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豪门女配想下班[穿书] > 第48章 我未婚妻

第48章 我未婚妻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季和风的腿没治了——这是这大半个月以来专家和医生们一致得出的遗憾结论。

    既然已经如此, 那住在医院就没什么必要了,不管是舒适的环境还是尖端的医疗设备,季家自己在家里就能准备周全。

    潘连珍从刚开始的满怀希望到最后的绝望, 到今天只能叹气。

    但只有郁甜知道, 似乎有什么地方是不对劲儿的。

    季和风的恢复速度远超于常人, 她甚至, 亲眼所见,他曾从病床上站起来过, 哪怕只有几秒钟。

    但是不管多么高明的医生,所以尖端的仪器,得出的结果都让人遗憾。

    就好像全世界都应该认为他该这样, 哪怕,似乎真的不是这样。

    郁甜默默观察着,全都记在了心里。

    郁甜一直都待在医院里陪着养病的季和风, 偶尔还去季氏转一圈, 买点东西慰问一下成天忙得恨不得脚打后脑勺的季和邈。

    这么忙是有回报的, 陈家家主也住院的消息让两家的局面打了个平手,但是基于此,季和邈的强势和凶狠也让所有人都大跌眼镜。

    陈家家主重伤之下还成天操心找自己的公司和消失的侄子,风头愈发强盛的郁家倒向季氏,让陈氏垮台的速度前所未有的迅速,陈博之甚至有一次从病床上摔下来,刚好的腿干脆断了。

    郁甜把人藏了几天直接扔给了季和邈, 季和邈狞笑着, 直接露出了几分以前在国外当混混时的模样,毫不犹豫的切下一根手指给陈博之寄了过去。

    然后……陈博之在医院再次晕倒,醒来后心脏出了点儿问题, 不知道是因为公司还是因为侄子。

    陈凯又被折腾了几天才被放回家,人受了点儿惊吓,断了根手指,看起来比他叔叔健康多了。

    施可岚与陈博之联手做局之后才得知季和风因此伤了腿,后悔之下几次想要见人一面,但就如先前陈博之对待丁思铭的那样,她根本见不到人。

    此时的她彻底陷入一团乱麻,陈博之现在是那个死样子,心脏病甚至有可能腿也会废掉,公司一塌糊涂,陈凯这个不学无术的废物玩不过那几个大股东,分分钟就出了局。

    陈家这个模样,谁还有空管她和施家?

    她压在陈博之手中的股份打了水漂,还遭了施伟斌一家人的埋怨,甚至被赶出了施家——这伙人当初跟陈博之勾结起来的时候,谁也没想到是如今这番局面。

    这场乱局到此告一段落,郁甜今天回了趟家,回来的时候,竟意外在医院的廊中看见了施可岚。

    此时,季家两个保镖模样的人挡在她的前面,手里是一个文件袋和一张卡。

    施可岚却大喊大闹:“我不要这些东西,你们算什么东西,打发要饭的吗,我要见季和风!”

    那保镖却十分冷静的告诉她:“老板不想见你。”

    她气急,上前一步大声道:“你们给我滚开!季和风,你凭什么不见我!这些施家的股份是被你收走的,我变成如今这样也有你的责任,你这个人渣!你——”

    你、你得对我负责啊……

    施可岚喊出来就有些后悔,她总是这样,说话不过脑子,言不及义,将人越推越远。

    但这次,还不等她再说些什么,一股大力强势将她拽开。

    “啪!!”

    清脆响亮的巴掌声响彻整个楼道。

    施可岚捂着脸,火辣辣的,半天才意识到自己被打了,还是郁甜。

    “你……”

    “啪!!”

    “我什么我,我不管你在这里侮辱人是出于什么原因,他不想见你,以后也不会见你,给我滚出去,说得不够明白吗?滚出去!!”

    郁甜有力的声音让她的身体有些发抖。

    见她没有动作,郁甜干脆夺过了保镖手中的卡和文件袋,摔在了地上,然后打开病房的门,“砰”的一声,先一步离开了这里。

    一进门,她就有点儿委屈,她巴巴的跑到病床前,此时的季和风已经坐上了轮椅,东西已经被人提前拿上了车。

    郁甜抱着人,还觉得有点儿不够似的,干脆跨坐在了男人无知觉的腿上。

    “季哥哥,你为什么要把那个东西给她啊,那都是钱呢!”

