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豪门女配想下班[穿书] > 第51章 世里世外

第51章 世里世外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碧蓝的天, 翠绿的林,站在村口还能听见时不时的欢声笑语,郁甜站在这里眺望天际。

    呼吸了一口清新的空气, 忍不住感慨:“这地方真的好像世外桃源。”

    他们来到了潘连珍去过的这个小山村, 当地似乎在大力扶持旅游业, 但相关工作还没有做好, 处在开发的状态,所以人依旧不太多。

    来接他们的是一个叫刘小一的姑娘, 小姑娘站在那里,看见漂亮的郁甜眼睛一亮,相当热情的上前。

    “是小甜姐和小风哥吗, 我就是小一,你们累坏了吧,这里的路可不好走, 还没有修完。”

    所以进了他们这一带之后的路有些崎岖, 颠簸是少不了的。

    郁甜笑着跟她打招呼, 小姑娘看起来十七八岁的模样,小脸儿是那种健康的小麦色,眼睛晶亮,透着一股天然的灵气。

    “不辛苦,这地方这么漂亮,再累点儿也是值得的。”

    小姑娘听见她夸自己的村庄,特别高兴的拍手, 招呼他们往里走。

    “小风哥需要帮忙吗?”季和风摇头。

    虽然外面的路还没修好, 但是村子里的路倒是平坦,轮椅走在上面也方便。

    郁甜走在季和风的身边,低声问他:“季哥哥, 你喜欢这里吗?”

    季和风反问她:“你喜欢吗?”

    郁甜期待的点了点头。

    “那这里很好。”

    两个人入住了潘连珍留在这里的时候曾经待过的小院子,一向对环境要求严格的潘夫人从不降低自己的生活品质,所以这地方是被改过的。

    甚至还特地打通了下水道,连接了一个独立的卫生间,潘夫人有长久的打算。

    她也非常喜欢这个地方,所以决定时不时就过来度假,她这么一顿折腾倒是方便了郁甜。

    小院在林子的尽头,附近还有没建好的、日后打算用来招待游客的小饭庄,这地方非常宁静,不用走几步就是清澈的小潭。

    沿着小潭一直走,就是一条小河,两岸杂草丛生,野花点点,还有人在岸边钓鱼。

    几个小孩在河边嬉戏打闹,他们的背后是袅袅升起的炊烟。

    郁甜和季和风将带着的简单行李放到小院中,就出来散步了。

    沿着小路一直走,在河边看见了几个唱歌的青年,三男两女在那边烧烤,似乎还大声讨论着什么。

    看这些人的衣着和带过来的吉他,应该也是来旅游的。

    看来这个宝藏地方不止潘连珍一个人发现了。

    郁甜对这歌倒是没兴趣,她对钓鱼有兴趣。

    所以来的路上看见有人在河边钓鱼的时候,就问了刘小一。

    刘家的爸爸有一套钓鱼用具,被郁甜给借来了。

    刘爸爸平时没什么别的爱好,就是喜欢钓鱼,跟村里的几个好朋友闲下来就要去河边。

    有空闲时间多的时候,他们就往远处走一点,去更深的水边,一坐就是一整天,这是小一妈非常不理解的爱好。

    刘爸没想到郁甜会对钓鱼感兴趣,兴奋的拉着她传授了不少自己的独门绝技,还分享了很多趣事儿。

    最后看他们小情侣是两个人,还跑去邻居家找自己的小表弟借来了另一套渔具。

    郁甜在岸边铺了一块干净的毯子,然后跟季和风两个人就这样直接坐在了上面。

    她靠在季和风的肩膀,咬着自己从包里拿出来的薯片,看着划向远处的一个小船。

    “季哥哥,这个地方可太适合养老了,咱们以后也经常来吧。”

    她说着话的时候单纯是被这种淳朴的景色吸引住了,说完之后才有些沉默。

    他们真的有以后吗?

