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豪门女配想下班[穿书] > 第52章 时空重置

第52章 时空重置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郁甜醒来的时候, 发现自己正躺在小潭边睡觉。

    她揉了揉眼,脑子有点发空,想不起来昨天晚上的事情。

    此时似乎是清晨, 还带着些许凉意, 小潭的水哗啦啦的流着, 像一首欢快的歌。

    但是这种欢快的旋律并没有能钻进她的脑海里, 因为她的头有点疼,有点空, 整个人有些怅然若失,似乎错过了什么重要的东西。

    “甜甜,你在这里发什么呆!不是说去刘叔那里拿早饭吗?我都等你半天了, 一会儿就要饿死了!”

    一个熟悉的女声由远及近,郁甜的脑海中反射性地出现三个大字:

    曲蓉蓉。

    这是她的好朋友,似乎没有什么不对, 但又好像哪里都不对。

    郁甜持续发着呆, 看着那潺潺的流水。

    曲蓉蓉越走越近, 见她明明人就坐在这里,却不回答自己,有些不高兴的走上前,轻轻敲了敲她的头。

    “在想什么呢,为什么不回答我的话?”

    “蓉蓉啊……你让我静一静。”

    此时的曲蓉蓉才发现,郁甜好像表情不太对,苍白还带着点儿迷茫。

    她也皱起了眉:“怎么回事, 是不是身体不太舒服?”

    郁甜摇了摇头:“不, 我只是想静一静,你先等一下。”

    曲蓉蓉看了看四周,说“回去吧, 回去慢慢休息,你就别管了,我去刘叔家里拿早饭,要不然咱们明天还是回去吧,我看这个地方也太荒凉了,根本就没什么可拍的。”

    见郁甜的状态似乎真的有些不对劲儿,为避免再出现什么意外,曲蓉蓉亲自把郁甜送回了他们住的地方。

    这是一个农家小院儿,主人姓王,这个村落很偏僻,但似乎是要发展旅游业,所以有些设施倒是齐全,可还是大都处在还未建成的状态。

    郁甜听话的跟曲蓉蓉回到了住处,曲蓉蓉确定她真的没有大事之后,这才离开房间,只剩下郁甜一人。

    她又发了一会儿呆,然后等到头疼慢慢消减,才开始重新聚精会神整理自己的思绪。

    大段大段的信息涌入自己的脑海,段茹、季和风、季和邈、施可岚,她的任务,她与季和风之间发生的种种……

    他们成了情侣,他们一起来这里旅行。

    啊……对了!

    他们是来这里旅行的,那季哥哥呢?

    为什么蓉蓉会在这里?

    他们不该是住在潘连珍自己建的小院子中吗?

    现在这个王家又是怎么回事?

    郁甜的心咚咚咚的疯狂跳着,似乎是急于求证一般,大步冲出门外,快到连鞋都没来得及穿好。

    不对……

    怎么回事……

    他们不是在听歌吗?

    季哥哥的花环还没编好呢……

    她只记得天空一片白光。

    然后呢……

    她循着脑中的记忆,沿着小潭一直跑到了河边,跑到了森林的尽头,那里空空荡荡的,别说是小房间了,连一个人影都没有。

    她怔怔的望着这里,不知过了多久,一个小姑娘清清脆脆的声音响起。

    “姐姐,你迷路了吗?”

    她听着这声音有些熟悉,于是飞快回头。

    刘小一挠了挠头:“姐姐,需要帮忙吗?”

    她听她妈说了,这两个姐姐是外面的客人,他们这里比较闭塞,山路也很崎岖,路正在筹划阶段,还没开始动工,所以甚少有外来的客人。

    尤其这两个女生长得很漂亮,所以在这里就相当引人注目,小一昨天就记住了她们两个。

    郁甜突然上前,握住了她的双肩。

    “小一,你还记得季哥哥吗,他在哪里?这里本来该有一座房子的,房子又去了哪?”