    生气!!

    季和风伸手把坐在自己腿上的人往前抱了抱,在她的额头上亲了亲:“吃醋了?”

    “是呀,你怎么补偿我啊,好好解释解释吧!”

    季和风摸着怀中人顺滑带着香气的发。

    “我只是想跟过去做个道别。”

    施可岚与陈博之做局是真,后来遇到了危险也是真,毕竟,她“本该”遇到生命危险,不是因为陈博之,也是别的,每个人都是牵线木偶。

    所以,这么多次轮回,他认为,自己最大的敌人,是那个掌控着他的命运,而并不是什么陈博之、施可岚。

    他不会原谅,他不是圣人,但之于这个女人,他也不想与她产生任何羁绊,爱也好,恨也罢,她有自己的路要走,没了他的帮助,她还有很多的苦要受,那都是她自己的问题。

    不像陈博之,他触犯到了自己的底线,所以他不会放过陈家,但是施可岚……他会牢牢的看着她,让她不要死的那么早。

    他确实没能救下施可岚,她是靠自己活下来的,可就如他隐隐中感觉到的那样,他的锁链已经断裂,他并没有因此受到任何熟悉的痛苦惩罚。

    这辈子剩下的时间太短了,他不知道这女人一旦重生,世界会变成何种模样,他的一分一秒,都不能浪费。

    郁甜似懂非懂,她也不希望施可岚那么快就走上绝路,然后让世界重置,所以那些东西,股份、钱,虽然不爽,但还是没拿回来。

    虽然是这样,但她还是凶巴巴的撒娇:“生气了,哄不好了!”

    说完,还补充:“除非买个包!”

    季和风被她逗笑了。

    她凑近,亲了一下帅哥:“收你个零头,剩下的赶紧还!有点儿自觉知道么!”

    季和风抱着他的小可爱刚要再做点儿什么,潘连珍就推门走了进来。

    “和风啊,有老同学来看你了。”

    潘连珍推门进来,看见病房中的场景愣了一下,然后有点儿不好意思的看向身后的两个人。

    郁甜赶紧溜了下来乖乖站好。

    潘连珍身后的两个人也走了进来。

    一男一女,男的像个混血,女人倒是黑发黑眼。

    季和风转头看去,是伊文斯和郭娜。伊文斯早先是他在国外留学时认识的好友,郭娜是他重组家庭的妹妹,两个人感情还不错。

    后来自己回国,两家还有生意上的往来,郭娜对他有意思,从学生时就是,但是这个女孩儿懂分寸,从不缠着他,后来回国了,就再也没什么联系了,这次伊文斯是过来跟他谈生意的,没想到郭娜会跟过来。

    “季……”

    “季哥……”

    兄妹两人同时出声,看见季和风坐在病床上,床边还放着一个黑色的轮椅时,脸上的表情都有点儿不太对。

    伊文斯还好,郭娜就直接捂住嘴,开始啪嗒啪嗒掉眼泪。

    郁甜一挑眉。

    “来了。”季和风简单打招呼。

    以前在国外的时候,他与朋友始终都是这种相处模式。

    伊文斯走上前,问他:“还能治吗?”

    季和风摇头。

    “呜……”郭娜一听这就受不了了,甚至哭出声。

    这一出声不要紧,病房里所有人都转头看向她。

    郭娜闹了个大红脸,后退一步,躲到了自己哥哥的后面,眼神中还带着点而后悔:“早知道会是这样,不应该让你回国的!”

