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豪门女配想下班[穿书] > 第44章 试图以毒攻毒

第44章 试图以毒攻毒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宁城大酒店, 阴,有风。

    季家的车子停在门口。司机打开车门,季和风从里面走了出来。

    今天的他有些不太一样, 以往总是深色西装加身的人破天荒了穿了一身黄棕色条绒西装, 口袋的位置别了一个颇有复古味道的宝石胸针, 这套衣服让他整个人看上去活力了不少, 不像是个老板,倒像是个贵公子。

    季和风下车之后非常自然的向车里伸手, 郁甜拉着他的手从车里走了出来,看她裙子的颜色和风格,旁人就能看出来, 这两个人是一对儿。

    施可岚站在酒店楼上的房间中,穿着一身漂亮的婚纱,但是却神情冷漠, 若是仔细看, 不难发现, 她正看着楼下那些人的一举一动。

    这些人中,根本就没有多少与她说过话的人,她甚至不知道这其中会不会有真心送来祝福的人。

    不过这倒无所谓,她也不稀罕这样的祝福就是了。

    “在看什么?”石丽的病还没完全好转,但今天毕竟是特殊的日子,所以她也出院了,见女儿从天亮开始到现在一直都不怎么开心的模样, 石丽也不知道要说些什么才好。

    她知道, 自己是没办法插手女儿的任何决定的。而且事已至此,她自己都有些迷茫,不知该如何做才能解决现在一团混乱的局面。

    从前丈夫就是她的主心骨, 现在施伟延走了,她就只能依靠女儿了。

    石丽天生就是那种温婉贤淑的性子,与那些女强人不一样,也从不懂这些公司之间不见血的你来我往,除了陪在女儿身边,她根本帮不上忙。

    现在,石丽站在施可岚的旁边,低头,看到了季和风。

    她无声的叹气。

    她从前总以为这会是一桩好姻缘,是她的岚岚没这个福气啊。

    那个孩子旁边,已经站着别人了。

    施可岚就这样静静的望着牵手走下车的两个人,不知过了多久才转过身去。

    同时石丽也感到有些奇怪,她不知第几次看手机中的时间,然后疑惑的对自己的女儿问道:“陈总怎么还不来?”

    施可岚的眼中划过一抹嘲讽,坐到化妆台前开始给自己戴首饰:“他是不会来的。”

    石丽更加疑惑了。

    郁甜挽着季和风的手走进富丽堂皇的厅中,找到了两个人的位置就座。

    她悄悄的靠近季和风的耳边,看着被鲜花围满的中央:“季哥哥,我刚才好像看见施小姐的前男友了,他今天也来了吗?”

    就她知道的,如果季和风给施可岚的文件中包括丁思铭害死施伟延的真相,那么施可岚为何不借着陈家的势头报复这个男人呢?

    她一直平静无所动作,不管是对于自己的私事,还是对于施家的公司,这怎么想都有些不正常。

    其实季和风也不太明白,但想到那晚房中的陈博之,他便猜测可能是陈博之先他一步打开了那个文件,毁掉了几页东西。

    尽管那看不见的世界意识在慢慢被削弱,但还是努力的拉扯着自己该有的节奏。

    尽管施可岚提前发现了大伯一家的阴谋,但还是没能知晓事情的全部面貌。

    如果她知道陈博之与自己父亲的死有关,那可能也就没有心情在这里办什么订婚典礼了。

    “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在这里。”季和风也微微凑近了郁甜。

    郁甜又回头看向那个方向,但是那个猫在角落的人影此时已经不见了。

    她转头又想要再说些什么,施可岚却不知何时来到了两个人的身边。

    “郁小姐,我有些话想要单独跟你谈谈,不知道你是不是方便。”

    郁甜往自己的椅背上一靠,直截了当的说道:“我好像不怎么方便。”

    她不觉得自己和这个女人有什么可说的,也知道这个女人要说什么。

    施可岚没想到她会这样回答自己,气得哽了一下,然后看了一眼坐在旁边的季和风。

    季和风并没有看她。

    郁甜拒绝之后又仔细想了想,如果施可岚不把她叫走,就会被陈博之绑走,这样一来,陈博之就可以以此威胁季和风过去救人,然后半路出车祸导致双腿瘫痪。

    她今天一定要缠着季和风跟过来,不就是因为这件事吗?