    刘小一有些迷茫,似乎不太能听懂她在说什么。

    她指了指小森林:“这里什么都没有呀,不过隔壁倒是在建一个小饭庄,以后路开通了是要打算招待游客的。”

    什么季哥哥、小房子啊……

    不对,还是不对。

    明明就有。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如何伦所说,主系统的bug已经修好,所以一切都重置了吗?

    可为什么会这么突然呢?

    小一有点担心她的状态,还有点害怕。

    她突然觉得这个从外面来的姐姐似乎有点不太正常,正当她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一个男人的声音插了进来。

    “不好意思小姑娘,我的朋友身体有些不太舒服。”

    郁甜下意识的转头,何伦就站在她的身后。

    他的神情比之上次相见更疲惫了一些,身上的西装都有点发皱。

    何伦走上前,将郁甜的手从可怜的小姑娘身上掰开,然后对她说:“快走吧,你妈还在找你呢。”

    小一转头就跑,她还有点慌乱。

    但是跑了一段距离之后忽然想起来,昨天来的只有两个姐姐呀,似乎从来都没见过这个年轻的男人。

    但是……看他们两个的模样,应该也是认识的吧。

    郁甜看着何伦,大声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这么突然?”

    何伦倒是很淡定。

    “因为主系统正在修复中,考虑到你身在这个世界,所以我行使了一点优先权,能让你尽快下班。”

    可是郁甜却问道:“我为什么会在这个地方醒来?”

    一问到这里,何伦也皱了皱眉。

    他推了推眼镜:”这也是我来到这里的原因,时间还是对不上。”

    不知道为什么会越来越早。

    “这次竟然比上次送你过来传送的时间还要早。”

    郁甜眨了眨眼:”你是什么意思?”

    何伦问她:“你还记得自己为什么会来这里吗?”

    郁甜摇了摇头。

    何伦说:“原本的郁甜和曲蓉蓉是来更南的海边打算拍视频的,这也是他们打算成为博主之后的第一条视频,一个旅游vlog。”

    “但是中途遇见几个驴友,听说这里有个宝藏好地,曲蓉蓉就心动了,想要来这里。”

    郁甜仔细回想了一下,先前跟曲蓉蓉一起做饭直播的时候,确实听她有聊到。

    她的脑中也有这段记忆。

    但是……

    “我记得当时并没有来这里。”

    虽然那时原本的“郁甜”很心动,但是他们还是没来,直接坐飞机回了家,似乎是曲蓉蓉要处理家中的事情,她要去抓她小妈出轨的证据,然后他俩去了牛/郎店。

    何伦沉默了。

    所以说这次也修复失败了。

    “但是无论如何,施可岚已经成功地重生了,这是一定的事情,我已经确认过了。你现在就回去,过两天季和风也会从国外回来,然后在季家举办生日宴会。到时候重生的施可岚找过来你,就理所应当的被甩,然后回去。”

    男主和女主确定了心意之后,世界就会变得稳定的。

    应该……吧……

    “施可岚重生了,就意味着这个世界里的所有人都不记得之前发生过的事情了,是吗?”

    郁甜喃喃的说着,尽管她心中已经知道答案。

    何伦莫名其妙的看了她一眼:“你又不是新手了,这些常识性的东西还需要我来提醒你吗?”

    说罢,他拿出自己的终端看了看,脸色又不太好。

    “总之,既然事情世界已经重置,就意味着所有事情都可以回到正轨,在你这里出了一点小差错也无所谓,反正目前为止,不管是郁甜还是曲蓉蓉,都影响不到主角的发展。你只需要和那个女生回去,然后被甩,马上给我回来。”

    郁甜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如果真的这样,一切都回到原点,那么这个季和风会变成原剧情的季和风。

    那个因为病毒而产生的、独一无二的男人,现在应该也已经不在这里了吧?