    她知道季和风喜欢知分寸的人,所以从没死缠烂打过,季和风回国之后倒是也交了别的男朋友,但是看来看去,怎么都是季和风最好。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去我家坐坐吧。”

    伊文斯被好友受如此重伤的事情震惊到,这才看见站在旁边的漂亮姑娘。

    他有些好奇的看了看郁甜,问道:“这位是……”

    “啊……”潘连珍始终站在一旁,几个年轻人说话也没出声,这才想起忘了跟人家介绍郁甜,“这是……”

    她刚要说这是好友的女儿,但想起这俩人这段时间的黏糊劲儿,话头一转,又想说这是儿子的女朋友,结果就这么犹豫了一下,她儿子倒是先开口了。

    “这是我未婚妻,郁甜。”

    潘连珍:“……”

    好家伙人家同意跟你订婚了吗:)。

    潘连珍一直都喜欢郁甜,希望她是自己的儿媳妇,但是后来儿子受了这样的伤,很有可能一辈子都好不了了,她还犹豫过。

    自己的儿子在自己心里当然是最好的,就算失去了腿也不能掩盖他的优秀,但是她这么想是因为她是亲妈,不代表别人也这么想。

    段茹和郁甜对自己家的态度让她感动了很久,但即便是这样,这话要是让自己小姐妹知道了,恐怕也不合适吧。

    臭小子,瞎说什么呢。

    潘连珍这边差点儿咬舌头,郁甜那边也有点惊讶。

    最惊讶的还不是她,而是那俩兄妹。

    伊文斯惊讶完心中对郁甜的好奇程度简直蹿上新高,他赶紧伸手:“郁小姐你好,我是伊文斯,这是我的妹妹郭娜。”

    郁甜伸手跟伊文斯握了一下,对旁边的漂亮小姐姐点了点头。

    郭娜看郁甜的眼神带着点儿敌意。

    郁甜推着季和风,问他:“季哥哥,咱们走吗?”

    “走吧。”

    季和邈知道季和风今天回来,本来也想去医院的,但是连续在公司肝了三天的高秘书拼死也要摁着他一起肝,所以他没跑成,回到家的时候,家里全是人。

    这个全是人,指的是多了三个人。

    他已经习惯了偌大的季家只有季和风和郁甜,他跟潘连珍只见过几次,就算知道对方回国,他们两个也从没在家里碰见过,今天是生日之后的第一次。

    除了潘连珍,还有两个不认识的人,这对于季和邈来说,属实算是人多了。

    但是,季和邈不认识伊文斯,伊文斯却认识季和邈。

    “季,这是你弟弟?我记得他……”

    真说起来,季和邈还是伊文斯帮忙找到的呢,当时见到这小子的照片的时候他都以为这孩子已经加入什么帮派了,跟那个犯罪之城完美融为一体。

    结果这才过了半年,这孩子头发染黑了,脸也白净了不少,穿着一身黑色西装,桀骜还带着一丝贵气,跟他印象中的那个孩子完全就是两个人。

    虽然大不相同了,但许就是以前经历的关系,有些东西已经被刻进了骨子里,季和邈的眼底还带着点儿乌青,脸色也不太好,进门的时候领带已经拽松了,许是没休息好,步子都有点儿六亲不认。

    “阿邈啊,快过来!”郁甜看见季和邈就朝他招手。

    季和邈礼貌的在季和风的介绍下对厅中的两个人打了招呼,还叫了潘连珍一声“阿姨”,然后坐在了郁甜旁边。

    季和邈现在就是一头已经学会了独自猎食的狼崽子,身上那股气场愈发的生人勿近了,但是郁甜不怕,她摸了一把小狼崽子的头,说:“又瘦了,昨天给你送的粥喝了吗?”

    季和邈点头。

    然后看向伊文斯:“我听我哥提过,是你帮忙找到我的,谢谢。”

    虽然没见过,但是他知道伊文斯的名字,季和风刚才一介绍,他就知道了。

    “是我,小子,我可是你的救命恩人,所以接下来要合作的项目务必多让一些利息。”

    季和邈直接别过眼。

    伊文斯:“……”

    这是恩将仇报了吧:)。

    为了不打扰好友休息,伊文斯坐了一会儿就想带妹妹离开了,看郭娜那样子似乎还不太乐意,但是季和风确实又是刚出院,所以只能跟着走了。

    是潘连珍和郁甜一起把两人送出门的。

    郭娜绞着手指,看了看郁甜,转过头,然后又看了看郁甜。

    郁甜朝她歪头:“你不会是看上我了吧?”

