眼中也染了点儿笑意:“在跟谁聊天呢?”

    郁甜坏笑:“那个乐队的主唱。”

    季和风:“……”

    季和风问她:“你上次不是说他很花心吗?”

    郁甜眨眨眼:“可这跟我有什么关系?”

    季和风:“……”

    “不要跟那种人来往。”

    郁甜一副没听明白的样子:“只是交个朋友而已,应该没有关系吧,他唱歌真的挺好听的,还邀请我去看他们的演唱会呢。”

    季和风:“……”

    郁甜稍微凑近了他,轻轻问:“那我应该跟哪种人来往?”

    季和风还没回答这个问题,生气二少爷就回来了,手里端着一盘脆炸鳗鱼,搭配鱼子酱,还有一盘水果,水果有樱桃、蓝莓,还有草莓。挺足的分量,郁甜满意的拿起一颗樱桃。

    季和邈转身就走,郁甜提醒他:“别忘了主食啊。”

    “知道了!!”

    一个绿梗下两颗可可爱爱的樱桃,郁甜咬下一颗,红红的果肉和她粉红色的可爱唇瓣碰在一起,女孩白净的脸被甜美的果肉惊喜到了,那双眼睛都带了点儿别样的惊喜碎光。

    她看向季和风,将另一颗樱桃递给他:“季哥哥你也尝尝,特别甜。”

    季和风都没伸手接,直接就着人的手将那颗樱桃给吃进了嘴里,好看的薄唇与她的指尖一触即分,柔软的触感让郁甜有一瞬间的走神。

    嗯,确实甜。

    季和风咬着樱桃,但是眼睛却在看她的指尖。

    郁甜沉默的收回了手,坐得离人远了一些。

    季和风:“……”

    妈的这可跟计划的不一样,已经决定好要让他来追自己一遍的,这么快沦陷可不行!!

    但是这该死的美色真是让人上瘾QWQ。

    季和风可不知道她脑袋里的这些弯弯绕绕,在他看来郁甜这个动作就是在拒绝他。一下子刚才被心爱之人喂食的那点儿喜悦也消了下去。

    季和风开始反思。

    他是不是太心急了,所以刚才的举动有些唐突?

    于是他问道:“还想吃什么,我去给你拿?”

    郁甜听见这话又摆手:“不用,阿邈已经给我拿来了。”

    说完,又指了一下端着两个盘子重新走回来的季和邈。

    季和风闻言也转,头顺着她的目光朝自己弟弟看去,季和邈不知道季和风为什么瞪他,他手里还捏着那个菜单子问:“你有完没完啊,这么多东西你自己也吃不完吧。”

    郁甜不满意:“谁说我吃不完啊,你快一点儿,还有呢还有呢!给我拿一杯酒啊,光吃东西想噎死我吗?”

    季和邈捏着菜单子想打人,还不等他反抗,季和风就突然站了起来,然后拉着他的胳膊要把人给拖走。

    “你干什么?”季和邈莫名其妙。

    季和风一边拖人一边说:“你不会忘了今天要做什么吧?”

    他当然知道!

    但就是因为不太习惯这种场面,所以才被郁甜这么使唤着忙来忙去。

    今天季和风要正式把他介绍给所有宁城的人,这事是在上辈子没有过的。上辈子他人喝的烂醉如泥,在酒窖里睡了整整一夜,就算季和风想也没有这样的机会。

    这辈子就不一样了,可他一点不想!

    他可太知道他哥在打什么主意了!

    上辈子他就把公司丢给了自己,成天缠着郁甜不干人事儿,留他自己一个高中生在公司当牛做马,跟高秘书大眼对小眼,拼了命的肝。

    他休想!

    反正现在他也不会再出事了,不管是季和风还是他自己都不会再让季和风陷入那样的局面。

    所以就让季和风老老实实的待在公司做那个季家总裁吧,他季和邈只想做一个潇潇洒洒的二世祖。

    “我不去!”季和邈果断表达自己的意愿。

    但季和风不会给他这样的机会,而且也一早就都做好了准备。于是众目睽睽之下。一众宾客们就看着一向温润谦和的季家大公子季和风拎着一个与他长得有七分相像的少年,少年脸上带着点怒气,有些桀骜的瞪着人,似乎想反抗,但是却技不如人,就只能被他这么半拉半扯的扯到前面。

    眼见着大家的目光都朝他看过来,他只能不情不愿的顺从,然后由着季和风对大家介绍自己。

    季和邈硬着头皮承受着人们的打量和掌声,然后就如他所料的那样,主角就成了他。

    而他的无良大哥则朝着那个角落溜之大吉。

    季和邈咬着牙,在心中给季和风记了一笔。

    季和风以为自己已经够快了,但是居然有人比他还快。

    郭娜兴冲冲的冲到郁甜的面前,拦住了她正吃着东西的手。然后将她的胳膊指向一个方向:“甜甜你看你看!那个哥哥帅不帅帅不帅!!”