    那么这个世界对她来说,就只是一个纯粹的任务的世界,只是她的工作。

    这个短暂的工作完成,她就可以离开了。

    何伦见她明白了自己的话,急匆匆的就要走,他又担忧的看了看四周,用终端检测了一下此世界的能量波动。

    何伦得脸色还是不太好看。

    郁甜见状问道:“怎么了?”

    何伦摁了一下自己的终端,一个全息投影弹了出来,郁甜看过去,一个血糊糊的10。

    “这是一个世界崩塌前的临界值,如果世界状况非常不稳定,任务者的面前就会出现这个数字,一旦这个数字继续往下降,这个世界就会从此消失。”

    郁甜脖子一凉。

    “到底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

    “你可以理解为主站的自我修复,局长找到上一任管理人,据说他离开管理局之前也出现过一次,主站负载太多,所以那些坏掉的文件必须被清理,这样才能存下新的东西。”

    何伦离开之后,郁甜独自愣怔的走回王家的小院,依旧在发呆。

    曲蓉蓉将刘家的早饭带回来,没有看见郁甜,刚想出门找人,就见她这副失魂落魄的模样自己回来了,甚至连鞋都丢了一只。

    她更加担心了:“你真的没事吗?是不是不太习惯这里的环境,我看这里也不太好,吃完早饭咱们就回去吧。”

    没开发过的地方有他人少的理由,这个地方现在似乎没什么可拍的。

    “至于第一条视频的主题,咱们还是回去再想想吧……甜甜,你有什么好的主意吗?”

    郁甜摇了摇头。

    “蓉蓉啊……”正当曲蓉蓉还想再说些什么的时候,她终于恢复了些精神,重新开了口,“吃完饭之后你陪我去钓鱼吧,然后再去河边走走。”

    她要趁着这段时间收拾好自己的心情,这个地方之于整个世界来说似乎就像一个世外之地,独属于她的世外之地,她本该习惯这样的,也应该能做到洒脱的。

    所以从这个地方离开之后,她就还是那个任务者,是一个女配,做好她的任务,然后从这里离开。

    见自己的好友重新打起了精神,曲蓉蓉一颗心似乎也放了下来,她笑着说:“那当然好啊,可是我从来都没有钓过鱼,这可有些难啊……”

    异国街头,著名的暴力街区。

    一个脸上染着血的少年从昏迷中醒来,距离他几步远的地方还发生着一场大混战。

    少年先是迷茫了几秒,双眼有些空洞,继而一个激灵,像是忽然想起什么一般,坐了起来。

    同伴卡伦见他没有晕倒,骂了一句脏话,然后撂倒一个身高大的男生,冲他大嚷:“迈克!既然你没死,还愣着坐在那里干什么,快点过来帮忙!”

    季和邈猛然回头,看见面前场景,他忽然颤抖了一下。

    “迈克你到底搞什么,还不快点滚过来!”卡伦急了。

    他们势单力薄,马上就落下风了。

    季和邈脑子还是不太明白现在的状况,但是身体却下意识的从地上爬了起来,冲过去撂倒了一个人,紧接着他的身体就开始发疼。

    这是难免的,因为他本就是因为受伤昏迷的。

    原本这里,他的头部受到重击,是直接昏迷到医院的,而卡伦失去了他的帮助,也受了重伤,他在医院里足足躺了一个星期,醒来的时候,卡伦已经挂了,被人捅死的。

    但是如今,他醒来了,而且比以前有脑子了,所以他不会在这里跟这些亡命之徒死磕,他一脚撂倒一个,人然后拽着卡伦的手,大喊一声。

    “跑!”

    说着两个人就开始疯狂的逃跑。季和邈常年在这一带鬼混,没人比他更清楚这里的街区,卡伦被他拽着,飙了一通脏话。

    “他们追上来了!不过我们为什么要跑,难道你怕那几个杂种吗?迈克,你可不是这种人!”

    废话!

