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豪门女配想下班[穿书] > 第43章 草莓印

第43章 草莓印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晚上, 郁甜洗了澡,换了一身软fufu的小兔叽睡衣敲响了季和风的房门。

    虽然这阵子一直都住在季和风的斜对门,但是她知道季和风的领地意识非常强, 所以若无特殊情况一般都不会去他的卧室打扰。

    但是今时不同往日, 郁甜觉得她又行了, 所以她兴冲冲的来了。

    季和风打开门的时候, 自己的门口就站了一只白白嫩嫩的小兔叽,小兔叽戴着睡衣的连帽, 两只乖乖的耳朵翘在上面,睁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他,整个人又乖又灵动。

    季和风觉得自己的心都化了。

    郁甜巴巴的看着他:“季哥哥, 我能进去吗?我想让你帮我选衣服。”

    于是季和风侧过了身体,郁甜喊了一声“好耶”,然后就冲了进去。

    她看都不看房间中的沙发和小地毯, 一屁股坐在了人家床单没有一丝褶皱的大床上。

    季和风穿着一身深灰色的居家服坐在了她的旁边, 两个人看起来特别像小白兔和大灰狼。

    此时小兔子正拿着自己的平板, 给季和风看衣服。

    但是季和风还没开始看,她就一拍脑袋又想起了另一件事情。

    “季哥哥,你之前不是说给我买了很多东西吗?在哪里呀,我现在能看吗,还送我吗!”

    季和风说:“全都在我这里,现在想看吗?”

    郁甜点头点头点头。

    于是季和风站了起来,示意郁甜跟他走。他打开了自己的衣帽间, 郁甜好奇地跟着他走了进来, 这里真的很大,足有两间房那么大,各种各样的男士西装和配饰一应俱全, 但是都是清一色的高冷系,一点都不丰富多彩,花里胡哨。

    衣帽间走到尽头一个拐弯,又是一个房间,但是这个小房间没有那么大,周围也比较空,看来是以备不时之需。

    靠墙的一个黑白色柜子上挂满了女士珠宝首饰,郁甜惊讶的指着这堵闪闪发光的墙:“这都是认识我之后才买的吗?”

    季和风“嗯”了一声,答案非常明显。

    郁甜脑袋有点儿麻,怪不得季和风敢用普通的礼品袋把一个价值千万的珠宝首饰随随便便就往婚纱店拎。

    这玩意儿要放在平时不说请个保镖,也得小心翼翼的护着吧。

    她好东西也见过不少,这些东西虽然都让她非常惊喜,但是一圈儿看下来之后也就没别的了。

    正当这么想的时候,郁甜忽然看见了桌子上随意放着的一个本子。

    她有些好奇的指着那个本子问道:“季哥哥,这也是你的东西吗?”

    季和风顺着她的目光看去。

    “这是什么本子,我能看看吗?”

    季和风有些懊恼,郁甜提出这个要求太突然了,他也根本忘了随手就把这个本子放在了这里,但是郁甜这么说,他也不想拒绝。

    于是郁甜兴冲冲的拿起了那个本子,翻开一看愣住了,居然是设计图,上边是一个戒指。

    这个戒指显然还没有完工,但是却能看出来,是用了心的、非常别致的设计。

    郁甜眨了眨眼,然后捧着那个本子转向季和风,眼睛里带着星星:“这是给我的吗?”

    季和风见她明显比刚才还要高兴,于是心情也放松了下来,柔声道:“是给你的,没想到在这里被你看见了。”

    郁甜兴致勃勃的翻了几页,然后“啊”了一声,看向季和风:“为什么只有一个戒指啊,这不是情侣的吗?”

    季和风愣了一下,然后伸手把可爱的小兔子拉进了自己的怀里揉了揉。

    画设计图的时候他甚至没想过会把这个东西送出去,但是一向心机深沉如他,最后竟也没有算到郁甜与他的发展以及这人在自己心中的分量。

    “季哥哥,你倒是说话呀!”郁甜趴在对方舒服的胸膛里朝他的脸伸爪子,大着胆子捏了一把她垂涎已久的俊脸。

    季和风伸手把笔记本从她手里抽走了:“等我完成再拿来给你看。”

    于是郁甜就懂他的意思了,笑着挂在对方的脖子上,指着架子上那一套精致的浅绿宝石的首饰:“老板,把这个给我包起来,跟我明天的礼服颜色好像还挺搭的。”

    走出衣帽间,捧着盒子的郁甜突然又想起了另一件事情,她忽然伸手扯了扯季和风的衣袖:“季哥哥,你小时候的相册呢,我想看看,给我看看嘛!”