    想到这里,郁甜噌的一下站了起来,抓着施可岚就想离开:“好吧,你要说什么我也可以听一听。”

    说完,她还转头对想开口的季和风交代:“季哥哥,我去一会儿就回来,不会有事的。”

    季和风叮嘱她:“手机不要静音。”

    “嗯。”

    施可岚又看了季和风一眼,带着某种不能言说的情绪。

    只不过是走开一会儿罢了,有必要这样吗,这还是季和风吗?

    施可岚只看了一眼,便压下了心中的情绪,转身带着郁甜离开了大厅。

    楼上的房间中两个女人面对面站着,穿着华丽婚纱裙的新娘高傲的昂了昂自己的头:“我现在是要结婚的人了,本应没理由这样问,但是郁小姐,你已经跟和风在交往了吗?”

    郁甜想了想他们这几天的状态。

    季和风倒是真的对她表白了,但是她一直没有回应。

    这一阵子他们的关系有些暧昧,彼此都心照不宣,只是她一直都没有点头。

    于是郁甜斟酌着对施可岚说了一句渣男语录:“你要是这么想,我也没有办法。”

    施可岚:“……”

    似乎没有预料到郁甜会对她说这样的话,施可岚明显的被哽住了,半天都回不上话。

    恰好在这个时候,房门被人从外面敲响了。

    施可岚看了一眼站在她面前的郁甜,走上前去开门。

    谁知门刚被开出一个缝,她还来不及开口问这些人是谁,外面的几个男人就粗暴的推开大门,撞了进来。

    施可岚被吓了一跳,惊叫一声退开,穿着高跟鞋的脚站立不稳,直接坐在了地上。

    那男人看了她一眼,身后的人直奔站在屋中的郁甜。

    郁甜还没反应过来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人就要被抓住了。她迅速向后仰去,抬腿踢中了最近那个男人的下胯,然后一个翻身想要从后面溜走,但对面占了人多的优势,飞快的堵住了她的去路。

    与此同时,有两个强壮的男人已经架住了施可岚,用一块白色的毛巾捂在她的脸上,施可岚惊恐的挣扎了两下,就晕了过去。

    闭上眼之前,低垂的睫毛盖住了眼中的几丝怨毒。

    郁甜快速给自己找了个得力又趁手的武器,那就是化妆台上放着的卷发棒。

    换作平时,就算面对五个强壮的男人,她还是可以勉强一冲的,但是今天不知道怎么回事,她从早晨起来就一直有些不舒服,现在更是如此。

    慢慢的,郁甜开始体力不支,落了下风。

    但是五个人紧紧缠着她不放,她根本没有时间摸出自己的包里的手机去求助。

    忽然,脑中一阵钻心尖锐的疼痛,郁甜握着卷发棒的手愈发的无力。

    “砰!”

    一个男人终于一拳打在了她的身上,郁甜摇晃了一下,倒了下去。

    距她最近的男人迅速掏出一块白色手帕,同样捂在了她的口鼻上,郁甜屏住呼吸,防止自己吸入过量的药物,假装晕倒。

    男人们见两人都被搞定,迅速收手。

    郁甜被一个壮硕的男人扛在肩上,沿着楼梯一直从酒店后门走出,被塞进了一辆黑色的车里。

    她的手中还藏着一枚临时从化妆台上抓住的发卡。

    虽然此时的姿势不太舒服,但却不是动手的好时机。

    这些人许是看她已经昏厥,所以放松了警惕,并没有第一时间将她的手脚给绑起来。

    车子缓缓发动,与装了施可岚那辆车是不同的方向。

    驾驶座上的那人见事情已经搞定,所以就给自己的老板打了电话。

    郁甜听清对面人的声音,回忆了一下。

    陈凯。

    她在后座躺了二十多分钟,直到车子驶上一段崎岖的小路,她才等来动手的契机。

    郁甜向后试探性伸了一下自己的手,又花了五分钟悄悄解开了刚绑在手上的绳子。

    与此同时,她的大脑又传来一阵刺痛,她皱了皱眉,紧接着便又晕了过去。

    这次是真的晕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睁开眼的时候,她正躺在一片小树林的边缘,这片小树林她认识,是宁城的郊区。