    季和邈一边跑一边在心中骂。

    他现在也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但是以后的他回想现在的自己,就是个没有脑子的楞头青,眼看着打不过这些人,难道不跑要等着被他们开瓢吗?

    他可不是以前的倔驴了!

    一群小混混乌拉拉的追在两个男生的后面,但是最后还是被甩掉了。

    季和邈大口喘着粗气,在巷中坐倒,无力的靠在墙上,然后开始整理自己脑中的思绪。

    卡伦也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只觉自己的心脏都快要跳出胸腔了。

    “迈克,你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就算跑了他们也还会继续找咱们的麻烦!要我说咱们不如就一次性把他们……嗷……疼……”

    季和邈顺手抄起巷中脏兮兮的空酒瓶就朝自己的好兄弟砸了过去。

    “你能不能少说几句废话,不要跟他们死磕,真等他们把你捅死,你连哭都没地方哭去!”

    上辈子就是这样,这个好兄弟,他唯一在异国的朋友,就是被那些小混混的其中一个给捅死在了无人的巷中。

    等到第二天被人发现的时候,对方的尸体都凉了。

    而且这地方这么乱,根本就查不清到底是谁干的,如果他没记错的话,事情就发生在今晚。

    那时,他正重伤躺在医院里。

    想到这件事情,季和邈就沉默了。

    他看又看了一眼自己还在碎嘴的好友,突然觉得有些疲惫。

    要是他没记错,发现卡伦死去之后,在异国再无一个亲人的他打算去找那些人拼命,要碰见了一堆要债的,就在快被打死的时候,季和风就找上了门来。

    那么,如果卡伦没死,他还要为了和季和风的相遇去找那些小混混的麻烦吗?

    如果事情没有那样发展,季和风还会找上他吗?

    ……会的吧……

    ……因为季和风似乎一直都在找他。

    会的……吧?

    季和邈的心中忽然开始不确定了起来,如果没有那么一遭,现在的他决计是不会渴望亲情的。

    但是现在,季和风和郁甜就是他的亲人,他无法想象没有那两个人,他独自一个人的生活,就连好朋友在身边都无法代替。

    就算要救好朋友,他也还是要回家的。

    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但最要紧的就是先找个诊所,或者去药店买点绷带,把他身上的伤口包一包。

    上辈子季和风找到他的时候那么狼狈,这辈子他可不能再这么丢人了。

    季和邈了一眼身旁的卡伦,心中忽然有点儿慌。

    他到底为什么会重新回到这一天呢?

    难道是为了让他不因好友留下遗憾吗?

    一想到这里,季和邈陡然回神,因为他的右胳膊又开始疼了。

    想到就干,季和邈从地上重新站了起来,转过身朝着卡伦的外套就是一拽。

    卡伦捂着自己的口袋大声的嚷嚷:“迈克你干什么!别发疯!这钱是我好不容易才从牙缝里挤出来的,我还要买酒呢!”

    季和邈一巴掌就照着对方的脑壳糊了过去:“买什么酒,喝死你算了,赶紧去买药,把伤口包一包!”

    卡伦似乎有点儿不太乐意,这点儿小伤而已,包什么包?

    话说到一半,看见季和邈头上还在流血的口子,忽然就沉默的松开了自己的口袋,抽了抽鼻子子。

    季和邈见他还算有良心,就打算先放过他。

    两个人去药店买了点酒精和绷带,勉强把自己的伤口包上,又在街边的热狗摊儿吃了点儿东西,这才回到收容所。

    是的,他们没有家,一直住在这里,但是今天这里似乎不太一样,一个认识的哥们儿见他们俩负伤走来,就笑着对他们打招呼:

    “迈克,有人找你!”