    既熟练的耍无赖胡闹之后,郁甜又成功get到了撒娇的技能,简直丝滑衔接、无缝转换。

    又是在这种季和风什么都会听她的的特别时期,那要求她都列了一整个大清单了,这一项也是必须要做的事情。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看完之后她就可以去找阿邈炫耀了!

    季和风看着使劲耍无赖给自己捞福利的某人,还是没忍住,屈起手指在她的脑门弹了个脑瓜崩。

    根本没用上力气,红都没红,但是郁甜却借机碰瓷儿,唰的一下就歪倒在了对方的身上。

    然后伸手开始索要自己的精神损失费:“相册。”

    “真想看?”

    “真想看!”

    季和风真拿她没辙,其实那些照片倒也没什么,说真的,就连他自己都想不起来小时候到底是什么模样了。那已经是很久、很久、很久之前的事情了。

    之前藏起来不给这两个人看,不过是不想看见他们两个得意的模样罢了。左右现在蠢弟弟不在,于是季和风指了一下桌子旁边的抽屉:“自己去拿吧。”

    郁甜兴冲冲的打开了抽屉,从里面拿出了那本厚厚的相册。

    虽然相册很厚,但是里面根本就没几张照片。

    好几张都是年轻时候的潘莲珍和已经去世的季叔叔的合照,然后是一张全家福。

    再然后,有一张是5岁的季和风身穿一身板正的小西装,严肃的站在那里回头的一张照片。

    估计是被偷拍的,因为那真的就是一张很自然的回头照,被拍的人脸上一片淡漠,跟现在没什么两样。

    郁甜捂嘴尖叫:“太可爱了吧!!”

    再往后一翻,是一张初中时期的照片。

    郁甜突然回头,严肃的看向季和风:“季哥哥,你上学的时候是不是有可多小姑娘给你送情书了?”

    季和风:“时间太久,不记得了。”

    “你骗人!”

    争了一会儿,郁甜合上相册,她扬起小脸:“季哥哥,还有一件事。”

    “什么?”

    她笑眯眯的看着面前的霸总:“你能不能转个行,当一次Tony啊?”

    “?”

    见季和风没听明白。

    郁甜就噔噔噔穿着拖鞋跑回了自己的房间,拿了两瓶染发膏来:“你帮我染头发行不行,我手受伤了,自己不方便。”

    季和风接过一盒染发膏看了看,问她:“怎么染?”

    他从没做过这种事。

    郁甜笑眯眯的说:“很简单的,里面有说明书的,我上次染的头发都褪花了,一点也不好看,这次想染个灰绿色。”

    “现在吗?”

    “嗯!”

    郁甜说完,再次在带着点洁癖的季某人这里勇敢挑战极限:“我能在你房间染吗?”

    “可以。”

    郁甜看了看季和风,弯起了眼:“那咱们开始吧,晚点还有人来给我送礼服呢,正好看看跟我的新发色配不配!”

    说完这话她才想起来一开始要找季和风干嘛,是来挑衣服的。

    “啊,季哥哥,我想起来了,施可岚是不是要订婚了,你会去吗?”

    “会。”陈家已经派人送来请柬了。

    “那我能去吗?”

    季和风看她:“你想去?”

    郁甜特别耿直:“我想跟你一起。”

    婚礼上发生的事情可不少啊,谁知道会不会又出现什么变故。

    还有就是……她想试一下,或许,季哥哥真的不用失去自己的腿呢……

    “我可以跟你一起去吗?”

    “好。”

    于是郁甜满意了,将盒子全都扔到了季和风的手中:“那咱们开始染头吧。”

    卫生间柔和的光打在郁甜的脸上,她坐在一个凳子上,高大的男人站在她身后,仔细研究过说明书之后,拿起了台子上的面霜。

    “这个用在哪里的?”

    有时候就算是精英人士,也不一定能搞懂女孩子用的各种各样的所有东西。

    郁甜指了指自己的脸:“这个是面霜,先在发际线的前面抹一下,耳朵后面也要抹一下,染发膏如果粘到皮肤是非常不好清理的,所以先打个底。”

    于是季和风拧开了面霜的盖子,走到郁甜的前面,弯下腰,指尖轻轻的在她的皮肤上晕开了微凉的膏体。

    “是这样吗?”