    而她的面前,站了一个熟悉又没想到的人。

    风,越来越大。

    季和风不停的看着自己腕上的手表,郁甜这么长时间都没有回来,他的心中渐渐开始不安。

    不愿再等,他起身,向电梯的方向走了过去。

    依照工作人员的指示,敲了敲施可岚的房门。

    半天都没有人应答。

    于是季和风便干脆拧开了门把手,自己走了进去。

    屋中有打斗的痕迹,地上还落了一只手机,旁边就是郁甜的包。

    季和风的心陡然一沉。

    就在这时,手机铃声响了起来,在这寂静的房间之中,让人心没由来的一慌。

    季和风一眼便认出来了上面的手机号码。

    他摁下了接听键,对面果然是陈博之的声音。

    “季和风,我想你也不需要我多说什么,你该一早就知道我的打算了。”

    季和风抓紧了手机,冷声问道:“她在哪?”

    “哈?你那么聪明,敢把自己的人带进我的地盘,我就不相信你一点儿准备都没有,别装傻了,你来选吧,这两个人在不同的方向,你去救其中一个,我就杀了另一个。”

    陈博之的声音带着无法隐藏的恶意。。

    就算季和风足够聪明又怎么样,一个是新欢,一个是还没放下的旧爱,他总有办法让对方陷入无法摆脱的痛苦之中。

    季和风确实是做足了准备的,但是陈博之也并非一个傻子,他布置的人第一时间掌握了郁甜的动向,同时也失去了施可岚的消息。

    季和风挂掉电话,立刻打给了季和邈。

    现在唯一知道的,就是带着郁甜的人往东去了,而施可岚是在南边。

    “哥,怎么了?”

    “看见我给你发的位置了吗,施可岚好像在那里,带人去看看。”

    若这条剧情线没出现变动,施可岚应该依然在那里。

    季和风一边交代着一边朝外走,与此同时,陈博之的秘书走进了富丽堂皇的订婚典礼大厅,似乎是要交代典礼情况有变的事情。

    但是季和风已经跑出了酒店。

    季和邈那边有点不解,但是他已经不是第一次怀疑他哥有事憋在心中了,也早就预料到了大概会发生什么事情。

    季和风联系上自己的人之后被通知了一件事情。

    “老板……我们一直都在跟着,但是前面那辆车停下之后,郁小姐就不见了……”

    他们一直在跟着,但是那几个男人身上都带着武器,所以没找到合适机会的时候,他们不敢贸然动手,可谁知好不容易找到了机会,郁小姐竟不在车子上!

    “怎么会不见?”

    季和风看着车子上落下的绳子,又看了看那三个已经被绑起来的男人,开口的话带着阴森的恐怖寒气,叫人无端打了个寒战。

    站在他对面的人惭愧的低下了头,不知该如何解释。

    他们真的一直在跟着,从没错开眼。

    但是郁小姐她……

    就是不见了。

    郁甜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男人。

    男人穿了一身白,像个AI面瘫一样没得感情,大风卷起地上的土,但却吹不到他脸上,以这个男人为核心的几米范围之内,就像用无形的屏障隔绝出了另一个世界。

    郁甜凑近,看了看头顶已经聚集起乌云的天气,又看了看面前的男人。

    “何小八,你们管理局的监测系统未免也太迟钝了。”

    何伦看向这个毫不懂得尊重工作人员的同事,开口道:“系统已经在排查漏洞原因,应该很快就会修复。”

    “倒是你——”

    何伦一步一步走近:“你知道的吧,出现漏洞的原因很可能是因为你。”

    “嘿呀。”说这郁甜就不困了,这可是她想了好久的问题了,分析了半天这件事也不能怪自己呀,怪自己那可是要扣积分的!