    郁甜顺着她示意的方向看去,是个长发美人。

    美人好像有一米八那么高,一头黑长直被梳了一个半高不高的马尾,身上的西装款式有点骚,脸上一副装饰用的框镜,垂下精致的钻石链子。

    郁甜幽幽转头:“这是谁?”

    郭娜说:“我也不知道啊,但既然是来这里,那应该是季家的朋友吧……你说我上去搭讪怎么样?”

    郁甜非常认真的问她:“你忘了当年大明湖畔的主唱了吗?”

    郭娜一脸理所当然:“但是他不一样啊,主唱是那种比较狂野的类型,他是那种花美男啊。”

    郁甜提醒她:“你的小泉也是花美男。”

    郭娜又撇嘴:“是不一样的花美男啊。”

    郁甜干脆直接鼓励她:“那你去吧。”

    郭娜凑在她耳边小声的说:“不过看了这么多帅哥,我就只对季哥表白过,因为他不一样。”

    “哪里不一样?”

    郭娜想了想,她也说不上来,但就是不一样。

    “可能是赢在了气质吧……”

    她这么总结道。

    “不过季哥好像喜欢你,那我就只能忍痛割爱了。”

    说着她还像模像样的捂着自己的心口,一副非常痛彻心扉的模样。

    “季哥可是我收集到的最顶级的3S啊!你可一定要好好对他,不要对不起人家!也不能抛弃他!否则我可是会把他抢回来的!”

    郁甜:“……”

    你这剧本是不是有点过于杂糅了??

    不知是不是郭娜的目光过于狂热,那个长发男人居然回头朝她们的方向看了过来。

    郭娜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就想朝郁甜这里躲,结果手一哆嗦,把端着的酒全都倒在了郁甜的裙子上。

    “哎呀哎呀对不起!!我刚才紧张了,去换件衣服吧。”

    郭娜赶紧站起来,把空酒杯放在桌子上,想把人拉起来。

    这个时候季和风也走到了她们面前,郭娜看了看季和风,又看了看郁甜,坏笑着站了起来。

    “季哥,我把甜甜的裙子弄湿了,你去带她换一件吧!”

    郁甜捂着脸坐在那里,只觉得这剧情异常的熟悉。

    只不过她由主动变成了被动,她身上这可怜的裙子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总要湿一次。

    郭娜说溜就溜,只留下了季和风站在那里。

    他伸手:“我带你去换衣服。”

    郁甜把手递过去,站了起来,季和风却突然停下了脚步。

    “季哥哥,怎么了?”

    郁甜顺着他的视线低下头。

    啊,自己的鞋带儿松了。

    她正要重新坐回沙发给自己系鞋带,就见面前的男人忽然蹲下身,伸出那双漂亮的手,捻起了雪白的鞋带。

    那一瞬间,郁甜的腿有点软。

    惊讶的不只是郁甜,不少人都看见了这一幕。

    在座各位没有一个不是人精,这季和风是板上钉钉的季家家主,掌舵季氏公司已经好几年了。

    看季和邈这模样,两人的两兄弟关系应该还不错——至少现在是这样。

    这也就代表,即便又多了一个孩子,家主的位置还是不会变。

    现在,那个看着像是高岭之花一样冷漠疏离的铁腕家主,居然会主动弯下身给一个女孩子系鞋带……那么这个女孩子……

    这两个人不会早就开始交往了吧!!

    以前总听说郁家千金喜欢季和风,可没听说季和风表示过什么呀。

    看来他们的消息还是不够灵通啊。

    郁甜任由男人帮她系好了鞋带儿,这才跟人离开。

    潘连珍旁边的一个小姐好奇的看着这一幕,凑近了问道:“潘姨,郁甜是季哥的女朋友吗?之前从没听说过呢。”

    她跟郁甜不算熟,只在饭局上见过两面,说过两句话。倒是一直都有听说她暗恋季和风,现在她怎么觉得这谁暗恋谁不好说呀。

    潘连珍笑眯眯的,虽然也有些惊讶,但如果是孩子之间两厢情愿的交往,她也乐得看到。

    “年轻人嘛,感情还不是说来就来。”

    季和风扶着郁甜回到了她住的地方,按照郁甜的指示将人带回卧室,然后郁甜就坐在床上一脸理所当然地指挥男人打开衣柜,从里面拿出了一件裙子。

    季和风裙子拿来递给她就退出了房间,郁甜换好衣服之后自己从卧室里出来了。

    出来的时候手里还拿着一个小盒子。

    季和风建议她:“不如就在这里休息吧,还下去吗?”