    郁甜马上就开始吹彩虹屁:“对,就是这样,季哥哥你真聪明,一点就透!”

    前额之后是耳后,郁甜的耳垂白皙粉嫩,季和风看了一眼,一下子竟没能移开眼。

    郁甜享受的靠在椅背,在镜子中看着帅哥为自己认真服务的场景,甚至开始悠闲的晃腿。

    她想了一下,拿出自己的手机对着镜子拍了一张照片,然后抱着手机开始偷笑。

    季和风就按照说明书中的一点一点操作,先给郁甜穿上一次性披肩,然后自己又戴上了手套,将两罐药剂混合装入自带梳子的小瓶子里面,然后开始染发。

    季和邈敲门的时候没人应声,还以为这两个人晚上出门约会了。

    他刚要转身离开,手机就响了,是季和风发来的消息。

    季和邈打开一看是个熊猫头表情包。

    这一瞬间,季二少爷合理的觉得他哥多半是被盗号了,那么第一件事情就是要通知高秘书,然后再给他出门在外不务正业的哥哥打个电话。

    但是还不等他完成第一步操作,那个盗号的人就给他发来了消息:

    门没锁,自己进来,在卫生间。

    季和邈疑惑的看了一眼紧闭的房门,犹豫了一下,真的推门走了进去。

    屋中果然没人。

    但是透过玻璃可以看到卫生间的灯确实是开着的,于是他又走到卫生间的门前,再次打开了门。

    已经听到他动静的盗号人坐在椅子上面对着镜子,伸出一只手跟他打招呼:“阿喵晚上好啊!”

    季和邈犹豫了一下,关上了门。

    然后再次打开。

    擦!他真的没眼花!

    “这是在干嘛!”

    “真没见过世面,当然是染头发啊!”

    “那你怎么不去美容院或者理发店?”

    郁甜一脸莫名其妙:“家里有现成的托尼师傅,我为什么要去外面花钱?”

    季和邈:“……”

    高秘书,快来啊!!你们家老板又开始不务正业了!!

    “难道你之前的银毛不是自己染的?”

    “不是啊。”

    “你懂什么叫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吗?”

    “你也没自己动手啊,不是我哥在染吗?”

    俩人你来我往的拌嘴,季和邈都忘了自己是来送文件的了,他也搬来一个凳子坐在旁边跟郁甜唠嗑。

    头发上完色之后需要等待一段时间,郁甜决定在这段时间之内找点事情做,但是又没有什么好主意。

    于是季和邈特别贴心的帮她解决了这个难题,他回到自己的房间,抽出了一本练习册,“啪”的一下拍在了郁甜和季和风的面前。

    “既然你们两个都没事可做,那就帮我写作文吧。”

    “阿邈啊,”郁甜一脸的痛心疾首,“明明是个傲娇鬼来着,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不要脸了。”

    季和邈扬眉:“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郁甜:“你再骂??”

    季和风已经很久没关注过季和邈的学习情况了,季和邈这孩子自从不叛逆之后终于不打老师了,本来底子就好,在高水平的老师的辅导下,他的成绩一直都挺稳定的。

    就除了语文,尤其是作文。

    笑死,看图写话都费劲,还写作文。

    季和风拿起了练习册,大致扫了一眼作文材料,大致就是要写一个与“感动”相关的话题。

    “这还不简单啊,就没有什么让你感动的事吗?”郁甜已经记不清上次自己写作文是猴年马月了,印象中她也不太擅长写作文这回事儿,她高中那会儿……

    她高中那会儿……

    高中那会儿……

    咦?

    她高中那会儿怎么着来着?

    郁甜放下了季和邈的练习册,开始努力回想,但是她却突然发现,自己好像想不起来自己高中时候的事情了。

    “怎么了?”

    见她神色似乎有些不对,季和风开口询问:“不舒服?”

    郁甜眨眨眼,又眨眨眼,然后伸手,又拿起了练习册,看了一眼。

    “干嘛?”季和邈也觉得她有些奇怪。

    郁甜对着那充满青春气息的高中练习册研究了一会儿,还是想不起来与自己曾待在现实世界中的任何事情。

    怎么着来着……她就来到了管理局,那个时候她好像要完成一件事情,既然是要完成一件事情,那她肯定记得自己为什么会来到管理局,那是什么时候开始忘记的呢……

    郁甜一个一个的回忆着她走过的世界,就算是第一个世界,她都记得一清二楚,但她就是不记得自己以前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啊……

    怎么会这样。

    经历得太多,所以并没有刻意回头看,但是猛然一回头,怎么走过的路却被蒙上了一层浓雾呢?