    季和邈一愣,抬起头就看见了站在门口的季和风。

    看见这样的季和邈,季和风心中也微微吃惊。

    因为他明明记得,上辈子自己站在这里的时候,是没有看见季和邈的,这家伙被人揍了一顿,然后被送进了医院,伤口还很严重。

    季家兄弟就这么对望着,卡伦有些不明状况的挠了挠头,看了看站在收容所外一身高档西装、与这个脏兮兮的地方格格不入的男人,又看了看自己旁边浑身挂彩的倒霉兄弟,然后又挠了挠头,小声的说:“我怎么觉得你们俩有点像。”

    季和邈脸都憋红了,不知道是因为难堪,还是因为激动,但是他又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原来上辈子这个时候,季和风已经在找自己了吗?

    那上辈子住院时候被人无缘无故垫付的医药费,是不是也是他给的?

    季和风也望着自己的蠢弟弟,他记得上辈子找到这混小子的时候他浑身上下都是刺儿,今天是怎么回事儿?

    他的目光缓缓移动,定格在了一旁的卡伦身上,看清他的脸之后,也稍微有些奇怪。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在拜托伊文斯帮忙调查这小子的资料的时候,他看到过卡伦的相关信息,但是今天这小子会死。

    就在今天晚上,在巷口被人乱刀捅死。

    某种程度上,他们倒是有点相像。

    季和风心中起了点儿怀疑,但不管是什么原因,既然季和邈已经提前出现在这里,他就提前把对方带回去好了。

    他现在迫不及待的需要回去确定一件事情,他要确定他的那个人是不是依然在这里。

    太奇怪了,先前重生的时候他多少都会有些预感,而施可岚后面要经历的事情也不会这么快就结束,所以他才敢放心的带郁甜出门。却不想,这样欠缺考虑的行为和猝不及防的结果会让他们刚刚升温的感情戛然而止。

    他从国外醒来第一件事情就是要回国,但是考虑到如果自己不出现在这里,他这个蠢弟弟很可能就会被人直接打死,两个人再无见面的机会,他只能强忍着现在就冲回去的冲动,先来到了这里。

    他不害怕郁甜会不记得他。

    他只是害怕,那个人真的就此不见。

    只是来到这里之后,他就又感觉有点儿头疼。因为依照季和邈这混小子的性子,应该是不会这么轻易跟他回去的。

    要不直接把人打晕?

    正当季和风在心里盘算着的时候,季和邈却突然朝他走了过来。

    虽然有点儿别扭,但却意外的好脾气。

    “你是谁,为什么会来这里?”

    “……”

    这下倒是给季和风整不会了。

    卡伦还夹在两个人的中间一脸八卦地左看右看,这个时候,季和风也开口了。

    “换个地方说话吧,附近的餐厅,有空吗?”

    季和邈点了点头,高兴之余也有点认命。

    他本来想打点好自己再跟季和风见面的,但是计划却赶不上变化,自己还是这么狼狈。

    有些囧的同时,他心中还有点儿想哭。

    坐在隔壁大街的快餐店里,季和风缓缓开口。

    “其实你是我同父异母的弟弟,你是季家的孩子。我找了你很久,最近刚知道你在这里,你愿意跟我回国吗?”

    虽然嘴上这么客客气气的说着话,但是他已经决定了,只要这小子说一个“不”字,耽误他回去见郁甜的时间,那么他就立马把这小子敲晕,然后把人直接给带回去。

    季和风做了心理准备,却不想季和邈只是沉默了几分钟,然后点了点头。

    想了想,又象征性的问道:“你是怎么找到我的,又是怎么知道我的身份的?”

    季和风简单解释了一下,然后问他:“现在就去把没做的事情做完,晚上走,可以吗?”

    季和邈刚要点头,就突然想到自己的倒霉朋友,于是他又补充道:“我还要在这里待一天。”

    见季和邈果然不配合,季和风又朝他看了过来。

    已经熟悉了自家大哥眼神的季和邈别别扭扭的解释:“我这里还有朋友,我需要处理好一些事情。”

    季和风再次沉默。

    这真的是那个混小子吗?