    “这怎么能怪我呢,负责传送我的人是不是你!剧本里故事线开始的时间是季和风的生日吗?你设置的传送时间出了问题,这是你的错!”

    “所有故事线是总系统提供的,但是它提供的信息不够具体,给了任务者错误的人指示,这是总系统的错!”

    “最后,”郁甜叉腰,也特别严肃的强调,“这里的人也有问题,不是我先动手的!”

    是季和风把本该给施可岚的项链给了她。

    “这不也是总系统的疏漏吗?主站是不是坏掉了,你给我说实话!”

    何伦:“……”

    “我做错了什么,‘郁甜’本身就是季和风的狂热恋慕者,总系统先前给出的判定全都是任务者消极怠工,总被想方设法甩掉,我一开始缠着季和风有错吗?”

    何伦:“……”

    “我从不主动往施可岚那里凑,不干涉任何施家的事情,做得最显眼的事情就是做做饭拍拍照片,跟一个影响不到主角的女孩子做了朋友,这可不是我的错。”

    何伦:“……”

    理论上确实是这样。

    但是——

    “你动了郁柔。”

    经分析,郁柔很大程度上影响了施可岚的人生轨迹。

    “可还是你们的错误比较多。”

    何伦强调:“你也是‘我们’中的一员。”

    或许算不上,但是这种事情,如果她自己还没想起来,那他也没必要在这种时候让事情越变越乱。

    “总部出了错,我有权利申请员工损失补偿。”郁甜严肃得一批。

    “……”

    “总之,”何伦面无表情,“系统已经在修复漏洞了,在此之前,务必稳住局面。”

    “什么意思?”郁甜掏了掏耳朵,“我要加班?加班费怎么算?修复之后会变成什么样子?”

    “修复之后本世界的气运之子会直接重生,你不需要重来,总系统给出的原设定中,幡然悔悟的施可岚会直接找上季和风,你只需要站在那里被甩,一切就都结束了。”

    “你不是最喜欢下班了吗?”

    闻言,郁甜心中一动,眼中划过一丝不明的光。

    “那这个季和风呢?”

    何伦没明白:“不都是同一个人吗?当然什么都不会记得,这个坏掉的世界会被纠错。”

    “哦,那我的积分奖励可以申请回到一个时空吗?”

    何伦眯眼:“你要干嘛,这一点你应该比我清楚。”

    郁甜歪了歪头:“世上无难事嘛。”

    何伦上前一步:“你不许添乱,主站崩溃导致许多世界出了错,如果放任下去,这个世界很有可能会直接消失,一定要尽力稳住局面!”

    “那我要怎么稳住局面?”

    “……”

    问得好,他也不知道。

    总系统因为这个,甚至出现了中病毒的迹象,局长都已经亲自出马了,出马之后还没带回处理结果。

    这种烂活儿他真是到了八辈子血霉才会遇到。

    “你身在其中,应该比我更明白。”

    郁甜眨眨眼:“我不明白。”

    她想了想,问道:“你说的修复,就像一个中了病毒的电脑,虽然现在主机被搅成一团,但是只要重装系统,不但病毒会消失,里面的软件也会回到初始状态,是这样吗?”

    “是。”

    郁甜期待的搓搓手:“那中了病毒的时候,是不是再加一个恶意插件,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反了天都行,反正会重置,不是吗?

    何伦:“……”

    郁甜见何伦那表情,有点儿不高兴:“你那是什么表情,我这叫以毒攻毒啊。”

    何伦:“……”

    “总之,你要记住,世界重置之后,好好完成你的本职工作,按时下班,回到总部来,你还有别的事情要做。”

    郁甜一怔:“别的事?”

    是啊,她也记得自己好像要下班,有别的事情要做,但是是什么事情呢?

    她刚想再追问一下何小八,可一抬头,却被糊了一脸的风。

    何小八不见了。

    郁甜左看看,又看看,忍不住破口大骂:“王八蛋,这荒郊野岭难道你让我自己回去吗!!”

    “轰——”

    回答她的,是一声响雷。
【全网热门完本耽美小说 www.danmei.la 手机版阅读网址 wap.danmei.la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