    一直都在看她呢。

    郭娜脸都红了:“你……别瞎说!”

    她说完,还看了看自己哥哥,然后朝郁甜走了过来。

    “你们是骗我的吧!”

    “啊?骗你什么了?”郁甜不理解。

    郭娜忽然攥住了她的手:“戒指呢,根本没有戒指!”

    说什么未婚妻啊!

    郁甜:“……”

    潘连珍觉得几个小年轻说话她在这里似乎不太合适,于是笑着离开了。

    这个郭娜看着好像还挺可爱的,应该不会吵起来。

    郁甜瞪眼,故意凶巴巴的:“没戒指怎么啦,他求婚我没答应,我不想戴!”

    郭娜瞳孔地震,伊文斯扶额。

    “娜娜,走吧。”

    “不!”郭娜瞪了一眼自己的哥哥,然后拽着郁甜走远了一些,问她,“你什么意思,他求婚你为什么不答应!”

    难道、难道是看季哥的腿有可能治不好,所以想分手吗!

    郁甜莫名其妙:“这关你什么事?”

    “我……我……”郭娜觉得她说的有道理,但是她听着就很着急,马上就脑补了痴情霸总受伤后被女友抛弃的十万字狗血虐文剧情。

    她知道季和风不喜欢她,但是这也不行啊!断了腿对他来说已经够不公平了,被抛弃怎么行呢!

    郁甜跟不上郭娜清奇的脑回路,也不知道她脑补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就见她捏着自己的手,忽然甩开了,还“哼”了一声,跟要宣战似的。

    “你最好小心了,我明天还会来的,如果你……如果你……你要是想跑,我是不会把季哥还给你的!”

    说完就跑了。

    郁甜:“?”

    你明天还来??

    目送兄妹俩的车开走,郁甜转头就跑回了主宅,季和风跟季和邈进了书房。

    潘连珍笑眯眯的招呼郁甜过来:“甜甜宝贝啊,之前是不是住在这里的?你妈明天又要飞走了,我看你家里也怪冷清的,不如就在这儿住着吧?”

    郁甜乖乖点头。

    段茹就是个工作狂人,一开始她还觉得这是在用工作疗伤,可后来她才发现,段茹那真是一谈工作人都发光,跟她这种有点儿咸鱼的性子一点都不一样。

    潘连珍笑吟吟的:“和风那孩子要强,就算这样也不愿意请个人照顾,你帮我劝劝他,你就陪他说说话就行,其他的都让家里的保姆来。”

    郁甜继续乖巧点头。liJia

    潘连珍对自己未来儿媳妇一万个满意,她成天祈祷不要让施家那个孩子最后真的成为季家人,看来这祈祷还是有用的。

    于是她拉着郁甜去喝茶了,她知道郁甜喜欢她泡的茶。

    郁甜被潘连珍拉着喝了茶,然后又被拉去衣帽间塞了一套首饰,这才被放回来,此时季和邈已经离开又去公司了。

    郁甜在门口追上季和邈,给他塞了一个大饭盒:“记得好好吃饭,高秘书有女朋友,你一个单身狗把自己熬出胃病,就更不好脱单了。”

    季和邈嫌弃的看着那个大饭盒:“我是猪?”

    郁甜拍拍他的肩:“加油。”

    送走了季和邈,郁甜这才冲向自己男朋友。

    “季哥哥!”

    季和风见她好像有点儿不高兴,问:“怎么了?”

    郁甜又坐到了人腿上,伸着自己的爪子,噘嘴:“她不信我们,她说我没戒指。”

    季和风懂了。

    他握着郁甜的手,说:“当然有戒指。”

    郁甜想起了他那个设计图,于是催:“在哪啊。”

    “想要?”

    “想要啊,我去跟郭娜显摆显摆,这样她就死心了,那丫头明天还要来呢,我得把你藏起来。”

    郁甜一边说一边盘算,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坏笑着挑起了季和风的下巴:“我要把你拐跑,跟我私奔吧!”

    她想带着他远离一切,度过最后的时光。
【全网热门完本耽美小说 www.danmei.la 手机版阅读网址 wap.danmei.la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