    季和邈突然这么反常,脱离了他原本印象中的模样,季和风反倒是起了点儿疑心。

    他知道哪怕改变的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也可能掀起一场不可思议的蝴蝶风暴,所以摸不准现在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季和风突然有些警惕。

    这时,他也接到了高秘书打来的电话。

    他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对国内的高秘书交代,要去确定郁家小姐的情况。

    那边日理万机的高秘书虽然不明白自己的老板有何目的,但是老板说的话当然要去办。

    郁家小姐倒是很好找,但是——

    “郁小姐现在跟曲家的小姐在南海那边旅游。”

    季和风握着手机的手紧了紧,心脏再次剧烈跳动。

    他在这里的事情还没办完,根本没法去南海。而且就算去了那里,他也不知道郁甜在什么地方,这么一想,虽然心中非常着急,却也只能等待。

    “不过,她们大概明天就会回来。季总国外的事情也应该快要忙完了吧?如果真有急事的话,明天正好可以见面。”

    这下倒是轮到季和风奇怪了:“你为什么知道的这么详细?”

    高秘书“啊”了一声,从善如流。

    “曲小姐是一个平台小有名气的博主,她把这些信息全都发在自己的社交账号中了。”

    季和风:“……”

    季和风勉强压下了心中的那股不安和躁动,再次看向自己对面的季和邈:“”有什么事可以马上就办,最迟明天早上,必须跟我一起离开。”

    季和邈想了想,觉得季和风只是刚找到他,所以不太放心罢了。国外以后他也经常会回来,所以倒是也没有什么必须留在这里的理由,除了他的好朋友卡伦。

    想到这里,季和邈突然不客气了起来,他伸手,朝季和风要钱。

    季和风倒也没有多问什么,直接掏出了自己的钱包。

    季和邈抽几张大钞,然后转身就走。又想到什么,转头,“给我一个地址,我办完事情就去找你。”

    于是季和风报了一个酒店的房间号,季和邈点点头,然后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快餐店,只留给季和风一个背影。

    这倒是又跟他印象中的季和邈有点像了。

    季和风收回了目光。

    他难得没有马上就离开。

    其实他不太喜欢这家快餐店中的油烟味,但是他现在需要好好的整理一下自己的思绪,此次回溯又比上一次早了几天。再过两天就是他的生日了,也是他正式回国的日子。

    由于一早就有了这样的打算,所以他在国外的房子也已经退掉了,现在只住在酒店等着,连带把拖油瓶弟弟也带回去。

    回去之后,潘连珍就会主张举办一场他的生日宴会,那是他跟郁甜的第一次相遇。

    但是季和风已经等不及了,他根本就不想等到自己的生日。

    这次换他来追她。

    其实严格算起来,那并不能算是他与“郁甜”的初遇,他们小时候是见过的。

    但是在季和风的心中,只有那次,才是那个人。

    他握着自己右手的手腕,仔细的分析。

    梦中那个地方绝对不属于这个世界,这么不可思议的事情已经发生在了自己的身上,那就证明,这世界还可以更加疯狂、还可以存在更加不可思议的事情。

    “郁甜”如此不同,或许就来自那样的地方。

    手臂上的花每轮回一次就多出一朵,十朵花与那充满威严的地方丝丝相扣,说明这花与命运有关,与时空相连。

    既然命运和时空都能改变,那么……

    就算现在,他失去了那个人。

    他也一定能再把她找回来,不惜任何代价。

    想到这里,季和风躁动的心才稍微安静下来。

    季和邈揣着好几张大钞回来的时候,卡伦还紧张兮兮的等在收容所的门口。

    看见季和邈毫发无伤,这么快就回来了,他有些惊讶,还有些欣喜。

    他赶紧追上去拽了拽好友的袖子:“喂,怎么回事,那个男人到底是谁?”

    季和邈没有第一时间就回答他的问题,而是指了一个方向:“你不是非常想吃那家烤肉店的烤肉吗,小爷发财了,现在请你,你去不去?”