    季和风原本正在研究这些渔具,他在此之前从来都没有钓过鱼。

    听见郁甜这样说,他轻轻的握住了身边人的手,毫不犹豫的应声。

    “好。”

    郁甜抿了抿唇,仰头在季和风的侧脸上亲了一下,接过了他手中的钓竿。

    “咱们来比赛吧,看看谁能先钓起一条大鱼。”

    她嘴上说着要比赛,但是早就已经想好怎么耍赖了,结果两个人都是新手菜鸡,在岸边坐了一下午,谁都没能钓起来一条大鱼。

    直到刘小一叫两个人回去吃饭,郁甜都有点儿不太满意。

    “刘叔明明就是这样教我的,怎么可能一点儿用都没有,这条河里的鱼不会全都被大家给钓光了吧?”

    刘小一对郁甜说:“甜姐,也就你信了我爸的邪,我爸自己都不会钓鱼。”

    郁甜认真的反驳:“你胡说,刘叔说他可厉害了。”

    刘小一见她不信,转头扬手叫还待在河边的那群年轻人。

    “小虎哥,昨天我爸和二叔是不是都在这里,他们钓了几条鱼啊?”

    那个抱着吉他的年轻人转头见是刘小一在跟他说话,懒洋洋的伸手用手指头比了个一。

    刘小一乐着问他:“是谁钓起来的?”

    那个被称作小虎哥的年轻人说:“是你二叔。”

    刘小一转头:“你听见了吗?”

    郁甜:“……”

    季和风问刘小一:“这些人也是从外面来的吗?”

    刘小一点点头,“但是小虎哥不是,他就是这村子里面的孩子,小时候跟家里大吵了一架,自己去外面闯荡了,他说要做音乐。”

    刘小一说着挠了挠头,“这些东西我也不太懂,早先他跟大虎叔的矛盾很大,一回来就吵,但是大虎叔身体不好啦,小虎哥在外面似乎也不太顺利,经常带朋友回来这里。”

    郁甜问:“他们是做音乐的吗?”

    “好像是个乐队呢,他们天天晚上都在那里唱歌,很多小孩都爱过去听,你们感兴趣的话也可以去看看。”

    说完又补充:“你们可能对这个不感兴趣。”

    郁甜捂嘴笑:“谁说不感兴趣的,晚上来看看他们唱的好听不好听。”

    刘家的晚饭很丰盛,食材全部取自自家种的新鲜果蔬和山上的野味。

    刘妈妈的手艺非常好,这一顿饭大家吃得很欢乐。

    吃完饭之后郁甜婉拒了刘家人的邀请,打算回去跟季和风过二人世界,白天说出那句话之后,她的心里一直都有点儿堵,忽然觉得,这样的一辈子,这么短的一辈子,有季和风的一辈子,似乎并不能让她满足。

    但是怎么办呢,有什么办法呢?

    她不太愿意去想,但又开始情不自禁的去想。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此种心里作祟,她那久违的头疼又开始了。

    季和风是很敏锐的,尤其是对郁甜的情绪感知。

    他察觉到了郁甜的心情变化,一直记在心里,打算回去之后好好问一问,但是两个人在半路却刚好遇见了那一群小年轻。

    “你们也是来这里玩儿的吗?”一个青年主动搭话。

    “是呀,听说你们在这里待了很久了?”

    “是呢,来坐呀,小虎哥一会儿要唱歌啦,有兴趣听听吗?”

    郁甜看向季和风:“季哥哥,你觉得呢。”

    季和风似乎不太喜欢跟陌生人相处的。

    季和风只是说:“听你的。”

    于是郁甜打算跟她的季哥哥在这里听听唱歌。

    女生坐在郁甜的旁边,此时四周已经有人过来了,大家似乎经常听这几个人唱歌,所以熟门熟路的,但是听周围人的议论,今天似乎有新歌。

    郁甜坐在季和风的旁边,把刘小一送她的一把野花塞进季和风的手里,让自己的男朋友给她编花环,季和风认真的研究着,她就在旁边跟女生聊天。

    “那这次的新歌是什么呢?”