    郁甜想了想,施可岚好像真的不来了,好像也没听她过来闹。

    临界值也没出现。

    她就这么死心了吗?好像不太应该呀,要不她查一查?

    她想着,将手里的小盒子递给了季和风:“季哥哥,这是给你的生日礼物。”

    季和风接过小盒子,眼底滑过一丝笑意:“可以现在就打开吗?”

    “可以啊!”郁甜笑眯眯的,坐在他对面,双手托腮,就这么看着他。

    季和风打开了那个精致的小盒子,里面是巴掌大那么一块小蛋糕,小蛋糕上还写了很小的字母,是季和风的名字缩写。

    郁甜说:“昨天晚上加急做的,就是那种很普通很普通的小蛋糕,蛋糕换成了慕斯,奶油换成了芋泥,全都不太甜哦。”

    淡紫色的小蛋糕上面只是简简单单的放了两颗樱桃,但是季和风却觉得并不像郁甜说的,只是那种普通的小蛋糕。

    他觉得这个东西可以放在一个陈列柜里,抽干空气在房间里摆上那么几年或者是几十年。

    但是他这个想法注定不能付诸实践了,因为小盒子里面带好了小叉子,郁甜从里面掏出了叉子朝他递了过去。

    “尝尝吧,就这么几小口,本来想等到宴会结束才给你的。”

    季和风尝了一口,蛋糕绵密的口感包裹着醇香的味道慢慢化进喉管,加上中间一层口感清新的草莓酱,一看就是用了心思的。

    “谢谢甜甜。”

    “不客气!”

    季和风心思一转,不知怎么,就想起了上一世郁甜指使他去买冰激凌那件事。

    她曾经问他,是不是不喜欢吃甜的。

    是因为这个,才把奶油换成芋泥的吗?

    联想起郁甜与上一世不相同又相同的种种,再想想自己同样重生的蠢弟弟。

    季和风唇角的笑意都加深了几分。

    他的小兔子真有意思呢。

    既然她想这么来,那还能怎么办呢,就顺着她吧。

    在这种诡异的心照不宣之下,两个人竟然同时摁下了心中的那点儿猜忌,然后开始像往常一样相处。

    季和风吃了蛋糕就回去了,他还需要招待客人。

    郁甜则被他留在了这里,今天外面天气不太好,现在已经有了乌云,看不见一点星星。

    郁甜简单又艰难的洗了个澡,卸了妆,然后百无聊赖的趴在床上开始追剧。没过一会儿,曲蓉蓉给她带来了捉奸的后续。

    曲蓉蓉:你知道吗,我爸发了好大一通脾气。

    曲蓉蓉:我觉得我小妈这次完蛋了。

    曲蓉蓉:他们终于要离婚了,这值得我开一瓶香槟庆祝。

    曲蓉蓉:我还看见那女人的手机了,不是我拿的,是我爸拿的。

    郁甜:哦豁,还在手机里看见了出轨的证据吗?

    曲蓉蓉:是看见了……

    曲蓉蓉:你都不知道她跟那个小白脸的聊天内容有多火爆。

    曲蓉蓉:今天就让你看看什么叫油头猪刚鬣。

    说着她就发来了一个录屏,郁甜没有马上点开,但是能看见这全是语音消息,而且都是大段大段的。

    曲蓉蓉:那些辣眼睛的自拍我就不给你发了,我怕你看完晚上做噩梦。

    说完,又给郁甜分享了一个视频文件。

    曲蓉蓉:听完看看帅哥洗洗眼,我可真是天底下最大的好心人。

    郁甜接收了文件,刚要点开,段茹就给她打来了电话。

    段茹那边依然有很多事情要忙,所以季家的宴会就由郁甜替她出席了,此时她人已经在国外了。

    她是来打电话问身体情况的,郁甜问什么都乖乖回答,并表示季家人把自己照顾得很好,段茹这才放心。

    郁甜又说:“妈你也要照顾好自己的身体,今天晚上都吃什么了,怎么没给我发照片啊?”

    段茹就笑:“你还想监视我呀?”

    “那怎么能叫监视呢,我是在监督你好好吃饭呀!你中午表现的不错,奖励一个小红花!”