    卡伦一愣,然后眼珠子都亮了:“是那个男人给的钱吗?”

    季和邈点头。

    卡伦是个小无赖,只要有钱什么都好,管他到底是从哪里弄来的。

    于是他非常兴奋的点头:“算你小子有良心,那还等什么,咱们快点儿吧,我都饿死了,打架太费体力了!”

    嘴上这么说着,他也在悄悄观察着自己的兄弟,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季和邈的身上好像有什么东西不太一样了,但明明还是他的那个好朋友。

    坐在烤肉店里吃上了热腾腾的牛肉,季和邈这才斟酌着开口:“卡伦,我可能要离开一段时间。”

    卡伦盯着烤盘的眼忽然凝滞了一下,然后有些迷茫,他放下了叉子,抬起头。

    “发生什么事了,难道是那个男人找你麻烦了吗?”

    季和邈摇了摇头:“他是我的哥哥,我们两个同父异母,现在他找到了我,需要我跟他回去一趟。”

    可是卡伦还是不太明白:“你不是只有珍妮一个亲人吗?”

    珍妮就是季和邈母亲的名字。

    季和邈沉默了一下。

    “我也有很多事情不太明白,所以才要回去弄清楚,但是我很快就能回来,你一定要等我。”

    虽然他现在非常清楚,但是这种惊世骇俗的经历,还是不要说给他听了,这小子会吓死的,然后以为他被打出了神经病。

    卡伦吸了吸鼻子,脸上露出了落寞的表情。

    “你什么时候回来?”

    迈克是他流亡至今唯一知心的好兄弟,如果他也走了,那么自己应该会非常、非常、非常的寂寞。

    季和邈将牛肉送进了他的盘子里。

    要知道,他们两个人自从认识以来,在一起吃饭的时候从来都是靠抢的,季和邈什么时候把到嘴里的肉主动推进别人的盘子里面过?

    他一边倒饮料一边说:“很快,理清一些事情就回来,但是你不用担心我,我会帮你的,我知道你想回学校上学。”

    卡伦跟他一般大,也是上高中的年纪。

    他不去上学单纯是因为自己想放任自己堕落,但是卡伦不一样,他是被人冤枉所以才被开除的。

    对方有权有势,不是他能惹得起的人物。但是已经在季家待了半年的季和邈知道,即便是在这里,季氏也有相当可观的人脉。

    就算没有季家自己的人脉,季和风在国外也有不少的好朋友,这点小事肯定能办妥的。

    卡伦眨了眨眼,似乎不太明白他的意思,他已经很久、很久都不敢再想学校的事情了。

    季和邈一眼就看懂了他的想法,斟酌着说道:“我这个哥哥似乎很厉害,现在是他有求于我,我想趁着这次机会让你回到学校,你愿意吗?”

    卡伦沉默了一会儿。

    “让我想想吧。”

    季和邈点头。

    如果不解决好卡伦的事情,他是没有办法放心的跟季和风回国的。

    但是就像季和邈可以看懂他的想法一般,卡伦也非常懂得好友的心思。

    他沉默了一会儿,忽然就抬头,拿起了自己桌边的杯。

    “你回去吧,我自己一个人也可以,再说,也不是不回来了,如果那个男人的家人对你不好,你随时都可以回来。”

    季和邈露出一个轻松的表情与他碰杯。

    “嗯,我一定会回来的。”

    就算在那里定居,他也一定会经常过来看看自己的好朋友。

    施可岚是在医院醒来的,迷迷蒙蒙的,她睁开眼第一个看见的就是丁思铭。

    丁思铭见人醒了,脸上总算露出了松口气的表情。

    他关切的凑上前,轻声责备:“怎么这么不小心,我之前不是提醒过你要好好吃饭吗,我才出去多久,你就把自己给病倒了?”