    “叫《原点》。”

    郁甜有点儿沉默。

    但大概是伙伴要出新歌了,女生有点儿兴奋,没察觉到郁甜那点儿微妙的变化。

    “小虎哥说折腾了一大圈儿,还是家里好啊,这次的歌还打动了大老板呢,一周后就要回去签合同啦,但因为这首歌是在这里写出来的,他想在这里正式唱一次。”

    “我刚认识他那会儿他脾气坏得不得了呢,已经好几年没回家了,不想回来,但是这几年被外面毒打得太厉害了,加上大虎叔身体不太好了,他只能回来看看,这一回来,突然就发现,以前从没仔细看过的家乡,真的很不错啊。”

    “他说有时候兜兜转转的,回到一开始出发的地方,也不一定是坏事啊……”

    季和风的手指缠绕在绿色的花梗和粉色的花瓣之间,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郁甜歪头靠在季和风的身旁,一向话多的她也没说话。

    “找到了吗!”

    “没有……”

    “妈的……”

    季和邈的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在房中烦躁的来回踱步,还不耐烦的扯了扯自己的领带。

    然后他又问:“我哥和郁甜的电话还是打不通?”

    “是……”

    施可岚那个女人怎么总出事、总出事!

    他以为季和风还给她的那些东西也足够让她逆风翻盘了,但这才几天,那女人居然又消失了。

    季和邈不明白为什么已经这样了,还要盯着施可岚不放,他那叫一个烦啊。

    烦死了,不但烦,右胳膊还疼,查又什么毛病都查不出来。

    这时,潘连珍来了。

    她还是不太习惯跟这个孩子相处,但是此时的他似乎遇见了麻烦。

    “阿……姨,”季和邈叫这个称呼还是有点别扭。

    但是此时的他已经顾不得这么多了。

    “您知道怎么联系上我哥吗?”

    “啊……打电话啊……”

    “打不通。”

    潘连珍皱了皱眉:“我在那里的时候信号都还不错啊,就偶尔有些差而已,有急事吗?”

    “嗯。”

    “这……过半个小时再试试?”

    施可岚独自跌跌撞撞的冲上天台,扶着墙吐了个昏天黑地。

    她擦去了眼角的生理泪水,无力的靠在了墙边。

    回想被陈博之抛弃后的种种,施可岚忽然有种心力憔悴的感觉。

    就算季和风又给了她不少筹码,还是很难扭转局面。

    为了挽救自己在施家的地位,她不得不极力为自己争取支持者,哪怕那些人只是想看她笑话,她也得硬着头皮在饭桌上赔笑喝酒。

    她忽然觉得从前的自己很傻。

    她不承认自己喜欢季和风,将他的所有好意拒之门外。

    那可笑的自尊作祟,不肯认输,嘴硬着将人越推越远,什么都不肯说,却希望别人能自己懂。

    谁能有什么义务无条件的对另一个人好呢?

    为什么要对自己没自信呢,她不如季和风又怎么样,任何感情都不该是依靠物质的外在条件堆叠出分量的。

    要么就放心的依靠他,要么将来努力站在与他相同的位置,这有什么矛盾呢?

    她从未感到如此后悔,也从未清晰的意识到她失去的是什么。

    尤其是在通过季家保镖那份完整文件得知了自己父亲的真正死因之后。

    她的电话响了,是饭局上的人叫她回去。

    施可岚却忽然平静了下来,独自离开了酒店。

    想起那些人的嘴脸,和施泰元一家人的嘲讽,她就觉得恶心。

    如果、如果有机会能够重来,她一定不会让事情变成这副模样。

    如果能重来。

    该多好。

    她走着走着,不知怎么,就来到了马路中央,因为刚才的失神,所以竟连信号灯都没注意。

    当刺耳的喇叭声和刹车声响起的时候,一切,都已经晚了……
【全网热门完本耽美小说 www.danmei.la 手机版阅读网址 wap.danmei.la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