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豪门女配想下班[穿书] > 第38章 高清露骨性感大图

第38章 高清露骨性感大图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要我说三年的刑期也太短了, 那种女人就应该在里面蹲30年,不要出来祸害世界!”

    这人在娱乐圈里混的时候做过的恶绝对不止这些,但毕竟她已成名许久, 很多事情就算深挖也挖不出来了。

    曲蓉蓉踩着油门, 亮橙色的豪车在路上飞奔。

    郁甜坐在她的副驾驶, 刚挂上段茹的电话:“三年也够久了, 不管是对于一个明星还是对于一个女人,最好的这几年如果虚度, 那是什么都换不回来的。”

    更何况相关部门已经宣布要将郁柔封杀,她出来后想干老本行是不可能了。

    任舒馨名下的几个餐厅也已经停止营业,欠了一大堆贷款, 根本没有办法再养活她。

    提到这件事,曲蓉蓉就忍不住歪头朝郁甜看过来:“没关系吗?不用去看看你爸。”

    郁甜打了个哈欠,靠在了靠背上:“没什么可看的, 不是有另一个女儿陪着他吗?”

    “说真的, 段阿姨可真厉害, 老话不是说的好 ,狡兔三窟呢,我以为段姨当初扬言离婚后要让前夫蹲大牢只是放狠话而已,没想到她真的能找到那么要命的证据。”

    郁万荣有不少人脉,在与段茹的斗法中,这些人脉发挥了相当大的作用。所以曲蓉蓉一直觉得,郁万荣不会这么快就倒下。

    “你知道吗, 警察过去抓人的时候, 他正打算离开呢,不知道从哪里弄了一个假身份打算逃到国外去,瞒着那对儿母子。”

    她没去现场, 但是听她妈说,当郁万荣不小心弄掉了他一个人的假护照时,任舒馨把他的脸都给抓花了。

    曲蓉蓉感叹:“真不是个东西啊。”

    但她也不会因此同情那个女人就是了。

    “啊,还有,那个叫郁威的当时也在场,他直接用水果刀把他老子捅成了重伤,真牛逼。”

    “他值得。”

    “没有什么事情是季家办不成的。”郁甜如是感叹。

    曲蓉蓉眼中划过一抹惊讶,随即了然。

    她有些欣慰的感慨道:“季和风也太靠谱了!小甜甜,你不是喜欢他喜欢的要死吗,救命之恩当以身相许,你倒是上啊!”

    郁甜皮笑肉不笑:“跟我妈说的一样呢。”

    曲蓉蓉骄傲:“英雄所见略同。”

    说完她又道:“你还记得杨心远吗,因为他是我们家小柳的朋友,所以一会儿应该也会到场,他这阵子没跟你说话吗?小柳说他一直在打听你呢。”

    “说倒是说了,但我对人家又没那个意思。”

    “那就赶紧拉着季霸总官宣啊!我觉得你们经常住在一起,都有两口子那意思了,我把你带出来的时候还跟我嘱咐不要让你喝酒……多贴心的男人。”

    郁甜一脸警惕:“你不会真的不让我喝酒吧?”

    “废话!还想喝酒,你的爪子好了吗?”这话正说着,他们已经到了举办生日派对的酒店。

    还没走到近处,就远远看见了等在外面的柳鹤和杨心远。

    柳鹤最近剃了个寸头,看起来利落又帅气,杨心远刚好与他相反,或许是因为他在大学从事相关工作的缘故,身上总有一股文雅的书卷气 。

    “喂,” 曲蓉蓉拉着自己的小姐妹,忍不住想起自己被男朋友贿赂的小首饰,开始在季和风和杨心远之间反复横跳,“反正你和季霸总也没真的开始,咱就说这个三好青年小杨,他是真的一点机会都没有吗?”

    郁甜搂着他们家的小寿星,甜甜的笑着:

    “No。”

    她这个人就很简单,不喜欢跟自己不感兴趣的人拉扯。

    这也算是某种程度上的负责和礼貌,如果一开始就不打算产生交集,何必还要刻意去浪费双方的感情和精力?