    段茹又被她给逗笑了,母女两个人说了几句贴心话,两人就挂了电话。

    郁甜又返回了和曲蓉蓉的聊天界面,想先点开那段福利视频。

    曲蓉蓉出品那必定不是凡品,看模样是一个混剪,外站来的,国内网站没法儿过审那种。

    她还没有点开,又有人给她发来了消息,这次是段启迈的语音通话。

    “姐啊,我终于忙完了,你的腿好点没有啊?”

    “好多了,你现在已经下班了吗?”

    “是啊,”段启迈说,“你现在搬去季家了是吧,你出来吧,我就在门口。”

    郁甜有点惊讶:“你怎么过来了?”

    段启迈说:“我是特地来看你的啊,还给你拿了心远哥店里的核桃蛋糕呢。但是你别担心,我是说我要吃,没跟他提你的名字。”

    段启迈这小子也机灵,在知道郁甜可能对季和风更有意思之后,就不乱点鸳鸯谱了。

    郁甜觉得这小子挺上道,她还真挺喜欢吃那个核桃蛋糕的,于是说:“你自己进来吧,我在门口等你,我腿脚不方便。”

    段启迈赶紧说:“这倒是,那你等我一会儿,我马上就进去。”

    段启迈不只是过来给她送蛋糕的,他神秘兮兮地坐在郁甜对面,半天欲言又止的。

    郁甜咬着蛋糕看出来他不对劲儿了,于是撇着嘴说:“别这么吭吭哧哧的,有什么事儿就直接说吧。”

    段启迈挠了挠头,又看了一眼郁甜,他说:“姐啊,你说郁万荣先找了小三婚外出轨,段阿姨受了这么多年的委屈,如果她想谈恋爱你阻止吗?”

    郁甜眼睛眨了眨,有点儿明白他的意思,但是好像又没完全明白。

    “你这话怎么说的?”

    段启迈犹豫着说:“是这样的,我今天跟我爸去见了一个人,那是我爸年轻时候的大学同学,这个同学以前好像对段姑姑有点意思,但是那时候段姑姑已经跟你父亲交往了……所以段姑姑好像一直都不知道这件事,今天见了那个叔叔,我爸还跟他提起了这事儿。

    那个叔叔这么多年一直单着,今天还打听了段姑姑的事情,以前我爸都没说,因为他本身跟你们的关系也很僵,今天跟那叔叔提了一起吃饭的事情,就……”

    郁甜的表情有点怪:“不会吧,你不会是想说那个叔叔这么多年都是因为我妈才没结婚的吧?”

    段启迈摆了摆手:“好像没有啊,他之前结过婚了,但是不到一年就离了,段姨不是出国了吗,是那个叔叔的大本营呢。他知道段姨不在这里的消息连旅游计划都取消了,马上就订机票回家了。”

    郁甜:“……”

    郁甜又咬了一口蛋糕:“我妈现在可不是那么好相遇的,她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女强人,所以如果对那个男人也有意思的话……自己应该会妥善处理吧。”

    她不会干涉她妈的感情生活,只要她愿意,不管是第二春还是潇洒单身到底,那都是她自己的选择。

    段启迈松了一口气,看他爸那意思好像还想给牵桥搭线呢,段启迈当时就觉得不合适,这刚认回妹妹多久啊,就掺和这种事情,不怕人家生气吗?他甜姐这才刚被亲爸伤了心,怎么可能那么快接受这种事情?

    他爸就觉得他多心了,这八字都没一撇呢,说这些实在太早。

    当哥哥的就是爱操心,自己妹妹刚从一段失败的感情中走出来,他就像是向她证明她很优秀一样,就算不马上就开始新的感情,也要告诉她,她本来就很优秀。

    但是段启迈觉得他段姑姑那么干脆一个人,不需要靠有人追来证明自己的优秀,他怕这话说出来他爹那个老古板揍他,所以他就来打小报告了。

    但是——

    “你放心吧,那个叔叔人特别好,而且私生活也干净,离了婚之后连个女朋友都没交过,如果他们俩的事儿真能成……嘿,倒也不是坏事。”

    郁甜跟段启迈坐了一会儿,段启迈怕她觉得无聊,陪她打了一会儿游戏。

    眼见着天气好像越来越差,还隐隐出现了雷声,郁甜就把人给赶回了家。

    看看时间,生日宴也已经差不多要结束了,又剩下郁甜自己一个人。她美滋滋的扑回了自己柔软的大床上,此时的她已经换上了一身白色的丝绸长裙睡衣,睡衣的设计挺甜美,吊带上还有白色的蝴蝶结,衬得那圆润的肩头愈发的白嫩可爱。