    施可岚还是有点懵,脑中的画面如泉水不停上涌,填充了她空荡荡的回忆。她忽然睁大双眼,猛地从床上坐起来,因动作幅度过大,还连带着牵扯到了自己手上扎着的吊针。

    丁思铭被她一连串的动作吓了一跳,赶紧把人摁住。

    “这是干什么,怎么了?”

    有了上一世的经历,施可岚看丁思铭就生理性的恶心。她一把推开丁思铭,不顾自己流了血的手,直接冲出了病房,疯狂的跑了起来。

    怎么回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是哪里,她为什么会在这里?

    丁思铭不明所以看了一眼地上的吊针,赶紧拔腿追了出去。

    施可岚已经跑到了医院的大门口,惊动了外面的护士,护士们也追了出来。

    “小姐,你怎么了?”

    施可岚懵懵的看着外面来来回回的车辆,右边大楼的LED屏幕上正播放着广告,右上角标注着时间。

    医院……丁思铭……这不是半年前她突发胃病发生的事情吗?

    不对,她明明记得已经过完圣诞节了。

    车子……

    她好像在马路上被车撞到了,那为什么?丁思铭现在的发型和衣服全都对不上,他已经是个到处逃债的狼狈鬼了,哪里还有空这样打理自己?

    护士的声音还在耳边,但是她却听不清对面说了什么,她只愣愣的望着那个日期,忽然转头拽住了小护士的袖子。

    “现在是几月?”

    护士奇怪的看了她一眼。

    “7月啊,您还是先跟我回去吧。”

    施可岚任由自己被两个小护士拉走,心中还是有有些不敢置信。

    七月……她出院,然后,季和风回国,过生日……

    这难道是梦吗……

    季和邈办完了自己的事情就去酒店找季和风了。

    虽然极力隐藏,但是他在季和风面前还是嫩了点儿。

    季和风清清楚楚地记得自己刚找到季和邈的时候,这个小狼崽子到底是如何带着一身刺儿的骂他、反抗他的,所以现在狼崽子这副乖顺的模样反倒让他起了疑心。

    与季和邈分开的这段时间,他又去了伊文斯那里一趟,对私家侦探确定了几件事情。

    待到季和邈来到酒店,他安排了一顿晚餐,晚餐是标准的西餐配红酒,一边吃着,他一边观察着对面的人。

    季和邈也非常忐忑,但即便隐藏得再好,有些后面才会形成的好习惯也非常难以更改,尤其是他现在这么紧张的情况下。

    半年可以改变很多事情,特别是有季和风的严格教导,以及季家那样大公司的培养。

    季和邈吃着吃着,就犹豫着跟季和风提起了卡伦的事情。

    季和风倒是应承的非常痛快,这一点小事还是非常容易就能办到的。

    “还有……我们之前结了很多仇家,如果可以,能不能找几个人保护他一下,要是我不在了,他就没有帮手了。”

    季和风也淡淡的应了下来。

    季和邈这下子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于是两个人之间忽然就安静了。

    空气中的尴尬在慢慢发酵,两个人面对面吃着东西,忽然,季和风停了下来。

    季和邈警惕的抬头看他。

    季和风开口道:“麦克凯伦并购案。”

    季和邈:“……”

    季和风继续开口:“金麒资金重组计划。”

    季和邈:“……”

    “施家股票收购案。”

    “……”

    季和邈都有点儿哆嗦了。

    这三件……他再清楚不过的事情,全都是他回国被季和风拎到季氏之后经手过的事情。

    难道……

    难道……

    季和邈的心脏咚咚咚咚的疯狂跳动着,对上季和风那仿佛已经洞悉一切的眼神,脑子嗡嗡的。

    终于,他也放下了自己手中的餐具,颤颤巍巍的开口:“……豪、豪门金丝兔……”

    季和风:“……”

    季和风沉默一瞬,“好运来。”

    季和邈:“……”
【全网热门完本耽美小说 www.danmei.la 手机版阅读网址 wap.danmei.la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