    刚好门口的两个男人看见了他们,杨心远高兴的朝郁甜和曲蓉蓉招手。

    郁甜也一如既往的笑着,朝两个男人招手。

    这毕竟是她小姐妹的生日宴,来者即是客。

    郁甜噔噔噔地拎着包就跑远了,只留下曲蓉蓉站在原地,无声的叹息。

    有的人他只是外表冰冷不善言辞,但内心却是火热的。

    但有的人她虽然表面笑的很甜,但可能心却比谁都凉。

    曲蓉蓉突然开始觉得,他们家小甜妞虽然成天把季霸总挂在嘴边,但可能心中,也不是真的那么……

    曲蓉蓉突然沉默了,突然觉得季和风有点儿可怜,单纯被一个女流氓馋了身子什么的……

    郁甜也算是个名人了,受伤的事情谁都知道。

    今天她穿了一件黑色的小礼裙,右边绑着绷带的手系了一条黑色白蕾丝的丝巾,左手带了丝绸手套,一点都看不出来包扎的痕迹。

    自从郁甜走进酒店,杨心远就一直围在她的身边。

    但是郁甜却忙着另一件事情。

    她始终那日季和邈口中说的男菩萨小时候的照片感到无比好奇。

    他们俩倒是偷偷溜进过书房,也成功撬开了抽屉的锁。

    但季和风就像是她肚子里的蛔虫一样,仿佛早就知道她会这么做,所以抽屉里面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

    侧面突破行不通,那当然就只能正面出击。这几天郁甜使劲浑身解数,想要季和风交出照片,但目前为止还没成功。

    这边在热热闹闹的举办生日派对,但是那边的气氛似乎就没那么融洽了。

    “啪!”

    一份合同摔在了施可岚的脸上,丁思铭脸色灰败的跪在地上,茫然又有些无助。

    施伟斌已经气红了脸,捂着自己快要心脏病发作的心口,怒吼声几乎震破办公室的大门:“你们已经不是小孩子了,任性也要有个限度,公司不是你们用来过家家的玩具,我知道失去大哥你作为女儿很难过,但大家都是一家人,你觉得谁不是在难过?真是一个孝顺的好女儿,大哥尸骨未寒,你们居然就敢签出这样的合同,你们是不是想拉整个施家一起陪葬,拉着大家一起去黄泉之下团聚!!”

    施可岚颤抖着,眼睛几乎滴出血来,还是一遍一遍的看着那个合同。

    因为这个失误,本就艰难的施家亏空了十几个亿,资金链崩断,马上就要走上绝路。

    “对不起,这全都是我的错,伯父,您别怪小岚,是我第一次担起这么大的责任,太过紧张,所以才出现了这样的疏漏……”

    丁思铭痛哭流涕,跪爬在地上抱住了施伟斌的大腿。

    “你给我滚!”施伟斌愤怒的踹开了丁思铭,指着还在发愣的施可岚。

    “小岚……小岚对不起,我没想到事情会这样……你打我吧,打死我吧!我没脸再见你了…… ”

    施可岚额头被砸肿了,却罕见的冷静了下来。

    “当初是我要你出面全权代替我处理事务的,所以,这都是我的责任。”

    “小岚……你……”

    施可岚从地上站了起来,抹掉了自己脸上的泪,看向施伟斌的目光坚定中带着一丝屈辱:“我会想办法解决这件事,挽救公司的损失。”

    说着,她再也不看办公室中的两个男人,转身离开。

    办公室重新归于安静,刚才还愤怒的一副随时心脏病要发作的施伟斌放下了手,弯腰捡起地上的文件还顺手拉起了丁思铭。

    丁思明捂着自己的肩膀,半是开玩笑半是抱怨的说道:“伯父力气可真大。”

    “辛苦了,事成之后不会少了你的好处。”

    丁思铭摸着自己的肩膀,也离开了办公室。

    想不通啊。

    施可岚那样的女人到底有什么好?

    季和风总是帮衬着也就算了,好歹是青梅竹马的交情。

    但是陈博之?

    他为什么也非要得到那个女人不可?

    还帮助他们设这样的局。

    郁甜:季哥哥,我想看你小时候的照片嘛,我跟你换行不行!你就给我看一眼吧~

    郁甜:威胁jpg

    郁甜:好吧……作为交换,我也给你看我的照片,高清露骨性感大图。

    郁甜发完这条消息,就不动了,然后就看着聊天框上方一直显示的“对方正在输入”。

    可是断断续续显示了半天,也没见季和风发过来什么消息。

    郁甜:坏家伙!我就知道你在线!