    “喂!你们到底会不会写!”

    见两个人都没打算帮他出谋划策,季和邈不爽了,抽出了自己的练习册。

    但是季和风却依然盯着郁甜看。

    郁甜抬头,正好跟季和风对视。

    妈哒!男菩萨怎么会这么敏锐,她稍微有一点儿不对劲儿都能被发现!!

    郁甜忽然想起了一句话:伴君如伴虎。

    于是她只能放下了自己心中的思绪,拿起了手机,一脸真诚的对季和邈说:“我给你找几个范文。”

    季和邈:“……”

    这么着我用你啊:)。

    郁甜只能想办法萌混过关,拉回了自己的注意力,抛掉了刚才的心思,开始跟季和邈插科打诨,季和邈被她逗炸毛了,自己梗着脖子跑了。

    为了打发接下来的时间不被看出心事,郁甜不停地给自己找事干,她还缠着季和风去书房溜了一圈,参观了一下他的藏书。

    但是季和风的书大多都是经济政治相关,或者高深的名著原文书,没一个是她感兴趣的,直到她蹲下来,看见下面书架的一排排书籍,才显出一些惊讶的神色。

    “季哥哥,你居然会看这种书?”

    季和风也跟着她蹲了下来,望向那一排排书:“嗯,但是已经很久都没看过了。”

    下排的书杂七杂八,什么黑洞理论、天体物理、硬核科幻、幻想宇宙,甚至还有不少推理类书籍。

    郁甜一一看过去,这才想起来:“这么一想也对哦,那个地下室就全都是星星呢……”

    那也不对啊,天文爱好者不都是买望远镜往上看吗,谁装修一个地下室往下看啊。

    郁甜看完书架,又让季和风陪着她去参观了潘连珍收藏的那些画,全都出自名家之手,甚至有两副价值数十亿的、堪称古董级别的画作。

    然后,她接到一个电话,她明天要参加的一时尚颁奖典礼要穿的礼服终于到了,谢鸣那边问她现在送过去试穿一下,还是第二天提前来工作室再试,毕竟现在已经晚上九点多了。

    但是郁甜却想现在就看看那件礼服。

    一直以来,她的形象都是鬼马小甜妹,这次她想突破一下,走一走辣妹路线,那条裙子可是她千挑万选好不容易才定到的,她现在就迫不及待的想试试了!

    挂掉电话,季和风疑惑的问她:“这不是已经挑好了吗?”

    “啊呀,”郁甜坏笑着说,“这是我工作要穿的,人家想挑一挑出席订婚典礼的衣服嘛。”

    她终于想起来自己这件“正事”了,掏出手机打开相册,将手机扔给了季和风:“季哥哥,你看看喜欢哪一套。”

    季和风一看,全都是带了点儿小心机的情侣装。

    他微微倾身,凑近了郁甜:“甜甜,我转正了吗?”

    郁甜后退一步:“达咩!”

    她还没使唤够呢!

    “也对,”季和风开始反思,“我从没表过白,这不是很让你为难吗,不表白怎么穿情侣装呢?”

    郁甜伸爪子,特别够义气的拍了拍他们家男菩萨的肩膀:“我不介意非法耍流氓。”

    “甜甜,你回头,看见这幅画了吗?”

    郁甜顺着他的话下意识的回头,入眼就是一副以红黑等暗色为主调的油画,画的内容很抽象,但却依稀看出,是一个男人正在地狱中承受酷刑。

    郁甜不太懂如何欣赏这些艺术,但大概是因为画家的技艺过于精湛,甚至不用刻意了解,她就能感受到那股扑面的窒息。

    但奇怪的是,这个将死之人却眼中带着光,脸上撒满了希望。

    “以前我看不懂这幅画,”季和风好听又平静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我总觉得极刑中的人不该是这种愚蠢的表情。”

    无望的苦难之中,要么心如死水,要么就是在扭曲的恨意中踽踽独行,什么样的蠢人才会露出这样的表情?