    郁甜穿着柔软的睡衣在床上打了个滚,然后无意中碰到了自己受伤的脚,立马扭曲了一张脸,不敢再折腾了,乖乖的伸爪子摸了自己的平板打算继续看她的电视剧。

    但是刚刚点开,她就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一般。

    啊,蓉蓉给她发的瓜还有那个小福利视频还没看呢。

    手机现在正在床头充电,腿又疼,郁甜看了看自己的脚踝,又看了看距离自己有点远的床头,咬牙爬了过去。

    捏着手机,刚点开那个录屏,她的房门就敲响了。

    郁甜觉得可能是季和风来了,就直接随口说了“进”,

    她根本就没反应过来这录屏的内容是什么。

    季和风一推开门就听见一个声音还算不错的男人正给郁甜发语音,内容……

    “姐姐今天晚上过来喝酒吗,不来的话罚你下次穿那件白色的套装哦。”

    “宝贝的老公又在忙了吗,羡慕事业有成的人能把你娶回家,不像我,只能把你淦哭然后……”

    季和风:“……”

    郁甜:“……”

    郁甜飞快关掉了那个录屏,把手机藏到了背后。

    季和风却有些危险的眯起了双眼,一步一步朝她的方向走:“甜甜,那是什么。”

    郁甜眼巴巴的抬头看他,试图蒙混过关:“没什么啊,就蓉蓉发给我的东西……”

    藏完之后她才惊觉……啊,自己为什么要心虚??这又不是跟自己说的!!

    就是这太油了……

    不等她想更多,季和风已经走到了她的面前,双手撑着床,从她身后拿过了手机。手指无意中碰到她丝滑的绸裙,季和风这才发现,自己已经距离郁甜如此近了,而且……她这件裙子可真要命……

    白色丝绸睡衣衬得她的皮肤又白又水灵,红唇心虚的轻轻抿着,那双黑白分明的灵动大眼就那么看着他,黑发披散着垂下,滑落圆润的肩头,又纯又欲。

    季和风的手指猛然收紧,有些慌乱地站了起来,手里还拿着郁甜的手机。

    就在这时,一个男人的喘息从里面传了出来。

    郁甜:“……”

    啊啊啊啊快把你的手指拿开!!!不要碰那个视频!!!!

    季和风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弄得一愣,然后低头看自己手中的手机。

    那刚转移的注意力又被拉了回来,他关上了视频,看了一眼那界面上的东西。

    还没问这又是什么,郁甜那边分享了福利却等不到回应的热心小姐妹就不乐意了。

    “嗡……”

    “嗡……”

    “嗡……”

    季和风看了一眼手机,看了一眼郁甜。

    郁甜弱小可怜又无助:“把手机给我……”

    季和风见她这心虚的小模样,问她:“半天就在房间里干这个?”

    郁甜:“……”

    我淦!

    她一咬牙,干脆扑过去抢。

    季和风一抬手,郁甜的脚不利索,没抢到,手指碰到那该死的聊天界面,语音开始播放,还是不间断的、一连串的。

    是曲蓉蓉那大嗓门。

    这就是她们聊天的“坏”习惯了。

    不管对方在不在,想说什么都要马上就说,没回也说,因为她们都知道,对方有空肯定就会回的。

    郁甜从没有一刻如此怨恨她们的姐妹情深。

    “小甜甜你去哪里了,难道是去洗澡了吗?”

    “快回我消息,我好无聊,家丑不可外扬,我倒是不介意,但我爸不让我扬,我没办法,除了你和小柳我没人可以分享了呀!”

    “你对这个小狼狗不满意吗?不会吧,难道是见了你家季哥哥就开始洗心革面重新做人了?”

    “难道季和风比他优秀?”

    郁甜都快哭了:“快给我……”

    季和风挑眉,成心使坏。

    他举着手机,手机还在不停的嗡嗡震动,那边的蓉蓉还在肆无忌惮的叭叭叭。

    “也对啊,你搬他那里去了……难道发生了什么不得了的事吗,你们够快啊!”

    “季哥哥行不行啊?他不是另有所爱吗,你打算先占了人家的身子再慢慢攻心吗……啊不对,今天季家好像在办宴会呢。”

    “小甜甜你说话!!我知道你躲在里面,你别不出声,你有本事搞男人,你有本事开门啊!!”

    “……”

    语音终于全部放完了。

    曲蓉蓉估计是嚎累了,或者男朋友终于来陪她了,总之就是结束了。

    郁甜哆哆嗦嗦的,觉得她的生命也要随着这该死的语音条结束了。
【全网热门完本耽美小说 www.danmei.la 手机版阅读网址 wap.danmei.la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