    郁甜:给我看一眼嘛!

    “小甜,在跟男朋友聊天?”杨心远试探性的开口,眼神有些忐忑。

    郁甜转过头,眼中还带着坏笑:“啊……也不算是。”

    杨心远的笑容小了一些,但是语气依然温和:“喜欢的人?季和风?”

    “嗯。”

    对方沉默了。

    郁甜收起手机,叹了口气:“心远,我不想浪费你的时间。”

    “那还能做朋友的吧?”

    郁甜点头,没有回答。

    朋友就朋友吧,反正她应该也没空回应对方的任何邀约。

    她正这么想着,忽然就想起了什么一般,悄悄凑近了杨心远,问道:“你能帮我个忙吗?”

    “什么?”

    郁甜眨眨眼,说:“我想喝酒。”

    好馋好馋。

    曲蓉蓉那个臭婆娘居然站在桌子上打开香槟的时候大声对在场所有人警告不准给她酒喝,真是可恶!

    杨心远一听就笑了,虽然态度还是一如既往的温和,但是口气却多了一些不容拒绝:“这个恐怕不行。”

    郁甜:“QWQ。”

    郁甜戳着手机,继续给季和风发消息。

    郁甜:你真的不看吗?

    郁甜: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哦。

    郁甜:你不看我拿去跟别人做交换了哦 。

    郁甜:好无情啊你,那我就给你看看吧!

    季氏。

    高秘书正做着工作汇报,就只见他们家坐在办公桌前的总裁手一抖,白瓷茶杯掉在桌子上,滚烫的红茶洒在了文件上,还洒在了他的高级西装上。

    高秘书战术性停顿,微不可见的往后退了一步,推了推自己的眼镜,冷静道:“季总,有什么问题吗?”

    一边说着,还一边开始自我检讨。

    不对呀,他最近的工作好像做的都挺好。

    等等季总为什么脸都黑了!

    “我去换件衣服。”季和风面无表情的站了起来,走向自己的休息室。

    他手中还捏着自己的手机,似乎有些头疼,伸手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

    手机中,郁甜消息还在往外蹦。

    高清露骨性感大图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她真的拍过这样的照片吗?

    摄影师是男的还是女的?

    季和风的脑中不可抑制地冒出无数种想法。很显然,虽然面上不显,但是某人的独占欲已经发作了。

    他刚换完衣服,手机就又震动了起来。

    重新打开手机,依然是郁甜的消息,这次是一张尚未加载出来的图片。

    季和风皱眉盯着那加载的进度条。

    图片终于蹦了出来,背景好像是黑色的。

    然后,一张手骨X光片就映入了他的眼帘。

    季和风:……

    季和风一边揉着自己抽痛的额头,一边回复郁甜消息。

    郁甜发完图之后,就见对方又开始输入,她等了半天,都要等得不耐烦了,对话框中突然跳出一笔转账。

    郁甜领了巨额大红包,然后给季和风发过去一串问号。

    郁甜:?????

    郁甜:这是什么钱?

    然后,这次季和风终于回了消息。

    男菩萨:买你闭嘴的钱。

    郁甜捧着手机,没忍住,笑出了声。

    然后她就好像get到了什么财富密码,开始转而去骚扰季和邈。

    郁甜:前排兜售高清露骨性感大图,先到先得 。

    阿喵:?

    郁甜:要看吗?

    阿喵:不要。

    郁甜:为什么 !!

    郁甜:是我自己的哦。

    阿喵:你不要过来啊!

    郁甜:这福气给你你不要?

    郁甜:【图片】

    过了一分钟,对面发来了一个200块钱的红包。

    阿喵:求你闭嘴。

    郁甜再次爆笑。

    真不愧是亲兄弟,一个两个全都这么凭亿近人。

    “自己坐在这儿傻乐什么呢!”曲蓉蓉声音突然蹦了出来,把郁甜给吓了一跳。

    郁甜摇了摇自己手里的手机:“我在赚钱呢!”

    “赚什么钱啊,不是说好要送给我生日礼物的吗?”