    “但是现在,我懂他了。”

    他不需要去了解这幅画的作者是何身份,经历过什么,又因什么而充满希望。

    但是某种程度上,他们一样。

    郁甜听着季和风低沉又带着某种情绪的话,眼睛盯着那无边地狱。

    忽然,她的手被握住了。

    她一转头,就对上了季和风那双藏着汹涌爱意的眸。

    “我懂他了,因为我爱上一个人。”

    “郁甜,我爱你。”

    你是我末日苦海中的未来方舟;黑暗迷城里的唯一曙光;荆棘之路上的花与希望。

    只能是你。

    第一次,他想活着,不带任何扭曲的胜负之欲,不怨恨任何命运的法则。每天晨起都是新的希望,岁月流转,日月更迭,他希望能拉住一个人,让她始终都能待在自己身旁。

    郁甜在那一瞬间,尝到了失重的感觉。

    她觉得天旋地转,呼吸都有些困难。

    她一只手被季和风温度微低的大手拉着,另一只手却忽然拽住了他的领带,将他拉近,然后吻上了他的唇。

    一吻即离,她拔腿就跑,也不看对方的表情,跑到外面,吸着凉凉的夜风,大口喘气。

    她的脑子有些空,正不知道该做些什么,电话就打了过来。

    谢鸣派来送礼服的人到了。

    郁甜在门口拿了自己的衣服,然后慢慢吞吞的朝前挪。

    她弱小可怜又无助的捂住了自己剧烈跳动的心口。

    季家再大,她挪了半天,还是挪到了独栋别墅大门外。

    郁甜脑中忽然又想起了季和风刚才的眼神,以及……那炙热的话语。

    她可以直接跑掉的,干脆回家。

    但是她犹豫了。

    季和风正靠在门边,等着她。

    郁甜蹭了过去,试探性开口:“季哥哥,你看我试衣服吗?”

    “嗯。”季和风打开了门,然后示意她进去。

    小兔子慢慢吞吞的,挪啊挪,挪啊挪,还是挪进了大灰狼的窝。

    头发的时间已经差不多了,洗掉吹干,她对着镜子瞧了瞧,挺满意这个颜色,特别显白。

    打量完自己的头发,她才拿出那件裙子。

    这件绿色的小裙子后背是珍珠的交叉绑带设计,露出一大片漂亮的背,后面包裹住挺翘的臀,前面深V开口,垂坠感十足,还有配套的两个金属臂钏,总之就是非常辣妹。

    配上她刚染的头发,就是自己都要爱上自己那种程度。

    郁甜被自己的美貌折服了,对着镜子转了好几圈,然后给曲蓉蓉拍了张照。

    曲蓉蓉立马予以肯定,并建议到时候后背可以贴一个黑色的蝴蝶纹身。

    郁甜表示对方很有眼光。

    这才放下手机,又冲去了季和风的房间。

    只是,季和风一打开房门,看见这样的郁甜,眼神一瞬间变得深邃又危险。

    郁甜就是来使坏的,但她没想到机智如她,坏事干多了有一天也会翻车。

    她还未开口说一句话,就被季和风一把拉进了门。

    “你明天要穿这个?”

    郁甜爪子抵着她家季哥哥的胸膛,点了点头:“好看吗?”

    季和风扣着她的腰,端详良久,然后像是叹息一般,捏了一下她的脸蛋。

    “别怪我,这次也是你先送上来的。”

    郁甜还没明白过来这话是什么意思,然后她就被吻住了。

    酥麻的感觉过遍全身,她身子都软了下来。

    虽然没有明确回应,但是郁甜倒是对自己非常诚实,她喜欢这个吻。

    于是她抓住了男人的衣服,想要稳住自己的身体。

    季和风向前一步,将她整个人都抱进了怀里,吻由浅入深,炙热霸道,他变得不像往常那样,优雅、温柔。

    郁甜溺毙在这样令人战栗的快感之中,然后,季和风的手慢慢往下,抚上了她光裸的背。

    那双手就像带着魔力一般,让人无力招架,他慢慢往上,抚着她后腰的曲线,与此同时,吻也慢慢向下而去。

    郁甜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忽然,整个人被翻转,那炙热的吻由锁骨转向光滑细腻的后背。

    然后,她被季和风以这样的姿势抱着,他的心脏贴着她的背,有力的跳动着,温热,疯狂。

    季和风从后面抱着她,声音在她耳边温柔响起。

    温柔中,带了点儿别样的笑意。

    “甜甜,你明天可能得换件衣服了。”

    郁甜脑中白光乍过,忽然清醒,立马推开男人,狂奔回自己房中的穿衣镜前。

    只见,那精致的锁骨,光滑的后背上。

    被落下了一串一串的……

    草莓印。

    QWQ!!
【全网热门完本耽美小说 www.danmei.la 手机版阅读网址 wap.danmei.la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