    “我不是一早就给你了吗!”郁甜朝这个不知满足的坏女人龇牙。

    “你们女人以为物质这种庸俗的东西就能让我幸福吗!”曲蓉蓉一秒入戏,指着郁甜眼含控诉,仿佛她是个始乱终弃的渣男。

    “你不是说等到我过生日的时候,要给我当场演奏一首钢琴曲吗?”

    郁甜挑眉,直接戳穿她:“你直播了?”

    “别这么无情嘛小甜甜,粉丝都想你了呢,弹一首又不会掉块肉!”

    郁甜看向钢琴的方向,是杨心远在弹。

    郁甜似笑非笑的看向曲蓉蓉:“你不是支持季哥哥的吗?”

    曲蓉蓉理直气壮:“我一碗水端平!”

    “去嘛去嘛,你看看,大家都很想你呢!”她就播了几分钟,发了一个生日现场的小视频,视频划过自己躲在角落傻乐着玩手机的郁甜,就被无数粉丝给捕捉到了。

    郁甜往下翻了翻,抬手往自己好闺蜜的脑壳糊了一下,然后站起来朝钢琴走去。

    一时间,口哨声欢呼声和掌声响成一片。

    郁甜一只手受伤了,所以只有一只手能用,她只能转头看向想要起身的杨心远:“帮个忙吧。”

    说着,扬了扬自己包着丝带的手。

    杨心远笑着点头:“愿意效劳。”

    郁甜扫了一眼曲谱,一只手放在了黑白色琴键上,曲蓉蓉C位举起手机,开始录像。

    后面的观众也全都兴奋的拿起了手机,开始拍照。

    第一次合作,杨心远贴心的调整了自己的状态,很快就跟郁甜保持了统一步调。郁甜弹了几下发现这小子好像真有两下子,于是一挑眉,手指从琴键划过,变了调。

    杨心远慢了几秒,很快就知道了对方的意思,于是从容应战。

    “三指”连弹变成了一场变相的比试。

    在座各位就没有一个不爱看热闹的,大家不停地闹,不停地喊,一曲结束就吵吵着再来一个,郁甜就是个人来疯,一直在季家养病,本来就好久没出来玩儿了,这会儿热闹了起来,又遇见了旗鼓相当的对手,她一首接一首的弹,终于,她作弊了。

    她换了一首这世界没有的曲子,杨心远愣了一下,然后苦笑着摇摇头,举起双手示意投降。

    “好久没这么过瘾了,谢谢你。”他朝郁甜伸出了手。

    郁甜现在看杨心远也有点儿顺眼了,于是笑眯眯的伸出手,搭在了他的手上,像模像样的拎起裙子,朝观众们鞠躬致意。

    “好!”

    大家又开始起哄。

    起完哄,就把视频和照片发到了网上和自己的社交账号上。

    一群人在酒店闹了大半天,切了蛋糕,还一起合唱了生日歌,一直到天黑。曲蓉蓉喝高兴了,大声呼喊:“隔壁酒吧续摊儿,我家小柳包场啊,大家使劲玩儿!”

    于是所有人高呼万岁。

    郁甜拿起手机,给季和风发消息。

    季和风的车子停在酒店对面的路口,如水的车流在他面前划过,施可岚的身影出现在酒店门口,紧接着,就是陈博之的车子。

    手机振动,郁甜发来了消息,季和风下意识的打开了对话框。

    郁甜:季哥哥,我一会儿跟他们出去续摊儿,晚点回去哟!

    郁甜:比心jpg。

    郁甜:季哥哥在做什么呐。

    季和风皱了皱眉,又看了一眼酒店的门口,两个人早已一前一后消失在了酒店门口。

    季和风正打算给郁甜打个电话,季和邈就给他发来了消息。

    兄弟俩平时的聊天记录要么就是简单的交代工作上的事情,要么就是没得感情的文件传输,除此之外的交流全是跟郁甜有关。

    今天的也是。

    季和邈:【视频】

    季和邈:【视频】

    季和邈:【视频】

    季和邈:你墙角被挖了。

    都没点开,季和风就能看见郁甜跟另一个男人一起坐在钢琴前面,笑得特别欢。

    季和风点开了视频,场景无比欢乐,郁甜显然玩儿得很高兴,连钢琴曲都特别欢乐,杨心远一边弹一边笑着看旁边的人,画面之外还能听见观众们的欢呼和起哄。

    总之就是特别开心。

    季和风收起了手机,翻出了郁甜的电话号码,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拨过去。

    但是……

    还是放不下。

    尽管知道自己前途未卜、生死不定,尽管脚下的路一片黑暗,他还是放不下,放不下轮回了九次才出现的温暖。

    毒药一般,令人着迷上瘾的温暖。

    车来车往,穿着黑色风衣的挺拔男人站在路口,握着手机,打了一行字,然后朝着酒店走去。

    房间中,施可岚仰头,将杯中红酒喝尽,美丽的脸爬上了一点晕红,在暖色灯光下显得分外迷人。

    陈博之站在落地窗前,转过头,朝施可岚招手。

    施可岚放下酒杯,犹豫着走了过去。

    “施小姐,这次可真的没有反悔的机会了。”他有些凉的手摸上她的脸,顺着她脸部的轮廓摩挲着,像是挑逗,又像是在欣赏一件物品。

    施可岚低下头,掩住了眼睛中的情绪,顺从的点了点头。

    她不太喜欢陈博之的触碰,但是事已至此却也只能忍受。

    她希望这件事情能够赶快结束,但是陈博之却又像是等待着什么一样,似乎并不着急开始。

    高级香薰在桌子上烧着,屋中的气氛慢慢变得旖旎。

    忽然,有人开始敲门。

    “谁?”施可岚像一只受惊的猫,回过头有些惶恐的看着门外。

    陈博之唇角的笑意却多了一些真心实意,眼中也多了一些阴毒。

    屋中的两人谁也没有动作,敲门的声音顿了一下,然后有什么人开始大力砸门。

    施可岚看了一眼门口,然后又惊慌的看向陈博之。

    陈博之朝她笑了一下,然后像是对待宠物一样拍了拍她的头:“去把门打开,看看是谁要坏了咱们的好事。”

    施可岚愈发的不安了起来,她狐疑的看了一眼面前的男人,然后不得不转身去开门。

    门被打开的一刹那,久违的,季和风那张英俊的脸庞映入他的眼帘,施可岚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后退一步,心中没由来的慌乱。

    “你怎么会在这里?”

    季和风看了一眼好正以暇、双臂抱胸,靠在落地窗前的陈博之,又看向施可岚。

    “我会想办法帮你,不要做这种事情。”

    施可岚的心脏剧烈的跳动着,听见季和风的话,浑身的血液都开始逆流涌进大脑,原本只是有些红晕的脸立马涨得通红。

    “我自己可以搞定我自己的事情,不要你来这里瞎好心!如果没什么别的事,你可以离开了。”

    季和风皱了皱眉,拉住了转身的施可岚。

    他不太明白,为什么有人可以如此执迷不悟。

    若是没有他觉醒的事情,他是非常愿意帮助面前这个女人的,毕竟他们有从小一起长到大的交情。尽管没有此前的情分在,陈博之也是针对着他来的,施可岚就算蠢,也是被牵扯进来的。所以不管如何,他确实有义务劝告对方。

    但有时候对方也不一定是领情的,有句话说的好,良言难劝该死的鬼。

    “你了解这个男人吗,你知道这一切都是他的圈套吗?陈家与我有世仇,这个男人想利用你来报复我,你真以为他是为了你才对施家伸出援手吗?”

    季和风隔着背对着他的女人,冷冷的与陈博之对视。

    陈博之一副胜券在握的表情,就那样看着他,带着挑衅的笑。

    “就算他想利用我又怎么样,我只要能达到我的目的,拯救施家就足够了。季先生,请你立刻离开,不要再来多管我的闲事。不管我做了什么事,我都可以对自己负责到底。”

    季和风上前一步想要抓住人,把人给拉走,并再一次警告:“他只不过是在利用你,跟我走,我会帮你解决家里的难题。”

    他确实不喜欢面前这个女人,但是他同样不喜欢将自己的命运归咎到一个女人的身上。

    因为上一辈的恩怨,陈博之次次设计陷害他都是不争的事实,也是难以摆脱的命运轨迹。施可岚再怎么猪油蒙了心,在这件事情上多少都算是受害者。

    若可以,他不愿意牺牲一个无辜女人的清白。

    他又一次拉着这个女人走出了酒店的房间。

    但是,没用。

    就像此前的无数次一样,女人停下脚步,倔强的想要甩开他的手。

    “季和风你给我放开,你凭什么管我的闲事!就算他是在利用我怎么样,我是心甘情愿的,我不要你管!”

    女人尖利的嗓音在楼道里传开,吸引到了路过的人。

    陈博之终于从房间中走了出来,拉住了施可岚的手腕,笑得非常得意:“听见了吗?还请你不要多管闲事。”

    季和风深深的看了一眼面前的女人。

    施可岚红着脸跑回房间,砸碎了刚刚用过的玻璃酒杯。捡起了地上的玻璃碴子,对准了自己的脖子。

    “请你马上离开。”

    季和风后退一步。

    “走!”

    他看了一眼开始歇斯底里的女人。

    曾几何时,他真心希望这个女人能够觉醒,她是那么幸运,生来就是上天的宠儿。

    他希望通过对方的觉醒来换来自己的自由,但是没有用,这是行不通的。

    “走啊!”

    季和风的眼中带着寒光,但还是将一个文件袋塞进了她的手里:“看过之后再做决定。”

    但是施可岚却将头歪向一边。

    于是季和风转身,在路过的服务生的异样目光中离开了酒店。

    陈博之慢慢的走到她的面前,牵起了她的手,从她的手中拿过了文件袋,轻轻的问:“我们可以继续了吗?”

    女人抖着手,重新迈进了房间,然后将那个尚未拆封的牛皮纸袋,直接扔进了垃圾桶。

    车子在到路上飞奔,季和风打开手机,看了一眼郁甜发给他的定位,这是他们的历史聊天记录。

    郁甜:季哥哥在做什么呐?

    季和风:在外面,一会儿去接你。

    郁甜:好!

    郁甜:【位置】

    季和风:不要喝酒。

    郁甜:乖巧jpg。

    电话很快就接通了,但是里面非常吵闹,所以郁甜一秒就挂断了电话,然后在微信中回了消息。

    郁甜:来啦!

    季和风收起了手机。

    不到一分钟,曲蓉蓉的大嗓门儿就传了出来:“这么早呀,小甜甜你家季哥哥的门禁可真严格!”

    “小甜现在住季家?”

    这是一个男人的声音。

    “是啊,被她妈托管了。”

    “你们回去吧,我自己就……季哥哥!!”

    郁甜话说到一半就看见了穿着风衣靠在车边于夜色融为了一体的男人。

    郁甜眼珠子爆亮。

    啊啊啊好帅好帅好帅穿风衣比穿西装还要帅!!

    不对不对两个都帅不一样的帅!

    郁甜噔噔噔甩着包就跑了过去,扑到了她家男菩萨的身上,爪子不老实的搂住了对方的腰。

    季和风抱住了朝他扑过来的人,问她:“有没有喝酒?”

    郁甜乖乖巧巧:“没有哦。”

    曲蓉蓉立马扯着嗓子告状:“喝了,她喝了!酒保被她给骗了,我发现的时候她已经把一杯都喝完了!”

    一旁的杨心远愣怔的看着抱在一起的两个人,只能无奈的苦笑。

    郁甜松开了她的男菩萨,超凶的朝曲蓉蓉扬起了拳头。

    但是季和风却没松开搂着郁甜细腰的手。

    郁甜转身讨好的看向季和风,往他嘴里塞了颗糖:“超好吃!牙缝儿里省出来的,小柳子从国外带回来的!”

    她笑着问他:“甜吗?”

    硬糖入口,此时已完全消失的味觉甚至让他如同品尝白开水一般,寡淡无味。

    但是……

    “嗯。”

    甜的。

    “好耶,那咱们回家?”

    “回家。”

    “我能再吃个冰激淋吗?”

    “不行。”

    “QAQ。”

    “……”

    “啊,季哥哥,我明天要做饼干盲盒,你能参加一下吗?”

    “……”

    “我还有个活动,是个婚纱沙龙,你说我要不要找个男伴?”

    “……不可以。”

    “那饼干盲盒……”

    “好。”

    郁甜乐了。

    乐完还不忘记补充:“其实婚纱沙龙都是女孩子,不用男伴,大家就坐在一起喝个茶。”

    季和风:“……”

    “但是你答应我了啊,饼干盲盒,不许反悔!”

    “……”
【全网热门完本耽美小说 www.danmei.la 手机版阅读网址 wap.danmei.la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